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變幻(1)

序言


「還沒開始嗎?」


一陣沙啞低沉的聲音。


虛幻的室內,無效的機械散發著昏暗的光芒,這些光芒似乎沒有一定的光源。


在昏暗的空間中,浮起一名男子的笑容。


低沉的機械聲在男子的期待中隨意增減,然後以一定的韻律說著話。


「其的可以嗎?」


站在台前的年輕男孩反問。男孩眼鏡裡那雙神經質的眼晴裡反映出來的是,領導人和屋裡中央的巨大膠囊兩個影子。


「這樣做好嗎?」


「不要再供給這個實驗體養分,它就會自然死亡了。」


「你的意思是說讓它死在我們手中嗎?」


「是,是啊!」


年輊人注意到男領導者臉上的笑意突然消失,他不知不覺的感到害怕並意識到該停止說話。


「用人工方式來製造生命,本來就違反自然的道理。」


「嗯……」


年輕人點頭低聲回答,但這卻不是一位年輕人所廌頭有的低沉聲調。


「那麼…現在世界上流行的複製人研究計劃又如何?」


「在生命倫理方面,世人的輿論是不會輕易承認的。」


男人似乎像聽到滑稽的玩笑般嗤之以鼻笑了笑。


「在生物學,藥學,還有醫學方面,之所以會有今天科學上的成績,哪一個不是犧牲生命所完成的呢?如果一定要講到生命倫理這個詞語,那為了實驗所必需犧牲的生命不就都應停止了嗎?」


年輕人不知該說些什麼,只好沉默。


男人覺得年輕人沒說話是同意了,又再接續剛才所說的事。


「提生命倫理這種事到底有什麼意義呢?根本就是沒有根據的欺騙。我敢說,科學是在犧牲許多生命的同時而建立進步的成果,有誰會否認這句話嗎?」


「但是,使用人類的生命來做實驗實在是…」


年輕人知道不該再說下去,連忙住嘴。


年輕人知道如果違背男人的話,會帶來什麼慘痛的後果;而且擁有自已的主張已是犯了大錯。


「你說的沒錯,但你還想說下去嗎?」


「不對嗎?」


年輕人把目光從男人身上移開反問。


「你聽我說,難道人類有什麼特別嗎?身體?智慧?還是因為擁有人類的遺傳因子,而有所不同嗎?」


「而…而且,畢竟這不是人類啊?」


年輕人不自覺的被嚇到,他發現男人似乎還有話要說。年輕人知道即使自己說得再多,男人也不一定會暸解的吧!


「我們從袓先身上並沒有獲得DNA的遺傳,但我們也可以說是人類吧!」


「老師…」


「你到底在怕什麼?你就快要接替我的研究了。就從現在開始努力,如何?」


「千萬別讓我們失望。」


男人輕拍年輕人的肩膀。他將醜惡的臉龐往年輕人的臉貼近,然後用一種誰也聽不到的聲音說話。


「我是選擇你耶,我並沒有選棲川同學…」


「你是不是要我說,我真的感到很光榮?」


年輕人知道自已的虛榮心作祟,他不僅歪著嘴笑了起來。


「在你覺悟之前我要告訴你,這件事對人類來說是一項很大的進步。」


「…我知道了。」


年輕人隱藏真意的點了點頭,男人再度浮現滿臉笑容。


「真好。那你還等什麼呢…?」


男人用一種期待的眼神望著巨大的膠囊。


「那女孩好像快醒了。」


膠囊內部充滿著不透明的液體,裡面所寄宿的生命形體也漸漸鮮明瞭。


浸濕的頭髮…


「白皙晶瑩的肌膚…」


越來越明顯的身體緩緩站起的姿勢,被教授用「甦醒」來形容,而不用「誕生」。是的…那女孩甦醒了。


第一章 我的胸圍是目測89公分的D罩杯喔!


這一天…走在交久大學校園中的赤川優樹,心情其是無比輕鬆愉快。


春天溫暖的和風及和煦的太陽,讓優樹在長久的考試生活中解脫,邁向愉快的大學生活,他的心情很開朗。


再加上今天晚上,他應該可以和千尋獨處在同一個屋簷下。


優樹心想「已經好久一段時間喔…」


東野千尋是優樹從高中時代就交往的女孩。他們在高三時認識,但由於升學考試的影響,他們兩人始終只能把心思放在課業上。


一直到去年聖誕節及今年年初…他們兩人都沒有情侶間的深度交往。也就是說,幾乎只到送情人節巧克力的地步而已。


千尋總是說「現在的優樹,最重要的事就是考上大學?」她為優樹定下了好多詳細的計劃。


但是…優樹心想,若是沒有千尋的督促,自己又加何能考上這間足以和早稻田,應慶大學相提並論的文久大學呢?


生性樂觀的優樹心裡十分明白,若是沒有千尋的幫忙,他今天可能已經窩在補習班裡上課了。


優樹今天能站在文久校園中,完全是受到了千尋的鼓勵。


今晚和千尋約好了以慶祝考上大學為由,到家中吃飯慶祝。兩個戀人一起吃飯,只要是健全的男生,以後會發生什麼事當然也是可以猜想出來的,其令人不由得滿心期待。


畢竟,現在是該下定決心了。


優樹想時間快到了,飛也似的跑回宿舍。在忍受考試的煎敖後,他租了間學校附近的公寓,全部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而準備的。


「大好了,今天終於可以和千尋…」


優樹心裡這麼想,忍不住握緊拳頭加強自己下決心的意願。


「喂,你在做什麼啊?」


「啊!哇哇哇哇!」


優樹聽到背後的叫聲,不由得握緊拳頭慌張的轉過頭去看。


當他的視線停留在後面時,他看到背後站著一名少女。這名少女凝視著正在搔頭抓癢,百思不得其解的優樹。


「你,你不就是…奈美惠嗎?」


少女表情絲毫沒有變,她微微皺眉頭的說:


「要不是念在我們是同一所高中,我才不會告訴你…」


「在人多的場所,最好別做出奇怪的動作。」


「哎呀!這又不是什麼大事。」


優樹握緊拳頭慌張的逃跑。


哎呀!這小姐真難應付。


中津奈美惠和優樹是高中的同班同學,同時奈美忘也是優樹在大學中唯一看到一個和自己同一所高中且同一屆的同學。


她看起來比同年齡的少女成熟,細緻的白肌膚加上如同一流作家雕刻的容貌。但是,由於這樣的容貌中帶著些許任性?以致於優樹不知如何面對她。


二星期前,當優樹再度和她在校園中重逢時,優樹心中不由得浮起「完了…」的念頭。


如果今天是其它女生的話,優樹就不會如此煩惱。


「沒想到你和我進同一所大學。」


奈美惠再遇到優樹時,她並未查覺優樹的困惑,以一種意外感的語調問著。


畢竟他們兩人的關係並不熱識。雖然上同一所大學,但見面機會也沒有多…


這究竟是哪種心情呢?奈美惠每次見到優樹都喜歡講些不中聽的話。


不知道奈美惠是在何種情況下說出這些話的,這類話並沒什麼重要性,雖然很像是見面時的招呼語,但和高中時代比起來,更令人不想去聽它。


或許這女孩是因為在新校園中看到熟人而感到高與吧!


優樹很想這麼安慰自己,但根據奈美惠以前給自已的印象,實在有所偏差。奈美惠在高中三年中,沒有結交任何一個朋友,給人十分孤傲的感覺。


雖然優樹覺得奈美惠會和自己說話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但還是沒有多大的興趣與她交談。


「不,課已經結束了,我現在就要回去了。」


優樹如此回答,奈美惠的表情稍微有了變化。


「那,可以幫我一件事嗎?我有一位藥學系的學姊,她托我幫她找人去搬東西。」


「搬東西?」


優樹覺得很意外,不由得歪著頭詢問。


「她正在整理研究室,但那些資料和文獻實在太重了。」


奈美惠這種大小姐的身體,的確不適合去做需要花力氣的事。


「需要花很多時間嗎?」優樹問。


「不用,只要一下子就可以了。」


優樹心想,雖然很麻煩但如果不超過一個小時,倒是可以接受。今天既不用打工,千尋也不會這麼快到自己住的公寓。


反正又不妨礙自己的計劃,而且是這樣一位美人來拜託自己。


「那麼,請你去藥學系教室的三樓。」


「奈美惠,你不一起去嗎?」


「我做不來,所以請你幫忙。」


奈美惠實在不像話。在這種情況下,她至少應該帶著自己去和學姊打個招呼,多少幫一點忙吧?


優樹心想難怪奈美惠在男同學心目中是十分受歡迎的「夢中情人」;而在女同學心中卻是如此被討厭的。其中最大的原因在於,奈美惠實在太驕傲了。


「那,這位學姊叫什麼名字呢?」


優樹歎口氣,他現在似乎沒有退路了。


「她叫有棲川綾華,現在在研究院的藥學研究室中。」


奈美惠似乎是有備而來的,她詳細的指出往藥學部研究室的道路。那地方就離他倆說話的場所很近。


「總之,就是要我去幫一位叫『有棲川』的人?」


「是的,謝謝你了!」


奈美惠面無表情的回答,說完後就轉身離開了。


優樹覺得自已好像被耍了。他歎了一大口氣,目送著奈美惠離去的背影。


在藥學系研究室等待的人,和優樹想像的人有很大的差距。


本來優樹一直把研究所的學生想像成帶著一副眼鏡,表情毫無生氣的樣子,但這位有棲川綾華卻和自己的印象有很大的差距。


「喔!你就是奈美惠高中時代的同班同學?」


「是的…」


「赤川同學,其不好意思要麻煩你幫忙。」


綾華說話時,臉上浮現妖艷的笑容,除了知性的感覺之外,又多了份溫柔,綾華真可以稱得上是美女中的美女。


「這個,綾華學姐是奈美惠的學姊嗎?」


「嗯,是的…。你似乎在懷疑什麼似的!」


「沒有,只是問問而已。」優樹有點不好意思。


優樹感到奇怪的是,一個朋友也沒有的奈美惠,居然會和綾華如此熟識?而且優樹很想從一個剛認識的人口中,聽聽看奈美惠過去的故事,難怪綾華會有如此驚訝的表情。


「沒…沒有,那可不可以請教你…」


優樹為了改變話題,努力的環顧四周環境。


「我還不知進,身為一個研究生就可以擁有個人的研究室?」


他們現在正處於四個褟褟米大的藥學研究室中,像這樣房間有不少。當優樹知道是為大學研究生所準備的個人研究室,他心中不免覺得驚訝。


「我經常需要熬夜實驗,所以需要有保存實驗資料的場所。只要一疏忽整理,找起資料來就十分不方便。」


這裡的確有很多物品,但資料整理似乎已經告一段落了。綾華繼續整理著那些不要的書報,並將它放入紙箱中。這些工作也不需要優樹的幫忙。


「這些桌子是綾華學姊自己從別的地方搬來的嗎?」


「只是廢物利用而已,將之前的人所使用過的東西留下來什麼的…」


研究室中除了桌子以外,更放著可以擺許多資料的大書架以及可以稍微躺著休息的便利床。


「這些東西都是舊教室時的古董,大都用了好一段時間了。」


「耶!舊教室時代?」


「這個校舍在二年前曾經翻修過,在這二前藥學系和醫學系曾經共用這棟建築物。」


原來如此,經綾華這麼一說,優樹發現建築物的確很新。


「像冰箱這種東西,就是後來搬進來時跟別人要來的。」


「連冰箱都有嗎?」


「你看,就在這下面啊!」


經她這麼一提醒,優樹發現資料堆中果然有一個小冰箱。如果再如上一台電視,這裡的環境就算十分優渥了。


「請用!」


綾華從冰箱中會出一個玻璃瓶,並將裡頭的橘色液體倒入小杯子中,請優樹飲用。這研究室不大,但足夠兩個人移動,優樹伸出手,接過綾華遞給他的飲料。優樹突然若有所思的問:


「綾華,你到底在做什麼樣的研究?」


優樹對藥學並不熟悉,或許問了也不會理解。


綾華面針突如其來的疑問,她想了一會兒才回答。


「這個嘛…比如說,就像是控制人體的賀爾蒙之類的藥…。」


她似乎故意挑撰優樹知道的詞語來做解釋。


「賀爾蒙,是指男性的賀爾蒙嗎?」


「赤川同學,你認為男女的差別在哪裡呢?」


「男女的差別嗎?」


優樹被綾華這麼一反問,竟不如該如何回答。男女的差別很多,突然要講還真不知該從何處開始。


「從第二性徵開始,男女的身體就有很大的變化。而掌管這些變化的就是賀爾蒙,因為這個就出現了男性,女性的差別;但並不只有這樣而已。」


「那,還有哪裡?」


綾華指著自已的頭部說:「頭腦啊!」


「根據最近的研究,男生和女生在頭腦的構造,以及機能上有很大的差別,所以可以分成男腦和女腦。因為頭腦的差異,所以引起外表及內部構造的性別差異。」


「耶…」


「我的研究就是利用藥物的控制,來觀察二種頭腦中荷爾蒙所帶來的影響及重要性。」


「喔?喔!」


他雖然頻頻點頭,但仍然不暸解具體上所指的東西為何。


「其它像染色體,DNA…等我也在觀察。我才不會埋頭於某方面的研究而忘了其它因素,我的怪習慣就是什麼都要插手。」


綾華說完後便不由得笑了笑;優樹只是單純的覺得感動。畢竟綾華還是個一有時間就學習許多常識,做不同研究的人。


優樹不相信竟然有人進了研究所,還會如此的好學不倦。


「,啊,快點喝吧!我的整理也已經告一段落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


在綾華的催促下,優樹拿杯子接近嘴巴。


「…耶?」


這果汁的味道有點怪。似乎沒什麼甜味,只有奇妙的粘稠感。


「怎麼啦?」


綾華用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皺眉頭的優樹。


「沒有,沒什麼奇怪的啦!」


他心想,綾華應該不會拿出壞掉的果汁,而正想說服自己這果汁就是這種味道的時候-


咚!突然間他的心臟大響了一聲。


「哇啊…!」


突然優樹跟前一片黑喑。此時,優樹感到自已似乎不是自己他身體內部,好絛有什麼東西正蠢蠢欲動。


「這,這是什麼?」


優樹覺得全身熱得要燃燒起來了,他的身體感到撕裂般疼痛。慢慢的他身體失去知覺,他已經搞不清楚自己是站著還是坐著。


「赤川同學,你怎麼啦…?」


優樹雖然聽得見綾華的聲音,但跟前一片漆黑,他仍看不見對方的形體;只聽心臟「咚!咚!」的跳動聲。


「赤…」


綾華的叫聲,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優樹在體驗過自己所未體驗的強烈感覺後,漸漸的從黑暗中找回自己的意識。


「赤川同學!」


優樹聽見綾華叫自已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咻-地意識回來了。


「綾華學姊…這是…」


當優樹睜開眼時,綾華不安的臉立刻浮現在他面前。優樹不知道自己何時跌坐在床上的,身體應該恢復正常了吧!耳朵不再有嗡嗡的鳴叫,心臟的不規律跳動也已經停止了。


現在究竟是什麼狀況呢?


「這個…赤川同學…」


「綾華學姊,我是不是貧血了…」


優樹一邊想起身,一邊追問綾華,這時他注意到自己的聲調似乎變高了。還是自已的耳朵有問題?


綾華突然低下頭說:


「真的很抱歉!」


「耶…耶?」


優樹不知道綾華道歉的理由,以一種驚訝的表情看著她。


「發生什麼事?」


「對不起!我剛才拿給赤川同學喝的大概不是果汁,而是實驗中新藥的樣本。由於它們放在同一個地方,我想是我一不小心弄錯了。」


實驗中新藥的樣本…。


優樹一時無法理解她話中的意思。


「新藥是指什麼啊?」


「是我們在實驗會對生物染色體造成影響的藥物。」


「染色體…是不是指《XX》或《XY》東西呢?」


「是…是讓生物掌管性別的染色體產生變化的藥。」


「…那麼,結果呢?」


她不說話,卻指著優樹的胸部。


胸部有什麼奇怪的呢?優樹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胸部…他呆住了!胸前的襯衫扣子似乎要蹦開了。突然間,他不知該如何解釋這一切。難道是自已眼睛花掉了嗎?還是腦筋透逗了?


經過一瞬間的沉默,優樹的思考恢復了,他被眼前的景物所驚嚇住。


「哇啊啊啊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他大叫,聲音也比以前的聲調更高。


「這到底怎麼回事?我到底怎麼啦!」


「赤川同學,冷靜點。」


「但,但是,綾華!我的胸部像89公分的D罩杯耶!」


「我能瞭解你的心情,你先別緊張…」


綾華安慰著說。


「先把襯衫脫下來看!褲子…也順便脫下來吧!」


「褲子?」


聽到綾華的建議,他突然愣住。


胸部都變這樣了,那性器官也一定會跟著改變了。一想到這裡,優樹突然覺得血都往頭部衝去。


「這裡有鏡子嗎?」


「鏡子嗎?」


優樹很怕自己的身體有所改變,他真的很希望…這一切都是夢境,只要他能在鏡子前面做完全的確認,他就可以解除疑惑了。


優樹緩緩脫下襯衫,然後看著鏡中的自己。


「哇啊!」


綾華用一種羨慕的口吻說:


「目測起來的確有90公分那麼大。」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本胸部平坦的優樹,不相信自己的胸部會變成這樣。


不但胸部變大,連身體曲線也變柔和,身高似乎也比以前矮。


優樹試著摸自已的胸部,柔軟的,滑滑的觸感。此時身體也迴盪著一種奇妙的感覺。這一切似乎不是在做夢,也不是幻景,自己的胸部真的凸出來了。


如此一來,優樹想到還必須去確認身體上的某個部位。


「能…能不能請你轉過頭去?」


優樹正伸手要拉開褲子的拉鏈,突然間又停止動作。即使他已經變成一個女性的樣子,但還是很難在綾華面前脫褲子。


「啊啊,抱歎!」


她一發現優樹的畢動,立刻慌張的轉過頭去,優樹確定她已經看不到,便吸了一口氣,然後把眼晴的目光往褲檔中移去。


…沒有。這裡本來應該有的東西;那個每天和自己朝夕共處的寶貝不見了。他慌張的將手伸進去摸。


「哇啊啊啊!」


「赤川同學,怎麼啦!」


優樹頓失分寸的大叫:「沒有…不見了!我已經…已經完全變成一個女人了。」


這下全完了,他失去當男生的樂趣了。


「沒…沒有了嗎?」


面對綾華的詢問,優樹點頭。他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


「赤川同學,把褲子脫掉讓我看看身體。」


優樹嚇了一跳提高聲音說:


「什…什麼啊?」


「我一定要好好的看看這種藥究竟會使身體產生什麼變化;如果我不好好看看,就沒有解決的方法了喔?」


「但是,我沒有心理準備…」


畢竟要一個變成女生的男生,大白天的全裸是有點困難的。


但是,正當優樹猶豫不決時:綾華便慢慢的靠近他,然後開始搜查他的身體。


「哇!好滑潤的肌膚喔!真令人羨慕。」


「綾華,等一下…」


「胸部也很有彈性呢,好棒喔!」


「唉噢!」


綾華的手碰到優樹胸部時,優樹忍不住叫了一聲。震撼的感覺立刻衝上腦門,這和自己摸自己的感覺很不同。


綾華的手毫無忌憚的搓著優樹的胸部。


「啊!啊…」


「這種觸感真不錯。」


「這個,似乎和你本來的目的不大一樣喔…」


「我要看你到底變成女生到何種程度,這步驟是很重要的。」


綾華浮現出妖媚的笑容,並突然用手將優樹的背部圍繞。她看著優樹似乎沒什麼反應,忘了自己是站在科學研究者的立場,她開始觸摸著優樹的身體。


「綾華…你怎麼…啊呀!」


優樹試著抵抗,但綾華卻用一種比之前更強的手勁繼續觸摸。


「啊…啊呀…」


只有胸部被觸摸,就令優樹意識混沌。


凡是女生,只要身體被觸摸到都會這樣嗎?還是由於自已從未體驗過這種感覺,所以才會有這種衝擊呢?


「呼!哼哼…如何?」


當綾華發現優樹沒有繼續抵抗,她用高興的聲調詢問。一下子,她已經忘了最初的目的。


「不論是男的,女生…每個人都喜歡美的東西。」


「嗯嗯…」


…這個人?這個擁有這雙手的人-


優樹內心發出一陣悲嗚,但身體卻無法像聲音一樣有所行動。


優樹腦中思考該如何拒絕綾華的愛撫;但又發現自己似乎不會婉拒綾華引誘自已上床。


這張床是用簡單的鐵片打造而成的,大小也十分適中。在他們將場所移至床上的過程中,綾華緩緩的將優樹身上唯一的遮蔽物褪去,並從腳踝旁抽出來…


「看,你是不是動不了了?」


綾華將優樹的身體抱起來,激烈的…並帶著溫柔的感覺撫摸著他的胸部。優樹開始覺得小櫻桃隆起,在綾華的愛撫下他已經敏感到可以用痛楚來形容。


「好像已經變硬了,你看…」


綾華開玩笑的說著,低下頭吸吮優樹的乳尖,還用舌頭玩弄。


「哇。啊。」


優樹不經意的從嘴巴中喊出來。


這種女性化的聲音,絕不是當時的氣氛所營造的出來的。


「不管是男生,女生,一旦覺得興奮,身體就會變得僵硬。而且不只有小櫻桃…連這裡也會…」


綾華的手沿著腰部慢慢地往下腹滑去;優樹感到變個身體像觸電一般。


「…嗯哼…」


綾華的手已經到達優樹最敏感的部位,當她壓著柔軟的肉並試者將手指伸進去時,感覺真的十分怪異。


以前綾華觸摸男性的分身時,從來沒有這種感受。


「你真的完全變成女生了。連這裡也…」


「呼…啊…!」


優樹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綾華將花辮遮蓋住的部分掀開,並用手指往裡面探索。當被花瓣遮蓋的肉芽被觸碰時,優樹感到一陣衝擊。


「啊呀!」


優樹忍不住叫了一聲;當綾華用手指轉動時,優樹腦中感到一片空白。這種興奮感似乎是到達男性高潮的十倍以上。


「嗯啍?赤川…你好可愛喔!」


「啊…嗯哼…!」


優樹的意識慢慢感到麻痺。


優樹已經沒空去理會綾華的手會做出什麼動作,他只知道這種過程會令自己很舒服。


咕滋…咕滋…他聽到濕潤的聲音。


優樹下半身熱得像快溶化一般,從體內更滲出熱呼呼的液體。


「看來,你好像準備好了。那麼,讓我更進一步…」


她咯咯的笑著。


「除…除了這個…還有什麼呢?」


他感到雙頰變熱。


身為男生的意識上,優樹覺得如此被動是十分難以忍受的屈辱,但身體上的需要,又使他非常期待綾華的下一個動作。


「我會對你很好喔!」


她十分快樂的說著,然後把身體埋入優樹的雙股間。


「啊…不要…!啊…啊啊啊!」


濕潤的花瓣,令優樹難以忍受的再度大叫出來。


綾華用兩手展開那淡粉紅色的花瓣,然後用舌頭往裡面探索,舌頭發抖似的舐著肉壁。


「請,請…住手吧!」


優樹邊喘氣,一邊哀求著。


「不行,都這麼濕了怎麼辦;所以我要幫你把水分吸乾啊!」


綾華固執的來回舐著肉壁,然後又大口大口的吸吮,移動著。


「呵呵呵,看來你是容易有感覺的人喔!」


當綾華把突起的變唇吸住,優樹已經到了叫不出聲的地步。


「還樣做好嗎?」


「嗯哼…!」


優樹忍不住全身發抖,突然間,綾華把指頭伸入裡面。


啊!,呀…全身都熱起來了。


「好嗎…如何?感覺到了嗎…」


綾華的手指在蜜壺洞口來回抽動,好像一刻也不放過優樹的樣子,優樹眼前已經一片昏喑。


「啊…我…不行啦…啊!」


優樹在全身快溶化的感覺中,又發現了一絲快感自體內竄升,他發抖著大叫。


「感覺很新鮮吧!已經到界限了嗎?」


優樹已經沒時間回答綾華的問題了,在全身發抖的剎那,他發現自己已經溶入了絕妙的情緒中。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恢復意識的優樹,躺在鐵床上看著天花板,他才想起這裡是綾華所屬的個人藥學研究室。


「赤川同學,你還好嗎?」


綾華不如何時就瞪著優樹看,他一直沒發現。


…是啊,我被綾華學姊…。


雖然現在已經沒有剛才的強烈感覺,但優樹意識到自已全身經過一番折騰:他的身體很重,指頭也好不容易才能活動。


「赤川同學,照照鏡子吧!」


「鏡子…?嗯!」


聲音又變了。不是剛才女孩的高聲調,而是原來的低沉聲音。


當優樹好不容易坐起來時,綾華示意他到鏡子前面站。


鏡子中反映的是他一身結實的肌肉,而他也感到雙股間那玩意十分突顯的一柱擎天。


「啊!綾華學姊,我變回來啦!」


他不自覺的高聲歡呼。


「為什麼,為什麼我又突然變成男生呢?我…」


「赤川同學,我知道你那個很大,但你也不必…」


綾華不好意思的躲開優樹的視線,當他是女生時還好,可是現在他又恢愎男生的身體,而且是全裸的狀態,綾華難免覺得不妥。


「啊,對不起…」


他抑止自己的興奮,連忙起身收拾衣服並開始穿上。


優樹雖然想早點知道自已的身體究竟有何反應,卻也不能一直這樣赤裸著吧?


「赤川同學,你…是在失神時變回男生的。」


她背對著優樹,輕描淡寫的說著。


「應該是到達性高潮時,身體也跟著受影響而變得如此的…」


綾華猜測說。


她自已似乎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但是,我覺得還並不是完全恢復的狀態。」


「為…為什麼呢?」


為什麼綾華會這麼說呢?優樹本來以為這一切已經結束了。


「這種藥物還是實驗階段,所以變成女生的可能性還很高。」


「耶!」


他難過的大叫。如果還有可能變成女生的話,還一切不是太恐怖了嗎?因為身體中就好像埋了一顆定時炸彈。


「我會去研究它的解藥,畢竟我也必須負點實任。只是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拜託你了。如果還會變成女生的話,我這一生就完了…」


優樹十分憂傷的求綾華幫忙。


他已經過了十八年男生的歲月,突然變成女生的身體…在心理上優樹是無法接受的。


「我會盡快找出解藥的,但你也要注意不使自己變成女生。」


「這叫我如何去注意呢…」


因為優樹根本沒有任何對策去防止自己變成女生。


第二章 我是男生


當優樹回到這間外表古色古香的公寓,打開一樓的門,就聞到一股濃濃的香味。


「啊,優樹,你回來啦!」


當優樹看到千尋美妙的身影,他才想起自已的女朋友約好了來替自己作飯的。發生了這麼多事,他早志了與千尋的約會。


「我,我回來了…」


他以一種複雜的表情來回應千尋的迎接。


「今天不是沒有打工嗎?」


「嗯…」


「那你似乎太慢回來了吧!」


優樹實在說不出口…他怎麼說剛才喝了實驗中的藥,那種藥會讓人變成女生,然後又和研究所的有棲川綾華學姊做了那件事呢?


「因為,大學才剛開始二個星期而已啊,所以很忙。你不是也說過短大的入學式才辨完而已,所以你也很忙啊,是不是…」


優樹狼狽的說。


千尋似乎沒有注意到優樹的怪樣子,她自顧自地回廚房去關掉正在沸騰的那鍋菜。


優樹發現她並沒有繼續追問的意思,所以鬆了一口氣然後走入房子裡。


屋子是西式臥室如上廚房約八個榻榻米大的空間。一個人住的話十分寬敞,二個人住的話就有點小了。不過,優樹心想如果千尋也在就更好了。


「優樹你不是一個人住了二個星期了嗎,你有每天吃飯嗎?為什麼廚房看起來像沒用過一樣。」


「還個嘛…反正,就是這樣嘛!」


通常一個男生自已住的話,用泡麵或便當就可以解決吃的問題了。雖然優樹也知還自己做飯比較經濟實惠,但他不是可以精心去做料理的男生。


或許這個觀念有點守舊,但這是優樹的想法。


「我知道你不會去自己弄飯來吃的,你一定常常吃外面的便當吧!」


「你怎麼知道呢?」


「優樹的想法我一猜就暸解了。沒關係…我幫你補回二個星期所缺少的養分吧!」


千尋開始把做好的飯菜,一盤盤的往桌子上擺好。與其就這個桌子不太大,倒不如就千尋實在做太多道菜了。


「優…優樹…」


千尋在狹小的空間中來回端菜,然後走到優樹旁邊說話。


「我…我今天可以住這裡嗎?」


「真,真的嗎?」


他不自覺的叫了起來。


優樹不知道千尋怎麼對父母親說,但他知道千尋正在詢問自已的意見。


優樹也不知道對一個女生來說,夜晚留在單身男孩的房間裡,究竟代表什麼意義;但是,他知道千尋對於今天晚上將發生的事應該有心理準備了。


「好,好呀…」


優樹假裝平靜的回答,語調卻不知不覺的顫抖。


從決定一個人搬離開家裡居住時,他就料到會有這種情況,但他並沒有料想到機會這麼快就到來。


「那我們先吃飯吧!」


這下子不好好吃一頓不行啦!


優樹看到桌上擺的儘是營養豐富的食物;或許,千尋就是為了今晚特地來為自己做這些料理的。優樹想著想著不禁沾沾自喜。


「好啊,來,多吃一點。」


「太好啦!」


當優樹正想接過千尋呈好的飯時…。


咕嚕…突然眼前一片昏花。優樹心跳頓時加快,身體熱得像要燒起來。


這個…難道是…


優樹反射性的摸自已的胸部,和從心臟傳遞至手心的心跳聲頻律一樣,他的胸部也慢慢的隆起。


「優樹…?」


千尋以困惑的表情凝視著優樹的臉。


…難道,我又要變成女生了?


優樹腦中突然浮現綾華的話…說不定還會變成女生。


優樹忍不住大叫-別跟我開玩笑!


好不容易恢復了,難道又要再變成女生了!


「優樹…怎麼啦!」


「嗚…嗚嗚嗚…」


不論意識上如何去扺抗,優樹也沒辨法防止自己身體變成女生。優樹沒有辨法使自已的意識不往黑暗的深淵沉澱,他實在沒有對策了。


************************************


當優樹回過神時,他看到的是千尋錯愕的表情和眼神。


「優,優樹…是你嗎?」


她實在不知如何詢問起。


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在跟前突然變成女生,千尋能如此冷靜,而不驚慌失措的大叫,優樹已經覺得很感謝了。


「千尋,這是…」


優樹聽見自已的聲音,他不用看鏡子也知道自己完全變成女生了。


…好不容易變回男生的,竟然又這樣。優樹好想大哭一場,但除了怨歎自己運氣不好又能如何呢?


千尋還在等待自已說明這些情況啊!


「優樹…」


「千尋,聽我說…事實上…


優樹沒辨法,只好從在大學校園中遇見奈美惠的事開始,全部訴說一遍。


不過,他當然省略了和綾華做那件事的情節。畢竟該讓她知道眼前變成女生的男朋友,除了相信這件荒謬的事以外,她已經別無選擇。


「變換性別的新藥嗎?」


「那個有棲川學姊說過會幫我找到解藥的…」


「我也可以幫忙啊!」


無意間,千尋說出自己的決定。


「耶!幫忙?」


「不是嗎?我要幫優樹變回男生。那個有棲川學姊畢竟不能做什麼具體的事啊…」


「千…」


他真的好感動啊!尤其在自己變成女生後,又不知何時能變回男生的情況下;千尋竟沒有半句抱怨的話,還要幫自已找到變回男生的方法。


「首先,你總不能穿這種衣服吧!」


「……?」


「女生穿男生的衣服不是太奇怪了嗎?我有帶換洗衣服,剛好可以借給你。尺寸應該沒差多少吧!」


「叫我穿女生的衣服嗎?」


「你變成女生,那也沒辨法啊!」


「但…但是…」


優樹狼狽的看著千尋,千尋已經從帶來的包包中會出幾件衣服了。


「我看,優樹究竟適合什麼樣的衣服呢?」


「…喂,你看起來好像很高興耶!」


優樹看著千尋高興的挑衣服,口中忍不住嘀咕幾句。


************************************


隔天…


綾華十分驚訝的看著站在門口的優樹。


雖然她早料想到優樹會再變成女生,但卻沒預料到他會穿著裙子,呈現一副完全女性化的模樣。


「怎麼啦?你怎樣會穿這樣…」


「唉,沒辦法啊…」


優樹把在女朋友面前變成女生的經過告訴她。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穿成這樣。」


聽完話後,綾華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可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我討厭穿這種裙子,更不喜歡穿花襯衫…難道女生非要穿這樣才能上街嗎?」


「唉,你會習慣的。」


說完話,綾華把丟在桌上的書本拿起來。


「我正在尋找解藥的相關資訊。」


「耶!難道你已經有新發現了?」


「沒有,還沒那麼快,我只掌握到關於XYX因子的資訊。」


「XYX…?」


優樹對這些名詞沒什麼概念。


「那是新藥的名字。那個藥物原本是藥學系某研究室所開驗的藥,我也不知道這種機密樣本為何會出現在我的冰箱中。」


「機密樣本?」


「簡單的說,就是因為某種原因而不能發表的東西。」


綾華告訴他,藥學系並不是製藥公司,所以不能以販賣為目的來制做藥。但是,她也不明白為何研究途中的不明藥物會出現在這裹。


「難道…我就是喝了研究中的不明藥物。」


「嗯,現在我知道誰是樣本的開發者了。」


開發者-優樹聽了這個名詞感受到很大的衝擊。仔細想想,藥物本來就會有開發者存在的。只是他在哪裡?為什麼他要研究這種無聊的藥呢?


綾華猶豫了一下,她繼續說:


「是生物學研究室的西村教授所開發的…」


「這個教授以變態出名的。」


「變態…是指很奇怪的怪人嗎?」


「他不是怪人,他是大變態!」


綾華激動的訴說著,她一定十分討厭那個叫西村的教授吧!會製作改變性別的藥的人,一定是個不簡單的傢伙。不過從他聰明的地方看來,肯定是他的性格有破綻。


…他是變態科學家嗎?


優樹心裡在嘲笑西村的同時,也發現了一件事。如果有開發者,那就表示有方法找出解藥了。


「如果教授有關於XYX的基本資料,那我們就可以…」


優樹說出自己想法的同時,綾華也跟著點頭。


「那,我去拜託教授…」


「你…沒聽清楚我的話嗎?」


綾華不悅的說。


「西村教授是個變態!他一定不會幫我們的。」


「但是,沒有教授的資料,我要如何恢復呢?」


「我不認為直接拜託他,就可以借到東西。他一定會對我們有所要求的!」


「有所要求…是指錢嗎?」


優樹心裡想…我現在也沒有多少錢啊!


「反正那西村教授是個大變態,如果只要錢就好解決。但是,這是他沒做成功的藥;而且赤川同學又喝了他XYX的唯一樣本,他會輕易放過你嗎?」


「這樣說來,他好像很可怕?」


「總之,只要和西村教授有關的事,就不能不小心進行。一讓他知道我在研究XYX的解藥;或者他發現赤川同學吃了他的藥,我們就麻煩了。」


可是,除了他還有誰可以幫忙呢?為了變回男生,找到教授的資料是唯一的辦法。


「西村教授的研究室在哪裡呢?」


「那個人被學校中其它的教授排擠,所以分配到藥學系的地下宿舍。」


「那,我去那裡拿XYX的相關資料吧!」


「不行!太危險了。」


她差點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我沒有騙你,這個人實的很變態!你找他也沒有用的。」


「可是…」


「我會幫你找到恢復的方法,請你耐心等待。」


綾華安慰的拍拍優樹的肩膀。


或許綾華真的可以找到恢復的方法。但是,那一定要花很多時間。這期間優樹就必需忍受一下子變女生,一下子變男生的煎熬。


「赤川同學…你覺得有何不妥嗎?」


她看著優樹不安的表情。


「我覺得嗎?綾華學姊會幫我找到恢復的方法吧?所以我應該不會擔心了。」


「這樣…就好了。我必須快點找到解決的方法。」


「麻煩你了。」


優樹不得不說謊,畢竟這是自已的身體;如果出什麼事的話,自己也必須想辦法來解決。


或許,這就是危險的根源…。


************************************


晚上十點…


優樹再度走進大學校園。


本來這種時候應該沒什麼人;但是藥學系校舍,包括綾華的研究室,都是燈火通明的。學生們大概都做實驗做到很晚吧!


雖然潛入不好,但優樹有自己的考量。趁現在校園中還有人,所以校舍的出入口就不會上鎖了。


「好吧!去吧!」


當優樹心底響起這種聲音時,他立刻跑到學校校舍附近張望,然後伺機進入裡頭。


校園裡面的確一片寂靜,走廊下還有些許燈光,所以很方便行走。


優樹盡量讓自己不發出腳步聲,然後走進地下室的樓梯。他並不常在校園走動,所以對地形並不十分熟悉。而且晚上和白天的印象十分不同,但他畢竟還是找到了往地下室的樓梯,所以優樹一步步走向黑暗之中。


繼續走下樓梯時,他發現這裡和一樓走廊燈火通明的景象完全不同。


優樹扶著牆壁使自己不會跌倒,並伸手往口袋中摸索。他沒想到這裡這麼暗,所以只準備小型的手電筒。優樹試著打開燈,小小的光線似乎被黑暗吸走一樣,起不了什麼作用。


既然是地下室一定有照明設備,他想等找到房間再打開燈。優樹盡可能樂觀的思考事物;如果不這樣,一旦自己變回男生,又怎麼會有勇氣到這個氣氛怪異的地下室一探究竟呢?


「…奇怪?」


當他走下樓梯便發現到一個置物處,本來他以為這樣就可以走到別的房間,卻沒看到其他通路。


總之,地下只有放置幾個箱子的空間。


難道是走錯地方了嗎?


可是,往地下室的樓梯只有這個呀!


嚓啊…


「…!」


旁邊的燈光閃閃爍爍的,背後響起稀疏的聲音。


唦…唦…


腳步聲…有人來了?難道是西村教授嗎?


電燈的光芒忽明忽滅,但背後突然跑出一個東西把優樹捉住。


「什麼…是誰!」


對方沒有回答,優樹的嘴巴已經被布塞住了。


「…嗚!」


他的意識飄向遠方。


…這是,像氨水之類的麻醉藥嗎?


優樹常在連續劇中看到這些情節,難道自己也碰到這種遭遇了嗎?優樹本身就像連續劇中的女主角一樣,突然間全身無力,眼前一片昏黑。


************************************


水滴聲把優樹從昏迷中喚醒。


優樹的意識從混沌的情況漸漸變為清晰,好不容易鎖定焦點,他的視線停留在水泥做的天花板上…


「嗯…」


優樹想起身,這才知道自己被固定在床上。不知不覺中自己的衣服也早被脫光了,連向千尋借的內褲都被脫掉。


「什麼呀,這是…」


他的身體雖然可以左右扭動,但兩隻手卻被固定在頭上動也動不了,這膠帶似乎很牢固。


原來如此…我本來不是要偷偷進入西村教授的房間嗎…。當優樹想起來這裡的動機及現狀時,他更後悔了。


會做這種事的一定是綾華口中的變態…除了西村教授以外不會有別人。


「你醒了嗎?赤川優樹同學。」


頭上響起譏笑的聲音。但優樹轉動著頭四處張望,卻看不到聲音的主人。這聲音似乎是從牆壁上針孔攝影機傳來的。


「是誰!給我出來!」


「我當然不會讓你看見我的樣子,可是我卻可以看得見你的樣子喔!」


「…!」


優樹仔細一看,天花板上有一個小型的錄影機。他不知道對方在何處,但對方似乎可以清楚看到自已。


「你是西村教授嗎?」


「哼,我怎麼會告訴你呢?呵呵呵…」


這聲音聽起來像年紀稍長的人所發出來的沙啞聲,而這種笑聲令優樹聽起來十分害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應該知道吧!你喝了XYX試劑,所以你就是一個重要的樣本?所以你要幫忙作實驗啊!」


「實驗…?」


「就是看你到底女性化到什麼地步啊!」


這聲音的主人除了西村教授以外應該沒有別人。雉道是綾華在收集XYX相關資訊時,把優樹的事洩露了?


「一直把你放在那裡也不是辨法,我們還是趕快實驗吧!」


沙啞的男人說話時,房間的門也打開了。走這房間的是一個年輕的美男子。雖然是第一次看到這名男子,優樹總覺得有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麼,可以開始啦。我們現在來做一個男生變成女生,第一次性交時所產生的精神影響程度的實驗。」


「…什麼!」


優樹聽到實驗內容差一點沒昏倒。


本來優樹以為來這裡可以拿到XYX相關資料,沒想到卻要變成別人實驗的樣本?這實驗的內容和優樹所想像的實在差太遠了。


「等,等一下,我的身體雖然是女生,但我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


「呵呵呵…所以我們才要給你做實驗啊!」


無情的聲音嘲笑著。


如果對方是女的,即使自已在身體上變成女生,在精神上也不會產生問題。


但是,一想到要被男人擁抱全身不禁大打冷顫。


「快點開始吧!」


順從著牆壁傳來的男人聲音,年輕男子慢慢走近優樹,他突然抓住優樹的胸部。


「嗚…」


優樹覺得這和綾華的觸摸大不相同。粗糙手掌的觸感,帶給他前所未有的感覺。


男子的觸摸好像在確認優樹的胸部到底是真是假。剛開始男子的表情很疑惑,但立刻又回到完全沒表情的狀態,他很快的爬上床。


「等,等一下…喂耶!」


男人突然的吻住優樹的脖子,但優樹不覺得有任何快感;他只感覺到被同性愛撫的厭惡氣氛。


男子的嘴唇從脖子移往胸部,突然間將優樹的小櫻桃含住。


「嗯…啊…!」


當優樹的小櫻桃被旋轉的舌頭玩弄時,他感到身體像觸電一般;男子又開始用一隻手慢慢的揉搓另一邊胸部。


優樹的腦海中,被一片空白所代替。


「…嗯…啊啊…呀,停止啊…」


男子的另一隻手住下移動,他試著去探尋優樹女性化的中心部位。


男子起初有些疑惑,漸漸的變得順手。優樹將眼晴睜開一小裂縫,他看到男子的手上下移動的愛撫自己。


「嗯…停,停止…啊鳴…」


男子的手巧妙的移動著,優樹聽到自己身體濕潤的聲音。


…咕,咕滋!


優樹厭惡自己的身體。


為什麼身體會違反自己的意志,而擅自有所反應呢?但優樹就只恨自己這麼一次,之後就不能自己了。


男子的手指將包皮所包住的部分撐開,以這部位去探索優樹體內,突然間優樹更感到刺激。


優樹的身體擺脫意志,竟然自己大大搖了起來。


「啊嗚…這,這裡不行…嗚…!」


意識一點一滴的薄弱,他不知道自己會變如何?也不知道男子接下來會做什麼。優樹身體不斷感受到麻痺,眼臉上的光芒變得忽明忽減。


呼…當優樹的意識返回現實時,正是男子將粘稠的熱液灑在自己花辮上的時候。


或許是女性身體的本能反感吧!一種死亡恐懼感開始在身體間遊走。


「什,什麼…好痛!」


他反射性的往雙股間看去,男子那個奇怪的分身映入眼簾,男子似乎想插入體內。


「哇啊!等,等一下…停止!」


…這,這是在開玩笑嗎?即使自已的身體完全女性化,但被一名陌生男子進入的滋味,是很不好受的!


優樹抑止支配身體的快感,他把身體往外挪。


「離開我!我說過了我是一個男生!如果你被一個陌生人侵犯,想必也會覺得不好過吧?」


男子用腰部的前進代替回答。優樹為阻止男性的優入,急忙閃開。在和女生還沒有過性經驗之前,說什麼也不能讓男人侵犯。


男子對優樹的抵抗感到迷惑。他似乎感到很不可思議,為何自已的技巧這麼好,又進展到這種地步了,竟然不能繼續下去呢?


「你給我懂事點…」


「…!」


男子終於開口。聲調有點高亢…奇怪的聲音。但是,優樹以純潔女性的觀念為前提,一時無法接受。


「為什麼?明明就是你侵犯我啊!」


「抱歉…」


「…耶?…啊,啊啊!」


優樹正在思考男子的話語時,男子的東西已經不知不覺的滑入優樹體內。


「嗚…啊啊啊!」


優樹已經完全失去男生的意識,只有官能性的尖聲高叫。他的身上充滿撕裂的感覺,再也分不清是痛苦還是快樂。


「啊…啊呀…嗯…」


他感到體內有男子的東西。咚嗯、咚嗯從身體內部,傳來脈搏跳動的感覺。這和聽聞中男性第一次進入女性體內,所擁有的疼痛感完全不同。究竟是因為個人差異所致?還是因為優樹是男生的關係…?


雖然沒有疼痛感,但一想到男性的自尊被如此踐踏,優樹忍不住掉眼淚。


「如何?你覺得自己像『女人』了嗎?」


聲音再度從牆上的擴音器傳來。


「這是不是身為男性的重要體驗呢?我一定要好好聽聽你的感想。」


「囉…囉嗦!」


「耶,看來你還有體力嘛!那再繼續吧!等全部結束時再告訴我感想可以嗎?」


「混蛋!你,你到底是…誰!」


男子又慢慢開始動作時,優樹腦中突然閃過一種感覺。男子的東西在自己體內動作時,優樹全身充滿前所未有的快感。


「停止…別動…啊…」


男子有規律的動作著,分身也正一伸一縮的,敲打著優樹體內快麻痺的肉壁。


當快感衝擊全身時,優樹的意識更模糊。


「啊…啊呀…快,快…停止…啊…」


優樹口中出現哀求的話語。這並不是由於疼痛,而是全身快感的衝擊所引發出的恐懼感。


面對著無法反抗的優樹,男子似乎掌握了其中奧妙。男子將優樹的兩隻腳放在肩膀上,然後往裡面更進一步。


當男子的東西深入時,優樹發狂似的搖頭。即使心裡如何抗拒,身體也無法有相同的反應。


男子的腰部加速動作時,優樹感到自己的肉壁似乎急速收縮且不停痙攣的跟著有所反應。


「嗚…」


優樹覺得自已已經沒有時間離開了,在男子抱住他的腰部時,溫熱的液體早已注入體腔深處.


「啊啊啊啊啊…!」


優樹感到腦中閃過無數光芒。


當他感到下半身有熱液流出時,腦中的意識早已一片空白。


************************************


「…」


優樹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當他睜開眼看著天花板時,他才開始回想剛才發生的事。


我的確是潛入了藥學系地下室…然後…。


然後…然後我!


「哇啊!」


當優樹想起被男性侵犯的惡夢,他反射性的坐起來。自己的身體還是女性的,而且身上並非全裸,胸罩衣服都還穿的好好的。但這記憶似乎不是單純的惡夢,因為他看到自已手腕還殘留著吻痕。


「很好,你終於醒了!」


優樹聽見背後突然發出的聲音,慌張的轉回頭看。


「你是…奈美…惠?」


優樹腦中的一片混亂。


竟然不是綾華,也不是神秘男子在自已前面;而是那個高中時代的同班同學奈美惠。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這裡是我家啊。」


「耶?」


優樹連忙四處張望。


這裡不是那間陰冷、黑暗的小屋,而是公寓房子的一個角落。優樹看著面對自已的窗戶,窗外正是小鎮的繽紛夜景。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


一定是在自已失神時發生了什麼事?


優樹的記憶還停留在黑暗小屋,他不記得自己怎麼來到奈美惠的住處。


「當然是我把你帶來這裡的啊!這個房子只有我一個人住,所以不會有人來打擾的。」


「你帶我來…?」


那名陌生男子呢?西村教授呢?自已是如何脫險的?


優樹心中有許多疑問,但在責問奈美惠的情況下,她卻沒有立刻一一說明。


「要喝嗎?」


奈美惠端來一杯飲料,詢問剛起身的優樹是否想喝。


「…」


「放心吧!這不是什麼研究藥,只是一杯白蘭地。」


「你…你怎麼知道XYX的事情?」


優樹不禁打了個冷顫,他怎麼也沒想到奈美惠會知道這件事。


「我聽說的啊,要不然,我怎麼會相信優樹變成女的呢?」


奈美惠將端出來的XO先放下。


「對呀,是綾華告訴你的吧?」


綾華和奈美惠在中學時代就認識了,如果綾華說出來的話,奈美惠知道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你怎麼知道我被西村教授關起來呢?那裡是什麼地方,連我也搞不清楚。」


面對著優樹的再三逼問,奈美惠輕輕的舉手制止。


「我希望你不要現在問我,我們還有要緊事要辦呢!」


本來優樹想回她-你在說什麼啊…但也突然歎口氣。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