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學生時代

創作人︰Younger


創作時間︰1999/4/6Taiwan


學生時代〔一〕


〔一〕初試啼聲


狂暴的風聲從我耳邊呼嘯而去,雖然知道有許多的檳榔妹妹坐在路旁的檳榔攤裡,但卻不能也不允許我多看一眼,因為我正以時速120疾駛於省道上,可能有人會很疑慮,但看到我的服裝後想想現在的時間,相信他們也就能理解為何我會這麼拚命了。


一瞬間,我又轉上了一條小路,車速也被迫減到80公里,但仍快得嚇人,不問可知,因為那條小路還真小呀,很快的XX商專就出現在我眼前,而今天就是我入學的第天,奇跡似的我只花了二十八分鐘就到了學校,或許是我太不小心了,將時間看晚了一小時,在早上7︰30才出發,匆促之下便拿出我苦練已久的「飆車本性」一路狂飆而來,而那時我老爸及老媽仍在被單下蒙頭大睡,不曉得他們的兒子正拼了老命的趕到學校受死。


機車一丟,拿著書包就往校門口直衝,迎面而來的,是一位三十五、六的教官,親切地向我打招呼說︰『同學,慢慢來還有時間讓你去參加開學典禮,你先去把車子停好。』


我二話不說的就直向操場跑去,回頭看看教官說︰『教官好,麻煩教官幫我看著車子,典禮後我再去牽好。』只看教官啼笑皆非的臉色,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因為我可不想錯失專科生涯的第一天。


音樂聲響起,終於典禮結束,想不到開學典禮可以拖的這麼長,看不出校長已經七老八十的樣子仍然體力充沛的說了近兩個小時,我也明白為何那位教官會叫我先把車子牽好,想來他也知道這種情況。


『老師,我可不可以先離開一下。』江淑媛是我的班導師,因為開學第一天,所以這兩堂課是由導師運用的,因此要想去牽車就要先經過她的批准。


『周同學,你有什麼事嗎?等一下同學們要自我介紹,你不是第二個嗎?』


老師溫柔的語氣讓我不知她到底要不要讓我去。於是我也不便給她任何「挽留」我的藉口說道︰『對不起,老師,我想去上廁所,因為典禮太久了,所以……』說了一大堆廢話後,有幾個同學也跟著起哄的情況下,老師只好宣佈下課休息十五分鐘,而我便朝校門口走去。


突然間肩膀被拍了一下『嗨!同學,你要去那裡呀,我是你同班的,我姓林,叫我阿賢好了,這是小黑,也是我們同班的。』兩個身高約178左右的男同學和我打招呼。


『你們好,我姓周,你們可以叫我阿宏,因為快趕不及開學典禮,所以把車子丟在校門口,現在正要去牽車子。』我解釋說。


這兩位同學似乎滿有興趣的說︰『好呀,正好我們早餐沒吃,陪你出去牽車順便買早餐進來,對了,你吃了嗎?』


當他說起早餐的事我才想到肚子已經跟我抗議了三個小時了,於是我們便一路說說笑笑的走到校門口,另我吃驚的是車子不見了,看看四周見到那位教官便跑了過去︰『教官,請問你有沒有看到我的車子。』我惶恐無助的問他。


教官笑著說︰『這是不是你的車呢?我幫你牽好了。』他用手指著不遠處的一台FZR,我的心情頓時輕了起來。


『謝謝教官。』我感激的說著。


『好了,看你們那麼匆忙的趕到學校,早餐也沒吃吧,教官帶你們去吃飯,順便介紹一下校外的環境給你們知道。』


就這樣教官帶著我們吃飯,逛逛後,聊了一會兒,然後親自帶我們回教室,藉口找我們出公差,幫我們不被導師責難,於是此後我們三個就變成了訓導處的常課,奠定了以後不怕翹課的基礎了。


〔二〕My love in my life


騎著車,帶著興奮的心情飛弛在大道上,沒有煩惱,感到很歡喜,就這樣到了學校了,而面前出現的仍舊是那位好好先生「劉XX」,因為熟識的關係,因此我們都叫他老劉,他是戰院第三十二期畢業的,據他所說的,當時的軍事教育是何等恐怖,學長制嚴重的程度實在非我們能想像的,他說因為國防部的政策關係以及感覺軍中的黑暗後,便自動請調到學校來任職教官了,一方面時間上比較自由,一方面也能體會一下學生生活,然而我發現我正是他體驗的一部份。


『阿宏啊,怎麼這麼早就來學校呀,是來陪我看校門的,還是來等你的小情人呀?』


看著他充滿調侃的語氣,曖昧的眼神,真後悔當初為何要說出來的,但想想,在阿賢和小黑夥同老劉三角逼供下,量我也無可隱藏,想到這就莫名火起,脫口而出說︰『喂,這只是暗戀,暗戀懂嗎?你別要亂說,否則我就……』


『否則就怎樣呢?』他帶點威嚴的臉色瞪著我說。


『否則我就……好好上課,不讓你有機會幫我銷假,有吃的不請你吃,好玩的不找你去,然後………』我囉哩八唆的說了一大堆話,邊說邊看著他那裝酷的表情,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說真的,他實在不像一位教官,在這幾天的相處後,我感覺到他實在很爆笑,總是能在最緊要的關頭爆出一句「至理名言」,而之後總能裝得一臉無事的表情,所以看著看著就笑了出來。


『好了好了,不跟你扯了,阿賢已經進去了,快去找他,你們第一堂班會後來找我,我給你們準備了一些好吃的東西,來了再說吧!』他回復笑臉之後交代了我就催著我進去了。


來到教室後發現阿賢跟小黑都來了,我就過去和他們聊天,才走到一半,阿賢就看到我了,二話不說,拉著小黑就往外跑了,我正奇怪他們這反常的舉動時,忽然發現了─我的『她』─暗戀的她。


她也姓林,我班上都叫她真真,沒錯,我和她是同班的,也就是因為這樣,我才猶豫不決,是否應該對她展開攻勢呢?


『早啊,看樣子今天我比你晚到,好吧,你想吃什麼,我幫你買。』我無奈的看著她,只因兩天前忍不住去「主動認識」她,換來一個賭約和阿賢他們這幾天的騷擾。


『好啊!今天我想吃些不同的,對了,中午有一個小時的午休,你帶我去市區吃點新鮮的吧。』看她坐在椅子上,穿著純白的襯衫,貼身的窄裙,纖細的雙手拿著一本言情小說,綁了一條小馬尾,帶著厚厚的眼鏡,說真的她實在不算真的很漂亮,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滿好看,她的額頭稍大,雙眉細長,鼻樑不高卻滿挺的,典型的櫻桃小嘴,下額微尖,有著稍稍過肩的長髮,整體看來身材應屬苗條型,或許是因為她常看書的關係,所以有種難以形容的氣質吧,但是她卻成為我這一生最重要、最愛的一個人。


『沒問題,你就算想吃滿漢全席我也帶你去吃。』說出這句話後覺得有些不對,想改口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她眼睛轉了一下,對我說︰『這可是你說的,你可別耍賴。』聽她話有玄機,面漏喜色,我就知道我錯了,但是也有一種喜悅的感覺,想著想著也不知道跟她說了些什麼,上課鈴聲就響了起來了。


接下來的幾天,說實在的是我這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我們利用午休時間跑到市區各個有名的餐廳共進午餐,下課後我就帶她到附近溜溜,吃了晚飯後載她回家才啟程回家,從真真家出發,大約有一百公里的里程才到我家,但我覺得每天都過得好充實,好幸福,對於往來的奔波,我也不甚在乎,直到某一天,班上某位同學幾乎每節下課都和她搭訕,而她對這位同學亦不無好感,因此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慢慢變少了,而我亦不想強人所難,因此就慢慢退開她的生活圈了。


〔三〕新的生活


開學已近一個月了,慢慢的社團活動在學校有如蝗蟲班席捲每位大專新鮮人,無論是下課時間、午休時間,甚至放學後都有各項社團活動熱烈的舉行,而我也不得不加入其中之一以度過漫漫的在學生涯,就這樣,在班上數學老師的影響下加入了羅浮團,簡單些就是童軍社,因為平時我滿喜歡到處旅行,以增廣見聞,聽說學校羅浮團最長舉辦相關的活動,因此就忍不住加入了他們了。


『各位同學們,歡迎你們參加羅浮團,我是執行長黃建盛,在各位的學生時代裡都希望………』我的老師,也就是社團的招集人正在台上發表他的高論,當然台下仍是亂成一團,我在下面也找了幾個較好的同學一塊聊天,其中有位同學長得滿漂亮的,我正在想如何去認識她,但眼看人潮洶湧,她附近又滿是同學學長圍繞著她,看來還識別爭鋒頭罷了。


這星期六正好是羅浮團甄訓,因此舉辦了兩天一夜的露營,我想不能錯失這趟遊山玩水的機會,因此趕緊跑去報名,結果令我驚訝的是,共有兩百多人參加,男女比率卻向插懸殊,單我這組便只有我和其他兩人是男的,其他八個是女的,不幸的是只有一個是同學,其他都是學姊,嗨!真命苦啊!


當天中午,我就和阿賢小黑辭別,步上大專以來第一次的「旅程」,上了遊覽車後到指定的位置上,突然眼睛一亮,竟然是在大會上見到的那一名「同學」


,而她就坐在我的位置旁,我壓下興奮的心情向她打聲招呼,只見她鮮白的雙頰微微泛紅,點了頭向我自我介紹,我當然也不客氣的向他自我介紹了。


『你好,我姓陳,叫我淑好了,我是會統科二年愛班的。』


『學姊好,我是企管科的學弟,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小宏,我的朋友都這樣叫。』我簡單的介紹後便跟她聊了些學校的生活情況,順便向她探探口風,例如她興趣、嗜好等等的,我發現她滿外向的,這令我懷疑她剛剛臉紅是了為什麼,我也不去多想,至少我探問到一些有關她的事情了。


『各位同學,這是中興嶺,我們今天就在這裡露營,請各組組長到前面集合。』執星官背了條紅帶子到隊伍前面宣佈,而我也只好硬著頭皮上去,因為在車上被組員共同推薦的下場,兩個男生加我,實在沒什麼效力去推翻十一分之七的「民意」,所以下場便是就職一途了。


在分配好工作後,由小胖─組員之一負責檢木材、提水,落腳仔─另一個組員去搶我們的糧食以及任務傳遞的任務〔跑腿的〕,而搭建帳棚的重責大任就只有我獨立完成了,其餘組員便是準備好餐盤碗筷,等著我完成任務後去為她們生火煮飯,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雖然男生很少卻每一組都有兩三個了。


『嗨,辛不辛苦啊,這飲料給你喝,順便休息一下吧。』淑走過來清柔的問候讓我頓時滿腹牢騷也不翼而飛了,看她拿了一條毛巾為我擦汗,更是令我感動。


『沒關係,快好了,你怎麼不去和其他人聊天呢?還是想幫我搭帳棚啊。』


我半開玩笑的說。


『好啊,我從沒有搭過帳棚,趁你搭時我在旁邊學學好了。』她便那麼順口說了出來。


於是她便和我一起動手搭,偶爾有組員跑過來慰勞兩句就跑到別組聊天,而淑也和我說了許多的事,當然男人和男人總是說女人,而女人和女人總是說男人,但男人和女人碰在一起時,說的就不是那麼簡單了,短短兩個小時內,我幾乎把我的家庭背景、生活起居、人際關係、甚至戀愛史都講了出來,她也源源不絕的說出的的經歷,或許是有緣吧!我鮮少會最認識不到幾個小時的人說那麼多話的。


『好了,我們去生火吧,我烤肉給你吃,讓你嘗嘗我的手藝如何。』淑自然地牽著我的手小跑步的拖著我跑向烤肉的場地,我突然覺得滿窩心的,看著她天真活潑的一面,讓我感到十分高興。


夜了,團康中的高潮─營火晚會即將開始,我和淑被分配在同一組,但是除了我們倆外,其他的人似乎都並不認識,淑身旁仍然圍繞著許多男的,我當然不會參與他們,因此一個人默不作聲的參與活動,淑似乎對我頗有好感,頻頻向我招呼,我卻愛理不理的回應她,晚會大約在十點結束,我回到帳棚內倒頭就睡,接著淑近來後便找我聊天,我也不便太沒風度,所已就跟她胡扯瞎扯,等其他的組員近來後,她偷偷的告訴我︰『凌晨二點,我再後面樹林的那塊大石頭後面等你,記得要來。』


我不及回應她,她就翻身過去睡了,我心理正納悶著,就睜著眼等時間到,不知不覺中便睡著了,突然覺得有人在推我的肩膀,醒來後就看到淑正坐在我的身旁,小心翼翼的說︰『阿宏,快二點了,起床吧。』


我睡眼惺忪的說︰『嗯,你先到外面等我一下,我穿件衣服就來。』


等她離開後,我便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躡手躡腳的離開帳棚,來到她說的地方。


朦朧的月光照在林蔭之間,依稀看見淑穿著淺藍色的襯衫,一件緊身窄裙,稍微蒼白的臉神透漏著她感覺滿冷的,我不由得心起憐憫,走了過去便將外套脫下幫她披在身上,她滿臉歉意的對我說︰『對不起,這麼晚了還找你起來,謝謝你的外套。』


『沒關係,看你冷得臉色蒼白,看了我也不忍呀。對了,是不是睡不著想找我聊天打屁,那我說些最近入學後發生的是給你聽好了。』於是我便侃侃而談,說了些我與阿賢老劉們發生的事,聽得她笑聲連連,但是天氣愈來愈冷了,我便提議到附近找的地方躲躲等看日出,順便讓她休息一下。


因為黑夜較暗,雖然有月光,但是仍不易看見崎嶇的山路,於是我便牽著她的手,見她沒有反對,就這樣一路走到山壁旁,找了個隱密的山洞休息。


『你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叫你起來看日出。』她應了聲後便靠在我身邊睡了。


約莫一小時後,我想再過一下就天亮了,因此想叫她起床了,轉頭一看,見她紅撲撲的臉頰帶著微微的笑意,忍不住便親了她一下,見她沒有反應,大著膽子將她的頭翻躺在我的大腿上,看著她清秀可人的臉龐,細柔的頭髮,玲瓏的身材,使我心猿意馬,右手撫著她的秀髮,左手輕觸她的臉頰,深怕她就這樣甦醒過來,之後忍不住開始親吻她的額頭、臉龐、耳垂,當我親到她的嘴唇時,只覺滑潤可口, 然發現淑正睜大眼睛看著我,我一驚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吻著她的唇。她的雙手纏抱著我的頸子,但是舌頭卻又不知躲哪去了,似乎在抵抗,卻又像在迎合般,我也不管她意願如何,兩手便在她身上遊走起來。


我的右手輕撫著她的粉背,雖然隔著衣服,但我仍可以感受到她的體溫正不斷升高著,而我的左手已經解開她前三個櫬扣,侵入了她的襯衫裡面,隔著胸罩愛撫她的雙峰,她的身體不斷扭動,好似抗議我的無理,卻極度挑逗我的慾望。


當我將她的襯衫解開後,便吻向她的頸間,只聽她傳來陣陣呻吟,雙手抱著我的頭,閉著眼睛傳來短促的呼吸聲,於是我解開她的胸罩,透出兩個粉色的乳暈,小小的乳頭,在白皙的皮膚陪襯下,更顯出這動人的景象,不禁低頭淺嘗這可愛的雙乳,而不規矩的左手向著她的兩股間邁進。


當我的左手觸碰到她平坦的小腹下時,她似乎吃了一驚,想要起身抵抗,我也不細想便親吻著她的嘴唇,將我的舌頭探進她的嘴裡,慢慢的只覺她全身發軟,舌頭不自覺的與我交纏在一起,依偎在我的懷中,於是我在向她的陰穴邁進,聽到她嘴裡嗚……嗚的抗議著,雙腿也夾的緊緊的,但卻抱我抱得更緊了,我便探手撫摸著她的腰間,當她發出呻吟聲後,開始分開她的雙腿,我順勢摸向她的雙股,慢慢褪下她的內褲,只見她面色潮紅,看來她已不知東西之向了,我一手愛撫她美麗的軀體,一手脫下自己的衣褲,然後抱起她,讓她背向我,坐在我的雙腿上,我因吻著她的雙肩,一手扶起她的乳房,一手撩起她的窄裙,探著她的小穴,只覺她的洞口已春潮氾濫如洪,毛細且不多,陰唇肥厚。


當我將中指探入她的蜜穴時,她似乎因緊張而夾住雙腿,口中喊著不要、不要,大約一分鐘後,她終於放棄抵抗,我將她稍稍抱起,將我已漲紅髮紫的陰莖緩緩放入她的陰道中,剛開始進入時還滿平順的,但進入將進一半時似乎有點阻礙,我便退了出來,又緩緩放入,但仍然無法順暢無阻,每當我受到阻礙,她便喊痛,於是我便問她︰『淑,你是不是第一次?』


『嗯,是……你要輕一點啊,噢……好痛啊……嗯』我一聽之下欣喜萬分,但是我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放開扶著她腰間的雙手,她失去重心坐在我的雙腿間,只聽她啊的一聲,便突破了那一層阻礙,我將陰莖拔了出來,將她抱起放在衣服堆上,她羞澀的看著我,我撫下身親吻著她,一邊愛撫她的乳房,一邊撥弄她的秀髮,她的雙手也開始由走我的全身,先撫摸著我的胸,然後滑到小腹,當她觸摸到我的陰莖時,她只是輕輕的點著龜頭,碰碰陰囊,弄得我既痛又癢,我忍不住撩起她的雙腿,褪下她的窄裙,握住我的陰莖,對準她的洞口插了進去,沒想到這次毫無阻礙,整根沒入,只見她的腰部上挺,似乎在迎接我的到來,當我感受到裡面的溫熱滑順後,開始進行活塞運動。


『哦……宏宏…我的老公……你插的我好舒服……哦…哦』聽到淑嬌喘連連,我也覺得自己的體溫不斷的上升,但是我不想那麼快出來,於是將陰莖拔了出來,要她轉身趴下,從後面再次插入,只覺得她的小穴將陰莖夾得更緊接,我仍不斷的、努力的擺動我的腰桿,雙手撫著她的雙乳,輕吻她的粉背。


「哎呀…好舒服……天吶…怎麼會……這麼舒服……這下子……又頂到心…裡去了……啊…啊……宏啊……」


我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只見她的呻吟聲已慢慢加快,小穴不斷夾緊,射出一股熱流,我也忍不注射了出來,直注進她的小穴中,然後將我的陰莖泡在她的小穴裡,從她後面將她抱著,親吻著她的耳垂,一手按摩她的小腹,一手摸著她的乳房。


『唉,你壞死了,弄得人家全身上下都發軟了。我不管,回去你要背我』聽到淑撒嬌的口氣,似乎並不怪我對她無理,只是奪去她的第一次,讓我感到些許內疚,因此我決定好好對她。


『好,我的親親可愛小淑淑,你說的我怎看不聽呢!來,我先抱你去看日出,再背你回去。』


『嗯,這還差不多,走吧,我的小宏宏。』


學生時代〔二〕


創作人︰Younger


創作時間︰1999/4/9Taiwan


〔四〕偶遇


一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阿宏帶著淑去參加一個小聚會,是由班上的同學所舉辦的聚餐,順便介紹阿賢他們給淑認識。


『嗨,阿賢、小黑,這是我女朋友淑,淑;這是我的死黨阿賢、小黑。』


『你們好,阿宏嘗提起你們,聽說你們和劉教官交情不錯嗎!他正好是我們班上的老師,有空我們一起出來喝茶吧!』淑和他們有說有笑的在一旁聊天,我便去拿了些零食來吃,順便和班上同學打聲招呼。


當我到餐桌去拿食物時,真真突然跑過來︰『嗨,怎麼這麼晚才到啊,跑到哪去了。』


我有些尷尬的不知該如何回她,總不能說和淑做愛到遲到吧!


『噢,我和我女朋友去看電影,剛剛結束就趕過來了,沒想到還是遲到。』


逼不得已也只有信口開河了。


『嗯,你有女朋友了,怎麼不帶過來讓我認識一下呢?那未免太見外了吧。


是不是和阿賢他們說話的女生啊,好啦,帶我認識一下嗎!』 !遇到她我真的沒轍。


於是阿宏便帶著真真去認識淑,他們一邊聊天,一邊吃飯,整個聚會裡就只有阿宏最搭不上話,因為淑和阿宏同學們總是把話題圍繞在阿宏身上,使得阿宏不免要被揭滄疤,說也不是,不說有不是。


因為家離學校有段距離,因此阿宏最近找了個補習的藉口搬到學校附近,一方面脫離家中的掌控,一方面也較容易發展自己的人際關係。


聚餐後,阿宏帶著淑到市區去逛街,順便買幾件衣服,因為淑老是嫌阿宏的衣著沒有品味。


隔天,因為淑有課,不能陪阿宏,因此阿宏便回復本性,從事他的消遣活動─飆車。


騎著車到了西濱快速道路,先在附近視察一下路況,以確保飆車安全,或許是因為阿宏的許多朋友因飆車而斷送寶貴的人生,因此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阿宏才能盡情的享受極速的快感。


阿宏從新竹一路往南觀察路況,發現今天車流量滿大的,而且計算紅綠燈的時間,似乎無法達到暢行無阻的情況下,因此決定取消這次的活動,在沿路過來的地方似乎有一個山坡滿適合散心的,因此阿宏便騎著車直上山坡頂。


這是在崎頂以南的一處小谷,周圍種遍了各種水果,一路上去都沒發現有人出入,阿宏不禁好奇心起,便直上山頂看看。


上到山頂,往下一看,原來這裡看不到濱海公路,而且光是上到山頂就要一個小時,上面也沒有建築物,只有綠油油的一片草地,阿宏在這駐足觀看山谷內的景象,不絕時間已近黃昏。


『喂,你是誰,你怎麼會到這裡來呢?』一個輕柔的聲音傳到我耳內,我嚇了一跳,因為我並沒有聽到有車子的聲音啊,回頭一看,只見到一個大約三十歲的婦人站在我後面的摩托車旁,看那婦人身穿黑色連身長裙,頭髮倒捲而上,紮在後腦杓,只留下兩搓雲鬢低垂在雙頰,雙眉細且淡,兩眼靈秀,鼻挺櫻嘴,下額微尖,皮膚白皙,十足美人胚子,我不禁納悶,為何在這地方會遇到這樣的美人呢?


『好帥氣的摩托車噢。你是哪裡人啊,這裡是私有土地,不得擅入的。』那婦人臉色和善,我想應該沒關係吧。


『對不起,因為路上並沒有指示牌,所以我不知道這裡不能上來,如果不方便的話,我立刻離開。』我恭敬的跟她回禮後,拿出鑰匙準備發動車子。


那位婦人走過來說︰『沒關係,其實這裡已經很久沒人來了,所以我才會大驚小怪,對了,你怎麼會來這裡的。』


『我在濱海道路看到有條小路通往山上,往以為能從這看到海景,所以就上來看看了,但似乎天不從人願,但至少可以看到日落黃昏的景色啊。』


『那你真好運,因為這裡可以看到海景,但是要走一段路就是了。不過今天太晚了,可能看不到了,來,這是我的名片,下次經過時如果想看海景就打電話給我,上面有我手機的號碼。』她輕柔的說著。


我看著名片,原來她的名字叫施淳慧,是某家傳銷公司的經理,我不好意思的寫下我的電話及姓名給她,她笑笑的說︰『這或許是緣分吧!期待我們下次的見面。』就這樣她往山下走去,不一刻,我便聽到車子發動的聲音,原來這裡有地方可以停車。


〔五〕一夜情


數天後,阿宏和阿賢們去KTV唱歌,因為淑有事不能來,因此他們便邀了老劉一起去。


『嗨,這是我女朋友小卿,這是我同學……』看著小黑帶著一位可愛的小女生走了近來,頭低低的,看不清楚她長得如何,看依稀看到他的身材著實不錯,她的身高大約再一六五到一六七之間,留著一頭長髮,穿著一件毛料的白色長裙,身著一件小可愛配的暗灰色的小外套。


『哦,小黑暗槓,怎們都沒提起這位可愛的可人兒呢?為了罰你,今天不醉不歸。』在阿宏和阿賢的起哄下,在等待老劉的時間裡便喝掉了一箱啤酒,當然小卿也不例外的被半強迫的逼著喝了一些,酒入喉後,大家話匣子一打開,開始東聊西聊,漸漸的話題開始『深入禁區』。


『小卿,你和小黑認識多久才當他女朋友的,你喜歡他的身材還是其他東西啊?』阿賢不經大腦的問。


小卿轉頭看著昏昏欲睡的小黑,感覺他應該沒那麼快就醒來,於是她便靦腆的說︰『其實我和小黑是國中同學,因為他對我很好,所以我們就在一起了』


阿宏藉故去上廁所,其實是去打電話給淑看她是否下課了,順道過去載她過來,只留下阿賢他們三人在包廂內,小黑似乎不勝酒力,已睡得像一頭死豬一樣,而小卿因喝得少,只是微帶酒意,有些不知所云。


於是阿賢就繼續他的話題︰『我上次和小黑去游泳時,看到小黑的那根東西蠻大的,你們認識那麼久了有沒有作過啊。』


『有是有啊,但是因為他的東西太大,所以每次他都沒射出來,我就玩完了,最後只能幫他打手槍。』


阿賢看著小卿外套裡面雄壯的乳房,預估大約在37D左右,看她紅紅的雙頰帶著酒意,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愛的櫻桃小嘴,吐氣如蘭,散發著女人應有的氣味。


阿賢藉唱歌之故,靠向小卿,右手搭載小卿肩上,見她沒有反應,於是手掌便不規矩起來。


小卿似有所覺,轉頭看著阿賢,臉露笑意,之後繼續唱著歌。小賢在小卿默許下,魔掌漸漸移向她的粉背,下滑至她的雙臀間,愛撫起來。


小卿似乎滿享受的,因此也就停下歌,轉頭望著小黑,看他仍睡得深沉,布料阿賢趁火打劫,左手已上攀到小卿的豪乳上,嘴巴更是吻遍她外露的軀體上,從額頭、臉頰、下巴、肩膀,直到她的纖細小手,右手攻佔雙臀後似乎心有不甘,於是便撩起她的長裙,開始進攻小卿的最深處。


阿賢在慾火焚身的情況下,左手已不知不覺中探入小可愛中,解開了裡面的胸罩,他的魔嘴也不安分的伸出舌頭,挑逗起小卿的乳頭。


小卿喘息著,呼吸越來越急促,似乎慾火中燒,不可自拔了,阿賢深入禁區的魔掌已經感覺到小卿的「浪潮」,知道應該再來下一步了,因此抱起軟弱無力的小卿,走向隔壁的無人包廂去了。


這裡的包廂距離都蠻遠的,阿賢因為不想讓小卿這麼快就冷卻下來,因此仍一面輕吻著她的小嘴,一面抱著她走向最僻靜的房間裡。


房間裡,阿賢正在解除小卿薄弱的武裝,入眼的景象,吸引著阿賢的目光。


白皙的皮膚帶點酒後的醉紅色,懶洋洋的身軀在沙發上扭動著,兩眼半瞇著,似乎不知將有何事即將發生在她身上,兩唇微微張開輕吐著最後的酒意,阿賢不禁上下其手的攻城掠地,進犯她神秘的三角地帶。


嗯、嗯之聲不絕於耳,阿賢感到興奮異常,或許是因為眼前的美女表現的十分淫亂,也可能是因為是好友女友的關係使他更加的亢奮吧!


在將自己的衣物脫掉後,阿賢迫不及待的翻身上馬,因為他沒多少時間能夠在這裡耗太久,握著自己膨脹發熱的陽具在洞口摩擦了幾下,感到小輕的淫穴愛液直流,應該可以容納自己的進入後,便揚長直搗花心,看著小卿緊蹙著雙眉,兩眼緩緩張開,看到阿賢正在進入自己體內,心跳不斷加速,身體亦不斷退後,終於靠到沙發的底端退無可退後,睜眼看著阿賢的龜頭沒入自己的穴口,接著陰莖緩緩進入,一半、三分之二,終於全部沒入自己體內,這時小卿只覺得身體就向有一團火在燃燒,愈來愈炙熱;小卿的腦筋一片空白,只覺得這時她要不斷的動、不斷的索取,索取眼前這個男人應該給她的滿足,她已無法自拔了。


『喔……喔唔……插到底…快…快…我還要……還要再多一點,哥哥…我的好哥哥…我的好丈夫』


阿賢得耳邊全是小卿的淫聲艷語,下體感覺到炙熱潮濕的夾緊感,於是不管忘卻了正在鄰近睡覺的小黑,盡己所能的滿足眼前這個小淫娃,不斷的加快馬力,不斷的衝刺,大起大落。


『啊……太深了……好酸嗯…… …喔…喔…喔…喔…喔…喔…喔…要不行了…不行了……喔~~~………』小卿在阿賢的努力下聲明陣亡。


『嗯…嗯…啊…,我來了,射了射了。』說完這句話後,阿賢將他的子孫一股腦兒的送入小卿的體內深處。兩人互相緊擁著對方,深深的吻在一起,阿賢也不閒著,雙手仍愛撫著小卿的小腹及乳房,陽具仍泡在小卿的小穴中,讓小卿能愉快的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幾分鐘後,兩人帶著微微的疲意先後走回原本的包廂中,當阿賢進來後發現老劉、阿宏及淑都來了,小卿仍一如往常的和大家閒聊,而小黑仍沉睡不醒。


就這樣他們歡喜的度過了一個小聚會。


在最後離開時,小卿悄悄地塞了一團只給阿賢,原來小卿留下她的電話給阿賢,叫阿賢有空時可以打電話給她。


〔六〕再相遇


一天沒課的下午,阿宏突然間懷念起那位高貴的婦人─施淳慧,於是打了她的電話想找找看她是否在家,但是似乎天公不作美,撥了半天始終沒有人接電話。阿宏想淑也有課,於是阿宏便騎著車來到當初遇到施淳慧的山頭上,想要看看是否能好運的遇上。


阿宏發現在這群山綠野中,山下三十幾度的高溫,似乎也被降了幾度,感覺十分舒服,阿宏一眼望去,遠處似乎有一棵大樹卓立於山間,於是阿宏帶著點好奇心,拿著一瓶礦泉水,便向山間小徑邁進,打算去看看那裡是什麼地方。


走著走著,方向直指著那棵大樹,卻不知怎地迷失了方向,阿宏也只能放棄向前的慾望。走著來時的路。不知不覺中,竟在這荒山野嶺中看到一棟小木屋出現在眼前的群樹之間,阿宏便直向小屋前進。


『嗨,你怎麼來這兒的,阿宏先生。』只覺得十分耳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突然間想到這不是施小姐的聲音嗎?回頭一看,映入眼中的,竟是一副驚心動魄的景象。


施淳慧身穿乳白色貼身短袖的襯衫,隱隱中仍可看見她那迷人的身材,而下面穿的是一件極短的運動褲,說真的,我應該叫它坐泳褲比較貼切,因為它實在短得讓我吃驚,看她一身香汗淋漓,我知道她應該是剛運動回來的。


『噢,抱歉,因為我迷路了,所以糊里糊塗的就到了這裡了,這是你的房子嗎!』


『當然,這是我老公買給我的渡假別墅,怎樣,還好看吧!』她伸手擦著汗,隱約中看到乳房的晃動,她似乎沒有穿胸罩。


『外面不錯,只是不知道裡面如何吧!』我帶著點調侃的口氣說。


『噢,是嗎?那麼不知這位大爺是否賞臉,進小店坐坐如何?』她笑著臉的說。


『這位夫人言重,那在下就不客氣了。』我一本正經的說著,惹得她笑了出來。


『隨便坐,別客氣,就當這是自己的家吧。我先去洗個澡,等會而在下來。


對了,叫我淳慧就好了,別太見外。』她說著便到後面的房間去了。


看著她走到房間去,阿宏發現房門虛掩著,於是便躡手躡腳的走到房門前,偷偷的、小心翼翼的看著裡面的情況。


映入眼中的竟是淳慧一絲不掛的在衣櫃前找衣服。欣賞著這擁有動人的美貌及魔鬼身材的婦人,阿宏的心漸漸的火熱起來了。


淳慧找到衣服後便向著浴室的方向走去,似乎沒有發現阿宏的偷窺,進浴室後竟然沒將浴室的門順手闔上,因為蓮蓬頭是面向浴室的門,因此淳慧洗澡時就背向的房間,阿宏不自禁的走進房間裡,看著浴室內淳慧動人的身體在清水的沖洗中顯得更加柔亮光滑,一股衝動湧上心頭,在下一刻脫掉了身上的衣服,靜靜的跑到浴室中,從後面抱住正在洗澡的淳慧。


『喂,阿宏,你在幹什麼!快放開我。』淳慧似乎有些慌張,因為她正在洗頭,因此轉頭後仍看不到我赤裸的身體,阿宏二話不說,將她架在浴室的牆邊,雙手扶著淳慧的纖腰,對準穴口,就這樣狠狠的插了進去。


『啊,阿宏,你快住手,啊……不要……啊………』因為沖水的關係,原本乾枯的小穴被我潮濕的陰莖弄濕,因此進入也不成問題,而隨著阿宏的抽插,淳慧的聲音及反抗也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陣陣的呻吟聲。


『啊……不要……受不了了…好熱……不要…不要停…我的阿宏……我的寶貝……』她的淫聲充滿著整間浴室,刺激著我原始的慾望,於是我更加努力帶點粗魯的操著她的小穴。


『喔…喔……我快洩了……要洩了……啊………洩了……嗯……』約莫五分鐘後,淳慧洩了她的第一次高潮,但我仍不罷休,於是停止下體的抽插,雙手不斷的遊走她的全身,我的唇也重重的印在她的唇上,不斷地挑起她的慾火,也不斷的為自己等一下的激戰做好準備。


『阿宏,你怎麼這麼壞,趁人家洗澡時進來非禮人家,你這樣叫人加以後怎麼過下去啊。』淳慧一臉哀戚的說。


『怎麼,不喜歡嗎?』阿宏聽到淳慧這麼說,便將插在淳慧體內的東西動了動。


『嗯……啊,別這樣嗎,人家因為覺得對不起老公,所以有些內疚,況且剛剛的感覺真好,人家一輩子都忘不了,這可是我第一次背著老公以外的人做愛,想不道感覺真好,我們到床上去好嗎?』淳慧撒嬌的說。


『好啊,那我們走吧!』話一說完,就將雙手從她膝蓋下穿過,將她抱了起來走向臥房,一路上走著,阿宏的那玩意不斷的進出她的小穴,感覺到小穴的悸動開始恢復,想來淳慧也開始有需要了。


走道床邊,將淳慧一把丟在床上後,飛身撲到淳慧的身上,首先對她的雙乳開始侵略的活動,兩手愛撫著乳房,細看之下,乳暈帶點桃紅的色澤,雙乳如白脂玉膚般的柔軟誘人,下陰處如茂盛的森林般,處處可見剛剛激戰後所留下的慘狀,在這雙重誘惑下,阿宏再度將他的陰莖插入淳慧的小穴中進行他的任務。


『啪!啪!啪啪!』『卜吱!卜吱!唧!卜吱!』床上除了淳慧的呻吟聲外還夾雜著交合間互相撞擊的聲音,白嫩臀片被撞得滿江桃紅,而淳慧的淫汁也噴得自己及阿宏的下身處滿目瘡痍,床單更是不堪。


在整整激戰了一小時後,淳慧已經洩了四次,因為淳慧高潮迭起,在沒預警的情況下,阿宏再也忍耐不住將他的子弟兵射入了淳慧的體內。餘韻過後,兩人就這樣相擁而睡。直到黃昏,在阿宏的要求下又作了一次後,阿宏才與淳慧道別回去。


學生時代〔三〕上


創作人︰Younger


創作時間︰1999/4/12Taiwan


〔七〕PUB行


今天又是放假天,剛考完期中考,正所謂「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繼續玩」的學生守則,阿宏當然奉行如天命般的加以實行,順便感化一些教徒。


昨夜與淑在宿舍內共度美好的一夜後,阿宏便趁著考試後兩天的假期,當然是向老劉請的假約了阿賢和小黑去瘋了一下,淑一早起來後便不見阿宏的人影,納悶了一下後便迅速的換好衣服去學校了,但是看看時間,第一堂課也只有翹課了。


『嗨,你好,我是阿宏的同學─真真,你還記得我嗎?』淑剛進校們便見到一位同學向自己打招呼,回憶著她說的話,似乎在一次聚餐中有遇見過眼前的這位女孩,見她身旁伴著一個身材高挑的男孩,與眼前這個叫真真的同學十分親熱,看來應該是她的男朋友吧。


『你好,我是阿宏的女朋友,叫我淑就好了。對了,請問一下你有見到阿宏嗎?』淑客氣的和真真寒暄問好,偷眼看看真真的男朋友長得如何才發現那名男孩子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


『噢,阿宏早上沒有來學校啊,怎麼他沒帶你去Happy一下嗎?今天幾乎所有的同學都來參加升旗後就全部翹課了,所以我們正準備去找個地方瘋一下呢。』


『是嗎?那麼我先進去看看班上在做什麼吧,拜拜。』淑正想走進學校,真真卻又叫住她。


『對了,今天晚上你有空嗎?我們晚上九點左右會到建國路的Judy PUB去,這裡有兩張入場卷,記得要來。』真真說完後就牽著她男朋友的手離開了,只留下淑待在當場,淑想想只有找看看阿宏去不去了。


一進教室後淑發現教室竟然只剩小貓兩三隻,看來今天老師們又要大發雷霆了,走著走著,心不在焉的淑沒看見前面一位男生,便撞了上去,原本抱在手上的書本便掉落滿地,淑一邊道歉,一邊慌忙的撿起掉在地上的書本,那位男生蹲下身來幫淑撿課本,淑才發現是班上隨堂修課的學長。


『沒關係,你有沒有撞傷啊?怎麼走路心猿意馬的,是不是在想男朋友啊!


』那位學長調侃淑說。


淑看那位學長高高瘦瘦的身材,高挺的鼻子,削邊的瀏海,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柚黑的皮膚充滿活力、健康,雖然稍嫌纖瘦了些,但也顯出粗曠的個性。


『學長別調侃我了,誰不知學長迷死多少學校的學妹們啊!』


『是嗎,我姓楊,這是我的名片,有空可以打電話找我。』


『叫我淑好了,大家都這麼叫我的。』淑靦腆的說。


『淑嗎?名好人更好。有空我請你喝茶。』學長說完後便離開了教室。


淑看著學長離開後,看看他的名片,原來他叫楊昭顯,名片上還有他的手機號碼,看來這位學長應該也是家族顯赫型的。


淑上課時總想著真真的交代,下課後便猛打電話,想要早點找到阿宏,但似乎天不從人願,已經日落西山了,始終找不到阿宏的蹤跡,這時淑只好找她的室友小琪一起去了。


晚上九點來到會場,哄隆隆的音樂充斥著整個場地,四周煙霧迷濛,震撼的重金屬樂器直震入所有人的心中,淑與小琪不自覺的被會場的氣氛給同化了,當她們熱情的參與著熱歌勁舞時,見到了真真與她的男朋友一起向這邊靠了過來。


只見他們手上一人拿著一瓶啤酒,遞了過來給淑與小琪說。『阿宏沒來嗎?怎麼只有你們來而已。』


『今天我找了他一整天了,但是找不到他,所以就和我的室友來了。』


真真的男朋友聽了後眼睛一亮,便低頭對真真說了些話,轉頭就去吧檯拿了兩瓶啤酒,又遞給淑和小琪,真真在陪她們喝了一些後有點酒意,於是向大家告了醉後,要她男朋友陪著淑及小琪在這跳舞,它先回家去了。


一陣閒聊後,淑已微帶酒意,全身發熱,有點奇怪的感覺,於是向真真的男朋友小元問︰『我想上廁所,小元你知道在哪裡嗎?』


『我帶你去好了。』小元義不容辭的纜著淑的纖腰,向著入口處左邊人煙較少的地方走去,一路上對淑毛手毛腳的,在淑的粉背輕輕搓揉著,偶而將手滑向她的雙臀,淑因身穿連身短裙,也沒搭著外套,薄薄的衣服展現惹火的身材,看得小元慾火中燒,忍不住上下其手。


這間PUB有幾間廁所,而小元帶淑去的地方是全會場中離舞池最遠的地方,因此人煙稀少,幾乎不會有人到那去上,因此小元便送「佛送上天」,直接帶著淑進去洗手間,淑在迷糊中似乎發現有些不對,但因為酒醉的關係,所以也不在意。


當淑上完廁所後,小元便從後面抱住她,一手襲向她堅挺的乳房,另一手已撩起她的短裙朝她下體摸去,淑在這雙重火力的攻擊下,加上酒意未醒,全身乏力,因此只能『不要、不要』的說著毫無抵抗效果的話。


小元將淑從後抱著帶進廁所內的小隔間,將淑俯身壓下,左手順勢拉下她的小內褲,掏出他約二十公分的陽具,抵住淑仍嫌乾枯的小穴上摩擦。


淑感覺到後面的情況危機萬分,心裡一急便伸手向後一撈,沒想到竟然抓住了小元的老弟,在萬分難堪中,淑難以抉擇,如果放開手可能馬上要失身於他,但是此時全身發軟,實在沒能夠支持多久。


正在淑猶豫不決的同時,小元已將他的右手由領口進犯到淑的雙乳,直達乳頭,淑的感覺更加狂熱,隔著內衣,小元的右手不斷的接觸她的椒乳,在阿宏的悉心調教下,淑已是極容易點燃慾火的女人,在豐乳遭襲,下體被抵的雙重刺激下,不爭氣的身子已經漸漸地產生生理的變化,雖然心裡不欲讓阿宏的同學侵犯自己仍未被第二個男人進犯的肉體,但隨著小元雙手的挑逗、嘴唇遊走於自己的頸項之間,加上自己不爭氣的身子作祟,接踵而來的快意幾乎淹沒了淑的理智,此時小元已經在淑和自己的理智對抗下,毫不費力地將淑的連身上一整件拉下,褪至腰間。


『啊……啊……不…啊…啊……不要啊…學弟不要……嗯』淑無力的抵抗加上拚命的扭動身軀使得小元更加感到刺激與興奮,心中一蕩,振起他的魔掌往淑的小穴伸去,開始挖弄淑的小穴。


『哦……哦……啊……』淑的理智已被慾火所淹沒了,小元這時感覺到淑原本乾枯的穴口已經春潮氾濫了,於是一手抓住淑正握著自己陽具的纖手,一手扶正自己的陽具,對準淑的小穴後,將龜頭抵住淑的小穴準備進入。


此時淑已經察覺到小元的私處正與自己接觸著,心中泛起一陣莫名的興奮,無意識間仰起自己的美臀,準備迎接小元的到來。


在淑的配合下,小元將自己的上身後仰,看著自己的龜頭逐寸逐分的進入淑的小穴中,之後停了下來,感受到淑體內的溫度正不斷地上升,在龜頭進入的過程中,快感也不斷的襲來,差一點就陽關不守,射了出來。


這時耳邊響起開門聲,讓小元嚇了一跳,連忙 住淑的嘴巴,而進犯中的陽具也不敢稍有寸進,但淑在狂熱的需求下不斷的扭動自己的臀部使得小元的興奮加倍,大約過了兩分鐘後,小元發現廁所已經沒有聲跡之後,再也忍耐不住的將自己的陽具狠狠的插入淑的小穴中。


『啊……啊啊……好學弟啊……我好舒服……美死了……再插……再插……啊……好深……哪……學姊要死了……真舒服………啊……』


小元趕緊用嘴唇封住她的小嘴,舌頭和舌頭糾纏起來,淑被插得香汗淋漓,快樂的就要魂飛上天,顧不得身在何處,也不管眼前的人是誰,放浪的開始擺動她的香臀迎合眼前這個男人的衝擊。


『啊……天啊……怎麼會這……這樣好……哦……學弟呀……真好……學弟……啊…啊……美死學姐了……啊……啊……我……哎呀……哎呀……啊……』


一陣激戰後,小元將淑的身體轉向自己,索性就這樣抱著她猛幹起來,淑動人心魄的淫叫聲已充滿著這小小的隔間,小元也不管是否有人會進來,就這樣猛烈的攻擊下去。


『哦……哦……天……我……好舒服啊……啊……哦……我好像……好像要到了……啊……啊……快點……快點……啊……天……好哥哥……我的哥……啊……啊……我要到了……啊……啊………」


小元感覺到淑體內的淫水蜂擁而出,陰道內的壓迫感不斷的侵襲自己的陽具,在這場激烈的戰爭中,他終於徹底的投降了,在幾聲怒吼後就這樣將精液射入了淑的體中。


淑帶著風雨過後的餘韻坐在地上嬌喘著,這時小元溫柔的為淑穿著衣物,在整理過後,向淑說了些貼心話後,就這樣的離開了廁所。淑開始有些酒醒了,想起該才的放浪羞紅著臉,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回到舞池後找了小琪,便回宿舍去了。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