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交換夫妻

鄧先生把赤身露體的我,抱起來放在床上,便從紙袋裡取出繩子,捆綁我的右手腕。


「啊!幹嘛要綁我?」我慌了神問他。


「沒什麼,我是喜好性虐待的人,所以必須把你綁起來,不然就幹不成了,你的先生沒有告訴你嗎?」


他說著,很快地把右手腕也捆綁起來,終於把我的左右兩手綁在臥床的兩角。


鄧先生是我老公公司的營業部主任,是他的直屬上司。


「請不要弄痛我,我很怕痛......」


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所以便任其為所欲為。他立刻又捆綁我的兩腳,同樣地綁在臥床的兩端。


我被綁成為「大」字型,想不到,他更以淫穢的眼光看我的陰部,以使我大為興奮。鄧先生拿出放大鏡,貼在我的陰部。


他左手拿看小鉗子夾起陰唇住外拉。


「哎呦!」我痛得禁不住大叫起來。


「呵呵呵,你左邊的花瓣有痣,你的先生知道嗎?」


聽他這麼說,我才想起和鄧太太一起到別的旅館的老公。因為這一天晚上,我們夫婦和鄧先生夫婦在玩交換夫妻的性愛遊戲。


「噯!我不要!」我覺得太羞人了,便全身扭動起來,但因被捆綁得很牢固,所以動彈不得。


「我的老婆很討厭性虐待狂,所以時常希望交換夫妻。她不懂玩這種遊戲的好處。」


鄧先生自言自語,這一下他手拿吸管扎一扎我的尿道口四周。就是因為堅持要玩性虐待,所以這幾年來,也完全沒有和太太有性生活,世上畢竟也有這樣的夫妻...真的叫我無法瞭解。


「呵呵呵...世上的妻子們大半都是過著普通的性生活,大概都不懂用這樣的方法享受。」


鄧先生用手指把陰核赤露出來,同時用夾子夾起來。


「哎呦!好痛!痛死人!」


我為著快要被壓扁的劇痛而發出慘叫聲,儘管如此,異樣的快感卻搖動看子宮。難道我有性受虐的本性嗎?


「哦!真是怪事,淫水流出來了,你是不是覺得舒服?不然,為什麼會流出這些......」


鄧先生抓住夾子,拉起陰核,我感到劇痛而扭動身子,結果繩子勒緊手腳......誰知,反而成為快感。


「嘻嘻!不出我所預料,你是性受虐狂的女人。」


鄧先生揉一揉我的陰核,說:


「我早就以你為目標,我認為你是最理想的對象。」


據說,先提議交換夫妻的是鄧先生,雖然我激烈地反對,但是我老公一次又一次哀求我,說是為了他的前途,這樣我也就無法再拒絕了。說實在話,我的內心早就有意思想體驗交換夫妻的性遊戲了。


「呵呵呵!現在就要插入了......」


鄧先生舔舔嘴唇,從我的腰部壓下來,變態的陽具貫穿我的內部,夾子仍是夾看陰核,所以那個夾子一碰觸他的腹部,宛如撕裂似的疼痛便掠過陰核。


「嘻嘻嘻!這邊也得讓你快活!」


鄧先生再拿出兩個夾子,夾住兩邊的乳頭,然後,慢吞吞地開始搖擺腰部。


我的陰核抽筋了,乳頭也起了一陣陣的刺痛「你也得動一動,不然怎能有快感?」


「啊!痛得要命!不行,不行!」


「你要忍住痛,漸漸就會產生快感!」


「哎呦!我受不了。」


我身上三處的隆起部位,立刻發麻了。誰知不多久,便按照他所說的,異常的快感湧上來了。


「你看,快感來了吧,我現在就是要正式進攻了。」


鄧先生粗粗暴暴地開始扭動腰了。隨著夾子也強烈地刺激陰核。


這時,我有如配合鄧先生的動作,自已迎上搖擺著腰了。


「呵呵,太好了!就這樣,就這樣!」


鄧先生用兩手揉一揉夾在乳頭的夾子。


「哎呀!哎呀!我受不了!」


快感超過疼痛,所以全身開始痙攣。我仍然繼續搖擺著腰,連臥床也咯咯咯咯地作響。


不多久,我已達到從來未曾有的,異常而強烈的性興奮的高潮了。


自此以後,我便成了交換夫妻的俘虜,屢次挑唆老公和鄧先生夫婦,玩交換夫妻的性遊戲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