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色色白癡(1)


古之大陸上最輝煌的帝國當屬翔龍帝國了,在戰亂紛爭的年代開國皇帝翔龍大帝以其雄霸天下的氣勢,掃平了整個帝國,完成了霸業,使整個帝國出現了繁榮昌盛,太平盛世的景象。


開國離不開文韜武略的將臣和生死與共的兄弟,當時的輔佐翔龍大帝的開國元勳就是大名鼎鼎的大魔導師望師之和戰功赫赫的武將軍大劍聖冷良。冰冷的劍氣像催死付一樣為大軍開闢一條血路,而沖天的魔法鬥氣發出一道道閃電像地獄的鎖鏈折射出敵人無望死灰的臉,在戰場之上二人所向披靡,令敵人聞風喪膽。


翔龍帝國建立後,翔龍大帝賜二人左右相。一文一武,忠心耿耿,每有大事兩家必定傾其所力,護衛國家,幾代以來為翔龍帝國的安危鞠躬盡瘁。


望家和冷家的聲望也同他的戰績一樣,為世人所敬仰,特別是大魔導師望師之和大劍聖冷良在戰場上的風采更是令後人傳誦。在古之大陸上每個習武之人都以二人成就作為朝思暮想的境界追求。


可惜兩家的景遇卻截然不同,冷家的後來一代比一代強,每代冷家的族人必定出現一個叱吒風雲的人物,嘯傲沙場,為捍衛國家立下數不清的汗馬功勞,人人提起冷家無不津津樂道,異彩飛揚,誇讚不已。


而望家遭遇卻是截然相反,自從望師之之後,只出現過寥寥幾人能夠媲美當年的大魔導師,人丁更是不興旺,每每單傳好幾代才出現兄弟幾個的情況,往往弄的人心惶惶,生怕斷了後,可對不起列祖列宗。絢麗的魔法和沖天的劍氣在戰場上空相應成趣,共同殺敵的壯觀場景已經很難見到了,每每談起望家,眾人只是搖頭遺憾,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畢竟不能都期望像冷家那樣代代都有人中之龍,那只是萬里挑一的事情。更慘的是現在的望家,家主望向明為振興家道連娶三房,辛勤耕耘,沒想到大夫人一連生下兩個女兒後竟然不生了,而二夫人挺著大肚子再有一月就生了,望向明不知是等不及了還是為增加保險,不辭辛苦使三夫人的肚子也大了起來。可憐望向明竟沒等到二位夫人瓜熟蒂落便英年早逝,留下了孤苦伶仃的一家女人,致死都沒看到二夫人和三夫人肚子裡的孩子是男是女便含恨而去。翔龍帝國從來都沒有忘記為帝國立下大功的望家,為望向明隆重舉行葬禮之後,厚厚的安撫了望家上下老小。冷家自望師之和冷良之時便結下手足之情,代代相傳,望家有難,冷家自是不會觀望,也幫助望家把事情處理的井井有條。


望向明死後,望家便退出了政事,隱隱不理世事,世人對望家關注也就慢慢的消淡了,只是偶爾提及都搖搖頭,多是唏噓同情之聲。


一、色之童年


「哥,起床了!」一大早我正在被窩裡做著美夢呢,一聽就知道是小妹那個冒失鬼闖進來大呼小叫的。


「哥哥,快起來吧,你昨天答應我要和我出去玩的,別說話不算話啊!」妹妹看我沒在意,就在一邊拽著我不停的晃著,「再不起來別怪我不客氣了!!……「


「嘿嘿,和我玩這招,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我心裡想著,翻了個身裝作沒聽見,繼續做我的春秋大夢。


「啊!……」


「啊……!」


一陣冷風凍的我打了一個寒戰,沒想到這小妮子竟然在大冬天把我身上僅有的一條錦被給拽走了,她也沒有想到我昨晚竟會裸睡。


突然的變化讓我們錯愕的楞在當場,錦被被她緊緊的抓在手中,小姑娘嬌嫩的臉蛋突然變的通紅。


在我們望家,除了我之外已經沒有男人了,聽媽媽說我們望家自古至今都是人丁稀少,到我父親望向明更是可憐,就我父親一人孤軍奮戰,最終也沒看到我這個下一代男兒,便撒手歸天。只留下三個媽媽和兩個四五歲的姐姐孤苦伶仃,相依為命。


大媽媽便是當年以一手「血竹飄香」笑語江湖的「十大美人之一」的上官小青,自從嫁到望家來後,便隱出江湖,生下了大姐望月心和二姐望月晴。小時候常聽別人說大媽媽是天人,等我越來越大後才明白,她的一顰一笑都能令人發癡,雖說現在三十多歲,一點也看不出老來,別人永遠以為她是小姑娘。而大姐望月心比我大五歲,現在已經長成了一個出塵的美女,比之大媽媽更勝一籌。在我眼中大姐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更像慈悲眾生的觀音大士。從小大姐對我的關心更是無微不至,她常常在我從外面采吻歸來,微微嗔怪幾聲,從不責罵,然後輕輕的為我拂去臉上的塵土,帶我去洗的乾乾淨淨的。我更是深愛我的大姐,在她面前我好像從來沒有秘密,我從來沒有在她面前撒謊,不敢也從來不想,總怕褻瀆了她。二姐望月晴與大姐更是梅蘭爭艷,不相上下,不過我懷疑二姐的名字起錯了,不是「晴」而是「情」,她特別多愁善感,每每讀一篇小說就被主人公曲折的愛情故事感動的淚流滿面。她溫柔恬靜,好像一不小心就能受到傷害一樣,那種淡淡的傷感總能讓我在不乖的時候靜下來,小時候我特別喜歡二姐哄我睡覺的感覺,她總是摟著我輕輕的拍拂著我的背,有時講著故事,有時唱著小曲,我總能在她懷裡安靜的睡去。


當時舞技冠絕天下的便是我的小媽媽洛纖兒,一曲「仙舞飄渺」更是讓人如醉如癡,魔鬼的身材,妖艷的面孔,活潑的個性,小媽媽就是天上下來的精靈。


有了她,我們這個人丁稀少的大家院落裡也多了數不清的歡笑。她在父親過世後的七個月生下了我唯一的妹妹望小月,如果說小媽是精靈,那她便是鬼精靈,自小到大天天纏著我,我唯一怕的就是她了。做事從不考慮後果,總是我跟在後面擦屁股,每次惹了禍都推到我身上,直恨的我牙癢癢。但也沒辦法,誰讓我就這麼一個小妹。


我的媽媽便是當年的天下第一美人月如水,出自大名鼎鼎的神醫世家,醫術高超,人更美,現在看來都與大姐不分上下,各有千秋。有時我都嫉妒更是佩服死去老爸的高超泡妞技藝,更是懷疑怎麼這麼美的女人都集中到我們並不興旺的望家來?老爸去世後不到一月,媽媽便生下了我。


自從我出生後三個媽媽便好像有了生存的依靠,更成了全家人手中的寶,特別是三媽媽生下的是個妹妹後,我更是成了望家的小祖宗。媽媽更是每晚摟著我入睡前,總是親遍我全身,好像真是她的心頭肉一樣,捨不得放下來,有時連小雞雞都含著不放。媽媽出自神醫世家,老弄些亂七八糟的藥給我吃,每每都弄的我神經兮兮的,但是我喜歡在媽媽懷裡睡覺的感覺,軟軟的胸脯,淡淡的香氣老是讓我著迷,每晚總是含著粉嫩的乳頭,吸著香甜的乳汁美美的入睡。那時媽媽總是緊緊的摟住我不放。大媽和小媽好像是我的親生媽媽一樣,都搶著帶我睡,到後來才分開輪流一個人帶我幾天,沒想到她們和媽媽一樣把我比什麼東西都重要,晚上摟著我又吻又舔,小雞雞更是不放過,親過之後都是緊緊的摟住我,摟的生疼。我還是喜歡她們身上的香氣和乳汁的甜美,大媽媽的乳房是三個媽媽中最大的,總讓我有埋在軟綿綿世界的感覺;小媽媽的乳房是三個媽媽中最小的,不過我也喜歡那種小巧堅挺的不同感覺。可是到了八歲時,竟然讓我單獨一個房間睡,說什麼望家的男兒要學會獨立,鬼才相信。也沒辦法,告別了令人懷念的懷抱,自己開闢了一個小屋,不過為我出去偷吻可提供了方便。


在她們的寵愛下,我兩三歲就開始往外跑,吃遍了王公大臣的家常飯;五歲是就親遍了他們的寶貝女兒,弄的人人抓色狼,帝都巴爾克城人心惶惶,雖說望家退出政事,可當今的翔龍大帝竟十分念舊,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背地裡賊笑真有當年望向明的衝勁,只希望別鬧到宮中威脅到他的那些千金寶貝就好了;到了十歲竟然半點魔法不會,武技一絲鬥氣也發不出,望家、冷家加上皇族一起想盡各種辦法也起不了半點作用,最後只得放棄,媽媽出自神醫世家更是為查不出病因而引以為恥。不過這以後可苦了我,別人都慢慢的掌握了很多武技和魔法,每次出去泡那些貴族美眉,都被揍的鼻青臉腫,頭髮被電出了新髮型,戴著黑眼鏡,嘴裡吐著青煙,暈暈乎乎的回來。更可氣的是我這個大名鼎鼎的大魔法師望師之的子孫竟然半點魔法不會,武技一絲鬥氣也發不出,而又好色如命,被那些喜歡搬弄是非的人冠以美名——「色色白癡」。到後來我才知道我的名頭真正的大,以至於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我的本名——望辰雨。我暈啊!!


二、當眾表白


望家自從退出政事後,望家的隨從、僕婦、侍衛全都退了,家裡有「血竹飄香」上官小青、「仙舞飄渺」洛纖兒加上「神針聖女」月如水掌家,又有望月心和望月晴的輔助,整個望家處理的井井有條,不理世事地過著神仙生活。望家的女人竟然沒有出去幾次,每次外出也是面罩絲紗,避離世事。跟人更是少有打過交道,更別提接觸男人。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也慢慢長到十五歲了,我總感覺媽媽們和姐姐們看我的眼神越來越奇怪,好像有千絲萬縷的感情蘊涵其中。每次我像小時候那樣在媽媽們懷裡撒嬌時,媽媽們總是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輕輕的倚在我懷裡,用另一隻手顫抖著輕輕撫弄著我的胸膛,畢竟我已有一米八幾的個頭了。兩個仙女似的大姐出落的更是凹凸有致,性感絕艷,美的更是不敢讓人逼視。每次看我那種火辣辣的目光都讓我受不了,不過我喜歡和她們在一起的感覺,她們的閨房也成了我常來打混的場所,不過每次姐姐們都很高興,常拿出自己都捨不得吃的好東西讓我吃,好像靜靜的看我幹任何事都很滿足似的。


小妹小月兒可是我的剋星,好像每次都會故意破壞我的好事,每次我準備出去盜吻,她都會比誰都先知道,處處阻撓我。現在也出落的成了一個小妖精了,前凹後凸的令人噴血,愛之深又如何恨之切?每次都像哄小孩子一樣,抱在懷裡親親臉蛋才高高興興,蹦蹦跳跳的跑了。唉,沒辦法!


這不一大早就把我轟起來,她可沒想到我會裸睡,把我的被子掀掉之後我赤裸裸的站在她的面前,大清早跨下的巨龍高高挺立著,小月從看到它之後視線再也沒有離開過。粗如兒臂,長約九寸的肉棒直指著小月,紫紅色的龜頭如小雞蛋大小吐露在空氣中,肉棒上的青筋突起,盤繞而上,平增猙獰之氣。


小月面泛潮紅,手一直緊緊抓著錦被,好像只有這樣她才能使出力氣。


「哥……」小月囈語一般的說著。


「小月,你要把哥凍死啊!」我壞壞的笑道。


「啊?……」小月好像才從夢中醒來,看到我的笑容臉更紅了,「不害羞!!」


把被子恨恨的扔給了我就跑了。


嘿嘿,小月的確冤枉我了,我裸睡還不都是因為昨晚。


「色色白癡」這個名號也的確對的起我,除了好色我一無是處的到了現在的十五歲。自從知道自己發不出半點魔法,發不出一絲鬥氣以來,我每次去盜吻都小心翼翼,因為那些美眉都變強起來,現在想接近她們簡直難上加難。那些辣丫頭一見我招呼都不打一聲,一個大火球外加一個閃電就讓我屁滾尿流了。雖說如此但每次玩玩鬧鬧後,總有收穫,看著她們嬌羞的樣子,心裡總有一種成就感和征服欲。


然而這次我卻碰了個大釘子,我這次竟然會選上冷家現在的家主護國大將軍冷秋風的千金——冷雪。好像真的每代冷家都有叱吒風雲的人物出現,冷雪就是其中的人中之鳳。冷雪是翔龍帝國有名的才女,還是難得一見的魔武雙修的奇材,十五歲時已修到大魔法師的層次,武技也到了大劍師的境界,從此跟隨父親征戰沙場,兩年過去了,只怕年紀輕輕就已經到了魔導師和劍聖的級別了。雖說無大戰事,但大陸上其他各國,像星月帝國、卡特王國、奇風帝國等無不虎視眈眈,邊境戰亂時有發生。而此時的冷雪卻顯示出了超人的智慧和過人的本領,憑其冷艷的外表和所向披靡的鬥氣,早在戰場上贏得了「血槍銀甲冰美人」的稱號,敵人聞其大名,就是色膽包天也得退避三舍。


我早就聽說過冰美人的大名,色色的小心已不知為其動過多少次。這次聽說冷雪又立戰功,回皇都領封,這可樂壞了我。我在冰美人回程前幾天就開始絞盡腦汁想一個安全穩妥的方法來盜取美人吻。


帝都巴爾克城的城門打開不久,浩浩蕩蕩的凱旋大軍在一位英姿勃勃的冷艷少女帶領下緩緩進城。夾道歡迎的城民們被眼前這位少女首領的美貌驚呆了。身在戰馬之上的少女身著一身銀亮鎧甲,手持一支紅纓短槍,冰冷的外表不帶一絲的表情,眾人不用猜想便知道她是誰——「血槍銀甲冰美人」冷雪。


冷雪在眾人夾道歡迎下,緩緩向城內走去。這種場面她見多了,雖說不喜歡這種喧鬧的場面,但她知道這些城民崇拜的是英雄,她不忍心逆這些善良城民的好意,接受了這種盛大的儀式。可是同往常不同,今天她心裡老是毛毛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哪怕面對幾十萬的敵軍也從未有過這種感覺,但見安然回城,她心裡想是自己多心了。


此時的城民竟在見到冷雪後,被其冷艷的英姿驚呆了,無一歡呼,都傻楞楞的站著。冷雪也好像習慣如此了,帶著她的軍隊繼續向前走去。


「冷雪,我愛你!!」


突然在人群中響起一聲大喊。這個聲音如同晴天裡炸開一個響雷,在平靜的人群中顯得如此清晰。後來一位八十歲的老奶奶回憶說:「那個聲音我都聽見了。


當時我好感動,要是我家老頭子能在那種場合對我說那幾個字,我願意再為他生個兒子!「那種表情簡直像剛過門的小媳婦。


凝結的氣氛猛然一顫,眾人從癡迷中醒了過來。冷雪冰冷的目光投射過去,只見一帥氣少年正以色色的目光向自己瞄來,那名少年以一身獨有的氣質挺立在人群中,令人由衷覺得他身上散射出一絲清純又帶有一絲飄逸,嘴角微微向上挑著,在似笑非笑,似邪非邪的面孔上表現出一股泡定你的感情。


冷雪冷然一哼,轉頭繼續向前策馬而行。


此時眾人早已明白過來。


「你在說什麼?你竟敢這樣玷污我們崇敬的冷雪小姐!」


「揍他!!冒犯我的夢中情人就該扁!!」


「你也該揍,她是我的夢中情人……」


「我的!!!」


「我的……」


人群早已被那名小哥挑起了眾怒,眾人亂作一團,一哄而上,衝向那名不知好歹的小男生。這名大膽的表白者早在眾人拳打腳踢中抱頭鼠竄,終於讓他在亂陣之中逃之夭夭,哪還管什麼風度。


冷雪向那人逃走的方向望了望,冰冷的目光中多了一絲幸災樂禍的笑意。旁邊一名屬下趕過來側身道:「他就是色色白癡——望辰雨。」


「噢?」冷雪眼睛一亮,心中想到,「原來竟是這個白癡。十年前分開後,不知他還記不記得我?」想起那件事,冰美人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哎,又迷倒了一片。


可憐的我這時正躺在一個偏僻的角落裡苦惱著,怎麼想了這麼一個餿主意,差點沒被擠成肉餅,看來當眾表白可不是鬧著玩的,呵呵。我只有再想一計了。


三、浴室春色(上)


冷雪領兵在皇宮外接受了翔龍大帝的冊封獎賞後回到了將軍府。經過連日的征戰和長途的奔波,冷雪最想幹的一件事就是泡個熱水澡了。她吩咐丫鬟在自己的小園霧月軒裡備好浴盆,打好熱水等待她去沐浴。她卻不知此時還有一人也在等她去沐浴呢!


我早已伏在霧月軒的屋頂上靜靜地等候了很久了,一想到她身上的那別具一格的颯爽英姿加上艷麗的面孔,心中總種情感衝擊著,不知她的吻有多美?高漲的色心使我都佩服起自己驚人的忍耐力,我如霧月軒的一部分與其它建築融入到夜色中,像一匹狼一樣一動不動地伏在屋頂上等待著獵物送上門來。


透過抽掉幾塊瓦片的方格內,我向室內的浴盆望去,清舞繚繞的水汽裹住一層散落的花瓣,陣陣誘人的香氣熏地我想入非非。


「沒想到那冰美人竟喜歡百花浴。」我暗暗遺憾,「要不是為大計著想,我早先一步洗個痛快,嘿嘿。」


突然房門「吱呀」一聲打開,又輕輕的關上了。


「有人來了。」我忙斂好心思向下望去,一望之下竟然呆住了。只見一道窈窕的身影翩然而入,長髮飄飄,風情萬種,柔弱的嬌面上竟現出一份少女的羞澀,一襲長裙如雪潔白,裹著纖纖嬌軀,露在外面的肌膚柔滑光艷,令人幾欲噴血。


咦?這是那個冷艷無比的冰美人嗎?


只見冷雪蓮步輕移來到浴盆旁邊,玉手輕輕撩起池中清水,試了一下水溫,微微一笑,俏皮的踢掉鞋子,活像經久未曾開心玩過的孩子一般。暴露在外的一雙天足,細膩白嫩,如若粉琢。


冷雪輕旋曼舞著,雪白的長裙如風中的蝴蝶飄落在旁邊的衣架上,唯剩褻衣的她微紅俏面,輕輕地攏了攏長長的秀髮,而豐滿挺拔的胸脯呼之欲出,若隱若現的兩粒突起驕傲的挺立著,渾圓的臀部微微上翹,少女的風采綻放在空氣中。


冷雪纖指一挑,薄薄的褻衣飄然而下,黑亮的長髮遮不住雪白玉乳上嫩紅的瑪瑙,凸起的線條往下變的柔和,平坦的小腹將冷雪一身的美匯聚到緊緊併攏雙腿之間的萋萋芳草上,光滑的玉體發出聖潔的光澤。


冷雪輕抬修長的玉腿踏進浴盆,激起一陣陣漣漪。終於可以舒舒服服地洗個熱水澡了,她背靠著浴盆坐在百花中,微微地合上眼,陣陣強烈的震撼感覺從胸前傳來,在熱水的刺激下,兩粒突起鮮紅欲滴。她情不自禁的拂上了胸前的潔白玉兔,雙手輕輕的揉著,一聲細微如天籟般的呻吟從嫩紅的小嘴中傳出,一對玉乳在她的雙手摧殘下不斷變換著形狀。


正在此時,她腦中突然浮現出一張色色的笑臉。「哼!那白癡!!」冷雪粉面微紅地想到,「怎麼會這樣,會想到他?」一想到那張色色的臉蛋和那聲可笑的大膽表白,冷雪手上竟不覺微微用了一些力。


「嗯……」一陣更為愉快的感覺讓她再次呻吟出口。


突然冷雪感覺手上一涼,她暗自一笑,「今天怎麼會有這些動作而且竟濺起水花來?……水花?!!明明是在洗熱水澡怎麼水珠會是涼的?」


冷雪猛然一驚,睜眼向手上一看,竟然是一滴血!正在這時手背上有是一涼,第二滴鮮血滴了上來。冷雪面孔一寒,冷眼向上方射去,於是她又瞧見了那張讓她終生難忘的臉。


啊呀呀,此時的我魂兒已經早被勾走一半了。平時在家中有那麼多的美人相陪,可是我從不敢越雷池一步,我要等到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兒的那一天。媽媽們和姐姐都是我心目中的仙子,妹妹是我心中的精靈,她們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就像我是她們最重要的寶貝一樣,她們也是我最重要的寶貝,我不想唐突的去褻瀆她們。可是天天見那麼多的美女,聖人也會亂心,所以我常常出來調戲那些小美眉,那也只限油嘴滑舌,至多盜盜她們的初吻罷了。沒想到今夜竟碰上這等好事,讓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從來沒有見過真正一絲不掛的女人身體,這一見之下竟忘記了身在何處,讓鼻血狂噴不已,555555,如果算上上次當眾表白,這次是我泡妞史上第二丟人的事了!!!


「……是你……?」冷雪沒想到看到的竟然是從入城以來處處給自己「驚喜」


的那個白癡,一呆之下竟忘了做別的。


我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般變化,竟然也是一呆,正想展現翔龍帝國歷史上最迷人的微笑時,就聽到一聲斷喝:「去死!!!」一道帶著冰冷寒意的疾風刃揮至而來。


以我的身手根本躲不了平常的一擊,更何況在這種癡迷情況下被有著魔導師和劍聖級別的冷雪含羞帶怒的一下。


「啊!……」巨大的衝力將房頂劈出一個大洞,我當然也在一聲慘叫中翻向空中。舞月軒獨處將軍府一角,以冷雪的性格是不會讓丫鬟跟前跟後的,所以也就沒有人注意這裡。不過巴克兒城第二天有人談論,昨夜有高人替天行道,降妖除魔,那聲鬼叫就是妖怪伏首時的哀叫,那場戰鬥慘烈呀……小城民就這樣,說的繪聲繪色的。


「哼,還想看本姑娘洗澡?找死!!」冷雪見問題解決,輕鬆地拍了拍手,又彈了彈身上的塵土。塵土?她沒有彈到衣服卻觸到了嫩滑的肌膚。


「呀!」冷雪冰冷的面孔變的緋紅,原來自己根本沒有穿衣服,這才想起自己是在洗澡。剛才像在戰場上一樣信手鬥起,那不是全給他看光了?剛才在浴盆裡那些東東……「那白癡……」她又想起小時的情形,臉上柔情萬分,「那時……呵呵……!!「


正當她沉醉在回憶中時,一團黑影從上空撲至眼前,「是那白癡!!」冷雪一見那張邪邪的笑臉竟忘了抗拒。一聲嬌呼,柔軟的身軀已被撲倒在浴盆當中。


嘿嘿,還真讓我佔足了便宜,被擊出房頂後,我昏昏沉沉地翻了不知多少圈,怎麼出去又怎麼回來了。我正準備接受地面的親吻時,入手卻是軟綿綿的一團,便毫不猶豫地抱入懷中,伴著嬌呼倒在水中。


四、浴室春色(下)


美人在懷,我不禁為冷雪的美癡迷起來。不愧是冰雪美人,近距離的欣賞,懷中的冷雪美的如同花中仙子,嫩白如雪的肌膚上多不得一絲一縷,哪怕有一件金雕玉琢的飾物也會破壞這種出塵冷艷的美。水中朵朵散落的花瓣隨著微波蕩漾輕輕地拂弄著冷雪纖細的腰肢,堅挺的酥胸傲立在我的眼前,粉嫩的乳頭上散落著幾滴水珠猶如晨間沾上雨露的葡萄,圓潤光滑的大腿在水底緊緊併攏在一起,若隱若現的幽谷中,細細的陰毛在水中柔柔地擺動著。


從冷雪被我擁入懷中後,室內竟變的靜悄悄的,看著懷中這張一改白日冰冷氣氛的嬌面,沒想此時的她竟有小女兒家的羞態,還將雙手不自覺地抱上了我的後背,整張俏臉埋在我的懷裡。


這種誘人的景象讓我在也忍不住了,付身輕輕地吻上了那兩片薄薄的,猶在顫抖的紅唇。懷中的冷雪猛然一顫,珍藏了十七年的初吻被我溫柔的奪走了,新鮮的快感讓她如醉如癡。此時的冷雪竟顯得有些笨拙,不知接下來該如何去做,嬌軀在我懷裡不安的扭動著,兩手更是緊緊的把我摟住。我的舌像一條小蛇在冷雪唇齒間來回打轉,一陣陣電流襲擊著未經人事的少女。我偷偷地把輕撫冷雪背後的一隻手騰出來,悄悄襲上了她的酥胸。


「啊!!……」一陣從未有過的強烈快感直衝腦門,冷雪不禁呻吟出口。我趁機靈巧地侵入小舌,輕輕地觸上了冷雪香軟的舌尖,手掌不挺的撫摸著柔軟的乳房,手指不失靈巧地拈弄著早已翹立的乳頭。在雙重攻擊下,冷雪雪白的肌膚上泛起情動的淡紅,身體在我懷中瘋狂的扭動著。


長長的一個吻,我吮了滿口香甜的津液,看著懷中猶自沉醉的冷艷美人,自己的一顆心竟也沉沉欲醉,不自覺又伏下身親吻在這張百嘗不厭的小嘴上,想不到的是懷中美人竟能作出回應,偶爾輕輕地吮吸著。


我不捨地離開她的紅唇,沿著她的玉頸慢慢向下吻去,每吻到一處都會引起冷雪的一陣顫慄,終於嗅著處子的體香,攀上了高傲的山峰,不停著吻著周圍沒一寸滑膩的肌膚,在如雪的酥胸上添滿了激情的烙印。


「啊……哥…哥……不要……!」我叼住一顆粉紅的葡萄重重的吮吸起來,突然的襲擊讓冷雪再一次大叫出口,美絕天下的面孔興奮的有些扭曲,竟不自覺的在我胸前亂吻起來。我一會兒吻吻這顆乳頭,一會兒拈拈那個,兩粒乳頭沾滿了我的口水,在燈光下顯得有些淫糜。冷雪的小嘴不聽地斷斷續續發出嬌哼,一雙天足在水中狂亂的踢蹬著。


我從水中猛然抱起猶在情動的可人兒,輕輕地吻著走向床頭,將她輕輕地放在床上,那冰冷的美人不見了,只剩一個情竇初開千嬌百媚的小雪兒。我要親遍她身上每一寸肌膚,順著她的嬌軀繼續吻下去,經過平坦的小腹,雪白的大腿,修長的小腿,最後含弄著如冰雕玉琢的腳趾,惟獨留下神秘的幽谷。巨大的刺激中閃出一片明顯的空隙,強烈的空虛讓冷雪自然地打開了緊攏的雙腿,俏臀不停地擺動著。


細細的陰毛柔順地遮住了幽谷的上端,但依然能看到大部分神秘之處,處子的幽香一陣陣撲鼻而來,一股涓涓細流正從粉紅的肉縫中流出,強烈的挑逗竟讓冷雪的蜜穴濕地一塌糊塗。我用舌尖輕輕地滑過誘人的肉縫……


「哥哥……不要……那裡……那裡髒……」冷雪幾乎受不了這麼巨大的挑逗,大聲的呻吟出來,一雙手卻將我的頭死死的按在身下。我不管這些,繼續重重的吻下去,香嫩的蜜穴讓我幾乎再次噴血,我用舌尖飛快的舔刮著冷雪的緊密肥厚的陰唇,有時調皮的把小花瓣吸入口中,輕輕含咬著,有時又長舌滑入陰道中,舔弄著那層粉嫩的薄膜,不斷地重複著進出的動作,刺激陰壁不斷的顫抖,我覺得冷雪的肉穴越來越濕潤、越來越熱,又彷彿有一道吸引力,緊緊地吸住我的舌頭。「啊……哥哥……我要……要……死了……」忽然,她眼睛翻白,兩手死死地按住我的腦袋,全身一陣劇烈抽搐,雙腿猛蹬數下,一股陰精自陰道中噴射而出,處子的陰精如瓊漿玉液一般被我一滴不剩地吞食乾淨。高潮過後,冷雪全身都癱軟了下來,竟疲倦的甜甜睡去。


「天哪!我是色狼啊,你竟然睡了,對我全然不理!!」終於令我擔心的第三件丟人的事發生了,我無奈的苦笑,我怎麼也沒想到在戰場上殺敵如麻,功力通玄的冰美人竟會對我這樣,在擊出一掌後擁在自己懷中不再反抗,還和自己玩這麼多東東,「她怎麼忘記了我是色狼?我是色狼!我是色狼!我是色狼……」


唉,又一個失心病患者!!


看著在床上舒服地甜睡的冷雪,我竟也忍不住有一絲欣慰,什麼「血槍銀甲」,這時候只是一個要人愛的少女,我愛憐的將她放好,給她輕輕蓋好被子,在一邊靜靜地看著。我無法解釋為什麼冰美人竟不反抗自己,而且對我這個超級大色狼那麼信任和依賴。我總覺得有股溫馨的東西在我們之間流動,一種久違了的愜意充滿了我的內心。「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你成為我的女人!」


半點魔法不會,半絲鬥氣發不出。我馬上就想到了這個問題,不禁一陣洩氣。


看了看床上猶自熟睡的少女,我低頭輕輕地親了親她的額頭,然後起身摘下貼身掛在胸前的那塊魔晶石放在她的枕旁。哎,我們的故事不過是每個人少年時發生的荒唐遊戲罷了,她不久又會上戰場殺敵,醒來之後自不會將我這種小混混放在心上。


我輕輕地從房中退出,一陣風吹來,不禁打了個寒戰。原來自己掉到浴盆後大半個身子早已濕透,自己整個心神剛才全被冷雪的可愛冷艷引走了,這時想來不禁一陣苦笑,冰冷加上濕漉漉的感覺也沒有徹底壓熄剛才的激情,跨下的巨龍依然高高頂起,巨大的肉棒散發出火熱的氣息。


同往常一樣悄悄溜回自己的小屋,白天剛和媽媽姐姐們在一起過,晚上一般不會管我了。回到自己的房間順手脫光濕衣服,一躍飛奔到床上,「呵呵,好舒服。」心中回想著剛才的激情,彷彿嘴角還帶著冷雪蜜液的清香,在一片愜意中沉沉睡去。


頭一次沒辦法才裸睡,竟然被小月這個鬼精靈冒冒失失的闖見了,鬧了個尷尬的局面。


五、伴美踏雪


沒辦法,給小妹這麼一鬧,我只好起床了。


「好香啊!」出了小屋,走了不遠就聞到一股濃濃的飯香,垂涎欲滴啊。


「寶貝起床了,怎麼不多睡會兒?」媽媽邊擺弄著碗筷,邊回首笑著問我。


「還不都是這個辣丫頭?唔……連個好覺都不讓睡。」我看著在媽媽身邊幫倒忙的小月,壞壞的笑道。


小月看了我一眼,臉一紅,忙轉身去廚房端飯了。


這小丫頭現在怎麼乖多了?竟然害羞的不敢看我,若以前早回戈征討,把我吃掉了。


「睡了這麼久還困,我們的寶貝肯定昨晚又去欺負別人家的女孩子了。」小媽一點都不給留情面的說道,說完還不忘用嫵媚的眼光打量我的上下,看的我毛毛的。大姐和二姐只是專情的看著我,好像全然不管外界所有的事一樣。


「呵呵,吃飯,吃飯。」正巧小妹和大媽都盛飯上來了,我掩飾的乾笑起來,總不能讓她們知道昨天是在我人生中一連發生的那三件糗事吧?


我拉了一張椅子,「大姐坐我這邊啊。」大姐好像從來沒有拂過我的意,溫柔的像一個妻子,給我盛上飯來後,來到我身邊坐了下來,「好香!」我抽了抽鼻子。大姐也不知道是我說的是飯香還是她自己的體香,面色微紅的吃著飯粒。


「我也要坐你旁……」小妹又犯起平常的辣勁,忘情的說了出口,被我一看,羞地話說了一半就止住了,低著頭對著飯菜吃起來,那個樣子好像跟白飯青菜有仇似的。她平日瘋瘋癲癲的,眾人也都早習以為常了。


「寶貝,今天天氣不錯,又下了一場大雪,你陪你妹妹出去玩玩吧,老待在家裡也把這丫頭憋壞了。」大媽媽永遠都是一種貴婦人的氣質,一顰一笑都讓人沉醉。我哪有理由違抗她的吩咐,再說還有天生麗質的天下第一美人媽媽和妖艷的要命的小媽都那麼深愛的望著我,我也不忍心自己天天出去亂混,留她們在家孤獨寂寞,我知道我在她們心中有多重要。


「好,要去都去!反正家裡也沒什麼大事要處理,不如媽媽和姐姐也一起去。」


看到媽媽們還有些猶豫,不好意思和我們小孩子一起鬧,我說到,「媽媽們成熟美麗,天驕動人,是不是怕出去誘人犯罪,萬一碰上色狼的話我不能夠英雄救美啊?」


「去你的……」媽媽們早已喜形於色,一時室內千嬌百媚,風情萬種,看的我一時呆了。


「唔……」大媽早已夾起一塊肉塞到我的嘴裡,止住了我要流出來的口水;小媽更是嫵媚的輕輕地擰了一下我的大腿,那種眼神要把我的魂都勾走了;媽媽從來都是談吐優雅,舉止間盡顯當年天下第一美人的風采,看我的那種眼神我一直認為應該用古書上的「含情脈脈」一詞來形容。


「媽媽,你們去吧,大家一起玩多好啊……」小妹頑皮勁一起,牽著大媽的手晃來晃去,又摟摟媽媽的脖子,再親親小媽的臉,竟在三個大美女之間使開美人計加孩子氣,真敗給她了。


「好了好了,我們都去。」媽媽終是不逆我的意思,點了點頭。


「好啊!!咯咯……」沒辦法,誰讓小妹最小,唉,還是個孩子啊。


終於一家人向著郊外走去,自我家退出政事後,原來寬敞豪華的左相府第也也轉手出去,地位金錢乃身外之物,不要也罷,一家人平平靜靜的生活也就滿足了。搬出之後選了靠皇都偏遠的秀麗山區居住。所以今天一出門入眼便是皚皚白雪覆蓋的崇山峻嶺,天氣微微有點寒冷,但是擋不住全家人的熱情。


大媽彷彿又回到了當年的少女時代,「十大美人之一」的「血竹飄香」上官小青又恢復了往日的英姿,娥眉淡掃,脂粉薄施,一襲潔白的窄窄的勁裝,越發顯得花容雪膚,風姿綽約。


小媽則是上著流風短袖碎花衫,把一對堅挺的乳房包裹的輪廓顯現,呼之欲出,下穿輕綢下墜緊身褲,豐滿的臀瓣都被輕巧的勾勒出來,她一路輕歌曼舞,盡顯身材魅力。


大姐二姐永遠都是一對姊妹花,一白一綠,相映成趣,好像從小照顧我慣了,從不離開我半步,柔情似水啊。現在也是一樣,兩人在我身邊輕輕說著悄悄話,不時脈脈看我幾眼。


媽媽只是隨意裝束一下,一頭烏黑的秀髮鬆鬆的披在肩上,瑤鼻丹口,長裙飄飄,直如仙子下凡。


小妹可不同了,早就一身輕便勁裝,外披大紅披風,手持一柄小劍,興奮的臉蛋紅撲撲的,一路蹦蹦跳跳地亂舞,直把自己當成行俠仗義的俠女,搞笑啊,把我本來能打到的幾隻兔子都給嚇跑了。


唉,俺不行啊,不會用武功運運氣,也不會使個魔法暖暖身子,又想耍帥,只好在裡面穿一身輕便軟袍像大家少爺,然後外罩一件棉披風,如果不看樣式,真懷疑我是披著被子出來的,好在我們這邊沒人來,不過她們好像不以為意似的,不時關切地問問我冷不冷,呵呵,以為我穿的像小媽啊。


本來在家說好是出來打獵的,雪後應該有野物出來覓食的,可是一路嬉戲鬧鬧,打打雪仗,竟然半隻獵物都沒打到,暈死,有小妹在,再笨的野物也不敢靠近我們啊。


不過也好,在雪中看著一個個絕塵的仙子,她們都是為我而快樂著,我也要付出我全部的愛來使她們快樂幸福,就這樣永遠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我就已經知足了。


突然,只見遠處紅影一閃,在我左前方挺住了一直雪白的玉貂,練武不行的我,雖說不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這隻玉貂的寶貴我一眼就看出來了。身長一尺三分,毛色雪白純淨,頸下三指出有一簇血紅絨毛,果真是千載難逢的雪裡紅。


我忙搭弓射箭,「嗖」的一聲,羽箭破空而出,那玉貂見箭射來並不動,好像在輕蔑的看著這不入法眼的一箭。待那羽箭離頭頂不足一尺時,玉貂將腰輕輕一扭,輕易的躲過了我的一箭。


媽媽們和姐姐都來到了我的身邊,她們很少在我面前表現武功,深怕惹我這個男子漢氣惱,這時更不會插手打擾的,只是在一旁玉手掩口輕輕的笑著。


呀,氣死我了,這不是明擺著讓我在最心愛的女人面前出醜嗎?這肯定是只變態雪裡紅!!


我不服之下,飛跑上前幾步,又是拉弓搭箭,「嗖」的一聲又是落空。這個變態顯然是在調戲我,跑幾步停下來,等我再去射它一箭,真它媽的犯賤。心中那個氣啊,一筒羽箭快要射沒了也沒傷它分毫,我們也離來時的路越來越遠。


「寶貝兒,不早了,別累著,回家吧?」媽媽在一邊輕聲的問我,好像陪我做一切都是快樂的,不知道她自己想不想回去呢。


「不行,不把這個變態拿來煮了難解我心頭之狠吶!!」我捶胸頓足的道。


「撲哧……」大家都被我逗笑了,也不反對的跟我繼續玩下去。


「哈哈哈……看你小子還能往哪裡跑?」終於這只笨貂被我堅持不懈的我追的走投無路,蜷縮在一個小小山谷的盡頭,「嘿嘿,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你想清蒸、油炸還是燒烤?」


我陰笑著撲了上去,它一定在後悔怎麼碰上我這個比它還變態的傢伙吧。


六、意亂情迷(上)


如果我能夠洞察動物的意思的話,我就會知道真正變態的是誰了,當我整個身體騰空撲去的時候,雪裡紅的眸子中分明閃過一絲狡猾,可是就在小小角落裡再能躲還能躲到哪裡去?


就在我要抓它到手時,白影一閃,閃開了我的雙手,「噌」的一下鑽到了我的懷裡。突然的變化讓我一時收手不住,整個身軀邊順勢撞到了山壁上……


「寶貝兒!」


「弟弟!」


「哥哥!」


顯然大家都沒想到我會用這麼大的力氣而發生這等變化,一時擔心的嬌呼起來。


啊,頭又要起個大包了,55555,早上姐姐剛給我梳的新髮型……真不敢想像為了這只無恥的雪貂,我該付出多少代價,哎哎哎,別想了,我的半個身體竟然透壁而過。


「不要……」只聽一陣焦急地嬌呼聲後,我的衣服被幾雙手急急地一帶,但也阻止不了前衝的慣性。是被雪遮蓋的山洞嗎?不慌張,不慌張——「哎呀!」


腦袋狠狠的撞在石壁上,暈,不是山洞嗎?怎麼這麼淺?


「啊!!」本想用手撐地就結束這次倒霉的糗事,不想手下一輕,竟然懸空了,原來這不是山洞而是地洞啊!!!!


身後幾人又是一陣驚呼,剛想鬆手慌忙之下又是一緊,匆忙之下竟一同掉入地下。


「砰!」終於掉在地上了,幸好不深而且有我那厚厚的被子式的披風,倒也沒有摔著我,嘿嘿。


「砰!」


「啊!」


我剛想爬起身來,沒想到上面又掉下一個人來,正巧掉到我的背上,我踏踏實實的當了一回肉墊。


我這幾天怎麼這麼背呢?受不了了!!


「砰!砰!砰!砰!」緊接著又是四下,我連呼叫都沒有,鬱悶的快要昏過去了。


「媽……媽……姐……姐,雖……雖說……你們……都是……美……美女,也不要……不要這樣……讓我吐血……吐血享受啊……」真正身在溫柔鄉的我早已說不出話來了。


透過微弱的光線,我斜眼有氣無力地看著媽媽姐姐們。她們看到我沒事,都鬆了一口氣,一個個從我身上嬌羞的站起身來,獨獨把我晾在地上。


「你們不都會武嗎?怎麼也跟著掉下來了?特別是小媽,你那『仙舞飄渺』也不用出來,暈啊。」我壞壞的看著臉蛋紅撲撲的美人們,不禁心中一蕩調侃起來。


「我……我們還不都是……都是為了你。」小媽終於說了出來,聲音低的細不可聞。


大姐和二姐走過來,邊扶我起來,邊問:「弟弟,摔著沒有?」


倚著兩人的身體站了起來,「好香啊……」


「沒正經!」大姐二姐臉一紅竟一齊放手,本來美女伺候一點力都使不上,這一鬆我又摔了個實在。算了,絕世美人也不是隨便使喚的,還是自己起來吧。


「砰!」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