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人局

OCR-S系列乃由精選故文掃瞄改寫之短篇系列,舊瓶新酒洩色,凡夫與同好小酌。


正文︰


王小山是杭州餘杭縣人,五十歲時,妻子病故。


恰好當年京城選美女入宮,一時間沒嫁人的女子,都紛紛不論貴賤匆匆找個人家,所以小山在五十歲時倒是享了艷福,娶一房二十二歲,花容月貌的媳婦,人稱婧娘。


小山娶了婧娘後,原來開的雜貨店生意日益冷落,一時間又沒錢入帳,每日辛苦,也只能糊餬口而已。


小山於是想關店。


婧娘說︰「還是開著吧,關門怕被人笑話。」


小山聽了說︰「我倒是有個計策,需要你幫忙,不知你肯不肯?」


婧娘忙問什麼計。


小山悄悄說︰「左邊鄰居,有一個張二官,做事極精明,所以人人叫他乖二官,他是個風流人物,你可以向他拋拋媚眼,等他動情,可向他借幾十兩銀子,等發了財,再還給他。」


婧娘說︰「那人極精幹,未必會上當。」


小山說︰「人是極精幹,只是見著了美婦人,就糊塗羅!」


正說著,二官拿著書路過。


小山把二官叫進來,說是喝口茶,歇歇腳。


二官端起茶正待要喝,猛地見婧娘從廚房裡露出標緻的臉來,竟看呆了,連茶也忘了喝。


小山見狀故作不知,拿起二官的書低頭去看。


二官趁此機會,便和婧娘眉目傳情,打得火熱,真恨不能立刻得手。


二官看一下店子的規模,便問為何沒什麼人來光顧?


小山說︰「本錢不足,買不了什麼南北的稀有貨,所以來買貨的人就很少。」


二官說︰「要多投入些本錢才行。」


小山忙說︰「我正物色合夥人,二官認識的人多,不妨介紹一個。」


二官立刻搭腔︰「我日前一事無成,書也沒讀多少,不如和你合夥做生意怎樣?」


小山急忙說︰「如二官肯出本錢,包你兩年之內,連本帶利讓你稱心如意。」


二官答道︰「我還有三百兩銀子,和你合夥做吧!」


第二天,中間人來了之後,寫好的字據契約往桌上一擺,小山和二官劃了押,稱過銀子,小山便請二官留下喝酒。


二官巴不得多停一會。


婧娘端著酒,小山拿起三隻酒杯,又讓婧娘坐下陪喝。


飲了一會,小山要去點貨。


婧娘便放大膽,認真地把二官看了數遍。


二官畢竟是個年青後生,又十分英俊風流。


二官見婧娘這樣看他,早十分有意,卻又不敢動手動腳。


婧娘說︰「叔叔,喝乾這杯酒,好換熱酒。」


二官飲了,手卻握著婧娘的纖纖玉指。


婧娘笑道︰「二叔,不要急,慢慢飲。」


小山關好店門,回來與二官對飲大醉,上床呼呼睡去。


婧娘扶走服待完小山回來,見二官仍坐著等她,便說︰「二叔,怎麼不飲了?」


二官說︰「要和嫂嫂對飲才有趣。」


二官仗酒膽,跑上前,摟住婧娘,並把硬物掏出,就要解婧娘的裙帶。


婧娘怕使女看見,忙喊︰「阿娟,快泡茶來。」


二官慌張起來,竟把黏液射到地上。


婧娘回到樓上睡下,心裡卻想著二官。


到五更,小山醒來,婧娘也翻個身說︰「你如今有了本錢,也該好好買貨,將來賺了錢,好還人家的本錢。」


小山說︰「既然你已把二官引誘來,我要你先和他調情,但不許真的上手。等半年之後,那時先約好,你可與他正準備交歡,在沒有干之前,我突然撞入,要去控告他,他自然無臉面在此,那三百兩銀子不就都是我們的。」


婧娘說︰「我也有一計,這幾年也要給他點甜頭嘗嘗,到時候找些岔子,也不必吵鬧,讓我勸他走開,既不得罪他,又不必去告官司,遣才是上策。」


小山道︰「照你說來,要與他真的上手了?」


婧娘說︰「你信不過,我只好不幹。」


小山無奈,遂依了婧娘,第二天就到杭州辦貨。


過了幾日,貨品都買來了,生意也就忙碌起來,小山收銀,二官在側樓稱貨,一天忙到晚,沒空閒與婧娘調情。


婧娘見二官冷落她,便逃逗二官說︰「我來幫幫叔叔。」


二官說︰「嫂嫂如有真心,不如暖暖我的身體。」


婧娘瞪了他一眼,默然不語。


晚上,小山又喝醉了,婧娘扶他上樓睡覺,就去洗身子。


二官獨自喝了會兒,婧娘洗完澡下樓來煎茶。


二官見狀上前,一把摟住婧娘,婧娘假意說︰「我叫起,你就真的盜嫂了。」


二官說︰「竊物盜嫂,二罪齊發也不怕!」


婧娘剛洗過,沒穿內褲,二官也是單褲,便將婧娘推在一張椅上,撩起裙擺,將雙腳搭在自己肩上,挺起硬物就向婧娘花心剌去。


婧娘真心交歡,陰陽相合,漬漬水響。


婧娘嗲聲嗲氣地問︰「為何這一個月都冷淡了我?」


二官停止抽送說︰「聽舅母說小山娘子美貌,切不可亂來,一來的本錢在你那兒,二來張家就我一個後代,千萬別犯法,絕了後代,實在不來。」


所以這些日子故意疏遠娘子。」


婧娘問︰「今晚為什麼忘了舅母的話?」


二官說︰「生死由命,婧娘絕色迷我,哪顧得了許多。」


說著又挺直傢伙,抽動起來。


婧娘十分快活,便要與二官想個計,如何能夠長久快活。


第二天晚上,二官想好一計,把店門悄悄仃開,拿了幾筐鮮貨倒掉,然後高聲喊︰「有賊。」


等小山下來,見物短少,真以為被偷了,就讓二官住進樓下,看好店門。


半夜,婧娘忍不住偷偷下樓,見帳中的二官硬物豎挺著,淫心大動,急跨到二官身上,套著那物事便抽動起來。


二官假裝驚醒;「今天是你盜叔了,怎麼不叫醒我?」


說著把婧娘翻過來壓在身下,插入硬物問︰「嫂嫂曾與哥哥這樣快活麼?」


說畢用盡吃奶的力,朝婧娘花心深處頂去……


半天不見婧娘動靜,又去揪揪鼻子,探無半點氣息,二官又捏捏她的奶子,也不見動靜,心想︰「果然把她弄得半死。」


只好把硬物又再插入,卻不抽送,摟著婧娘溫柔的愛撫。


過了半響,婧娘才呼地一聲說︰「爽死了!怪不得婦人要養漢,只守著一個男人,哪裡曉得這般美妙滋味!」


又隔了幾天,二官又偷到幾筐貨出去,小山見二官防不了賊,就自己住到樓下來,讓二官到樓上去睡。


二官心想︰「這回真賊可要上樓偷人了。」


等到半夜,二官潛到婧娘的床上,婧娘笑說︰「賊精,想出這個法子來,倒像真做了夫妻一樣。」


兩人沒有多說什麼,插入就抽動起來。


日復一日,就這樣夜夜交歡。


一夜,二官銷魂甫返,兩人交股貼胸,合體未分。


婧娘說︰「你的本錢早就還了,還賺了很多哩!」


二官道︰「只是又落了不少種子在你那潤地,未知開花結果否!」


婧娘將那處一夾,笑說︰「開花結果也不到你份兒!」


第二年,婧娘生了兒子!長得和二官一模一樣。


小山恨恨地說︰「你久不和我交媾,這肯定是你與他的種,我不管。」


婧娘說︰「傻東西,已有家產過千,只少個兒子,別人辛苦,你倒做個現成父親,多便宜的事呀!」


小山因婧娘與二官生了這個兒子,天天守著婧娘睡,不許婧娘與二官相會。


到了中秋節,小山被鄰居叫去飲酒,婧娘找到二官說︰「我有心事,今晚要和你商量,小山是我結髮夫妻,你我是兒女夫妻,原先是小山讓我逃逗你的,到如今,與你相處二年了。小山定要你我分開,你覺得怎樣?」


二官說︰「實在捨不得你。」


婧娘說︰「我有一計,早已想好。小山讓我管貨樓,你夜間可來取貨,這樣就可把你的本錢悄悄取走。另外這邊的家產,都是你兒子的,你看如何?」


二官流淚說︰「恩情難報,只是太想嫂嫂,今晚能相會嗎?」


婧娘說︰「這倒真難,小山那個癡東西,每天把我的私處封住,晚上還要查看!」


二官聽見,破涕為笑說︰「擁有快活洞不用,還要封起來!」


聽了婧娘的話,二官果然搬走,二官拿走本錢,加上之後每日從小山貨店悄悄拿走的貨,就另開一個貨店。


小山見二官搬走,便搬到店住。


婧娘抱著娃子到側梭去睡。


二官的後門,正好與婧娘的後門隔,一條小溪。這天晚上,二官實在熬不住,偷偷來找婧娘。


上到閣樓,見只有婧娘一人,便推門而入,婧娘看見,兩人摟這一處。


婧娘道︰「我身上有封條,在一朵荷花。」


二官忙問︰「為何是一朵荷花?」


婧娘笑說︰「花下有藕,只等你挖!」


二官笑道︰「騷貨,一會兒弄你個藕斷花殘!」


二官乘興脫光了婧娘的衣裙,多日不見,婧娘仍然那麼潔白如玉,二官摟住婧娘親嘴,發出許多聲響。


那晚掛紋帳,打開樓窗,月光像從前那樣,白花花地照在二人精光的身子上,婧娘熬了多日的慾火一下燒起,掀倒二官,對準硬物,照著私處刺入,旋動百餘次才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


二官見婧娘累了,又把她反壓過來,用手指插入婧娘的花心扎捏,特等婧娘扭得耐不住了,狂喊︰「來了!」的時候,才把阜己勃起的硬物狠狠刺入。


婧娘浪聲一陣高過一陣,翻了白眼又要昏死過去,二官見狀,忙停下抽動,緊摟了婧娘輕輕地撫慰。


緩和了一陣,婧娘才慢慢甦醒了,握住二官的硬物不放手,翻來覆去地在月光下玩弄。


玩了一陣,硬物勃起,婧娘感歎道︰「另人的這個東西活似神仙,女人的快樂 罪過都由此而來。唉!可惜我家丈夫,只開荒,不播種,放著快樂不享,白白閒了那物,如今老不中用……」


二官的店開張不久,因貨多且好,顧客日益增多,生意興隆。


反而小山的顧客都被吸引過去。


鄰居見此情形都笑小山無能。


小山聽了氣不過,鬱悶在心,時間一長竟悶出病來,二個月後就死了。


婧娘手足無惜,又是二官過來料理後事。


安葬了小山,二官真心娶婧娘,請了幾個老鄰居作媒。


兩人拜了天地,將兩家店舖合在一處,終於做長久夫妻。


可惜小山指望騙人三百銀子,反而賠上夫人和家業,白辛苦一場。


– 終 –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