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少女調教(2)

鎌田把燈關掉,使房間裡變黑暗,然後用嘴咬住鋼筆型手電筒,蹲在小百合的雙腿間。


小百合是被綁在圍棋桌的腳上,把女人的秘處完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深深的垂下頭,頭髮覆蓋在皺起的眉下上。


…….. 由嫩草圍繞的媚唇因為採取分開大腿的姿勢,就是用力想閉合花瓣,也還是會大大的張開。


輪廓非常清楚的花瓣,從裂縫中露出淡粉紅色的肉洞。被中年男人玩弄的處女果實,就像浪漫的傷口,染成朱紅色。


男人的手指捏一下挺起來的肉芽。


「啊…..那樣弄,我會 …..」


聽到少女哭泣的聲音,男人在隆起的肉洞口吹進熾熱的呼息。


「啊 …..好熱 ….伯父啊!」


男人的舌尖舔弄挺立的肉芽。


從豆芽般的地方,露出大顆粒的紅寶石。


〔真的是又新鮮又猥褻又美的小穴…..,這是處女的陰戶……雖然還是少女但陰核已經像大人一樣成熟了。這個肉芽好大呀。小百合是具備淫蕩的女人應有的一切特性。她自己還不知道,有這種陰核的小穴,是經過調教以後,就能變成比任何女人都好淫的女人,我這次真是好運,能遇到這樣好的少女。〕


鎌田覺得撐起的褲當的肉棒裡有如火熱的鉻鐵在燒的感受。


鎌田把小百合軟禁在公寓裡,來到停車場開動他的福斯牌轎車。


在離開房間之前,鎌田把小百合綁在扶手椅上,而且雙腿大大的分開,讓少女的秘處完全暴露出來。


「你要這樣留在這裡看家。」


然後不管哭叫的小百合,讓她以最淫靡的姿勢留在房間裡。


他如果不是出來開車吹吹涼風,不知道會對那少女做出什麼事。


看一眼手錶,已經超過晚上八點。


如果是普通的家庭的少女,因為此刻還沒有回家,可能要報警的時間了。也許在小百合的家庭,母親在掛念小百合的遲歸。不過小百合曾說過,她的母親也常常和男人住在外面過夜,所以鎌田也就不太擔心了。


〔我現在最感到恐懼的,是玩弄少女後,被挖出誘姦罪吧。〕


鎌田宏彥是剛剛才滿四十二歲,自己擔任經營的醫院。所以是有社會地位和財富的人,因此他就必須要注意到社會的言論。


如果社會上知道他誘拐少女,還有淫亂行為的醜聞,不僅是他的醫師資格,連他的醫院也要毀滅。


鎌田極度怕鬧出醜聞,但對這個在原宿認識的少女,自從把她帶到自己的公寓,就陷入忘我的情慾裡。


〔對我來說,女人中唯有穿學生制服的少女,是不可以下手的禁果。〕


向夜晚的市中心一面駕車一面點燃煙。


把禁果誘拐,還讓她擺出淫靡的姿勢關在自己的公寓裡……這樣的結果將要使他瘋狂。


這樣有社會地位的鎌田,一大把年齡了還會迷上剛認識的少女,可能是因為近來出現很多有現代化設備的醫院,使得他的醫院在經營上不甚理想,對他的內在心裡發生微妙影響的關係。


甚至比這更嚴厲傷害他的心的是妻子裡江背叛了他。


第一任妻子在五年前因乳癌死亡,他就娶美麗的女護士裡江子做續絃。可是婚後還不到二年,二十八歲的年輕裡江子就和見習醫生新見紀一通姦。


當鎌田目擊到那一幕時所感到的憤怒,以及做男人的屈辱是這一生都忘不了的事。


那一天晚上他比預定的時間提早回家時,大門是緊緊關閉的。


他從後門開鎖進去後,就向二樓的臥室走去。


就在這時候聽到小貓在一起玩耍的男女的聲音。


「啊…..不行,不行…..」


這個聲音是從他們夫妻的臥房傳出來的。


他悄悄的走過去,從鑰匙孔向裡看。


赤裸的裡江子暴露成熟的雪白肉體,和新見淫蕩的纏在一起。


在年輕男人的挑逗下,裡江子的性感快要升到最高點。頭已經從床的邊緣伸出,頭髮,呼吸也困難的樣子。在下體分開的大腿間,已迎接那男人的肉棒在裡面,這可從裡江子喜極流淚的表情得到證實。


裡江子抓緊床單的手還不停的顫抖。


「啊!!還要…..用力吧…..」


裡江子的鼻孔嗡嗡的張開,通紅的臉,以及豐滿的乳房,肚臍的四周和美麗的圓潤的屁股,都因為迎接男人肉棒的喜悅,不停的抽搐。


雖然多次達到高潮,但貪婪女人的情火已經猛烈燃燒,從半開的嘴裡出還要的話。


「太太……啊 …..我要射出來了。」


新見把暴風雨般的抽插運動送進裡江子的淫唇裡時,裡江子立即發出尖叫聲。


裡江子的大腿分開到極限,屁股上下的波動,盡力配合新見的動作,整個身體像鯉魚一樣的躍動,氣喘喘的妖艷有夫之婦,年輕的情夫激烈的抽搐。


新見一面繼續更猛烈的像活塞一樣插入拔出,同時在裡江子的身邊悄悄說:


「太太,你的穴裡面像火一樣熱。」


「啊 …. 不行了 …… 啊啊 …. 要洩了…. 」


聽到裡江子的聲音,鎌田的火氣已經衝上頭,腦海已經有麻痺感。鎌田想踢破門衝進去。


可是鎌田沒有能那樣做,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雙腿不停的發抖,沒有辦法讓他走進去。


深夜的風吹到正在駕駛的鎌田的臉上。


鎌田握著方向盤,起背叛他的妻子。


〔我把還是學生的少女帶到研究用的公寓,是為了向裡江子報仇,如果我說要把那美少女調教成寵物,不知裡江子會說什麼?也許她會說隨你便愛怎麼弄就怎麼弄,然後做出不在意的樣子。〕


想到這裡時,鎌田覺得有一股寒風從自己的心裡吹過。


知道妻子有了外遇,但又默認時開始,在鎌田的心裡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怦然一聲瓦解。


他們之間已經失去心靈上的溝通。鎌田覺得在自己的肉體深處張開一個洞,而且從那有好淫的野獸露出爪牙。


如此使他的心更加頹廢,也緊緊的抓住他的心。所以在原宿檢來的美少女小百合使他覺得有如進入陌生的世界。


〔弄到一個美少女,然後像寵物一樣的疼愛。〕


使他對禁果的美少女產生如此危險的念頭,是有極大的動機,那是一個叫君津大介的人。


津君三十五歲,比鎌田好色。就是他讓鎌田知道未成年的少女是多麼美妙。當時君津是鎌田醫院的外科主任,暗地裡調教一名叫露美的少女,露美是在醫院擔任護佐。


露美十八歲,是清純而老實的美少女。


有一個深夜,君津在鎌田的面前剝下這個少女的內褲。然後也不准她穿裙子,只穿一件上衣戴上狗環,讓她圍繞醫院走。


他對自己調教的露美能做出任何無恥的事,覺得非常滿意,對鎌田顯示出極為得意的樣子。


「現在,在院長面前去繞著醫院走一圈,沒有我說停止以前不可以停止。」


「是,大夫。」


露美一面說一面點點頭。


下半身什麼也沒有穿,走在街燈下時,光溜溜的屁股發出光澤。


「院長,請看露美的屁股吧。在晚上是不是顯得更可愛了呢?」


露美一切都聽君津的話。


鎌田是院長,對於在自己的醫院裡擔任要職的君津,竟然對護佐做出這種無恥的事,他是應該嚴厲斥責的,可是他沒有那樣做,他羨慕君津能擁有這樣又淫又可愛的寵物。


「露美,就在那裡尿尿。」


露美來到電線桿的旁邊時,君津對她發出命令。


令人意外的是露美完全聽從君津的話,在電線桿抬起一條腿像狗一樣的尿尿。


在街燈一條閃閃發光的水柱,這種奇淫的光景,使鎌田的心被飼養少女寵物的誘惑佔據。


〔現在我要把小百合調教成寵物。就像露美一樣能完全聽我命令的寵物。〕


想到這裡時,鎌田褲子裡的肉棒更硬挺起來。


鎌田在當地的品川區怕被別人認出,所以故意越過摩川,來到川崎附近的淫具店。


他在這裡買女孩用的睡衣。那是用黑絲做成,胸前透明,荷葉邊的衣擺只到腰部。


然後買一付以淫具知名的『珍珠球』。鎌田也未曾給妻子用過。


盡量躲開別人的眼光回到公寓的房間裡時,小百合的姿勢和先前出去時完全一樣,只是在打盹。


為了難得到手的獵物逃走,把小百合的雙腿分開綁在椅子的兩個扶手上,雙手也在背後捆綁。


「伯父,我要尿尿。」


小百合看到鎌田說。


解開繩子後,鎌田把少女帶去廁所,就像給嬰兒尿尿似的從背後抱起小百合。


「不要!我要一個人尿!」


小百合臉色更紅,身體向後仰,扭動屁股表示難為情。


「就這樣尿吧。寵物是應該聽主人的命令。」


鎌田希望能看清楚少女排尿的陰部,然後深深的留在記憶裡。


鎌田又拿小鏡子放在少女分開的雙腿的正面馬桶上,調好角度時,鏡子上出現可愛的花瓣微微蠕動的樣子。


用力時,新鮮的肉豆也顫抖,有說不出的可愛。


「現在,尿吧。」


「啊 ….. 不要!把鏡子拿走吧!」


少女不肯時,鎌田的舌頭在少女的脖子上爬動。


「小百合,看鏡子呀!看你的那裡已經腫起來了,一定是積存了很多尿。」


「啊!不要!不要!不要給我看!」


本來抱住少女的腿,現在鎌田的手伸向可愛濕潤的蜜洞。扒開蛤肉般的粉紅色肉瓣。


「小百合,尿尿的洞在抽搐呀!」


男人的手指塞住尿道口。


「啊 … 不能這樣 !」


「你還是這樣固執,我就永遠給你這樣塞住。」


男人不懷好意的手指,開始輕微的擺動。


「啊 …. 這樣就尿不出來了!」


「那麼,你是答應在我的面前尿了?」


「啊 …. 拿開你的手吧!」


小百合雖然拚命掙扎,但最後還是屈服在男人的淫威前。


拔出手指的剎那,輕快的水流沾濕鏡子的同時,劃出一條拋物線。鏡子上的濕潤消失時,立即出現少女的陰唇花瓣。


鎌田把小百合抱到床上,此時小百合顫抖的叫『用衛生紙擦….. 』,可是鎌田還是低頭到少女的大腿裡,用舌頭舔沾在陰唇上的聖水,仔細的吸吮,帶酸的甜味幾乎使舌頭溶化。


「小百合,你是我的寵物,知道嗎?」


盡情的舔過少女的花瓣後,鎌田的嘴唇夾住可愛的花瓣。


「是,伯父 —-」


「我要為我的寵物穿上我喜歡的衣服。」


「啊 ….. 難為情死了 ….. 」


把大腿分開,可愛的粉紅色蛤肉都被玩弄的全部挺出,此時小百合好像認命的閉上眼睛。


「那麼你再說一遍,剛才我給你做了什麼。」


「是…. 伯父。伯父剛才給我尿尿,然後用伯父的舌頭舔乾濕濕的尿。」


「啊…..還有…..把舌頭深深的插入我那…裡舔….」


「說的很好,真是乖孩子。」


鎌田說著吸吮少女的甜美香唇。


然後叫小百合站立,給她穿上黑色的睡衣。


穿上睡衣,少女的肌膚顯得更光滑。透過黑絲的睡衣,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挺出。鎌田從透明的黑色睡衣上,用嘴含住美麗的小櫻桃。


故意的沒有讓她穿上和睡衣一套的內褲。因此從後面看圓潤的美妙屁股。


「啊….讓我回家吧。」


小百合在鏡子裡看到自己穿睡衣的樣子後,一直順從聽話的小百合哭了起來。


「看你的小屁股有多麼可愛。」


「不要看,我難為情……」


鎌田的手開始撫摸玩弄可愛的屁股。然後用手指夾住還不算濃密的恥毛。在陰唇的四周像嫩草般的捲曲。


鎌田只拉一根毛。


「痛!伯父!不要拔呀!」


「小百合,你以後長大,這裡的毛也會更多。不過我還是喜歡現在這種樣子。」


鎌田的頭伸進黑色的睡衣裡,舌頭舔到少女微微隆起的恥丘,舌頭碰到柔軟的肉芽。


「啊….不要了…..」


小百合像站不穩,搖搖擺擺的哭訴。


「小百合,你不是我的寵物了嗎?所以,以後每天每晚都要在這個公寓裡。」


「我不要那樣,那樣不能上學,也見不到朋友了。」


「小百合,你是我的東西,所以你沒有選擇的餘地。你已經是我可愛的小貓了。」


「啊…..饒了我吧,放我走吧。」


「那是不可能的。」


「求求你….」


有生以來第一次穿上黑絲透明睡衣的可愛少女,扭動屁股哀求。此時,男人的手指愛撫少女身體的每一個部位。


「你就是哀求,也已經是我的寵物了。」


「可是你要想一想,把我騙到這裡,媽媽和學校的老師,還有同學都會找我,他們會報警的。」


聽到寵物說出最現實的問題,鎌田的頭腦發生昏亂。


本來很冷靜的醫生,面對這樣美麗的獵物,理性已經紊亂。


「小百合,你不用擔心那種事。」


「可是,這時候媽媽已經開始在找我了。」


「小百合,你已經答應做我的寵物了。」


「是啊。」


「做寵物怎麼樣?不快樂嗎?」


「做寵物是很快樂,伯父又很溫柔….」


「那麼,就不要想那些多餘的事了。」


「可是,伯父….」


「現在給你做寵物的信物吧。」


鎌田從口袋拿出『珍珠球』。是有母指大小的粉紅球,經過電力可以轉動。


「伯父,這是什麼?」


「是放在你最怕見人的地方裡。」


鎌田把身穿睡衣的小百合抱到床上。


然後就把沒有穿三角褲的雙腿分開到很大的角度,然後用手指分開剛才還用舌頭玩弄的花瓣裂縫,把珍珠球插進濕濕的粉紅色洞內。


「唔….好涼啊….」


粉紅色的珍珠球立即淹沒在花瓣裡。


「啊….放進這個東西,我就不是處女了!」


「不要緊,這是做寵物的信物。」


用手指頂一下粉紅色的小球時,鑽進可愛的柔壁裡,鮮紅色的小嘴含住小球,少女扭動腰枝表示不願意時,從下體傳出『吱吱吱』的聲音,這是小馬達開始旋轉的聲音。


「啊啊啊!啊….伯父啊….」


少女的臉頰開始紅潤,眼睛也濕潤。


「什麼事啊?小百合!」


「啊….好奇怪的感覺呀….啊啊….」


小百合的鼻冀開始隆起,這是表示少女的性感帶對淫靡的刺激發生敏感的反應。


鎌田盤腿坐下,再讓少女面對面的騎坐在他的腿上。


然後抱住圓圓的屁股前後搖動,聲音是靠空氣傳播,所以把陰道口封住時就聽不到聲音。可是蜜洞只要稍許有空隙,就能聽到『吱吱吱」的馬達聲。


看到喘呼的為淫邪的刺激掙扎的少女,本應冷靜的鎌田,肉棒也開始怒挺。


「小百合…..」


鎌田吸吮少女的嘴唇,舔可愛的脖子,從透明的睡衣上把胸前的小櫻桃含在嘴裡。這時慾火高漲,拉起小百合的雙腿,就這樣把她推倒在床上。


少女的下體毫無掩飾的完全暴露。鎌田的手緊握小百合的雙腳,同時用力向左右拉開。


小百合發出悲叫聲,雙手蓋住臉。


在黑絲睡衣掩蓋下的不曾污染過的雪白肉體,像波浪一樣不停的起伏。


〔啊…..我已經無法克制慾火了。〕


鎌田一面想一面注視在床上扭動少女雪白的身體。


用手把小百合的大腿分開又閉合,神秘的秘唇也隨著一下收藏,一下又綻放妖艷花瓣。


花瓣分開時,正裡面流出透明的花蜜。


〔這是多麼清純的陰唇……〕


這時候他內心深處的魔鬼對他悄悄的說:


〔幹了她!事到如今,為了少女也要幹她,看吧!少女敏感的肉瓣已經興奮的蠕動了!〕


確實,小百合的肉瓣已經忘記過去那種沉靜態度,現在已經張開,從淫唇的縫隙流出口水。


〔雖然她是少女,也是女人,受到珍珠球的刺激,粘膜已經亮晶晶,開發少女肉體和掌管生殖的本能,正在希望獲得男人。〕


鎌田和自己的慾望掙扎一段時間,但實在無法繼續忍耐下去,身體壓到少女身上。


「啊….不行啊!」


「有什麼關係….. 小百合。」


鎌田脫下長褲和內褲。


侵犯少女加以征服,是讓她做寵物的儀式。


從內褲一躍而出的肉棒,龜頭向上怒挺,同時因硬漲而呈現黑黑的紅色,陰莖上的靜脈不停的脈動。


「不要!不要!不行啊….」


小百合拚命的掙扎,幾乎要從床上掉下去。鎌田把肉棒的龜頭對正小百合的雙腿間,再用力拉開雙腿。少女的頭已經落在床邊外,同時尖叫。


「伯父啊!不要…..」


粗壯的龜頭推開少女的狹小花瓣裂縫,向秘洞裡侵入。少女的可愛蜜洞若想容納,那肉棒實在太粗,因此顯得可憐。


「啊…..伯父,你答應過的!不要害我….」


鎌田的嘴封住拚命呼叫的少女紅唇。


「啊啊!痛啊!啊….那樣粗不會進去的!」


「嘻嘻,能進去的,不會痛的。」


「啊,啊….不要!我不要那樣粗的東西進去!」


龜頭進到肉傘的部份後又拔出來。然後仔細的柔摸少女的蜜洞口,用較長的時間慢慢向裡插。


可憐模樣的花瓣慢慢擴張,但蜜洞裡的粘膜完全充血。


吱嚕…..。


粗壯的龜頭進入蜜洞裡。


〔啊….真狹小啊….夾的這樣緊,肉棒快要給他了。〕


刺到處女膜的快感,在鎌田的情慾上火上加油。內心深處的魔鬼露出得意的笑容。


男人用力向前挺,陰莖插入到一半。


「啊啊……不要啊!」


鎌田聽到少女的哭聲,繼續在下體用力還向左右改變角度。刺破處女膜的感覺,在中年男人的官能澆上美酒。


粗壯的雄性象徵只進入一半。此時一氣刺到根部的慾望,變成熾熱的火焰。


「啊,啊…..伯父….痛啊….拔出去吧!」


「…..馬上就會舒服了。」


「啊….痛啊….啊….要裂開了!」


聽到少女的悲叫聲,肉棒的硬度更增加了。


「啊啊…..啊….媽媽啊….」


因被深深插入,小百合哭的臉色通紅。大腿也在抽搐,火一般炎熱的腔肉在痙攣。


整個肉棒好像要被燒焦的熱度包圍,一面享受少女肉體的美味,慢慢拔出。然後…….又像鑽頭一樣的一面欣賞少女的尖叫聲一面插進去。


小百合用雙手推他,同時哭泣…..。


鎌田抱緊小百合,床單上零零落落的紅色斑點。


〔我要刺破小百合的處女膜,小百合是我的寵物!〕


在蜜洞的深處,龜頭碰到『珍珠球』。


蜜洞受到肉棒的插弄,小百合扭動屁股想使蜜洞裡的肉棒退出去。鎌田拔出珍珠球。


鎌田緊緊的抱住不停的少女細腰,重新將龜頭對正淫門口,利用挺腰的力量一氣呵成的插到根部。


「噢噢噢….啊啊啊….痛啊….!」


小百合把臉貼在鎌田的胸上。


劉海因淚和汗水貼在額頭上。眉頭緊緊皺起,臉色通紅。眼神呆呆焦點不定,無法承受中年男人猛烈的抽插運動,屁股的嫩肉在抽搐。


「啊啊!不行了!伯父….」


聽到小百合的啜泣聲,男人的情慾升到極點。


遭到噴出的粘粘淫液射擊,少女的子宮口產生一陣痲痺感。


鎌田把哭泣的少女抱在懷裡,感受到像旅行到天邊後的舒暢疲勞感深深歎口氣。


強迫奪取美少女處女的夜晚,鎌田駕著車送小百合回到位於世田谷的家。


到達小百合的家時,在窗戶看不到燈光,小百合的母親可能和情夫出去沒有在家。


「你以後還會來吧?」


鎌田撩起坐在助手席上小百合的裙子,拉下內褲。


「啊…… 伯父…… 把內褲還給我…」


「不行,這個內褲上有你的味道,下次你來時再還給你。」


「如果我下去你那裡呢?」


「我就會把內褲掛在你學校的大門上,還寫一張紙條…. 是二年A 班川上小百合


的…. 。」


「伯父…. 你.. 你.. 怎麼可以這樣… 」小百合氣的敲打鎌田的胸脯。


小百合真不明白,像鎌田這樣的紳士為什麼想要穿髒的女孩子的內褲。


對小百合來說,失去處女的經驗是一件極大的事件。


可是對一個人生中還沒有找到樂趣的少女而言,這好色的中年醫師確實把她帶到一


個嶄新的世界。


自從發生這件事以後,川上小百合從學校放學以後,就丟下東西立刻去鎌田的公寓



(啊!!好想見到伯父啊….. )


到放學的時候,小百合的心裡因為想念鎌田而非常興奮,那是連她自己也無法瞭解的奇妙感情。


鎌田是沒有遵守諾言,搶去她寶貴處女的可恨男人。可是小百合做他的寵物,被他抱在懷裡的感覺,是和恨完全不同的,是更溫柔也像愛的一種感情。或許,那是女人第一次對男人感受的獨特親近感。


(伯父是我不願意還搶走我處女的可恨男人。可是為什麼又這樣想見到他呢?伯父是愛我的,那樣對我親切愛我的人,除去世的爸爸以外,這是沒有過的。)


如說實話,小百合對於做鎌田的寵物感到愉快。


鎌田留在醫院的時間較多,可是有小百合來公寓的那一天,鎌田會把照顧病患的事交給其它醫生,將一起和小百合過夜列為第一優先。


他的公寓對於年齡差距有如父女的鎌田和小百合而言,變成一起渡過甜美時光的地方。


在這裡,鎌田和小百合所做的行為,如果知道他的社會地位的人看到,一定會嚇一跳,因為完全脫離了常軌。


有時讓穿著學生制服的小百合騎坐在椅子上,再叫她手淫。用手指的方法,如何玩弄身體的方法,都是由鎌田發出命令。


在手淫中少女下體的變化情景,鎌田都拍照下來。還有少女手淫時露出的含羞表情,都一一出現在相片當中。


鎌田有時蹲在小百合的裙子下面,用鋼筆手電筒檢查內褲裡面的情形。有時,鎌田會用剪刀在內褲上剪一個洞,而這洞正好和少這女那個洞相通。從內褲的破洞露出的陰唇,雖然是屬於少女的,但已經是極為成熟,發育的肉芽迫不急待的需要男人的愛撫。


還有一次,鎌田在小百合的全身塗上蜂蜜,然後舔她的身體,就是乳頭上也要塗蜂蜜,男人的舌尖伸入蜜洞的深處時,少女肉體的內部為追求性高潮敏感的反應。


最後一起進入浴室替她洗身體。


「小百合,你的乳房好像更大了。」


「那是因為伯父很多淫亂的事。」


「嘻嘻嘻,來,把腿分開大一點。」


「啊… 啊…..伯父 —– 不要看….. 。」


「喲,自從經過我玩過之後,你下面這個嘴巴已經發育成這樣了喔!」一面悄悄說一面用舌頭慢慢的舔著陰唇。


在玩弄一陣之後,兩個人都獲得高潮。


還有見到小百合時,鎌田立刻給她喝葡萄酒。喝過酒之後,在地上鋪塑膠布,鎌田躺在上面,讓少女騎跨在臉上。


「來,尿尿吧。」


「啊!!不行啊!我不能尿在你的臉上。」


「沒關係,給我喝你的尿。」


在大大分開的少女陰唇上,鎌田把臉湊過去。他的舌尖從花瓣間伸入到裡面刺激尿道口時,有酒味的聖水慢慢流出來。


「啊… 伯父 … 要尿出來了… 」


鎌田一面摸少女豐滿的大腿,他的臉就在陰唇下,流出的聖水弄髒鎌田的臉。鎌田張開嘴嘰哩咕嚕的喝下。


有一次,鎌田趴在地上做馬,讓小百合穿大人的內衣騎在背上,在房間走來走去。


鎌田在有了小百合做寵物以後,想從過去如同戴假面具的生活脫離出來。浸緬在癡情的世界裡,鎌田覺得每天的生活更新鮮。他是有社會地位和財產,但過去在精神上一直感到孤獨和悲慘。


這種孤獨感是小百合也一樣,所以像毒藥一樣的追求甜蜜時間,小百合也一樣。


小百合到學校以後,能說真心話的同學只有一個莉嘉。回到家裡,母親幾乎每天都和愛人去旅館,沒有一個可以依靠的人。更沒有一個真正愛她的人。


對一個孤獨的寂寞的少女而言,和鎌田在一起的時間是那麼甜美,身體就好像要溶化般的快樂時刻。沒有父親的小百合,對具有鎮靜以及知性氣氛的鎌田產生如對父親的愛情,也不是不可思議的事。失去處女以後的小百合,甚至因此而產生自己變成大人的滿足感。


小百合是等於被強姦的失去處女,但她現在看同學們就覺得都是小孩一樣。(我已經不是少女了,我是大人了。)失去處女以後的小百合,自從以後雖然自己也不太清楚,還是發覺在女人秘密的肉體深處有很大的變化。


無論在學校上課,或參加社團活動打網球,有時會弄濕內褲。有一次莉嘉約她去跳迪斯可。在這大的如圓桶的空間,音樂的聲音大的要震破耳膜。


「小百合,跳舞吧。」莉嘉把小百合帶到舞場的中央。


當兩個少女穿著裙擺有鋼絲的裙子跳時,有兩名年青的黑人來搭訕。


「嗨,小可愛,我們能和你們一起跳吧!」


看到大塊頭的黑人擁抱莉嘉,小百合就和另外的一名黑人跳舞。


在音樂的節奏中,黑人的嘴唇在小百合的頸上蠕動。


「甜心,你真可愛!」


向莉嘉看去時,那黑人正在吻她,手正從裙擺伸進去摸索內褲。(哎唷,莉嘉還做出陶醉的表情…..)


小百合看了以後,自己也興奮起來。


這時候和小百合跳舞的黑人,手從背部繞過,開始摸她柔軟的胸部。


「噢!性感的女孩!」


男人強烈的味道,小百合的內褲也濕了。( 還是處女時,就從來沒有過這樣。)小百合覺得自己變得好色,覺得有些難為情。


跳完迪斯可回去時,莉嘉在路上說:「嘻嘻嘻,那個黑人讓我用手握他的那個東西。」莉嘉好像很興奮。


「結果怎樣呢?」


「還問怎樣!小百合,你也很好色呀!又粗又硬,那樣的東西真的能進入女孩的那裡面嗎?」


「莉嘉,你說得真露骨。」


小百合紅著臉責難莉嘉,但又真想對她說:「女人的身體是了不起的,嘻嘻嘻,男人的那個粗大的東西確實能進去的!」可是比較內向的小百合還是沒有把失去處女的事告訴莉嘉,看到對性交露出好奇心的朋友,小百合對自己經驗過莉嘉還不知道的事,覺得很自傲。  小百合在黑人摟抱自己時發覺自己的內褲已經濕淋淋。同時也自然的想念起鎌田。


這一天是星期日,鎌田醫院是公休。


雖然還有幾名住院病患,但鎌田竟大膽的把美麗的寵物帶到醫院的地下室。


在這以前,鎌田命令小百合來的時候不可以穿普通的內衣。然後事前交給她穿的內衣褲竟是繩索做成的。繩索乳罩是∞字式,而繩索內褲是在腰上捲過後經過跨當的T 字型內褲。


對十六歲的少女而言,穿這種東西會感到極度的羞恥。


這個地下室本來是放 X 光裝置等醫療器具以及藥品的地方。消毒藥水的味道,使人覺得有點噁心。這裡面的冷氣適度,若想在這裡玩,可以說是最隱密的地方。


「伯父,以後我可以叫你爸爸嗎?」那是很涼爽的密室,進入這裡後小百合多少有一點緊張,摟住鎌田的脖子說。


小百合是穿白淨的上衣和米黃的寬擺裙子,這樣的打扮特別使人感受到少女的美感。


鎌田拉開沒有衣袖的手臂,露出嚴肅的表情說:「可以,但你還是和過去一樣,是我可愛的寵物。」


「好啊,我什麼都聽從就是了。」


「來,分開上衣,讓我看看是不是穿繩索乳罩。」


「啊….. 這種乳罩羞死人了。」


小百合紅著臉打開上衣。還是青色果實的乳房,被繩子綁成∞字型。


「好,現在裙子吧。」


接到鎌田的命令,小百合撩起寬擺的裙子,只看到這繩索做成的內褲,緊緊的栓在少女的屁股上。小百合自己穿上這個東西時,確實感到難為情。


「爸爸,好難過啊!」


「為什麼?」


「因為繩子會卡到….. 那裡嘛….」


「這也證明你確實穿來的。小百合真乖… 卡到那裡的感覺怎樣呢?」


「難過死了,而且尿尿還很麻煩。」小百合嬌媚的瞪鎌田。


「很好,今天晚上要給你戴上可愛小寵物的證明。」鎌田一面說一面拿出紅色的狗環。


用紅皮帶做成的環上,還刻有H.K.的字樣,那是鎌田的英文縮寫。環上還繫上一條能拴住大狼犬的金屬鏈條。


「爸爸,要把這個套在我的脖子上….」


「對,小百合真聰明,來吧,伸出脖子!」


鎌田立即把狗環套在小百合的脖子上,同時卡喳一聲上了鎖。


「啊…. 我好像變成狗了。」


「現在,你已經不能從我手裡逃走了。」


紅色的狗環套在脖子上時,大概是有煉條的關係,小百合覺得相當的重。


鎌田叫小百合站起來,調整好狗環的鬆緊度,用準備好的黑布朦上小百合的眼睛,然後又用繩子把小百合的雙手綁在背後。


「爸爸,朦上眼睛又綁手,我覺得好害怕,還是不要綁我吧。」朦上眼睛後小百合露出恐懼的表情。


鎌田不理會小百合的要求,取下繩索乳罩,然後給她戴上皮乳罩。其實這個乳罩是虛有其名,有兩個洞,可愛的乳房就從洞裡突出來。軟皮把尖尖的乳房從上下杏緊。鎌田用手捏乳房頂上的小櫻桃。


「啊!痛啊……輕點,不要那裡用力嗎!」


「忍耐一下吧,以後你會喜歡這樣弄的。」


鎌田的手指開始揉搓乳暈,然後把乳頭捏到快要充血的程度。


「今晚的爸爸,好像很可怕。」


用黑布朦上眼睛的少女,好像站不穩似的搖搖擺擺的發出快要器出來的聲音。


鎌田的手伸向少女的下體,玩弄雙腿間的山谷。摸一會後,把綁手的繩端在牆上的鉤子上。美麗的少女,上身前彎,用腳尖站在那裡搖擺,就好像釘在標本箱裡的蝴蝶。


鎌田一面斜眼看著小百合的樣子,拿起掛在牆上的電話轉動鍵盤。


「喂,叫津君大夫到地下室來!」


小百合聽到鎌田的話,終於哭出來。「爸爸,你不要叫人來….. 」


「沒關係,你不用放在心上。」


幾分鐘後有人敲地下室的門,進來身穿白衣的瘦瘦的中年醫生。他就是刺激鎌田玩少女的君津大介。


「院長。你找我嗎?」君津一進來便目不轉睛的看著被吊在牆上羞愧得無地自容的小百合。


「是啊,我想給你看我的小寵物。」鎌田的臉上出現得意的笑容。


就鎌田而言,給他看綁起來的小百合,等於把收集的蝴蝶給同好的人看。君津和他一樣,為變態的收集品賭上自己擁有的一切。


「噢,真了不起啊!」君津玩賞從皮乳罩露出來的乳頭,一邊玩一邊如是說。


「不只是看,你還可以摸。我已經完全調教好了。」


君津的大手突然抓住小百合的乳頭用力拉,然後把小櫻桃含在嘴裡。還沒有完全成熟的兩個小肉球,在男人的玩弄中顫抖。


「確實是青色的果實。」君津說完,立即又從皮乳罩的洞拉乳頭。


「啊!爸爸!不要啊! 」


意外的情況,小百合拚命掙扎,因為身體吊起空白修長的雙腿在空中亂舞。


君津戴上手術時用的塑膠手套。這樣玩弄少女的乳頭時,還有涼涼的感覺。


「硬硬的還有蕊。」君津一面說一面看著鎌田。


「你可以撩起裙子看。」鎌田十分得意的說。


君津的手把小百合的裙子拉到腰上。雪白的大腿中間有一片黑漆漆的森林,在這中間還用繩索緊緊的栓在屁股上,君津臉上出現滿意的表情。


「卡在那裡面,好可憐…. 院長已經享受過這少女的味道了吧?」


鎌田點頭。從他的表情上明顯的能看出他能有這少女當寵物是多麼得意的事了。


「院長….. 真是大壞人… ,你不怕我控告你強姦罪嗎?」君津裝做很不以為然,但仍是露出嫉妒的表情。


「院長,叫我來還有什麼事呢?」


「我想在這個女孩身上刻上我的名字。」


「縮寫名字….. ?」君津做出疑惑的表情看鎌田。


「嘿嘿嘿,這樣好的少女,我怕被你偷走啊。」


「原來如此,要證明這樣可愛的少女是院長擁有的。」君津的眼睛內射出特殊的光澤。


鎌田取下吊起的繩索。


「叫她走到這邊來吧。」君津在房間的柱上栓一條深紅色的繩索。


取下卡在小百合陰戶的繩索內褲。但鎌田立刻向暴露出下體的少女發出命令。


「小百合,騎在繩索上走走看。」


雙眼被朦上的小百合像夢遊病患一樣的哭著跨過繩索。就在這剎那,手握繩索另一端的君津,突然高商拉起繩索。


少女發出慘叫,「啊!痛啊!」


「來….. 到這邊來。」君津把繩索舉的更高,對少女發出鈴聲。


鈴鈴,鈴鈴,鈴鈴鈴….


小百合迷糊的尋著聲音,忍受著下體的疼痛,慢慢一步一步的走。


「啊….. 那裡痛啊!」少女雖然慢慢走,但是腳下搖擺。


君津高舉著繩索,把少女的肉果可憐的撕裂。


小百合的呼吸急促,小鼻子隆起,哭泣的聲音在地下室發出回音。


「啊…. 不行了!我走不動了!」


「小百合!為什麼走不動了?」


「因為繩子陷在那裡面… 啊…. 要裂開了,受不了了。」


「什麼那裡,我教過你了,要說明白一點。」


「啊 …. 我說不出來!」


剎那間,繩索舉得更高,好像要把少女整個人抬起來似的。


「這樣也不能說嗎?」


「啊…. 是… 我的陰部…. 我的小穴裡 …. 不能走了。」


慢慢的走,忍著痛,小百合總算走到君津的地方。


謙田從小百合後面把雙腳,擺出尿尿的姿勢,讓君津看到受傷後張開的秘唇。


「小百合,請這位大夫仔細的看看你的秘密。」


少女怕難為情猛搖頭,但君津把頭靠過去。「噢!真是可愛,這裡的形狀太美了。」君津用手摸一摸陰唇。君津嘴巴靠近小百合的陰部,吐了幾口氣在那花瓣上,陰毛立刻迎風搖曳。小百合因羞愧感而身軀顫抖著,嘴巴也嚶嚶的啜泣著。鎌田又對小百合下了命令。


「小百合,你現在要對這位大夫報告,你的陰戶接受我的肉棒進去時,曾是多麼高興的樣子。」


「啊…. 爸爸,這..這怎麼能說呢…」


「好吧,你可以不說,但等一下你若受到我們這位大夫的折磨時,你可別來求我。」鎌田漫不經心的回答,但對小百合來說,這是多麼大的恐嚇。


「不要… 鳴 …」小百合還是回答了,「我.. 我的這裡,就是現在你看的地方。」


「這裡是哪裡,說清楚。」


「啊… 鳴 … 在我的小穴裡 … 爸爸把粗大的肉棒強迫插進來….」


「然後呢,你的那裡最高興呢?」


「啊!!好痛啊…. 插到最裡面時…. 啊…. 我的小穴快要裂開…裂開了 ..」


「你說謊吧,怎麼樣,你又忘記我剛剛說過的話了嗎?」鎌田狠狠的瞪著她。


「我錯了,鳴..鳴.. 啊我說錯了,我… 我是很舒服的,我的…我的小.. 小穴最舒服了,多麼盼望你能再這樣對待我…. 鳴… 」


把難以啟口的話說完之後,小百合臉色通經的垂下頭。


鎌田抱起軟綿綿的小百合,就放在扶手椅上,雙腿左右分開,分別綁在扶手上。


鎌田在少女的耳邊輕輕問:「小百合,剛才在繩子的那一端響的是什麼呢?」


「啊,是鈴聲。」


就在她剛剛完說,鎌田把那鈴當壓在洞口的中心上,然後向裡面推進去。冰涼的感覺使得少女猛插頭,頭髮隨著飛散。


鎌田又命令小百合。「現在,把這個鈴當弄響。」


小百合一面哭一面扭屁股。


從可憐的雪白屁股中發出清脆的鈴聲。


「君津大夫,希望你在我的寵物的花瓣上刻上我的名字。」鎌田把電動刺青的工具交給君津。


「院長,你說在那裡….?」君津做出疑惑的表情。


鎌田說:「你還不明白嗎?本來想刻在少女的陰核上,但不大可能,所以在花瓣的背面刻上H.K.好了。」


鎌田剛說完,君津手裡的瑞典制電動針開始活動。


小百合綁在扶手上的大腿在顫抖。就在這剎那間,少女的嘴裡發出如同撕裂綿帛的慘叫聲。


小百合在放學以後,在漢堡店和莉嘉見面。


「小百合,你實在很奇怪,說實話出來我聽聽。」莉嘉又圓又大的眼睛發出光亮,追問小百合。


「有什麼好奇怪的?」


「因為聽說你有愛人了。」


「是誰說的?」


「而且大家都傳說,你在教室裡沒有穿胸罩,也沒有穿內褲。」


「胡說,為什麼說我沒穿內衣褲呢?」


「聽說你每次約會,都會被你男朋友剝走內褲。」


「哇!你們好色啊!」


「這是傳說呀!不是我說的喔!」


「你真傻,我當然有穿的。」


「騙人!你能證明給我看嗎?」


「這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


兩個人面前放著漢堡和可樂的紙杯。漢堡店裡的客人很少,因此藉此機會莉嘉就試試小百合的反應,這是試探。


小百合早就想告訴莉嘉,她已經不是處女。還想告訴她,新爸爸鎌田的許多事。(我是沒有真正的爸爸,所以莉嘉知道我有新爸爸時,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關於在原宿扒竊,被他救的事,還有被帶去他的公寓姦淫,在鏡子前剝開她學生制服,做出很多淫亂的事。腿綁在圍棋桌腳上,用小鏡子給她照陰部,還要她用最下流的話說出那裡的名稱,以及把男人粗大的陰莖強迫的插進來的事,都想坦白說給莉嘉聽。


小百合想要說的是社會上很高地位的醫師鎌田是如何迷戀她的情形。(可是對莉嘉說了真話,她會嚇的去報告老師 ;或偷偷告訴我媽媽。)這一想,就說不出來了。幾天前鎌田說的話確實給她很大的衝擊。


「小百合,你在學校上課時,戴繩索乳罩和繩索內褲,知道嗎?」在和君津在一起遊戲後,鎌田一面給她戴上繩索乳罩和穿上繩索內褲時這樣的說。


「爸爸,那種事我做不到呀!」小百合露出很難堪的表情。


穿戴鎌田發明的繩索乳罩和繩索內褲時,小百合就覺得自己變成淫蕩的女人了。從繩索的圓環突出的乳房,好像迫切希望有男人的手來玩弄。而且,虛有內褲之名的繩索內褲,卡入陰部的裂縫裡,就好像鎌田第一次奪取她處女那樣,希望有又粗又硬香腸插進來,心裡就產生這種騷癢感。(竟然要我穿這樣到學校上課!尤其是坐下時,那內褲的索頭就整顆擠進洞裡去,坐久了,整個繩索都濕了,連裙子也沾的都是淫水,真是不好羞死了!)僅是這樣想,小百合的那裡又分泌出水來。


「喂,莉嘉,現在到我家來好嗎?」小百合約了莉嘉。


「好啊!要…..去….」


因為故意拉長聲音,小百合笑了出來。


小百合把莉嘉帶進房間,把音樂開到很大聲。


「剛才你說的那件事情,是真的。」


「什麼?我說過什麼?」


「不是說過了嗎?就是我沒有穿內褲的事呀!」


「什麼?是真的!給我看看呀。」


小百合露出調皮的眼神,把制服的褲子撩起到腰上。在莉嘉的面前露出什麼也沒有穿的下體。


「哇!大誇張了!不敢相信!」莉嘉驚訝的瞪大眼睛。


「難道上課時一直都這種樣子嗎?」


「是啊。」


「哇!你好色情啊!」


「因為這是爸爸命令我,經常都要這樣,不能穿上內褲的。」


「你的爸爸?」


「是啊。真正的爸爸命令我,經常都要這樣,不能穿上內褲的。」


「你的爸爸?」


「是啊。真正的爸爸雖然死了,但我有了新的爸爸。」


「究竟是怎麼回事,快說給我聽。」莉嘉感到很興奮。


小百合告訴莉嘉,在原宿等不到莉嘉的那一天,扒竊後求救的事。後來坐上福斯轎車去品川的公寓,在公寓受到那位紳士的愛。


「小百合,你是把處女給那個人嘛?」


「這件事你不能告訴任何人喔!」


「我不會說的。是不是真的給了他了。」


小百合點點頭。


「噢!你會把處女給了那個中年人…..」


「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我嘛!」


「那麼,痛不痛啊?男人的那個東西會變大吧?」


「雖然痛,但後來就好了….」小百合說完,臉也紅到耳根。


「小百合,你的男人只有那位醫生嗎?」


「嗯…… 不,還有另外一位。」


「哇!小百合,你真了不起啊!」莉嘉驚訝的看著小百合,嘴巴也閉不起來了。


就在第二天,小百合和男朋友野約會。兩個人約會的咖啡店裡沒有多少客人。喝完咖啡的友野摟住小百合的身體。


「你還和那變態的醫生見面嗎?」


「嗯,不行嗎?」


「當然!你要馬上離開那個戴面具的野獸,再也不要去見他!」友野露出憤怒的表情對小百合說。


因為鎌田等人的行為過份殘忍又低級,小百合從鎌田醫院的地下室逃出來,已經過了一星期。小百合也已經喜歡上友野。這是小百合和友野的第二次約會。


「可是,爸爸實際上是很溫柔的人。」聽到友野說鎌田的壞話時,小百合就想替鎌田辯護了。


「他有什麼溫柔?你到底知道不知道那個中年人對你做的是什麼事!」


友野鼓起嘴巴罵鎌田時,小百合說:「爸爸是很色,可是我卻是喜歡那樣的色呢..」


「你呀!」友野的手從小百合的裙擺伸進來。


他撫摸一會光滑的大腿後,突然向她雙腿的中間摸去。「啊….你..」,友野發現小百合沒有穿內褲,不禁叫出來。


「…也不用奇怪,這是爸爸的命令。」


「這個醫生知道你來和我約會嗎?」


「不,可是當他知道自己的寵物讓你這樣玩,說不定會殺死我。」小百合說完之後,眼睛已經濕潤了。


這幾天,鎌田沒有回家。


他得到消息,妻子裡江子和見習醫生新見經常在一起。


鎌田使為一個男人,這是莫大的恥辱。他只好藉由養一個寵物,做為對妻子的報復,而這寵物就是小百合。對沒有孩子的鎌田夫妻而言,彼此都有太多的自由,幾乎不知該如何處理。鎌田做醫院院長,還能訓練一個少女來供自己洩慾,也可以說是因為裡江子的關係。這樣一想,心情也就能好一些。


這一天,鎌田醫院的工作交給別人代理,就在自己研究用的公寓玩小百合。她是在陰唇上刻有鎌田姓名的少女。只要有這個少女在身邊,鎌田旁會感到興奮。


對妻子裡江子,他並不想刻上這種東西,但對小百合他卻是有獨佔欲,想把她收為已用。本來這一套刺青器具是曾經在歐洲流行過,這是瑞典發明的刺青工具,由於皮膚的新陳代謝,大約在一百天後會慢慢消失,但那是普通的皮膚,在女人秘處的皮膚用,就不得而知了,而鎌田又沒把這個秘密告訴小百合。一個清純高中少女對鎌田而言,是最寶貝的了。


每當工疲勞時,能捏捏她的雙乳,享受這還未成熟少女的滋味,又可以摸摸她的陰部,將手伸進那充滿愛液的洞中,又能讓她穿上透明睡衣或一絲不掛,看她在房裡走來走去、或看她做體操,或者叫她幫自己按摩同時吹喇叭。甚至更好玩的,叫自己家裡的狗和她作愛,叫她替狗吹喇叭,而自己則用錄影機錄下來。這是鎌田多年來的夢,而今終於實現了。


他早就希望能有這樣一個玩具。


鎌田面對書桌工作,而小百合則坐在他身後的扶手椅子上,雙腿分開掛在扶手上,就這樣一絲不掛的打盹。


「小百合,醒一醒….」鎌田在她的雙腿間,正對她的兩片花瓣上吹了一口熱呼呼的氣。


「唔……什麼事…爸爸…」小百合從夢中醒來,因自己的姿勢實在太淫蕩,雙頰不由得紅起來。


鎌田盤坐在少女的大腿間,然後用手指翻開本來還緊閉著的陰唇。那裡有剛剛刺上不久的字,形成美麗的粉紅色。他的嘴靠過去,在柔軟的肉壁上像金魚浮到水面時發出聲音般的吸吮。


小百合頓時睡意全消,「哎呀…..爸爸好色呀…」,她把雙腿從扶手上放下來,可是越掙扎,雪白的雙腿在蠕動時,使這樣的畫面更有魅力。而且性感的屁股也在椅子上顫抖。


「小百合,將手伸下來,做手淫給我看…」鎌田發出命令。


「不要…. 爸爸,不要叫我做這種事,我不會呀!」


「你會的,哈哈,小豆豆已經隆起來了…..」那敏感的陰核,不用鎌田用口吸吮,自己就挺直起來,大概是小百合已經有性感了。


「啊…. 爸爸,好癢啊…」


「怎麼樣,開始有感覺了吧!」


「啊….不行了….」


鎌田一面用鬍子刺激陰核,一面伸出舌頭添陰道分泌出來的淫水。雖然是少女的花瓣,但經過鎌田訓練之後,已經像是成熟的女人的花瓣,受到刺激之後,立刻充血膨脹,而且分泌出愛液,準備迎接異物的到來。


鎌田拉住少女的手,讓她自己用手指去玩弄自己的陰部。


「小百合,趕快動作。」


「啊….哎呀!我不要在別人的面前手淫。」


「嘿嘿嘿…,你還是高中生,陰核就敏感成這種樣子,好像在說想要什麼啊!」


「嗯….想要…爸爸的香腸…」


可愛的寵物採取這樣淫蕩的姿勢,還說出這樣猥褻的話,使得鎌田感到非常滿足。若在幾天前,小百合一定會難為情的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小百合,你是這麼可愛的少女,不可以說出這種下流的話。」


「這..這…是因為爸爸的手指大調皮了!」


「真是不乖的女孩,從什麼時候會做出這種淫褻的要求?」鎌田一面說一面從褲子裡拉出一條肉棒出來,送到少女半開的嘴前。


「不要…..不要用嘴….」


「哼…你下面的那個不也是一張嘴嗎?用那個嘴不是都一樣嗎?」鎌田不等小百合答應,屁股往前一送,「唔….唔…」肉棒撐開少女的紅唇,進入少女充滿唾液的口腔中。濕濕的紅舌纏繞著通紅膨脹的龜頭上。


「唔唔唔…. 啊…啊..」


怒張野獸之象徵在少女的嘴裡,形成一幅殘忍的畫面。


鎌田從少女的嘴裡拔出龜頭,就用濕粘粘的龜頭在少女的臉上滑動,從腫起的雙眼皮能感受到少女已經開始發情。龜頭在眉、額頭、鼻子上滑過來溜過去。(這就是十六歲少女的臉嗎…?)少女的表情是多麼性感,幾乎不敢相信。在她凝滯的眼神中顯示出想貪婪的享受男人的慾火,這這種表情看,還差一點就要達到高潮。龜頭的海綿體把粘液沾在少女的臉上。用紅紅忿怒的龜頭侵犯清純無知的少女,男人的獸性使肉棒更堅硬勃起。對玷污一個少女的臉,鎌田對自己的這種行為感到非常滿意。


經龜頭來回不停的摩擦以後,少女的臉上出現淫蕩的光澤。


「你現在開始手淫吧!」在少女的臉上玩弄半天,鎌田才把肉棒收回褲子裡,同時催促少女說。


「爸爸,一定要我做嗎?」


「是啊,我知道你現在是多麼想洩出來!」


「爸爸,我可以用手淫洩出來嗎?」小百合一面說一面在陰核上做出微妙的動作。


像蝴蝶一般的少女食指畫起小圈圈,刺激她那紅紅的肉芽。陰核的頂部也隨著很快的隆起。


小百合開始氣喘喘的發出嬌聲,扭動身體同時中指插入密洞中。


「嗯嗯…啊啊…… 爸爸,不要看!」


「當然要看!爸爸正在觀察你們女孩子經手淫過後這個地方是如何的樣子呀!」


大概是鎌田的話使她受到刺激,手指旋轉的動作開始加快了,除了繼續對陰核做刺激之外,插入陰道的中指猛烈的抽插著,幾乎要把這洞口中的嫩肉插破。


「啊….爸爸…要洩了啊…」小百合的另一隻手揉搓尖尖的乳頭。同時另外一隻手更是加緊動作…。


「啊….噢噢..爸爸…洩了…..要洩了….」小百合的雪白大腿開始抽搐。


「小百合,是不是你那好色的嫩穴希望有男人給你插入呢?」鎌田在發情的少女耳邊溫柔的輕聲說。


「是啊…啊…啊」


「你快說,那裡想要什麼東西!」


「啊….我的小穴….想要硬硬的雞巴來搞呀….爸爸!」


聽到少女可愛的嘴裡說出淫聲浪語,鎌田的心開始激烈的跳動。鎌田一直把全部的精神投入在訓練小百合的身上,但沒有想到能使她的官能這樣快的綻放…小百合本來就有這種素質的….。


抱起高潮中扭動腰肢的小百合,鎌田讓赤裸的少女站在陽台的玻璃門前。然後把少女的肉體壓在玻璃上。這時候鎌田又對小百合悄悄說。


「小百合,現在對外面走路的男人大聲叫,說….快來插我…」


「啊啊..爸爸,我說不出來!」小百合這一驚非同小可。


「你不叫看我等一下怎麼整你!」鎌田恐嚇著小百合,同時伸手從圓滑的屁股後面滑進,輕輕繞著肛門旋轉。


「怎麼!不叫嘛?」


「啊…請你們來插我的穴呀….」受到鎌田的恐嚇,身體壓在玻璃門前的小百合大聲叫了起來。


小百合鮮麗的腰肢前後擺動,她的聲音沙啞,眼中流出晶螢的淚珠來,同時下面的淫水亦不斷的沿著雪白的雙腿和鎌田的手慢慢滴下…..。


就好像聽到小百合的叫聲,君津推開公寓的門走進來。


「院長,你真行啊!」


「哦,是君津….還有露美..。」鎌田向後看去。在君津的身後站著一個可愛的少女。擔任護士的露美穿著白色的制服。


「我照約定把露美帶來了。」君津將露美垃到前面來,將她交給鎌田,旁好像把一件物品交出來一樣。


赤裸的小百合紅著臉羞羞的望著君津和露美。「爸爸….這是怎麼回事?」


「小姐啊,我從院子裡看到你美麗的裸體貼在玻璃門上,你的雙腿中怎麼還多了只手啊!」君津故意難為她。


「這….這….」小百合頭低下去,不敢看君津。


「不僅看到你的身體,嘿嘿嘿,還聽到你大聲說….說什麼…要人來玩你的穴..」君津在小百合的耳邊說過之後,一把將她從鎌田的身邊拉了過來。


「啊…爸爸..救救我..」


此時,鎌田像安慰小百合的道:「小百合….不要害怕。今天就請君津大夫來照顧你。」


「什麼?我不要,我要跟著爸爸,我要服侍爸爸,我不要跟你分開….鳴..」


小百合想掙脫君津的手,鎌田對她輕輕說:「我今天由露美小姐來照顧,你就不用費心了。」說完,手一伸一把抱起露美的腰肢。另只手則替露美卸下護士的連身衣服。


「啊….不要…我不要…」說話的不是小百合,而是露美,原來露美也是被蒙在鼓裡。


露美抱住自己的胸脯掙扎,君津過來一把將露美抱住,並將她的雙手扭到背後,鎌田抓住露美的連身服,往下一拉,雪白的肉體立刻顯露出來,全身只剩下胸罩和一件小小的粉紅色內褲。


鎌田見得興奮,見到露美的雙手君津抓住,修長的雙腿仍是亂蹬,像是一頭受驚嚇的鈴羊,他向前一步讓露美的雙腿合不攏,一聲不響就從露美的內褲裡伸入,直摸她的要害,中指立刻入洞,「啊!」「啊!」露美和鎌田同時叫了出來,露美現芳齡已經十八,所以自然那裡的發育也較小百合為早,但此時鎌田覺得露美就像是剛結婚不久的成熟少婦,兩片陰唇飽滿而且有彈性,中指在洞中感覺甚是溫暖,而且還是很緊,小百合雖然已經是屬於不錯的觸感了,但還有少女般的青澀,想不到露美只多了小百合兩歲,但卻成熟何只兩歲,因而叫出來。露美也因想都想不到鎌田竟會立刻對她的陰部下手,只叫了一聲,就說不出話來,雙腿也不再亂蹬了,只是下體也立刻濕了。


過了一會兒,君津先開口,「想不到院長對女孩子這麼有辦法,就這輕輕一抓,我的寵物就被你收服了,以後可要多多跟您學習了。」


「什麼話,以後我們還要多多交流才是。」說完手從露美的內褲中拔出,已經是充滿淫水了,接著用嘴巴舔一舔中指道:「想不到你的寵物是這麼的成熟,定是你每天所施干露的關係吧。」


露美聽到這話,臉立刻紅了半邊天。


「哪裡!哪裡!」君津像露美使一個眼色,「院長這麼喜歡你,你現在給她吹喇叭,來答謝他!」君津讓露美像狗一樣的跪在鎌田的面前。


鎌田坐在扶手椅子上,拉下拉鏈展現出肉棒。露美好像知道無法抗拒似的把自己的靠過去。君津同時解下露的胸罩和內褲,伸手在露美後面雙腿中間露出的陰唇拍了拍,「露美,好好的伺候院長啊!」回過頭來看看躲在旁的小百合,「小百合,我們走吧!」


君津把發呆的小百合橫把起來。


「啊啊!…..爸爸…」


君津把哭叫掙扎的小百合放回地上,順便在地上檢起露美剛剛才被脫掉的內褲,將它塞入小百合的口中。


「噢噢…唔唔唔….」


君津又抱起雙腿亂蹬的小百合,打開玻璃門走到陽上。


「小姐,趴在這裡。」


「唔唔…」小百合猛搖頭。


君津強迫她像狗一樣的趴下,拿下口中的內褲。


「你剛才是怎麼說的!我聽到…你是叫….叫誰來插你的穴。….哈哈哈..我現在答應你要來插你的穴了,你還不高興嘛?」


「啊啊!我不要!我不要!」趴在玻璃門外的小百合,拚命的掙扎想站起來。可是一個弱女子怎麼是一個男人的對手呢?而且君津還恐嚇她,「你不老實點,我就讓你一絲不掛的在街上遊行。」


小百合本以為爸爸只想佔有她,不會將她分享給別人,現在她錯了,她正要被另外一隻野獸強姦。


小百合想站起來,君津就一屁股往她的身上坐上去。


現在一個一絲不掛的少女趴在陽台上,蹺起性感的屁股做出狗趴的姿勢,從屁股中間看過去,還有一塊黑黑的地方,那是陰部,上面還有乳白色的粘液,是剛才手淫產生的。


「啊….. 你饒了我吧…。」


少女哀求時,君津拿出深紅色的繩索。


「你如果肯聽我的話就不綁你。」


小百合看到繩子就產生恐懼感。「你要怎樣?」


黃昏之後,陽台上吹起涼爽的五月風的


「小百合,你忘了剛才說什麼話嗎?」


「我什麼也沒說啊。」


君津蹲在小百合面前,「嘿嘿,你的叫聲好大,好像要陽台外的人都聽道一樣的說…..誰來插我的穴!..。」


「啊….我沒說….我沒說…」小百合知道自己在撒謊。


「你好像希望我把你綁起來吧!」君津把小百合的雙手綁在身後。


「啊啊…啊 …爸爸!」小百合發出慘叫聲。


在房間裡,鎌田正讓露美用嘴巴含住他的肉棒。他的手抓住露美的頭髮,幫助調整肉棒在嘴裡進出的節奏。


鎌田看著小百合被君津壓著趴在地上。


「小百合….」鎌田現在的心如刀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寶貝,要給君津玩弄,他是被君津抓住小辮子。


幾天前,鎌田自己負責看病,但卻誤診了一個胃潰瘍的病人,結果那個病人被他醫死了,君津知道這件事以後,就向鎌田提出交換露美和小百合的要求。其實這是一種恐嚇。


把自己的寵物讓君津玩弄, 對鎌田而言是非常痛苦的,可是為了封住在醫院很有實力的君津的嘴,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哦..君津,你對小百合不要太粗暴了」鎌田在露美美妙的口淫上忍不住發出哼都,同時對君津提出抗議。


「院長,請你不要干涉我對這少女而所做的事。」君津的態度非常傲慢。他粗大的手抓住趴在地上的小百合的頭髮。


「你親愛的爸爸,正在讓那個和你一樣的少女吸吮他的雞巴。」說著,房間內傳來露美吸吮雞巴發出的聲音。


大概是君津看到鎌田和露美的樣子,受到刺激,拉下褲前的拉鏈,拉出紅黑色的巨大肉棒,然後送到小百合的嘴前。


「你也像露美一樣,幫我吹喇叭吧!」當君津巨大的肉棒插入小百合的嘴裡時,小百合發出尖叫聲。


「啊!不要!不要….唔…唔唔」一滴淚珠從小百合的眼中流出,小百合不知道鎌田在房間裡一直注視小百合的一舉一動。


「唔…唔…啊啊…爸爸!」小百合趴在地上哭叫,君津一把肉棒插入小百合的口中,小百合則立刻吐了出來。


「啊…唔唔.唔.」


君津沒有辦法,只好自己抓住小百合的頭,將自己的肉棒插進去,並將她的頭緊緊的壓在自己的下體上,叫她無法反抗。


「小姐,你還是聽話吧,免得吃苦了。」說完,舉手住小百合細嫩的屁股中拍落,「啪」,一聲清脆的肉聲,小百合迷人的屁股頓時出現一個五指手印。


小百合吃痛,但嘴巴中塞著巨大的雞巴,叫不出來,只好任命的吸吮著。


過了不久,君津從小百合的口中拔出跳動的雞巴,在小百合的面前顯示昂然的樣子,從龜頭上還冒起熱氣。雙手被綁的小百合,顯出無力的樣子。可愛的屁股高高挺起,顯得格外顯眼。


君津繞到小百合的身後,摸著她雪白的屁股,用肉棒在洞口前示威。


「啊啊!不要…」


「你越是這樣叫,叫顯出你的性感。」


在令人連想到大水蜜桃的屁股山谷間,黑色陰毛包圍著鮮艷的粉紅色洞口,那洞口好像張開嘴等待。君津的龜頭向那濕潤的洞口接近。


「不要,啊….不要進來….」


在哭叫的少女股間,有紅色的陰唇一張一合。龜頭的傘尖闖進那粉紅色的蜜洞裡。


「哎唷…啊…」小百合的雙手綁在身後,無法抵抗入侵者。這時君津用力屁股往前一送,兩人的陰部緊緊相貼,已經粘在一起了。


「啊啊啊…哼哼哼…啊爸爸!」小百合撕裂般的聲音直入鎌田的心中。(啊…小百合….)


聽到小百合被君津姦淫的聲音,鎌田的肉棒也開始抽搐。他把雞巴從露美的口中拔出,把她推倒在沙發上,讓沙發的扶手撐開她的雙腿,露美的身體還沒趴下,肉棒就已插入,「啊!院長…..嗯..啊…」露美發出呻吟。


可是鎌田的雞巴很快在露美的洞中萎縮,這是過去從沒有過的現象。鎌田絕望的望著陽台。


這時候,小百合已是喘氣連連,上身無力的趴在地上,但她的屁股被君津抱著,高高的舉起,君津的巨大肉棒一進一出,用力挺進挺出,他用力極猛,撞得小百合的屁股一晃一晃的,君津似乎還沒有要射精的樣子,一隻手指抱著小百合的小屁股,另一隻手卻摸到小百合的陰核,這時此處沾滿了黏糊糊的淫水,先在陰核上撫摸了一陣,然後將沾滿淫水的手摸到小百合的後門,先在後門周圍繞圈子,小百合已經知道他要做什麼了。


「啊,不要,你不能在那裡….,哼…哼…嗯..那裡不行!」小百合無力的哀求。


「哈!小故娘不用怕,我用手手指就好,很舒服的!」君津感覺她的屁股在顫抖,揉聲安慰她,中指卻慢慢的深入。


「痛啊!」小百合屁股往前逃,但被君津用手抱住,只覺得肛門慢慢被撐開,一隻異物慢慢進入她的身體,連同陰部的肉棒在她的身體內抽動,又是痛楚又是快感,只聽到呻吟聲從她口中聲聲叫出。


敏感的肛門受到君津的中指插弄,君津感到小百合的陰道正慢慢收縮,知道小百合就開高潮了,因此加緊動作。


「哼….啊…我要洩了…..」忽然小百合的陰道一收一縮,陣陣的愛液從陰道深處湧出,淋在君津的龜頭上。


君津被這少女的淫水一淋,更是興奮。手指從小百合的肛門中抽出來,向騎馬一樣的騎上小百合,雙手一邊一個乳房,用力握緊前後揉搓,屁股更是不停,嘴巴則在小百合的背部舔她背部滲出的汗水。


「啊..痛…輕點..啊….你的手…不要那麼用力….,你好了沒…我… 不行了,饒了我吧……」小百合高潮一過,就癱了下來,若不是君津還抱住她,她早就趴在地上了。


「哼….小故娘….有我上你..你應該高興….才對…以後你求我….我還不…一定…要….上你呢….要不然….啊…要出來了…」小百合君津的肉棒不斷抖動,火熱的精液不斷射出,直住子宮內射入。


射了不久,肉棒慢慢縮小,君津才依依不捨從小百合的身子上站起。鎌田急忙跑去陽台扶起癱瘓在地上的小百合。


只見小百合的屁股下濕濕的一大灘,精液和淫水的混和液還從陰道口慢慢流出。看得鎌田的心幾乎要炸開來。


就在幾分鐘後,兩名少女分開大腿坐在扶手椅上。兩個都用黑巾朦上眼睛,而少女的雙手又分別綁在椅背的後面。少女的雙腳沒有捆綁,可是兩條腿分開掛在左右扶手上。只有可愛的屁股落在椅座上。在這樣的姿勢中,少女的陰部完全暴露出來。


「君津,你太過份了…..我的小寵物被你弄成這樣….」鎌田手指著小百合的蜜洞責備君津。


「那是沒有辦法的事,而且露美也不是給你弄了嗎?」


「不!我還沒弄過露美哪!」


兩個男人在這雪白的身體上澆上紅葡萄酒。首先在將酒倒在露美的肩。


「院長,從這美麗又豐滿的乳房流下來的葡萄酒,不知有什麼味道?」


「嗯,不品嚐那裡知道呢?」鎌田立刻將口靠近露美的胸部,吸吮從露美乳房流下的葡萄酒。


露美的乳房非常豐滿,如羊脂般富有彈性,使得鎌田陶陶然。乳頭也大,從這滴下的葡萄酒有獨特的味道。


「啊….哎呀…..。」當把乳頭含在嘴裡時,露美不由的扭動腰肢。


君津也將紅葡萄酒從小百合還不算十分成熟的乳房倒下。


「看啊,乳頭經葡萄酒的刺激,更加紅潤了。」


「哦,來享受美肉的滋味吧。」鎌田吸吮小百合的乳房上流下來的葡萄酒。和露美的乳房比較,在成熟度上差了一點,但硬硬的感覺也覺得加倍舒適。


「院長,現在來吃最上等美味的葡萄酒漬紅肉。」


少女們聽到君津的話,臉色立即發生變化。


君津不理會她們的反應,首先在小百合分開的大腿間,向花瓣的裂縫倒進紅葡萄酒。本來那裡經過君津的雞巴摩擦,已經紅紅腫起,所以在這裂縫裡倒入葡萄酒,就發生濕濕的光澤。


「嘻嘻嘻,這裡的顏色更美了。」鎌田的雙手拉開還在抽搐的小百合的雙腿。


「啊….爸爸!救救我!」小百合一面哭一面插頭。鎌田的舌頭不管她的要求,向染成紅玫瑰色的花瓣舔去。


「哎呀….爸爸!不要啊….」鎌田的舌頭在花瓣的裂縫裡貪婪的蠕動。舌頭伸進密洞中,品嚐女人加葡萄酒的味道。


他的舌頭在洞裡發出啾啾的聲音。這時候小百合已經無法忍受了,可愛的屁股顫抖,雙腿做最後的掙札。


鎌田的舌頭吸取滲透到微妙柔壁角落裡的葡萄酒。


沾上葡萄酒的陰核,隆起成大顆粒的豆狀。鎌田的牙齒輕輕咬住那一粒紅寶石。


「啊…..爸爸…啊….」小百合的臉色通紅,氣喘喘的鼻子也嗡嗡的起伏。


「院長,嘗嘗露美的味吃阿!」君津就在鎌田的面前,在露美豐滿的淫唇裡倒入葡萄酒。君津又順便用瓶嘴摩擦隆起的陰唇,並將瓶嘴送進陰道裡,經過這樣的戲弄後,露美發出哼聲。


鎌田在露美的大腿根吸吮流出來的美酒。然後舔吸比小百合更有肉味的陰唇。


「院長,她們的滋味怎麼樣?」君津好像在討好鎌田。


看到鎌田的手伸到腰帶上,君津察覺鎌田的慾望。


現在輪在君津品嚐小百合和露美陰唇的葡萄酒。「嘿嘿嘿,兩個人都是絕品啊!」君津一面看兩個嬌滴滴的少女,一面對鎌田悄悄說。


「現在該在她們的肉洞裡插進我們的肉棒,再讓她們猜一猜是誰的。」君津一面說一面露出詭異的笑容。


聽到他的提議,鎌田做出好像吃到苦膽的表情。


「難道你還想玩弄小百合嗎?」鎌田雖然這樣說,但對君津的主意早已感到興趣。


兩人就立即脫下褲子露出不相上下的巨大肉棒。不可思議的是剛提心裡對露美產生慾火,但未能順利達成願望的鎌田的肉棒竟然硬挺挺起來。


兩個少女察覺到男人的動靜,不安的皺起眉頭。


「噓!!」


鎌田用手指壓住君津的嘴,把黑紅的龜頭接近小百合濕淋淋的陰唇。從陰核已肥大的小百合的淫唇裂縫,硬挺的肉棒吱嚕一下侵入。


「啊…..哎呀….」小百合雙腿彎曲起來,輕輕的啜泣。


就在龜頭贊進小百合的身體後,鎌田對 小百合悄悄說:「現在,插入你小穴的是誰的雞巴吧?」


「啊…. 當然是爸爸的呀…」


「感覺出來了嗎?」鎌田的肉棒從小百合的肉洞裡拔出來,又破露美的陰唇插入。


「露美,現在是誰的雞巴插在你的嫩穴裡呢?」這樣壓低聲音說的是君津。


「啊….君津大夫的。」


「哈哈哈,露美,現在插在裡面的是院長的雞巴啊。」君津說完大笑。


他笑完就挺起肉棒摩擦小百合的陰核,然後侵入小百合的身體裡。「小百合……現在插你的是誰?」


鎌田一面把自己的肉棒更深深的插入露美濕粘粘的肉洞裡,一面在小百合的耳邊輕輕問。


「啊…..啊…..爸爸的…..哎唷..」小百合似乎誤以為插自己下面的肉棒是鎌田的東西。此時她在君津巨大陽具深入的肉洞裡挖弄下,性慾正快速上升。


「小百合,現在插入你小穴裡的雞巴,是君津大夫的。」鎌田心裡嫉妒的快要爆炸,但也把這股怒火深深的發洩在露美的身上。露美和小百合同時大聲哭了出來。


兩個男人輪流玩弄兩名少女。


……拔出來,又插進去,插入後又拔出來,然後在另一個少女濕滑滑的淫洞插進去。


「啊…不行了…..啊….」


「哎呀…啊…」


受到兩個男人交互姦淫,兩個少女哭成淚人兒。


約經過一個月的某一天,鎌田和小百合的母親京子在新宿的一家高級飯店見面。這是他們兩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