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寶拉系列

首先,先容我說一些廢話,當然看完廢話之後,也一定有文章看,我本來是不會在這裡出現的,這一次,是為了「土豆」來的,我聽到朋友轉述,告訴我土豆被罵的事件,也看了他的文章,所以有些話想說︰我首先聲明,我家也是受災戶,我想,也不會有人拿自己家是受災戶開玩笑的。這次地震,我家在東勢的一棟五層樓透天的房子垮了、一輛車子毀了,不過萬幸,沒有人受傷。也還好,我家所有的人都在台北,只有一點點受驚嚇而已,可惜台北的電視和擴大器也砸了,除此之外不算什麼損失,我一樣捐錢給災胞。


我想,在元元逛的,除了親人有傷亡之外,沒有人損失比我家重的了,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有資格說些話。


首先,我覺得寫作歸寫作,看情色文學的人,該這麼認真嗎?故事中的一切不都是虛構的嗎?一個有責任感的類似網站,應該警告所有的上站人員,故事是虛構的,不可以模仿,對不對?只有愛幻想和喜歡幻想的人才會喜歡情色文學!


如果說題材用得不對,該受這麼多人責罵,那我請問,寫亂倫文章的,是不是也該譴責?讓人家的父親玩女兒、兒子玩母親就沒關係?用女藝人的名字作文章也沒關係?地震是天災,那亂倫不就是人禍?天災與人禍,孰重?


我從不翻亂倫的文章,也不翻未成年的,就是因為我討厭,但是我不反對別人寫,因為這是創作,請記得前些年流行的一句話︰「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扞衛你說話的權利!」


就讓生活的歸生活、幻想的歸幻想吧!


廢話說完了,下面看文章吧,這是新的系列,共有六篇,我會交給土豆,要貼不貼隨他便。


寶拉(第一章)


戲院


我和寶拉結婚之後不久,我發現我的老婆居然有在別的男人前暴露身體的幻想,而且這個幻想還複雜到想去做個脫衣舞女郎,在酒吧裡跳舞,讓其它客人們可以仔細欣賞她的胴體。


她從來沒有告訴我這件事,我是有一次在酒吧裡和她跳舞時,發現她故意露出她的大腿和內褲給別的男人看時,才知道這件事的。我當時很生氣,但是我居然感覺到我的老二硬得像鐵一樣,看到她露出她性感的身體給別人看,我竟然如此地興奮!


當我告訴她我看到她故意露出大腿給別人看,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時,她先是否認這是故意的,但是我告訴她,我看到她這麼做,我的老二就硬起來了,她才洋洋得意地告訴我她有暴露的幻想。


那一夜之後,我們常常這麼玩,寶拉常常穿著非常性感的套裝,有時不穿胸罩、不穿內褲,我們就這麼去酒吧、俱樂部或是購物中心,我和我的老婆就這麼沉醉在她有意地讓人驚鴻一瞥她身體的快感之中。我們都認為這種事無傷大雅,而且很刺激,所以我們常常在這麼玩過之後,來幾場激情的性交,不論是我干她好幾次,或是用嘴讓彼此達到高潮,都十分爽快。但是不論如何,一個月之前,一切都變了。


那個週末和平常一樣,我們打算好好地享用了一頓晚餐、跳舞、小小地暴露一下。我讓寶拉獨自先進俱樂部,我隨後再進去,我坐在吧檯邊,看著她曼妙的身材。和平常一樣,她是所有男人注目的焦點,有時她會接受男人們的邀請去跳舞,或是請她喝酒,如果她真的興奮起來了,她也會讓那和她跳舞的男人吃吃豆腐。有一次,她甚至讓一個傢伙把她的上衣扯下,露出她的乳房,當我看到我的老婆在舞池中露出她那34C的乳房時,我差點射精在我的褲子裡。


那個傢伙揉著她的奶子、捏她的乳頭,還用牙輕輕地咬,當然那個男的還希望帶她出去打炮,但是最後,寶拉說她和她的老公約好了,沒辦法再玩,於是我們很有默契地在停車場見面,一上車就直奔旅館開房間,因為我們已經興奮得受不了了。


在路上,我們看到一個明亮的招牌,那是一間專放三級片的電影院。我問寶拉,她想不想進去再玩玩挑逗的遊戲?


「好哇!帶我進去。」她答道。


「那裡面什麼人都有,你真的要進去?」


寶拉性感地一笑,拉起她的迷你裙,露出她已經濕得發亮的內褲。


「我好熱……熱得要命,帶我去,我想去那個髒地方看看……求求你……」


她苦苦哀求。


戲院裡很黑,我們過了好一會兒才能適應黑暗,銀幕上播放著兩具交纏在一起的身體,一個男人正在舔著女明星的陰部。我們適應黑暗之後,我們發現這裡面幾乎都是男人,有兩對夫妻坐在最後一排,我問寶拉我們要不要坐在那兩對夫妻旁邊?


「不要,我們往前坐。」她答道。


我還沒答話,她就扭著屁股,順著走道緩緩地往前走,雖然銀幕上正有一個女人被姦淫著,但是還是有不少男人注意著寶拉。她走到中間,看上了個合適的位置,但是那排座位前已經有兩個男人了,她輕輕一笑,向那兩個男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側身擠了進去,讓她的臀部擠過他們的膝蓋。我跟著她也擠了進去,許多人看著她坐下疊起雙腿,她的迷你裙因此拉高,露出她雪白又修長的腿。


坐在一邊的那兩個男人一直注視著我老婆修長無瑕的腿,我看著銀幕上那個女星被狠狠地幹著,我的老二開始硬了起來,我一邊看著電影,一邊將手放在寶拉的大腿上,將她的裙子拉得更高些,一手摸著她的大腿,一手隔著我的褲子搓著我的雞巴。


那兩個男人看著我摸我老婆的大腿,他們一邊看電影一邊看著寶拉的大腿,寶拉知道他們在看她,她故意不交疊雙腿,還略為向右轉,把腿張開了些,讓那兩個男人看得更多,那兩個傢伙也隔著褲子摸著自己的老二。這個時候,銀幕上的女人正被人從後面干,而他們連看也不看一眼了。


寶拉的手也往我的老二摸來︰「嗯……你好硬哦,老公,你的老二好像還在跳動呢……」


她拉下我的拉煉,掏出我的老二,慢慢地開始幫我打手槍。


我望向寶拉的左邊,看到那兩個男人也把他們的老二掏了出來,一邊看著我老婆幫我打手槍,也一邊自己打手槍。後來,我覺得我快要射了,於是我閉上眼睛,不想讓自己這麼快射精,而寶拉還是不停地幫我打手槍,我發現她居然還是看著那兩個男人幫我打手槍!而當其中一個男人看到寶拉在看他們時,他乾脆走過來,坐在寶拉身邊。


我將我的注意力拉回到電影上,一邊享受著我老婆打手槍。當我老婆靠在我耳邊低聲說話時,我嚇了一跳︰「他在摸我的腿,老公。」


我看著那個傢伙,他一直看著寶拉的大腿,我看不到他的手,但是我看他的手臂一直在動著,他真的在摸我老婆的大腿。


「……他摸得我好舒服,老公……哦……好舒服,他還想往上摸……哦……啊……」


看到這一幕,我的老二更硬了,我將寶拉的裙子拉得更高,直接拉到她的臀部,他的手揉著寶拉的小腹,還把他的手往寶拉的雙腿之間伸去,但是寶拉把雙腿夾緊,不讓他摸到自己的私處。


「他想摸我那裡,老公。」我在我耳邊輕輕地呻吟。


坐在我們後排的一個男人也發現了怎麼回事,於是他直接坐到了寶拉身後,身體往傾,伸出手來,隔著薄薄的衣料摸著寶拉的胸部。


「……啊……吳極,有人坐在我後面摸我的胸部,哦……他用兩手摸,還捏我的奶頭,哦……好痛……哦……哇……那個男的想把我的腿分開,我……我要不要……我要不要把腿張開?老公……哦……後面那個男的捏我的奶子……」


雖然戲院裡很黑,但是我還是看到我老婆的奶頭已經透過衣服硬起來了。她身後的男人還將她的上衣往下扯了扯,使得她的乳房幾乎露了半個出來,差點就露出她的乳頭。那個男人還在我老婆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她點點頭,然後她的手放開了我的老二,將手往後伸。過了一會兒,她的手一摸到身後那個男人的陰莖時,她不能自己的喘著氣,我看著她的手臂不斷地前後移動,我知道她正在幫那個男人打手槍。


「他好大,吳極,真的好大!大得嚇人,我的手幾乎握不住,而且大概有三十公分長!哇!硬得像鐵棒一樣!」


寶拉上衣的扣子現在已經被解開了,而且她豐滿的胸部也露了出來,那個在她身後的男人正用雙手握住她的兩個乳房,他隔著寶拉的胸罩捏她的乳頭。寶拉一開始呻吟,他就將手伸進她的胸罩裡,將她的胸罩往下扯,露出了她的一對乳房,並且用手又捏又揉的。而坐在她身邊的那個男人,則是一直想往她的雙腿之間摸去,寶拉的屁股因為興奮而不停地扭著,但是她一直沒把腿張開。


坐在我們前排的男人換了位置,他乾脆坐到寶拉的正前方,他沒有碰寶拉,只是一邊目不轉睛地看著寶拉的乳房和全腿,一邊打著手槍。第四個男人坐在我的右邊,他將身子往前傾,好讓他能更仔細欣賞寶拉的胸部。


我老婆的呼吸變得急促,急促得好像有點痛苦,而她身後的那人還要她把腿張開。


「他們要我把腿張開,吳極,我該不該張開腿?你要不要我把腿打開,讓他們玩玩我那裡?老公?我要不要把腿打開?」


「老兄,叫她把腿打開。」坐在我右邊的男人對我說道。


「打開,老婆,張開你的腿。」


她照辦了,將她的腿張開,一條腿跨在我的身上,另一條腿則跨在另一邊那個男人的腿上,她的臀部不停地扭著,而她的眼睛則是緊緊地閉著。


那個坐在寶拉前方的男人瞪大了眼睛,看著一個男人的手摸著寶拉的小腹,讓寶拉在他的愛撫下不停地扭動著臀部,當他看到那個男人把手伸進寶拉的內褲裡撫摸她的小肉穴時,他的老二硬得快斷了。於是他轉過身來,整過人往前傾,直到他的眼睛離寶拉的小穴只有三十公分遠為止,全神貫注地看著那個男人的手在寶拉的內褲裡活動。此時,寶拉胸前的兩隻手,還在不停地捏著寶拉的乳頭。


「請你把她的內褲脫了,讓我看看她的 ,麻煩你把她的內褲脫了。」那個男人喘息道。


我伸手將寶拉的內褲拉到一邊,露出她正被插入兩根手指的陰戶,在那兩根手指抽送的同時,我揉著她的陰核,而寶拉則是扭著屁股,迎合著手指的抽送。


不到一分鐘,她全身顫抖,達到了高潮,她的屁股扭得更是激烈,整個陰部都在收縮,看來這次的高潮十分地強烈。


「哦……哦……哦……我……我要射了……要……要射了!……」我老婆咬著牙呻吟。


這對於坐在前座的那個男人似乎是太刺激了,在那一剎那,他爬了過來,跪在我老婆的雙腿之間,一把扯下了寶拉的內褲。


「幫我張開她的穴……」他對那個正用手指插我寶拉陰戶的男人叫道。


「像這樣?」那個男人撥開寶拉的陰唇,露出她的整個陰戶……「太好了,就是這樣!……」


我老婆的身體激烈地扭動,而那雙玩她奶子的手也捏得更用力了。而跪在她雙腿之間的男人開始吸她的小穴,那男人含住她的陰核用舌頭不斷地舔,寶拉則是不停地顫抖,之後那個男的將舌頭插入寶拉的小穴裡,用舌頭抽送,還用舌頭將寶拉的陰戶裡裡外外整個舔了一遍。


這個時候,好幾個男人靠了過來,圍在我們四周,全盯著我老婆看,他們大部份的人都把老二掏了出來,邊看邊打手槍。


一股陰精由寶拉的陰戶噴了出來,那個男人把寶拉舔到了高潮。我看寶拉都快抽筋了,她不斷地舔著自己的嘴唇,不能自已地浪叫了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要射了……射了……吸我……用力吸……哦……對……繼續吸我的小穴……我……我又射了……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


寶拉身後又靠過來一個男人,他伸手握住寶拉的一個乳房,另一個男人則是專心地愛撫著她的左邊乳房。玩寶拉右邊乳房的是一個黑人,他的大手在寶拉高潮時十分用力地捏著她的整個乳房。


一個女人被人家這麼玩弄著,對於那個站在我老婆前方的男孩似乎是太刺激了,他紫紅色的龜頭對著寶拉,一大股白色濃稠的精液噴了出來。那一大泡的精液灑在寶拉的小腹上,直接流到她的陰戶;第二股精液噴在她的乳溝間;第三股精液則是射在她的大腿上。


我想應該到此為止了,再下去就會失去控制了,於是我拉了拉寶拉的腿,暗示她,我們該走了。一個正在打手槍的男人看到我這麼做,於是叫了出來︰「老兄,等一下,我快射了!在你們走之前讓我爽一下,再一下就好了,求求你。」他哀求道。


寶拉看著我,對我一笑︰「我們這樣就走對他來說太殘忍了,老公,再等一下,花不了多少時間的,他就快要射了。」


她轉過頭對那個男人說道︰「來吧,你射在我的奶子上,你不是想射嗎?來吧!射吧!」


寶拉跪在那個男人的面前,他的陰莖正對著她的乳房,寶拉捧起了自己的乳房,她的乳頭上還有一滴精液滴了下來,那個男人更激烈地打著手槍。


「哦……我……我快要射了……求求你,讓我射在你的小穴……求求你……讓我射在你的小穴上……」寶拉往後靠在椅背上,將她的雙腿大大地張開。


「再張開一點……」那個男人乞求道。


寶拉又將腿張開了些,將又濕又熱的小穴整個暴露出來。


「你看到我的小穴了嗎?看著它……哦……哦……看我的小肉穴,你看它好濕,它剛才才被別人好好舔過,你看到我的小豆豆有多硬嗎?快來……射吧,射在我的小穴上吧!」


那個男人的龜頭越變越大,最後他緊緊地捏住自己的龜頭,小心謹慎地把龜頭對準我老婆的小穴,離她飽滿的陰戶只有一點點的距離,又開始更激烈地打手槍,寶拉一直盯著他的龜頭。


忽然,一股精液由他的龜頭疾射而出,直接往寶拉張開的小穴噴去,噴進寶拉的陰戶裡,還有一部份射在寶拉的陰毛上。寶拉立刻用手撥開自己的陰唇,讓自己的陰戶更張開些,那個男人的第二股精液更是一滴不漏地全射進了她的陰戶裡。那些精液又順著她的陰戶流到她的屁眼上、滴在地上,而第三股、第四股精液也跟著射進了寶拉的小穴裡。


直到那個男人射完精,寶拉才站了起來,將她的裙子放下,小心翼翼地將她沾滿精液的乳房放回胸罩裡,說道︰


「好了,老公,我準備好了,我們走吧!」


有四個男人跟著我們出了戲院走到停車場,我坐上駕駛座等我老婆上車,我看著那四個男人圍著她,她不停地笑著,站在她身後的男人還用手摸她的胸部,而站在她面前的的男人更粗魯地吻寶拉的嘴,我知道他也一定把舌頭伸進了寶拉的嘴裡。而另一個男人則是試著想把寶拉的裙子拉起來,這真是太誇張了,就在停車場的中央,她露出她的胸部,裙子也拉了起來露出她的臀部,她的乳房和腿上還有著精液。


因為這是公共場所,隨時有人會來,我相信寶拉不會讓人在這裡幹她,所以遲早她會上車的,我一直等著。但是我老婆還是沒有上車,最後,她將頭探進了車窗,但是還是沒有上車,只是對我微笑。


「快上車吧,老婆,玩夠了。」


「我還不能上車。」


「為什麼?」


「我被干了。」


「你被干了?這是什麼意思?」我叫道。


「有一個人在我後面,他正在幹我,他抓住我的屁股在幹我。除非讓他幹完後,要不然他不會讓我上車的。」


「那個人是誰?」


「我不知道,我正準備要上車,有人把我的頭推進車窗,把我的腿張開,就開始干我了。我的天……他插得好深,他真的在幹我!吳極,他就在這裡干你老婆的 ,這……這裡是公共場所……,隨時會有人看到我被奸,哦哦哦哦哦……老公,他好大,插……插得好深……啊啊啊啊……哦……哇……他……他射在我裡面了!老公,我感覺他的精液好燙!」


我看著我老婆的身體不停地前後搖動,讓那個男人射精在她的陰戶裡。她的雙眼緊閉,張著嘴不停地舔著嘴唇,很顯然地,在那個男人射精的同時,她也達到了高潮,精液和她的陰精由她的陰戶湧了出來。


當那個男人把他的老二拔出寶拉的小穴時,精液不停地由她的肉穴裡流出,直接滴在地上,但是馬上就停了,因為另一根堅硬的陰莖又插進她的小穴裡。


「吳極,另一個男人在幹我!又有另一個人插了進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幹得好凶……啊啊啊啊啊啊……我……我要射了……我被他干到了高潮……啊啊啊啊啊啊……他好像要射了,他……好用力……他……他的雞巴越變越大,哇……啊啊啊……插到底了,又……又變大了……他要……他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射了!!他射進來了,他……他還在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又射了……」


第二個男人射精之後,他們四人將寶拉抬上車,讓她躺在後座,接著他們也上了車,而我則是開車離開停車場。在我開出停車場之前,他們把寶拉的雙腿張開,並且將她的高跟鞋跟卡在車頂的把手上,以固定她的腿,在我還沒開到路上之前,寶拉已經開始叫床了。


我往後照鏡望去,看到一個男人正猛烈地幹著寶拉,而寶拉裝滿精液的陰戶也發出響亮的水聲。他越干越有力,而寶拉也一直處在高潮之中,終於在寶拉的尖叫聲中,他也射精在寶拉的子宮深處。


他一射精,第四個男人立刻上來干我老婆。在我找到可以投宿的旅館之前,我老婆還為那兩個在停車場幹過她的男人吹喇叭,讓他們再次硬起來。


那天晚上,我睡在旅館的地板上,而那四個男人則在床上一直不停地幹著我老婆。她後來告訴我,那天晚上他們每個人都幹過她四次;而天一亮,他們又一齊幹了她一次。


那夜之後,我們的生活進入了另一個新的階段。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