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杏林外傳

我是一個醫生,入息還算不錯,職業也高尚,而且還有一個年青貌美的老婆。但是我並不開心。雖然每個禮拜我都同老婆行房一至兩次,但總覺得沉悶,每次都是同一個體位、同一張床、同一種方式、同一個女人。


我曾經想去召妓,但始終想不出一個充份的理由。因為回到家裡,祇要我提出,我老婆就會乖乖地爬上床,自動地脫光衣服讓我享受。


半年前,有一個好有錢的男病人,患的是輕度精神分裂症,性格很奇怪。病人向我講述許多他所經歷的趣味事,簡直令我無法相信,原來一個人有錢,就可以做一些不近乎人性的事來。


我好奇地問:「那樣的事,你覺得快樂嗎?」


病人有點猶豫,他想了想,最後答道:「快樂!當時就好快樂,但當我事後變回另一個人時,就痛恨自己這麼荒唐。」


「你的潛在意識監察住你、批判你。」我說道。


「醫生,你最好參加一次我們的活動,你就會知道我是真快樂或者假快樂。」


「這個……,我要考慮一下。」


「有一個規矩,參加聚會一定要帶老婆一起來,還有,在聚會期間,是不可以中途退出。」他說道。


「你這樣說,如果有人要殺我,我都要接受了?」我笑道。


「沒有人會殺你的,你根本不明白聚會的性質,所以我認為你應該試一次。」


「好!但要先得到我太太同意。」我滿腦子疑團,我是好想去見識一下了。


這夜,我要求太太婉兒同我一齊沖涼,婉兒好乖地校好熱水,然後替我寬衣解帶。


「婉兒,你的恥毛怎會這麼長呢?」我頑皮地問。


「你真是的,它要長要短,我又控制不到!」婉兒道。


「我可以控制嘛!」我拿來一把剪刀,就要開始幫她剪毛。


「你當我是小狗呀?」


「不錯!是小狗,一隻好想做愛的小狗呀!」


「那你又是什麼呀?是狗公!」


我一邊替她剪毛,一邊和她打情罵俏。最後,我將婉兒的恥毛剪到好整齊,成為一個心型。婉兒一見,馬上捶打我,並且開著水喉,用水射向我下體。


「你好無聊啊!叫我怎樣去見人?」婉兒道。


「你想給那一個看呀?」


「給全世界看、全人類看、全宇宙看,行不行呀?」


「好,不過我先要看清楚一點。」


我搶過水喉,射向她下陰,她用雙手掩住,我就扯開她雙手,將水一直射入她下陰之內。這時我的情慾亦開始亢奮,下體越漲越大,血液流得好快,迅速脹滿下身的海綿體。我是醫生,當然好清楚自己生理的變化,我知道已經到了性慾高漲的狀態,我將舌頭伸出來,預備去舔婉兒柔軟順滑的陰毛,可是她一手將我推開,對我話:「這麼無恥的事你都好做,你不要忘記得,你是個專業人士呀!」


我給她推開之後,就立即再次進攻。我抱住老婆一隻腳狂吻。可是婉兒並有讓步,不停地踢我,直至有一下腸中我下面,痛得我大叫起來,才知難而退。


我好不過癮,她亦好無奈,我突然想起那個病人講述他參加聚會時的情況,心想如果照實跟老婆講,她一定不會參加,於是便笑著對婉兒說道:「下星期日有個朋友開生日派對,我想帶你一起去。」


「我又不認識他,有什麼意思去呢?」


「去啦!陪我去嘛!好不好?」


婉兒在我的死纏下終於點頭了,我馬上通知那人,下星期日參加他們的聚會。


這一次赴會,我老婆穿著好保守,聚會地點是一間別墅,屋子好大,有花園、有泳池。進到到裡面,主人立即出迎,原來還是個女人。我並不認識她,由帶我們去的人介紹。她叫林莉,口才很好,十分熱情,一見面就握住我的手說:「歡迎你們,今晚的化裝舞會,每位客人都要穿大會指定的衣服,請到更衣室吧!」


進入到更衣室,有人已經幫我揀一套了,我扮成超人。穿上超人的衣服後,我照了照鏡子,自己都覺得好笑。更好笑的,是當我見到老婆之時,她扮成神奇女俠,衣著比電視樂神奇女俠還要性感。


「老公,我的打扮怎樣呀?」婉兒問道。


「好有趣哩!你的屁股好大!」我細細聲叫她耳邊話。


「你那條東西都突出來了,個個都知道你已經性衝動啦!」婉兒反擊地說。我被她這麼一提,不好意思地將手垂低遮住下體。


參加聚會的人陸散到場,他們穿著得好古怪,男人扮泰山,扮妖怪。女人扮野人,扮女囚犯都有。


林莉是主持人,她得宣佈當天生日的會員,是一個叫做陳健的年青人。他扮史泰龍飾演的蘭保,他好健碩、好有型。


林莉說道:「阿健今天生日,可以享受到最高的享受,希望大家能夠成全他。」


林莉隨著音樂同陳健保跳第一隻舞,祇見她跳得好投入、好勁。


音樂去到一半時,林莉突然脫去外衣,原來裡面祇有一條前面是太陽花的透明絲底褲。陳健跪下來,隨著音樂拍子跳動,跳到林莉身邊,然後用口去將她條底褲拉下。


在場有三十幾人,林莉被脫去內褲的一刻,大家都情緒高漲,大拍手掌。


我覺得好像看科騷表演,好刺激,林莉全身古銅色皮膚,好健康,下體好神秘,但是她一點兒都不孤寒,繞場一周,任大家觀賞。


當她走到婉兒身邊時,就問她道:「漂亮的女人,可以借你老公給我一用嗎?」


婉兒點頭說好,林莉就走到我身邊,用她結實的雙乳磨擦我的身體體,並且對我說道:「吻我的乳房啦!」


我不敢,因為婉兒就在身邊望住。但是,在場的人無論男女都異口同聲地大聲叫喊道:「吻她、吻她、吻她……」


一個男人,又怎麼忍得住這種誘惑呢?於是我就抓住一對乳房吻起來。原來林莉預先搽了點香油,真是色香味俱全,甜甜地、香香地,好過癮。


林莉還用她下體的陰毛按摩我的身體,最後,她竟然拉開我的褲子,替我口交。


婉兒是一向不肯同我口交的,所以我好刺激,我好快就射精,林莉則親手幫我清理乾淨,服侍得十分體貼。


此時,陳健亦已同另一個女會員赤條條的抱在一起大玩性愛遊戲。那女會員和陳健繞場一周,用一條好幼的紅線縛住陳健的陽具。


「阿健,我要你那條肉棒向我點頭。」那個女會員笑著說道。


「點什麼頭呀?」陳健詫異地問。


「我要你由我來控制。」女會員又說。


「好,一切聽由你命令。」


「你先跪下來。」


「遵命!」


跟住,女會負就扯動繩子,陳健那條陽具的龜頭就一上一下好像在點頭似的。在場的男女都紛紛笑了起來。接著,那女郎解開繩子,讓陳健坐在一張涼椅上,然後她胯上去,用「坐懷吞棍」的花式把男人的陽具在她陰道裡上下套弄。陳健的雙手也把女郎一對飽滿的乳房摸玩捏弄。


倆人當眾交媾了一會兒,那女會員突然脫離陳健。她蹲在他大腿前面,雙手握住他的肉棒上下套弄,陳健大叫一聲,一股精液從龜頭飛射而出,噴得好高。那女會員則張開嘴巴去接住那些墜下來的精液。


隨住眾人的歡呼聲,陳健那條粗硬的的大肉棒也慢慢縮小了。林莉指著陳健的下體大聲說道:「現在要另外一個女人去整大、整粗他,那一個出來?」


立刻有幾個女士同時站出來,但是林莉笑著說道:「大家都很踴躍,不過這個有意思的事,應該由我們的新會友來做!」


說著,林莉就走到我太太身邊,對她說:「有沒有問題呢?」


婉兒嚇到面青,馬上耍手擰頭,她走到我身邊,希望我可以保護她自己。


林莉走到我身邊,一手捉住的手臂,問道:「借你老婆一用,可以嗎?」


我望一望婉兒,想起她平時那麼怕醜,如果要她出場服侍另一個男人,她一定好會慘的。與此同時,林莉在我耳邊說道:「訓練一下你老婆,你的性生活會更愉快哦!」


我是心理醫生,當然明白她指的是什麼,於是一手將我老婆抱起來,送到場中間的陳健懷裡,對他說道:「阿健,今晚我將老婆交給你、服侍你,你好好享用。」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大方,可能是林莉的關係吧!因為她剛剛令我第一次享受到口交的滋味。我整個人都給林莉迷惑住,對她講的一切都無法抗拒。


我見到我老婆好生氣地望著我,但我不理她就走開了。婉兒亦想跟住走,陳就抱住她雙腳不讓她走。婉兒當然不肯就範,突然,有兩個女會員入內,用繩綁住婉兒。


她們原來對綁人好有技巧的,先脫去婉兒的乳罩,然後圍住乳房綁,再將她雙手反綁向後。接著,婉兒被她們脫下底褲,祇剩下一對長靴。


當大家見到她的恥毛剪成心型時,個個都大笑起來,婉兒則心急到一對腳猛跺地,她大聲叫道:「救我,救我呀!快點救我呀!」


我見她當眾出醜,不單祇不同情,反而好心涼!因為平時什麼都不行,今日正好懲戒一下。


陳健開始吻婉兒那對奶子,她雖然被綁住,開是好不合作,她扭來扭去,還用腳踢他。陳健說道:「美人兒,你那對靴那麼硬,踢得我好痛呀,等我幫你脫下來啦!」


誰知他一邊脫,婉兒就一邊就用力亂踢,他根本無法落手。


陳健笑著說道:「我看,要你老公出來幫手先才行了!」


林莉就陪我出去,我跪在老婆腳邊,替她脫靴,我老婆好生氣,她用力地踢我。


陳健也來幫手,他笑著說道:「嘩!想踢死老公嗎?」


終於,他和我夾手夾腳幫婉兒脫下那對靴,露出她迷人的小腿同和腳背。陳健高興地說道:「好漂亮呀!我好想吻她的腳兒,可是又怕她踢我,你可不可以幫我捉住她那對腳,送來給我親親她呢?」


我就用只腳夾住婉兒其中一隻腳,再用雙手捉住她另一隻腳,托高給陳健品嚐。


陳健笑著說道:「你先聞一下看臭不臭,如果不臭才給我嘛!」


於是,我就用鼻子索了幾下。由於婉兒一直都穿著長皮靴,所以她一對腳有一種異香,我聞到時,竟然性衝動起來。


陳健問:「怎麼樣?臭不臭呢?」


我說道:「不臭,好香呀!」


陳健說道:「用舌頭舔舔她的腳趾,也是一種滋味哩!」


我從未試過品嚐過婉兒腳趾的味道,心中有的怪怪的。陳健道:「快點啦!你以前有沒有舔過老婆的腳趾呀?」


我說道:「沒有哇!」


陳健道:「你怎麼做人家的老公呀!一點情趣都沒有。」


我也覺得自己好失敗,於是就將舌頭伸出,先舔婉兒柔滑雪白的腳背。


陳健問:「感覺怎樣呀?」


我答道:「好幼,好滑。」


陳健又問:「味道呢?什麼味道呀?」


我話我說道:「沒什麼味道。」


陳健道:「你將舌頭伸到她腳趾縫裡試試嘛!」


於是我照他的說法,用舌頭去舔每一隻腳趾,然後報告道:「有一點兒味道了。」


陳健笑著說道:「夠啦!輪到我了,我要好好享受一下你老婆的腳趾。」


他指一指另一隻腳,叫我托高給他。我用力地捉住我老婆的腳踝,讓她動彈不得,並且伸到陳健的嘴邊。陳健伸條舌頭出來,一舔一舔的,最後,將婉兒的腳趾逐只逐只地放入中口咬。


我聽見老婆大叫:「不要咬我呀,好痛呀!」


陳健說:「你越動得利害,我就越咬得大力,看你還敢不敢動!」


我見老婆已經軟下身來,就沒有再用力抱住她,放鬆了手。在一旁看著陳健怎樣玩我的老婆。


我見到婉兒半閉雙眼,好像很享受,不但不再反抗,還主動用她的另一隻腳去把弄陳健的下體。


陳健開始由腳掌向上吻,吻到婉兒的膝頭、大腿,再吻她的下陰。婉兒的反應好強烈,她馬上推開他。


婉兒雖然雙手被綁住,亦盡量用手去推。


陳健對我說道:「你老婆真麻煩,這樣的女人你都可以忍受嗎?」


我說道:「她平時都是這樣的,我也沒辦法。」


陳健說道:「讓我幫你調教她,好嗎?」


我點了點頭。於是陳健叫人將我老婆雙手吊住,再將她雙腿伸開,用繩子綁住,兩隻腳成了個八字。然後,他又叫人拿來一盆蜂蜜,用一把油掃,將蜜糖掃在婉兒身上。


陳健對其他會員說道:「那一個來幫我掃?」


有兩個男會員應聲出來了,他們一齊往我老婆的肉體上塗蜂蜜,特別用心去掃她的乳房和下面的陰毛,掃完之後,陳健說道:「兩位這麼幫手,應該有獎勵的,現在你們可以每人舔她身體一分鐘時間。」


「舔那裡呀?」其中一個問。


「隨便你們。」


「是不是隨便那裡都可以?」另一個員又問。


「是的,你想怎樣都行,甚至可以將舌頭伸入她屁眼裡!」


在場的男女都大笑起來,大聲叫道:「好啊!鑽她的屁眼呀!」


不過,第一個男仕祇是舔吻婉兒的乳房,把上面的蜜糖舔得乾乾淨淨。


第二個上場,大家又叫道:「舔她的屁股,鑽她的屁眼!」


然而第二個也沒有,卻坐在地上,把頭向上,對正婉兒的下陰,然後用舌頭去舔著我老婆的陰戶。還把舌頭伸入她的陰道裡。


陳健問道:「好不好玩呀?」


會員回答道:「好,好好玩哦!」


陳健笑著說道:「別人的老婆,當然特別好玩啦!」


大家又狂笑了一陣,陳健大聲宣佈:「那一位有興趣鑽她屁眼的,出來!」


在大家的歡呼聲之中,我一方面不是好想這麼多男人羞辱我老婆,另一方面,又覺得有人搞我老婆,自己好像沒面子,所以心中十分焦急。


好在祇有兩個會員踴躍上前。眾人大聲歡呼,突然,林莉也走出來,她手樂拿著一支沙拉醬,一下子插就插入婉兒的肛門,然後用力一按,沙拉醬就射到她一屁股都是。


陳健說道:「好,你們輪流來啦,要舔到一滴沙拉醬都沒有,大家替他們打氣!」


我見到老婆屁股滿是沙拉醬,有的還從她的屁眼流出來。突然,有個女會員走出來向陳健說:「我也要,給我啦!」


陳健笑著說道:「好,你去吧!」


祇見那個女會員爬到婉兒胯下,就伸一條舌頭出來,舔她的屁股,舔她的肛門。她好大的動作,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地擺動著頭。我見老婆震了一震,不斷地喘氣,我想她一定是好刺激的。


又有一個男的竟然情不自禁,走上前爭住去舔。周圍的人一陣歡呼聲,兩個會員就輪流去舔,但是剛剛舔乾淨,沙拉醬又從肛門裡流出來。


陳健出聲說道:「們你們用口去啜,好似啜汽水一樣,明白嗎?」


於是其中那個男的首先用口對準我老婆的屁眼,然後用力一啜,婉兒好像給人抽了一鞭似的,狂呼一聲:「癢死我了!」


跟著,那個女會員又用口吸了一下,兩人輪流吸,每啜一下,婉兒就大叫一聲,周圍的人亦大聲附和。交換啜了十次左右,陳健說道:「這個女人好難搞,要喂點藥。」


於是有人拿著兩粒藥丸出來,交給我,叫我喂婉兒食。我是醫生,一看那丸仔就知是迷幻藥,心想:「吃兩粒都不會有危險的」。於是就讓婉兒吃了。


接著,陳健說要親自上場,他叫我同其他人站在一邊,就上去吻婉兒。突然間陳健大呼一聲,彈開數尺,用手掩住個口,叫道:「你老婆好離譜呀,她咬我,好痛喲!」


陳健拿來一條皮鞭。準備打我太太。婉兒的胴體本來雪白無比,搽了蜜糖之後就更加地有光澤,十分誘人。陳健打了幾下,全場人都靜下來了,祇見婉兒身體上多出幾條鞭痕,淒厲的叫聲嚇得在場各人不敢出聲。


陳健對婉兒說:「快點認錯。」


婉兒沒有出聲,陳健又打了幾鞭,再問:「認不認錯,試一試是你口硬還是這條鞭硬。」


我見狀,就上前去對她說:「老婆,你認錯啦!」


婉兒好硬頸,對我說道:「都是你,一手將我送給第二個男人玩的,你坐在一邊,欣賞一下人家怎樣玩你老婆啦,不要貓哭老鼠了!」


我不知怎好,陳健說道:「好硬性的女人,我喜歡呀!我就來泡製她,你讓開!」


此時,婉兒似乎渾身好不自在,週身發癢,動來動去的,陳健知道一定是藥性發作了,於是對她話:「女人,是不是好癢,好想要男人呢?」


婉兒說道:「你放開我啦,放開我的手腳行不行呀?」


「不行,你都不聽話,怎放得你!」


「我聽話啦!你放我吧!」


「好,你乖我就放你,吮手指啦!」陳健將只食指放到婉兒嘴邊。


婉兒同剛才判若兩人,祇是含住田保只手指吮著,並沒有咬他。


陳健說道:「如果這不是我的手指,是我條命根,你肯不肯含住呢?」


婉兒點了點頭說:「肯,我肯了 。」


陳健摸了摸她的奶子,再摸一摸她的屁股,對她話:「這樣才乖嘛!」


接著,陳健叫人解開婉兒,婉兒一鬆綁,就好似一隻飛出雀籠的鳥兒,她赤身裸體到處走,見到男人就吻,就讓人家摸她的肉體。但她走到我面前停一停腳,對我說:「個個都有份,就是你沒有份。」


最後,婉兒走到陳健面前,就抱住他、攬得緊緊的。兩人就在場中間表演一場轟轟烈烈的做愛場面。


「陳健,你好棒呀!」婉兒粉腿舉得高高,一邊讓陳健那條粗硬的大陽具在她的陰道裡衝刺,一邊嚷道:「陳健,你插得我好爽哦!」


「是不是勁過你老公呢?」


「是呀!我爽死了,你插得比他大力,插得此他深,插得比他狠哩!」


「你下面都好深哦!好像太平洋一樣呀!」


「有你那麼長的肉棒,再深點都不怕啦!」


見到陳健的肉棒在我老婆陰戶抽抽插插,我看得到心也動了,我抱住身邊的林莉,又再擁吻起來。一看周圍,原來這時,各會員也已經各自找到對象,大多數都是同其他異性會員做愛,而自己個伴侶,就用來和別人交換。


此夜,我一共做了兩次,而婉兒因為吃了藥,同陳健做完一次之後,還主動找另外兩個男會員再做兩次。她似乎還不夠,但是我將她拖走,帶回家裡,並對她說:「婉兒夠啦!今晚夠啦!」


「不夠呀!好刺激,好好玩呀!」


「平時你和我做愛是什麼都說不行,今晚和別人就什麼都行,為什麼呢?」


婉兒竟然抱住我狂吻,她用嘴含著我的陰莖,想我起死回生,我從未試過一個晚上做愛三次,但是我老婆婉兒好像發狂似的又含又吹、又吸又啜,終於將我支肉棒吹大,並且讓它插入她的肉體。


第二日,我好似大病一場,累得無法到醫務所,祇有休息一天。


我以為老婆從此就改變以前的保守方式,那裡知道,再同老婆做愛時,她又回復以前那麼怕羞。


有一天,婉兒對我說:「我今日見過林莉,發現一個秘密。」


我一聽到林莉有秘密,即時十分緊張,我問道:「她和你講些什麼呀?」


「原來陳健是她的老公,她說好想約我們出去吃飯,商量交換性伴的事。」婉兒低著頭小聲說話試探我。


「換妻遊戲!那對你不是很不公平。」我說道。


「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公平呀!」她和我相視而笑,於是打電話約好時間。


這一天晚上,地點在林莉家裡,一共有三對夫婦參加。除了林莉夫婦,另外是一對李立先生和和李太太柳玲。


林莉叫大家放心,她說各人都驗過身,保證沒有無病,所以,可以放心打真軍。


晚飯之後,又一齊飲酒,並且每人分別吃了一個丸仔。


林莉宣佈今晚是女權第一,所以不是換妻,是換夫,換的方法好特別。由我同婉兒先揀,首先,用布蒙住婉兒雙眼,然後騎在做老公的我身上。我一直向前爬,爬到陳健和李立跟前。他兩人對立,相距兩尺,我爬到兩人中間就停下來,讓我老婆去品賞兩人的陽具。婉兒被蒙住雙眼,當然不知是那個,但她可以用手摸、用鼻子嗅、用唇吻,以考驗對手的反應。


當然,婉兒有絕對權利揀任何一個,當她有了決定之後,就用口含住所揀的那條陽具,被揀中那個男人就會讓婉兒騎住,然後爬入房,送她上床。


我都覺得這個安排好過癮,於是就開始了。婉兒捧住陳健的下體玩了一陣,又轉身抱住李立那條,她十分猶豫,於是用鼻子去碰兩人春袋。此時,兩人的都發威漲大起來了。林莉說道:「婉兒,你揀一個啦!」


婉兒說道:「不知要那個,到底那一個是阿健呀?」


林莉笑著說道:「你憑感覺啦!不必理是那一個,你感覺到那一條吩可以滿足到你的就揀他嘛!」


婉兒突然叫道:「我知道啦!這條是陳健的。」


林莉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老公加果是最好的,我就不用換啦!」


婉兒顯然已經認為自己握住的是陳健,但她呆了一呆,竟然揀了另一條,一口含住李立的龜頭。


李立笑了,他說道:「多謝你挑選我!」


李立讓婉兒騎到他身上,他爬到床上,已經急不及待脫去婉兒的上衣,一邊撫摸她乳房,一邊和她擁吻。


之後,剩下陳健夫婦,柳玲和我,根本不用再揀,唯一組合是陳健和柳玲,而我和林莉。可是柳玲指著我說:「我要他。」


陳健說道:「那我豈不是沒有換妻?」


柳玲笑著說道:「你也可以玩我嘛!你們可以一齊上呀!」


大家相對一望,還未有結論之前,柳玲已經左手握住我的陽具,右手握住陳健的陰莖,用力一扯,將兩條陰莖的龜頭碰龜頭,說道:「握握手,好朋友!」


於是大家都笑起來,表示同意。我幫林莉脫衣服,陳健就脫去柳玲所有衣服。


陳健到廚房裡去了一會兒,他拿來一個膠袋,膠袋裡裝的是一條大約一兩寸粗活蹦亂跳的生魚,林莉對柳玲說道:「我借一樣玩具讓你開心一下。


說完就從她老公手裡接過那條魚,把魚頭對準柳玲的陰道口,那條魚爭紮了一下,就鑽進柳玲的陰道裡,祇留下一段尾巴在外面擺動。


陳健首先同接吻,蓮達一手抓住陳健,就瘋狂地用舌頭舔他的唇、舔他鼻、舔他的耳朵。


同一時間,林莉也拉我和她抱在一起,她說道:「我要法式接吻。」


「好,一切聽你的。」我笑著說道。


「我們比一比,看誰的舌頭比較長。」


我先伸條舌頭出來,同林莉的舌頭在空中相碰、互舔,然後,兩條舌尖互相糾纏,互相送入對方口中,帶著對方的唾液,一直吻向頸、吻向胸、吻向肚皮,再吻到對方下陰。吻入一片叢林,探求那片神秘溪流。又吻進火紅峽谷,尋找稀世奇寶。


另一邊,林莉的舌頭亦經過一片叢林,找尋到我那條大肉棒。她好溫柔地將龜頭吮得又脹又大,然後,由溫柔轉而為激烈。


「啊!要爆炸了!」我叫道。


林莉馬上停止所有動作,對我說道:「我不會讓你這麼快就爆炸的,你都還沒有對準目標。」


於是,她將身體一仰,就剛好把寶貝和我面對面。她說道:「自己來吧!不要我帶路吧!」林莉用手兒拍了拍我的小寶貝。


「不用,我會的,我馬上就插進去。」


「抽啦!用力抽,用力插,你知不知道,我好深哦!」


「好深嗎?有對深呢?」


「你去死啦!問這麼多,插我啦!插不到位,我把你切下來。」


我拚命將身體貼住林莉,兩人幾乎合為一體,林莉向後一縮,剛好我也向後一縮,然後,兩人同時向前一推。林莉「哇!」的一聲叫了出來:「到了,到盡頭了,你好有勁哩!到盡頭啦!」


「我要插到你的子宮,插死你,我要在你裡面爆炸。」我受過高等教育,從來不講粗口,但此時此刻,竟然忍不住內心的衝動,粗口一句又一句爆出來出。


「射死你,我射啦!我要射死你啦!」我高潮來得十分激烈,每射一下,成個人就動一下,射了十來下,林莉就震了十來下。


林莉倒很敏感,可能她高舉到我的精液噴灑在她的子宮頸,每當我射一下,她就大叫一聲,直至噴射完了之後,她的叫聲仍然持續著。她似乎意猶未盡,她叫道:「不要完嘛!不給他完呀!」


陳健把赤身裸體的柳玲交給我,他接著和林莉繼續干。他沒理會我剛才在他老婆陰道裡射入的精液,一下子就把他的陽具塞入林莉的陰道裡狂抽猛插。


柳玲的陰道裡還塞著一條生魚,看來陳健並未和她性交過。她趴到我身上,張開小嘴,用口替我服務。我則捉住那條生魚的尾巴,讓謄在柳玲的陰道裡爭扎躥動。大約玩了半個鐘頭之後,我的陽具已經堅硬如鐵,於是我拔掉柳玲陰道裡的生魚,用我的陽具取代謄的位置,柳玲很熱烈地接受我,她緊緊地抱住我,用她胸前的肉球和我廝磨,扭腰擺臀地把她的陰戶向我迎湊。


在柳玲和我充分合作之下,我再一次發射,大家同時進入了高潮。


當我穿上衣服,想帶老婆回家時,見到她正在同時和陳健以及李立大戰。她嘴裡含住陳健的陰莖之餘,又正在讓李立抽送她的陰道,而同一時間,林莉也在吻她雙乳。


我從未見過自己老婆如此放懷去做,如此盡情地叫床。我一過去,婉兒就一手抱住我,吻我,並拉下的褲子。由於我已經剛剛噴射過兩次,實在無法再硬起,祇有在一邊觀看我老婆和陳健、李立組成的人肉三文冶。


婉兒一對乳房,好像兩個汽球,林莉搓她,就馬上變形,一放手就回復原狀,一彈一彈的,看得我都流口水。


她的叫聲,完全配台看李立抽插時的節拍。李立那條肉棒,有時插得好深,一點不露,有時用力一拔,整條抽出來,再插入時就經常插不准,不是每一下都插得中,令到婉兒又痕又癢,唯有幫他擺正方位。


我見到李立的陰莖好像一隻小松鼠似的,兩個春袋就像松鼠兩腿。小松鼠一縮一縮的,要鑽入樹洞裡面,龜頭就似松鼠的頭,亂碰亂撞,十分可愛。


最後,小松鼠終於吐奶了,他口中吐出有泡沫鮮奶,吐入我老婆的陰道裡面。婉兒在李立吐奶之時,下身不停抽搐,她可能過於興奮,無法控制到自己的反應,咬住陳健的口太用力之故,陳健大叫:「斷啦,你搞什麼鬼呀?」


婉兒道:「李立要射穿我了呀!他好勁呀!」


一輪掃射之後,保羅由一隻雄獅突然變成一隻小狗,躺於地上動也不動,不停地喘著大氣。陳健接住就擂入婉兒下陰,祇見陰內倒流出李立的精液,陳健並有理會,趁自己那支炮夠硬夠大,就直搗黃龍,乘勝追擊。


陳健的抽插李立羅截然不同,李立比較激烈,而陳健就十分溫柔,李立動作很大,大出大入,而陳健動作細緻,輕出慢入。再看婉兒臉部的表情,亦與剛才完全兩樣。


婉兒臉部的變化,好似多雲的天空,白色的雲,飄呀飄呀,每一分,每一秒這都在變化,變化雖然多,卻變得自然,變得豁達,變得美妙,妥得悠閒。


我從沒有見過自己的妻子有這麼溫和美麗的臉,亦從未見過自己妻子有這麼滿足的神彩。終於,陳健亦到達完美的高潮境界。


婉兒接受過兩個男人精液的洗禮之後,整個人如浴春風,她穿上衣服之後,就同我離開了。


以後的幾天,我同婉兒都各徊心事。


「老公,你仍然愛我嗎?」婉兒問道。


「當然啦!老婆,我愛你之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完的。」我好淡定地回答。


婉兒撲向我懷裡,吻著我的胸肌,說道:「老公,我也愛你。」


她抱得我好緊、好緊。我拉開褲鏈,對婉兒話:「吻我這裡,好不好?」


婉兒道:「不要。」


我說道:「上次你和李立、陳健做愛,你吻得好滋味、好陶醉哩!」


婉兒有點不自然,她說道:「不要講那次,總之不要。」


「你吃人家就行,吃我就不行,為怎麼呢?」


「不為什麼,不要就不要!」


「我一定要你吃。」


「要吃你去叫林莉吃,好像上次那樣。」


「我要你吃,你是我老婆。」


「你喜歡女人吃你,就娶她做老婆嘛!」


我十分憤怒,感到下體馬上縮小,再無法立刻變大,婉兒最後加一句:「沒用!」


我大喊道:「好吧!你跟陳健,林莉跟我,天下太平。」


「好,大家交換一下都好,試一個月,好過日日吵鬧。」


我氣得飯都食不下,約林莉出吃,向他講了老婆婉兒的荒唐說法。


「真離譜,合不來就分居或者離婚,老婆都可以交換?」我道。


「你都換過兩個晚上啦!」林莉笑著說道。


「那怎麼相同呢!那是逢場作興,滿足一時的性慾,不是真的換著個老婆呀!」


「你不願意同我一齊生活一個月嗎?」


「我還沒有想過,真是沒有想過。」


「我們一早就有此意,現在祇差你一個人。」


我始終無法戰勝內心的掙扎,我的心好亂,沒有立刻答覆。當晚,婉兒同我冷戰,沒有講過一句話。我也一直悶悶不樂,半夜三更,我實在無法再忍受如此悶局,猛然將婉兒推醒。


「半夜三更,你搞什麼鬼呀?」婉兒問。


「我決定啦,我要同陳健交換老婆一個月。」我說道。


婉兒十分興奮,抱住我吻了一下說道:「什麼時候開始呢?」


我說道:「明天晚上,好嗎?」


婉兒道:「不過我現在又不想了,老公我祇是試試你還愛不愛我,現在我已經知道了,我不離開你,不過我們可以繼續參加林莉她們的遊戲。」


又一個週末了。這次的方式是陳健把他老婆交給我,而婉兒跟他走。


「我想不到,我可以叫你做老公哩!」林莉拖著我的手,漫步於尖沙咀海旁。


「老婆,我好想馬上脫光你的衣服,然然後和你幹一場。」


「那我們回去吧!我們現在是兩公婆了,今晚,我任你怎樣都行啦!」


突然,背後一把聲音叫道:「喂!同老婆浪漫呀!吹海風,真是寫意哦!」


當林莉轉過身時,講話的人立刻將說話收回:「對不住,我以為是你太太婉兒!」


此人向我使了一個眼色,陰邪地笑著。


「我是他老婆,你沒有叫錯呀!」林莉笑著說道。


這人反而有點尷尬,大概他同我夫婦十分熟絡的關係吧!


「我識做的,不會講給婉兒知道,你放心啦!」他對我道。


「婉兒?她知道呀!你不用幫我啊!」我十分得意地說。


這人不明不白地去了,我卻攬住林莉纖細的香腰,走入停車場。


「去那裡呀!」我問。


「到赤柱去。」林莉似乎胸有成竹。


「赤柱,去沙灘做什麼?」


「做愛咯!你試過在海中做愛嗎?」


「哦!還沒有。」


「好刺激哦!!海水一湧一湧的,你就一抽一插,我就一啜一含。你一定要試一試哦!裸泳時做愛,好刺激的。」林莉一邊講,一邊做手勢,七情上面。


我將車直駛赤柱,正想往公眾停車場時,林莉說道:「傻瓜!你真是想下海落水裸泳呀?」


「你不是這麼說嗎?」


「向這裡一直進去啦,我有個朋友,有一間別墅在這裡,那兒有一個暖水泳池,在裡面做愛,才刺激哩!」


「那你的朋友呢?她們看著我們做愛,或者和我們一齊做呀?」我知道林莉最喜歡玩集體做愛,所以這樣問。


林莉笑著說道:「見步行步吧!我們來早了,現在裡面可能祇有你和我兩個哩!」


這間屋好大,林莉開門進去後,果然還不見其他人。那泳池其實別不大,祇有兩個人的長度左右。林莉先開了發熱線,兩人就脫得一絲不掛,進入酒吧飲酒。


「先看一些頂級影碟,香港沒得賣的!」林莉似乎對這間屋十分熟悉。她放了一隻四級影碟,兩人邊看邊飲酒,邊飲酒又邊調情,不多久,兩人都感覺對性交有強烈的需求了。


「老公呀!我要飲酒。」


「好吧!我幫你去倒一杯。」


「不用那麼麻煩了,我要用你那條又香又甜的肉棍兒浸著吃,你給我啦!」


我將酒杯擠到自己下體,就將陽具浸入酒中。我感覺烈酒的威力,好似火酒一樣,燃燒著我的下體。


「哇!好燙啊!我怕會燒傷我這條肉棒哦!」


「怎麼會呢?燒呀燒呀,會燒起你的慾火,好過癮哩!」林莉說道。


「那你呢?」


「我?我飲酒咯!」


「好!給你飲。」我將酒杯遞過去。


「不要!你餵我飲,現在上面的口先休息一陣,你餵下面啦!」


「下面?」我會意地對林莉一笑,就將林莉一雙腳抱高,放在自己膊頭之上。


「你下面的小嘴好可愛呀,好新鮮、好幼滑。」我輕撫她的陰唇,柔情地讚道。


「我要飲酒,倒進去啦!」


「好,我倒,小心點,好利害的哦!」起來。我看到入神,呆了一陣,來不及等她噴入自己口中,就將口合住兩片陰唇,吸啜陰道內的美酒。


「真好味,好酒。」


「當然是好酒啦!加上的淫液浪汁,天下極品哩!」林莉得意地說。


「林莉,我要做愛了!」我抱著她就想插入。


「等一等,我要一邊游水,一邊做愛,做一對水中鴛鴦嘛,你不記得啦!」


「好,我們開始吧!」我急不及待,抱住一絲不掛的林莉、就跳入泳池之中。


池的水不凍不熱,林莉潛入水中,一手抓住我的下體,就在水中含住,我被吹得不樂亦乎,當林莉上水呼吸時,我就和她掉轉位置,自己潛入水中替她品玉。最後,兩人相抱,就叫水中交合起來。池畔的按摩花灑開始噴水,我被推到池的另一邊,剛好屁股後面的花灑也噴向我一漂一漂的春袋。我感覺全身像似打了強心針似的,好大力、好有勁,一時之間好似變成超人一樣。


我將身體一沉,整個人和林莉一齊沉下水面,然後挪動雙腳,直搗龍潭。


林莉被我一插,就有一股泳池的水一直湧入子宮,水雖然比室溫高,但仍暖不過她子宮內的溫室環境,她的子宮一涼,舒服到大叫一聲。


這一叫,就飲了一口水落肚,此時,林莉才醒悟到原來自己正在水中。


我一下又一下地抽插,慚漸地,泳池就好似海洋公口的海濤館一樣,產生有節拍的人造浪濤,與我的抽送配合著,啪啪有聲。抽送了一會兒,我們浮上水面,雙方都拚命地喘氣,都不知是閉氣得太久或是性高潮將至所引起的需要。


我們的下體仍然交合在一起。這回,林莉可以大叫大喊了,她斷斷續續地叫,最後一陣長嘯,我亦受到感應地同時叫起來。精液同時射進林莉體內。


當我將肉棒抽出之際,精液就從林莉體內滲出來。林莉仰泳一下,精液跟住她流入水中,形成一條白帶,實在是人間奇景。跟著,林莉倒方向而游,沿住精液帶游,一口一口地把精液全部吸進口中,然後,再一次含住我的陽具游動。


我已經倦極,我不明為什麼林莉有如此舉動,但當我再一次被林莉扯入水中之時,我就嚇了一跳,馬上抱住她跳上水面。


「為什麼的?你講,為什麼周圍有好多人在看?」我著急地問。


原來,我發現泳池的四邊竟然是透明的玻璃,周圍有好多個人圍住泳池觀戰。


「乖乖,不要怕,他們都是我們的朋友,他們來遲了,正好看到我們的表演,今晚你成了主角了,表現不錯!」林莉笑著說道。


「表演?我同你做愛是表演?你和我做真人表演?」


「不要這樣講啦!老公仔,等一下我們也可以看她們表演嘛!你不快樂嗎?」


我沉默了一陣,往深處一想,自己的確經歷了一次極其刺激的性愛。我突然想起自己老婆婉兒,她又會有怎麼樣遭遇呢?


我好想馬上知道真相,於是對林莉道:「我要打電話給婉兒,即刻要,你替我撥電話。」


林莉見我急得火紅火綠,知道我是勢在必行,於是就和我爬出泳池,幫我撥通了電話,並將電話筒交給我。接電話的是陳健,我認得他的聲音。


「陳健,我老婆呢?」


「你老婆?你老婆不是剛替你打電話嗎?啊!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指婉兒?現在她是我老婆,你不記得啦!我們今晚已經交換了呀!」


「好,我不理是那個的老婆,你叫婉兒聽電話。」


「恐怕不是好方便吧!她正在做愛。」


「是你在和她做嗎?」


「不是我,是一班朋友,有好幾個。大家都喜歡她哩!」


「你們輪姦她?」


「不錯!是輪姦,但是她好喜歡哩!你老婆今晚好勁,我頂她不順,所以就讓我的朋友來滿足她啦!」


「你快點叫她聽!」我逐個字用力吐出。


「好,你等一等。」陳健說道。


我聽見陳健大聲宣佈:「各位,有一個好刺激的消息,你們正在玩的美女,她老公打電話來,要同她講呀,你們可以玩勁點,給她老公聽一下他老婆多麼享受、多麼淫、多麼浪呀!」之後是一片歡呼聲。


我聽見女人的嘶叫聲、男人的淫笑聲。我十分心急,我一直聽不到婉兒講,於是對電話筒邊大叫:「婉兒,婉兒呀,是不是你呀?」


電話的另一邊,終於傳來婉兒的聲音:「嘻嘻,我是婉兒呀!我好開心喲!好多男人輪著和我做愛哩!」


「你怎樣呀?你受得了嗎?」


「老公,你放心吧!我行的!我不跟你講,我要吃香蕉了,嗚……」


我又好氣又好笑,憤憤地收了線。


「別擔心嘛!現在輪到我們看別人玩了。」林莉拉著我下了幾級樓梯,果然見到這泳池原來還是透明玻璃做的,就像海洋公園的大型水族館。不過裡面不是魚,而是赤裸的男女,現在,已經有三對男女在那裡鴛鴦戲水。在外面,也有幾對男女在觀賞。


這時我突然又想起婉兒,我十分激動,雙手握住林莉赤裸的肩膊,高聲喊道:「帶我去見婉兒吧!我要即刻去見她。」


「即刻?好吧!我同你一起裸跑去!」林莉一邊講,一邊看著我下體。我這才醒覺到兩人仍然是赤裸著身體,於是匆忙穿上,再挾持住林莉上車。


「你這麼緊張做什麼?說不定你老婆好舒服、好過癮呢?」


「你放屁!加油,開快點!」


林莉駕駛她那部平治跑車,風馳於司徒拔道、海底隧道,直到吐露港公路,她踏著油門不放,令跑車走到極速。


星光伴著明月,汽車就似追趕著月亮的火箭炮,穿過刺肉的涼風


「哈哈!過癮嗎?好刺激哦!像不像火箭呀?」林莉道。


「你?你不怕死嗎?」我感覺心好寒,好似閻羅王一雙手抓住我的心,要將它扯出來似的。


「是你叫我加油的!你不想快點見到你老婆嗎?」林莉竟然這種極速情況之下,放開了雙手,讓車子叫無人駕駛的情況之下向前飛奔。


我閉上眼睛了。突然,車停下來,我張眼一看,知道已經到了,就和林莉一齊下了車,進了一間藏於花園內的大屋。


「你老婆在地牢,你先下去啦,我跟住就來。」林莉打開大門,向一道樓梯一指。我沿樓椅而下,地牢好大,經過一道長廊,終於去到盡頭。


地牢裝修豪華,地面鋪著波斯地毯,織著大型裸男裸女像,兩邊牆壁掛著春宮圖,還有許多男女交媾著的雕刻品,十足一個博物館。盡頭是一個大廳,周圍是一列梳化。有幾個衣衫不整的男人一邊飲酒,一邊談笑。正面是一個大銀幕,足有一個人高,一個人闊,我往螢光幕一看,見到幾個男人正在玩一個全裸的女人,那個女人,正是我的老婆婉兒。婉兒將口張開,舌頭伸出來承接男人的精液。我四處張望,卻無法見到婉兒到底在那裡,我好心急,像沒頭蒼蠅到處亂撞。


就在此時,陳健出現了,向我打招呼道:「跟我來,不要騷朋友們的雅興!」


「帶我去見我老婆。」我的手緊握住陳健的手臂。


「我都叫你跟我來啦!」陳健笑道。他將我直帶到另一個房間,我終於見到婉兒,祇見她赤條條地趴在地上,左腳伸向天,一個男人向她呼喝:「尿尿,尿啦!」


婉兒道:「沒有尿呀!尿不出呀!」


男人道:「你喝了那麼多都尿不出來?等我幫你啦!」


那男人一手抓住婉兒的左腳,另一隻手就用力按她肚臍下的小腹。我見到,馬上要衝上去,陳健趕緊拉住我,說道:「別急,沉住氣嘛!」


婉兒果然尿出來了,那男人立即低頭喝尿。就在此時,又一個男人來了,他準備同婉兒做愛。他說道:「先沖乾淨,等我試試這塊天鵝肉好不好味?」


我剛要出聲,陳健把一個女人推到我懷裡,說道:「別這樣小氣,這是他老婆,你就玩她嘛!」


那女人握住我的陽具說道:「哇!好勁呀!我喜歡,你快給我吧!」


我被她推坐在地上,她騎上來,陰戶套上我的一柱擎天。但這時我的心祇在我老婆身上,我見到有人替她稍作沖洗,接著那個男人就把我老婆抱在懷裡全身摸玩。後來,就和她性交,並在她陰道裡射精。


那男人臨走時還用手逗一逗婉兒的下巴,笑嘻嘻說道:「寶貝,下次再干你,你要洗乾淨個雞雞等我啦!」


那男人去後,我走到婉兒身邊,撫模她被玩弄過的身體。一摸到婉兒乳房,她就抖了一下,望住我說道:「老公,撫摸我,我想做愛。」


我吻她一下嘴唇,聞到一陣特殊的氣味,心想一定是剛才一班男人在她口中射精,即時就想嘔吐。但我見到婉兒充滿慾火的眼神,楚楚可憐,又不捨離她而去。


「老公,抱我!」婉兒哀求著道。我抱住婉兒全裸的身體,,就吻我的臉和手臂。突然,陳健大聲宜布:「大家看到的,是美女的主人,是她的老公,現在向大家示範她們閨房生活。」


我說道:「你太過份啦!」


陳健笑著說道:「你不想玩,許多爭著上台哩!」陳健向一個男人打了個手勢,那個男人立刻走上前,用手挑逗婉兒乳房,我見到,馬上將他拉開。他也笑著退下。


婉兒爬到我胯下,就幫我提醒褲子,然後,好主動咐含住我的陽具。


我想起以前的婉兒,結婚多年,都一直不肯用口碰我下體一下,為什麼現在會變得這麼毫放呢?


我嘗試過林莉的口技,是人間中最妙最好的享受,現在,我親嘗自己老婆的口技,覺得技巧同林莉差不多,一樣豪放,一樣令人銷魂。婉兒的舌頭好似不知疲倦,攪呀攪呀,強而有力,但過了一陣就軟了,陳健道:「要上鏈啦!快幫她上鏈!」


一個男人上前,突然將手指塞入婉兒的肛門,婉兒一痛,就用力一咬,咬住了我下體。我下體雖然痛了一下,但是反而覺得更舒服,更刺激。


我雙手捧住婉兒的頭,然後將下體向前頂,頂入婉兒喉嚨。婉兒被上鏈之後,果然有非凡的反應,一邊咬,一邊用力吸。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自己老婆,我輕輕地問:「你幾時學得這麼淫蕩?」


陳健聽見我發問,興高彩烈地說道:「你老婆以前好笨的,完全不懂得服侍男人,而家經過我的教導,已經變成一個小淫婦,大家聽見,連她老公都讚不絕口了。」


大家不斷鼓掌,剛才的男人也過來助興,他跪在婉兒屁股後面,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陰道裡,我已經整個人沉迷於「玉人弄蕭」這首名曲之中,對陳健以及其他人充耳不聞。最後,我終於於婉兒口中發射。


這是一次完完全全的超級享受。之後,又有兩個年輕的女性圍過來吻我的嘴,吻我的陽具。把我弄硬之後再和我性交。婉兒也分別同五個男人口交及性交,直至深夜三點多,各人才散去。


第二日,眾人都睡到中午才起身,我打電話叫診所護士通知病人,說醫生外游,停止應診。


我見到婉兒時,她已經清醒了。婉兒撲進我懷裡,哭了起來,好迷茫地問道:「昨晚我做過什麼呀?是不是了些好淫好賤的事?」


「你不記得你做過什麼嗎?」


「我夢見和好多男人做愛,好真!一點都不像發夢,一覺醒來,原來是發夢。不過我發現乳房,下體有些疼痛,我真是不知發生什麼事了。」


「婉兒,你鎮定點,他們給了禁藥給你吃,令你喪失本性,如入夢鄉。」


「你是說,我發的夢,全部是真的。」我好沉重咐點一點頭,並且替婉兒抹乾了眼淚。


「我,我好害怕呀!」 婉兒撲到我懷裡。


臨走時,林莉走上前,對我說:「老公仔,你不要我啦!你無情啼,我有義呀!」林莉抱住我,吻我一輪之後,繼續作最徹底、最深情的濕吻。我的確實整個人沉迷在熱吻之中,林莉的而且確是一個性愛高手。這一吻,是我一生人中最甜最蜜的一吻。


之後,婉兒大病一場,我悉心照料之下,慢慢將她身體調節好。這一夜,是我們回家之後第一次試行雲雨之情。


經過這一次換妻經歷之後,我們雙方都更加深愛對方,更加珍惜之間的感情。


兩人接吻,互相撫摸,然後,我將內褲脫下來,對婉兒說:「含它啦!」


「不要,你知我不喜歡這樣啦!」


「但是,你……」


「我們已經說好不再提那次發生的事,你反悔了?」


「我,我不是反悔,祇不過是不明白!」


「不明白什麼?」


「我親眼見過你用口,亦親自試過你用口,但是,為什麼你會判若兩人的?」


「你是醫生,我不是,你問我都有用。」


一切都有變化,我和婉兒的性愛生活,並未因為一次換妻遊戲而改變,一樣是那麼沉悶,那樣保守。我十分失望,我滿以為婉兒受而陳健「訓練」之後,會脫胎換骨,變成一個床上淫婦。可惜事與願違!


這事宜令我十分費解,我請教過好多同行心理醫生,仍然得不到一個解決的方法。又三個月之後,我從醫務所帶一隻禁藥回家,這藥正是陳健給婉兒吃的藥。


飯後,婉兒吃了藥,如常看完電視,上床睡覺,我故意挑逗她。


「睡啦!上個禮拜才做過,下禮拜再來啦!」婉兒道。


我覺得好奇怪,為什麼沒有效呢?無可奈何,亦祇有倒頭大睡,誰知,到了半夜,我感覺下體有所異動,原來婉兒已經爬到我胯下,脫下我的睡褲,為我作口舌服務。


我喜出望外,一邊享受,一邊撫摸婉兒乳房。這一晚,我們終於重演一次轟轟烈烈的性愛。


第二日,兩人都沒有提昨夜之事,三日之後,我再同婉兒做愛,她因為沒有吃過任何藥,婉兒又回復過往的保守姿態。


我終於明白了,一切關鍵在於這種禁藥。我是醫生,知道藥性強弱,知道這藥不可以多吃,於是我每兩個星期就偷偷給婉兒吃一次藥。每次食完藥之後,婉兒都好像鬼上身似的,她好放、好淫,甚至要求我對她施暴。


這一夜,婉兒在瘋狂的口交過程之中,哀求我道:「打我呀!快點打我,我週身都好痕呀!」


我打她的屁股一百多下,打得屁股都紅起來,她仍然不夠。第二天,當我從醫務所回家時,婉兒對我說:「老公,我好像有病呀!」


「什麼病呀?」


「我不時會發夢,變成變成一個淫婦!」


「好多人都會發夢啦!」


「我認為是因為上次換妻之後的後遺症。」


「沒事的,放心啦!」


「昨晚,我夢見你打我。」


「發夢嘛!我怎麼捨得打我老婆呢?」


「但是,你看看,我屁股還紅紅的哩!」


「哦!」我無言以對,我寧願婉兒一直都在夢裡面,一直都不清醒。


「會不會是有鬼強姦我呢?」婉兒問。


「我是醫生,怎麼會信鬼呢?可能是外星人吧!」


「我祇喜歡你一個。」婉兒抱住我,竟將口湊近我的下體,用舌頭舔我的寶貝。我又驚又喜,因為這一晚,我沒有給禁藥婉兒食,為什麼她會突然間轉性呢?


「婉兒,你……」


婉兒將寶貝吐出,用手指輕掩我的嘴巴,說道:「做愛時要專心,你這外星人。」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