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舊情綿綿

張克城今天一早就回到公司,為了準備早上跟美國著名公司,摩托羅拉,開的會議。張克城為了這次會議花了六個月的心血,從事前的準備到當中跟摩托羅拉討價還價,張克城都是一手包辦。如果可以為公司跟摩托羅拉簽下這合約,張克城一定可以連升三級,加官晉爵,成為公司的紅人。本來以張克城的資歷還不能讓公司如此看重。但公司一開始認定這合約是不可能奪得的要因為對手實在太強勁,智全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新興資訊公司。公司認為如摩托羅拉此等一等一國際公司,不可能看得上智全。叫張克城去試試看只為了打打知名度,聊解一下國際大公司的運作,以為日後的發展鋪路。


無奈遇到金融風暴,智全平常依賴的客源倒的倒,散的散。眼看明年的預算將會很難看,突然看到張克城過關斬將,從當初的初選,到復選,到被摩托羅拉例為 談對象,原本想只要隨隨便便做完初選就算了,連初選都沒想到要過。現在卻看見其他龐大對手如IBM、CISCO、NETSCAPE等紛紛中箭下榜,只剩智全和SUN升陽在拼。這可是智全首腦想都沒想過的事,於是馬上派公司大半精英供張克城差遺。


今天摩托羅從香港總部派出代表團來聽取智全的計劃書,他們的意見幾乎可以說有決定性的份量。


趁還有時間,張克城不忘幻想一下萬一拿到了這合約,獎金可多得驚人。可以帶老婆去歐洲,回來後要買房子,換部雙B的車子。剩下的拿去夜總會找個漂亮小姐開心一下。等一下,聽說對面香港有家夜總會叫大富豪,裡面有上千個小姐,去的人他們會把你當皇帝侍候。好,一定要去大富豪,一千個小姐給你挑,真是做皇帝也差不多如此爽而已。真是媽的陳水X,為何台北不能有大富豪這樣的地方。


說不定經此一役後,智全聲名大聲燥還可以上櫃。到時候張克城就是上市公司的股東之一,除了可以分到不少股票之外,更是位高權重。如果是這樣張克城想要換個秘書,現在這個是上任留下的,以經快四十歲了。要換個才剛剛大學畢業,有蕭薔一般身材和容貌的。上班是秘書,下班變情婦,不錯,不錯。張克城越想越開心,實在不能想信自己今年的運氣這麼好。


電話聲的響起把張克城帶回到現實中,是總經理打來的︰「克城,摩托羅拉代表團已經在我辦公室了,你先過來一下,讓我為你介紹。」


張克城手心開始緊張得冒汗,心裡固固聲的跳,想到他半年的心血,下輩子的夢想,將會決定在當下要見的幾個人手中,再陣定的人也會變很脆弱。這香港代表團的人張克城沒見過,過去張克城只是跟摩托羅拉在美國總部的人打交道,他甚至連代表團有幾個人都不知道。到了這階段,如果拿不到合約,以前所附出將會是白費,一切希望和幻想都只是泡影,遍遍對手升陽又是可怕的對手。


張克城一步一驚心的走到總經理室。只見諾大的總經理室坐了三個穿黑色西裝的男子,他們見張克城便自動起來介紹自己,一個叫Teddy陳,另一個叫Peter吳,最後一個叫C.K.溫。三個都年約四、五十歲,一看便知是平日趾高氣揚慣的人物。


張克城跟他們三個寒暄了一下,又用他臨急學來的廣東話套一下交情。


Teddy陳說︰「張先生,我們的主席已經先到會議室準備,待會去到我們再為你引見。」


「甚麼?」張克城心想︰「他們這三個人以經這樣難纏了,主席更不知會是怎麼的人物?」


來到會議室,張克城看到一個年約三十的女人正在背對著他們向窗外看。那女人穿一套深藍色連身裙套裝。裙子只遮掩了她的大腿,露出的小腿昌瑩剔透。


能擁有這雙美腿的縱然非天姿國色,也不會差到那裡去。張克城有半份愣然,想不到他們三個的主席竟然是個女的,年紀也比他們小很多。


當那位小姐轉身過來,張克城一看到她的容顏更是整個真的愣著了。


十年前的一個晚上,明天張克城就要被派去外島兩年多,今晚他把王愛絲帶來這家汽車旅館,因為王愛絲答應了要在他離開前給他。第一次在錯打錯著,笨手笨腳著中渡過,沒幾下張克城就奪取了愛絲寶貴的第一次。愛絲叫張克城放心去吧,她會等他回來。


Teddy陳說︰「我來介紹這位是我們的主席Ellies Wang小姐,這位是張克城先生,智全的代表。」


Ellies Wang一臉驚訝的表情,但一閃即逝,說︰「你好,張克城先生。」


張克城說︰「你好,歡迎到智全,王愛絲小姐。」


Ellies Wang還沒回答,Peter吳就說︰「張先生,你怎麼知道王小姐的中文名字的?」


張克城說︰「嗯,我只是猜測而已,Ellies跟愛絲的音很像。」


隨後王愛絲便上台介紹這次合約的評選標準和項目。這些東西張克城已是耳熟能詳,所以他只是不停的打量沒見四、五年的王愛絲。沒想到當年羞澀的小女孩,今天己長大了。在台上能言善道,把Teddy陳三個連張克城都認為是難纏的傢伙揮來喝去。張克城還留意王愛絲的腿,當年每當放假從外島回來,張克城幾乎每個夜晚都在王愛絲的雙腿中渡過。但當年略帶肥胖的一雙腿今天已是修長勻細,恰到好處。緊身的上衣也突出了王愛絲的雙峰,讓張克城再一次回想到以前種種纏綿的片段。當王愛絲做完簡報已經是中午時分,智全安排大家午宴。而張克城也從夢幻中醒來。


吃飯時候,只見Teddy陳三個大男人到王愛絲呵護備至,態度才媚之極。張克城心裡覺得很不好受,但也無可奈何。當年王愛絲等了張克城三年。但張克城一回來家裡就安排張克城出國唸書,一到國外張克城馬上變心,負了王愛絲三年來為他的守候。張克城想跟王愛絲有目光上接觸,但王愛絲都視而不見,倒是跟Teddy陳三個有說有笑。


下午輪到張克城做簡報,本來張克城背得滾瓜爛熟的資料卻好像變成陌生人一樣,洋相百出,Teddy陳三個一邊問,張克城一邊不知如何回答,弄到Teddy陳三個偷偷的在搖頭。張克城見到Teddy陳在搖頭只有變得更亂,出錯更多。張克城眼看大半年的幸勞白費,種種希望亦隨之而去。


晚宴中張克城只有用酒來麻醉自己,但其實大家都喝不少。張克城暗中叫司機飯後帶Teddy陳三個去風月一番,讓他可以送愛絲回飯店。飯後張克城自動請櫻說要送王愛絲回飯店,讓司機帶Teddy陳他們去參觀台北夜景。


當眾人離去後,張克城第一次跟王愛絲單獨相處,在行去停車場時張克城生澀的說開場白︰「愛絲,很久沒見了,想不到今天會見你。」


王愛絲道︰「是啊,很久沒見,近來好嗎?」


張克城說︰「還好了,你怎麼會在……?」


王愛絲道︰「當初你出國後,我也跟著出國,念完書後在美國留下找到這份工作,被派到香港,管理大陸香港和台灣的業務。你是不是已經結婚了?」


張克城窘迫的道︰「是,已結婚了。」


王愛絲略帶苦笑的說︰「那我還沒恭喜你啊!」


說著已經到了車子,張克城為王愛絲開車門。王愛絲一上車就睡著了,一天的會議和宴席,就算是男人也感到難以應付。駕駛中張克城不停的打量王愛絲的身體,從前含苞待放的少女如今已是燦爛盛開的花朵。張克城忍不住伸手去摸王愛絲裸露在裙外的大腿,他不敢用力捏,只有用手指輕掃。見王愛絲沒有反應,他便勇敢的輕輕撫摸王愛絲胸脯邊沿,沿著胸罩的外圍探討王愛絲胸脯的大小。


愛絲突然間發出喃喃之聲,張克城以為愛絲醒來便趕快縮手回去。但愛絲並沒醒來,只是在說夢話︰「克城我好想你,你不要離開我好嗎?」


張克城聽到大喜,原來愛絲對他並沒有忘情,看著愛絲成熟中略帶青澀的身體,張克城決定今晚要尋回昔日屬於他的東西。車子停下後,張克城摟抱著愛絲上電梯,在電梯上張克城忍不住吻起愛絲的朱唇,愛絲半推半就的隨他。張克城進一步想解開愛絲的上衣鈕扣,但愛絲發揮女性伶侍本能的把張克城推開。


電梯到了後,愛絲心裡掙扎著要不要叫張克城離開,但張克城進一步的熱情不給愛絲保留任何推唐的餘地。張克城立定心腸,如果今晚不能征服愛絲,下午糟糕的表現可以讓他和未來的夢想說Bye Bye。他一手從愛絲手中搶過鑰匙打開門,雙手像鋼圈般的箍著愛絲。張克城的胸膛緊貼著愛絲的胸脯,縱然是隔著衣服,張克城乃能感覺到愛絲呼之欲出的雙峰。這時不要說張克城的未來在關鍵於今晚,就算是平常的男人也會失去理性。


愛絲嘗試作最後的掙扎說︰「克城不要!」


但張克城那裡聽得到,打開開後,等不及進去房間,把門一關上,一隻強壯的手臂就把弱小的愛絲按在門上。愛絲雙手在張克城胸膛亂錘,口中哀求著說︰「克城求求你放開我。」張克城不說話,用腿硬生生的把愛絲雙腿分開,手翻起愛絲裙子,直接的把她的內褲脫到膝蓋部份。愛絲覺得下體一涼,然後一根巨大之物頂著自己陰道口。也不知甚麼時候,張克城自己脫掉褲子和內褲,只見他把愛絲的內褲完全脫掉,抱起愛絲的雙腿,這樣子愛絲雙腳不著地,力氣也跟著變小。


愛絲說︰「放開我,你不能這樣子對我。」


現在張克城可以沒有阻格的把陽具對準愛絲的陰道口,愛絲半身凌空,好像一隻無助的羔羊,自己身體的重量把張克城的陽具完全納入陰道裡。張克城覺得陽具突然被一團溫暖的肉壁重重包圍著,無比的舒服。愛絲被插入後好像失去了反抗能力,只是喘著氣在呻吟「啊……」但重重的喘氣聲把喃喃的呻吟聲蓋過。


愛絲回過氣後,也曾想使力要張克城離開她的身體。張克城聰明的在愛絲的陰道裡作小幅度的抽插,每次抽插後,愛絲都會感到渾身乏力,使出的力量連雞都不夠。愛絲嬌小的身子對張克城來說越來越成為負擔,眼看以經把愛絲征服了,張克城便一步步慢慢的把愛絲抱到床上,陽具當然還是使盡辦法留在愛絲陰道裡。


到了床上後,張克城先抽插幾下,每一次都讓愛絲感到全身癢癢的,沒有一點力氣,最後一線反抗的意志也失去了。愛絲以前就是張克城的女人,要她恨起心來抗拒張克城是很難,雖然她不甘就這樣便宜張克城,但在被插入後一點還擊之力都沒有。


張克城上床後乘機回氣,只是慢慢的在愛絲陰道內蠕動。雙手則脫去自己身上和愛絲的衣服。到只脫剩愛絲的胸罩時,張克城看到愛絲豐腴的雙峰,中間隔著一個被胸罩擠出的深深乳溝。乳溝有時對男人的挑逗比乳房本身還要吸引。張克城不忍解開胞罩後失去觀看乳溝的機會,隔著胸罩捏王愛絲的雙乳。張克城雙手一隻搓一乳,一隻捏一乳,弄得王愛絲難受的發出「啊……嗯……」同時雙手到處亂抓,抓不到甚麼,只有抓住床單,用力的扯。


玩了一陣子,張克城終於解開愛絲的乳罩,多年沒見的雙峰又再程現在他眼前。張克城覺得愛絲的雙峰還是一樣的結實和堅挺,但又比以前多了一點圓渾和豐滿。以前愛絲的乳房像剛要開花的果實,現在則是盛開的花朵。張克城忍不住又捏了幾下,覺得愛絲雙乳比以前還要飽滿。手指碰到她乳頭時,王愛絲全身顫抖一下,手更加用力的扯床單。雖然愛絲強忍著不要發聲,但喉嚨卻不時傳出微弱的「哦……喲……」


張克城眼看快要事成,愛絲快要崩潰了,於是下體加把勁,慢慢把抽插速度加快。每一棍都要直底花心,一手搓她乳房,另一手 她乳頭。張克城抽插的速度越快,愛絲叫得越頻密,張克城捏的力量越大,愛絲叫得越大聲。張克城彎下身用舌去舔王愛絲乳頭,這可令愛絲再也忍受不住,整個人面臨崩潰邊沿。


突然張克城發現愛絲的陰道在收緊,越來越緊,到最後好像一個金剛圈牢牢的箍著張克城的陰莖,陰道內也同時爆發出一股暖暖的液體,淹沒了張克城的龜頭。張克城龜頭受到如此刺激後就忍不住,王愛絲的陰道也收窄到極點,幾乎令張克城的陰莖感到疼痛,終於張克城在愛絲陰道內射出一股熱燙的精液。


張克城眼見征服了愛絲一次,自己同時也得到了無上滿足,但他認為這還未夠,他今天一定要完全的征服愛絲。趁小弟弟還沒復原前,他也不給愛絲回氣的機會,繼續把手指插進去的陰道裡,另一隻手繼續捏愛絲的乳房。手指雖不比陽具粗大,但比較靈活,愛絲覺得陰道壁被他手指不斷的刺激著,乳房也被他不斷的捏擠,忍不住發出一聲聲的「啊……哦……」


張克城再把愛絲身上唯一的衣服,胸罩解開,露出愛絲一對豐滿的乳房。雖然時隔已久,但張克城並沒忘記他生平第一次看到的乳房。現在張克城已是性事過來人,但此時看到愛絲的雙乳竟然也好像小伙子般的興奮。張克城不客氣的捏愛絲雙乳或夾她的乳頭,看到愛絲興奮的樣子,小嘴半張,朱唇 震,張克城的小弟弟馬上又站起來了。


於是張克城分開愛絲的腿,直接的從中間插入愛絲的陰道裹。因為是第二次的插入,愛絲的陰道比之前濕滑許多,暢通無阻,張克城在裡面活動起來亳不費力似的,一抽一送,一拔一插,弄得愛絲好不難受。張克城雙手還是不離開愛絲的雙乳,雙手或搓或捏的在愛絲胸上做圓圈運動。愛絲經歷了數次高潮,每一次她都希望張克城快點停手,但卻又捨不得張克城在她身體裡衝擊所帶來的快感。


同時張克城亦亢奮到極點,心裡後悔為何當初離開捨棄愛絲如此醉人的銅體。


愛絲此時不忍的叫著張克城的名字︰「克城……克城……」


張克城回答︰「愛絲,你是我的人,知道嗎?」


愛絲道︰「克城,我是你的。」


張克城聽了後心裡大悅,只覺體內有一股氣息不受控制的從陽具住外洩,一股熱燙的精液再次流入愛絲的陰道裡。及後,張克城躺在愛絲的身旁睡著了,臨入睡前張克城最後想的事-大功告成。


兩個星期後,摩托羅拉正式和智全簽約,而張克城也順理的成為了智全的金童。愛絲和張克城因為工作關係之後每隔數周便會見面一次,每次都會享受幾個冰也會被融化的晚上。但張克城的好運並不止於此,智全隨後上市排牌,張克城也如計劃的得到了新的女秘書。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