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變幻(終)

警覺到誠史朗的意圖,優樹真的慌了。在這種地方、被這個男人侵犯是絕對不行。擺動著不自由的身體想逃出去,但腳踝被單手抓住,身體便無法動彈。


「哎呀,別費事了。」


「喂!放開我!」


優樹努力搖動身體抵抗,然而對誠史朗這個大男人一點也不管用。


「你不可以這樣,我們不是約好了嗎?死心吧!」


誠史朗將脫掉的褲子拉到膝蓋,進入兩腳之間。


優樹眼角瞥見誠史朗巨大的分身時,連忙奮力做最後的抵抗。


「停止!」


「嘿、吵死了!」


緊抓住腰部後,誠史朗火熱的分身碰觸過來。


又想起被奈美惠侵犯的惡夢了。


「…」


已經沒辦法了,優樹想著身體僵硬的時候,突然發出聲響,房間門再次被打開。


「優樹!」


跑進房間的又是個出乎意料之外的人物。是千尋…後面跟著麗奈。


她們在一瞬間便瞭解房間內是怎樣的狀況。


「你在做什麼!」


千尋憤怒的聲音響遍變個房間。


「啊、那…我…」


就連誠史朗也說不出話來。千尋憤怒的表情,連優樹都沒見過,誠史朗顫抖著。這個男人似乎也有害怕的事。


「早點、離、開、優樹!」


「是,是!」


聽到千尋淒厲的聲音,誠史朗驚惶失措地離開優樹的身體。即使不是誠史朗,大概也沒有人敢違背用這種口氣說話的千尋。


「優樹…」


麗奈沖還來,將綁著優樹的麻繩解下。


現在雖無法掌握情況,但起碼脫離了誠史朗的魔掌。終於恢復自由的優樹,安心地鬆了一口氣,看著兩人。


「你們二個怎麼會在這兒?」


「我聽優樹的話回到公寓…但還是很擔心。」


「我拜託千尋帶我一起來的。」


這兩個傢伙真拿她們沒辦法,優樹苦笑著,結果自己竟然被她們所搭救。


「如果千尋她們沒來的話…光這樣想,全身便不寒而慄。一定會被誠史朗巨大的分身所穿入。」


「差一點而已,這可是合理的報酬。」


「你…」


優樹正要開口和發著牢騷的誠史朗說話時,千尋突然插嘴。


「偵探先生…」


千尋認真地看著誠史朗。


「請你幫忙優樹變回男人。只要他能恢復男兒身,我可以代替他。」


「喂,喂,千尋你在說什麼!」


對千尋突如其來的要求,優樹連忙插話。自從糊里糊塗地答應這個男人,即使下了地獄,他一定也會緊追不捨。


誠史朗也一臉驚訝注視著千尋。


「求求你,請你幫忙優樹變回男人。」


「…」


被千尋直視著,誠史朗感覺全身不自在而搖動了一下身體。拿出香煙,用打火機點火,慌張地吐了口煙。


「偵探先生!我什麼事都願意做。」「啊,知道了啦!」


誠史朗將視線由千尋臉上移開,冒出一句話來。


「好吧!我就答應做保鏢了。」


「真的嗎?」


千尋突然眼晴一亮。


「等等!我怎麼能眼睜睜地把你交給色情狂。」


「我可沒有你說得那麼壞。」


誠史朗對優樹的話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大力地聳著肩。


「事到如今才說自己單純,你是在開玩笑吧!」


不曉得他的話能相信幾分,但優樹可以想像誠史朗難為情的樣子。


也許這個男人還真的擁有純真的部分也說不定。房間外一扇窗也沒有,被荒廢的走廊,通住裡頭,不由得讓人感覺有些陰森。


「那麼我們現在要往哪兒走?」


走出封閉的地下室,最前頭的誠史朗回頭請求優樹的指示。


「我怎麼知道要住哪走?」


優樹答不出來。因為他在潛入舊校舍時就被抓到了。


這裡除了剛才房間外哪兒也沒去過,而綾華和奈美惠她們又不知道在哪裡。


「在這邊!」


出乎意料地,麗奈站在最前面。誠史朗和千尋都吃驚地看著。


「麗奈?你怎麼知道…」


話一說出口,優樹突然想起她以前說的話。


她說一直在陰暗的房間裡被稱為「老師」的男子侵犯。


「難道…」


莫非…麗奈身處的是這舊藥學系的地下室?


這樣一想,原以為奈美惠告白後,XYX的謎團大致都解開了,但她卻沒提到麗奈。從綾華的信中可以隱約感覺到麗奈與XYX有關,卻也不是很清楚。


可是,優樹做了某程程度的猜測。


是他無法相信,也不願相信的猜測…


「就是這兒!」


默默無語的麗奈,在一個房間前停下腳步。和其他房間可以說差不多,但麗奈一副理所當然地看著大家。


「為什麼,你知道是這兒…」


「喂,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不知原委的誠史朗覺得奇怪地問著,卻被千尋輕聲的問話所打斷。


「…是聲音嗎?」


「的確是人的聲音,是在這個房間裡嗎?」


優樹等人獲得相同的結論,豎起耳朵聽著。雖然小聲,仍可聽見像是人的聲音。毫無疑問,那是由麗奈所說的房間裡發出的。


「嗯…啊啊…嗯…」


「這莫非是…」


隔著門聽見的,好像是女人的喘息聲。


「偷看一下就知道了。」


誠史朗把手放在門把上,不發出聲輕輕地打開一點點空隙,往裡面偷看。優樹也往誠史朗身旁走去,和他一起看著。


當窺進房間時,不能置信的情景映入眼簾。綾華全裸著被皮帶綁住,身上還壓著一個肥胖的男人。


「什麼!」


「喂…可不能發出聲音。」


經誠史朗一提醒,優樹不得已只好住嘴。若貿然衝進去,又會重蹈覆轍了。


「住手、別這樣對學姊!」


房間裡果然看見了全身赤裸,被麻繩綁著的奈美惠。看到現在要被優犯的綾華,一直不停的尖叫著。


「嘿嘿嘿嘿…別擔心。有棲川的下一個就是你了。你不能暫時等一下嗎?」


「你這個變態!放開學姊!」


「我只是為了研究,和有柄川進行一項生殖行為的實驗罷了。所謂的變態指的應該是你們這些進行非生產行為的女同性戀吧?」


這個男人大概便是西村教授了。以體型看來差不多是個老年人,卻還努力從身體中擠出殘餘的精力。


手腳以皮帶捆綁,腳被攤開,看來慘不忍睹的綾華,被他按倒在地,並用手指慢慢地撥著她的私處。


「這次是為了完成我研究的高級實驗。你應該也很高興能參加吧!哈哈哈哈…」


「誰、誰要參加你的什麼…」


「她已經參加我的實驗了。對不對啊,有棲川?」


被綁住的綾華似乎筋疲力竭,連抵抗的力氣也沒有。教授的手指激烈她撥動使她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可是感覺卻像個玩偶一樣。


「那麼,我們再開始實驗吧!」


教授彎下腰,將勃起的分身放入綾華的身體裡。綾華長時間以來大概都一直被玩弄,教授的分身一下子就順利插到最底部。


「嗯…嗯…」


綾華露出痛苦的表情,但沒有發出聲音,像是對教授做最後無言的抵抗。


「嘿嘿…還在忍耐嗎,有棲川。那麼…看你能忍多久。」


教授忽然搖擺起腰來。


教授醜陋的肚子撞著綾華的臀部,發出啪、啪的聲音。


「嗯…」


從遠處能清楚看到教授的分身從綾華的身體進出著。


「不要故意逞強。做愛時女性的反應,也是我這次研究的項目之一。」


教授輕扶起綾華的腰,用力插進比以前更深的部位。


「啊…啊啊啊!」


綾華終於忍不住大聲喊叫。原本一直克制性慾的身體,因一聲喊叫而崩潰,立刻陷入痛苦的漩渦。


「啊…啊啊啊啊…噢噢!」


「就是這樣,女人最重要的便是坦率。呵呵呵呵!」


教授浮起卑鄙的笑容,停了一會兒又開始了對綾華的虐待。


「可惡!那個男人…我要把他打死!」


看著以下流言詞不斷嘲弄綾華及奈美惠的教授,優樹憤怒地說不出話。


「喂、喂!等一下!」


「幹嘛阻止我!不趕緊救她們的話…」


「根據消息,不是應該還有一個叫角川的傢伙嗎?或許他也在這個房間裡。在知道他在哪兒之前,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可、可是…」


雖然誠史朗說得沒錯,但綾華她們現在還一直被凌虐。


「就等他們放鬆防備。不會花多少時間的。」


「好吧,先觀察一陣子…」


優樹無奈地點頭。若輕忽大意,難保不會發生和進來這裡時一樣的事情。這麼一來,這次就真的沒人會來搭救了。


在房裡,教授不可原諒的惡行仍持續著。


綾華彷彿忘記了一切,放任身體的性慾而喘息著。看到綾華這個樣子,教授朝房間裡喊了一聲。


「你也來吧…」


「是!」


由於門的死角,優樹等人看不到房間裡面的情形,但聽來應該還有一個人。


「那個女孩子從剛才看著她的學姊被侵犯,好像蠻興奮的。你就盡量滿足她吧!」


「是,遵命!」


隨著接近奈美惠而緩緩進入視線的,果然就是那個姓角川的學生。


「既然老師那麼說,就讓我滿足你發情的身體吧!」


角川走到奈美惠身旁向下看著她,並以平板的聲音說。


「…」


「瞧那反抗的眼神。我可不喜歡那種眼神的女人…」


「那就別過來!」


「這可不行,因為是老師的命令!」


角川一說完,手指慢慢地在無法動彈的奈美惠身上游移。奈美惠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不要!別、別碰我!」


「是嗎,你不喜歡異性啊?」


「沒,沒錯!男人都…」


「那我就讓你變成普通的女人。」、角川露出無恥的笑容,脫下褲子及內褲,在奈美惠面前展示自己的陽具。看見男性的陽具,奈美惠下意識地轉過頭去。


「瞧,看清楚!」


「不,不要!」


角川抓住奈美惠的下巴,硬將自己的分身住她的臉上壓去。


「這就是男人的分身。你第一次這麼仔細看吧?」「…」


奈美惠沒回答角川的問題,只是默默把眼光移開。


「討厭男人是沒道理的。趁這個時候好好觀察吧!或許外表有點醜,但滋味可棒得很哦!」


「不要!」


察覺角川的惡意,奈美惠猛力搖頭。


可是,角川用兩手捧住她的臉。


「不要…救命啊…優、優樹…」


「我才想你終於叫出個男人的名字,沒想到是那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啊。看樣子你還真是討厭男人。」


「啊…住手…不要!哦!」


角川將自己的陽具塞進尖叫的奈美惠嘴裡。


「哦…嗯嗯嗯嗯…」


「怎麼樣?如果對方是女人,一定不能做這種事吧…」


奈美惠痛苦地扭曲著臉,但角川仍不可原諒地擺動著腰。


並非要強迫她愛撫自己的分身,而是將她的嘴巴當成私處來凌辱她。不知是因為痛苦還是屈辱感,奈美惠的眼淚滾滾流下,這都是角川太惡劣的結果。


「啊…嗯嗯嗯…啊…啊啊啊!」


教授也再次侵犯綾華。他把綾華拖到自己身上,從背後不斷侵犯著那白晢的身體。


「呵呵呵呵…好像美女二重奏一樣。」


教授摎起微笑,有節奏地扭動起腰。


「弄錯對象了吧。角川,你不是才應該讓素有才女之稱的有棲川跪倒在你面前嗎?」


曖眛的眼神往角川看去,教投又笑了。


「我不知道她是否真是藥學的天才,不過我可對她一點興趣也沒有。」


角川像是對教授的話感到不快,為了出氣,開始激烈她欺負奈美惠。


「嗚…嗯嗯…啊…」


「啊…不要再…停止…」


兩個女人一邊發出悲痛的聲音,一邊在陰濕的房間裡忍受宛如禽獸的男人們的凌虐,優樹再也看不下去了。


「我們去救綾華她們!」


「什麼?現在才正有趣…」


「偵探先生!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


千尋一斥責,發出抱怨的誠史朗不情願地站了起來。


他好像真的很怕千尋。


「那麼一衝進去,優樹就把在右手邊燈光的開關給關掉,接著我再行動。」


「啊,但是…」


「我可是女性崇拜者,不想讓女人做危險的事,等一下小姐們就待在這裡。萬一有什麼事,也暫時不耍進去。」


「知道了!」


千尋緊握住身旁麗奈的手。


「那我們走吧?一、二…」


「三!」


誠史朗數完的同時,用腳踢開了門。


這時優樹也沿著牆切掉了電源。


「咦!」


「發生什麼事了?」


在教授與角川抬頭看之前,四周已一片黑暗。由於房間裡沒有窗子,因此完全一片漆黑。


「嘿嘿嘿嘿…」


「是誰?」


「不用告訴你們名字!」


不論在任何狀況下都自得其樂的誠史朗一說完,便有一個聲音響徹房間內。


突然發出撲通一聲,像是什麼東西倒下的聲音。


「教、教授!你怎麼了!」


「教授睡著了。」


接著是打倒角川。果然又有什麼東西倒下的聲音緊接在後,房內回歸平靜。


「呼…都解決了。」


發出啪啪的拍手聲。


「好了,優樹。開燈吧!」


「啊,好…」


再次開啟燈光的電源。啪,周圍又亮了起來。


房內有四個人倒在地上。


綾華和奈美惠,以及被誠史朗打倒的教授及角川全都倒在地上。


「沒想到,你在黑暗中也能活動自知嘛!」


「我在黑暗中也能看得很清楚哦!」


誠史朗若無其事地說著。


這個男的簡直像野人一樣。


「趕快趁他們沒醒時,用什麼東西把他們綁起來吧!」


「啊,對…」


幸好房內散佈著用來綁綾華和奈美惠的皮帶及麻繩。優樹和誠史朗兩個人把教授他們綁起來。


「嗚…」


被角川虐待,幾乎喪失意識的奈美惠慢慢抬起頭來。是意識模糊吧,她用渙散的眼神環視四周。


「奈美惠!」


優樹急忙衝到奈美惠身旁,解下她身上的繩子,輕輕抬起她。奈美惠伸出顫抖的手摟住優樹的脖子。


「啊…優、優樹…啊啊…」


她最後說不出話來。奈美惠抱著優樹,嗚咽哭了起來。堅強的奈美惠會抱著自己哭成這樣,真是件夢也想不到。


優樹把手放到奈美惠白晢而瘦小的肩上,慢慢將她抱住。房外的千尋和麗奈大概也在看著。這種情況下她們定會諒解吧!


「優樹,賺到了。」


誠史朗替仍意識不清的綾華鬆綁。一面趁機碰觸她的身體,果然是誠史明的作風。


「喂,起來!」


對靠坐在牆壁的教授和角川,誠史朗用水桶對著他們潑水。涮地一聲,二人立刻變成落湯雞。


「嗯、嗯…」


二人慢慢睜開眼晴。綾華大概是被欺負得大慘了,雖然清醒過來,還是一動也不動。


「赤川…優樹?可,可惡…應該先處置你的。」


「你想把我們怎麼樣?」


發現原來綁綾華及奈美惠的皮帶現在在自己身上,兩個人鐵青了臉。


「等下再決定怎麼處置你們。先要問你們一些事情,希望你們將事情從頭到尾都說出來。」


「像你們這些無知的人,把我研究的事和你們說了,你們也不懂。」


這是研究者的自尊,還是單純生氣呢?教授把股從優樹等人身上移開。


「我來說吧!」


代替教授站出來的是綾華。她己經完全看不出被教授凌辱的樣子,又回到了平時毅然決然的態度。


「這事…以前也說過。製造出XYX的,是這位西村教授。」


「那不是特地做出來的東西,而是在研究中偶然發現的,可說是包含偶然要素的藥物。」


「也許並不能這樣說,但西村教授本來對可成為劃時代藥品的XYX連看都不看一眼。注意到這種藥的是…」


綾華銳利的眼神投向角川。


他正面迎著綾華的眼光,嘴角浮起微笑。


「沒錯,我覺得對繼續研究下去可獲得諾貝爾獎的XYX,沒道理放手不管。可是…教授卻沒那個意思。」


「那是當然,你以為我會稀罕那種東西嗎?」


對教授的話,角川苦笑著。


「因為教授是這樣的人,我便把矛頭再向推銷給企業界。雖然它是偶然的產物,總不能將它浪費了。」


「原來你是那種企圖啊!」


「你對金錢及名譽都沒與趣。這雖然代表你是個單純的科學家,但我可不想和你一樣。」


「所以…你便打算向企業推銷XYX?」


誠史朗催他繼續說下去。


「我和二、三家企業進行過秘密交易。因為即使無法當作製成品販售,也有以研究為目的的利用價值。」


「為什度你沒那麼做?」


優樹一問,角川露出有些複雜的表情。


「企業方面的條件之一是要使XYX無效…總之,被他們指出沒有解藥的存在。」


「就是說不能還原的話,利用價值便少了嗎?」


這和奈美惠先前所說的一樣。


「為什麼要扯進綾華?你不是也算是個研究者嗎?自已開發不就好了。」


先前彷彿在誇耀自己的行為般說個不停的角川,這時卻閉上了嘴。


「他能嗎?XYX可走我偶然間發明的東西。角川哪兒做得出使它無效的解藥呢?」


呵呵呵呵…教授覺得好笑地說。


「原來如此…所以才把有棲川拖下水的啊!」


誠史朗像是瞭解地點著頭。


「有棲川是藥學系的…不,即使在學術界裡也是有實力的研究者。可是角川的自尊心不容許向她求助。因此他便在有棲川的私人研究室放置隱藏式攝影機,偷拍她們的戀情加以要脅。」


角川還是默永無語。


從他一點也不反駁看來,大概全都是真的了。而且角川更讓奈美惠喝下XYX。只要使她變成男的,即使綾華不願意,也必須參與解毒劑的研究。同時與奈美惠的關係,也是威脅綾華的把柄。


計劃周詳之後,角川便把綾華牽扯進XYX的研究。的確是很聰明的方法,卻也很陰險。


之後,選中優樹為男的實驗對象,被綾華所騙喝下XYX。綾華本來只以資料的收集為目的,教授及角川卻以實驗之名叫奈美惠襲搫變為女人的優樹。反對這種做法的綾華便被教授他們所監禁。


或許是為了防止綾華輕舉妄動,因此打算讓她只在這個地下室做研究吧。


「我沒想到角川有那種念頭。我還以為只是純粹做XYX的研究…」


「可是,結果不是和那個傢伙變成同黨了嗎?」


「那是為了研究。不是為了從企業獲得利益!」


雖是扭曲事實,但也許這個教授真的只是單純的科學家。


「你說XYX是在實驗中發明的?你走在做什麼研究?」


優樹還有一件事不瞭解。關鍵在於教授所做的研究。


「哼!和你們說了你們也不懂,是有關非由遺傳因子形成的人類…製造另一種生命體。」


「另一種的生命體?」


「為了科學的發展,實驗是不可或缺的。尤其在人類藥學的領域,有一部分是無法以動物實驗代替的。因此需要有與人類相同構造的另一種生物。」


「所謂的複製人嗎?」


「和複製人不同。複製人不是必須要有人當作複製的對象嗎?依現在科學倫理等無聊的議題暄騰不已的情況看來,那是行不通的。我想做的是出完全沒有任何東西來製造生物,而且盡量近於人的情況…」


教授的話一說完,響起開門聲。


「啊…不、不行!」


無視於千尋的制止,一個小小的影子衝進屋內。


看見那個人,教授嚇得眼晴瞪得好大。


「麗奈!」


優樹咬緊嘴唇。心裡一直希望不是真的,如今卻己成為事實。


教授由無製成的人工生命體,便是麗奈。


「麗奈!你之前跑哪兒去了?」


「是我…拜託優樹保護她的。」


綾華冷冷地看著教授。


「果然,帶走麗奈的就是你?」


「角川做的事當然不對,但你做為科學家,不…做為一個人,卻做了不該做的事。即使她是你人工做出的生命體,也沒有權利任意奪走她的生命。」


「麗奈是我做的,那不是人!把她用在實驗上哪裡錯了?」


教授對綾華含著怒氣的話毫不畏懼,還用傲慢的態度大放厥詞。優樹忍不住使出渾身的力氣將他打倒在地。看到這個男的一口咬定麗奈不是人,優樹再也忍不住了。


「你把麗奈…」


「冷靜下來,優樹!」


誠史朗連忙制止優樹。


優樹之外的人並不知道這件事。因為不知道,只把教授的話當成醜陋的告白。至於麗奈是多麼想成為人,多麼咀咒自己的存在,大家當然也不曉得。


「放,放開我!即使殺了這個傢伙,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


麗奈輕輕握住優樹拚命想從誠史朗那兒甩開的手。


「麗、麗奈…」


麗奈清澈的雙眼注視著優樹,之後又移向教授。


「老師,優樹教導了我。我是人…」


麗奈握住優樹的手,使了一下力。


「我是人是人…是人!」


麗奈一顆顆斗大的淚珠緩緩流下。鬱悶的心情一下子宣洩而出。優樹輕輕地抱著麗奈的頭。


「不可原諒…」


一直看著麗奈的綾華自言自語般地說著。


「我要公開這件事,讓你再也無法回到學術界。」


「不要,綾華,那是…」


這次優樹阻止情緒激動的綾華。如果公開這件事,麗奈的存在也就必須公佈。這樣便毀掉了她繼續做人的唯一可能性了。


「可惡,不能就眼睜睜地把他們再個給放走。」


那是當然了。但無法公開全部的事實,要讓這兩個人在大學及學術界不得翻身是很難的。


「總之,只要使他們無法東山再起就可以了吧?」


誠史朗焦急地問著。


「你該不會要把他們殺了吧?」


「不需要殺他們。而且我也不喜歡這種野蠻的方式,讓這些傢伙喝下這個就可以了。」


誠史朗蠻不在乎地說著,隨即取出一個小瓶子。


是教授他們為了解藥的研究所攜帶的東西。裝著液體狀藥品的瓶子上,寫有XYX的字眼。


「把這兩個人變成女的?」


優樹說著,身體微微一震。


他們一定會變成醜女,所以大概不能和優樹一樣,找到肯和他們發生性行為的對象吧。也就是他們會一輩子都是女的了。


「什麼?」


「喂,別開玩笑了。你覺得讓人試用那種藥好嗎?」


教授和角川的臉因害怕而僵硬起來。


「可是,你們不就做過那種事?以自己做的藥開始第二個人生也不錯啊。你們本來是應該在這兒被殺掉,連抱怨的機會都沒有的喔!」


誠史朗打開瓶蓋,走近教授及角川。


「喂,覺悟後快喝下吧!」


「咕嚕…嗯嗯嗯!」


誠史朗捏著教授的鼻子,將XYX一口氣倒進去。


「你,你這個壞人!」


「壞人是你們。」


讓教授喝完的誠史朗,以同一方法將XYX灌進角川的喉嚨。這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強迫做法。


也許聽到之前的話,他真的對教授他們的行徑非常憤怒。


「喔,身體好熱。」


「嗚…心臟跳得好厲害…」


喝下XYX的同時,二人開始痛苦地扭曲著身體。隨著時間的過去,可看出二人的身體出現了變化。


「教、教授,你的胸部膨脹起來了!」


「什麼…你的腰才脹起來…噢噢噢!」


在優樹等人的注視下,二人終於變成了女人。但說是女人,也未免大醜了點。


「真噁心!」


奈美惠喃喃自語著。


「我這麼有前途居然變成女的…這種事可以被允許嗎?你們有權利剝奪我的將來嗎?」


「你說什麼!是你自己隨便將人拿來做實驗!」


強迫他們喝XYX,暫時讓眾人的心情痛快了一下,角川自私的話又再次使得怒氣又升上來。


「讓你們嘗嘗最大的屈辱!偵探先生,強暴這兩個人吧!」


「不要!」


差點要說出只要是女人,什麼樣的都可以的誠史朗,受理不理地搖搖頭。


第七章 我想擁抱你!


把教授及角川趕走以後,綾華給優樹看幾張資料。是化學記號和英文…不,是德文吧,不懂的文字寫得滿滿都是。


「是解毒劑的成份表。」


「解藥做出來了嗎?」


優樹不放心的問。


看來綾華雖然被教授他們給捉住,還是持續在做解藥的研究。經歷許多事,終於可以變回男人了。


「實際的東西還沒做出來。」


「我不懂藥學的事,但不是只要照著成份表就可以配出藥了嗎?」


「即使想配藥,可是也得不到必須的成份呀!」


對綾華痛心的表情,優樹開始感到不安。


「本來XYX是教授偶然做出的東西。所以,分解它主要成份的酵素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什、什麼…你想想辨法吧!」


「為了奈美惠,我也想這麼做。只有一個方法…」


「什麼方法?到這種地步,我什麼都肯做。」


「那是…」


綾華看了麗奈一眼。


「XYX是麗奈誕生時偶然產生的。所以,麗奈體內應該有破壞主要成份的酵素。」


「我?」


矛頭指向自己,麗奈意外地歪著頭。


「可能存在於麗奈的血液中。」


「那還不簡單,就取一些麗奈的血就可以了吧?」


「不,是需要大量的血。而且麗奈的身體先天上就有缺陷,如果失掉大量的血液,後果不堪設想…」


「…」


優樹可以瞭解綾華的猶豫。麗奈能誕生便是個奇跡,她的身體也不尋常。


雖然想變回男人,但也實在無法犧牲麗奈。


「問題還不只是這個。」


「還有嗎?」


「即使優樹和奈美惠直接喝下解毒劑,也是無效的。耍以原來的樣子和喝下解毒劑的人發生性關係,效果才會顯現。」


「也就是我要以男人的狀態和喝下解藥的人做愛…」


真是到最後都很麻煩的藥。


「而且喝下解毒劑的女性,或許會有副作用。」


「所謂的副作用是…」


「我也不知道。也可能沒有…」


「就是說…或許會有吧?真麻煩耶!」


「請讓我幫助你們。」


麗奈走了出來。


「只要我幫忙,優樹的身體便可還原了吧?」


「應該是吧!」


對麗奈的問題,綾華雖不知如何是好,仍明確地回答。大概在她的腦海中,已經證實它的效果了吧。


「那麼,請採集我的血液。」


「那是很危臉的!麗奈的身體會怎樣都不知道…」


「沒關係!」


對於慌亂的優樹,麗奈鎮定地笑著。那表情是一點也不猶豫,極為鎮靜的表情。看到她那樣的表情,優樹反而說不出話來。


「是優樹教導我自己是個人。如果能幫忙優樹的話,不論怎樣我都願意。人是有自己的意志和想法的…對不對?我以自己的意志決定幫忙優樹。」


「麗奈…」


「而且採集血液後,說不定什麼事也沒有…」


麗奈說完後看著綾華。


綾華猶豫的看著在場的所有人,但誰也沒說話。因為大家都知道,要得到解藥只有這個方法了。


「真的沒關係嗎?」


「嗯!」


對綾華的話,麗奈發出輕微的聲音點著頭。


開始採集麗奈的血液。


在綾華興奈美惠被監禁的房間內部,另外還有兩個房間,一邊有許多實驗用的機器。大概是這棟舊校舍以前還在使用時,所留下的器材。


麗奈躺在中間的床上,接受採集血液。細小的手臂被插進取血用的針,看來非常痛。


綾華為了盡量取少量的血,同時也進行XYX解藥的精製。這是只採集剛好需要份量的方法。為免增加麗奈的負擔,這是最好的辦法。


「優樹…」


優樹輕輕握住麗奈伸出的小手。是本來她的體溫就低呢?還是因為採集血液的緣故呢?麗奈的手冷得和冰一樣。


「這樣就可以幫忙優樹了吧!」


「嗯,你幫了大忙。」


「大好了…」


麗奈浮起微笑。


「這個房間是我誕生的地方,聽說是在那個容器裡被培養出來的。」


的確在房間的角落裡,有一個看來像水槽的巨大容器。幾台機器上繫著很粗的管線,似乎是用來控制容器的。


「我…」


「忘掉那些事吧!」


麗奈彷彿回想起以前的事情,眼光望著遠方。優樹趕緊阻止她的思緒,若是好的回憶姑且不論,但有些事情還是忘了比較好。


「這裡最近就要拆掉了,麗奈的回憶可以從離開這裡起開始重新累積。」


「好…」


麗奈躺著對優樹露出最燦爛的笑容。


「呼,做好了!」


長時間埋頭苦幹的綾華終於抬起頭來。可以使一切事情的元兇XYX無效的解藥,終告完成。由燒杯倒進小客器的解藥和橘子色的XYX不同,是無色透明的。


「只要與喝下這個藥的女人做愛,你應該就可以變回完全的男人了。」


「…」


優樹以顫抖的手從綾華那兒接過解藥。


「可是,我如果用了這個藥,那奈美惠…」


「奈美惠的身體並沒有因XYX藥力而產生異常。她不像你那樣性別轉換不穩定,所以等麗奈體力恢復,再做解毒劑就可以了。」


這樣應該可以吧,綾華將視線投向奈美惠,奈美惠輕輕點著頭。能憑自己意志變回女人的奈美惠,不會和優樹一樣產生不方便之處。


如此一來便不需要再顧慮了。可是這個中和藥不能由優樹自己喝下。


「那麼,要讓誰喝呢?」


「那是…」


對誠史朗興致勃勃的質問,優樹感到有點迷惘。


這不是給誰喝下就可以的。如果不和喝下藥的女人做愛,便毫無意義。而且還可能會有副作用。


「我來喝!」


又是麗奈毛遂自薦。她由採集血液的床上坐起,以認真的表情注視著優樹手中拿的中和藥。


「由我來喝那杯解藥。」


「麗、麗奈…」


對她突然的自告奮勇,優樹顯得驚惶失措。


他原來是考慮千尋或奈美惠,卻沒想到當中最不適合的麗奈會說出口。


「求求你,讓我喝下!」


「這個、麗奈…」


優樹不知該如何回答。


「這是怎麼回事,你都瞭解嗎?」


「嗯,我想幫優樹的忙。」


「…」


看著麗奈認真的眼神,優樹再也說不出口。


她是認真的,為了做解藥,光是提供血液就幫了大忙,麗奈還要再為優樹做些什麼。


「不行!還是不能讓麗奈喝!」


優樹猛力搖著頭。又不知道會有什麼副作用,不能再讓麗奈的身體做奇怪的嘗試了。


「優樹…」


「我很高興,可是這對麗奈…」


「但最後還不是要有人喝?這裡的女人雖少,也都是和優樹有關係的。即使指名,不都可以實現願望嗎?」


誠史朗一口斷定。的確只要優樹請求,這裡的每一個女人都會點頭答應。但正因為如此,才難以抉擇。


見優樹優柔寡斷的千尋,突然自他手中搶過XYX的解藥,在誰都來不及阻止時便一飲而下。


「哇!千尋!」


優樹大驚失色。


連會有什麼副作用都不知道的藥,千尋竟把它喝下去了。


千尋將裝藥的容器放在附近的桌上之後,彷彿是為了使流進胃裡的藥發生作用,由肺部大力吐氣。雖然是覺悟後的行動,還是必須要有相當的勇氣。


「噢…」


誠史朗覺得有趣地注視著千尋的行動。這似乎在他的料想之中,因此不像優樹那樣驚慌。綾華和奈美惠也一樣。


「你,你在做什麼…如果,有什麼副作用…」


唯一沒料到千尋會強出頭的優樹,以發抖的聲音責怪她魯莽的行為。


「為了讓優樹變回男人,沒有其他的方法了。」


千尋堅決地回答優樹後,突然像自我反省般地滿面愁容。


「因為我沒有能幫忙優樹的事了。我既不像綾華會做解毒劑,也不像麗奈能提供血液。」


「千尋…」


優樹正想否定她的想法,卻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我會的就只有這點小事了。」


看見勉強露出笑容的千尋,優樹才知道這次的事件使她多麼不安。


「所以,所以…我…」


之後便說不下去。突然間,千尋抱胸蹲下。


「怎、怎麼了,千尋!」


「我身體好熱。」


「是藥效發作了。」


綾華冷靜地說著,用手指碰觸千尋的額頭以確認體溫的上升。兩頰潮紅的千尋,不斷地喊熱。


「優樹,要抱她就要快點。」


「即使你說要抱…」


「如果不是在藥效發作的時候,可沒有效果喔!」


綾華正色地斥責著慌張的優樹。


優柔寡斷的優樹,只有這次不得不當機立斷。都到了這個時候,沒有猶豫的時間了。不早點抱千尋的話,不但會使她的心意付諸流水,就連綾華與麗奈的好意也會變得沒有意義。


「我知道了。可是…在這兒嗎?」


「另一邊的房間有床…」


「好!」


優樹抱起千尋,往綾華說的房間走去。


房間中央除了放一張床外,什麼都沒有。這好像是以前優樹被奈美惠侵犯的房間。


他先讓千尋的身體橫躺。


「優樹,身體好熱…想想拼法…」


「知、知道了,等一下!」


只要我抱她,就可以止住了吧。不會一直就這樣吧?


千尋的反應太過激烈,優樹感到一絲的不安。必須立刻讓千尋從這種狀態中解放。


優樹強行將千尋的肩抱緊,吻著她的唇。


「啊…嗯,嗯嗯嗯…」


慢慢用舌尖舔著她的唇,輕輕碰到牙齒後,千尋的身體為之一震。將舌尖溜進嘴內,千尋的舌頭也不安地動著。


一邊互相深吻著,優樹一邊從衣服上愛撫著胸部,千尋緩緩地搖起身子。


「啊…嗯…」


優樹像是處理毀壞的東西般,將千尋的衣服一件件脫下。千尋一點力氣也沒有,任憑著優樹幫她寬衣。


解開內衣的鉤子,由肩上拉下。白色的胸部彈了出來。雖然不大,形狀卻很美麗。


「啊…」


「千尋,真美!」


再住上看去,女人的身體真是美麗。雖然自已也曾有過同樣的身麗,但大概是因身為女人的經驗很少吧,竟然從來沒有這種體會。


優樹彷彿要包起千尋的胸部般,以兩手愛撫著。濕潤的白晢肌膚,好像被手掌吸著一樣。


「啊…啊啊…啊啊啊…」


忽強忽弱搓揉著的同時,嘴唇也往乳頭探去。千尋吃驚地搖起上半身,粉紅色的小櫻桃也開始慢慢硬了起來。


「嗯…嗯嗯…啊…」


優樹一手持續愛撫著胸部,另一手由千尋的腹部滑向中心部位。從內褲上摸著私處,那裡已經濕了。


「噢!」


「啊…啊啊啊…不要…」


是藥的關係嗎?感覺好像濕得大快了。


優樹把手放到千尋白色的短褲上,一口氣拉下。


「啊…不,不要…」


從她還有羞恥心看來,勉強還保有理智。


「千尋,交給我。馬上就會舒服了…」


「嗯…啊啊啊…」


以手指探索著千尋的私處,滿滿的愛液弄濕了指尖。似乎不需要前戲了。


若處在男人的狀態,現在正是重頭戲。但可悲的是,優樹還是個女的。


嗚,應該還有很多其他女同性戀的做法吧!


優樹將千尋抱起兩腳交纏,將她濕透的花瓣與自己的互相摩擦。這個是綾華她們教的方法。


「啊!不,不要…好熱…!」


彼此的私處相接觸時,千尋尖叫了起來。


「嗯…啊…」


優樹也不禁叫出聲來,彼此的愛液交融,一種說不出來的體驗衝擊著全身。


「優樹,我已經…」


「嗯,再一會兒…」


優樹用力的將腰壓向千尋。


此時響起了猥褻的聲音,千尋的身體猛力向後一仰,同時優樹也一口氣達到極至的階段。


「啊…啊啊啊…」


不知是優樹自己還是千尋的喊叫聲,突然優樹的意識急速的喪失。


「呵…呵…」


失去意識大概只有幾秒鐘的時間。


優樹躺在床上喘著氣,身旁的千尋,眼神茫茫然地注視著優樹。


「優樹變回男人了…」


「啊啊…」


和往常一樣,優樹又變回了男人的身體,但是好戲才正要開始。只要能使男兒身固定不變,應該就不會再變成女的了。


「這都是靠千尋的幫助。」


優樹輕輕地撫弄千尋的秀髮。


藥效告一段落後,千尋終於又冷靜下來。優樹摸完她的頭髮後,身體緊緊的貼近千尋。


「嗯…」


胸部被千尋頂著的觸感,使得優樹的下半身漸漸覺醒。才剛還原,馬上又蠢蠢欲動。


「啊,優樹…」


發現他那巨大的分身,千尋的兩頰突然泛紅。和男兒身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對千尋來說還是第一次,她應該也是頭一次看到男人的分身吧!她一副無法鎮定的樣子,非常在意優樹頂著她下腹部的分身。


「千尋…」


優樹緊張的窺探著千尋的眼睛。


「我想擁抱你。」


「咦?可是…為了變回完全的男人,非得這樣做不可嗎?」


「和藥沒關係,這並不是為了要變回男人的手段,而是我想要擁抱千尋你。」


千尋沉默不語,手臂挽住優樹的脖子,輕輕的吻著他的唇。


這就是她的回答。


「千尋…」


優樹也一樣將唇覆蓋住千尋。


「啊:嗯嗯…啊啊啊…」


優樹的唇從千尋的脖子滑向胸部,嘴巴含住誘人的小櫻桃。


興奮的狀態雖已平息,但是由於曾達到高潮,故千尋的身體變得非常敏感。每當優樹的舌頭一蠢動,她便不住地搖晃著身體。


「優樹,啊!不要…」


優樹的舌從側腹到腰仔細地遊走,千尋的身優震動的更是厲害。這邊好像特別敏感一樣,發覺千尋弱點的優樹,繼續用舌頭及手指愛撫著。


「啊!不要,嗯嗯…」


優樹仍然不斷地愛撫著千尋身體的每一處。


接著他的手指又往唯一沒碰過的私處移動。


「啊…」


手指突然觸摸花瓣的同時,千尋不禁尖叫出聲並搖動著腰,優樹將花瓣左右撥弄刺激著。


「啊啊…呀!那裡…」


優樹用力地刺激著她的花蕊,千尋激動地扭動著身體。


「討厭,羞死了…求求你…」


千尋可能是由於羞恥心的關係所以稍作抵抗。


優樹的手指由花蕊移至桃花源。


「嗯!千尋,你…」


「什麼都別說…」


千尋用手遮住自己的臉,因為她對自己如此激烈的反應感到羞恥。


「我、我…沒有這麼好色哦!」


她因自己的淫亂而害臊不已。


然而,濕成這樣應該已經差不多了。


優樹的身體滑進千尋的私處。


「啊!」


察覺優樹的意圖,千尋的身體僵硬了起來。


「千尋,放輕鬆點。」


「啊…」


優樹慢慢的往她的桃花源前進。


「啊!」


「會很痛嗎?」


「嗯,沒關係!」


千尋邊說邊摟住優樹的脖子,在感覺些許的抵抗後,優樹的分身整個沒入了千尋的桃花源裡。


「啊…」


千尋身體往後仰,皺著眉頭。


「啊!優樹…」


千尋的眼角含著淚,卻面露微笑。


她那溫暖濕潤的私處,緊緊將優樹的分身包圍住,優樹停頓了一會兒,讓身體實在地感受在千尋體內的感覺。


「沒、沒關係!我…」


「嗯…」


千尋以為優樹一動也不動是出自於對自己的關心,所以用顫抖的聲音輕輕地說著。


慢慢地,優樹開始扭動起腰來,千尋也配合著他的律動搖晃著身體。


「啊…」


每動一下,受液便緩緩流出。


優樹逐漸加速腰部的律動,大概藥效還殘留有一些吧!每當他擺動的時候,千尋都痛苦地扭著腰。


「啊!不行了,我…」


優樹伸出手,愛撫著她的小櫻桃,並大力地搓揉著整個胸部。


「啊!嗯…優、優樹…」


千尋重覆地叫著優樹的名字,並激動地搖晃著,第一次就如此的敏感,可能是因為藥效還殘留的緣故吧。


「啊!優樹,不、不行了…」


在千尋的身體輕微地顫抖的同時,私處突然收縮,這樣的感覺讓優樹一口氣達到了高潮。


「啊…」


千尋大聲的叫出來,優樹情急之下想要拔出來,千尋可能由於還不習慣,收縮過於強烈,他便將積存的白濁液體全釋放在千尋的體內深處。


尾 聲


(優樹的日記)


二個月後…


麗奈康復了之後又製作了解毒劑,因此奈美惠也變回完全的女人,她和綾華又跟以前一樣重拾情侶的生活。


我的心裡其實還有許多的問題,但她們兩人都說情況很好,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


從XYX事件後,二個人似乎有了更深一層的羈絆。


至於岡島小姐,不知道我的強迫治療法有沒有發生效果,但她的男性恐懼症好像比較輕微了點。有時侯會發現她在校內和男生說話,雖然興對方還是保持幾公尺的距離,總比以前進步多了。


這次的事件發生之後,我想要辭去家教的工作,可是…


麻子有時候會突然跑到學校來找我,她每次都以考上文久大學,所以來見習為理由,像跟屁蟲一樣的跟著我。


她彷彿是在等我和千尋分手一樣,真是可怕。


希望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


西村教授及角川從大學裡失去了蹤影。


他們已經變成女人了,所以失去訊息也是理所當然了。


照理說應該不會有女人願意和她們發生性關係,而綾華也沒打算原諒他們,因此他們沒有變回男人的可能了。


學生們盛傳著在歌舞妓町的同性戀酒吧中,有酷似西村教授的人在那裡工作。不知是真是假,我也沒有想去確認的意思。


還有麗奈,出乎意料地她竟與偵探先生在一起生活。


偵探先生自家兼辦公室的「桐梨偵探事務所」收留了麗奈,他好像在照顧著她。


畢竟是變態的誠史朗,我蠻擔心他是否對麗奈不懷好意,但最近去探視以後發現,他們二人配合得還很不錯。


說真的,他走後門還蠻有一套的,或許有一天能幫麗奈弄到戶籍也說不定。


然後……


迎接初夏的季節。


公園的樹木滿是綠油油的綠葉,反射刺眼的陽光,發出閃耀的光芒。


「嗯!優樹,快點!」


「不用那麼急嘛!來公園散步就是要欣賞景色,慢慢地…」


「你的口氣怎麼像個老頭子呀!」


「我昨天一直在寫報告,睡眠不足。」


「誰叫你不早點寫,等到要交了才趕的要死。」


「嗚…」


「你看,對面有一處乘船的碼頭。」


「船?難道要我劃嗎?」


「當然啦!你打算叫柔弱的女子劃呀?」


「我才是女人哦!」


「啊!」


「但現在可是如假包換的男人了吧?」


「是呀!」


「那麼,勞動的事就交給你了。」


「嗯,快點!」


千尋拉著優樹的手跑過去。


END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