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雲娘

此乃某粵語舊書報雜誌中的資料,凡夫選摘改編為網絡故事,與同好共享。目的純為延續華人的民間情色文學,請佚名原著見諒,請收集者繼續流傳!


很多人都有誤解,以為中國古代是封建社會,一定是非常保守。


其實,中國古代的性開放,比起現代是有過之無不及的。


最開放的一個,當然是皇帝啦!


中國的皇帝,照規定,可以有一個皇后,三個夫人,六宮娘娘,九位嬪妃,二十七位貴妃,八十一個御妻。


這些是皇帝的正式妻子,其實,宮中還有很多宮女,都成了皇帝的洩慾工具。


這些女子,全是千挑萬揀的美女。


按常理說,皇帝一定是非常滿足了吧?但事情恰恰相反。


今天介紹給各位的,是一件皇帝嫖妓的故事,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一個妓女,如何運用自己的肉體和智力,從卑賤的娼妓,爬到了娘娘的高位。


這個故事記載在古籍《明武宗外紀》上面,說的是明朝時代,武宗皇帝的故事。


這個武宗皇帝,實在是個色情狂,後宮佳麗三千,他已全玩厭了,因此,他經常離開北京城,到各地去尋花間柳,一找新的刺激,一賞野花的風味。


有一天,武宗皇帝來到山西太原府,他照例下令,將所有漂亮的妓女都召來。


在此補充一句,在古代,山西太原府的女人是全中國出名的,一是因為她們的小腳扎得緊,二是她們的床上功夫了得,且甚為開放。


所以,武宗皇帝每次外游,都喜歡到太原來。


太原的妓女也滿懷希望,紛紛趁此良機,吸引皇帝注意,搏得皇帝的歡心和賞賜。


因此,當眾妓女來到武宗面前的時侯,個個濃妝艷抹,穿著半透明的輕紗,隱隱約約展示自己白晰的肉體……


武宗直看得眼花繚亂,心花怒放。


娼妓就是娼妓,那股妖嬈,那股放蕩:那股野性,是宮中嬪妃所沒有的。


突然間,武宗看見其中有個妓女,身穿粗布衣服口臉上也沒化妝,也沒戴頭飾。他覺得很奇怪。


當妓女的哪個不想巴結皇帝,希望獲得皇上的寵愛。


但是這個妓女卻蓬頭垢面,一反常態。


武宗不由得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特別的妓女。


她大約二十歲左右,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兩道彎彎的細眉。


長相不錯,但也不算特別標青。


與此同時,兩座高聳的乳峰突然出現在武宗面前。


他定睛一看,原來是太原府最出名的妓女媚娘。


她穿著半透明的肚兜,在武宗面前扭著纖細的腰肢,跳著大膽的艷舞。


她的雙峰隨看誘惑性的舞姿在上下抖動著……


武宗在深宮中從來也沒見過這種狂野的舞蹈,他馬上將那個不打扮的妓女忘得一乾二淨了,媚娘是妓女中最漂亮的一值,於是,武宗就命媚娘留下來陪他過夜。


其他妓女都有些失望,但也無可奈何,因為娼娘的確太出眾了。


不過她們都知道,武宗每夜都換新的女人,所以,只要過了今夜,她們還是有機會得到武宗的寵幸的。


這一夜,娼娘自然使出渾身解數,服侍得武宗欲仙欲死。


當然,事後武宗也給了她一大筆賞賜,比她整年的收入還要多。


翌日晚上,武宗又來挑選妓女。


大家也許會奇怪,這個皇帝夜夜召妓,難道他的身子是鐵打的?


其實原因很簡單,皇帝有大內御醫替他配製壯陽春藥,所以可以金槍不倒。


眾妓女又打扮得想鮮花似的,輪流在武宗面前獻媚。


武宗色眼瞇瞇,一個一個的打量。


突然間,那個穿租布衣服的妓女又在面前走過了。


她面若冰霜,眼睛完全不看武宗,冷淡地走著。


正是她這種反常的舉止,引起了武宗的好奇。


古時候的皇帝,乃是九五至尊,居然不來奉迎他,不拍他的馬屁,分明不把他看在眼裡。


皇帝的心裹不高興了。


他很想把這妓女叫來臭罵一頓,但又找不出什麼好的藉口。


於是,他便想了一個方法,想狠狠的懲罰這個妓女。


這一天,武宗叫身邊的隨行太監到妓院去,指定要這個妓女到行宮來服侍他。


大家都知道,太監是被閹過的,根本沒有性能力。


而且,正因為身體有了這個缺陷,太監經常都是性變態的。


娼妓們一聽到太監召妓,都會嚇得渾身發抖,因為太監們通常都會想出些殘忍方法來折磨妓女。


但是,這值妓女卻欣然答應亳無不悅之色。


原來,這正是她計劃的一部份。


這個妓女名叫雲娘。


自從她知道皇帝經常來太原召妓之後,她就處心積慮,欲借此機會,改變自己的生活。


而別的妓女都只是想討得皇帝歡心,撈一筆巨金。


但是雲娘的野心卻比她們大得多。


她想將皇帝控制在手中!


她仔細研究了皇帝的心態和自己的對手。


雲娘在眾妓之中,只是中等姿色,遠遠比不上媚娘那般艷光四射。


所以,雲娘知道,自己打扮得再漂亮,也無法吸引皇帝的注意。


於是她決定反潮流,根本不打扮,不獻媚,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這一招果然產生了宏效。


皇上派太監來嫖她,這證明她已經在皇上心中留下一個深刻印象。


而這是其他只憧得濃妝艷抹的妓女所辦不到的。


因此,當眾姐妹都在替她捏心之際,雲娘卸興高采烈來到太監房中。


她知道,太監是皇帝最貼身的奴才,太監說一句,比宰相說一百句還有用。


這天晚上,太監果然用各種變態的手法來虐待雲娘。


雲娘雖然肉體受苦,但心理早有準備,因此她仍然強顏歡笑,故意發出了淫蕩的叫床聲……


太監以為自己能使妓女欲仙欲死,心中的男子漢潛意識得到大大滿足。


他對雲娘不知不覺產生好感了。


雲娘並沒有因此而停止進攻。


她伸出自己靈巧的舌頭,在太監的裸體上,不停地吻著,舐著,吮吸著。


男人身上也有不少性敏戚地帶,比如說乳頭,肛門……


雲娘做了多年妓女,自然練得了一流舌功。


因此,在她舌頭的挑逗之下,太監也得到了極大的快戚……


第三天晚上,武宗又得意洋洋,召見全部妓女。


他以為,雲娘飽受太監的摧殘,一定得到了教訓,改變了態度吧?


沒想到,雲娘仍然粗布衣服,不加修飾,冷眼相看,依然不上來討好他這個皇帝。


武宗的好奇心又提起來了,他把那個太監叫到一旁,偷偷詢問昨夜情況。


太監不敢隱瞞,只好一五一十和盤托出。


武宗一聽,這個妓女居然能使得不能人道的太監欲仙欲死,簡直是女超人。


其實,太監得了霎娘的服侍,也加油添醋,誇大其詞。


但武宗哪裹曉得,他的好奇心已經到了無法按捺的地步。


這一夜,武宗便命雲娘陪宿。


換了另外一個妓女,有了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定是千嬌百媚,曲意逢迎。


但是雲娘依然是冷若冰霜,到了床上,像個木頭人似的,毫不熱情,毫不主動。


武宗衝刺了半天,雲娘連一句呻吟也沒有,好像在嘲笑皇帝的無能。


武宗大怒,天未亮,就把雲娘趕走,然後把那太監叫來臭罵一頓,說他欺君。


太監嚇得半死,急忙跑去找雲娘,責備她怠慢了皇上。


「我是個下賤的妓女,」雲娘扮出一副委屈的樣子說:「見了皇上,自然是渾身冰涼,怕都來不及,哪敢獻慇勤哩?」


太監一聽,心忖有道理:皇上和妓女,地位相差實在太遠。他以為雲娘是嚇呆了。


「那麼,」太監焦急地問:「怎麼辦才好呢?」


「這樣吧?」雲娘微笑地說:


「你叫皇上打扮成屠夫模樣,今天夜裡到妓院來嫖我……」


太監一聽,嚇嚇得連搖手:「怎可以這樣做呢?皇上一定大怒……」


雲娘胸有成竹地說:「你放心,皇上一定龍顏大悅,賞你百金。」


果然,當太監回法告訴武宗的時候,武宗連連拍手叫好,真的賞了太監一筆錢。


太監得到賞賜,心中依然莫名其妙,怎樣皇上會這麼高興呢?


這裹,就不能不讚揚一句雲娘的機智了,她完全摸透了皇帝的心理。


皇帝做愛,一向在皇宮。


即使到了太原咐,也有固定的行宮,美倫美奐,皇帝在這種地方做了千百次愛,對環境已經厭透了。


妓院和皇宮恰好相反,這裹是最下流的地方,對皇帝來脫,即是最神秘,最刺激的地方。


其次,每次做愛,皇帝就是皇帝,誰也不敢得罪他,這樣的性愛就缺乏情趣。


打扮成屠夫,變成最低級的賤民,皇帝的身份和妓女一般高,這就滿足了皇帝的好奇心理,增加了性愛的刺激和樂趣。


雲娘的心理學實在高明,武宗整個白天都心癢難熬,完全沉醉在性幻想中。太陽末下山,他就迫不及待,叫太監幫他化妝,急急忙忙來到妓院。


雲娘已經通知老駂,故意刁難『屠夫』,一會兒說雲娘陪地痞上床,一會說雲娘正陪獄卒做愛……要這『屠夫』排隊輪侯。


這一招,更刺激了武宗的性慾,一想到雲娘正和最下賤的男人性交,他渾身就燃起了熊熊慾火……


好不容易等到半夜,終於輪到武宗了,他一進雲娘房門,頓時愣住了。


雲娘瞼上擦了胭脂,塗了口紅,畫了新眉,梳了新頭,簡直明艷動人。


她身上穿看一件紅色肚兜,酥胸半露,兩條雪白的大腿直翹到半空,真是儀態萬千武宗的印象中,雲娘只是個蓬頭垢面的下賤妓女。


現左突然間看見雲娘精心打扮的一面,頓時覺得他是天下第一美女!


武宗再也忍不住了,脫光了衣服就樸了上去,瘋狂馳騁。


雲娘知道時機成熟了,也使出了全身的魅力,口中發出最淫蕩的呼吸,扭動著自己的腰肢,將性愛的各種技巧發揮得淋漓盡致……


雲娘的結局如何?


據《明武宗外紀》的記載:『……至是隨行在,寵冠諸女,稱美人,飲食超居必與偕……諸近侍皆呼之日:「劉娘娘」雲。』


雲娘姓劉。連太監都要尊稱她『劉娘娘』,可見這個妓女本事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