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家庭生活

「喔!小妹,我...我要...」


「傑森!」小女孩哭叫道:「別射在我裡面,我知道我現在不安全...我可能會懷孕的!」


女兒帶著警告的哭聲,掩飾了她臀部的激烈挺動,黛妮順應著哥哥的大力撻伐,雪白的纖嫩屁股不住地上下搖擺。


黛妮的心裡可能在擔心,但她的身體卻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絲毫不在意懷孕這種小問題。


我的目光往下瞄,兒子肉棒的大部分,已經全隱沒在他十歲妹妹的緊窄小裂縫內。


從陰莖上越來越強的痙攣,我知道兒子撐不久了。因此,我決定,在一切事情來不及以前,採取該做的行動。


我急忙伸出手,按住兒子劇烈聳動中的屁股,用盡力氣往前推。


「波!」


兒子陰莖的最後半吋,盡根沒入女兒孩的嫩穴之內。


「如果你想讓妹妹懷孕,你就要用盡力氣,去射到最裡面。」我這樣教著兒子。


黛妮眼睛睜的老大,而她哥哥的肉棒直頂入她子宮,跟著,在她危險期的年輕子宮之中,這十三歲的男孩爆放出最精華的液體。


觀賞兒子與他妹妹配種,實在是件賞心悅目的樂事。


男孩的身體一次接著一次地抽搐,他將充滿生命種子的滾燙精液,毫無保留地注入妹妹無防護的年輕子宮裡。


「喔...... 喔喔喔喔喔!」傑森咆哮道:「喔!老天, 我射在你裡面了!黛妮!」


女兒嗚咽了幾聲,然後,好像突然地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當哥哥的四肢緊纏著幼嫩的胴體,作最後的噴射,黛妮還以一個熱烈的擁抱,輕喃道:「喔!媽咪,我猜我會有一個貝比。傑森在我身體裡面射了那麼多,我知道,在上中學以前,我一定會懷孕的。」


「喔!上帝!懷著哥哥的嬰兒!這感覺好棒,我忍不住了。」


我貼近去看,想確定兒子做得對不對,讓每一滴精液,都留在這女兒孩的平坦小腹中。


動作一直持續,直到男孩已從高潮顛峰落下,肉棒軟化,他才依依不捨地自妹妹嫩穴中拉出。


當他抽出時,我看到一串濃白精液自陰莖前端淌下,而另一股殘餘液體,也立刻自黛妮緊緊的小穴口流出。


我知道兒子把一切都做對了,他已經將精液留在妹妹可愛的小腹裡了。這個可愛的小肚子,有希望會很快地變大,讓她哥哥的小嬰兒,在裡面踢打、扭動。


假如沒有,我看哪,傑森將會持續交配,直到配種成功。


我微微一笑,示意黛妮彎曲身體,就像要包尿布那樣,把小屁股抬高,然後,拿了團衛生棉條,笑著吩咐道:「保持這姿勢別動,小寶貝。」說完,將衛生棉條放至黛妮蜜唇邊,輕輕內推。


「別動喔,媽媽想讓全部精液留在你身體裡面。」


我一面這樣告訴她,一面把輔助線拉出。


我輕柔地開始撫拭黛妮的蜜唇,拉拉生嫩的乳蕾,搓弄著微隆的乳房,直到女兒孩發出呻吟,關上眼眸,享受一波波的快感。


讓傑森、黛妮兄妹交配的主意,是我的點子。起初的第一次,我突然注意到,女兒胸罩的尺碼已漸漸引人側目,而她的屁股已寬闊到足以承受幾次「自然分娩」了。


當黛妮有了月經,我更開始對著日曆數日子,就像一個盡責的咕咕鐘,推算女兒的排卵週期。


到了黛妮本月的危險期,我把她叫過來談些事,同時幫她按摩。一面按摩,一面褪下女兒大部分的衣服。


她並沒有那麼聽話,但是,當母親伸手解開她胸罩的扣子,開始揉弄她的胸部,溫柔地挑逗兩顆乳蕾,她的身體整個兒放鬆了下去。


我仔細看著女兒的每一個反應,她的膚色因為害羞而燙紅,腿間慢慢變得濕潤,到後來,整個人完全癱軟在床上,兩條粉腿大張。


當我告訴女兒,我要給她個驚喜,黛妮睜開眼睛,看見了哥哥。


剛開始,她拚命想遮住身體,但我將她的遮蔽物都拿開,告訴她放鬆身體,而傑森則坐在床邊貼著她,開始摩蹭我剛剛挑弄過的地方。


我確信已把兒子教得很好了。


很快地,黛妮在愛撫中放開身體,而傑森也爬到了妹妹身上。她幾乎沒有注意,而我曉得女兒此刻已飄飄然,不知身處何地了。趁著她無法思考,我將她的內褲拉下腳踝,要她把兩腿分開。


你應該猜得到剩下的部分...


傑森把陰莖刺入女孩的腿間,開始對妹妹播種。


往後的三天,趁著黛妮還是危險期,我要傑森全力下種,透支體力也無所謂,於是他們把大部分時間耗在床上,一天至少一次。


『 LEONIC 註:如果要增加懷孕機會,不可以「全力」耗在床上,這樣會導致精蟲濃度太低(來不及製造)反而降低生育機會。正確作法是,要休息 1.5 天到 2 天(看男生的年紀)因為精子可以在子宮內存活 3 天, 所以,兩天一次,就可以保持「有效濃度」了。然後盡量使女生達到高潮(乾脆先用 XX、OO、##﹍﹍使她達到高潮,男生再進去)』


我不要女兒錯過任何機會!


一些時間之後,我很高興地發現,即使沒有媽媽的鼓勵,傑森也能自動地肏著妹妹。


呵呵,我為兒子的傑出表現而自豪。


老公對我的計劃相當感興趣,一個月過後,黛妮進到我們臥室,一臉憂慮,她告訴我們,這次的月經沒有來。


我微笑起來,從床邊取出一張為了這個「緊急時刻」,而早就買好的驗孕紙,帶女兒進浴室,取她的小便樣本。


一如預期,驗孕的反應成陽性,而很快地,黛妮開始在晨間覺得慵倦。


懷孕的前三個月,黛妮並沒有我們那麼高興,她的裙子就像吹氣球般膨脹起來,我笑著幫女兒換上了年輕的孕婦裝。


她不肯穿那件我送給她,繡著「哥哥的嬰兒」字樣的可愛T恤上學,但我確定她有在屋裡穿上,這樣一來,所有的血親都會知道,在這女孩美妙小腹中輕踢、扭動的嬰兒,是誰下的爛種。


我也確認黛妮對新生兒的出生有了準備。


我和婦產科醫師談過,他同意我們在家分娩。


當分娩的日子終於到來,我要黛妮躺在我們房間的床上,啟動中的攝影機將記錄下一切。


經歷兩小時的汗水、掙扎、痛苦,黛妮生下了一個7磅又4盎司重的白胖男嬰。


傑米.大衛(用以紀念他的雙親)。


黛妮生產之後,我幫著洗淨嬰兒,餵飽他的第一餐。


懷孕之後,黛妮的乳房開始變得非常碩大(十歲的年紀,34D罩杯的巨乳),當分泌初乳後,這對巨乳變得非常柔軟。


起先,黛妮很擔心怎麼在學校裡給兒子餵奶,因為她希望兒子吃母奶長大,但是,怎麼在全班同學、眾目睽睽之下,公然給兒子哺乳呢?


呵呵!她忘記了媽媽的存在。


在黛妮回學校的兩周前,我已租了一個廣告中的擠乳唧筒,當黛妮喂完早餐的第一次奶後,把東西介紹給她。


唔!我只能說,當我示範過一遍後,黛妮似乎很驚訝。


她問道:「這是什麼啊?!」


我僅是笑笑,要女兒褪去特製的胸罩。


黛妮看起來很困惑,但還是同意了。


剩下的就沒什麼了。


我將一雙吸入杯按在女兒胸房,開始汲取她的奶汁。


結果,這變成了例行公事,每天早上,等黛妮洗過澡,就這麼依樣開始汲奶。


早晨時,當黛妮醒來,她會親自喂傑米一次,一小時後,我會為她汲出奶水,供給傑米一天所需。


當黛妮從學校回家,又喂一次,而我再一次幫女兒汲奶,為了後續的需要,小心地汲出每一滴。


傑米睡前要媽媽再喂一次,而半夜的那一次,則由庫存的母乳來應付。


廣告上說,一個嬰兒吸的奶越多,吸的次數越多,那麼,母親的泌乳量就越大。


在兒子、汲奶筒的過程中,黛妮變成了一個小小的「小乳牛」,她的乳汁足夠應付三個小子。


多餘的乳汁,我們捐贈到醫院去,捐給那些無法分泌乳汁,卻需要母乳來哺育孩子的母親。


我們全家為了這頭溫馴的「小乳牛」而自豪不已。


過了一陣子,黛妮也自豪於自己的成就,就如我們一般。


當黛妮的嬰兒斷奶,黛妮想要停止餵奶,但我卻有別的主意!


所以,當黛妮的乳汁枯竭,你應該能猜到下一步發生什麼事吧!


在我的授意下,傑森相當樂意充當種馬,而黛妮再次配種成功了。


可惜這次,這只種馬花了六個月才成功。


男孩不斷地取樂,幾乎每天晚上,都把熱滾滾的精液注入妹妹年輕的子宮內,有時甚至一天數次。


事實上,兄妹倆都得到了愉悅,黛妮甚至習慣於待在家裡,專心地哺乳、懷孕,或是努力下種,重複這樣的流程。


我的目標:黛妮在高中畢業前,至少生下三個孩子...


最後的事實是,我們女兒在進入與哥哥同一所的高中前,產下了四個可愛的小東西。


傑米,妲琳,傑克和美琳。


(當傑森高中入學後,有六個月之久,播種的工作由我丈夫親自擔任,將他過剩的種子,全注入女兒子宮之內,最後的那個種就是他的傑作。)


從女兒離開後,已經六年了,你可以想像得到,自從女兒搬去與她哥哥同居,我們的生活寂寞多了。


但昨天,妲琳哭鬧說小腹好痛,內褲上首次出現了褐色的污痕......


呵呵呵!我幾乎等不及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