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少女調教(終)

看到說完又咬緊嘴唇的京子,鎌田把溢出的假雞巴又插入濕粘粘的陰道中。開關也開到最強的位置。因為假雞巴的震動可能使它又溢出來,於是鎌田又把京子的黑色內褲給她穿上。從表面看來,只覺得她穿著一件內褲,但內褲旁卻垂下一條電線,內褲內有只粗大的假肉棒進入她的身體內,時時刻刻給她身體最大的刺激。


「嘿嘿嘿,暫時就這樣吧。」


「啊…..你不能就這樣不管我…..我會…..你….你…我錯了…..你要怎樣都可以….但你不能…這樣…不管我…唔..了」京子哀求著。


「哈,你的性慾大太強了,應該可以撐很久的!先給你一點刺激,你要更好的也不用著急,等一下再給你!」鎌田笑嘻嘻的看著京子,在京子的黑色內褲中間按了幾下,然後打開房間走出去。留下下體插著電動雞巴的京子。


玩弄一陣子京子,又被她罵他是色魔,鎌田的腦海產生麻痺的感覺。每當情慾過分強烈時都會一樣,使原來怒挺的肉棒反而在褲子裡萎縮了。


(我姦淫了小百合,現在又把她的母親也姦淫了,而現在要再度姦淫她…..)想到這裡,鎌田對自己強烈的肉慾也感到害怕。可是他身體裡的魔鬼仍有無止境的慾火。鎌田的心裡感到為治療自己胸口的傷痕,須要使傷痕更擴大的異常渴望。


他來到旅館前應點燃雪茄,長長的吐一口煙,此時他腦海裡出現的是妻子裡江子在實習醫生新見的懷裡的情景。


「啊…..啊…….哎唷……」裡江子的頭髮散亂,被年輕的新見插進去,還不願一切的像狗一樣的挺起屁股。


這個場面永遠也無法從鎌田的腦海裡消失。(我大概是從老婆背叛後開始,為了向女人報復才變成色魔的。)


鎌田對優秀的護士裡江子,還懷著她是清純的女人的幻想,前妻去世以後,鎌田對女人而期望的是他在工作疲倦時,能給他舒暢生活的人。可是二十八歲如虎狼之年的裡江子,在床上做愛覺得不滿足時就開始發牢騷,結果還背叛了鎌田。(我是從老婆背叛我的那一刻開始,變成對女人殘酷無情的人,然後又變成色魔。)


強姦小百合,又使她變成自己的寵物玩弄,她母親知道這個秘密,他也把她姦淫。把美麗的母女都佔有的征服感使他高興異常。但同時心裡也產生一種英明的孤寂感。


坐在旅館前廳吸雪茄時,他也看到許多女人。他盯著一個穿著最流行服飾的少女,心想:「這一個女人我一定能騙到手,先將她麻醉,然後把她放到婦產科的檢查台上,,把這個女人脫的精光,然後姦淫…..」想到這裡,他臉上浮起一絲笑意,突然那個少女轉過頭對鎌田瞪了一眼,然後快步走過。


為什麼產生這樣危險的妄想,他自己也不知道。


本來鎌田是一名很認真的醫學系學生,從年輕時就夢想有自己的醫院。後來終於有了,但在艱苦的經營中,他自己治好許多病患,每天都和病魔作戰。可是自從因乳癌失去妻子以後,他的夢被無情的打碎。他對自己的工作失去。做一名醫師,他治好很多病患,也受到許多病人感謝,但從乳癌奪走他的妻子以後,他似乎對一切都感到空虛。


這樣的結果,為什麼會陷入這種淫亂的妄想中,實際上他自己也不瞭解。(現在,京子必然在沙發上苦惱…….因為手被綁在身後,沒有辦法從淫洞中拔出假雞巴。那個美麗的寡婦一定扭動屁股,全身慢慢麻痺…..)


對於丟下小百合不管,自顧和愛人尋樂的寡婦,只是這樣的處罰也許還不夠,一面想一面叫來咖啡喝。


就在這時候,心裡出現一個主意。因為這個想法過份刺激,坐在這裡會因歡喜之極而瘋狂。他立即站起來去打公用電話,時間是下午四時十五分。鎌田的電話是打到小百合上學校。


「請接網球俱樂部。」


「請問貴姓……….」


「我是川上。」


鎌田假裝小百合的家人,說出小百合的姓。


「這裡是網球部。」


接通電話時,立刻聽到充滿活力的年輕女孩的聲音。


「請川上小百合聽電話。」


「小百合…….,好,馬上叫她來!」


「謝謝!」


鎌田在等待時,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現在想的,已經超出一般常軌。可是,如果能實現……鎌田心裡的魔鬼快要使興奮的血管爆裂!(這也是一次賻博……。如果小百合還留在學校,答應我的要求,就是魔鬼允許我做的事。可是,小百合不在學校,或拒絕我的要求,就當做神不允許我有那樣的行為吧。)


鎌田覺得等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當從聽筒裡聽到小百合的聲音時,他的心臟已經快要跳出來了。


「啊….爸爸!嚇我一跳,為什麼在這時候打電話找我?」


「小百合,你聽著,現在我要你照我的話去做。」


「什麼事呀,爸爸!好像很可怕的樣子。」


「現在馬上到新宿來,知道嗎?」


「為什麼呢?」


「你來了以後自然知道了。」


「有什麼好事嗎?……當然是想見到爸爸呀……」


小百合表示有一點猶豫。


「是到新宿的XX 旅館…..知道了嗎?」


「好吧,我會照爸爸的話去做。」


鎌田的臉上出現滿足的笑容,然後用極小的聲音說:「小百合……不要戴乳罩,也不可以穿內褲。」


「啊…..不要,爸爸!」從聽筒聽到可愛的叫聲。


鎌田沒有回答,掛斷電話。


因為事情進行太順利,反而使他產生一絲不安。鎌田又拿起電話,這一次是打到自己的醫院,這一天在外科動過乳房手術,所以做為院長鬚要知道手術後狀況。


護士報告說手術已經完全成功。


(好!現在小百合要在的媽媽的面前,盡情的姦淫她的女兒……,該如何玩弄這兩個美麗的肉體…..)鎌田覺得心裡點燃起一團火,回到前廳叫一杯冰啤酒。從喉嚨傳到心裡的涼意,暫時帶給他平靜。


小百合來到新宿月旅館的前聽,很快就發現鎌田,立刻跑過來。手裡提著書包白色的水手式學生制服,深藍色的裙子,白色的襪子和黑皮鞋禹高中女生的打扮,使她顯得更可愛。


「爸爸,為什麼在旅館裡呢?」叫一杯檸檬茶後,小百合對鎌田笑著問。


「我先告訴你,你不要嚇一跳。」


「什麼事啊…..爸….爸。」


「我在這個旅館裡,和你 媽媽見面了。」


「什麼?和媽媽……?」小百合的眼睛證的很圓。


因為母親不停的追問,小百合最後還是把自己和鎌田的事坦白的說出來。關於這件事,小百合已經向鎌田道過歉。從此以後,鎌田也很少找她,所以小百合多少也正掛念這件事。


「為什麼和媽媽見面呢?」


「這是不能告訴你的,因為是大人之間的事。」


「好奇怪喲,爸爸和媽媽會在旅館見面。」少女的臉上出現疑惑的表情。


「媽媽還在這家旅館裡,現在帶你去找媽媽吧。」


「我不相信!而且,我不想見到媽媽!」


「那是不行的,媽媽說要你去救她。」


「我去救她?這是為什麼?好奇怪啊…….」


「可是,媽媽說她要見到你呀。」


「騙我!我明白了!一定是爸爸對媽媽做出好色的事吧!」


「會這樣嗎?」


「因為沒有道理媽媽要找我去救她呀!」


鎌田摟住還在猶豫的小百合,帶她去坐電梯。


電梯裡沒有其它客人,鎌田就趁此機會從制服的領口伸手進去抓住乳房。


「哎…..唷…,爸爸!」因為事出突然,嚇的小百合的書包也掉在地方。


鎌田的手立即從背後抱緊她,同時撩起裙子。


「要確定一下,你是不是照我的話沒有穿內褲和乳罩。」鎌田的一隻手繼續摸富有彈性的乳房,另一隻手摸沒有穿內褲的屁股。


被訓練成寵物的小百合,遵守他的命令身上沒有穿內褲和胸罩。


「小百合,現在要檢查你在那裡脫去內褲。」


鎌田從小百合的背後把頭伸進小百合的裙子裡,把不肯分開腿的小百合,強迫拉開腿就看到明顯穿過內褲的痕跡。


「啊……不要這樣….爸….爸。」


「你是到達旅館後,才脫去內褲的。」


「不是的…..是在學校。」


「你說謊,內褲的線條還留在腿上,嘻嘻,把剛才穿著的內褲拿出來給我。」


小百合無法抗拒鎌田,從書包裡拿出白色的內褲。


「嘿嘿,還有暖暖的體溫哪。」


鎌田把內褲返轉過去,把密接少女陰唇的部位送到鼻前聞一聞。


「看吧,你的味道還這樣明顯的留在上面。」


「不要!好髒啊。」小百合的臉紅了,想把內褲拿過去,鎌田撥開她的手說:「我說的沒有錯,聞到這個味道就知道剛從你屁股上脫下來。」


把顯得難為情和不安的小百合抱緊,鎌田就把自己的嘴壓在少女半開的有如花瓣般可愛的香唇上。少女微微塗上淺紅色的口紅。貪婪的享受少女溫暖的美唇香舌時,鎌田的肉棒開始暴漲起來。


電梯繼續向上升。


因為不知何時門會開,所以就更有強烈刺激感,鎌田繼續抱緊小百合,把可愛的花瓣分開,用食指從下向上摸去…..」


「噢噢…..不能在電梯裡做這種事啊……」小百合的呼吸已經急促。


電梯終於停下來,門開時小百合掙脫鎌田的手,從電梯跑出去。


「媽媽在那裡?」


「馬上會讓你們見面的。」


鎌田的心跳也急速起來,把穿學生制服的少女摟在懷裡,這樣走在旅館的長廊上,就覺得像誘拐少女一樣,心情也有些緊張。把鑰匙抽在房內的鎖孔裡,京子就在裡面。


小百合戰戰兢兢的走進房裡,看到沙發上的情形就停下腳步。那裡有雙腿分開的母親被綁在沙發上。小百合的身體震動一下,又輕輕尖叫一聲。


「媽媽!」


「啊啊…….小百合……」


兩手兩腳被綁,在電動假雞巴不斷折磨下,顯得全身無力的樣子,京子的臉上很快出現羞恥的表情。


裙子已經撩起,下體完全暴露。然後穿三角褲,但在大腿根發出吱吱的聲音,而且在那個部位出現比母指還大的一塊濕濕的斑痕。


「媽媽,這是怎麼回事?」看到媽媽這種樣子,小百合倒息一口氣。她從來沒有看過母親做出這種姿態,起伏不停的豐滿乳房,從裙子露出充滿肉感的大腿…..顯示出淫亂女人的色香味。


「這是怎麼回事呀?」小百合問鎌田。


鎌田先生,你大太低劣了!」京子滿臉憤怒的表情瞪著鎌田。


「京子!你說過我是色魔……嘿嘿,不錯,我現在決定在你的面前和你的可愛小女兒性交。」鎌田好像故意做給京子看,把小百合摟在懷裡,把用力掙扎的小百合抱緊,再把她的乳房從制服胸前露出來。


「鎌田…..你瘋了!」


「不管你說什麼,我也不在乎,但很遺憾的,只有等一下才能輪到和你性交。」


京子羞的幾乎無地自容,而她自己竟然也從三角褲裡的秘唇裡流出淫液。(讓女兒看到這樣難堪的場面…..)


這樣一想,就更覺得自己陷入魔鬼般的鎌田所設的陷阱,是多麼悲哀的事,而這都是女人本能的性慾使然。在這以前拚命忍耐電動雞巴的折磨,是希望鎌田能溫柔待她,而且內心裡也有和小百合競爭的意思。從小百合的手裡把鎌田搶過來據為已有,不能說沒有這種心裡。可是沒想到鎌田出來後帶回來的竟然是她最不想見到的小百合。


「京子,你暫時就用那個假雞巴忍耐一下吧。同時就在這裡看我和小百合性交的樣子。」鎌田說完就抱住表示不肯的小百合,從領口伸手進去。


「不要!不要在媽媽的面前……不要!」


他對尖叫的小百合打了一巴掌,把少女的裙子高高撩起到腰上,立刻露出潔白的下體。


鎌田抱起仍在抗拒的少女,丟在床上。


可是,小百合在房間裡逃跑,鎌田取下領帶,抓住小百合就把她的雙手綁在背後。拉開上衣的領口,躍出雙乳,鎌田的手掌立即開始玩弄還少許堅硬的乳峰,小小的乳頭被鎌田的手指夾住揉搓後,很快抬起頭。


「啊……不要玩弄我的乳房!」


鎌田不理會小百合的哀求,反而突然伸入裙子裡,摸到美妙的秘處。他冷冰的手,在京子的面前撫摸小百合的花唇。小百合的秘處早已在電梯裡遭受玩弄,因充血而顯出粉紅色的顏色。


「對了,讓媽媽看看我名字的簡寫。」鎌田說完,就從背後像帶嬰兒尿尿一樣的抱起小百合。


撩開裙子把大腿分開一百二十度左右,小百合的雪白大腿還在抖索。


「啊…..不要啊……」小百合像受到驚嚇的小鳥般尖叫。


鎌田的做為完全受到瘋狂的慾火支配。


「京子啊,看吧……小百合的這裡有我的名字。」把小百合的雙腿分開到再也不能分開的程度,然後用手指撥開花瓣。


在濕淋淋的美麗花瓣之後,看到K.H.的縮寫字母,京子忍不住閉上眼睛。


鎌田向京子顯示小百合是他的寵物之後,他脫去小百合的制服,把想要逃走的小百合控制住後,使她採取狗爬式的姿勢,沒有穿內褲的可愛少女的美臀高高挺起,同時也要她盡力的擺動。


「小百合,向不向我求饒?」鎌田解開腰帶露出象徵他是野獸的肉棒,從小百合的背後覆蓋在她的身上。


「不要!你不能在媽媽的面前姦淫我!」少女繼續扭動可愛的屁股。


「啊….不要這樣弄我的女兒!」京子披散著頭髮,斷斷續續的叫出來。


此時,鎌田心裡充滿魔鬼的情慾,用龜頭在少女的花瓣上從下向上摩擦,使洞口擴大。


「啊……不要!不要!哎呀…….。」小百合拚命想避開鎌田的龜頭,可是被鎌田抱緊,不理會少女的哭叫,就在她母親京子的面前,讓陰洞裡的內暴露出來。


「啊…..魔鬼!」京子緊張的瞪著鎌田。但這樣只會使鎌田心裡的魔鬼更加殘忍的對待小百合而已。


京子雖然拚命的想向鎌田抗議,但陰道裡的假雞巴還吱吱的旋轉振動,所以聲音也在顫抖。


鎌田的肉棒侵入小百合的身體裡。


「啊……不要啊…..哎呀….」


此時,小百合的制服裙子撩起在腰上,屁股高高舉起。鎌田的龜頭沒人小百合的屁股。


「啊……你…….不要在我的面前…..這樣侮辱小百合!」京子因為莫大的屈辱感,全身都顫抖。


「小百合,你不用在意,在你媽媽的香洞裡已經插入叫「熊手」的電動雞巴…..嘿嘿,所以她現在是忍不住想要我的真正雞巴。」鎌田暫時從小百合的肉洞裡拔出肉棒,走過去拉開京子的黑色內褲。蠕動的黑色電線證明陰唇裡假雞巴仍在活動中。美麗的京子僅有的自尊心和做女人的榮耀感全都粉碎,無力的垂不雙肩。


「啊……我不要……」京子察覺鎌田又回來要把肉棒插進她的小穴裡,急忙從地上站起。


「我恨你!」小百合一面叫一面向房門奔去。


鎌田在門前捉住小百合,立即把她身上的衣服全部剝光。


「怎樣?小百合……你若想逃走,我可以像上次一樣,就這樣把你推出去。」說著就打開門鎖,拉開門要把赤裸裸的她推出去。


「啊啊……不要……饒了我!」


「那麼你是要乖乖聽話了?」


「是……」


「你是我的寵物,還記得嗎?」


「嗯…….嗯….」


把小百合帶回房裡時,一直抗拒鎌田的京子喃喃的說:「你…你這個狼心狗肺..不要臉…的東西……快…快把那個東西拿出來……。」假雞巴在京子的陰道裡已經活動將近一個小時,從洞口流出不少花蜜。


鎌田坐在床邊對京子冷冷的說:「那麼,現在用你的嘴巴來給我的老二安慰一下吧!」因為追趕小百合,鎌田的肉棒又萎縮了。


「啊…..如果不是這樣做你…..你就不肯給我拔出來了…..是嗎….。」


「不錯。」鎌田斬釘截鐵的回答。


「可是……可是….嗯..好吧!」京子越說越小聲,羞得抬不起頭來,被電動雞巴長時間的折磨,已經是疲乏去極點了,終於向鎌田屈服。


鎌田重新用手帕綁好小百合的雙手,再使她採取狗爬式栓在床腳上。然後過去把京子從沙發上放下,脫去京子的內褲,經過電動雞巴一小時的折磨,京子陰部濕淋淋的發出奇妙的光澤。


「京子,你的浪水真多呀!三角褲也濕濕的。」


「啊…..不要看那種地方呀…..」


「是你尿尿了嗎?」


「不…..不是的…..」京子說出這種話,她的臉已經漲紅。


「鎌田先生…….你….你現在知道這樣做是很可怕的事吧…?」


「這是受到你的唆使呀!」


「我沒有….」


「如果不是你這樣有魅力,我有一個小百合可能就滿足了。可是你這個成熟又豐滿的肉體使我瘋狂。」鎌田巧妙的說詞,奇妙的滿足京子的自尊心。


「那麼……我我見到有旁人我就怕羞,你就叫小百合離開這裡吧!」京子開始說服鎌田。


「你這是什麼意思?」


「至少…..」京子靠近鎌田的身旁,輕輕的說:「在沒有她的地方,我才能放心的讓你….讓你..玩…..玩我的身體,不管….你要怎樣,我…..也心甘情願的讓你弄…..」她的臉紅了,講話越來越低。


鎌田冷笑:「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要在你和小百合的面前,玩弄姦淫你們,這樣彼此都能看到。」


「啊…..你太殘忍了…..你真正不要臉。」


「京子,你先等一等。我在幹完小百合之後再來插你。所以不要著急,耐心的等吧。」鎌田說完之後,就撲到赤裸的小百合身上。


從背後抱住,讓龜頭在可愛的小屁股溝裡游動。看到她氣喘喘的樣子,就吻她的春唇。然後從嘴吻到雙胸,在可愛的乳頭上輕輕咬一下。少女好像在等待高潮的來臨一樣扭動雪白的身體。


鎌田站起來,走到自己西服上衣的地方,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那是從美國進口的特製春藥,名字叫「高潮」。本來是帶來用在京子身上,對可愛的小百合也許會太劇烈。但是他無法克服想用在經驗少的少女身上的慾望。


「小百合……現在給你塗上會感到舒服的藥。」


倒在地上的京子只有眼巴巴的望著自己的女兒將受到凌辱的場面。


鎌田想到能把春藥「高潮」在兩個女人身上試驗時,心裡異常的興奮起來,從軟向裡擠出藥後,塗在小百合的乳頭上。然後在倒在身邊的地方,起伏不停的豐滿乳房的櫻桃上也塗上了藥。


「啊……爸爸…….這是什麼啊……」


「你馬上就明白了……..。這個藥叫「高潮」是能連續洩出幾次的妙藥。」


沒有多久,豐滿的屁股從裙子裡暴露的京子,開始咬緊牙關一面哼一面扭動身體。鎌田伸手過去,在京子的花瓣裂縫裡也塗上藥。


「哎呀……不要 …..啊…..」京子的呼吸已經開始零亂。


鎌田在自己的龜頭上也塗上「高潮」,然後就從小百合的背後,慢慢向小百合的肉洞插進去。


「啊……不要在媽媽的面前…….不要!啊……爸爸!我有奇怪的感覺了……啊..」大概是「高潮」的效力在乳頭發生作用的關係,小百合的下體開始向前後挺,自己分開雙腿露出自己的陰部,要迎合鎌田的肉棒。


鎌田這時把插進去的肉棒拔出來,然後使小百合改成仰臥的姿勢,把她的雙腿分開,然後他用他的舌頭先舔黑色的草叢,舌頭輕輕的舔陰核。那個充滿魅力的小肉球,比過去的任何時候都顯得更火熱。


「啊……..爸爸…..你那樣…..我會…..好奇怪啊…….」


鎌田的嘴把可愛的肉球的美球的美妙滋味。這時候開始聞到淫液的香味,使得鎌田的肉棒硬挺起來。


「小百合…….你的真可愛…….」


鎌田在小百合的耳邊悄悄說時,一直背對他們的京子一面啜泣一面蠕動身體,大概是「高潮」發生作用。


「京子,來吧,雖然現在還不能插你,但可以讓你吹喇叭。」鎌田把不由得想轉開頭的京子,抓住頭髮使她的臉轉過來,讓她把硬挺的肉棒含在嘴裡。


本來就一直受到電動雞巴不斷刺激的京子,因為陰唇上也塗過「高潮」,臉色因激情而紅的像火一樣。開始時還微微頭表示不要,但這樣口淫後不久,很顯然的出現性感。


「唔唔唔……啊……啊啊啊……」嬌媚的浪聲裡,含著希望男人的肉棒快點插進來的情慾。


「啊啊…..媽媽…..,你…….」


「你的媽媽是喜歡吃雞巴,以後你也會喜歡的。」鎌田一樣讓京子把他的雞巴含在嘴裡,一面把頭埋在小百合的雙腿間吸吮美麗的花蕾。


看到時機已到,就從京子的紅唇拔出肉棒,把龜頭插入少女粉紅色的肉縫裡。


「啊…..痛啊……你好壞啊……」


氣呼呼的少女額頭上,出現表示高潮的縱紋。這是明顯的顯示喜悅大於痛苦。


「啊…..啊….爸爸……」


小百合被肉棒猛烈插入時,下意識的想逃避,可是肉棒更深深的進入深處。


「啊…..你好殘忍……..」京子的視線已經無法離開在面前受凌辱的女兒陰部,同時全身都為快感顫抖。


鎌田也因為「高潮」的關係,不停的對扭動身體的小百合進行抽插運動。每次插下去時,小百合的身體就猛然挺動一下。


「京子……..,到這裡來躺下。」鎌田對躺在那裡因為快感而大腿痙攣的京子說。


在自己的面前看到女兒受到姦淫,深處屈辱感。可是因為在乳頭和陰唇上春藥「高潮」失去理性,陰道裡痲痺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可見多麼企望鎌田聳立的肉棒。


鎌田又從小百合的穴裡拔出雞巴後,解開京子的雙手雙腳使其恢復自由,再把她成熟的肉體仰臥。


「小百合,去抱住你媽媽。」


赤裸的小百合抱住仰臥的京子,使兩個肉體重疊。


「啊…….你…你這個人…..」含著哀怨又充滿媚態的京子的眼睛望著鎌田,可是還沒有發現鎌田淫靡的真正企圖。


………鎌田的意圖是認為同時姦淫這一對美麗的母女,這是最好的姿勢。從腳邊向重疊在一起的母女時,兩個美妙的淫花在一起綻放競艷,不愧是一對母女,花瓣的形狀和肉豆的大小都很像,一個是爛熟的大朵玫瑰,另一個是谷間的可愛百合花。(兩個是隨時都可以插入的小穴,排列在一起等我。)鎌田臉上出現得意的笑容,突然把巨大的龜頭插入京子濕淋的散發芳香的美妙肉洞裡。


「啊…….哎唷…….」


在男人的龜頭上塗很多春藥「高潮」,因此京子的反應就完全像因發情而瘋狂的母貓。雖然是期待已久,但又怕女兒察覺她的興奮,聲音是斷續而顫抖的。


「啊……啊…..啊….不要插這麼深…」京子扭動著肉棒,很甘願的接納鎌田的巨大雞巴。


充滿彈性的美臀猛烈震動。鎌田這時候受到京子的陰道緊緊的夾住他的肉棒,幾乎在剎那間射出濃精。粘粘有溶化感的觸覺,是只有在成熟的女人身上才能感受。經過電動雞巴的長時間刺激,加上春藥的作用,她的陰唇已經火熱而濕潤。


「啊……啊…..啊……啊……」從京子無法閉緊的嘴角,流出口水。


鎌田從這個陰洞裡拔出肉棒,提著還在冒熱氣的龜頭,就改向另一個蜜洞裡插入。


肉棒被緊緊包圍的感覺,像強烈電流一樣,在脊椎內部形成痙攣傳向腦部。


「啊…..痛啊…..爸爸……」


從背後姦淫淚流滿面的少女時,心裡湧出侵犯禁忌的魔鬼般喜悅的心情。還沒有完全成熟的雪白可愛的屁股不停的蠕動。鎌田的慾火瘋狂般的從少女可愛的雙丘,進入神秘的花瓣包圍的洞裡,抽插的動作幾乎要使他充血的桃花果爆裂。


「啊…….不行啊…….你….快拔出來……」哭泣的聲音含著因春藥作用造成的快感。


鎌田好像要繼續欣賞小百合的慘叫聲,使抽插運動更加快。


「啊!啊……不行…….,不行……!」


聽到少女興奮到極點的喊叫聲,鎌田就從少女的小穴裡拔出雞巴,立刻插入京子成熟的美穴裡。有如在穴心裡點燃火,像鑽頭一樣的旋入。從成熟的洞口流出大量肉汁,把鎌田巨大的肉棒完全吞入。


「啊……壞人啊…..你使我這樣瘋狂了…..啊……啊…..啊….」


鎌田的手撫摸京子振動的乳房,因為小百合的胸和京子的胸相對,所以用兩隻手能摸到四個乳房。京子的乳房豐滿而柔軟,小百合的乳房像青色果實有彈性。母女的乳房形狀很相似,都有成階梯形的乳暈,都發育的極為美好。


「啊….不行了……爸爸…….饒了我吧…..」


「唔……你…..啊….啊….」


在兩個女人肉體的蜜洞裡來來往往時,鎌田產生全身的麻痺感。從龜頭吸收的春藥,使鎌田的情慾莫大的甜美感。在男人的感情深處產生在母親溫柔懷抱裡的感受。


就在這剎那,頭昏目眩的感覺包圍男人的神經。鎌田熾熱的濃汁流到兩個女人的蜜洞上,發出粟花的味道。(我用這種方式姦淫美麗的母女,不知會有什麼刑罰降到我的身上…….)鎌田在甜蜜感之外,暗暗的在內心裡產生罪惡感。


在那件事的幾天後,有一對年輕的情侶走在神宮外苑外的一家電影前的草坪上。男的是牛仔褲和白色T恤,少女是連裙的白色洋裝,腰上系一條寬腰帶。


此時,正吹過初夏的涼風。在年輕情侶四周的天色已開始微暗,他們走進茂密的樹林後,青年抱緊他的女友,吸吮像她像花一樣的香唇。


「可以嗎?今天……我要….你一定要….給我….」


少女低下頭:「……嗯….」少女的香唇任由青年熱吻,發出迫不及待的聲音。


這個青年是友野孝彥,少女是小百合。


確定四周沒人後,友野讓小百合躺在草地上,然後壓在她的身上。


「我怕……,這樣在外面…..,我們到房間裡好嗎….」


「不用怕,看!天上有月亮了……..」友野悄悄對小百合說,同時解開少女的上衣鈕扣。從白色的半圓型乳罩能隱約看到雪白的雙峰。把乳罩向上拉去,使粉紅色的乳頭露出來,然後用手掌蓋住圓圓的乳房。


「今天,你一定要變成我的人。」友野在小百合的耳邊輕輕的說,然後把可愛的乳頭含在嘴裡,小百合的手繞到他的背上。


(現在我要變成友野的人了。)在愛人的懷抱中,小百合覺得自己能恢復普通少女的心情,感到非常高興。正在吸吮可愛如櫻桃的友野,發現留在乳頭上的紫斑。


「這是怎麼回事?」友野露出嚴肅的表情,小百合坦白說出事實。


「是被……伯父用曬衣夾弄的。」


「你說什麼……?」


「上一次,我去他那裡時遲到了,因為和你在約會。結果,見面的剎那就把我的上衣拉開,用曬衣夾夾住我的乳頭……啊……說不下去了!」


「說吧!小百合,後來怎樣了?」


「你可不能生氣,他脫下我的學生制服……也脫去內褲,露出赤裸的下半身,乳頭用曬衣夾夾住後,還要我那樣在夜晚沒有人的病院的院子裡去。」


「可惡!我要殺了他!」


「啊…..你不要這樣氣他呀!」


「你不能這樣說,他可是把你當成寵物玩的色鬼呀!」友野的身體,因為嫉妒和憤怒抖索。但不知為何,牛仔褲裡的肉棒漲的快要爆炸。


「然後,還對你做什麼好色的事?」


「我不說了,因為你的樣子好可怕。」


「說吧,我要知道你的一切!」


「那麼,你不要生氣…….伯父他…..」


「不要叫他伯父,就說那個男人!」


「好,那個男人是把我用繩子綁住,握繩子跟在後面走,來到電線桿的地方…..啊…太難為情了,我說不出來!」


「要說,小百合!」


「我說曬衣夾夾的乳頭太痛,請取下來時,他要我在像狗一樣的舉起一條腿尿尿,那樣才肯取下來。」


「可惡……」友野拉起小百合身上潔白的裙子,把手伸入也是白色的三角褲裡。


「小百合,說這些話的時候,你的這裡已經濕了。」


「那是因為……..雖然很不好,但我已經被他訓練成這樣無恥的女孩了。」


「那麼,你是露出這個可愛的小穴,像狗一樣的尿尿……」


「你這個傻瓜!」


友野為嫉妒幾乎要瘋狂,立刻把身上的三角褲拉下到膝蓋上。然後,友野把少女的豐滿大腿向左右分開。


「啊…….不要看!」小百合緊張的大叫。


「被那個男人玩弄感到高興,我現在必須處罰你!」友野說完之後旁脫下牛仔褲,又把少女的三角褲拉到腳下。這時候發現,少女的恥丘無毛,是光溜溜的。


「喂,這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伯父….不,是那個男人怕我有外遇…….用刮鬍刀剃光了。」


「你就那樣乖乖的讓他剃了嗎?」


「我當然不肯的大鬧………因為給你看到就太難為情了,可是被綁住,雙腿大大的分開……..啊……..我說不出來!」


友野聽了以後,嫉妒的火更熾熱!


把可愛的小百合當做寵物訓練的人…….要把那個叫鎌田的從這個社會上消滅。友野在心裡發誓,就是犧牲自己的一條命也要做到。


奇怪的是,嫉妒的越痛苦,肉棒也膨脹的越強烈。使友野痛苦的是刺在他所愛的少女秘唇處的可恨男人的姓名。


友野希望能佔有小百合,可是那個縮寫使他痛苦,阻止了他和小百合發生性行為。所以友野和小百合員只有接吻和擁抱,還沒有性交。很奇怪的是那個男人的英文縮寫,每和小百合約會一次就會顏色淡一些。


友野從牛仔褲的口袋裡拿出準備好的鋼筆手電筒,就把光線正對小百合的下體。經過鎌田的調教,遇到別人的色情行為就會濕淋淋的陰唇,已經膨脹起來,他用手摸那個肉豆,同時把花瓣向兩邊分開,用鋼筆手電筒檢查內壁,突然友野發出歡呼聲。


「小百合………高興吧,那個那穴洞裡。


「啊 ………你要溫柔的對待我喔!」


緩慢插進去時,友野感到裡面有火一樣的熱,越往裡面進,肉棒就被緊緊包圍,產生快要熔化的感覺。肉棒插入到根部時,少女的呼吸開始急促。


「小 百合,你高興嗎………?」


「啊…….我…高興…當然啊…….」


「小百合,我要把熱熱的牛奶射進你的那裡了。」


「啊……….好啊…….」


「小百合!我要使你懷孕!」


「好!我要生你的小孩…….啊……..請射在最深深的裡面吧!」


插在濕淋淋的淫洞裡,友野的雞巴膨脹的幾乎要爆炸,因而使他的肉棒在小百合的陰道內瘋狂的進行抽插運動。從小百合微微張開的香唇露出斷斷續續的啜泣聲。


就在進行猛烈抽插運動的時候,友野開責難小百合。


「小百合,你說:那個男人就是讓你做出這種淫蕩的姿勢,也這樣插你的,是嗎?」


「啊…….不要讓我說那種話!」


「是從學生制服露出乳房,用曬衣夾夾住你的乳頭,還把你的陰毛剃光……..在電線桿上尿尿……..而你還高興的浪叫!」


「啊……沒有啊…..,我不是那樣的!」


「小百合,你要從今天起重新做人,知道嗎?」


「是啊,我是你的人的!」


「你說說看,我這樣插你,你高興嗎?」


「高……高興….你的粗大的…….這樣插進來,我太高興了,啊啊….」這時候友野的抽插運動更猛烈,粗大的陽具插進後又拔出去。


對經驗不多的小百合而言,陰唇的花瓣幾乎要翻過來,是無比強大的刺激。當友野的屁股開始畫起圓圈時,小百合的下體刺激也更激烈!小百合盡量分開自己的雙腿,就像要升天一樣的雙腿在空中猛蹬。友野一面揉搓少女的乳房,一面吸吮小百合的春舌,也把自己的舌頭插進她的嘴裡。


「唔………啊……….哎唷……….」在小百合的啜泣聲中,還帶著有過高潮經驗的女人散發出來的性感。


「啊…….還要,還要啊………」小百合以甜美如夢的聲音要求。


友野聽到之後,肉棒更兇猛抽插,少女的屁股一起一落陰唇一上一下,粉紅色的陰唇已充血,隨著肉棒的進出而帶出大量乳白色的愛液,順著小百合的屁股溝流下,在兩人交合的地上,草上都有白色的泡沬,在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小百合,我要射出來了。」


小百合抱緊呼吸緊張的友野。


「啊….還要….用力啊….啊…..洩了….給你了…..啊…. 好啊…..洩給你了…..我好喜歡…你呀……嗯..嗯…嗯….」


小百合的雙腿緊緊夾住友野的腰。


立方在這剎那,友野的陽具猛烈的抖動,一股濃濃的精液向小百合的陰道深處射入,小百合的臉上露出能獲得愛人時的滿足的笑容。

Komentář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