top of page

女教師的肛交

小宮裕子在大學選讀教職課程。因為同是文學院的要好的同學選這一門課,所以她也跟著選。當時裕子根本沒有畢業後當教員的意思,而同學也是一樣。


「裕子,大學畢業後你準備做什麼?」


裕子母親的情夫,也是建設公司董事長的矢島這樣問,是在去年夏末的一個晚上,矢島脫光母親的衣服從房間拖出來,像擰一樣地愛撫雪白的屁股,一隻腳邁進廚房裡對裕子說。大學四年級的裕子正在廚房裡做晚飯。她正背對著他們切菜。


「喂!裕子,沒有聽見嗎?我在問你大學畢業後準備做什麼,你還裝沒聽見。嘿,把臉轉過來。」


裕子轉頭時,喝醉的矢島笑著開始打母親完全暴露出來的屁股。完全是做給裕子看的。


「不要這樣‥‥‥‥」


母親用悲痛的聲音哀求掙扎。


裕子又回過頭去繼續切菜說:


「還沒有考慮。」


裕子不喜歡待在這個家庭,大學畢業後恨不得離開日本,想辦法去扭轉自己生活。這樣的希望已經在心裡醞釀很久。雖然知道可能會寂寞,但還是希望去外頭過自立的生活。


看到裕子的書架上增有關美國社會的書,以及晚上參加英語會話補習班時,母親代美就發覺女兒的意圖而感到緊張。然後哀求裕子不要出國,留在國內工作,裕子不忍使母親傷心,只有默默地點頭答應。


就在和母親談過這件事的四、五天後矢島來到家裡吃晚飯時問到。


「裕子,想不想做學校的老師?」


然後好像很瞭解教職似地說了很多。院子裡秋天的昆蟲叫聲傳到房間裡。裕子一半聽矢島的話,一半聽昆蟲的叫聲。


「女人到秋天就會更美。代美和裕子的領口顯得更清爽美麗。」


矢島好色的眼光不停在美麗母女的身上掃瞄。


「我和教育委員會的人有很好的關係。」


裕子想到他有這種關係才會提出這件事。


「絕對沒有問題。可是,考試的成績不能太壞。不過,裕子很聰明,大概不需要我擔心這件事。」


「我會參加教師甄試。」


「那麼,你等於已經是國中的老師。」


「太好了。」


代美好像鬆一口氣,滿意地看著女兒。


裕子就在這時候完全放棄去美國的念頭。


準備畢業論文的同時也開始準備教員甄試。不再去英語補習班。


如此一來,矢島感到有責任。


於是,就在餐廳邀請縣議員的K與市教育委員B還有市立國中校長T吃飯,臨走時代美還把紅包塞入三人的口袋裡。


「考試成績就是不好,也會想辦法的。」


B在代美耳邊悄悄說。


縣議員和市教育委員因另外還有事提早離席,可是國中校長T,田中守義還留下來大吃大喝。紅著好色的臉孔說些淫猥的話。


不久後,用憂鬱的口吻說。


「我離婚二次,現在是單身漢。這是因為我有變態性慾的關係。覺得插入女人的屁股洞裡,比陰戶更好,所以一般的女人都會討厭。第一次結婚時,不到兩個月就離婚,第一次還是不滿一個月。啊,我喝醉了,不該說這種話。」


說完表示要回去,站起來時不知真的還是假的,搖搖擺擺地抱住跟在後面的代美,一面說對不起,一面在代美的屁股上摸一下,使矢島露出苦笑。


餐廳門口有兩輛計程車,送走國中校長坐的計程車後,建設公司董事長和美麗的二號夫人坐進計程車。面貌和身材都有氣質的愛妾用年輕漂亮的聲音對司機說出地址。


「我的心臟怪怪的。」


代美看到矢島的臉色灰白,額頭上有汗珠,可是他仍笑著伸出手摸代美的屁股。


「現在,裕子的事可以放心了。你能這樣照顧她,我很高興。」


代美說完以後雙手扶在座位上抬高屁股。矢島的手立刻伸進來抓住屁股的肉。


代美咬緊牙關,怕司機聽到聲音。


(唔‥‥‥痛‥‥‥啊‥‥‥)


代美知道今天晚上一定會受到折磨,但受虐的性感使她含情脈脈地看男人。


「我的人生是做愛妾的人生。」


濕濕的眼睛在誘惑更要撫摸屁股。也許是老天爺的意思,代美對矢島產生很強烈的愛情。


「開‥‥‥開去醫院‥‥‥」


矢島雙手抱在胸前表示痛苦。


「啊‥‥我的心臟好奇怪‥‥‥‥」


不答應也沒有損失‥‥‥以這樣的心情,五十二歲的國中校長打電話給小宮代美想約她出來吃晚飯。


學校已經開始放寒假。年末時大家都忙碌,但他閒得無聊。


他住在車站後方的公寓八樓。一面聽電話的鈴聲,一面看外面快下雨的烏雲。


「喂,我是小宮。」


從聲音很難分出母女。


「我是田中。」


「啊,是校長先生。」


「你是裕子小姐嗎?」


「不,我是她母親。」


「你一定很寂寞吧,因為矢島董事長突然病故。」


「是!」


「關於裕子小姐的事,想和你談一談,我們一起吃晚飯好不好?我在車站大廈的愛華咖啡廳等你。」


「是現在嗎?」


「是,盡量快一點來。」


田中說完就掛斷電話。然後獨自露出笑容。在他的笑容中有殘忍的樣子。


田中先到咖啡廳要一瓶啤酒和簡單的酒菜。


不久後,小宮代美出現,雙眼皮的大眼睛帶著哀傷的神色,使田中心動。很希望在這個情夫剛病故的美女身上,享受肛門的樂趣,也要教會肛門性交的滋味。


「我來晚了‥‥久等了。」


代美穿紫色的套裝,能顯出身體的曲線,白色的襯衣不但清純也更艷麗。


「能不能讓我看你的屁股?」


田中突然這樣說。眼裡出現特殊的情感。


代美聽到以後瞪大眼睛看田中,臉頰已經紅潤。


「校長先生,怎麼會這樣‥‥‥」


代美慢慢站起來,向側面跨一步,然後轉身。緊身裙使臀部露出圓潤的倒雞心形。


「我的屁股這樣大真難為情。」


「你的屁股比裕子小姐的更豐滿。」


「請不要這樣說‥‥‥」


代美又坐下,臉頰發燒,胸部不停起伏。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上一次你請我吃飯時我說的話,就是我喜歡女人的屁股勝過陰戶。那是我的真心話。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因為喝醉了,才不小心說出來。」


「我還記得,因為你說那種話,才使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代美看田中時,和田中充滿慾火的眼光相遇。


「歡迎光臨。」


服務生來的比較晚。大概是雨天客人很多的關係。


代美要一杯咖啡。


「矢島董事長去世了,你目前等於是空房。真是可惜。而且,在經濟上是不是有困難呢?」


「是‥‥‥」


代美承認。確實有困難,矢島死後,代美在經濟上感到困難。


「我有錢。養一個愛妾是沒有問題,可是找不到對象。想找到能適合我性癖的女人,在我的職業立場上是非常困難的事。處理性慾是可以去找泰國浴的女郎,我買的當然是屁股。不過,有時候會遇到可怕的流氓皮條,有被敲詐金錢的經驗。總之,我也有說不出的苦惱。」


「校長先生對女人的性器沒有興趣嗎?對男人來說,插入陰戶裡不是比什麼都好嗎?說這種話很不好意思,不過,在生理學上是這樣吧?」


代美本來以為他會否認,但意外地這位國中校長點點頭說。


「讓女人興奮後,插入流出蜜汁的陰戶的感覺確實很好。」


這樣一來,和剛才他自己說的話完全矛盾。代美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服務生送來咖啡。


「在電話裡說有關裕子的事,是什麼事呢?」


「不,你的事比裕子小姐的事更重要。你這樣美麗,美麗的女人為生活辛勞,我也覺得很可惜,怎麼樣?能不能讓我幫助你的生活呢?」


在四十八歲鰥夫的公寓床上,小宮代美看成人錄影帶。那是虐待狂的節目,男人用繩子、皮鞭、浣腸器、電動假陽具等虐待用道具,兇猛折磨女人的肉體,甚至於浣腸後排泄也用特寫鏡頭。高潮是最後男人把巨大肉棒插入女人的肛門裡。


畫面消失時,代美無力地垂下肩,一隻手放在胸上,深深歎一口氣。


「怎麼樣?興奮了嗎?」


田中笑著,用食指在代美臉上摸一下。代美沒有回答,只是閉上眼睛。因為剛才的排泄和肉棒插入肛門的場面造成很大刺激。


「喝吧!」


田中校長勸她喝葡萄酒。


「要對我的屁股也那樣嗎?‥‥‥我不想要‥‥‥」


代美說完,接過送到面前的酒杯,紅色的酒搖動是因為她的手顫抖。


「你從今天起就是我的情婦。如果採取使我不滿意的態度,就要在裕子小姐面前脫下褲子打屁股,你一定要記住。」


「不要。」


代美皺起眉頭,把葡萄酒倒進嘴裡。


「放音樂培養優雅的氣氛吧。」


田中打開音響,在大約五坪的臥房裡響起鋼琴的樂曲。是蕭邦的幻想即興曲。


「代美,你站起來脫吧。」


代美臉色蒼白緊張,但還是站起來。


「暗一點吧。」


田中苦笑後轉動開關。


房間的燈光暗下來。田中先生坐在沙發上吸煙,眼睛盯在代美的身上。


代美背對著田中,先取下上衣,讓裙子落在腳下,脫去襯裙時,身上只剩下乳白色的乳罩和三角褲。後背雪白,形成美麗的曲線,大腿豐滿而修長。


「乳罩不要動,只露出屁股給我看。」


田中的口吻相當嚴厲。


「是‥‥」


那是忍耐羞恥的沙啞聲。


代美把三角褲拉到膝下露出屁股。


「很好。」


田中站起來。


「很好的屁股。像雪一樣白,又圓潤,有性感的屁股。」


校長這樣讚美後,好像安慰代美似的,在肉球上慢慢撫摸。


「嗯!確實是很美的屁股。」


肌膚光滑有肉感。是年輕有彈性的屁股。


「是倒雞心形,你的屁股比裕子的屁股好看多了。」


「你說這種話太殘忍了。」


「是嗎?」


田中笑著取下代美的乳罩。


「轉過來吧。」


全裸的女體轉過來,田中立刻看到茂密的黑毛。他自言自語地說真多。視線從下腹部向上移動,看到豐滿雪白的乳房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代美正用雙手放在臉上掩飾羞恥。


房間裡的燈光恢復原來亮度。


「不要。我不要燈光。」


「把屁股轉過來。」


「我想回家‥‥‥」


代美突然發出嗚咽聲蹲在地上。


「哇!」


突然屁股被踢一腳,身體向前倒形成狗爬的姿勢。在這剎那,屁股上好像著火一樣熱。那是皮鞭。田中玩弄屁股時也有虐待狂的行為。但用皮鞭抽打倒是第一次。


代美流出眼淚,欺辱感勝過屁股的疼痛。


「你來玩我的肛門吧,但不要用皮鞭打。那樣會使我覺得悲哀。」


代美用哭聲說。雙肘著地,擺出狗爬姿勢,那是非常有性感的美麗野獸的姿勢。


「把屁股抬高一點。」


田中意外地用溫和的口吻說。


代美抬起屁股。肉球向左右分開,露出茶褐色的肛門,同時也露出鄰位的暗紅色肉縫。代美是把自己的身體完全暴露在新情夫的國中校長面前。情夫在她的肛門上塗潤滑油。


代美沒有說話,用手指在肛門上塗抹橄欖油的田中也沒有說話,蕭邦的幻想即興曲成為背景音樂,在臥房裡充滿淫靡緊張的氣氛。


田中把沾上油的肛門分開,裡面露出美麗的粉紅色。


「你的屁股是最高級的。」


田中用低沉的聲音說。


代美還是沉默,只是呼吸愈來愈急促。向下垂的乳房微微搖動。


「要先浣腸,把直腸洗乾淨後再插入。」


「那樣小的洞洞能進去嗎?」


代美用恐懼的口吻說。


「你沒看到錄影帶嗎?不是完全進去了嗎?要在浴室裡浣腸,雖然有一點冷,但就這樣赤裸地帶你去。」


在浴室門外有個小櫃子。校長蹲下來,從裡面拿出浣腸器和藥品,代美萎縮著身體低頭看校長。


進入浴室,看到馬桶,還有一百CC裝的浣腸器。代美聯想到醫院的情形,把赤裸的屁股反方向坐在馬桶上。


田中很熟練地完成浣腸。把甘油一百CC一下就注入後,把浣腸器的管嘴拔出,然後送到代美的鼻前,冷得發抖的美女,臉色立刻通紅。


「啊‥‥‥‥」


產生強烈便意,肚子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肛門開始痙攣。


「求求你,你到外面去吧‥‥‥」


「想拉了嗎?難過嗎?沒有關係,拉出來吧。」


田中拿出不知何時準備的拍立得照相機,準備按下快門。


「唔‥‥‥‥」


赤裸的美女發出異常的哼聲,忍不住擴大肛門開始排泄。


就在這時候,田中按下快門。


「啊‥‥‥你隨便弄我的肛門吧,一個有教養的女人被人看到羞恥的排泄場面,還被拍照,自尊心完全毀滅,這是被強姦的感覺。」


代美站起來用毛巾擦拭屁股。


「主人,現在就請把我的屁股插裂開吧!」


代美彎下身體,雙手扶在馬桶上。


「你哭了。」


「不,我沒有哭。我是等待主人把我屁股撕裂的剎那。」


田中從後面抱住代美的屁股。


「啊‥‥‥不要‥‥‥」


代美還是忍不住這樣說。


「現在還說這種話‥‥‥你不要動‥‥‥」


「會痛吧!」


「你不用擔心。」


勃起的肉棒壓在濕濕的會陰部上,使代美產生火熱的感覺。


「我的東西相當大吧。」


代美到這時候,嚇得哭出來。一面哭一面點頭。


「能進去嗎?」


女人的聲音在顫抖,這種樣子使田中的陰莖更興奮。


「代美,你要說插進肛門裡。」


「啊‥‥‥」


「要說!不然就用皮鞭了。」


「插進屁股‥‥」


代美的臉色紅到耳根。


「主人,請來吧‥‥‥」


代美下決心後,更抬高屁股。在暴露出來的屁股上,開始用龜頭摩擦。


在肛門上戲耍一陣後,火熱的龜頭向下降。


「啊‥‥‥」


來到下面的肉洞。代美覺得弄錯了,那是因為她的心理已經顛倒。


「是那裡嗎?」


「你不要說話。」


「唔‥‥‥」


代美的陰戶裡溢出蜜汁,很順暢地迎進肉棒。


「啊‥‥」


田中的手指進入窄小的肛門裡。


「打電話把裕子叫來,讓她看母親的淫蕩性交,好不好?」


「主人,千萬不能那樣。」


這時代美又想哭了。


「代美,屁股有沒有性感?」


田中一面問一面把中指也插入肛門裡,兩根手指在肛門裡彎曲,同時做活塞運動。兩個肉洞都在抽插。


「代美,你以前的情夫有沒有這樣?矢島有沒有這樣對你?」


「沒有‥‥沒有‥‥‥啊‥‥流出來了‥‥啊‥‥我真是無恥淫亂的女,是不知羞恥的母親‥‥‥」


「你瘋狂吧!」


「已經瘋了。啊‥‥‥屁股裡的手指和肉棒的技巧都太好了 ‥‥‥」


「嘿嘿嘿‥‥」


田中發出淫笑聲。手指的活動停止,但把肛門拉開,這時代美很緊張,頭髮散亂,額頭冒出油脂般的汗。


「啊‥‥‥不要‥‥‥」


到最後關頭,代美還是不想肛門性交。


「等一下!」


代美哭著夾緊陰戶,可是又粗又長的肉棒已經拔出,留下寂寞的肉洞,可是濕淋淋的陰核勃起,陰唇翻轉,還不停地溢出蜜汁。田中用龜頭沾上蜜汁。


「來了‥‥」


吼叫的同時插入代美的肛門裡,鐵一般硬的性器有如殺人凶器。


「唔‥‥痛啊‥‥‥唔‥‥‥」


小宮裕子從大學的文學院畢業後,也通過教員甄試。開學後就在母親第二任情夫擔任校長的市立N國中擔任國文教師。


曾經聽大學同學說現在的國中男生相當可怕,有些行為不輸給流氓,但那是半開玩笑的話。曾經流行的校園暴力,在N國中幾乎已經消失。


「學生還是很好玩,因為都那樣好面子。」


裕子對母親露出開朗的笑容。


「裕子已經是最年輕的美女教師了。」


「有些男同事說我是才女,真不好意思。」


「你爸爸就是個頭腦聰明的人,你有他的血統,一定也是很聰明的。」


「今年十二月的忌日是三週年了。」


「是啊,那一天我們母女倆請和尚來做法會吧。」


「我可以說校長的壞話嗎?」


「好啊。」


代美用輕鬆的口吻回答。


「下課後,他常把我叫去校長室,名義是指導我這個新任教師,然後他會把媽媽的淫亂照片給我看,或者讓我聽錄音。」


「裕子,你就忍耐吧。」


代美忍著羞恥感對女兒說。


「因為他是變態‥‥虐待狂。」


「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媽媽喜歡那種變態的行為,使我感到難過。」


「被他浣腸,還被看到排便後,就會產生隨便他怎麼樣奴隸的心情。」


「不要說了。我不應該談起這件事。我還有事,我要出去了。」


「裕子,你無論遇到什麼樣的誘惑也要保護自己的身體。他可能明年的校長調動時,調到別的學校去。他自己也那樣說,所以只要忍耐一年就好了。」


「我可能會在校長室被強姦的。」


「有那種預感嗎?」


裕子搖搖頭。美麗的大眼睛出現笑容。她笑時會出現少女般的表情。


「不會的,媽媽。不用擔心。下課後還有事務員,棒球隊的學生們,就在校長室附近練習,只要我大聲叫,校長就完了。」


「說的也是。」


代美知道裕子的個性很堅強,放心地露出笑容說。


「你不是跟朋友有約會嗎?今天是好天氣,去玩吧!忘記媽媽的照片或錄音帶。晚飯怎麼辦呢?」


「在外面吃。」


裕子離開家後,覺得更爽快。星期天下午路上的車較少。


裕子坐公車,在第三站下車,這裡是歡喜街的後巷。


破舊的建築物擠在一起,和外面的氣氛完全不同。


裕子是來做家庭訪問,有一個學生長期缺課,是一個問題兒童。曾經來過一次,所以還記得這條路。


那個學生就在骯髒水溝旁的破舊房子前替狗抓虱子。


「川上同學。」


裕子說。


「是你的狗嗎?」


「原來是老師。你來做什麼?」


「你媽媽在嗎?」


「不知道,你走吧。」


「爸爸呢?」


「不知道。他不在,兩個人都不在。我今天從早晨還沒有吃東西。也沒有錢。這只也沒有吃。」


「我去給你買便當。」


裕子從來的路回到公車站附近。買三份便當,正是發育期的國三的男孩,大概一個便當不會夠。給狗也買一個便當,所以買三份。


川上昭的父母沒有固定工作。


「老師有經驗嗎?」


「什麼‥‥‥」


「這個還用說嗎?不要裝傻了。啊!真好吃,這個火腿便當真好吃,有經驗嗎?」


「沒有。」


「老師是處女嗎?」


「是啊。」


「也沒有乳房被舔過或摸過嗎?」


「老師要大聲喊叫,會有什麼後果你知道嗎?」


「會有什麼後果?你就大聲喊叫試試看,喊啊!」


「你會被送到監護所的。」


「到那裡還可以吃到三餐飯。」


「拜託你不要強姦我。老師要以乾乾淨淨的身體結婚,我是有理想的,求求你把手銬取下來吧。」


裕子帶回三個便當,進入這個男孩的房裡。本來一面讓他吃便當一面做說服工作。可是進入有裸體雜誌和男人體臭味的房裡時,突然被套上不銹鋼的手銬,然後用美工刀對正脖子時,裕子嚇得發不出聲音。


「老師,坐在那裡不要動。」


這個問題兒童說完就開始吃便當。已經開始吃第二個便當。他是體重超過七十公斤的不良少年的首領。


「老師,我取下手銬,你就自己脫衣服吧。」


「我真的要大聲叫人了。」


「我殺死你。」


被瞪一眼,裕子又嚇壞了。


「脫光吧。」


從他眼裡冒出情慾和殺意的可怕光澤。


「要我脫光嗎?」


裕子用軟弱的聲音說,含著淚珠把雙手伸過去。


「要脫光,知道嗎?」


「知道。你真是可怕的少年,把那美工刀收起來吧。」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冷靜地爭取時間,他的父母也許會回來。裕子在心裡祈禱,快一點回來吧。


取下手銬。


二十三歲的美麗女教師在胸前合掌,請求少年放過她。


「可惡!我要把你的乳頭割下來。」


川上昭說。


「還不快脫。」


女老師的屁股挨了一掌。


「啊‥‥‥‥」


在裕子的腦海突然出現母親暴露屁股讓校長玩弄的淫蕩場面。


裕子開始脫衣服。


「所有的衣服都脫下。」


川上把女老師脫下的衣服放在一起丟進壁櫥裡。


「站起來!」


又在裕子的屁股上打一掌。


再昏暗的房間裡川上打開電燈。


女老師裕子一絲不掛的裸體形成美麗的景象。


(要干她‥‥‥做夢都夢到的這個老師的肉體‥‥‥)


邪惡的少年產生邪惡的興奮。


少年的眼睛看到雪白下腹部上的黑毛。那裡的毛比較稀少,像嫩草一樣圍繞在大腿根上。


川上抓住一撮陰毛,用美工刀割斷。


用割下來的毛在乳房上騷動。半球型的雪白乳房像少女般的可愛。乳頭是淺紅色,小的像陰核。川上用陰毛在乳頭上摩擦。


「唔‥‥‥」


用自己的陰毛在乳頭上摩擦,裕子覺得自己的血在沸騰。


「啊‥‥‥」


裕子壓抑自己的聲音。雪白的胸部不停起伏。


「你是處女嗎?」


川上的聲音也有一點沙啞。


「是!」


她現在是把性器暴露在學生面前。


「要把我的傢伙插進去。」


裕子以為他的動作會向下移動。可是,仍繼續玩弄乳頭。


「這就是全校男生嚮往的老師的乳頭。」


裕子感到乳頭開始變硬。


「我要把這個乳頭割下來。」


裕子感到恐懼,覺得這個少年真的有割斷乳頭的殘忍慾望。


「老師,你手淫給我看。」


裕子皺起眉頭,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要這樣,你饒了我吧。」


川上用力拉左邊的乳頭。裕子感到乳頭上有美工刀的刀刃。


「老師,和乳頭告別吧。」


他好像真的要割斷乳頭。


「我答應手淫。不要這樣了。」


裕子分開修長的雙腿,用手指撫摸肉縫,在陰唇上上下下來回撫摸。


川上用快冒出慾火的眼神看美麗老師的手淫。


美工刀在女老師的眼前飛舞。


女老師把陰唇分開給學生看。然後用另一隻手在陰核上撫摸。


「你每天晚上都自己這樣弄吧?」


「不,還是第一次。」


女教師紅著臉回答。


「你不要騙我,你們老師都說一些好聽的假話!」


川上這樣大吼後,拿出木劍。


「你趴下,我要懲罰。」


「不要太狠。」


年輕的女老師嚇得趴在地上。木劍打在雪白的屁股上。


「老師,我來折磨你吧!」


「‥‥‥」


「為什麼不回答?」


「你已經在折磨我了。」


二十三歲女教師的裸體趴在骯髒的塌塌米上。屁股上留下被木劍打的痕跡。充滿性感的屁股被打到快要流血的程度,裕子的神經和感覺都已經麻痺,無力地趴在那裡喘氣,在大腿或後背上也有木劍留下的痕跡。川上一面打一面說你想指導我太單純了。你不過是一個新來的老師,還管這種事,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遭遇。


「你太小看我了。我是真正的太保。」


又說:


「老師,我會保護你。」


他的意思是說,不讓學校其他不良少年找上裕子。


裕子在屁股的傷痛中聽清楚這句話。


對屁股的懲罰結束。可是川上仍露出繼續折磨裕子肉體的表情。


「老師,我是說還要折磨你。」


川上蹲下來,在趴在塌塌米上的赤裸女教師的耳邊說。


「你‥‥‥」


裕子的聲音很細小。


「什麼?說清楚。」


「已經懲罰夠了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裕子說完就翻轉身體,好像表示要姦淫就快一點。然後,分開美麗的雪白雙腿,伸手在手淫過的肉縫上分開,露出裡面粉紅色的肉壁。


「在這裡插進來吧。」


引誘少年。


川上點燃一支煙刁在嘴裡,凝視美麗女老師的肉洞。


默默瞪大眼睛看,那種樣子不像少年,完全是有虐待狂成年人的模樣。這時候,裕子的羞恥感引起強烈的性感。從肉縫溢出黏黏的蜜汁。


川上拿來大頭針。刺穿乳頭。


「啊‥‥‥」


痛苦恐懼感使女老師臉色蒼白,嘴裡發出苦悶的哼聲。額頭上冒出汗珠,皺起眉頭。


大頭針刺在恥丘上,然後是大陰唇和柔軟的小陰唇。當陰核也刺到時,使裕子完全陷入身心都有火燒般的被虐待感的漩渦裡。


「你的陰戶濕淋淋了。」


「是‥‥‥濕了‥‥‥」


裕子回答。


「你是處女嗎?」


「處女!我是處女。」


川上抱起裕子雪白的雙腿向上抬,然後把膝蓋頭壓下貼在乳房上。屁股有一半是在半空中,肉縫朝向天花板。


川上把所有的大頭針拔出去,大陰唇出血,他把血和蜜汁弄在一起舔,那種樣子好像很飢餓,只知道拚命地舔。


這時候,不良少年的陰莖已經勃起。


「你的父母快回來了吧?」


女老師的心情是怕學生的父母回來,如果被姦淫,就不如趁沒有回來的時候,乳頭還在搔癢。


「放心吧,不會回來的。」


「啊,你又要虐待我了‥‥‥」


屁股被學生打,身體還是彎成對折。


「連屁股也漂亮。每個男生都想看你的這個屁股,你知不知道?」


「不要再折磨屁股了‥‥你要幹就幹吧。」


裕子扭動被打的雪白屁股。川上立刻脫褲和內褲,陰莖一躍而出。


裕子看到。


「好可怕。」


沒有想到勃起的陰莖會這樣大,裕子感到恐懼。她是真的害怕,那種長和粗嚇破她的膽。


「你的真大。」


裕子的聲音顫抖。


「用手握住。」


川上說。


美麗雪白的手戰戰競競地握住少年巨大的肉棒。細柔的手指在上面愛撫。女老師一面愛撫,一面使呼吸急促,催促說:


「進來試試看吧。」


川上的性虐待狂使他在插入前又用大頭針刺穿裕子的兩個乳頭流出血,然後讓裕子做狗爬姿勢才從後面插入。


「啊‥‥‥」


乳頭流血,臉色蒼白的女教師為陰戶受到的痛苦發出悲哀的聲音。


「痛‥‥‥痛‥‥嗚‥‥那樣用力插會痛的‥‥啊‥‥嗚‥‥‥」


「老師!」


川上的呼吸也急促,不斷喃喃自語說,進去了!進去了!而且臉上也冒出汗珠。


「啊‥‥‥我的東西在老師的身體裡‥‥‥」


「進來了‥‥還是進來了‥‥‥」


從屁股的方向被插入的二十三歲女教師的處女,洞口和裡面都濕潤,但很窄小,黏膜緊緊圍繞肉棒。順著肉棒滲出破瓜的鮮血。


少年開始抽插。


「痛‥‥不要動,好像裂開了‥‥‥啊‥‥‥痛‥‥‥」


「老師‥‥扭屁股‥‥‥」


「第一次是不可能的‥‥‥」


「快扭動這個屁股‥‥‥」


趴在那裡的屁股又被打。


「啊‥‥‥」


裕子開始前後搖動屁股。這樣被沾上破瓜鮮血的巨大肉棒抽插。


「還要扭!還要扭!」


屁股被打的女教師忍不住發出哭聲,拚命地前後搖動屁股。好像要把裡面的肉棒完全吃掉似的,屁股跳出淫舞。


「扭屁股!扭屁股!」


「我扭!我扭‥‥‥啊‥‥‥我會扭屁股‥‥‥」


「還要用力扭。」


「饒了我吧‥‥‥」


少年毫不留情地打老師的屁股。


「不要打了‥‥‥」


美麗女教師的屁股染成柿紅色。猛烈進行活塞運動的巨大肉棒冒出血管,沾上女教師的蜜汁和鮮血發出淫邪的光澤。


「不行了‥‥‥啊‥‥‥我不行了‥‥‥」


裕子在慘暴的凌辱下,精神有一點錯亂。可是在錯亂的感覺中也有一種甜美的快感。


「昭‥‥‥昭‥‥‥好啊‥‥‥」


從火一般灼熱的肉洞又流出新的花蜜,產生使裕子會昏迷的高潮。扭動的屁股停止不動,被少年抱住的屁股開始痙攣。


「老師‥‥‥啊‥‥‥老師‥‥‥」少年也達到高潮。這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


咻咻射出的精液量使他自己都感到驚訝,無比的快感持續很久。


在放學後的校園刮起強烈的風,樹葉落在地上被吹到遠處,小宮裕子站在三樓音樂教室的窗邊看著飛舞的樹葉,已經是秋天,對裕子來說秋天是哀傷的季節。父親在三年前患急性肝炎去世。父親生前從事電子機器的事業,母親是董事長夫人。可是,父親的事業隨他的死瓦解。


母親為剩下的債務辛苦,不久後,母親被父親的高爾夫球友,也是建築公司董事長的矢島健作說服,做他的情婦。


這個矢島董事長也因為心臟病突發去世。第二任的情夫是國中校長,是個變態性慾者。把母親的肛門看成性器,享受變態性慾的快樂,母親也沉迷那種淫邪的肉慾中,田中校長來家裡時,高高興興地迎接,也會主動去田中的公寓。


前天夜晚,也是主動去的,離家前還到裕子房間說:


「常出去,真不好意思。」


裕子正在批改學生的筆記。


「媽媽去吧,沒有關係。」


裕子也沒有抬頭,心裡想‥‥媽媽什麼也不知道。


每天受到校長的逼迫,心理上已經快要崩潰。田中校長是個非常難纏的人。像蛇或鬼的糾纏不放,要和她性交。母親還不知道她這個新任教師的女兒有了麻煩。校長不會把這件事告訴母親,裕子也隱瞞母親。


田中校長出現在放學後靜悄悄的音樂教室。


「裕子,等久了嗎?」


然後也向窗外看去,好像要察看裕子在看什麼?


「可以吧!」


田中校長轉過頭來看著裕子說。


裕子點點頭走出教室,田中校長和年輕女教師走向三樓的女用廁所。


夕陽照射在洗臉台上。


「裕子,把屁股露出來吧。」


田中校長的聲音有一點沙啞,像一朵花一樣美麗的女教師,在鏡子裡看到自己秀麗的面孔,讓緊身裙落在腳下,撩起白色襯裙,再把淺褐色的三角褲從屁股上拉下去。田中校長立刻看到有如大白桃般的美麗屁股,他的陰莖立刻勃起。


「這是你的情婦小宮代美的女兒裕子的屁股。校長先生請看吧,然後插進這個屁股比比味道。校長要把母女兩個人都弄到手,我受不了你的糾纏。我輸了,就請比較屁股的味道吧!」


裕子這樣說完後,強烈羞恥感使血液沸騰。同時心理產生想念川上昭的情感。川上,原諒我吧!老師喜歡的是你,我愛上你。你等我,我馬上就來‥‥


「唔‥‥‥」


屁股被抓住,肉球被分開。會陰部接觸到冰涼的空氣,裕子用力縮緊完全露出來的肛門。


「裕子,你的肛門洞很可愛啊!」


五十二歲的校長迫不及待地把凡士林軟膏塗在花蕾上,然後慢慢揉搓。


「在校長室裡也說過,只有這一次。絕不會有第二次。」


「裕子,知道了。」


「啊‥‥‥」


手指噗吱一聲插進來。


「啊‥‥‥不要‥‥‥」


「噢!裡面很緊。不愧是處女的肛門。裕子的屁股真新鮮。」


田中的手指在肛門裡做起活塞運動。


「嗚‥‥‥不要啦‥‥‥」


「真的很有感覺了嗎?」


「啊‥‥我要被田中校長玩弄屁股了。這種事情最好快點結束‥‥插進來吧‥‥‥像你對媽媽那樣插進女兒的屁股眼吧。」


「等一下。」


田中幾乎殘忍地挖弄肛門,然後又塗上凡士林,這才開始插入。


裕子在屁股感到疼痛只是一剎那,火熱的肉棒在剎那間就進入肛門裡,那是非常熟練的動作。


「啊‥‥‥啊‥‥‥終於插進屁股裡了‥‥‥我和媽媽一樣了‥‥‥」


在連結肉棒的屁股上一面挨打一面抽插。情婦女兒的女教師的肛門受到凌辱。


肉棒在屁股裡的摩擦,奇妙地使裕子產生陶醉感。


那是令人感到恐懼的,有墮落感的甜美快感。屁股被姦淫的羞恥,母女都一樣的淪落感,在裕子身上都變成快感。


「校長,用力打我的屁股吧!不用客氣,打屁股吧!」


裕子抱緊洗臉台,屁股挨打時,也隨之扭動。


在屁股上留下紅色手印的掌摑,使刺激的電流達到肛門及子宮,乳頭也產生快感。


裕子伸手到陰核上開始揉搓,蜜汁順手指流下來。濕淋淋的手指更瘋狂地揉搓陰核。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校長‥‥‥我不行了‥‥‥」


「我也是‥‥‥要射了‥‥裕子‥‥‥你的屁股是最好的。」


校長雙手用力抓住屁股,低頭看著肉棒與肛門的結合部,拚命地抽插。


「裕子!」


校長在射精的快感中,覺得自己的腦海裡變成一片空白。


校長和新任女教師的通姦繼續下去。只要校長要求,女教師就不會拒絕。母親還沒有發現這件事。校長秘密地享受母女的屁股。可是,他不知道這個女教師和國三的問題學生也有通姦。


因為父母經常不在家,當女教師小宮裕子偷偷來到川上昭的骯髒的房間脫光衣服時,雪白的裸體顯得更美,有如一朵盛開的白牡丹。


讓川上任意地玩弄雪白的肉體,彼此都獲得滿足後,裕子就露出嚴厲的態度指導他功課。


「昭!你不是生來就是笨蛋,你要振作!要有信心!」


不只是她擔任的國文、英文、數學等落後的科目也徹底地指導。


「謝謝老師,我會考上高中,也會考上大學的。」


有一天晚上,川上含著眼淚這樣說。


(我是天下最壞的女教師。)


小宮裕子在回家的路上仰望星空。


(雖然是最壞的教師。)


在年輕美麗的女教師心裡,充滿拯救一個人的滿足感。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