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隋宮秘史

本片謹獻給為我國情色文學的發揚光大而作出貢獻的不知名的朋友。


本文原由風流散人創作,小弟不自量力,對隋朝歷史略知一二,對古代帝王宮廷艷史非常喜愛,將風流兄未竟的事業繼續下去,望大家喜歡。


小弟wzb


話說晉王楊廣假儉裝孝,勾結外臣宮人,使盡陰謀方取代長兄楊勇奪得太子地位,眼看隋文帝病重不日昇天,他即可榮登大位,卻一時得意忘形,色膽包天,到宮中調戲文帝愛妃宣華夫人,差點丟了辛苦得手的儲君寶座,於是乎只好發動一場泯滅天倫的政變,才得如以償繼承隋朝大統,是謂隋煬帝也。


煬帝登上皇位原形畢露,想的第一件要事並非立策治國,而是他垂涎已久的絕色美女宣華夫人,也不顧文帝屍骨未寒,一刻也等不得的派人送了個小金盒給她。那宣華夫人見了煬帝派內侍送來的小金盒,嚇得玉容慘澹,六神無主,心中暗想︰「昨日因太子無禮,逃往陛下榻前哭訴,險些令太子失了皇位,他必懷恨在心,現下這盒裡必是毒藥無疑了。」


她又驚又怕,經宮人一再催促下才顫騰騰地打開那小金盒,誰曉得一瞧之下不是什麼毒藥,卻是幾個同心結。眾人自然明白煬帝之意,都向宣華夫人賀喜。


宣華得知性命無虞,也鬆了口氣,但想到此身終難逃過,勢必受那輕佻好色的煬帝行淫取樂,不禁又羞又慚。要知她雖然年紀還小著煬帝幾歲,但名義上可也是他的母字輩哩。


這宣華夫人來頭不小,乃陳後主之妹,陳後主亡國後能富貴依舊,得享天年,更獲隋贈號長城公(試問如此幸運的亡國之君史上幾人?)全靠她以天生一副花容月貌,絕艷風采得隋文帝專寵來的,再怎說也曾是嬌貴的一國公主,並非一般無恥淫娃,飛燕合德之流,這種穢亂宮廷的勾當等閒是不作的,否則先前早就應承了,何必等到現下。


她滿腹躊躇,悲喜參半,倒身床上胡思亂想,忽而昏昏入睡。不知多久,迷濛中聽得一人在耳邊輕喚︰「夫人,我來也!」並覺一雙手在身上恣意游移,接著竟穿過衣襟,輕揉著她一雙高聳的玉乳。


宣華一驚之下非同小可,睜眼一瞧只見煬帝倚在身旁,近在咫尺,正含情無限的瞅著她,一手仍在她胸前徘徊難捨。


煬帝見她醒來,柔聲道︰「夫人為何留連夢中?今宵夜涼如水,花好月圓,正好及時行樂哩!」


宣華聞言玉面羞紅,縮至床邊以避煬帝毛手,低頭不語。此時她宮中眾內侍早已退下,只他二人單獨相對。


煬帝見她傾國傾城的絕麗容顏含羞帶怯,更添嬌艷,不禁心醉神搖,又道︰「我為夫人傾心已久,幾蹈不測,今幸夫人回心轉意,收下定情之物,盼勿再拒朕於外。」


宣華夫人顫聲道︰「妾蒙君錯愛,非不知感,但此身已侍先皇,義難再薦,況陛下登基之後,一經採選豈無傾國姿容伴駕,陛下尊重勿使貽誚宮闈。」


煬帝笑道︰「夫人說哪裡話來!西施王嬙也比不上夫人美貌,何須更採選傾國姿容,夫人不須拘禮了。」


宣華還要推卻,煬帝卻已慾火如焚,拉住她的玉臂,笑道︰「千不是萬不是都由夫人不是,如何生的這般美貌,使我寢食難忘。」


宣華自料難免,況嬌怯怯的身軀如何掙扎,只好任由煬帝將她拉至身下,閉目承受即來的狂雲暴雨,一心盼望盡快度過這場劫難。


那煬帝見他已然順從,迫不及待地上前寬衣解帶,將宣華脫的一絲不褸。只見她白羊似的雪嫩玉體赤條條地橫陳於猩紅的鴛鴦繡被之上,一雙蜜桃也似的肉乳圓鼓鼓的像掐的出水來,乳尖上兩粒紅潤櫻桃宛如風中蓓蕾,隨呼吸起伏,萬般媚惑地微微顫動,腿間幽谷蜜泉在密林中若隱若現,更好似誘人去一親芳澤,深探桃花源。


煬帝瞧的雙目幾欲噴火,輕歎句︰「夫人果是天仙般的玉人兒,不枉朕日夜懸念。」便伸手去握一隻光滑柔軟的玉乳,受用那暖玉盈手的銷魂,隨俯下頭含住乳尖甘甜的小櫻桃,彷彿真欲吃下肚子般不住地輕舔慢吮,另一手忙著在宣華夫人嬌軀上四處遊走,撫遍其每一寸肌膚,弄得宣華遍體生春,漸感不安,嬌呼道︰「陛下尊重!陛下尊重!」


煬帝哪裡管她,手越發不尊重起來,逕探向腿間的幽谷,在那撥草尋蛇,恣意撫弄著已沾朝露,濕潤軟膩的花瓣兒。宣華夫人全身一顫,呼吸漸漸急促,就在心旌意蕩之際,倏然一驚,暗想此身已侍先君,豈能復事其子。於是將雙腿緊合,欲令煬帝無法越雷池一步。誰知煬帝一笑,坐起身兩手分別撐開宣華雪白粉腿,將頭埋於花間,行品玉的淫樂,宣華嬌呼︰「陛下不可!」欲掙扎起身,雙腿卻脫不開煬帝禁錮,又不敢太過反抗,怕觸怒龍顏,只得銀牙一咬,任他為所欲為。


煬帝柔情無限的貼近那幽谷小穴,淺舔深舐,輕輕巧巧以舌尖不住來回描畫,並用嘴唇兒摩擦著谷間那道細縫,直至宣華輾轉嬌吟,扭動纖腰,狀似飢渴難耐,才以舌尖挑開蜜穴,上下滑吮,繼而深入穴中吞吐攪動。那宣華雖非處子,伴著年足以為其祖父的文帝,哪曾受過這般調弄,只覺玉門裡宛如有一塊火熱炭頭,往全身慢慢灼燙,欲仙欲死,幾欲昏暈。煬帝知她已情熱,卻不罷手,舌尖輕彈起花瓣間圓珠似的小蓓蕾,將其含入口中,慢慢吸吮。


宣華嬌喘細細,頻呼︰「陛下,陛下,饒了妾身,妾身受不住了!」


煬帝不單恍若未聞,見宣華淫津潺潺,濕透床褥,便將手指也滑入其私處,來回抽動玩弄,持續不斷,直至宣華尖呼出聲,全身泛紅,如風中之葉般不斷抖動,已登極樂般才緩緩收手。


此時煬帝慾火高漲,熱血全集中於該集中之地,陽物如燒紅的鐵棒似的堅挺滾熱,抬起宣華細白嫩臀便長驅直入,連根沒入盈滿淫水的蜜穴。宣華狂喜未退,正失神中遭此巨物入襲,全身一震,雖有淫水滋潤,小穴仍不堪如此劇烈攻勢,嬌呼連連︰「陛下,痛殺我也!盼請饒了妾身。」


煬帝也料不到宣華身為父皇寵妃,那想來被走慣的路竟是未開小徑,宛若處子般緊繃灼熱,不禁深悔一時毛燥,唐突佳人。但他現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無奈何慰道︰「夫人,即便苦盡甘來,千萬忍耐。」跟著打疊起風流本色,深出淺入、淺入深出,忘情地抽送起來。


煬帝一會兒將宣華那雙雪白修長的大腿扛在肩上,一會兒又將宣華的大腿併攏側按在秀榻之上,最後還讓宣華高高厥起粉股,讓那身褐色的小屁股眼顯露出來。這屁眼一露,更加刺激的煬帝渾身顫抖,心跳加速,龍雞高昂,迅猛地在宣華的肉洞中不停地抽插。


宣華夫人自從一出世即生長於帝王之家,一生知書達理,被人尊敬,奴僕們伺候的豐衣足食。即使後來兄長陳後主兵敗國亡,自己被迫進入隋宮供隋文帝淫樂,但也倍受文帝寵幸,不曾半點虧待過她。每當文帝臨幸之時,總是將床帳拉緊,然後才脫去衣物。貼身內衣則總是有文帝親自為她脫下。每次文帝看著宣華一手護乳,一手遮掩小腹下烏黑油亮的陰毛鑽進錦被時,雖龍心蕩漾,但還不失帝王本分(也許是獨孤皇后調教的好?),擁抱親嘴,摳陰撩乳也極盡溫柔。交合之時亦秉承男上女下之式。而今夜煬帝的奮力抽插以及迫自己作出的種種淫態是自己想也不曾想過的。宣華羞的滿臉通紅,渾身燥熱,而陰中被煬帝插的癢癢的,那埋藏在身體深處的慾望也漸漸地湧將上來。


第一次與自己心愛的女人交合,總是心情激盪,很快就會一洩如注。煬帝雖然對女人並不陌生,但如宣華夫人這般美女,尤其是這種身份,也引得龍雞內的精液像潮水一樣湧向唯一的出口……煬帝心想不好,於是猛地將宣華翻身向上,分開她的美腿。此時,沾滿宣華淫液的龍雞高高昂頭,由於盡力忍住不讓精液洩出,龍雞的雞頭憋得又大,又圓,又紅,前面的小口中也有些許流將出來。說時遲那時快,煬帝也顧不得欣賞宣華夫人白膩的小腹下那叢濃淡適宜的幽幽軟毛及下面像一個裂嘴的小饅頭似的陰戶,將龍雞深深地一插到底,自己也隨之壓在了粉團兒一樣的宣華的肉體上……


「嗤嗤嗤」,煬帝似乎能聽見自己的精液射在宣華肉壁上的聲音。而此時的宣華夫人再也忍不住的快感,一直用上嘴唇咬著下嘴唇的紅潤的小口終於張開了,「啊……啊……啊……啊」地呻吟著。肉穴緊緊夾住煬帝正噴射精液的龍雞,任那如波濤一樣的快感一浪一浪地湧來。煬帝這時也抽搐著身子,隨著每一次噴射精液的快感和節奏,用力地將龍雞送向宣華身體的更深處。


自從文帝生病以來就從沒有被滋潤過的身子,這一次得到了充分的發洩和放鬆。在高潮的一霎那間,宣華夫人在季度的快感中昏死過去。煬帝畢竟是男人,雖然也是筋疲力盡,但很快就從宣華身上爬了起來。只有此時,煬帝才好好地賞鑒宣華一番。


宣華夫人的寢殿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音,殿內的擺設相較煬帝自己的寢殿而言是簡多了。床前的小桌上靜靜地燃著一爐茗香。粉紅的幔帳低垂,將床鋪遮蓋得嚴嚴實實。伺候的宮女太監早已被煬帝打發到門外台階下去了。現在只有帳內的一對赤裸裸的人兒。


花團錦繡的綢緞褥子上躺著一絲不掛的依舊沉浸在快感餘韻中的昏迷的大隋朝文帝的寵妃宣華夫人,旁邊是同樣一絲不掛的隋文帝的兒子,隋煬帝是也。宣華的帝妃鳳冠已經散落在床裡,烏黑的頭髮也凌亂不堪地攤在床上,又幾綹秀髮遮蓋在臉旁。臉蛋兒上的紅潮為褪,倍顯嬌艷。煬帝看著這個導致自己殺父害兄,奪朝篡位的女人,心中的滋味怪怪的,對自己的殘忍略有悔意。擔當他繼續向下觀看宣華的肉體時,又覺頗為值得。


宣華夫人的雙乳滿白嫩,只是現在躺在床上時,不如站立時那麼顯眼。以前自己伺候病中的文帝時,每日面對宣華夫人,就對這雙美乳愛慕不已,但彼時不敢造次,唯有暗暗咽吐沫而已。此時,美乳在前,禁不住低下頭,張口含住依舊硬硬的紅紅的櫻桃般大小的奶頭,細細地品咂起來。同時握住另一隻奶房,這樣口鼻吮吸著奶香,手中享受著玉乳的趐軟和彈性,陶醉不已。


但是更吸引煬帝的是宣華的下身。玩兒完奶子之後,煬帝手口並用地來到宣華的陰戶。宣華的陰戶依舊一片狼籍。陰毛被淫水沾濕後有幾綹已經粘連在一起。但整片的陰毛均勻地分佈在小腹下的三角地帶,大腿內側和腹股溝仍舊光滑白皙的一片。煬帝喜愛地用手在宣華的下面盡情地撫摸著,最後才來到肉縫邊緣。


宣華的肉縫平時保養得相當好,文帝玩兒的時候也是非常疼愛,從未狂風暴雨似的抽插。如今,煬帝面對著宣華的肉縫,龍雞再次抬頭,想要尋洞而入。柔嫩的大陰唇微微開啟,裡面似有著千層肉褶兒,隱隱然微有水漬。煬帝將她的大腿分得更大些,看見肉縫下面的盡頭有幾滴煬帝剛剛射入宣華體內的龍精從紅潤的穴中流將出來,淫糜異常。於是煬帝伸手抓過一條枕巾,輕輕地為她擦拭著。


這時宣華也醒了,看見此景,羞不可抑,連忙起身隨手抓過也不知是誰的衣服想要遮蓋下身。口中求著︰「不,陛下,不……」


煬帝哈哈笑著,說道︰「夫人莫怕,我實是愛死了夫人,今天終於得償所。」因見宣華緋紅了雙頰,一把將她摟到懷裡,親了個嘴道︰「夫人現在害怕羞麼?我連夫人的陰毛有幾根都看的一清二楚了!」宣華羞愧無比,說道︰「求陛下繞了妾身吧!」抬起黑溜溜的大眼睛幽怨地看這煬帝。看著這個美女終於臣服於自己的龍雞之下,煬帝龍心大悅,再一次將宣花撲倒在床上,低頭深深地接吻,然後用力分開她的大腿,直立如柱的龍雞一送而入……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