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變幻(3)

「眼淚是高興的時候才會流的。」


「高興?」


「感覺溫暖時、和別人接觸時的喜悅…等。而且,只有人類才會有這種感覺喔!」


麗奈把手伸到優樹背像,兩人的身體黏在一起。


「我…」


「麗奈是人類。」


優樹摸了摸麗奈的頭髮,她輕聲的啜泣。


這大概是麗奈首次流出了痛苦及疼痛感情之外的眼淚吧!


優樹挪了挪身體,他被電話的聲音吵醒。反射性的看了時鐘,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了。因哭泣而感到疲累的麗奈,正曲著身體靜靜的站著睡覺。


原來她就那樣睡著了嗎?


雖然時間只過了幾分鐘,但優樹卻覺得好像睡了很久。優樹努力的坐起來,他接起響了很久的電話。


「喂!喂…」


本來他以為是千尋,沒想到接起來以後聲音是完全沒聽過的。


「中津奈美惠的公寓…」


是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優樹覺得這聲音似曾相似,卻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聽過。


「是誰?你是誰?」


經優樹這麼一問,電話便卡嚓一聲切斷了。


這是怎麼回事?


優樹放下話筒,低頭思考,這是一通奇怪的電話,電話中只說了一句-中津奈美惠的公寓。


「奈美惠的公寓是指…」


他再想了一會兒,事情漸漸露出頭緒。


泠靜去思考的話,內容似乎太過奇妙。這個對手一定是認識優樹和奈美惠的人。如果在那時自己掌握了奈美惠這條線索的話…。


優樹覺得奇怪立刻站了起來。總之,先去奈美惠的公寓一探究竟吧!


優樹讓熟睡的麗奈繼續睡,他將大門上了鎖,在暮色中直奔奈美惠的公寓。


雖然自己只到過奈美惠的公寓一次,但也不致於迷路。


他看著信箱確認奈美惠住505號房。之前他沒時間好好看看周圍,又是在奈美惠的指導下到車站的,所以這次他趁機好好觀察這棟高級住宅。


記憶中奈美惠所住的房間大概是二坪到三坪大的空間,不像是一般大學生所住得起的環境。


坐電梯到五樓,優樹一間一間的找,以確認奈美惠的住處。終於他發現是位在最西邊的房間。


當優樹看到中津奈美惠的門牌,他按了門鈴聽見門鈴聲響。


「嗯…」


屋內沒反應。他又按二、三次,仍然沒有奈芙惠的回答。


她不在嗎?


他不經意的抓起門把,卡嚓!門竟然沒有上鎖。


「奈美惠…你在家嗎?」


優樹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踏進奈美惠的房間。他明白有人似乎刻意想告訴自己什麼,而這裡面應該找得到某些答案吧!


但是,奈美惠不在屋內,連浴室、廚房都沒有她的蹤跡。


真是個糊塗蛋,出門也不上鎖嗎?


優樹又環顧室內一遍,這是第二次來到這裡。之前,曾為了變回男生而和奈美惠在這裡做愛。


他曾反覆的思考這件事的真實性。如今,室內的陳設真實的擺在眼前,證明自己的確和奈美惠做過愛。


「…嗯?」


他注意到櫃子上放著一卷錄影帶。似乎是別人送來給奈美惠的,因為旁邊有一隻寫著奈美惠住址和姓名的大信封袋。


「錄影帶嗎?」


他想了一會兒,決定放錄影帶來看。同時他也注意到信封上並沒有註明寄件人的姓名。


很幸運地,這間房子的物質充裕,連錄影機都有。優樹插上電源,播放錄影帶來觀賞。


當他按下再生鍵時--


「哇啊!」眼前出現的畫面,令優樹目瞪口呆。


畫面上出現兩個全裸的女性,兩人都是優樹認識的。


「奈美惠和綾華?」


她點是…應該是綾華的房間吧?兩人似乎都沒注意到錄影機的拍攝,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身體。


對啊,兩人是學姐學妹,說不定也有不可告人的關係存在。


難怪她們對變成女生的優樹,也能自在的做著那件事。優樹心裡這麼想時,畫面又跳動了一下--


此時畫面中的綾華把手伸到奈美惠的雙股之間,她十分有技巧的撫弄,愛撫著奈美惠的花瓣。似乎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奈美惠的私處流出大量的愛液。


奈美惠的下體隨者綾華手指的移動而不停蠕動,就好像綾華用手指便能自在的玩弄奈美惠一般。


當綾華看見奈美惠因激動而全身抖動時,浮現了一股笑意。


突然間,奈美惠的身體痙攣似的跳了起來。


優樹把視線住下,他知道是綾華扭動奈美惠的私處所引起的。


奈美惠出現既非快感也不是痛苦的表情,她似乎是在向別人表示什麼。


「她說了什麼啊…?啊,原來如此…回轉看看。」


他這麼想了之後,立刻操作電視的聲控扭。


『…姐!我不行啦…求求你!』


『哼哼,什麼不行啦?』


當優樹把聲音轉大時,奈美惠的哀叫聲變得比較明顯,這是優樹至今都沒聽迫的嬌喘聲。


『不,不行啦…我,我…』


『不行,我還要,還沒開始呢…』


綾華游移著手指,她就這樣把手指插入奈美惠的桃花源。她慢慢的轉動,約過了幾秒的時間…


『啊啊…啊…啊啊啊…』


奈美惠抖動著腰部,她似乎想快點讓手指更深入,當她挺起腰時,綾華停止了手指的動作。


『啊啊…學姐!不要…』


『怎麼啦?奈美惠怎麼啦?』


綾華邊笑,邊刻意的輕輕搖動指頭。


她似乎是在利用微妙的振動來刺激奈美惠的感官吧!奈美惠的眼眶浮現出淚水。


『學姐,求你…我,我…』


『你想要什麼呢?』


『請,請…放到裡面吧!學姐…求求你!』


『看來,你的慾望高漲咧!』


綾華說完後,便用二根手指插入奈美惠的私處。


咕咚一聲,手指已經一鼓作氣的進入了。


『啊啊!嗚嗚…啊啊啊啊!』


『哼哼哼哼…』


綾華一改之前的溫柔,她一邊激動的進出手指,一邊吸吮著奈美惠的小櫻桃。又用牙齒輕咬小櫻桃,只見奈美惠整個胸部泛紅。


『啊啊啊…學,學姐!』


滋咕…滋咕…綾華的手指轉動時,奈美惠愛液的聲音就會響起,優樹可以清處地聽到。


『呼呼呼,真是可愛的小姑娘。』


『啊啊…我,我…啊啊啊啊!我…』


綾華用另一隻手探索奈美惠的突起部分,她用大姆指擠壓。


『啊啊,討厭!啊啊…啊啊啊!』


奈美惠的身體挺起慘叫的剎那,突然間影像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這錄影帶是…


這是綾華自已拍攝的錄影帶嗎?


優樹知道有許多人喜歡自己拍攝錄影帶來欣賞自己的性愛過程,但他不認為這兩個人會有這種興趣。


而且,這影像似乎是由隱藏式攝影機所拍攝,畫面似乎是被固定不動的,但影優卻十分不自然。


優樹一個人陷入沉思,突然間錄彤帶又出現新畫面。場景已經和剛才的不同。


「這,這是…」


他忍不住的叫了一聲。


全裸的綾華張開大腿,她用自己的手愛撫私處…總之,這是刻意的,不像剛剛那樣是由隱藏式攝影機所拍攝。綾華十分清楚攝影機的存在,她背著臉繼續自慰。


「…?」


背影很暗,優樹無法分辨清楚,繼續自慰的綾華背後似乎有個人影,優樹把臉湊近電視。


『再激動一再行嗎?把姿勢擺好,這樣…攝影機才能拍到!』


「這聲音是…」


優樹站了起來,他貼著畫面仔細看。


沒錯,就是這個聲音,這是他在地下室中聽見從擴音器傳來的聲音,就是這個聲音命令陌生男人侵犯他的!


『你,你為什麼…叫我…這麼做!』


畫面中的綾華,氣息敗壞的說。


『什麼意思…?大致上來說,我要讓大家知道,像你這種高材生,只不過是身體發達且下賤的奴婢…就是這樣罷了。』


『為什麼?為什麼…』


『你問為什麼?你現在不是正在動手嗎?你和奈美惠之間的戲還不夠看。現在,你要表現更高超技巧,我可是很期待的喔!』


「…原來如此。」


他看了這卷錄影帶,似乎有所領悟。


說不定之前綾華和奈美惠做愛的過程…不,躲起來拍攝的應該就是這個聲音的主人。


這樣錄影帶可以證明綾華和奈美惠之間不正常的關係。


『啊啊,嗯哼嗯哼…啊啊…!』


聽見綾華激動的叫聲,優樹中斷思緒又把目光移到畫面上。


和剛才的愛撫不同,這次是綾華自己愛撫自己的私處。


『啊啊啊…!為,為什麼…會這樣,啊啊!』


『你看你多幸運能吃到我做的春藥,看來它發揮功效了。』


『啊啊…討厭…啊!』


綾華激動的旋繞指頭。


大顆的淚滴滾落在她白晢的臉頰上。


『哈哈哈…沒想到在學校以功課好出名的高材生-有棲川綾華,也有這麼性感的一面?一定有很多人想看這種畫面的。』


綾華生氣的咬著嘴唇。


『呼哈哈…看來,你好像到達高潮了嘛。哈哈哈!』


『請,請救我…求你…快救我…啊啊!』


『哈,你也會求我幫忙。哈哈哈,看來我不幫你是不行的。』


畫面又被切換了。


被捆綁住的綾華全身脫光,只穿著一件白上衣,她紅潤的臉頰露出苦悶的表情。從攝影機上看來,她似乎努力的想隱藏住自己的臉,也辛苦的保留自已的意識。


『你穿白上衣真的很好看!』


『啊呀,哇啊…哇啊…啊啊…嗯…』


綾華微微的張開口吐氣。在感官的漩渦中,綾華的身體似乎完全被支配。


『我來幫忙你了。』


畫面上沒餚到聲音的主人。只有一雙手沿著綾華的身體探索。


『啊,啊啊啊…!呼…』


隨著手指的動作,綾華的身體不停搖棍。因為春藥的關係,讓她全身都變得很敏感。


手指在撫摸身體一圈之後,直接往綾華最敏感的下腹部移動。


好棒…這手指的動作實在淫亂到了極點。


綾華焦慮的移動,似乎在預防手指進入身體內部。這個動作反覆進行時,綾華懊惱且激動的搖著頭。


『求求你…無論如何…幫助我!』


『哈,叫我幫你?怎麼幫呢?』


『討厭…啊啊啊…我,我不行啦…』


『嗝嗝!我想聽清楚。我該怎麼幫你才好呢?』


這個冷酷的聲音,一直在逼迫綾華做進一步的哀求。


『快說,怎麼做?我要怎麼做才好呢?』


手指伸入綾華的內部,然後開始上下慢慢抽動著。濡滋、濡滋,手指抽動時就可以聽見潮濕的聲音。


「啊啊:不行…我,不行啦…快進去吧!』


『什麼?我沒聽清楚耶?』


『求你,求你快進去吧!』


接下來綾華崩潰了。當她開口時,她的雙頰也同時流下淚滴。


『哈哈,藥學系的高材生竟然會開口說這種事。那我如果不答應你的要求豈不是太不應該了。』


男子羞辱綾華的語調,令人覺得十分難受。


『那麼,我就答應你的要求吧!』


當畫面中露出男子的下半身時,綾華反射性的背過臉去。


『哈哈哈!為什麼要移開視線呢?這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嗎?』


『…』


『哎…也罷。我就快點答應你的要求吧…』


聲音的主人將自己的東西強行插入綾華的花瓣中,他一點也不拖泥帶水,一口氣的插進綾華的內部。


『啊…討,討厭!』


『這不是你希望的嗎?你看…』


男子大力的擺動腰部。由於愛液滲出來很多,所以男子的陽具能夠插得很深入。


『啊啊啊…』


『哈哈哈…好像一隻母豬喔!』


綾華一邊逃避卻又一邊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與之接觸,聲音的主人更激動的擺動腰部。在綾華的叫聲中,陽具來回的進出花瓣,而綾華的叫聲也跟著變大聲。


『啊…啊!不,不行…』


『怎麼不行啦?』


『嗚…!』


綾華正以殘餘的理性,去阻止自己對聲音的主人完全屈服吧!


『哈哈哈哈哈!』


聲音的主人在看了綾華的表情後,露出輕蔑的笑容,然後又停止了腰的擺動。然後,他開始慢慢的搖著自己的東西。


『嗯嗚…嗯…』


『如何,怎麼樣?』


『…嗯…嗚…』


『哈哈哈,我看你遇能忍耐多久?』


他說完後,又開始激動的擺動腰部。


「嗚…啊,啊呀…請,不要…快停止吧!』


聲音的主人無視於綾華的哀求,他繼續的玩弄著綾華。


綾華大力的搖擺著頭部,拒純感官的享受,她拚命的抵抗著對方的輕視。


『不,不行…我不要,討厭!』


綾華在絕望中慘叫,然後全身痙攣。


『啊…啊…呀…啊啊啊啊啊,我恨!』


突然間畫面消失,又變成一片漆黑。


『…這麼說,中津奈美惠小俎 我想你也不願意把有棲川小姐交給我吧!如果你夠聰明的話,為了便有棲川小姐能平安回去,你應該知道自已該做什麼吧!』


畫面中又出現影像。


這次畫面出現的竟然是…


「千,千尋?」


優樹沒想到這卷錄影帶,出現的畫面中,竟然有千尋的照片。


「去找這個女孩。這個人就是你之前欺侮的人-赤川優樹的女朋友。啊啊,你好像也認識她吧!』


「什麼!」


『不管場所或方法。就像你欺侮赤川同學時的樣子,變成男的去強暴她。對啦…赤川大概沒發現你已經和他做過兩次了吧…』


「侵犯千尋!而且,和我有…」


原來如此!突然間,優樹腦中閃過一個人。


奈美惠!優樹一直覺得侵犯自已的男生似曾相識,原來他就是奈美惠。


難道,她也嗎了XYX?


如果這樣的話,全部的事情就互相吻合了。


她將優樹帶出地下室,為了使優樹變回男生而和優樹做愛。而且,她似乎對XYX的相關資訊十分暸解。


奈美惠怎麼啦…她被這個聲音的主人所威脅嗎?


而且,上次優樹為了調查XYX的事沒回家,他們把千尋…


『我得快去找她。』


優樹慌張的站起來,然後跑出奈美惠的房間。


奈美惠不在,難道她是照著錄影帶的指示,去突襲千尋了嗎?


千尋外出和朋友見面。難道麗奈所聽見的「中野」,就是指中津…中津奈美惠嗎?


她是千尋在這個沒有熟人的城市中,唯一會找她出去的人。除了這位高中時代的同班同學-奈美惠以外,在這裡千尋並沒有任何認識的人。


第五章 求求你,請幫助我!


優樹感到心急如焚。


他飛奔出奈美惠的公寓,趕到車站。


但是,接下來要往哪裡走,他卻一點頭緒也沒有。即使知道千尋現在很危險,還是不曉得心愛的她置身何處。


打電話到自己的房子和千尋家,她也都沒有回去。


千尋會在哪兒呢?


壓抑住急切的心情,優樹試著想千尋可能會去的每一個地方。隨便亂繞也只是浪費時間罷了。


千尋還沒熟悉這個城市,照理說不會有那麼多地方可以去。


可是,如果是和奈美惠在一起的話又另當別論了。


「老師!」


走在擁擠人群中的優樹,背後突然被拍一下,腳步停了下來。


一轉身,只見穿著制服的麻子笑得很開心。


「麻子…你現在要回家嗎?」


「嗯!倒是老師你怎麼了?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麻子露出曖昧的微笑,看著優樹的臉。


「這看起來不像是強行奪走我貞操的人。」


「喂,喂…」


優樹慌張地摀住麻子的嘴,這可不是在路上能講的事。


「誰叫老師那麼無情,做完後馬上就一個人走了。」


「啊,對不起…」


優樹誠心地道了歉,因為在為了防止女性化,與麻子做了那件事後,他便將神志不清的麻子丟下不管走了。


事後回想,自已似乎很不應該。


再怎麼沒有防止女性化的方法,也不該讓女高中生做這種事。


「在這裡被我撞到,你別想逃跑。」


麻子露出毫無畏懼的笑容。


「你請我喝茶,當作對我冷漠的賠禮吧!」


麻子挽著優樹的手臂說。


「麻子,我…有點急事。」


「老師?」


沒錯…現在不是糾纏不清的時候。必須立刻從奈美惠手中找到千尋,好好地保綾她。


「你在找千尋?」


「啊?」


優樹瞪著麻子。


她怎麼會知道我在找千尋?


「剛才我有看見千尋。」


麻子把挽著優樹手臂的手放了下來。


「你說什麼!真的嗎?」


「雖然我以前沒見過她,但看了好幾次照片…我想一定就是她沒錯。」


「她,她往哪邊走?」


優樹語氣慌張地搖著麻子的肩膀。


「老師!」


麻子以認真的表情看著催促她的優樹。


優樹驚覺自己因心急而粗暴的態度。這時麻子卻說出他想都想不到的話來。


「你最好和那種不專情的女人分手?」


「啊,什麼…?」


「我看到千尋和男人走在一起…」


「男人?」


優樹眉頭一皺,一定是和奈美惠一起的人。


不,這樣一想,奈美惠並不都是以女人的樣子出現。她接到的命令是要和優樹一樣侵犯千尋。


那麼以男人的樣子出現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麻子,這是件很重要的事。希望你誠實回答,千尋往哪裡走了?」


「千尋有那麼好嗎?」


不知事情的原委,麻子心想優樹竟然還迷戀地找著與其他男人出遊的千尋。


「不,那是…」


「我不能代替她嗎?」


發優麻子的眼眶濕了,優樹竟不知所措起來。


這並不像平常愛鬧著玩的麻子。眼前是一個邊吐露自己的心事、兩頰緋紅,一邊質問優樹的少女。


「…」


知道麻子的事後,優樹的心動搖了。


如果不是這個時候,或許能夠更妥善地解決。但是,現在正擔心千尋的安危,實在沒有時間認真接受麻子的告白。


「我的心裡只有千尋。」


像講給自己聽一樣,優樹大大地歎了一口氣。


這是對自己不顧麻子的心情,聽信她說可以回復男兒身而利用她的歎息。


麻子哼了一聲。


「反正以老師的品味,那個樸素的千尋倒蠻適合你的。」


「麻子…」


「千尋出了車站,往公園的方向走了。還不趕快追?」


麻子話一說完,立刻轉身背對優樹。雖然感覺到她的肩膀微微顫抖,但優樹卻連抱緊她的時間及資格都沒有。


「謝謝!」


優樹向麻子道謝,但她頭也不回地往人群中消失。


「呵,呵,呵…」


與麻子分開後,直衝到公園的優樹在入口喘著氣。


天已完全黑了。街燈只照著周邊,樹木圍繞的公園有十幾公尺看不清楚。


雖說是鎮裡的公園,但這裡的面積卻非常廣。散步的小路圍繞著中央的池塘,是晨跑者的路線。


優樹先沿著散步小徑找千尋。


為什麼千尋會來這種地方?


這裡晚上會有色狼出沒,所以附近的人天黑之後都不會來。相反她對襲擊的一方來說,沒有比這兒更適合的地方了。


據麻子所說,奈美惠應該已經男性化了。千尋怎麼會跟著一個初次見面的男人,亳不在乎地跑來這兒呢?


「嗯!」


好像聽見什麼聲音,優樹不禁停下腳步。


是因為擔心嗎?可能是因為擔心千尋而產生的幻覺吧!


「不!」


不,的確聽見了。毫無疑問這是千尋的聲音。


「千尋!」


優樹住出聲的方向著急地衝過去。


由於光線暗,腳跟踩不穩,好幾次優樹都差點跌倒,但他還是朝隱約聽到的聲音方向拚命奔去。


「不要!救命!」


「啊!」


映入優樹視線的是拚命亂竄的千尋。


因為街燈只照到周圍,無法看清緊追在後的人,但從體格看來一定是個男人。恐怕是…


「不要!放開我!」


千尋想要推開從背後逼近的男人,拚命亂動。仔細一看,她的上衣已被剝去,露出雪白的內衣。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


「千尋!」


優樹一衝出來,本來激烈爭執的二人突然停止了動作。


「優、優樹!」


像是無法置信一樣,千尋放聲大叫。大概沒想到在這個時侯優樹真的會來救她。


滿臉淚水的千尋,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反而那個男人看見優樹的時侯,不安地抬起頭。才一露臉,優樹便認出他來。


沒錯,就是那個男的,優樹確信。


侵犯自己的男人…也就是說,那個男的是…


「放開千尋!」


不等優樹叫完,那個男的放開千尋,馬上起身想逃。


「想逃嗎?」


優樹匆忙隨後追去,朝著男人的腳衝撞。


男人失去平衡,和優樹纏在一塊兒,碰倒在地。優樹立刻跨在他身上,把他的肩膀壓制住,使他無法逃跑。


「死了這條心吧!奈美惠!」


「…!」


優樹一說出奈美惠的名字,那個男人頓時失去了力量。接著在優樹下的身體彎成弓形,發出微小的呻吟聲。被壓制的男人身體慢慢變小。


「這,這是…」


一離開男人的身體,便可清楚看出漸漸變化的樣子。不只是身體變小,胸部和腰也都鼓了起來。


居然和優樹一樣女性化了。


「啊!」


千尋發出微小的驚叫聲。


男人…不、已經不是男人了。襲擊優樹和千尋的人在轉眼之間,已變換為女子的容貌。


「中、中津小姐?」


千尋表情愕然地喃喃自語。


發生男變女這種不合乎常理的事也就罷了,那個男的還是奈美惠,更讓她整個人都亂了。


「千尋你不知道嗎?」


「我,我是因為中津小姐說,要談有關優樹身體的事,才被叫出來的。之後在約定的地點,竟然來了一個受她所托來帶路的男人…」


「原來如此,是這樣的啊!」


聽到其他地方傳來的聲音,他轉身看,樹影中突然出現了體型似曾相似的人。


「你是…」


見過一次面就不會忘,有獨特氣息的男人…把麗奈帶到優樹身邊的偵探桐梨誠史朗。


「為,為什麼,你會在這兒?」


「哇…完全回復女人的樣子?」


不管優樹的話,誠史朗很有興趣地注視著變成女人的奈美惠。


「性別轉換這種事,即使實際看到也還是無法相信。」


「回答我的問題!」


「哎呀…對喔!」


誠史朗終於反應過來,轉身面對優樹及千尋。


「抱歉!我一直都在監視著優樹你的行動。」


「監視?」


「不,應該說是品行調查吧?」


誠史朗露出意味深長地笑容,看著坐在地上不動的奈美惠。


「難道你之前說的委託人是…」


「是我拜託他調查優樹的。」


奈美惠緩緩開口,吐出這麼一句話來。


「可是,我沒叫你做必要之外的深入調查啊!」


「這個小子是我的興趣。」


誠史朗抿嘴一笑,拿出口折彎的香煙,用手指弄直後叩著。


「委託的內容監視及報告優樹的日常生活,調查對象的優樹一下變女的,一下又成男的。說沒有興趣才奇怪呢。加上我又在你的房間看了有趣的錄影帶。」


這個男的連奈美惠的房間都偷闖進去過,到這兒來也只會洩漏任務。只能說他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才做偵探工作的。


如果他看了那卷錄影帶,那也知道千尋被襲擊的事嘍?


優樹一說,誠史朗立刻點頭。


「啊,我只是想那位小姐很危險,才會告訴優樹的。」


他說的小姐應該是千尋。


這麼說打那通電話的便是誠史朗。照理說應是有聽過的聲音。


「為什麼只會多管閒事…」


奈矣惠語氣粗暴地瞪了誠史朗。這個偵探似乎完全無視委託人的意願,只會做他想做的事。


「因為我不想讓你做更多的壞事。」


誠史朗扳起臉孔,將香煙點燃,慢慢吐出煙來。


「雖說是被脅迫的,但你可是優樹變成女人的…說起來是人體實驗的幫兇。」


「你說什麼?」


對著瞪大眼晴的優樹,誠史朗露出「事到如今也無法挽回」的驚訝表情。


「知道優樹變成女人的事情後,有誰會願意喝這種奇怪的藥?即使如此奈美惠還先喝下去,事情就很明顯了。這種藥怎麼可能搞錯讓人喝下去呢?」


也就是說,優樹喝下XYX並不是偶然的。


回想起來,這件事是受奈美惠之托,到綾華的個人研究室整理時開始的。在那兒喝下XYX…全都是設計好的。


「因為我需要取樣調查…」


感覺到優樹詢問真相的視線,奈美惠猶豫之下終於開了口。


「我雖然有喝下XYX的女性資料,但卻沒有男性的。因此選擇優樹為實驗的對象。實驗造成了意想不到的結果。不論是變男也好,變女也好,在某種程度上都可用我自己的意志控制…」


「什麼?」


對控制一詞而反問的優樹,奈美惠沒回答他,只是無言地閉上眼睛。等到發覺她的身體慢慢動了,只見她漸漸變為男人的容貌。


「XYX本來應該是這種藥的。」


無視說不出話來的其他人,奈美惠以稍低的男聲說道。


「可是,優樹喝了卻無法以自由意志變化。」


奈美惠再次閉上雙眼,瞬閒又變回女人。雖然親眼看完,卻也無法立刻相信。這藥確實是無法想像,但也許優樹也會想以自由意志變回男人,讓狀況更好些。


「果然如此。我知道事情大概的經過,但不知道的部分還是很多。優樹好像也很想問。你能不能把這件事從頭講起呢?」


「事情的發生是從我喝下XYX這種藥…」


奈美惠撥著頭髮,頭也不抬地看著地上講起事情的經過。正在反省的她似乎受不了一面看著優樹等人的臉,一面說話。


「我在藥學系等學姊的時候,有一個學生說是給我果汁,使我喝下XYX。因此,我就由女人變為男人了。」


和優樹幾乎是同樣的狀況。把自已受騙的方法,套用在優樹的身上。


「那個學生的目的是什麼?人體實驗嗎?」


「不是的。那個傢伙的目標不是我,而是學姊。」


「有棲川綾華才是目標…」


誠史朗說出口並不是要問什麼,而是確認符合自己預測的喃喃自語。他可以說出優樹還清楚事情的經過,所以也許他大致的推理都對了。


「那個藥還未完成。裡頭帶有藥效的物質,以及解藥藥效的物質…如果沒有這兩者,利用價值就很少。但是,那些傢伙的研究已經陷入僵局了。」


「也就是說…這次的事情,是為了將有棲川綾華捲入研究中所引起的嘍?」


「也只能這麼想了。」


「為了把有棲川捲進研究,才使你變成男的嗎?」


綾華為了奈失惠被變成男的,不管她是否願意,都不得不與研究有所牽連。就像千尋說耍幫助優樹變回男生的想法一樣。


「那叫我做優樹的品行調查是…」


「為了知道他喝下XYX後與我症狀的差異。還有就是要從優樹的日常生活來計算他變身的時間。我也是偶然才知道,性行為和男女性別的轉換好像有很大的關係。現在優樹可以藉著性行為,由女人變回男人。」


「那,那個是…」


優樹雖然很在意一直不出聲的千尋,但誠史朗卻完全不顧優樹的想法,催促奈美惠繼續說下去。


「脅迫者要更多的資料,因此便使成為女人的優樹襲擊我。」


奈美惠一口氣將最不願意讓人知道的事說了出來。


以後要怎麼和千尋說才好呢?


「聽學姊說,那項實驗使研究進行得相當順利。但是,學姊因為這個實驗的做法,與脅迫者起了口角…」


「所以就讓她消失嗎?」


對誠史朗的問題,奈美惠無力地點頭。


大概奈美惠自己一直在尋找綾華的蹤影吧,優樹這麼想。


但是,怎麼樣都找不到,加上有那卷脅迫的錄影帶。這樣便不難瞭解她任脅迫者擺佈,去襲擊千尋的心情。


「那麼,那個脅迫者是誰?」


「藥學系的…角川。是在藥學系中與學姊爭一、二名的優等生。」


優樹一問,奈美惠小聲地回答。


「角川?」


好像在哪兒聽過這個名字,優樹連忙搜尋記憶,在花費數十秒的空白時間,終於想起這個人。


是去藥學系找綾華時碰到的學生。


「是他啊…那個傢伙就是一直脅迫奈美惠和綾華的人。」


「好像還有一個人,但那個人的名字、以及他是什麼樣的人都不知道。」


奈美惠說著,一邊搖著頭。


沒錯,恐怕還有一個人。優樹被奈美惠襲擊時,聽到說話聲,那應該不是角川的聲音。


「優樹…」


結束漫長告白的奈美惠,身體整個轉向優樹。不同於剛才一直逃避優樹的視線,她直接注視著優樹。


「求求你幫助…幫助我救出學姊。我知道的全部都說了。所以求求你…希望你幫助我,其他我誰也…」


「…」


又驚又怒的優樹沉默著。


的確為了變回男人,找出角川及共犯者,救回綾華是最快的辦法。可是她們雖然是被脅迫的,竟然還把優樹當成了實驗的對象。


不管怎麼樣,她們都太自私了。


「求求你!」


奈美惠瞭解優樹的心情,因此拚命地求他。這樣毫不掩飾感情的她,優樹還是第一次看到。


不,以前有過一次。


那是變成女人的優樹想變回男人時。現在想來,那時奈美惠的行為是在替她自已贖罪吧!


「優樹…」


一直沉默聽著話的千尋突然抬起頭。


「你就幫幫她吧!」


「可是,千尋…」


對千尋突然說出的話,優樹感到很意外。


千尋也是奈美惠她們的受害者。要不是優樹趕到公園,現在大概已經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雖然如此,千尋仍諒解地點了點頭。


「我想,這是讓優樹變回男人最好的方法。」


「我知道了。」


優樹壓抑住各種複雜的情緒,勉強答應。


雖然許多話想對奈美惠等人講,但既然千尋都這麼說了,就等順利變回男人再說吧。


「這樣的話…」


一直很有興致聽著他們對話的誠史朗,隨手把香煙一彈,招手叫優樹過來。


「有關那個有棲川的行蹤,要不要買有力的情報?」


「你知道學姊的行蹤嗎?」


比優樹回答的還快,奈美惠提高了聲調。


「她在哪兒?快告訴我,報酬的話多少都…」


「哎呀,這件事我只和優樹交易。縱始你是委託人,我還是無法同意。」


誠史朗一本正經地說著,但看到優樹,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些。


「如何?要和我交易嗎?」


「…」


優樹沒有立刻回答。


只因好奇心而熱衷一件事的人,已掌握住綾華的所在逼迫優樹和他交易,未免準備得太完善了。到底這個男人的目的是什麼呢?


十分有可能這個男的也是脅迫奈美惠的角川同夥。


「這裡不太方便…」


誠史朗催促著優樹,大概是要說不能讓千尋和奈美惠聽到的話,因此兩人走到遠一點的地方。她們的視線雖然追隨著優樹,但並沒有跟來。因為一這麼做,誠史朗必定會閉嘴不說話。


「你為什麼知道綾華的所在呢?」


「我可是專業的喔,找人還難不倒我。尤其對象是個美女。」


對優樹的問題,誠史朗表情不太認真地回答。


「你的目的只是想得到報酬嗎?還是…」


「哎呀,我是小氣的偵探,而不是什麼無賴喔!」


裝模作樣地說完後,誠史朗靠近優樹的臉,看著他的眼睛。


「我不是要策劃有關XYX的事。也當然不是優樹你所想像的…我猜你在想角川等學生的同夥。我只是有想要的東西,想得到那個東西罷了。」


「你所謂想要的東西是…」


「優樹你的身體。」


被這樣直接地表白,優樹反而說不出話來。


原來這個男人要的不是高得嚇人的金額,或是奇怪的東西,沒料到他竟然要求的是肉體報酬。何況會有男人要他的身體,優樹真是無法置信。


莫非這個男人和綾華正好相反,是個男同性戀者?


「啊,不是這樣…別誤會嘛。我是正常的男人,所以想擁抱的是變成女人的優樹。」


誠史朗連忙解釋,但這還是不合常理的事。


到現在為止雖然有把女人當作性的對象看待過,但反過來被人當成性的對象,可說從來沒有過的。當然,千尋等人或許曾經有這樣的想法,可是也從來沒有直接被要求過。因為男優樹常處於要求的一方。


對誠史朗看著自己的視線,優樹吃了一驚,感覺全身都要起雞皮疙瘩。女人被男人當成性對像看的時候,大概也是這種感覺吧。


「最近剌激很少。妓女也好、良家婦女也好,抱起來不過就是個女的。這樣一比,優樹倒是至今從未體驗過的新鮮感。」


「可、可是…即使我變成女的,我還是個男的。」


「什麼,只要身體是女的就沒問題。其實女優樹的身體,我在以前就有看過。」


地下室裡謎樣的男人…逃過脅迫者等人的眼線,把被奈美惠侵犯的優樹運到她公寓的就是自已,誠史朗這麼說。


也許是由於奈美惠的委託,但結果卻是這個男人提供與XYX事件密切相關的關鍵。


「我要的只有這個。你答應的話我就告訴你有棲川的消息。」


「…」


消息的確是很需要。


既然知道綾華落在脅迫者手上,也不能一直這樣束手無藥。必須要馬上救出她,請她找出變回男人的方法。


但是,代價是被這個男人擁抱,光想就會感覺全身發毛。


女性化後雖然身體上是女人,但精神上對像卻和同性戀的男人一樣。而且這也和男孩化的奈美惠不同,僅管性別顛倒,卻也還是個散發男性荷爾蒙的男人。


可是…


「知道了!」


優樹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


「你答應了?」


「可是,要等這件事全部解決以後。」


「好!一言為定。」


誠史朗揮手把千尋及奈美惠叫過來,隱瞞報酬的內容,將達成協議的事給說了。就連這個偵探也知道自己提的條件不合常理。


優樹朝千尋點了一下頭,要她放心。


要全部解決,必須綾華開發出XYX的解藥。藥一開發出來,便可立刻變回男人。變回完全的男人,即便是這個男的,到時也不會讓他得逞。雖然騙了他,但是這本來就是不合理的條件。


「那麼,我現在就把掌握到的消息告訴你。」


沒注意優樹在想什麼,誠史朗非常高興地看著所有人。


「首先,關於有棲川的行蹤,其實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她就在文久大學。」


「在大學裡?可是,在大學的哪兒呢?」


奈美惠靠過來。如果在大學裡,奈美惠和優樹應該已經把可能地方都找過了。


「偌,大學的外圍不是有棟老舊建築嗎?」


「老舊建築?對啊,是藥學系的舊校舍!」


奈美惠腦海中浮現大學的平面圖,突然想起那棟建築物。


一聽她這麼說,優樹也記起綾華好像說過。什麼二年前搬到現在的大樓一事…


「我是沒有確認面貌,不過幾天前有幾個學生看到半夜有人出沒。我想一定就在那兒沒錯。」


「那監禁綾華的是誰?」


「好像還有人可以使用舊大樓的設施。一個是學生…大概就是剛剛說的那個叫角川的傢伙。另外一個,便是藥學系裡的西川教授。」


「西川教授?」


優樹皺起眉頭。


綾華曾經說過這個教授的名字,但事實上他不是根本不存在的人嗎?


這樣一想,優樹發覺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西川教授是否真的存在,他並沒有到大學的辦公室調查,只是聽學生講而已。而且這樣告訴優樹的,還是那個叫角川的學生。「我現在就去。」聽完大概情形的奈美惠,馬上往大學走去。「等,等一下!」「可是…」優樹一說完,奈美惠臉上浮現出不滿的表情。她知道綾華的所在,當然會急得不得了。「我也去,一起走吧!」沒道理讓奈美惠一個人去,因為這也是優樹的問題。而且他也要向監禁綾華的西村教授他們算這筆帳。即使無法解決,優樹也有義務與權利看到最後。「我也要去!」千尋雖勇敢地表明,卻被優樹溫柔拒絕了。不能把千尋帶去不知道有什麼危險的地方。更何況在她被奈美惠襲擊的時候,衣服早已經弄得慘不忍睹了。「說得也是,千尋小姐還是守在家裡比較好。我提供了這個消息,也沒有義務同行吧?」果然像是誠史朗會說的話。千尋以責難的眼光看著這個不負責任的偵探,優樹卻反而放心了。順利的話,下次見到誠史朗時,應該已變回完全的男人。那麼便不用給他像惡夢般的報酬了。要是他跟來阻止優樹變回男人,那可不妙。


*****************************


八點三十分…


優樹確認了時間後,把視線從樹叢中移回到二年前的木造舊校舍。三層樓的老舊校舍並不大。以前在這兒擠了藥學系及醫學系,因此學生們不滿的聲浪一定也很大。


荒廢沒人的建藥物,大概在大學的角落裡靜靜等待被拆毀的日子。


如果不是這次被扯進XYX的事件,優樹也許畢了業都不知道這棟校舍的存在。


「學姐被監禁在這兒吧?」


這句話說給自己聽的成分似乎較確認多,奈美惠自言自語著。


「那麼,準備好了嗎?」


確認奈美惠點了點頭後,優樹從蹲著的樹叢中走出,幸好附近沒有燈光,所以即使有人由裡面觀察動靜,只要不靠近,應該不會被發現。


朝著舊校舍,正要走到黑暗處的當兒。


「嗯…」


怦!


優樹感覺到熟悉的心跳聲而站住。大概是身體已很習慣變化,這次還保持著意識。


「啊,好像開始了…」


「在這種時候女性化嗎?」


奈美惠責難地說。


「沒辦法啊,我又不像你可以自由轉換。」


在回話的同時,胸部也迅速膨脹。這樣下去遲早會變女人。


「已經來不及了。」


奈美惠歎著氣,抓住優樹的手往她那裡牽去。


「干,幹什麼?」


「不是無法挽回了嗎?就在這做愛吧。」


奈美惠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優樹衣服的縫隙,直接撫摸胸部。優樹一被人觸摸到那脹起的胸部,只覺得隱隱作痛。大概是因為還在變化中,無法像身為女人時那樣獲得快感。


「等,等一下,再怎麼樣,都不能在這種地方…」


「現在這時候,可不能讓你變成女人。」


當然,在要闖進校舍的時候,男人的狀況比身為女人好多了。說不定西川教授和角川已經在裡面等了。


雖然優樹沒有和人認真爭鬥過,不知道是不是真能靠得住,但至少勝過二個女人。


「我馬上會變回男人。只要興奮得到滿足感就可以了吧?」


優樹以豁出去的口氣說著,奈美惠己掀起自己的裙子,只脫下內褲。她是認真地要和優樹做愛。


這種情況下女人就會很大膽嗎?


再怎麼不愛歡迎,要在野外做還是需要相當的勇氣。如果被人發現…這麼一想,優樹的心就動搖了。


「喂,快脫!」


優樹像被綁住一樣無法動彈,奈美惠很有技巧地脫下他的衣服,並要拉下牛仔褲的拉鏈。


「喂、喂…」


「不快點你會變成女的喔。兩個女的做了以後還要再一次…我們沒有時間做麻煩的事了。」


奈美惠打算在變為女人前,和男優樹做。


這樣的確比較有效率沒錯。


「啊!」


奈美惠把優樹的陽具拉出,嘴唇正要靠近時,突然背後發出一聲驚叫。


正要侵入舊校舍,心裡一直很緊張的二人,立刻反射性地站起來,回頭看發出聲音的地方。


那還有個跌坐在地上的少女,目瞪口呆地看著優樹和奈美惠。


「啊,岡島小姐。」


知道少女是認識的人,優樹不禁喃喃自語。


偏偏被她目擊到這種事情。如果是不認識的人,還可能會悄悄離去,但對方是真由子就不可能了。解釋是沒辦法,但總該說些什麼。


「是、是這樣子的…岡島小姐。」


「怎麼會這樣!」


當優樹耍開口時,真由子大聲尖叫。


「啊!怎麼會!為什麼、為什麼優樹的胸部會…」


「嗯…」


雖然因為被看到在野外做愛的前戲而頭疼不已,但真由子卻是被變化中的優樹身體所嚇到。


「怎麼會這樣!騙人,優樹竟然是男同性戀!」


誰是男同性戀…,優樹雖然想反駁,但在這種狀況下被誤會也沒辦法。


胸部已經膨脹了,而下半身被奈美惠拉出的陽具也從牛仔褲的拉鏈中露出。


「沒、沒錯!那一定是放入矽膠的人工胸部,明年就打算拿打工存的錢到國外接受變性手術!」


幾分鐘後不用做手術也會變成完全的女人,優樹沒法兒向她說明。即使說了,陷入慌亂的真由子也不會明白。


「不能在這種地方糾纏不清。」


奈美惠似乎弄清楚了這一切原委,把優樹推開,逕自走向真由子。


優樹想她大概是要編個好理由辯解,但奈美惠卻出乎意料地,泠不防地強吻了真由子的唇。


「嗯…」


真由子皺著眉頭呻吟。


並非使她沉默,而是讓舌尖纏在一塊兒的深吻。


「喂、喂…奈美惠!」


「要女人安靜,這是最好的方法。而且也能讓她乖乖聽話。」


奈美惠以舌尖舐著唇邊,接著將真由子穿的衣服掀至胸部上。光線雖暗,仍可看出內衣是白色的。


「啊,不要…」


真由子從看見優樹身體時的慌亂漸漸安靜下來,但奈美惠的吻令她的腦袋還是一團亂。感覺不知如何反應才好。


「哇,看不出來這個女孩子胸部真大。」


奈美惠打趣地說著,將內衣往上拉。白淨的胸部彈了出來。


「奈美惠,到此為止吧…」


「你在說什麼啊,你也來幫忙。不快點把這個女孩子搞定的話,你不是要女性化了嗎?」


察覺到奈美惠的意圖,優樹大吃一驚。


所以才要叫優樹侵犯真由子。


「那種事我做不到!岡島小姐…可是個害怕男人的女孩子!」


「欸…是這麼回事啊!」


感到意外的同時,奈美惠像個發現拿手好戲的小惡魔般邪惡的笑著。


「那為了幫助她習慣男人,更要讓她練習不可了。」


確實真由子有拜託過優樹幫忙她習慣男人,但也不會希望這麼激烈的練習吧。


如果在這種狀況下侵犯真由子,可能無法消除她對男人的恐懼,反而會得到反效果。


優樹一說他所擔心的事,奈美惠立刻猛力搖頭表示不贊同。


「這叫刺激療法。有經驗的人說的話絕對沒錯。」


她若有所指地看著優樹。


對了,這個傢伙也周過同樣的方法。


身為女同性戀的奈美惠和真由子不同,她是討厭男人而不是害怕男人。


雖然事出有因,但優樹畢竟讓那樣的她有了與異性的初次性經驗。


而女優樹的第一次則是被奈美惠給強迫的。這樣想來倒是很微妙的關係。


「奈美惠是…是因為那件事把對男人的厭惡給治好的嗎?」


「正確地說並沒有治好。而應該是習慣了吧?」


奈美惠一面兢,一面仍繼續愛撫著真由子的胸部。一手搓揉胸部,另一手則翻起真由子的裙子,往三角褲裡摸去。


「啊…啊…」


真由子的聲音開始轉為輕微的呻吟。


優樹雖然也有過性經驗,但奈美惠和綾華因為都是女人,更能夠確實地摸到敏感部位。這對沒有經驗的真由子來說是太過強烈的刺激。


「喂,把礙事的衣服脫掉吧!」


神智不清的真由子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臉頰發燙,任由奈美惠擺佈。


真由子全裸後,奈美惠撥弄她那濃密的地方,手指滑向最敏感的部分。往那兒一看,好像已經全濕了。


「噯喲,已經差不多準備好了。快吧,沒時間了…」


奈美惠以眼神示意優樹過來,由正面抱著真由子向下仰。看起來是從下面抱住真由子的樣子。


優樹的眼前露出真由子豐滿的屁股。


「喂,做吧!」


儘管被這麼說,可是還沒問真由子本人的意思。


「你,你要做什麼?」


感到異樣的真由子發出微弱的聲音。雖然想起身離開奈美惠,但下半身被緊抱住而無法動彈。


「現在要做男性恐懼症的訓練。」


「訓、訓練嗎?」


「是。雖然會有點痛。但克服表面上男性恐懼症是沒用的。」


一聽到是訓練,真由子暫時安靜了下來。似乎對自己的性格很不喜歡。只是想到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怎樣也要克服她的恐懼症才行。


「是,是這樣啊?」


「對啊!優樹會幫你好好地治療。」


奈美惠說完,對優樹使了一個催促的眼色。


沒辦法。既不能在這兒變成女人,又如奈美惠所說的,這對岡島是種刺激療法。


這時優樹的想法,或許和真由子一樣都不正常。若是平常冷靜的優樹,決不會在這種狀況下侵犯真由子。


也就是說,優樹和真由子似乎都中了奈美惠的計。


優樹做了決定以後,便把脫了一半的牛仔褲連同內褲一起脫下。還存在的陽具因奈美惠和真由子的交纏而興奮,一直保持勃起的狀態。


「那麼來重頭戲吧!」


奈美惠有趣地說著,由下將真由子的腰扶起。優樹將中心部分的花瓣攤胡,慢慢地往裡面塞進去。


「啊…好痛!做、做什麼…」


真由子奮力搖動屁股,以防止優樹的侵入。可是,前端部分已還入她的身體裡,因此怎麼樣也阻止不了。


「別動,現在正是訓練的重頭戲。」


「欸?可、可是…」


「放心,我會盡量慢慢做。」


「做、做什麼…啊、啊…」


優樹按著真由子的腰,起勁地住內挺進。她迎接第一次的侵入者,就像要撕裂的感覺一樣。


「啊啊啊…啊啊!」


進行最裡面的時候,真由子感到疼痛及快感而大叫,使得身體向後仰。


「不要,裡面…有好熱的東西…好難受!」


太久實在不好意思。快些結束吧,優樹這麼想著又動了起來。


「啊…不要,別動!」


腰擺動的結果,讓真由子放聲大叫,上半身也抖動著。


「優樹,你這樣可以把她抱起來嗎?」


持續愛撫真由子小櫻桃的奈美惠,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樣。


「欸…我想可以。」


「那麼就抱起來。我想多少可以減輕痛苦。」


不太瞭解奈美惠的意思,優樹還是照她的話從背後抱起真由子身體,放到膝上。真由子的腳自然地抬高,在奈美惠面前清晰可見與優樹的聯結部分。


真由子感到羞恥而尖叫。


「變得這麼大…很難過吧。這樣會不會好受一點?」


奈美惠說著,將舌頭伸向真由子勃起的花蕊。


真由子的身體突然緊縮,優樹感覺下半身要燒了起來。抑制不住身體內側湧現的衝動,由下更加快速度。


「嗯!」


一口氣做完的分身,在真由子的桃花源中動來動去,噴出溫熱的白濁液體。


「啊,啊…呀…啊…啊啊!」


真由子大叫出來,身體向後仰而搖晃著。


「很棒的體驗吧!」


奈美惠竊笑著,真由子則連回答的力氣也沒有,筋疲力盡地著著背後的優樹,一動也不動。


第六章 不用告訴你們名字!


「嗯!」


優樹因為全身疼痛而張開眼睛。


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混沌的意識中,突然像開關打開一樣想起來了。


對了,我偷偷進到舊藥系校舍的地下室。


侵犯了真由子,控制住女化的優樹,與奈美惠按照預定計劃潛入舊校舍。校舍中一片黑暗,雖沿著牆壁摸索前進,但四處散佈的木片及毀壞的桌椅讓他們寸步難行,無法順利往前萬進。


「沒有燈嗎?」


「我有小手電筒,但打開的話我們的行蹤不就暴露了嗎?」


「說得也是!」


優樹同意奈美惠的意見,可是這樣連走路都有困難。眼睛雖漸漸習慣了黑暗,還是很不方便。


「…」


聽見不同於自己的腳步聲,二人反射性地把身體緊貼著牆壁。


這種地方不可能會有警衛。如果有人,一定是非法監禁綾華的角川等人。


「喂,奈美惠。小心…」


「啊…」


優樹要奈美惠注意的話,因為奈美惠的叫聲而中斷。


「怎麼了!」


把手伸向後面的奈美惠,卻在黑暗中摸空。正當感覺什麼東西動得很厲害的時候,這回輪到優樹自已被人從背後架住。


「誰!」


雖然知道不會回答,優樹還是脫口而出問道。


和想的一樣沒獲得回答,反而嘴巴被用布給蒙住。


「嗚!」


突然意識不大清楚。


優樹在心中詛咒著。並非對這個暗算他的人,而是氣自己又重蹈覆轍,簡直和上次被角川等人抓到時一模一樣。


「…!」


想起身卻無法動彈。兩手都在背後,和胸部一起被麻繩綁緊,就像蛹一般倒著。


「喀,喀…」


優樹不禁咬牙切齒。對自己又犯了同樣的錯誤感到後悔不已。


「必須要泠靜一點。」


優樹喃喃自語著。首先不知道現在的狀況,便無法應變,先環視周圍。雖有亮光,但趴著只能看到房間的一部分而已。


這是哪兒的地下室,好像和上次被抓時的房間不一樣?


至少應該沒人在用了。感覺起來房間很潮濕。周圍都沒看到人,房間裡也感覺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


對了…奈美惠不知怎麼了?


照理說應該一起進到舊校舍了,她卻不見蹤影。可能角川他們把奈美惠帶到其他地方去。


這樣一想,優樹立刻感到坐立難安。因為在那些人看來,奈美惠可是個背叛者。或許會跟錄影帶中的綾華一樣地慘遭虐待。


這時…


從背後傳來沉重的門打開的聲音。


優樹盡力轉動身體,變為躺著的姿勢。這樣一來視野擴大,可看見整個房間。是連水泥牆都沒有的房間。也沒有窗戶。大概還在地下室吧。只有一扇金屬門。


那扇門緩緩開啟,走進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人。


「哎呀,這不是優樹嗎?」


「為,為什麼是你…」


走進房間的是偵探誠史朗。


「果然弄成這樣,還好我有來看看情況。」


「你說…來看情況?」


「消息已經告訴你們了,本來我不需要來的。但還是想萬一有個什麼的話,好歹可以幫幫忙。」


誠史朗說完,打趣地撇著嘴。


「奈美惠呢!你沒看見奈美惠嗎?」


「這個嘛…我來這兒進到的房間這是第一間。」


這麼說,奈美惠是被監禁在別的房間嘍?那必須立刻將她救出才行。


「你既然是來救人的,快來幫我解開繩子。」


「嗯,話雖如此…」


誠史朗露出令人害怕的笑容。


「被麻繩綁著的美少女。若眼睜睜地錯還這個機會,真是太可惜了。」


「美少女?啊!」


被這樣一說,優樹才發覺自己已經女性化了。身體的變化太過頻繁,弄得自己都搞不清是男是女。


要潛進這兒之前,不是才抑制過女性化嗎?


可能是藥的作用越來越不安定的關係。比起剛喝下XYX的時候,女性化的間隔似乎逐漸縮短了。


「事實上我最喜歡這種情境了。」


注視著女性化了的優樹,誠史朗舔著舌頭。


「不會吧!」


優樹吃了一驚,全身僵硬。


「就當作是預支報酬…不行嗎?」


「不,不行!你要瞭解現在是什麼狀況…」


「我知道,可是我的下半身可已經忍不住了。」


誠史朗一說完,便伸手撫弄著優樹的胸部。


「喂、喂!等一下!」


「嗯、真棒!這種觸感。實在無法想像是個男的。」


誠史朗兩手大力搓揉著優樹的胸部。當他的手動的時候,優樹全身都酥了。似乎在這種狀況下也有感覺。


「我、我和你說了…等一下…」


「哇,這張臉也很美。嗯、的確很棒!」


誠史朗的手純熟的將優樹的衣服一件件脫下。雖然被繩子綁著,也能從空隙中技巧地抽出衣服。


「女人還是什麼都不穿最美了。」


「我是男的!」


優樹邊大叫邊抵抗,但被綁著,還是不知如何是好。


結果一下子都被剝光了。


「我、我叫你停止!」


優樹扭著身體,想逃離誠史朗的手掌,但卻又變成趴在地上。


「嘿嘿嘿嘿…女人的身體是沒有死角的。不管是從哪邊、什麼樣的姿態,都能夠做愛的。」


「哇!」


誠史朗由優樹的背後,突然將手指伸向私處。優樹雖擺動身體想逃,但粗大的手指卻固執地緊追在後。


「嗯…你、別碰我…啊啊…」


「嘿嘿、優樹你一直說不要不要,還不是很喜歡嗎?」


誠史朗的手指壓入了花瓣裡。


「啊…」


接著二支手指在私處動來動去。忽強忽弱,插進插出,指腹搓揉著肉壁,另一方面大拇指則撥弄著花蕊。


「啊啊啊…不要……嗯…」


身體的麻痺由下半身慢慢擴散,沒多久就覆蓋了全身。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正常地思考。


可惡!女人的身體為什麼這麼麻煩!


「如何、優樹。越來越興奮了吧?」


「沒…這種…事…嗯嗯嗯!」


「雖然內心是個男人,優樹的身體可是實實在在的女人,你瞧!」


誠史朗捏起突起部分,至今從未有過的衝擊通過全身。


「哇啊啊!啊啊啊!」


身體違反意志地搖動著。


被奈美惠侵犯的時候,也沒有這樣子的衝擊。不曉得是因為她做男人的經驗不足,還是優樹的身體正式地女性化了,總之身體比以前敏感了。


「接下來還有更多可以享受的,先放進去吧!」


「喂!」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