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麗的錯誤

(一)


小志一進門就匆匆脫掉全身衣物,天氣實在太熱,雖然只剩內褲還鬆垮的掛在腰部,汗水依然不停往下淌。


小志其實年紀已不小,早就該稱老志了,只是現在人浮於事,辦公室幾乎沒有流動率,小志也只好還是小志,二十年來,辦公室裡總共只來過兩個新人,小志勉強晉身中古貨,再下來,大家年資都差不多,看來干到退休也不過就如此了。


在開足冷氣的房間,小志索性連內褲也脫了,挺個大肚皮,舒舒服服的躺在大床上,這床還是那年和小芬準備結婚時花了萬把塊買的,後來婚沒結成,這大床也只好陪死了心的小志,度過十來年冷清的時光。


四十五坪的公寓裡,小志只用一間主臥室,其餘的空間,在小芬還沒和他解除婚約前,滿滿的充盈歡笑,後來幾年小志也整理得乾乾淨淨,就怕新的女主人突如其來,面子上不好看,再幾年,除了臥室還算乾淨,到處都抹上一層灰,小志回家直接走進臥室和他心愛的床敘舊,沒甚麼再能打動他的心了。


小志望著滾圓的肚皮,不知何時開始,已望不到底下的「塵柄」,勉強縮縮肚皮,也只看到蓬鬆的陰毛頂端,他伸手抓住「塵柄」,一陣搖晃,但是心裡毫無慾念,生殖器還是無法「柄」起,他頹然鬆手,將雙手枕在頭下,小芬那張俏臉又悄悄的再一次浮上心頭。


為什麼小芬在臨婚時會和他決裂,到現在他還搞不清楚,小志設想過很多原因,甚至連性交時間都想到了,「但是我們沒做過愛啊?」小芬總在緊要關頭推開他,寧可低下頭為他服務,也不讓小志在她私處撫摸,「那我還有甚麼缺點讓她如此堅決離開?」十多年來每天他都在自問,百思不得其解。


小志想起在報章、雜誌上常看到的人妖,但是又不像,小芬的胸部可不是蓋的,不但夠豐滿,而且彈性十足,在一次意亂情迷下,他悄悄伸手進入胸罩內撫摸,半圓的乳房細緻光滑,乳暈處隆起,像酒葫蘆般引人吸吮,說小芬是人妖?


決不可能,再說有一次爬山,她腳扭傷,他背了她半天,一路上他不知偷吃了多少豆腐,怎會沒發現她多了一坨贅肉?唉唉唉,男性不是沒目屎,只是不敢靠出來。


小志恨恨的坐將起來,床頭櫃上小芬的照片跟著晃動,他盯住她半晌,抓著大雞巴往照片裡她笑開的嘴裡塞去,「他媽的,你欠干,早就該干死你。」


小志心裡吶喊著,又不敢大聲喊叫,怕引起鄰居側目,最後只能暗自垂淚,一夜將盡,那又如何?不是說「without you I am nothing。」嗎?「I am nothingwithout you。」他捉住一旁呆愣的紅標米酒,「此物最相思」那是今夜他最後一句話。


一大早辦公室就喧喧鬧鬧的,幾個老女人湊在一塊,不知又在說誰道誰,十多年前,一個個標緻的女生都不知上哪去了?可不是,自己也不復當年「漂泊」


,主任見小志進來,向他招招手,小志愛理不理的先到座位上,擺好早餐,再吸口豆漿,「他媽的,擺甚麼譜」心裡暗罵,小志到底還是大局為重,邁步走向主任,這才發現他旁邊還坐了個小妞。


「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和你負責同一業務的王志文,有問題找他就對了。


小志,葛雪芬交給你羅。」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