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醫者惡魔心(1)

原名:美少女解剖病棟-淫虐之肉玩具


原著:安達瑤(日)


改編:太陽黑子(Sun Maru)


(共7章)


***********************************


這是繼「美少女品嚐會」後的改變風格之作,必須說明一下,這是套「改編作品」,其原案是來自安達瑤的小說「美少女解剖病棟淫虐之肉玩具」,故此大家可見故事的發生地點是在日本。原著小說十分冗長,有很多的支節和配角,我今次只抽出了主線部份作出改編,相信會更緊湊和有一氣呵成之效。


***********************************



飄著細雨的寒冷深夜,一輛救護車的響號聲音劃破了寂靜。


救護車直駛往友愛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在急救室前停下。在這寒夜中,仍有不少救急的醫生在此當值。


救護車的後門打開後,醫護人員抬了一具擔架下來。架上躺著一個年輕女性,因為戴著氧氣罩而看不清楚臉孔。


「患者是什麼情況?」


「她叫淺川亞美,今年16歲。在自家中用刀割傷左手腕動脈而大量失血,在我們到達時心跳停止,目前以心肺蘇生術搶救中。」


「運往三號救活室。阿多利連一公克、重炭酵素四十毫克注射!血型是?」


目前急救室的當值醫生之一的加太一郎,開始對患者進行心臟按摩。


「是A型,Rh是正數。」


「預備輸血,三公升!」


「開始心臟按摩。」


加太兩手手持的電震器貼在患者胸部,然後開始第一次電擊,但心電圖卻並沒有反應。


「加大電壓至三百。大家退下!」


「?」的一聲,進行了第二次電擊。


然後,螢幕上見到開始出現了起伏的波紋。


「心跳恢復。」在旁邊的護士鬆一口氣地說。


「利多加恩、一毫克持續點滴。」


「呼吸恢復。」


加太看了看螢幕,見到其心跳開始穩定下來。然後他俯看著患者的臉。


「淺川小姐,淺川亞美小姐,你聽得到嗎?這裡是醫院,你已經獲救了。」


他試輕握患者的手,那是只手指修長,白哲而幼滑的美麗的手。從氧氣罩下的臉,看到她有著深刻的眉、細緻的五官、小巧而形態優美的唇,赫然是個很突出的美少女。她的臉頰纖細幼嫩得如一觸即破般,溢著可愛的魅力。


心中感到一陣悸動的加太不其然用手指輕按了按她的臉,感到頗冰冷但很有彈性。


「淺川小姐,亞美小姐,你聽得到嗎?」


患者並無反應。


他問身旁的救護員吉崎:「患者大約停止了呼吸多長時間?」


「她只有一個人在家,在我們到達時還有呼吸,直至送院途中才停止。」


「是嗎……希望腦部不會受損……」


「我住在她家附近,之前也有見過她一兩次,是附近不少人也有談論的美少女,若果有什麼事的話……真是大可憐了!」吉崎說。


加太同意地點頭,然後用手拍拍吉崎的肩:「我們當然盡力而為,我們這裡也是日本有名的大醫院,放心交給我吧。」


他對自己就讀和工作的醫院感到十分自豪,確實這間醫院是間設備先進,人才輩出,能進行大部份複雜手術的豪華醫院。若果這裡也救不了的病人,在日本其他醫院也幾乎不會救得到了。


破曉。


在治療室中一直看護著淺川亞美的加太,看到她的情況已穩定下來後,一臉倦容的他便走出了室外。


他走到辦公室中,打了一個電話。


「久留米老師?我是加太。抱歉打擾你的休息。」


加太的神情十分恭敬。


「我剛剛遇上了,很可能就是我們所期待的『理想的少女』。對,樣子美極了。現在ICU中,但我偷看了護士為她更衣的情形。胸脯和臀部雖不算大,但形狀很好。是,才剛滿16歲。看來很可能仍是處女。她嘗試割脈自殺。」


電話那邊說:「那看來很好啊。」


「但不知道能否回復意識,還未知會否成為植物人。」


電話那邊傳來:「是植物人也沒大問題。」這句奇怪的說話。


這時,門外突然有人敲門。


「加太醫生,那叫淺川的患者剛剛醒來了!」


加太連忙掛了線,然後直返回ICU。床上的美少女已張開了眼。


「淺川小姐?」


氧氣罩下可愛的小咀動了動。


「聽得到我在說什麼嗎,淺川小姐?」


淺川亞美點了點頭。


「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她以非常微弱的聲音答:「醫院……」


「太好了!」一旁的護士見到她恢復了意識,狂喜不已。


「脈搏、心跳數值正常。血壓一百、七十五。」


心電圖中顯示著少女穩定而正常的狀況。


「繼續觀察,一切無礙的話明天一早可轉往一般病房!」


看了一會後,加太連忙回辦公室,再打電話給久留米。


「老師,她已回復意識了,看來腦部並沒有什麼損傷。」


「這也好,畢竟抱著一個人偶也沒什麼意思!」對面的聲音看來很興奮。


「一切條件也很適合,既然她本就想自殺,也即是怎樣也沒所謂了!替我聯絡肥田醫生,和安排對患者特別照顧。」


「交給我吧。」


「加太,或許真的能實行我們談過的『那個計劃』啊!」


*** *** ***


肥田勉人,自學生時代已是深受注目的優秀學生,專精腦外科和心臟外科。


但後來卻以美容整形為專修,因為自少家貧,而為有名、有錢人整容能帶給他最大的報酬。但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隱密的理由,是他對女人的乳房有異乎尋常的執著。一般人從性交中得到快感,而他只是愛撫、吻舔女人們乳房,便會得到高潮。


追求「最完美的乳房」,一直是他的目標。因此,他對女性的整形,尤其是豐胸術,有日本一級的水準。


一、「著手」——肥田勉人的手記


今早接到加太的電話,他說有一個「理想的患者」到了手。我連忙來到了ICU。


讀了病床旁放著的患者的病歷表後,便開始仔細檢查這「理想的患者」。


看了一眼,我便不其然的吞了一口口水……的確,非常美麗。久留米和加太的眼光果真不差!


「你說的便是這個患者了?」


加太似乎由昨晚至今一直未有離開過這個名叫淺川亞美的患者,看來一臉疲倦地點了點頭。


我替正在睡眠中的亞美把脈。非常瑩白而纖細的皮膚。除了自殺傾向外,看來厭食傾向也是可能要考慮的事。而要「製造」理想的女體,對營養的控制也是非常重要的吧,絕不可由她變得太瘦的。


總之,目前看到的自頸項以上的外表,都是高水準的。


「狀況順利,快將可移往一般病房了。」


研修醫生加太道。我稱讚了他。他可說是一個單純而直接的人。


我告訴他西八號館四樓會有一個為亞美而預備的個室,然後叫他不妨回去休息一下。但他卻仍堅持要送亞美到個室為止,似乎他對這由他一手救回的美少女有份執著。


「不過真難想像,竟有個如此適合條件的對象。」


確實,亞美並不只是外表優越,而且她的親人也似乎未有來看她,這都是方便我們向她進行「理想的女體」改造計劃的優越條件。


況且,有「那個人」在後面支持,便一切也沒問題。


「我和久留米的確是此計劃的提出人,但當初我們其實都只是當說笑而已,根本不當真的。」我隨口說著。


「不,我聽久留米老師說他是相信會有一日可實現的,畢竟世上想枉死的少女多的是。」


「話說回來,你參與入來沒問題嗎?萬一出事的話會立刻被捕,而一生人也會完蛋的了。」


我心中,其實擔心富家出身而人生經歷一直順利的加太,會否成為此計劃的弱點。


「老師,我也不是笨蛋,也是早有準備,無論什麼事也不要緊的。」


此時,我們和亞美到達了她的特別病房。


「我聽說這個病房,雖然事實上是在醫院之內,但從管理來說卻並非屬於這醫院,這是間和外面的醫生立了約的地方,即是已租借了出去。從九三年至現在,都是在租借中狀態。」


加太續道。


「然而,租借人可自由使用本醫院的一切醫療儀器和藥物,也可不受干涉地進行研究。但……這是被外面誰人所租了的?」


「只是名義上的事,總之,任何這裡的人和事,醫院都無權干涉接觸便是了。」


此時,注射了鎮靜劑的患者仍在睡眠狀態。


「首先,我們該怎樣開始著手?」


加太剛說完,久留米醫生便正好進入了室內。和我相對照,他是個外表看來溫文優雅的人。


「我們事不宜遲,開始研究先如何向她下手吧。」


我把亞美的病者服逐一的脫了下來,不久她便成為全裸狀態。


螢光燈無保留地照射著這16歲的少女的胴體。當然發育仍未完全成熟,但以這年齡來說發育進度算是中上的水準。雖是小巧但曲線、形態很優美的乳房,纖巧的腰,可愛而茂盛的陰毛,全都散發著少女青春的氣息。


我想在顏臉上,已無須修整什麼了,現在她的外貌活脫是像小女孩般的Baby Face。雖然她現時的肉體已是甚有吸引力,但如果……是幼兒容顏下……配上成熟的肉體,那不是更有種異樣的樂趣嗎?


對於我的意見,和我相交多年的久留米很快便投下了贊同一票。


最後,我們決定首先實行的是「豐胸手術」。久留米只對女性器有興趣所以一切有關乳房的便全交託給我去幹。


「手術何時進行?」加太問。


事不宜遲,我告訴他今晚在西館手術室便立刻行事。


不能讓淺川亞美知道現時的情況。故當然先把她全身麻醉,並替她在手術前浣腸排泄。雖然也有點想看她在清醒狀態下,滿臉羞恥地浣腸,但現在一切以手術為先,其他的日後再說。


從啡色的菊門中插入針管,注入六百cc浣腸液。過了約十分鐘,在她們肚內響起一陣異響。然後,毫無知覺的她,便在我面前排泄乾淨。


深夜的西館非常寂靜,因為急症室、ICU等全都設在新館,故西館中的主要住著長期休養但情況穩定的患者。而現在凌晨二時相信所有人都入睡了。


亞美進行了全身麻醉後,在預定切割的部份塗上消毒液。


我執起手術刀,久留米是助手,而加太就擔當看護的工作。


「好,由左邊乳房開始吧。」


亞美正面向上的仰臥。


全裸的身體,被手術用的無影燈那青白的光線照射著,泛起了如繭般的光。


一無所知而沉睡中的少女,散發著無垢的光輝。


把她的左腕伸直後,肘關節呈直角給久留米拿著,然後在胸部之下放了個薄枕。


「用什麼方法做?」久留米問。


這只是個在腋下切開兩公分的手術,但無論是什麼手術我也全力以赴。迴避著動脈和神經,然後在乳腺的下外方,切割了二公分。


把剪鉗伸入乳房內,直進至大胸筋外緣把筋的最下層分離,切開部份用鉗子擴大,看到當中赤紅的筋肉組織。


能把這美少女的身體任意改造,令我心中生起一點異樣快感。


「把生理殖入袋拿來。」


在細小的開口中,小心地把摺疊成小巧形狀的殖入袋放入胸中,再在中間開始注入生理鹽水。


漸漸,袋子開始脹大起來。


而亞美的乳房,也隨之逐漸膨脹,倒有點像在吹氣球。


之後,在右邊乳房當然也進行同一動作。


兩邊一直注入,直至夠大和平?為止。


「夠了沒有?」


「現在多大了?」久留米其實對乳房一向無甚研究,他是要玩到下體部份才會興奮的人。


「約九十四,E或FCup的程度吧!」


原本她的胸圍是只得七十幾而已。當她醒來後見到自己巨大的乳房,不知會如何吃驚?想到此,心中竟有股黑色的期待感。


這時一邊的加太道:「這個……太大的話,會否反影響本來的美感了?」


他只是個後輩學生,我當然不理他。


「加大君,不會懷疑我的品味吧?你在假期出街走走的話,那樣大胸脯的女子不知多受歡迎啊!」


「是……你說得對。」


加太看來是喜歡較瘦長體型的,確實,巨乳可能有礙運動,但巨乳的體操選手,絕對會人氣爆發,而巨乳的跑手,跑步時乳房上下不斷彈跳的模樣,不也是令人興奮的樂趣嗎!


「將來也可再調整的,現在便算了吧。」


說著,我開始縫上切割口。


手術完結了,想到明天亞美醒來後的情形,我再度期待著。


「最理想的乳房擁有者」即將在我手上誕生了,而跟著,便到久留米對她的性器作出優化。清純無垢而美麗非常的容貌,卻擁有被刻意改造的淫靡和惹火的肉體,便成為世上最佳的性愛用女體。


心中的爽快末期待,不受控地上升著。


*** *** ***


久留米醫生今年30歲,他的家庭是在裕福開診所,在那一區的略為有名之士,為進入名門中學而獨自在東京居住,他的寓所被稱為「惡之巢窟」,經常引誘愛玩而低程度的女性到家中「玩樂」。簡單說是一個玩樂主義者,而他的對手們幾乎全都盛讚他「技術出眾」。


二、收穫——久留米讓治的手記


這完全是一件突如其來的事件。


某天當我剛回到家中休息,卻收到了加太的電話。較早時和他開玩笑般談過的事,沒想到他卻如此認真對待。


不過,當我在聽著他的報告途中,卻漸漸感到似乎這並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一直以「說笑」而封印住的暗之慾望,有如火山般一發不可收拾。


然後,我再把此事告訴了「那個人」,怎知他一聽,立刻全力向我們鼓勵,叫我們盡快進行。


看來「那個人」心月中也早有這種念頭吧!


之後,便聯絡了好友兼同事,形成外科的肥田醫生。


到第二天,我親眼見到了名叫淺川亞美的少女。


完全不同於玩開援助交際的一些時下暴風少女,而是無垢得令侵犯她的人會感到犯罪感的美少女。


容貌非常清純,有著種「不可侵犯」的氣質,但也擁有少女氣息的青春魅力和性感。她目前還不是完全成熟的花蕾,但照這樣成長的話將來一定會成為有氣質和高貴的大美人吧。但是,在這個美少女從花蕾中完全盛放之前,現在這個半熟的時刻是一瞬即逝的。就這個時候遇上她,可說我們是極之幸運吧。


我也參與診察她的狀態,當然是在全裸狀態下。


我擔心的是若果她是處女,性生活能否順利進行?她會否感到高潮?


「那你是專家吧,在精神面加以攻略,就是處女也會達到高潮吧!」


肥田是個樂觀的人。但我也不是精神科醫生,對精神性治療並非我的擅長。


而且既然她是想自殺,必定抱有一定的精神上問題。


我決定賭一次,便由我們逐漸給予她一些刺激,去改變她的精神狀況。


首先由肥田執刀進行豐胸術,把亞美小巧而發育中的乳房一瞬變成巨乳。


清純美少女的容貌,下面配上性感而充滿性魅力和誘惑的乳房。存在著一種不平衡感、背德的魅力。


我在手術後試搖著亞美的乳房,如此的巨乳的擁有人是個高中生,想起來也開始興奮。


亞美醒來後,當發覺自己本來小巧、少女風味的乳房,一夜間變成像男性志中封面女郎般的巨乳,又會有何感想呢。


手術當然順利地完成了,傷痕也微小得幾乎不可見,而朝早亞美便會醒過來了。


「淺川小姐,感覺如何呢?」肥田問道。


少女慢慢的睜開雙眼。


「這裡是……我……」


「忘記了嗎?」加太拍了拍自己的手腕:「你割了自己的手腕……」


「……對,是你們救了我呢……」


無甚表情,好像得救與否也不大相干般。亞美有著思春期特有的精神不安定狀況。自己仍未成熟,對自我的認知未夠。如此過敏而纖細的性格,待人接物未必會順利,可能也欠缺了支持她的朋友。


現在,不但要控制她肉體,也要控制她的精神,所以這便是我的出場時候。


「你似乎對自己自信心不足,因而一直以來有很多的不安吧?但也想有什麼能支持自己的人吧。」


亞美不置可否,靜靜聽著我的說話。


「來,起來看看。」肥田道。


麻醉劑仍未完全消散,所以她到目前仍未發覺自己身體的變化。


到了她剛拿開被子的一瞬,立刻發覺了有什麼奇怪的事發生了。滿臉不安的她,從床上升起了上半身來。


「咦?」


「解開衣服,讓我診察一下。」


亞美感到一陣恐慌,連忙解開了衣鈕。


「怎會……這是……?」


聲音中充滿了懼意和不安。那是當然的,雖然以重重的繃帶包住了,但女性最注重的一個部位發生了變化,她一定已感覺得到了。


肥田好像事不關己般,低頭幫她把繃帶解下來。


幾重的繃帶逐一剝下後,巨大化的乳房開始露出來。


以形狀來說簡直美妙,真不愧是「乳房專家」的肥田。感到他是把有生以來進行整形手術的心得,一次過完全投入在亞美身上。


當然不只是大而己,還是碗形的美麗形狀,乳頭微微朝向上,世上所有男性愛看,女性羨慕的乳房形態,這樣的她一定不遜色於世上任何一個美乳或巨乳明星偶像。


年輕的加太看了後,也不禁深吸了一口氣。


肥田自信滿溢地,把一面鏡子拿到亞美的面前。


「啊?……」


一眼看到的瞬間,亞美的表情就像被人點了穴般,完全凝固了下來,面色變得更是蒼白。


我之前也想像過她在看到整形結果的時候會有什麼反應,是暴怒狂罵?痛哭泣叫?我想最可能的,應是靜靜的在流淚,為自己的身體被任意改造而悲哀吧。


但現在的她,卻和我的預計全都不同。


她面無表情,好像進入了茫然自失的狀態,又像一個三歲小孩子,什麼也不明白不瞭解,便是她現在的寫照。


「我是這樣想的,」我打破了室中的死寂。「你明顯有著自信不足的問題,這影響了你的生活,甚至令你想去尋死;我找來這位肥田醫生,他是日本有數的整形大師,由他為了你而造出這令任何女性也羨慕的超級美乳,令你可為之而自傲的,自然對你的自信有幫助。」


我說著似通不通的藉口,肥田也加入道:「手術的傷口三個月不到便會完全消失,不用擔心——但此一期間必須為你乳房定時做些按摩,否則有可能它會變形的。」


說著,肥田向她的胸脯伸出了手。


「討……討厭……」


亞美的身體本能地逃避著他的手。


「別要誤會,這是你手術後的康復療程必須的。」


他把亞美絕美的雙峰用手包住,輕輕搓揉著。


「呀呀……」亞美身體一下子如觸電股伸直,肩部也在搖動著。


肥田也因為她的敏感而苦笑:「最初可能有點不慣,漸漸便會好得多了!」


肥田坐在床上,繼續他對新生巨乳的按摩。


少女的蒼白面頰,開始染上害羞的粉紅。


我想在她心中,我們認為是絕妙的巨乳,她卻感到有如怪物般巨大難看吧。


因為,這是完全脫離她的想像範圍之外,在她心目中根本是自己不應擁有的東西。


太不協調……她一定如此認為吧!


想著,我心中竟浮起了一個黑色的念頭:要令她變成小淫娃。


不知人世污劣的清純面孔,如含苞待放的無垢肉體的這個聖少女,令她變得荒淫。給予她一個極之性感惹火,性慾澎湃的身體,這少女在因青澀的內心和成熟的身體間的不協調而苦悶時,用男人的肉棒令她無數次達到高潮……秘腔中不斷湧出淫液,一雙巨乳不住晃動,雖然口中不懂說淫賤的說話,但身體卻表現出無比的性飢渴……


此時起,我心中開始構築這惡魔般的計劃……


加太眼定定地看著肥田的按摩。這是當然的,和清純少女外表極不配合的一雙巨乳,被男人如此的搓揉搖晃,對任何男人來說也是視覺上絕頂的誘惑。


「喔……」肥田令亞美重新仰臥在病床上,他在其上以近乎俯伏般,雙手繼續搓揉著她的胸,漸漸,他的臉開始移近她的雙峰間的谷地,口更吻了在乳房之上!他開始失去了醫生的樣子了。


「啊啊……停止喔……啊!」


亞美的身體在震動著。


肥田肥大的手掌,沒有留情般的去搓揉按拉她的乳房,更用口含住乳尖,然後用舌頭舔著。


處女的巨乳在肥田手上變成各種形狀,而乳蒂更變硬和勃了起來。


「嗚嗚……呀呀……」


她不只是上半身在顫抖,震動更波及全身。而她的臉上則是驚愕的表情,大概出生以來還是首次感受乳房被愛撫時產生的奇妙感覺吧。


亞美雖然對性方面的知識也有聽聞,但身體的體驗卻是第一次,而現在的是破壞一直以來的價值觀的強烈感覺,而令她心底非常訝異。就像一直守身如玉的尼姑初嘗雲雨般,禁斷的快樂摧毀一直以來的道德觀,因而極為狼狽。


亞美背部拉直,單只是乳房被愛撫,便令她達到了輕度的高潮,驚愕與未試過的快感,令她的心一片迷惘。


有一些十六歲的少女已是很成熟,有不少性經驗的人也多的是。但亞美從外貌上也可感到她還留存著稚嫩的神情,肯定她是從來和性事扯不上關係。


而把她的肉體和精神加以性歡愉來開發,便是我感到樂趣的地方。


肥田此時已把她的病人服盡脫,手更伸向其下半身。


「喔!?」


肥田用手指,玩弄著少女的秘部,那如淡雪般幼細和脆弱的秘唇,粉紅色的肉丘被手指不停地翻弄。而他的手指更擠向肉裂的中心,似要進入其內一般。


一股緊張感流過亞美的下身,被淚水濕濡了的頭左右亂搖,拚命地哀求著:「不要!住手……」


看肥田卻已忍耐不住,甚至想立刻幹了她的樣子。


「等等,肥田君。」我出聲阻止。


「怎麼了?」肥田一臉不滿的樣子。


我把他拉過一旁,吩咐加太為亞美注射鎮靜劑,然後到一角向肥田解釋剛才興起的念頭。


這「惡魔的念頭」,就是想把她先變成「淫亂的處女」——在真正插入前,先把她全身的性感帶,如乳房、陰核、肛門等徹底開發,令她沉溺於官能快感的浪濤中,令她自己生起哀求我們她造愛的念頭。


也要教導她如何侍奉男人,令男人快樂,同時自己也從中得到快樂。


最後,她便會成為究極的性奴……連我也對自己生起此種驚人的念頭而吃了一驚,然而,淺川亞美本身,如此的清純、如此的可愛,便正好是一個能挑起男人歪邪的慾望的少女吧。


肥田也同意了我的念頭。


注射了鎮靜劑的亞美,完全裸體的躺在床上,雖還有意識,但身體己不能動,只有任由我們欣賞。


「你便留在這裡,不用再出去了,房門也會鎖上。你便是排便也會在這裡,在我們面前。沒問題吧,反正你想結束的生命也被我們接受了,你也沒抗議的權利了。」


「怎會……」亞美臉上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什麼也不用擔心了,甚至連進食也不用擔心,我們會為你注射一切必須的營養。」


「我想死……為什麼救了我,卻又如此對我……」


「傻瓜,死了的話便不能享受如此歡愉的事了。」


我愛憐地用咀吻遍她全身。就是仰臥中,她的乳房也形狀不變地挺拔著,乳蒂也硬固勃起,肥田的手藝果然是鬼斧神功。


我用手指一挾她的乳蒂,她立刻渾身一震,而這也是藥的效力,令她也對快感的抵抗力消失,她的肉體忠實地反映出受性刺激的反應。


心中的抗拒和肉體上的感覺相違抗,令她腦海一片混亂。


「不要……這樣……我討厭……」


口中雖是這樣說,但全身卻因官能的烈焰而燒得搖晃不定。


我把乳房交給自己的手,而口唇則吻向下方,在肚臍周圍舔動著,令她的腰在左右搖動。


只是薄薄的陰毛被我的舌觸及,亞美便雙腿夾緊,好像要逃避我的舌般全身扭動。但我卻強迫地從腿間割入,舌頭到達了陰核的周圍。


「嗄?啊啊……」


到達了核心,亞美的全身也僵硬起來。


從亞美的秘部,飄來了處女特有的甘美的香味,令我的興奮感更加高脹。


我把她的秘部,周圍都用舌舔一遍。


亞美一如所料地身體曲成弓字背,但我按著她令她絕對逃不了,手邊伸向她的腿間,撥開了纖毛,亞美那誰也未碰過的秘地便盡現眼前。


我的舌尖在硬了的陰核上打轉,亞美全身也在顫抖,美妙的下體在一震一震的剎是好看。


「你們也弄弄他的胸吧!」


我把乳房交託給加太和肥田,然後自己集中於下半身。


用手指把肉芽的包皮剝開,露出了仍是淡色的豆粒,並在那周圍慢慢地舔著。


「啊……唔……」


她響起了甘美的喘息。


我的舌頭完全使用,小陰唇一帶不斷循環舔動,舌尖感到一種少女的酸味。


唇片掀起其陰唇,接觸當中的真珠玉。亞美的陰核感到非常的良好,如果把包皮切除,她單是被內褲磨擦著陰部便會興奮難擋吧……


想像著她穿著緊窄的內褲,在街中步行時小聲地呻吟,因內褲接觸到剝了包皮的陰核而達到高潮,內褲完全濕透,淫液不斷流下來。亞美因羞恥而面頰紅透,但仍不得不繼續步行,只是越是步行便只有越增加下體的挑弄和興奮感……


我繼續愛撫她倒下體,雖然亞美其實抵抗力已近乎零,但現在我還末想進入。


雖然是仍細小,但她的陰蒂己變硬和增大,在這之上我用舌頭,執念地由下向上舔。


「啊……喔喔……」


就像剛才乳房被撫弄一樣,現在她也漸被快感之浪淹沒。呻吟聲也越來越大。


這是當然的,對挑情我絕對有自信,尤其是這未經人道的對手,我那有失敗的可能!


我也配合著她的情慾,舌頭動得更是快速。


「啊?啊啊……啊!!」


她的腰向上一挺,全身如弓般挺起。


跟著的瞬間,她卻如失去了全身氣力地軟軟癱下。


「恭喜,你已經嘗試到性高潮的滋味了。」


亞美像失去了焦點的眼在大大地睜著,呆看著天井。


我站起身,從床上下來。


「她的感度越來越好了。」我用紙巾拭擦著臉上的淫水。


「那下一步如何進行?」


肥田十分性急,我卻認為現在應不斷的施以愛撫,令她的身體變得更敏感。


「我想死……」


對於亞美的低喃,我當然完全無視。


在一星期後,由我親自執刀進行了第二個手術。


那便是「包皮切除、陰核肥大化手術」。


這個手術其實和男人割去包皮的手術非常類似。而陰核的表面露出後,不但令可感受到刺激的表面積大增,同時視覺上也是很大的刺激。


有很多性經驗的女性都有陰核自然外露的傾向,三十過外的婦人尤其多,那是由於受到很多愛撫和玩弄後陰核自己自然的增大和外露。


而除了陰核大小外,其和膣口的距離也對性的感度有很大影響,只要夠接近,在男人插入時便會受到肌肉的掀動和和男人陰毛的磨擦而有更大刺激,相反距離越遠則感覺便越弱。


(這……厲害……)


亞美的性器架構本身便已是非常理想。事實上剛才說的陰核和膣的距離,用手術也很難改變的,而幸好亞美天生便擁有能對性興奮極有反應的性器結構。


助手的肥田看了後也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手術本身是很簡單,是不可能失敗的,只是看其成果有多圓滿而已。


美少女清純的顏加上巨乳的光景,無垢和成熟不協調的相交,能令男人有奇異的刺激。而同樣地,秘毛稀少和顏色清淡的少女性器,若果配上個像娼婦般成熟發達的陰核的話……


外見是清潔和不知性滋味,連男人的陽具都未見過的聖少女,實際卻擁有著感度超凡的性器。到性行為進行時,聖女立刻變身成淫女……


這便是男人理想中的天使吧?


我想像著亞美完成後的情形,就是在手術途中也感到性興奮……


*** *** ***


碧川真樹雄醫生,是友愛醫院的麻醉醫,其手藝大獲好評。就是小如割肓腸手術,麻醉也是重要一環,現在很多醫療意外而令患者死亡的事都和麻醉失當有關。而碧川在這方面則是醫院中最活躍的一人。


三、查問——碧川真樹雄的手記


當我聽到主任護士長谷上由美的說話,我心中十分愕然。


「是那兩個人……想找我?」


外科的肥田醫生和婦科的久留美醫生,二人都是醫院中有名的名醫,最近聽說租借了契約病房,但卻不知在幹著什麼事。


我和他們不算很熟,不過因為大家都有共同的嗜好(玩女人),所以大家也曾交換過一些心得。


我便依約和他們見面,看看他們找我有什麼事。


「其實是……想借用醫生你的能力,令事情進行得更完滿。」


肥田如此的拜託著。


而當我聽到了他們的計劃,當然是吃了一大驚——把從ER轉運過來的少女據為己有,改造她成為男人心中最理想的sexdoll……任何人聽到這種事都會感到驚訝吧!


不過,當我看到監禁在病房中的少女淺川亞美的睡顏(他們用藥物令她除了在「調整」時間以外,其他時候都在昏睡中)和全身,心中卻感到了異樣的悸動。


「厲害……看到這樣豐盛的胸部,就是把世界出賣給魔鬼也不足為奇呢……」


肥田所施的豐胸術,可說是有沒有人可比他施行得更完美的了,連手術後的痕跡也如此快便完全消失,現在我所見的便是一對能魅惑任何男人的,曲線美絕的乳房。


然後,當我看到亞美的下腹部,不禁深吸了一口氣。


「這也是……手術?」


「對,不過她仍是個處女,雖然已曾試過性高潮滋味,但處女膜仍是完壁保全的。」


肥田的說話我幾乎聽不入耳,因為已完全被她的性器所吸引。


女性的陰核大小和小陰唇大小,人人有所不同,就是性行為的多少也並不能令它作很大改變,換句話,天生便性器較發達的女性,就能在性方面享受到更大愉悅,這可說是天生便給予她們有成為淫婦的先天的優越性吧。


亞美的外性器,一見便令人聯想起「淫婦」這詞語,如此年青,而且更仍是處女,但她的包皮已近乎不見,一顆肥大的陰蒂直接地外露出,肯定稍一觸碰便會敏感至極,在淡淡的櫻花式的女陰中竟有如此不協調的存在,實在令人吃驚。


「看起來是很厲害,但似乎並未能開發她陰核的感覺,故未能令她達到予期的高潮。」


我用手指撥開亞美的大陰唇,仔細地觀察,這時久留米入到房中。


「這手術是久留米醫生的成品?真出色呢……」


「是從她的小腹抽出脂肪,再住入陰核而令它膨脹,同時也為了增加陰核上的神經線數目而注射了荷爾蒙。」


「患者見到了自己豆粒般的東西變成如此模樣,一定驚嚇得失神了?」


「不,她在見到自己乳房變大時便更吃驚得多,但似乎對陰核的增大,她還未瞭解其中意味。」


「是因為性感覺還未完全甦醒吧。」


「碧川先生」


這時肥田終於開口,正式引誘我成為他們「計劃」的一份子。


看到亞美的胴體,我心中的慾望之火便開始燒得不可克制,何況,還有「那個人」的幕後支持……


「可以,但有一個條件。」我回答道。「讓主任護士長谷上也參加,她是對患者的康復管理的專家,對於忙碌的大家,最好有這樣的一個人幫忙看著她。而且……」我笑著:「她對性也是很憩望的。」


肥田和我握了握手:「我們所欠缺的,便拜託你了!」


這晚,我便開始用東洋的穴療方法加上西方醫學的神經刺激,而長谷上?美也有參加。


在有關的神經節上接上低周波電流,令交感神經活潑化,同時穴位也用針灸和電流刺激。


「在之後,要繼續進行低周波的通電刺激。」


我定下的調整方針是,除了製成高感度的性器外,更令全身的性感帶開發和提高感度。但就是令她一再高潮,也不和她真的性交。


而那少女的排便,也以健康檢查為名而在室中在眾人監視下進行。這個清純少女的恥辱姿,也是他們的欣賞對像。


「當然,如果因害羞而排不出便,那便用浣腸方法吧!自己不能排便也無所謂,反正只是要成為個為性愛而生的女人而已。」


久留米呵呵說著。


我想像著亞美在全身羞恥之餘,由可愛漂亮的屁股中排出糞便,便股間一熱。


而正在想像中,亞美這時漸回復意識。在穴位被電流刺激下,她一邊顫抖著身體一邊醒過來。


「唔……喔?啊啊……」


全身的神經進行活性化,所有性感度高的穴位施以一直的電流刺激,她一醒來便感到快感是當然的,可能就是在睡眠中,也不斷在發著淫夢也說不定。


證據便是,亞美的股間已是濕濕的,大腿在微微抖動中,閃著濕濡光亡的大陰唇就像口般在上下蠕動著,巨乳之上的乳尖也已變硬勃起。


「醒了嗎?我便是新加入參與育成你的醫生,我叫碧川。」


我一邊看著她一邊在自我介紹,肥田和久留米用繩緊綁住她的雙手雙腳,為的是防止她在掙扎時誤把電殛裝置毀壞。


「什麼……還要對我做什麼?」


澄澈的眼眸非常美,但在無知的美目之底,卻有種熱烈的欲情光亡,美少女清純的眼中有妖異的成份令我興趣大增,想好好觀察這「少女變淫娃」的過程。


「是要令你更加有感覺。雖然仍是抗距著,但腦海中你也己充滿著這欲求吧。」


那樣說著,我用手開始搓揉她的乳房。亞美立即發出「啊」的甘美叫聲,表情非常複雜,交雜著絕望與期待、恐怖與愉悅,看來她的腦中也是一片混亂。


雖然心理上還認為這是羞恥的事而心生抗距,但已漸漸敗給了肉體上的欲情,究竟她在之前的每一天是經過怎樣的調教?


而明顯地,一看便可感到現在的她已難以掩藏自己的性慾。


我把夾型的電殛,夾在她兩個乳頭上。


「求求你,請停止,放我回家……」


亞美一邊搖動著巨大雙丘一邊懇求著。那胸脯的擺動是如此的煽情,令她的哀求也變得沒有說服力。


「你不是因討厭過去的自己而想自殺嗎?現在正是創造出新生的你的機會啊!」


我跟著把粘貼型的電殛,貼在她的腹下和大腿內側。


然後,我手拿著圓棒型的電殛,刺在肥大的乳房上的周圍。


「啊!!你在幹什麼?我……要壞掉了!這個、像怪物般大的乳房,討厭…」


「這裡也是。」


我用手指彈著肥大的陰核。


「啊啊!!」肉芽的感覺之銳令亞美渾身大震,不單是變大,連神經也變密了,和一般女性沒得比的性刺激,便強烈地侵襲著她的中樞。


「你的這處,我用這粗大的針去刺了。」我把針拿給她看。


亞美面色變青,驚怖感令她幾欲暈厥。


「這便會令你的神經貫通了。」


我把這枝針在亞美的陰核上「滋」地刺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


可能是心理因素,也很可能真的是非常的痛,亞美如狂般慘叫。


同性的女護士長谷上?美,細心觀察她的情形。


「好,要通電了,受不了便告訴我吧。」


我用像針灸院醫師般的口刎在說著。


「啊!!喔喔喔!!」


首先是乳房。和之前一直的低周波電流刺激的強度和節奏增強十倍的電擊開始了,因為電流的流動,一雙巨乳也開始擺動起來。


我把其他電殛的開關逐一打開。


「嗄呀呀!」


下腹和內腿開始了電震。最後,我把陰核的電殛打開。


「嗄!?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纖腰在床上開始像活蝦般上下彈跳,震動波及到全身。


「?呀呀呀呀呀!!!」


電擊開始數秒後,她的腦中樞受到很大衝擊,不只是肉芽,全身上下所有性感帶同時被電流刺激,其震憾力肯定驚人。


這種「治療」,當身體開始習慣電流的強度,痛楚減小後,便真正開始發揮效用了。


「啊啊……呀……」


亞美開始全身的扭動,性高潮由腳底直至頭頂都在開始產生著。


而我則在此刻稍為增大刺激陰核的電流。


「卡呀呀呀呀呀!!」


剛剛產生的快感又再變回劇痛,亞美扭著腰想逃避,但當然是逃不了的。


我把電流減弱,不久後又再增強。


「嗚啊啊啊……」


我把電流強弱的交替著,而亞美的痛楚越來越小,快感則越推越高。


「喔……喔……啊……啊!」


大型的性高潮來臨了,少女的全身大幅的如弓般挺起、硬直。


我把握時間,把電流再一次增強。


「咕咕咕咕……」


全身如地震般顫動,腰部搖得更是厲害。


當我減低電流,她下半身便稍為靜止,但當再把電流增大,她立刻回復弓般的姿勢,全身也在劇烈的痙攣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


股間的淫液不住溢出,令恥毛也泛著潮濕的光澤,大小陰唇也一片濕濡。眼神失去焦點,口部也合不上地一張一張的,完全是絕頂性高潮的狀態。


「這樣子持續到明天吧,就是睡了也繼續通電。令身體不斷感到性刺激,連睡眠中也達到高潮狀態,那樣下去全身的性感帶便會完全甦醒,性興奮也會跳級上升。」


聽到我的話,肥田和久留米也滿意地笑了。


而亞美,在無法停止的性高潮中失去了知覺。


*** *** ***


長谷上由美今年29歲,是醫院的主任護士之一,照顧患者備受佳評,而和碧川醫生除了醫生和護士的關係外更是性伴侶關係。高大、成熟的由美,對性事十分開放,而對同性之間的性玩意同樣精通,傳聞和一個年輕的新人女護士涼子間也有「一手」。不過,涼子最近卻受到色魔的性侵犯……


四、反射——長谷上由美的手記


看到涼子被侵犯後的樣子,竟令我有股異樣的興奮。


說起來很對涼子不住,但我終於明白到,除了和碧川醫生性事、和涼子同性遊戲外,原來我對欺凌弱者同樣會感到興奮。


似乎比起被男人折服,我更喜歡做主動的一方去凌辱別人。可能我是有做女王的潛質?


所以,最近我得到了一個新的遊戲對像——一個名叫淺川亞美的少女。


亞美是碧川醫生的奇術的成功例證,以針灸和電震的刺激來令神經活性化,得到絕大的成功,而醫生更以專門的技術把星狀神經線block的交感神經壓抑,從而令全身的感度增加。


以手術來巨乳化,陰核也施行割禮和加以肥大化,亞美的身體已成為淫靡的女體。連身為女人的我看見後都會心如鹿撞,男人見到後更非立刻勃起不可。面孔看來是如此惹人憐愛的美少女,身體卻和容貌如此的不相稱,本來幼女顏加性感身體便是男性成人志的皇牌女模特兒,但比起這個亞美,卻是無論那一個成人志偶像女星都比不上,可說是一個現代的驚異。


每天我都會到亞美的病室,她大部份時間都是注射了藥物後在睡眠之中。這是為了跟從醫學計算出的「開發時間表」,除睡眠時間外全部用來開發她的性感帶,先由我們用手去做,到了不能用手時便交由機器去作局部的電流刺激,又或在肛門內插入電動性具來直接鍛煉直腸壁的感度。


大家都齊集時通常在夜晚,平時則以研修醫加太來得最多。他似乎對這個少女有著比「調教者與調教對像」以外的另一種感情。


我現在是和亞美接觸得最多的人,作為護士要每日頻密地去為她浣腸、洗操……如果時間許可,當然更狎玩她一下,因為在涼子之後她便是我唯一的玩物了。


「每天困在病房中好悶吧?姐姐和你玩玩好了。」


醫生們認為這也是治療的一環,當人在如此孤立的狀態,自然想找傾訴對像。


事實上亞美真的憩望和別人接觸,同時對自己現在的處境也只有逆來順受。


現在的她,是被低周波電流不斷的刺激下,幾乎一直持續在性興奮的狀態。


其他無論什麼刺激在持續一輪下都會漸漸變得麻木,唯獨sex卻有所不同,證據便是亞美的肉體感度確實在每天的上升,一天天的在成熟著。


亞美便一直以近乎全裸的狀態躺在床上,身上附著了很多電殛,因為空調很完善,根本便沒穿衣服的須要。


今晚剛在三分鐘前拭擦了她的秘部,已經是變得濕濕的了。全身因為電流而持續著在抖震,而這確實成了快感的抖震。


「救救我……求求你……我的身體正在變壞……我感覺到的……每天持續著如此討厭的事,我已忍耐不了,身體越來越怪了。」


我靜靜向她道:「這樣啊,每分每刻都持續著這樣的歡愉,你是世間僅有的幸運兒才對!看,這樣你不是也很興奮暢快嗎?」


我說著同時用手彈了她的乳尖一下,亞美立即「喔!」的叫了一聲,好像又感受到一下猛烈的性興奮衝擊了。


真有趣的反應。今次我便彈著她的秘唇。


「咕」只是稍一接觸,腰部便立刻一彈。


我今次真的用手指去揉弄她的陰核,在秘腔入口一帶撫弄著。


「嗄啊……」


和電流刺激不同的快感沐浴著她,亞美很快便達到高潮狀態,始終以機械得到的快感是持續較久但程度較低的,要得到真正的升天快感,還是要用人的手吧!


「怎樣了,你現在不是感覺很好嗎,作為為性交而生的少女。」


亞美口中不住說著討厭,但她的身體表現出的卻正好相反。


我把亞美身上的電殛全部解下,令她從無止境的電震中解放出來,但又立刻讓她起來,令她雙膝跪著俯伏,然後用手指去壓在她的肛門上。


「不要!」


亞美仍維持處女之身,不知何時可得到解禁,這計劃是令她全身的感度達到最高,從而令她自己親口去哀求別人來和她做愛。


現在一切都在順利進行。和其他醫生一樣,我也投入了自己對同性性技所知的全部在她身上,不過單用手指是不足夠的。


我在床邊取出一支黑色的電動性具讓亞美舔著。


外表做得很醜惡的這件性具,在亞美的可愛小咀內進出的情景,剎是令人興奮。


亞美的口交技術似乎也得到培訓,她舔動的情景很是動人。


「夠了。」我拔了出來,然後在她的肛門上一壓,先端立刻沉沒了下去。


「喔……啊啊……」


可愛的屁眼中性具正逐漸地推進入去,亞美響起甘美的聲音。


我一隻手控制著性具,另一隻手則開始搓揉那雙巨乳。


「嗄……啊啊……」


亞美的聲音似乎反映出:她縱是一直說著嫌惡性事,但卻勝不過身體正在沉溺於快感之中的事實。


我也把自己的衣服脫掉,上到床上把性具的另一端插入自己肛門,換言之現在是一根性具同時插入了二人的肛門內,二人都膝跪的俯下,感受著性具在進出的感覺。


對於用在性器,這件物品用在肛門似乎感覺更適合。


從肛門中的性具,我可以感受到性具另一邊的亞美直腸的痙攣,官能的反應完全透過性具傳遞過來。


這時,門被打開了,加太走了進來。


「嘩……」


看到預想不到的情景,令他面上滿是訝異。


「對不起,我以為是碧川醫生……」他想轉身離去,但又不其然往這邊多望兩眼。


「加太先生……如果不介意……一起玩如何?」


單是性具實在不夠過癮,如果真的有男人陽具來插便更好了。


「但……碧川醫生……」


「不用介意,他也很瞭解我的為人的。」我一邊說一邊揉著自己的乳房。


加太終於忍受不了誘惑。


我和亞美繼續維持肛交姿勢,而讓加太插入我下體。


「真的……好嗎?」


加太似乎女性經驗不多,也有點兒害羞,然而其年青的肉棒卻是強壯有力的。


「呀!呀……先生好厲害!」


我湧起強烈的快感。而加太每一插入,那衝擊也傳遞至電動性具上,令亞美也發出吟叫。她發出了和一直以來不同的叫聲。


加太的陽具長是長了,但碧川醫生刺激G點的技術更強,故還是有點不足之感。


「更大力點……」


說著,另一個人又走進來,今次是肥田醫生。


「哦哦……」他似乎對這3P遊戲頗有興趣,找了張椅子坐下來欣賞。


肥田看了一會,便說著要「看看患者狀況如何」,開始上前揉著亞美的乳房和撩動她的乳尖。


「啊……喔喔……」


亞美的音調又再轉變。


「為什麼……不對我做……」


「什麼,不是為你做了很多事了?」肥田一邊愛撫一邊回應。


「不是……是做……長谷上姐姐正在做的事……」亞美低聲道。


「不行……要去了。」加太道。


「不行喔,我還未到高潮喔!」


「我……現在也……有感覺,但那裡會……更好吧……」亞美喘息著說。


「那裡還不行。」


「為……什麼……」


肥田用手指撩動她的肉芽,令她狂擺著腰。


這時,碧川醫生和久留米醫生一起進來。


「啊……」碧川醫生看見床上壯觀的「4P」,大吃了一驚。


「唔唔……」加太呻吟著。


「還不行,再動一會!」


加太拚命忍住,然後激烈地抽插起來。


長長的肉棒,分割著我的肉壁,強烈衝擊直達子宮底部。


「呀呀!」


我眼前一暗,急劇湧起的快感巨浪,令我達到了高潮。


他在看著……知道這一點似乎令我達到更大高潮。


「喂,長谷上護士似乎很興奮!」久留米感興趣地對碧川說。「我也試試吧?」


「她要休息一下了。」


「說笑而已,我是要診察患者才對!」


醫院中最俊朗的久留米醫生,開始向床上的亞美作出「診察」。


我抱著碧川醫生,一起看著亞美的情形。


久留米先稍作撫摸,然後掏出陽具,向亞美的肛門插入。


「啊!……」


向下懸垂的巨乳大幅擺動著。真的不像會是如此可愛的女孩的乳房。


「喔……喔……」


久留米的陰莖在肛門抽送,令亞美不斷呻吟著。肛交和性交的感覺並不一樣,肛門並不是生殖器官,所以在那兒加上的刺激便更加的有「剝出」的感覺,當然我是最熟識這種感覺不過的了。


「呀呀……醫生……」亞美一邊呻吟一邊繼續說:「我也想……私處……一直玩屁股,討厭……」


在一、二星期前,絕對難以想像她會說出這種說話,我們的改造實驗有確實的進展,這是最大的證明。


「那……你們認為怎樣?」肥田醫生望向碧川醫生。


「這……我看還可多忍一會,到真的忍耐不了非要插入下體不可時,她甚至會在街上也自己把內褲脫下來的,便是這樣。」


肥田「唔」的點了點頭。


在床上的久留米直向高潮推進。


「嗚嗚嗚嗚嗚」


他把腰伸直,一陣痙攣後,把精液直射入亞美直腸內。


然後,他下床來向肥田說了兩句話,跟著肥田上前把亞美轉為仰臥,開始把手伸向秘部,慢慢用手指愛撫著。


特別是在肉裂的邊緣用手指不住揉著,像在做著「馬殺雞」般。


「你真的這樣想玩這裡嗎?」


亞美紅著臉地點頭。


「為什麼?」


「剛才看加太醫生和長谷上姐姐……很厲害的樣子,似乎幹那處……才是真正的……所以我也……」


亞美說著斷續而語意不清的說話,畢竟這種話是她一生人第一次說的吧?


肥田把亞美下半身拉出床外,把她雙腳放在膊頭之上。


「亞美你滿腦子也想著幹那回事?真是壞孩子……」


肥田用舌頭舔著亞美的秘部,令她顫抖不已。


「呀!嗚嗚……」


他用唇片挾住陰唇,然後伸出舌頭舔著肉縫,更伸入了肉洞之內,在入口位置附近舔著肉洞的內壁。


「唔唔……」


耳邊傳來「啪啪」的,舌頭和陰道口碰擊的聲音,肥田的舌有力地活動著。


「呀呀,再入一點……」


16歲的處女搖著一雙巨乳,更用手挾住自己的乳房。現在她艷媚之姿,看來完全不像她自己。


「呀……咕咕咕……」中途聲音一變,原來旁邊的久留米已把手指插進她的肛門。


在直腸內,他的手指在搔弄著內壁。


「啊!啊!」亞美聲音變大,開始了未曾遇過的快感。


「呀呀……想做……快入來……」


亞美簡直是在懇求著。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一個16歲的少女如此求人和自己做愛的。


「不行,今目便再忍一下吧!」


久留米用我的電動性具再次侵入她肛門。


「啊……我怎麼……如此狀況……」


「對,你很想有更硬的東西插入吧!這裡……」肥田的手指稍稍插入她的秘腔。


「?……啊……那個……」


只是秘腔的入口被手指插入和拉開,亞美已是全身也震動了一下。


「請再入多一點!求求你……」


「不行啊,在那之前,你便等多一陣子,只是一陣子好了!」


肥田卻不再更進一步,而繼續用手狎弄她的秘唇和肉芽,令她達到高潮。


一直看來道貌岸然的久留米醫生,這時的笑容令我也有一點發抖:「不能不浣腸的美少女。大小二便都不能不讓人看著的究極的糞尿少女,更是因肛交而高潮迭起的少女……如果把她的陰道縫合會怎樣?」


「這!……不好吧!」碧川醫生和加太都一臉愕然。


「這樣啊,算了,畢竟她不是實驗用的動物。」


久留米醫生的神情,令我感到一陣寒意。


五、變容——決定之夜


「好吧,今天我們來個到今為止的回顧。」


在久留米的寓所中,所有人齊集一堂。首先是肥田開口:「我進行的豐胸術成功,傷口也已完成拆線,在長谷上護士的協助下順利進行按摩,目前情況一切良好。」


跟著輪到久留米:「我的『陰核包皮切除、肥大化手術』也順利完成,下體得到了預計的感度,不過這也多得碧川醫生的協力。」


碧川在長谷上身旁道:「我是以電療和東洋針灸術並用的方法,令神經活性化,性感帶也施以斷續的電流刺激,成績十分顯著。由頸神經叢至下行性表層線維集、和陰部大腿神經的陰部枝集、陰道神經管集等,都是陰核的會陰神經刺激的效果,而肛門周圍的皮膚和括約肌支配的仙骨神經刺激,也令在肛交時能得到快感大增之效。」


碧川像在發表治療報告般說完後,久留米拍手到:「你簡直可在神經學會發表研究了!」


「康復程度也良好,」長谷上道:「……這個,大家也親眼見到了吧。」


她的話令到大家大笑起來。


「接下來,還可在小陰唇中插入釸球,又或把陰道內壁改造得更理想?」久留米道。


「或許以催眠手段令她沒男人的話便睡不著吧!」碧川乾了一杯啤酒。


「加太君,淺川亞美是你先發現的,你便也發表一下意見吧!」


聽到肥田的話,加太的臉紅了一紅:「我只要能參加這個工作組已很榮幸了。」


「什麼意見也可以,除了是誰去奪取她的處女身之外。」


「聽說很久以前的一些娼婦,為了令口交更為出色,而把牙齒全拔去的……」


「那少女的牙齒?她還只得16歲……」碧川大吃了一驚,但意外地其他醫生竟沒什麼太驚訝的反應。


「那要牙科的協力才行……」肥田道。「另外,中學時代我看過一本成人小說,說把女角的內臟整理後把她的胴體縮短和把手腳拉長什麼的……當然小說只是虛構的東西,真要這樣做的話非割除脊椎不可,那麼女的必會變成半身不遂吧。」


「手腳伸長倒可……把骨骼、血管等人工駁長,但肌肉倒是個問題……」久留米道。


「這個……我有東西想問……」


加太心中大感不對頭,肥田和久留米二人以討論手術研究的口刎,實則內容卻是人體改造這種極惡的事,畢竟亞美的性命是自己所救的,他也不想發生人命關係的事。


「若果她死了的話,怎辦?」


「你處理了便可,畢竟人是你救的。」肥田道。


加太想著的不是實則屍體問題,而是責任問題,當她的親人找來了,那怎麼辦?


「方針決定了。」


肥田道:「伸腳術方面由於太耗時間,只有放棄了。」


二面性格的久留米道:「既伸長不可,歷史中也有記載西太后把妃嬪的手腳斬掉的事,那又如何?」


不好!加太心中賅然,常言「醫者父母心」,但現在他們的想法,又和惡魔有何分別?


「想著什麼啊?」肥田問。


「我想……亞美的手腳姿態也很美,而且……若她主動的摟抱著你和你交合,那不也是一種絕佳的享受嗎?」


「這也是……」


久留米說完,碧川道:「當然的吧!你不是當真吧?」


結果什麼伸腳斬腳也成空談,而拔齒術也無矢而終,因為心目中並沒有那個齒科醫生是可加入來協助他們的。


而最後決定的,便是肥田提出的「汗腺移殖手術」。


「這條汗腺有關人體的氣味和荷爾蒙,的確體味也是刺激人的性慾的重要一環,而日本人的體味,天生比歐美人是相差很多的。」


結果這個手術由肥田執刀,當得到了適合移殖的腋下汗腺後便立刻進行。


手術方面也順利的完成,而過了一星期便是得知成果的時候。


「這!討厭……」


亞美在之前完全不知道手術的內容,到了現在才感到了自己的體味不同了。


「成功了!是濃烈的女性體香……簡直是摧情劑的一種!」


不但是肉體上的變化,現在連氣味也不同了,亞美越來越感到自己的身體像變得不像是自己,她掩著臉飲泣起來。


長谷上盡護士之責去安慰著她,室中飄著強烈的體味,肥田向久留米和碧川道:「喔,忍不住啊!」


「什麼?體味嗎?」


「不,是……我想幹亞美……不是肛門,而是真的想幹她的陰道啊!」


肥田續道:「保存她的處女身至現在,也差不多了吧,連亞美自己在上次肛交事件後,不也常在說著想幹那回事嗎!」


「這樣啊……」久留米托著頭考慮著。「但處女的權利……由你來嗎?」


「我也想幹,」碧川道。


「沒法子,猜拳決定好了。」


其實他們之前也為不少少女開苞過,但亞美的價值卻更高,因為她是經過如此多調整改造後的身體,以世界最佳的設備做處女航海,一定會有從未試過的滋味吧!


肥田等人進行著看起來很滑稽的猜拳,但肥田一出拳,卻一擊打在久留米的下顎,令他呆了一會。


「抱歉久留米,但我真的忍不住了。」


肥田飛快地脫去衣服,向床上的亞美撲去。


「啊,亞美……」


他的咀強力地吻在亞美的巨乳之上,發出了「啜啜」的吸啜聲,兩手也像搾汁般大力搓揉著她的雙乳。


「喔喔……」久留米撫著頭回過神來,但見事已如此,唯有找將椅子坐下來看看算了。


肥田本來是想先來個乳交,令自己的陰莖奮起的,但在見到自己有份育成的完美女體,和嗅到鼻端刺激的氣味,他的巨根早已怒峙了。


「亞美,你一直很想要這東西吧?」肥田把小弟弟露在她眼前。


「想,想放入下體那裡喔……」亞美眨著潤澤的瞳孔道。「想要……普通的交合……」


「好,明白了,今次便如你所願!」


肥田的陽具,磨擦著巨大的陰核,被針灸電療開通了的神經劇烈地活動,下體的淫水不住溢出。


「這便要……入來了嗎……」進入的一刻,亞美的心情是很複雜的,一方面因寶貴的處女身將要失去而擔憂,另一方面卻又因能滿足這陣子自己心中不斷燃燒著的慾望而高興。


「喔……」


肥田的陽具開始插入秘腔之中。


開始了一會,他停止了下來,因為感動了前方的障礙。


「怎樣了?」


亞美全身硬直,低聲道:「痛!……」


「不過,你下體已濕成這樣,而且連肛交也試過的少女,應不會覺得太痛吧?」


「真的……痛……」亞美清純可愛的臉泛著痛苦,眼眶中可見到有淚水在打轉。


處女膜的強度是人各有別,以亞美來說,雖然已多次做過除陰道性交以外的一切,但現在激痛仍是令她咬著唇地強忍。


「那……便停止吧。是我太急了。」


肥田正想離開,卻被亞美阻止著。


「等等,我不是這意思,雖然是痛,但……不想停止。」


「明白了。」肥田笑著,抱著她的腰用舌再次舔遍她的胸脯。完全開發了的乳房,在舔弄下令她感到一陣陣快感。


肥田的舌尖在大大的乳暈上草莓般硬直挺立的乳尖上不斷打著轉。


「嘎……喔喔……」


乳房的愛撫令亞美感到一陣妖艷的刺激直衝上腦內。


肥田也漸漸進入忘我境界,不理身邊眾人圍觀,瘋狂享受著少女身體的觸感、豐胸,還有抖動著的纖腰。


他的舌又舔著那割去了包皮,肥大而完全充血勃起,非常敏感的陰核。單是這些動作,已令亞美進入恍惚的半高潮狀態。和外表不配合的成熟身體不住蠕動著,移殖後的汗腺也充分發揮作用,濃厚的女性體香充滿著室中。


而且,這更是一個官能感覺正在全開的少女,心中自發地透露出強烈的性慾,傾訴著想被男人侵犯的呼聲。


而肥田手指,翻弄著纖細的秘門。


「暖暖的,粉紅色的,好美……」


「喔喔喔……」亞美被弄得到達一次輕度高潮。


愛液如氾濫般,令下體一片濕濡。


再一次地,肥田把陽具對準,向那未開發的地帶進攻。


「啊!痛……」


肥田今次不再停留,更用力壓下。


「只是現在有點痛而已,一會之後便會很舒服了。」


好像診症般說著,肥田繼續地侵入。


誰也未入過的區域,被肥田粗大的肉棒亂暴地撐開,非常緊窄的肉壁夾著陽具的四周。


「啊啊!……」


自己體內被異物入侵的激痛,開始伴隨另一種異樣的感覺,亞美只感到像快要昏倒般。


不只處女膜破瓜之痛,還有肥田的性具在強力磨擦陰道的柔肉,令少女的身體如弓般挺起。


「啊……痛!……」悲鳴不住的響著。


處女地的肉壁緊緊包住,被陽具一直破開,肥田在享受著任何女人一生中只有一次的經歷,抗拒著外物侵入的洞壁在痙攣著,而卻阻止不了逐步被侵佔,征服感令肥田沉醉其中。


他運用自己體重壓入,巨棒一口氣的完全吞沒下去。


雖已充份的濕濡,但少女纖細幼嫩的秘部,在男人暴力的入侵下,仍是帶來一定的痛楚,令亞美繼續悲鳴不已。


但在內心深處,卻也因初嘗普通性交的滋味而在躍動不已。


肥田用腰力開始前後運動。


在破瓜之血潤滑下,肉棒的運動變得容易不少,而漸漸,一種任何言語也無法形容的甘美快感,開始侵襲著她的腦髓。


肥田每一插入,都完全的一刺至底。抽插速度不斷加快。


「哦哦哦哦!!這……太美妙了!」


肥田像在品嚐著夢幻般的美酒般,整條陽具在感受著果肉,身下的聖少女的色香味,令他完全陶醉在其中。


而且還不只緊窄而已,肉壁更在刺激著龜頭的神經,媚肉全體更起了波浪般的痙攣。


如夢似幻中的肥田,繼續在加緊的活塞運動中。


他的面埋於巨乳之中,貪喃地品嚐乳房的誘惑,另一邊腰部也繼續動著。


接著,肥田抽出肉棒至接近洞口,在畫著圓,然後再突然的完全插進。


少女由悲鳴,直至發出另一種的聲音。


「啊!呀呀……嗚嗄……」


由鼻端溢出了甘美的喘息。


「感覺很好吧?」聽到肥田的問題,亞美輕輕點頭和應著。


「很好的感覺……沒想過會……這樣好……」


「對吧?很好。」


肥田的腰在推進的同時,亞美也搖著腰在和應,二人互相配合著頻率而活動。


她的腰漸漸開始弧型的搖著,很明顯地感覺也越加提升。美麗而欲情的女體、濃烈的體香、美妙的下體蠕動,全都刺激著男人的原始慾望。


而肥田則拚命忍住這要爆發的感覺。盡量持續下去。


「啊,不行了……忍不住了……」


肥田全身硬直,從外表可見已頻近射精邊緣,他的腰像激流的搖動。


「啊……」


感受到一股熱流注入自己體內深處,亞美低叫了一聲。


二人分開來,各自回味著剛才的情形。肥田是回味如何奪去這奪天地造化而培育成的聖少女的處女身,亞美也在回味著「第一次」的餘韻。


「怎樣了,成為女人的感想如何?」長谷上挑逗地問。


亞美面頰泛紅,低聲說:「很高興……」


加太問著身旁的碧川,碧川道:「亞美被監禁近月,在如此異常狀態持續下,人的心理和價值觀也會有所改變,或許,心中對性交的期待,反成了她能在殘酷的人體改造下能支持到現在的緣故。」


「厲害……看了後我也忍不住了……」


對剛喪失了處女身的亞美,久留米首先溫柔地愛撫她的全身。


「怎樣?身體那處感覺最好?」


「……全部。全身都有熾熱的興奮。」


亞美現在,和肛交的炸裂性刺激不同,也和浣腸、露體的羞恥責不同。性交的感覺由花芯直傳遞至全身,比之前任何玩意都愉悅的感覺,令亞美回味不已。


「非常的興奮,愉快得如要昏厥般。」


亞美的表情容顏,在高潮後披上一種光華,難怪人說女人性高潮時是最美的。


「這也是我們一直以來為你做的事的結果,否則一般女孩在初夜時,是不會愉悅到這個地步的。」久留米像在把自己的行為解釋。「你的身體,受到最好的調整,可說是為性交而存在的……」


「這樣好的事,請一直繼續不要停……啊啊!!」


亞美突然全身的痙攣,達到了又一個高潮。


「要去了?不過,還有比這更高的高潮啊!」


久留米對性技一向甚有自信。和男人一射便完結不同,女性的高潮是可以一個接一個地來,而且連貫得好的話,更可以一次比一次來得巨大。


久留米繼續不停地抽插著。


「不要……讓我歇一歇……」


「不行,現在才剛要開始呢!」


說著,他的節奏突然增強,同時雙手也盡在她的性感帶上愛撫。


「唔唔……嗄啊啊……」


剛越過高潮的亞美,聲音在甘美中混和苦痛。


她的全身不住搖動,因而巨乳也在大幅地畫著圓,雙腿也痙攣似的在打震。


久留米握著巨乳,在乳尖土用舌不停舔著,同時也大力揉著周圍的柔肉。


「啊啊……頭內好熱!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了……喔?怎麼?啊啊啊!!不行……」


乳房交給左手,他的右手來到下體,挾著下面的膨大肉芽。


少女的全身猶如想彈跳起般。


久留米持續在向三處刺激:乳房、陰道、陰核。


「啊啊……不行……不行了喔……」


有如被電激中神經中樞,亞美全身僵直起來。


接著,她的身體好像失去氣力般躺回床上。


但是,她又感到了另一處也受襲。


「呀……休息吧,不行……」


原來久留米的手指已移至肛門,更插入了一節。


「?行……呀,別動!」


久留米的手指開始抽動起來。


「啊啊!!咕咕咕咕咕……」今次是以腰為支點,上半身和腳都向上豎起,而且全身也在停止不了般在痙攣著。


「啊!啊!」


跟著,她的意識開始遠去……


床上的亞美,突然的失去了全部氣力般,軟軟地癱著。


和剛才夾著苦痛的叫聲不協調地,現在的她卻露出滿足的微笑而昏睡過去。


終於,究極的性玩偶誕生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