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少女調教

打工的友野孝彥完成從清晨到深夜的工作,正走回家的路上時,發生這件事。


「先生!救救我吧!」


突然從巷道裡面衝出一個少女使他嚇一跳。是穿著水兵式學生制服的可愛少女。夜晚十一時十分,在這種時間從黑暗中衝出來,絕不是尋常的事。


從穿學生制服的少女全身似乎散發出淫靡的感覺。大概是因為胸前的領巾和鈕扣落,青色的果實就要飛躍而出的關係吧。


深藍色的裙子紊亂的很,裙擺上還沾上泥巴。在身體的某處好像裝設什麼東西,走路也像不便的樣子,白襪已經髒了,可愛的女學生鞋也有泥土。


「你怎麼了?」


友野嚇了一跳,但還是伸手扶住少女的肩。


緊緊抱住他的少女,走路不穩,似乎激動的臉色微紅。惱人的呼吸從塗上口紅的可愛嘴中吐出。


〔這個女孩也許是受到不良少年的騷擾逃出來的〕


友野立即產生這樣的想法,是因為少女的頭髮散亂,在學生制服的胸前和裙子的腰部看到有枯葉的關係。


看一下手錶,已經過了十一點。向少女衝出來竹巷道裡面看過去,在遠處看到很大的白色鋼筋混凝土的建築物。


可是沒有人追逐少女,他實際上也因此放心的鬆了一口氣。


「啊,先生!我好害怕。」


少女喘呼呼的發出顫抖的聲音,更抱緊他。


穿過沉悶昏暗的巷道對面,看到一棟大建築。那是最近才改建成現代化大樓的謙田醫院,能看到病房的燈光。


「你說害怕是怎麼一回事?是有壞人襲擊你嗎?」


「啊,啊啊……..,不是的。」


「可是,這麼晚了!你在做什麼呢?」


向通往公寓的小路走去時,少女依偎在他身上。


友野低頭看緊緊靠在自己身上的幼稚臉孔,心想〔能有這樣可愛的妹妹該有多好〕


友野沒有妹妹,大概是因此才會有這樣的念頭。


浮顯在街燈下的,是像電視裡出現的年輕明星般的清純而有魅力的少女面貌。


和身上的學生制服相比,給人產生不相襯的印象,這可能是因為塗上深紅的口紅,而且幾乎溢出嘴唇輪廓的關係。從那個像花瓣般的美唇,吐出喘氣般惱人的聲音。


披在頭上的卷髮,圓和大的眼睛,和那幼稚的面貌成強烈對比的口紅,多少有點淫靡的感覺。


「你說實話,是不是有人在追你。」


「我不能說。」


用自己的手臂挽起她的手臂,少女這次做出快要哭泣的表情。


「他很在意少女的腿是不是受傷,因為她顯出走路很不便的樣子。


邁出一步後,好像勉強拖動另外一隻腳,同時嘴裡吐出無法排遣的歎息。


她的樣子並不像是天生的跛腳,而是像游泳時抽筋一樣的走。


「你的腿怎麼了?」


「不 ─ ─ ,啊 …… 沒有什麼。」


少女雖然這樣說,但走路不穩,從嘴裡發出哭泣般的喘氣聲。


把臉靠過去時,從少女的嘴聞到淡淡的芳香。


友野能和女孩這樣靠近臉這還是第一次,所以心跳的很厲害。


「先生,今晚帶我到你住的地方吧。」


少女抱緊友野的手臂。


「你叫什麼名字?」


「川上小百合。」


「幾歲呢?還是高中生吧?」


「是,是高中二年。」


「為什麼穿學生制服在這麼晚的時候,還在這種地方呢?」


「我說過,要你不要問啊。」


「好吧,你是蹺家了,對不對?」


「不是的,可是我不想回家。」


「那不是和蹺一樣嗎?」


友野在街燈下看著少女在制服下包著的胸部。


令人產生不成熟果實般柔和的曲線,搖動的極為誘人。對一個十六歲的少女而言,是相當豐滿的乳房。從裙子外面雖看不清,但也能感覺出有美好的腰肢。


友野看水兵式學生制服的白線。兩條線的中間斷隔,中間有學校的校徽,但也看不出是那一所學校。


「你也沒有去上學。」


友野說的時候,少女的頭髮碰到臉上,感到癢癢的。大概是灑過舶來品的香水,從頸跟散發出芳香。


過去從沒有和女孩有過約會這種事的友野,對自己現在能和美女在一起感到無比的榮耀。真希望能有朋友看到他和美女挽臂而行的樣子,可是已經午夜,當然不可能遇到朋友。


「先生,今晚留我住下好,嗎?」


少女抬起臉,喘呼呼的緊鎖眉頭,好像迫不急待的說。


友野的心立即七上八下起來。


過去雖不是沒有女朋友,但從來沒有女孩子主動要求住下來。


又重新看一次少女的臉,唇上雖然塗深紅色的口紅,但留有稚氣的美女。不像是不良少女的樣子,而且是過去他無論如何也高攀不上的美女,現在自己投懷送抱,他當然是高興透頂。


〔要我留她住下!我不是在做夢吧!〕


少女又來挽他的臂。走路時,少女充滿彈性的乳峰輕輕的碰到他的肘部,使他非常緊張。


「你還是回家吧。因為家裡有人,媽媽也會為你擔心的。」


「不要緊,媽媽是不會擔心的。」


「你的爸爸…….」


「爸爸死了。」


看到落漠低下的樣子,友野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


「對不起。」


「這種事不要緊。可是,我今晚真的沒有地方可去。」


在友野的心裡,由於能和這個少女一起過夜,心中充滿玫瑰色的幻想。」


〔能和這樣的少女在我的房間裡一起過夜!〕


僅是這樣想一下,幾乎想跳起來大聲歡呼。


來到大都市已第二年,現在就讀私立大學法律系二年級,為了買一輛跑車在打工,可是到晚上,每夜都感到可怕的寂寞。


遇到這種情形就借助酒精的力量鑽進被裡睡覺。可是現在有美女主動的要求留她住下,這時候要他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撿到這樣的美女,是誰遺失的呢?撿到這樣的好東西,是不是該高興呢?〕


二十一歲的青年心裡,因為很大的期望和怕有陷阱的疑慮,使他產生複雜的心情。


「當然可以…….,可是你的媽媽若告我誘惑少女就糟了。」


但心裡卻相反的多麼希望能成為事實,覺得能和這樣的美女睡覺,死也不惜了。


「我不會給你帶來困擾,我向你保證。」


「真的嗎?」


「先生,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嘛,叫友野孝彥。」


他下決心要留宿這位少女。前面已經看到那熟悉的有水泥牆圍繞的舊公寓。


友野打開門鎖,讓少女進去。只有一間臥房和廚房、浴室,少女走進的剎那發出可愛的聲音。


小百合進入牆上有音響組合的臥房,立刻哭了起來。


「喂喂,你是怎麼了?」


友野輕輕摟她的肩膀時,她向她求吻了。吸吮溫和芳香的少女美唇,友野的心快要爆炸。


「唔唔唔,你是怎麼了?」


少女的意外行動使他吃驚,但第一次抱女孩柔軟的身體也使他發呆。那是甜美有如味的香吻,從嘴裡發出歎息聲。


「你是怎麼?那麼不舒服嗎?」


友野總算離開她的香唇,輕輕對小百合說。


「不是的。你想知道我這樣歎息的秘密嗎?」


「想知道,你有點怪怪的呀。」


「我這樣歎息的原因,是因為女孩子最敏感的地方受到繩索刺激的關係。」


「什麼?你說什麼?」


「我這樣感到受不了的秘密是在裙子裡。」


「什麼……」


「啊,啊啊……因為被綁成這樣了啊。」


少女說完之後,立即撩起深藍色的學生裙。


「啊……..」


友野向裙子裡看去,心臟都快停止跳動。


從少女的裙上下出現的是修長雪白的大腿。這一顆青色的果實,比想像的成熟多了。豐滿的大腿已經使人感受到成熟的女人,看到緊緊貼在潔白下體的白色內褲,友野的心臟這一次快要炸裂了。


他所以會這樣激動,這因為在少女最難為情的秘唇上,另外還有東西的緣故。是有麻繩在白內褲上縱方向的捆綁,那蛇一般淫靡的麻繩深深陷人少女的淫部裡。


正經過花瓣上的麻繩,因為陷入肉壁內,幾乎看不見的程度。


「究竟是誰做這種事……..」


友野對那樣的美感,可憐的樣子,以及殘酷幾乎看傻了。


〔怎麼會有這種事,麻繩竟然深深陷入淫唇裡,就像把新鮮的水蜜桃裂開兩半。〕


白色的尼龍內褲幾乎透明,能看出少女的恥部割裂,連尖尖的陰核也壓扁的情形。


「先生,不要看了,快解開繩子吧 ……。雖然很難為情,但我自已無法解開。快幫我解開吧!」


小百合緊鎖眉頭,您要哭出來的樣子。在燈光下看到少女的眼睛是濕濕的。


「知道了,馬上給你解開。」


「啊!還有乳房。」


他蹲下時,穿制服的少女哭著解開胸前的鈕扣。


看到從制服下躍出來的青色果實,友野不由自已的大叫一聲。


因為少女的乳房太豐滿,隆起而富彈性,尤其乳頭有一種挑戰的感覺挺挺立起,但更使他驚訝的是在可愛的乳溝間有繩子捆綁成 8 字形。


沒有穿乳罩的乳房,在繩子的壓迫下,特別凸出,而且隨著身體的晃動而震動著。


可愛的粉紅色小乳頭,在繩子的擠壓下特別顯得鮮明。


友野感覺出牛仔褲裡的東西開始膨脹。


鮮果般的少女乳房因為有麻繩捆綁,使她變成淫蕩的感覺,這真是對少女最殘酷的處罰。


「…… 先生,我的胸部…..好痛…..」


「是誰…..為什麼把你綁成這樣!」


「不要問這個 ….. ,啊,因為我是壞孩子,可是,胸部被綁了,有奇怪的感覺,啊 ….. 還有 ….. 陷入那裡的繩子,給我感覺酸酸的,全身都快沒力了,啊…… 已經進入深處了。


綁住胸部和秘唇的繩子,對友野造成很大的刺激。


「啊,我全身被綁成這樣,我好難為情啊。」


小百合在友野的懷裡哭了起來。


一面哭一面輕輕搖動可愛的屁股,這是因為有繩子綁的部份,和少女本身的意志相反,感到騷癢的關係。


「究竟是誰…..做出這種可惡的事。」


友野一面伸手到少女的後背,想解開綁在胸部的繩子。可是交叉成 8 字形擠出乳房使粉紅色乳頭挺立的繩子,很不容易解開。


「小百合…..你說,是這對你這樣的。」


她的臉因為忿怒而僵硬。


本來是穿學生制服的可愛少女,在衣服下卻被弄成這種難看的模樣,友野就覺得冒火。


在憤怒中向少女的裙子下看去,因為刺激太強烈,牛仔褲裡的東西越來越挺硬,他自己都覺得困擾。


「先生……. 不要看 …. 我怕難為情…」


小百合又扭動可愛的屁股。


友野不理會小百合的話,繞到撩起裙子的少女身後。


還沒完全變成女人的圓潤屁股,繩子綁著好痛的樣子。但她的屁股確實顯得那麼有女人的魅力,繩子就陷入那個像大白桃的屁股溝裡。


「啊…. 屁股好痛啊 … 那裡好像有火在燒呀!」


少女知道他在看,又扭動屁股。


「對你這樣,你不恨這個人嗎?」


友野從桌子的抽屜拿來割紙刀。


「我怕,不要用那種刀子吧。」


小百合難為情的扭動著腰枝,抬頭看友野。


站在這個從學生制服露出美膚站立的少女面前,純真的青年什麼也做不出來,只是茫然的佇立在那裡。


友野在少年時代曾旅行去北海道,為的是收集美麗的蝴蝶。


進入大學後雖然沒有繼續收集蝴蝶,但到寂寞的夜晚就會產生這樣收集美女的願望。


為避免美女逃走,須要把她綁起來,想到收集美女時,他的夢想中是把美女的雙手綁在床欄幹上。他當時想到,綁好的美女須要監禁在密室裡。


〔可是沒有想到還有這種綁法,就好像要刺入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一樣的對待小百合。像這樣用麻繩綁過乳房和淫戶…..〕


「你為什麼這樣看啊,我說過太難為情了,不要這樣盯住看呀。」


「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開綁在你身上的繩子呀!」


「啊…. 啊啊,快一點吧….. 繩子陷在那裡,感到好難過…. 快解開吧。」


受到少女的催促,友野把她的學生制服脫下時,立即想解開綁在乳房上的繩子。


可是綁成 8 字形的繩子不容易解開。此時也看到美麗的乳房隨著他的動作,乳頭向左右擺動,那是很想叫他一口吞下去的好吃櫻桃。


粉紅色的乳頭有一點濕濕的,他拚命的解開綁住少乳房的繩子。


「好了,現在要解開陷入內褲裡的麻繩了。」


他蹲下,把頭伸入少女的裙子裡。


「你要輕輕的…. 要輕輕的 …. 」


從正下方看少女在裙子裡的下體。這時候友野的股間已經完全因慾火堅硬起來。


〔對這樣一個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女,做出這種事的男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啊…..少女那個最神秘的地方因為有繩子的陷入,還在一下一下的抽搐。〕


青年一面這樣想一面伸出手碰到微微隆起的蜜唇。


花瓣的裂縫隔著內褲顯示出好熱的樣子。拉起繩子時,手指碰到硬硬的陰核。


「啊啊啊!不能碰那裡,會有感覺的!」


小百合好像難耐那樣的騷癢感,微微的扭著屁股。


如果扭動屁股的動作太大,好像會刺激到敏感的陰核,所以她扭動的樣子是戰戰兢兢的。


有韌性的麻繩像細腰帶一樣的纏繞在腰上。然後由肚臍下像蛇一般的成 T 字型延伸下去的繩子,淫靡的啃吃著少女的肉縫。


為提高啃吃少女蜜肉的效果,在碰到柔軟腔肉的部份,在麻繩上還打一個結,所以也顯得特別淫穢。


「你不要動啊,現在要解開這個淫邪的麻繩了。」


友野感到很難過,那是因為手指摸到少女蜜唇的位置時,雖然隔著內褲,還是會感覺出火熱的關係。因為麻繩是深深的陷入花瓣的肉縫裡,所以連捲起的嫩草也看得很清楚。


〔原來是在大腿間有麻繩這樣綁起,所以小百合走路時才會顯得難過的拖著腳走。〕


如此一想,友野覺得小百合可憐的同時,也想更欺凌和疼愛這個少女了。


內褲裡顯得高高的隆起。那種光景使他連想到內褲裡有青色的果實已經濕濕的好像噴射出花蜜的樣子。


從誘人又可愛的大腿根部間散發出少女似乎不應該有的甜酪的淫嗅味。


那是他未曾聞過的,女人蜜肉的味道。


友野的手指碰到內褲陷下去的部份時,小百合發出尖叫聲。


他是一面拚命的和自己心裡產生的淫蕩誘欲作戰,努力設法解開麻繩。為打開結扣,手指伸入麻繩。這時透過尼龍內褲,能感覺出還不夠成熟的蛤肉般肉瓣的存在。


「啊啊啊,不行啊…. 你要輕一點 … 點 …. 不能那樣挖弄呀…..」


「胡說,我沒有挖弄那裡。」


「可是,你的手指伸到那裡時,比繩子更深深的進去了呀。」


「沒有辦法呀,因為結在這裡呀。」


經過友野的努力的結果,腰部的繩子鬆弛了一些。


很快的從內褲上解開麻繩。這時候已濕的尼龍內褲形成透明,能看出微微隆起的紅色蛤肉展現艷麗的姿態。


他手握解下的繩頭站在小百合的面前說:


「很痛吧?因為麻繩深深陷在裡面。」


「啊… 是好痛啊 …..」


「你說,是誰給你綁上這個可怕的麻繩的?」


「我說你也不相信,他是我爸爸。」


「你說什麼?爸爸….是你父親嗎?」 聽到小百合的話,友野感到驚訝。


「不是真正的爸爸。可是我就是死了也不能說出那個人的名字。」


〔怎麼會有這種事…..〕


拚命解開麻繩的友野,聽到少女是袒護他的男人,感到很失望,原來陷入少女蜜唇裡的部份,濕濕的發出酸甜的芳香。


「那個男人是把你當成玩具的。這樣,你還不能說出那個男人的名字嗎?」


在友野的心裡燃燒起紅色的火焰。


〔我是多麼想收集美女呀!可是我每天還在做辛苦的警衛工作,可是在我流汗工 作時,就有人把這樣可愛的美女當玩具來玩。〕


這樣一來,他就覺得不能寬恕那個綁小百合玩弄的人。


友野又開始努力的解開綁在少女美麗下體的麻繩。


「現在你獲得自由了。你可以飛到任何地方了。」


友野之所以會這樣說,是因為在他的心裡還潛在的有著希望能收集像小百合這樣的美麗少女,就像他曾經收集蝴蝶一樣。


「小百合,我使你獲得自由的代價是很貴的。現在和我一起洗澡吧。」


友野摟著小百合已經獲得自由的身體悄悄說。


抱著怕難為情的小百合,首先脫下她學生制服的上衣。然後把松到腳下時,就出現只剩下內褲和襯裙的少女裸體。然後繼續脫下去…….。


「啊…..我怕。」


在扭動腰肢表示羞恥的少女面前,友野也脫下衣服。


「來,和我一起洗澡吧。」


抱住赤裸顫抖的小百合,友野打開浴室之門。然後把少女的身體放進浴缸裡。


在溫水中,美麗的乳房搖動一下。


在那乳房上還留下繩子纏身過的傷痕。


友野抱住小百合吸吮她的香唇。


「啊…… 我好高興。」


抱緊少女親吻時,友野產生有如做夢的不安。


在搖動的溫水中,小百合的雙腿是夾緊的,掩蓋可愛蜜唇的茸毛,顯得特別艷麗。友野伸手摸一下,知道還只長嫩芽。


少女從浴缸裡出來時,好像是已經完全成熟,而且她的肌膚發出潔白的光澤。


「來吧!小百合,我給你洗身體。」


讓小百合坐在木登上,友野就開始在少女的身上沬肥皂。


「啊…..你真體貼呀。」


用毛巾擦身體時,小百合回過頭來看友野。


「現在你必須要答我坦白,快說,是誰用麻繩把你綁起來的。你該知道,你是被壞的男人玩弄了,你好像還不明白這種情形。


友野一面替她洗後背一面說。


他自己也想到為什麼要這樣問,那是因為他對用麻繩綁小百合的男人感到強烈嫉妒的關係。


「請你不要問了。」


小百合的眼睛濕濕的,但這不是因為浴室的蒸氣。


友野竹手從她的後背向前伸去,然後把肥皂沬在少女的乳房上。


「我對你一無所知。可是,知道你被什麼人當玩具玩弄了。」


小百合的身體震動一下。


「你幾歲了?」


「十六歲。」


「剛才你說過,是爸爸,但不是真正的爸爸。」


「是啊!在我的身上還刺上他名字的簡寫英文字母。」


「什麼?你說什麼?」


「那個簡寫是表示我要做他的奴隸,一生都必須聽從他的話。」


「在那裡?那個人的簡寫刺在你身上的那裡呢?」


「我不能說。」


「要說。給我看刺的那個字。」


「因為是在很在為情的地方呀。」


「你要不給我看,我就要你離開這裡。」


小百合屈服於他的話站起來。


少女修長的身體,站在蹲在地上的友野面前。


「好吧。雖然難為情,可是為你……」


少女看著他顯出羞澀的表情,慢慢分開雙腿。


豐滿的大腿分開時,在他面前顯出紅色肉瓣的裂縫


在 ……. 毛茸茸的軟毛下,陰核隆起。從那粉紅色的縫中,有可愛的小豆芽萎縮在那裡。


友野的心開始猛烈的跳動,同時用手指撥開花瓣的縫。


「啊…… 不要那樣擴大呀。」


這時候,友野抱住少女可愛的屁股。


伸出舌頭輕輕在陰核上舔過去。


滑溜溜的紅色肉瓣和他的嘴合在一起。


「啊,不行啊!不要舔!」


因為第一次看到少女的陰戶是如此美又淫靡,友野怒挺的肉捧開始脈動。如果這樣繼續用舌頭舔下去,可能會產生想姦淫這位少女的激情。


「啊…… 不行…… 不行啊….」


少女甜美的聲音,更使男人的慾火高漲。


雖然還是少女,但已經是十分成熟的花瓣了,粉紅色的小嘴巴已經張開肉洞的入口,裡面最神秘的部份顯出火一般的顏色。


〔這個還沒有成熟的果實,很可能被一個好色的中年人姦淫過了。她有這樣可愛的臉孔,不過在中年人把雞巴插進去時,不知她會用什麼姿勢接受?〕


友野想到這裡,心裡感到火般燒的慾火。


…… 雖然是少女的淫洞,但裡面的腔肉好像想要什麼東西似的發出濕濕的光澤。友野的舌頭向那粉紅色的肉洞深處伸去。


「啊…..不行,不行啊…..」


友野此時用力的分開正在喘氣的少女雙腿。


淫靡的紅色蛤肉在他面前暴露出來,就像經過老練的廚師動過手,而且從腫起般的淫浪腔肉深處不停的散發出甜甜的淫臭味。


「那個刺的字在那裡?」


聽到友野的問話,少女用手指摸自己的肉瓣。


翻開美麗的花瓣時,看到藍色的簡寫英文字母。


H.K –。


雖然小的像米粒的字,但確實像刺青師刺上去的,烙印在少女的小陰唇上。


友野覺得自己的面前變成一遍黑暗。


「你太傻了。為什麼會刺在這裡呢?」


友野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因為那個人說,要我做他的愛奴。」


「什麼?愛奴?」


「那個人的奴隸 —- 我是那個人的寵物。」


小百合開始哭了。


「真是的,在這種地方刺上字,你一輩子都嫁不出去了。要像狗貓一樣,要做那個男人的寵物嗎?」


聽到他的問話,少女扭動身體哭泣。


「所以才逃出來的呀。」


「逃出來是應該的。可是你在這種地方刺上字,一輩子都無法消除了。」


友野一面說一面抱住少女的可愛屁股。


將嘴唇送到蜜唇上時,花瓣內側的刺字少許是顯出粉紅色的。


「真想看一看那個對女孩做出這種羞辱的男人是什麼樣的人。」


友野的憤怒越來越來。


「你看我該怎麼辦呢?」


小百合哭著抱緊友野。


「小百合,你已經不是處女了吧,女孩的這種地方都刺上字,當然不可能還是處女。」


「不怕難為情的說,我不是處女了。那個人在床上,姦淫了我很多次。我說不要的,可是他在其他男人的面前,把我的衣服脫光,還綁起來。」


「把你弄成什麼樣子呢?」


「有時候分開大腿騎在椅子上,還把鏡子放在我的腿中間,叫我看自己的女人最淫穢的象徵。


「後來又怎麼樣呢?」


「叫我一面看鏡子一面手淫,還要我叫出那裡的名稱。」


「你叫了嗎?」


「因為我害怕,雖然難為情,但還是說了 —- 小穴…..。」


友野的臉,因太激動而變蒼白。


「就這樣叫我做了許多難為情的事,然後說你的小穴是希望做這種事,不管我哭著不肯,把很粗的東西插進我的那裡,我就又哭又鬧。可是那個人讓我做出很多難看的姿勢,插了很多次,而且又深深的到裡面。」


「不要說了。」


友野覺得血向頭逆流,小百合還在哭。


他的心,因為強烈嫉妒幾乎快要爆炸了。


這一天的黃昏,川上小百合在原宿區的竹下路一個人溜躂,她和朋友莉嘉約好見面,但不知為何莉嘉沒有來。


少女的服裝是白色的羊毛加上褐色背心,還有就是裙擺很大的白裙。


天開始下雨點。


小百合撐開傘在人群中走。


後來看到一件很美的衣服,就收起傘看那一家店。那是專賣女孩可能會喜歡的衣服。她特別注意到一件蒙黃的迷你裙。


自從一年前擔任大學教授的歧視去世,這位少女就覺得自己變成孤兒。


她覺得這個世上的事什麼都無法相信,母親在丈夫死後,到一家保險公司上班,考慮到社會上的體面沒有再婚,但有一個愛人,他是有妻子的上司。


她有時候和愛人一起去旅館,從那裡打電話回家給小百合。偶爾還和愛人外宿不回家,小百合對這樣的母親不願看成是自己的母親。


小百合看到母親現在的這種行為,覺得死去的父親非常可憐。


〔那種顏色的迷你裙真棒。〕


不知不覺的走進店裡,但事後想起來,只能說是中了魔。


走進店裡,看到一對年輕的情侶在選購印度的香料。這家店不只賣衣服,也賣各種裝飾品或香水等。


拿起迷你裙看過後,想送回原處時,一不小心迷你裙掉下去,沒有想到掉進少許張開的傘裡。


「啊…..」


心裡緊張一下,同時向裡面看,店員正和其他客人說話沒有發覺。


這時候小百合突然產生一個念頭,就是她如果拿傘就這樣走出去,就能擁有這一件喜歡的迷你裙。


就在小百合走出這家店的剎那,有一隻男人的手抓住她細柔的手腕。


「你等一下。」


回頭時看到有銳利眼光的中年經理瞪著小百合。


少女的心在此幾乎凍結。


「這把傘裡有什麼呢?」


這個男人的手向傘裡摸去時,小百合對自己做的傻事幾乎要哭起來。


男人的手正要從傘裡拿出迷你裙時,有另一個男人的手抓住這個中年人的手。


剛才一直都沒有注意到,是很有品格的紳士,輕輕摟住快哭出來的小百合肩頭,這位留一叢鬍鬚的紳士說話了。


「對不起 …… 這個女孩是我帶來的,我只離開一下,她是出來找我的。」


「………」


小百合緊張的看這位親切的紳士,兩個人的視線相遇。


留著小胡,穿黑色三件裝西服的紳士,對小百合遞過一道眼神,那是很柔柔的但又有嚴厲的眼光。


「不對吧。這個女孩和你無關吧。」


抓住小百合手腕的男人說。


「她只是出來找我的,只是因為平時我沒有讓她帶錢…… 對不對?」


紳士又對小百合做暗示。


小百合輕輕點頭應諾。然後,那個紳士就和那個男人一起走進店裡。


小百合一個人留在雨天上差一點就要哭出來,在她的傘裡還有牽羊來的迷你裙。


幾分鐘後,紳士帶著開朗表情從店裡走出來。


「小姐,已經沒有事了。」


高雅的紳士對小百合微笑,就好像對自己的女兒一樣的摸摸她的臉。


「謝謝,伯父。」


「你可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嗎?」


「是的,伯父。」


「不管是什麼情形,再也不可以做這種事了,知道嗎?」


小百合被這位像父親一樣的溫和紳士斥責,高興的快要掉下淚珠。


過去就沒有這樣斥責她的父親。


「現在,你要如何謝我呢?」


還不知道姓名的這個紳士瞪著小百合說。


「我不知該怎樣謝你,你是救我的恩人,所以你的要求我什麼都答應。」


「是真的嗎?好吧,你得真聽我的話。」


「是的,而且,伯父看起來是個溫和的人。」


「我可不知道會提出什麼要求。也許我還是披羊皮的一條狼哪。」


紳士這樣說完以後笑了。


紳士帶著小百合走到稍許離開的一處地下停車場。


「是這部車,上來吧。」


紳士手指的是黑色的福斯牌高級轎車。


「哇,好帥呀!」


「小姐,請下車吧。」


紳士打開車門,讓小百合坐在助手席上。等到紳士也上車以後,小百合再次向他道謝。


「沒有關係了,但以後不能再做那種事了。」


福斯牌轎車離開黃昏的原宿開往六本木。在霓虹燈逐漸亮起來的街上奔馳,小百合拿著你裙,坐在助手席上發呆。


「伯父,你為什麼救我呢?」


「那是因為 — 你是長得可愛、又漂亮的關係。」


「伯父,你真會說話。」


「因為我喜歡美麗的女人。」


雖然對方的年齡像父親一樣,但從他這樣讚美,小百合憂煩的心情多少好轉了一些。


〔本來只是一時起意,想走出那家服裝店,差一點就要變成扒手的現行犯,送到警察局去了。〕


心裡這樣一想,覺得對這位好心的紳士做任何回報都是應該的。


「你,幾歲了?」


「十六………」


「那麼,還是高中生吧。」


「嗯,是的。」


「常到竹下路嗎?」


「不是常來。可是今天約好的朋友沒來,正在煩的時候。」


「但並不能因此就胡來啊。」


「是,我不對。」


「你沒有餓嗎?我覺得餓了,能陪我去吃飯嗎?」


「是….. 只要伯父交代的話。」


小百合報以微笑。


「那就好了,我想給你吃好吃的東西。」


「伯父 —– 貴姓呢?」


「我嗎?我叫鎌田。」


「看伯父的樣子,好像是一位醫生。」


「嗯,說對了!怎麼知道的?我的手每天要為病患開刀哪。」


「猜對了嗎?嘻嘻,好像我會被伯父吃掉一樣,好可怕呀….」


小百合用頭碰一下鎌田的肩,發出開朗的笑聲。


福斯牌轎車在霓虹燈閃爍的都會裡奔馳。這位高雅的紳士把小百合帶去的地方是六本木的一家漂亮餐廳。


鎌田把小百合帶到一家高級餐廳,叫了最好的牛排。然後小百合又要一客最喜歡的奶油甜食。


一面吃飯,鎌田很巧妙的問出少女和什麼人住在何處。同時鎌田也感覺出這位少女對他有了好感。


小百合是和母親兩個人住在世田谷的成域。看少女的面貌,很像大都市裡被丟棄的一個孤兒。


〔這樣美麗的少女還是難得見到,真希望把這樣的少女當成寵物調教,養育和玩弄。〕


鎌田有了這樣的念頭,戴眼鏡的眼睛發出閃光。


走出餐廳後,鎌田把少女帶到高級女裝店,然後叫小百合選出喜歡的衣服。


她選的是淺藍色的有層次的法國式裙子,價錢相當於一個上班族半個月的薪水,所以小百合反而嚇了一跳。


如果是普通的職業婦女,這時候就會產生戒心。但小百合是沒有見過世面的純真少女,所上無法從發覺這是戴假面具的色狼給目標物的一個餌。


給美少女吃過牛排,買了很貴的裙子後,這位好色的中年紳士在腦海裡想的是如何料理美味的方法。


鎌田叫小百合等在服裝店裡,去別處弄來以後準備給少女穿的水兵式學生制服。


「你說,你叫小百合。」


鎌田摟著少女又坐上轎車。手握方向盤的鎌田用溫柔的聲音對助手席上的小百合說:


「現在去看夜晚的海吧。」


「什麼?夜晚的海?」


「我認為很羅曼蒂克的。」


「好啊!太棒了!」


小百合的手挽起鎌田的臂。


鎌田沒有握方向盤的手,輕輕的撩起少女肩上的頭髮。少女的頭髮散發甜美的刺激官能的芳香。


頭髮被摸到時,好像很騷癢的樣子,少女縮一下肩。


福斯牌奔馳在首都高速公路上。


〔在都市裡能遇到這樣美的少女,簡直就像在沙礫中撿到新鮮的檸檬。〕


鎌田一面駕車,心裡感到非常興奮。


鎌田在過去玩過不少護士和有夫之婦,但還沒有嘗過高中女生這樣的不成熟的果實。


這一天,鎌田先生參加在日比谷舉行的學會,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去原宿,那裡有一家他熟悉的服裝店。


如果沒有遇到一名少女扒竊,他可能老老實實的開車回位於品川的家裡。這樣想來,他覺得偶然遇到的一件事情,帶來很大的幸運。


天色己暗,遠遠的天空形成紫葡萄色。


在品川從交流道開下來,帶純真的少女到看海的碼頭附近。


東京灣在天空下發出灰黑的光澤。


少女陶醉的望著海時,鎌田突然向少女發動攻擊。


「小百合…..」


在鎌田的懷裡,軟弱的少女拚命的掙扎。


「啊!伯父!這是做什麼!」


用雙手壓制住還在拚命掙扎的小百合,盡情的吮吻可愛的小嘴。


把舌頭伸入時,少女的嘴裡很熱,舌頭像要溶化了。享受柔軟散發甜美芳香的香唇後,鎌田發出命令。


「小百合,給我脫掉你的上衣,我要看清你的胸部。」


小百合對原來很溫和的鎌田突然的變化,嚇的臉頰抽搐,人也發呆。


這時才發覺紳士取下假面具,但已經太晚了,她已經完全掉入中年紳士設下的陷阱裡。


「不要!伯父,饒了我吧…….」


小百合纖細的肩頭在顫抖。


「你不聽話,就把你丟在這裡。這裡可是以夜晚出沒野狗而出名的地方,以前就有小孩在這裡被咬死。現在這些野狗一定很飢餓,想吃美麗少女的內吧。」


小百合哭著打鎌田的胸。


鎌田發覺少女是想用哭泣的方法脫離困境時,心裡更產生殘忍的念頭。他已經完全拋棄紳士的假面具,鎌田抓住少女的頭髮,用嚴厲的語氣命令說:


「小百合,你說過要聽我的話,什麼事都答應。現在脫光衣服給我看吧。」


少女本來紅著臉扭動身體顯出不安的樣子,但還是拉開背心,解開上衣的鈕扣。


淺紅色有刺繡的乳罩包著可愛的肉體在起伏。少女的眼睛瞪著男人,像小白魚的柔指在顫抖。


鎌田的手打開少女的乳罩掛鉤。


還沒有完全成熟的肉球立即顯露出來。


和猜想的一樣,是非常新鮮的乳房,乳暈層層隆起,頂點上有櫻桃,是那麼好吃的樣子。


中年男人的手指撫摸兩個乳房,感到光滑又細膩,又富有彈性,然後用力捏那兩個櫻桃。


「啊!伯父!痛啊!」


「那裡痛呀?」


「啊…..不要這樣弄我的乳房啊!」


放開手指時,乳頭已經充血增加色澤。


鎌田把嘴湊過去,把那甜美的果實含在嘴裡吸吮。


從小小的乳頭處散發出甜甜的芳香。硬硬有美味的少女乳房。小百合的肩頭顫抖,雙腳亂蹬,把掙扎的少女壓住,用雙手的手指盡情的享受少女的美感後,鎌田又發出命令。


「小百合,現在要在我面前脫內褲。」


「啊……我不能做那種事。」


被鎌田摟在懷裡,扭動身體掙扎的少女,顯得非常的可愛。


「不要拖拖拉拉,要爽快的聽命令!」


鎌田這樣說的時候,同時按下鈕,使坐椅的靠背向後倒,因為事出突然,少女的身體向後倒去。


裙擺撩了起來,露出可愛的膝蓋頭,鎌田又把裙擺拉起到腰上。


小百合還是高中生,但穿著大人穿的內褲,白色的比基尼型三角褲,只能勉強掩飾蜜洞的肉瓣而已。


白色的三角褲形成倒立三角形包住少女的秘洞口。繼續向上撩起裙子,就露出可愛的肚臍。


鎌田把頭伸進裙子裡,從三角褲上吻秘洞的肉瓣。


「小百合,你不過是高中生就穿這樣性感的內褲,大概是不乖的孩子。」


鎌田說完,就伸舌在三角褲上舔起肉洞的裂縫。


「啊….. 不要做這種好色的事啊!」


少女開始啜泣,這時候鎌田的眼光又變成醫生的冷漠眼光。


一面享受的欣賞少女羞澀的表情,一面用嘴唇緊緊壓在三角褲上,推開一點布料用手指夾住尖尖的肉芽。用食指與母指揉搓時,少女發出苦悶的叫聲。


「不,不行啊!伯父!求求你,不要這樣啊!」


「怎麼樣?舒服嗎?小姐啊!」


他熾熱的舌尖撥弄陰核。


少女拚命的哭著抵抗時,鎌田心裡野獸慾火又冒出火花,男人的下體的肉棒迅速的堅挺起來。體內的慾火使他變成魔鬼。


男人的手一面愛撫少女的後背,一面把裙子拉到胸上。在正從少女發育到成年過程中的屁股上,用手指和舌頭仔細舔弄。沒有完全成熟的屁股,使中年男人的手掌感到堅硬。


鎌田又突然抓住乳房。意外的受到男人這樣的撫摸,小百合只有不停的啜泣。


鎌田吮過乳頭開始舔可愛的肚臍。


「啊…. 啊啊,伯父!不行啊!」


小百合踢動雙腳,拚命掙扎。鎌田這時候抓住向左右拉開雙腿。


他的手指從三角褲上摸陰核時,軟軟的淫唇張開洞口,雖然隔一層布也能感覺出來。


中年男人的食指,垂直的插入柔軟的肉壁中心。


「啊….伯父,不能侵犯我!」


小百合在哭,肩頭隨著顫抖。


「經常和男朋友這樣吧,難道還是處女不成!」


「是處女啊…..和他還只到 B 啊呀。」


鎌田當然知道學生嘴裡的 A 表示接吻,B 是表示擁抱, C 是表示性交。


〔小百合如果還是處女,就要剝下她的三角褲,要檢查象徵女人的肉道深處。〕


中年人想到這裡時,下體的肉棒隨著更猛挺。


他不是婦產科的醫生,但到中年以後常常後悔當年應該選擇婦產科,因為他對女人下體的秘洞有深厚的興趣。


鎌田從車上的儀表箱拿出鋼筆型手電筒。


手指勾起三角褲的一邊,照射在下面蠕動少女新鮮的花瓣。


從淺粉紅的裂縫間,就好像要冒出熱氣似的,花瓣濕濕的發出光澤。


向那花瓣吹口熱氣,炙後伸舌頭互花瓣的肉縫。


「噢!不要!伯父!」


「嘿嘿,小百合,感到舒服吧!」


「啊!覺得怪怪的,求求你,不要了!」


搖著頭表示抗拒,因知道男人在看她的秘處,所以下體在抽搐。


鎌田的舌頭貪婪的享受稍帶腥騷味的少女淫唇。這種味道又煽動起中年人身體裡隱藏的魔鬼般的淫慾。


使人連想到新鮮蛤肉的肉縫,不停的散發甜美而淫穢的味道。


〔雖然還是少女,但究竟是女人。陰唇被舔以後,就溢出花蜜了。〕


男人用鋼筆型手電筒從三角褲上,壓在少女陰戶上。提起手電筒時,白色三角褲的那個位置形成濕濕的斑痕。鋼筆型手電筒的光,照射出那個斑痕深深擴大的樣子。


「小百合,你說說看,我在對你做什麼呢?」


「啊!是伯父的手指……..做不好的…….事 ….」


「嘻嘻嘻,你的花瓣實在很美啊。」


「伯父….我…難為情…..啊…..不要弄了,不要拿我的身體做玩具了。」


「伯父最喜歡做你會怕羞的事,所以要對你做很多不好的事,現在去我的公寓吧。」


鎌田說完之後,興沖沖的重握方向盤,褲子裡的肉棒熱熱的好像快要麻痺。


他在少女面前拉開褲子的拉鏈。再拉開褲口的疊縫時,猛烈的跳出挺直的肉棒。鎌田抓住少女的頭髮,少女雖然抗拒,但還是被迫把龜頭含在嘴裡。


「啊……我不要….. 不要吹喇叭!」


鎌田因為聽到年紀不大的少女,被迫做口交時,情急之下叫出「吹喇叭」,反而感到驚訝。


肉棒在小百合的嘴裡膨脹的程度達到極限。少女舌頭的動作雖不算很熟練,但不能說幼稚了。也許對男友做過這種事了。


「沒想到你會知道吹喇叭,真意外呀!」


「唔唔……啊……不要…..」


「在回到公寓以前,你就這樣含住我的雞巴,嘻嘻嘻,回到公寓後,我再好好的玩你。」


「唔唔唔……啊…..不要了……..」


用舌頭舔著從嘴裡逃出來的粗大陰莖,小百合哭著尖叫。


鎌田在醫院附近有一間自己一個人的研究用的公寓,就把小百合帶到那裡。


「小百合,現在換上這件水兵式制服吧。」


他拿出來的是白色水拐式上衣,和深藍色的裙子。


「伯父,讓我回去吧。」


小百合哀求著說,但還是接過那些衣服。


〔也許會構成誘拐罪…..〕


自己是醫院的院長,卻把少女帶到研究用的公寓,這樣會形成什麼後果,鎌田不是不知道。


〔除誘拐罪,可能還有強姦罪。〕


鎌田心裡有這樣的疑慮,但對這個少女仍然這樣執著,是表示他完全被小百合魅力吸引。


鎌田是醫院的經營者也兼任醫師,所以特別重視社會上的聲望。


他想到自己的社會地位,也許會為一名少女而完全破滅,這樣的危險性使他感到恐懼。


可是他沒有辦法擺脫水兵式學生制服發出來的魔力的


他還是學生的時代,他單戀上同車上學的女生,她穿的就是水兵式制服。從這時候起,對他而言水兵式制服已經成為純潔、理想、憧憬與色性慾望的象徵。


鎌田現在就想盡情的沾污代表少女純潔的制服。


〔嘿嘿嘿,從什麼時候我的心裡有了這樣的魔鬼。〕


他一面想一面脫小百合身上的上衣。


「啊!伯父,不要做這樣淫邪的事!」


「你答應過,什麼事都願意做的。」


「啊…..可是……我怕….。」


鎌田用力拉下少女胸上的粉紅色乳罩。


露出來的乳房好像很害怕的顫抖。


小百合身上只有襯裙,露出要哭的樣子,鎌田給她穿上水兵式制服,又圍上粉紅色的圍巾。


穿上學生制服完全變成清純高中生的小百合,被鎌田拉到很大的穿衣鏡前。


因為小百合不斷的掙扎,鎌田用繩子把少女的雙手綁在背後。然後把多餘的繩子栓在屋樑上。


雙手被高高吊起,現在用力掙扎也沒有辦法脫逃。


「不能這樣啊……伯父….」


鎌田繞到不斷抗議的小百合背後,伸手從制服上撫摸玩弄乳房。


乳房的彈性使他感到極大的滿足。


「啊….不能這樣弄我的乳房呀!」


鏡子裡照出鎌田玩弄少女乳房的樣子。


他取下粉紅色的圍巾,也解開乳罩在胸前的掛鉤。立即躍出雪白的肉球。


小百合本來就是高中生,所以很適合穿水兵式制服。白色的水兵式上衣和深藍色摺裙。男人開始盡情的玩弄乳房,用手指捏弄乳頭。


皺起眉頭顯出苦悶表情的少女,顯得更可愛。


中年醫生的鎌田把自己的下體緊緊密接在少女的背後。


內褲裡的肉棒硬挺,壓在充滿彈性的少女的屁股上。


鎌田拉下拉鏈,壓住肉棒的根部,用力拉起少女的裙子,然後就向小百合屁股裂縫的深處。


灼熱勃起的肉棒在美麗白桃般的裂縫摩擦時,少女發出尖叫聲。


「哇……色魔!」


她這樣一鬧,鎌田的肉棒就更怒挺。


鎌田用手壓住裙子,不使其掉下後,就隔著三角褲把龜頭頂入柔軟的蜜唇裡。


「啊!啊啊!不要…..!」


鏡子裡的少女掙扎著哭泣,乳房隨著彈動。


慾火高漲的男人,雙手用力揉搓從水兵式制服露出來的雪白肉球。同時龜頭在淫洞口頂來頂去。


「小百合,有性感吧,坦白的說吧。」


「不要!你好色!」


男人把她的裙子撩起到腰上。


把白色的三角褲從屁股慢慢向下拉。雙手綁在背後又高高吊起少女,哭著扭動屁股,是她能做到的最大抵抗。這一次鎌田把象徵雄性的龜頭,從內褲插入肉丘的裂縫裡。就是用熱脹的陰莖摩擦可愛的花瓣。


「啊……不要…..饒了我吧。」


小百合的臉通紅,呼息也急促。


穿水兵式制服的少女,胸前露出乳房,撩起裙子痛苦掙扎的樣子,確實很淫靡,而且男人的手摸乳房,挺直的陰莖又在穿白色三角褲的屁股後面摩擦。脈動的龜頭脈動傳到少女的花蕾上,小百合在哭泣。


「怎麼樣?小百合,如果感到高潮,你可以爽直的叫出來。這樣弄你,不可能沒有感覺的。」


鎌田的身體緊緊貼在小百合的背後,一面捏弄乳頭一面在耳邊悄悄說。


「啊….. 你的鬍子好癢….」


從半開的口唇,和火熱的呼吸一起出來。


他的鬍子在少女的脖子上摩擦,大概使她感到癢了。鎌田發覺後僅伸出頭去,用鬍子刺激少女的乳頭。 剎那間,少女的雙腿像鯉魚一樣跳起來。


「啊…..我說過不要這樣啊。我還是處女,所以不要弄破我的處女膜。」


小百合流著淚哀求。


「你不要什麼啊?」


「放開我的手,還有,不要用那個硬東西,在難為情的地方摩擦馬了。」


「不要摩擦是想要插進去嗎?這樣的……」


鎌田從少女的屁股上,拉下三角褲。然後下體向後退,再用力向前挺,海綿狀的龜頭想要鑽入柔軟的蜜洞裡。已經是充份發育成女人的蜜洞口,早已濕濕的了。


「啊,不要,不能插進去。」


「你是處女的件事,是真的嗎?」


「是真的。我要保存處女,所以對我不要做出這樣好色的事。」


「我是醫生,所以等一下要確實檢查,看你有沒有說謊。」


「我不要那樣….啊…..媽媽……來救我啊…..」


聽到小百合嘴裡叫出媽媽的聲音後,鎌田的肉棒很快開始萎縮。


從現代女孩的嘴裡聽到要保存處女的話時,鎌田反而產生撕破她處女膜的魔鬼般情慾。但相反的肉棒萎縮,他覺得非常洩氣。


鎌田跪在少女腳下,想要把脫到一半的三角褲拉到膝蓋處。


就在剎那,小百合的右膝擊中中年男人,眼鏡也飛了。


「你這是幹什麼!」


鎌田的上身向後仰。


「我還要踢你!不能再摸我的身體!」


「臭丫頭!」


鎌田站起來在小百合臉上來回打耳光,雙手吊起不能自由活動的小百合,受到大男人的耳光,無力的垂下頭。


「你反抗我,真是不乖的孩子。」


鎌田解開小女孩的手,脫去水兵式制服後又恢復原來的姿勢。


「啊!…….不要!…..」


上下深藍色的裙子。


撫摸著只剩下襯裙和三角褲的少女肉體,然後再把透明的尼龍襯裙拉下去,緊接著要脫三角褲。


「啊!不要!伯父!不能脫我的內褲!」


少女的雙腳亂蹬,可是鎌田一下就把三角褲拉下去。


一絲不掛的美少女出現在中年男人的面前。


沒有一點斑痕的美麗肉體,在男人面前顫抖,那是要從少女變成女人前的,又美又性感的肉體。


可愛的乳頭挺立,還沒有長全的恥毛輕輕掩蓋在恥丘上。甜美的味道從拚命夾緊的雙腿間散發出來。


將少女的衣服脫光,鎌田又解開吊起她的繩子。然後把反抗的小百合拉到公寓的房門附近。


「啊……伯父,你要做什麼!」


「小百合,你說什麼都願意做,但沒有遵守諾言。所以我要把你赤裸裸的推到門外去。」


小百合哭著不肯。


可是鎌田殘忍的抱起少女就丟到門外去。


卡一聲關上房門,又上鎖。


「伯父…..救救我嗎!對不起了…..」


小百合一面敲門一面哀求。


「你就是大哭大叫,也不能饒你!」


鎌田覺得心裡一團火在燃燒,但是手還緊握門把。為什麼要這樣做連自己也不知道。但只知道他是非常愛小百合。


〔這棟公寓是有很多空戶,大概不會有人聽到少女的哭聲,就是聽到也不會出來看吧…..小百合,你就大聲哭吧!〕


然後這樣想,但鎌田還是很緊張。


「啊…..伯父…..對不起…..快讓我進去吧!」


「小百合,你不做乖女孩就不給你進來。」


「啊…..這樣赤裸裸的,我不能回去啊….」


「回去吧!不做乖女孩,就這樣回去吧。」


鎌田在門裡說。


知道這樣做是太狠了一些,但知道赤裸的少女是不會就這樣回去。


這裡雖然空戶較多,但還是有住戶,如果被發現,一定會叫警察。


「伯父…..是我不好….這一次我真的會聽你的話了。」


門外的少女用哭啞的聲音哀求。


「是真的嗎?如果再不遵守諾言,該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吧。」


「是真的….伯父..」


「那麼,再說一次,你答應做什麼事呢?」


「伯父,隨便你把我怎麼樣吧…..」


鎌田從門上的魚眼鏡看出去,一絲不掛的雪白裸體像被風吹動一樣的搖來搖去。


鎌田打開門。


小百合衝進去,緊緊抱住鎌田。


「啊…..伯父…..抱我這個不乖的小百合吧。」


鎌田摟著赤裸的少女,貪婪的吸吮可愛的香唇。


舌頭伸進去,和少女軟綿綿的舌頭纏在一起。小百合雖然苦悶的樣子,但也主動的吸吮他的舌頭。


鎌田的嘴離開少女說:


「小百合,你知道了吧!我是特別喜歡你的。」


「知道…..伯父….」


「你若反抗,我就無法疼愛你了,而且我是希望你做我的小寵物。」


「小寵物?」


「對,狗或貓是不會向主人反抗吧。」


「好吧,我知道了,再也不會踢伯父了。但是有一個條件,你能答應吧。」


「什麼事呢?」


「是 — 不要弄破我的處女膜。」


「你說什麼?」


「我是決心在結婚前要保持純潔的。」


聽到她說到純潔,鎌田多少有點好笑的感覺。實在不敢相信,從這個完全現代化的女孩嘴裡,從原宿的女孩嘴裡,聽到這樣封建社會的話。


可是,答應她的條件,等於要失去一半他要實現的夢。但拒絕小百合的要求,可能還要對她動粗才行。


「好,知道了,來吧!」


鎌田抱緊赤裸的少女後,帶去書局。


「伯父,你要做什麼呢?」


「對寵物,首先須要做身體檢查….」


鎌田把少女帶到書房,就把四腳的小圍棋桌反轉過來。然後也要少女躺下。


「小百合,你是我的寵物,答應聽我的話,對不對?」


「是 — 我會聽的。」


「好,那樣把雙腳放在圍棋桌的腳上,像夾住那裡一樣的。」


「啊…..那樣太難為情了。」


「喲,又要不聽話了,不可以呀。」


「可是 ….. 我自己怎麼能那樣做啊。」


小百合的臉已經紅到耳根,搖頭表示不肯。


「原來你是自己主動的那樣做感到難為情。好吧,伯父給你做那樣難為情的姿勢吧。」


鎌田的雙手把小百合的雙腿,很巧妙的圍繞在圍棋桌的腳上,鎌田是醫生,立刻連想到女人在婦科的檢查台上做出的姿勢。


「啊 …… 難為情 …..啊 …. 」


少女的雙腿想縮回去。


可是中年醫生好色的手,把可愛美少女的大腿分開成最羞恥的姿勢。在分開九十度的大腿,有可愛寵物的雌性象徵,綻放出盛開的花朵。


「啊…..不要…..」


小百合扭動雪白的屁股。


鎌田把少女的雙手拉起,連腳一起固定在圍棋桌的腳上。然後拿來很大的鏡子。


「啊….我不要看這樣 …… 難為情的樣子 …..」


這是處女的小百了合,大概還沒有弄成這樣難看的姿勢,垂到肩上的頭髮也在顫動,紅紅的臉也低下去。


「首先要檢查,我的寵物是公的還是母的。」


鎌田水把小鏡子放在小百合的大腿之間,照出有柔軟恥毛圍繞的淫唇。


那裡的花瓣是多麼新鮮艷麗,是她證明少女所謂的處女。雖然還是未完全成熟的果實,但像船底形狀的頂點裂開,有鮮艷的紅寶不斷出頭。令人連想到紅色蛤肉的花瓣微微張開,能看到發出粉紅色光澤的洞口。


鎌田的手指把花瓣的洞口撥開,食指與中指做成V 字形,還沒有貫穿過的陰道顯示微微隆起,而且從深處散發出甜美的味道。


看著淫靡的花瓣,鎌田說:


「小百合,你說,你是母的 —- 還是公的。」


「伯父是醫生。怎麼會不知道呢?」


「小百合,我要你自己說。我拿小鏡子給你看自己的東西,然後說母子還是….」


「我是女孩子。」


「嘻嘻,大概不會錯,但你是寵物,所以必須說母的還是公的。」


「你又欺負我了。」


「快說吧。」


「我是….母的。」


「為什麼是母的?」


中年醫師的手指玩弄濕濕的黏膜。小百合的頭向後仰去。


「快說啊!」


「因為……胸部有隆起….還有你摸的地方……是有開口的…..」


自己的肉瓣受到鎌田手指的玩弄,但小百合還是不得不說出自己是母的。


「好吧,現在我要仔細的檢查你的這個東西,是不是真正母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