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美女魔術師李丹

春節到了,著名的美女魔術師李丹和助手林娜將在C城的體育館為大家獻上特別的SM魔術表演——性愛木乃伊。


美女魔術師李丹將頭髮紮在腦後,穿著一件白色露臍的超短高叉緊身身旗袍登場,耳朵上戴著兩個雞頭形狀的耳墜,一雙光潔的長腿上穿著肉色的長筒絲襪和白色的高跟鞋,助手林娜穿的則是一件開胸的黑色連衣露背晚禮服和灰色的網眼絲襪,兩個人在舞檯燈光的照射下顯的是那麼的美艷動人。


表演開始了,首先,一位男助手拿著各種道具走到李丹的身後,先把李丹的手指相對用指銬將兩個拇指銬了起來,然後用魚線緊緊的纏繞捆綁在一起,再用膠帶裹緊,用繩子把李丹的雙手手腕併攏捆綁打上死結,再在手肘的部分上下捆綁,在中間打結系死,用一根繩子穿過她的腋下把李丹的大臂往中間拉捆緊,這樣李丹的雙臂在背後形成了Y型,一點也動彈不得,與此同時,林娜則被帶到了另外一邊,那裡有一位從一直以來觀看了李丹所有魔術表演的男性觀眾中抽出的幸運者,服用了一些春藥後正光著下身坐在一張椅子上,下體的那根東西堅挺無比的高高翹了起來,林娜微笑著朝他打了下招呼,便被助手將雙手扭到了身後,先將她的雙手手腕以下用膠布包了起來,再將她的前臂交叉拉到最大限度用繩子捆了起來,使得她不得不高高地挺起胸部,助手便用繩子將乳房的根部纏繞好幾圈緊緊地勒起來,再捆綁好林娜的上身後,助手將兩個雞蛋硬是撐開林娜的肛門給塞了進去,然後用肛門塞塞住,把林娜弄的忍不住輕聲呻吟起來,不過更刺激的還在後頭,兩位助手將林娜背對著那名男子,抓起她的大腿和腰,將蜜穴對準那根高高硬挺起來的肉棒慢慢地套了上去。


「啊……啊……」林娜的蜜穴被慢慢地撐開塞緊,發出嬌媚的呻吟聲,看的現場的觀眾熱血沸騰,那名男子更是舒服的吸著氣叫了起來。終於,男子的陰莖完全插入了林娜的體內,林娜就這麼「坐」到了男子的大腿上,助手將林娜穿著灰色網眼襪的雙腿最大限度地併攏起來,在腳踝處戴上了鎖銬,將鐵鏈鎖在了椅子腿上,然後用繩子一圈一圈的往上捆去拉緊,直到讓林娜的大腿緊緊地夾著男子的陰莖一點也分不開為止。


「先生,請用你的手和腳將我緊緊地抱住,可別讓我等一下給跑了哦~」林娜忍著下體的刺激回頭對男子微笑著說道。


「哦?你放心,我絕對不可能讓你逃掉的嘿嘿~」男子說著用雙手一下抓住了林娜的乳房,雙腿交叉將林娜的小腿夾了起來。


「好……好大的力氣……輕 ……輕點……」林娜看起來似乎被那雙大手抓的有些吃不消,不過助手並沒有給她多說話的機會,捏著她的小嘴將一團紅布給塞了進去,然後是一個紅色的塞口球。最後,再用一個黑色的頭套套在了林娜的頭上,在脖子處將套上的繩子繫緊。


「嗚……」林娜發出嬌媚的呻吟聲,從現在開始,她恐怕都要處於身後男子的掌握之中。


在林娜被捆綁的那段時間裡,李丹那邊也沒停下,助手捆綁完她的上身後,將乳銬和手銬給她戴上,再扯下她的內褲,將一團紅布包在裡面,塞進了她的嘴裡,外面也是用一個紅色的塞口球堵上,不過比林娜的更嚴密,塞了塞口球,助手還用了白色的膠帶圍著纏了幾圈,將塞口球也封在了裡面。


現在李丹也說不出話了,助手將一個紅色的巨大圓柱型的鞭炮一樣的東西向觀眾展示了一下,然後塞進了李丹的蜜穴之中,接著,再將將根稍小一些的分別插進了李丹的尿道和肛門裡,並用塞子全部塞上,用繩子將塞子牢牢地壓住。李丹的表情明顯的有了一些變化,開始輕聲呻吟起來,看來鞭炮的尺寸稍微大了一些,撐的她很難受。


沒多久,她那雙穿著肉絲的長腿也被助手用繩子捆成了粽子一般,並脫下了她的高跟鞋戴上了腳趾銬,現在看來,李丹雖然被全身緊縛,但是比起以往的表演來,似乎還略顯「簡單」了一些,這時候,幾個助手人手一捲白色的繃帶,開始圍著李丹包裹起來,他們先把李丹被捆在身後的雙手用繃帶緊緊的包起來,然後順著手臂一直往上纏去,纏完了再將手臂和身體纏起來。李丹的雙腿也得到了同樣的照顧,助手先仔細的將李丹的腳一圈圈的包好,然後才順著腳踝慢慢的往上纏去,小腿,膝蓋,大腿,肉色的長筒絲襪慢慢地被白色的繃帶所吞沒,幾分鐘後,便纏到了腰部,和上半身的繃帶會合起來。


在纏裹胸部之前,助手先將一個橢圓型的感測器塞進了李丹的乳溝裡,然後再用繃帶將李丹傲人挺拔的雙乳給包裹起來,一直往上到肩膀,然後是脖子,到眼睛的時候,他們先給李丹戴上了黑色的眼罩,將頭髮一起包裹起來,然後將繃帶在腦後打節用膠帶封起來。


現在,我們的美女魔術師李丹已經被完全包裹成了一具白色的木乃伊,在舞台上慢慢地蠕動著,助手們將她抬起來,放進了舞台後面打開的法老圖案的棺木裡,然後蓋好鎖上,用鎖鏈捆好,吊到了半空之中。李丹將要嘗試著從這樣嚴密的拘束下逃脫,並與林娜配合完成最後的表演,不過這次為了增大難度,便事先將林娜捆好,並且下體被陰莖插入,在李丹嘗試逃脫的時間裡被身後的男子盡情的抽插玩弄。


「嗚!!……」男子體內的春藥的作用越來越強,男子的大手抓住林娜的一對肉球用力的揉捏擠按,下身更是瘋狂地在林娜的蜜穴中誇張的抽插攪動,把林娜捅的不停的扭動著身體嬌叫連連,在這樣的干擾下,如果林娜還能和李丹完成配合,的確難度相當的大。


舞台的大屏幕上出現了20秒的倒記時,同時在李丹乳溝裡的感測器顯示著李丹的心跳和體溫,並且傳過來一些模糊的呻吟和身體摩擦的聲音,看來李丹正在棺木內拚命地掙扎著。


10秒過去了,棺木在半空中劇烈的搖晃著,被套著頭的林娜仍在大聲的呻吟,下身已經濕成一片。


還剩5秒,觀眾都在緊盯著大屏幕和半空中的棺木,難道這次李丹會失敗嗎?


終於,在觀眾的驚呼聲中,時間到了,全場的燈光突然全滅,過了3秒鐘,燈光再次亮起,棺木仍然在半空中搖晃著,林娜也仍然被男子抱著胸部按在自己的陰莖上瘋狂地抽插著。


「看來這次我們的美女魔術師李丹的表演失敗了讓我們把她放下來,看看到底怎麼樣。」主持人走上台,和助手一起將吊在半空中的棺木放了下來,然後解開鎖鏈,打開鎖,把棺木的蓋子翻開,一個全身被繃帶包裹起來的木乃伊仍然在裡面扭動著身體。


「好了,讓我們把繃帶解開。」主持人說道,助手便將木乃伊抬了出來,扶著使她站立在舞台中央,然後慢慢地將腦後的膠布撕開,將繃帶一圈圈的解了下來,但是等他們將封嘴的膠布撕開,摘下眼罩一看,竟然不是李丹,而是本該一直被固定在男子大腿上被奸著的林娜!


再看另一邊,男子的身體抖動了一下,將滾燙的精液射進了抱著的「林娜」體內,然後鬆開雙手,靠在椅子上休息,「林娜」呻吟著扭動了一下身體,然後也向後靠在了男子的身上嬌喘著。


助手們走過去,將黑色的頭套解開取了下來,沒錯,那正是原來應該被關在棺木裡吊在半空中的美女魔術師李丹,她嘴裡的塞口球仍然是當初助手給她戴上的那個,香津從嘴角留了出來。助手們將李丹從男子的身上解下來,將她肛門裡的塞子拿出,掏出的也是本該是塞進林娜肛門裡的雞蛋,而林娜的下身,也塞著原來應該是塞進李丹下身的三個大紅鞭炮,助手們將塞子一取下,大量的蜜液便順著林娜的大腿流了下來。


過了一會,人們這才注意到,李丹和林娜不僅掉了包,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還互換了衣服,現在李丹穿著那件黑色的開胸晚禮裙,而林娜則穿著那件白色的超短旗袍,不過有趣的是,她們穿在玉腿上的襪子卻沒有換,李丹仍舊穿著那雙肉色長筒絲襪,而林娜穿著的也還是那雙灰色的網眼襪。


在觀眾熱烈的掌聲中,李丹和林娜拉著手走到台前,取下了口中的塞口球,拿出了塞在嘴裡的紅布,用手一抖將兩條紅布展開,上面正好分別寫著「新春快樂」和「萬事如意」八個燙金大字。


助手們和主持人從兩位美女的身後走了上來,一起向觀眾鞠躬致謝,就這樣,這次高難度的SM魔術表演在觀眾的歡呼聲中成功地結束了。


—————————————————————————————————–


美女魔術師外傳-綁架事件


春節那次特別表演結束後,美女魔術師李丹再次創造了在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成功逃脫的神話,第二天,她收拾好行李,準備和林娜一起搭乘上午的航班離開C城,可是到了約定的時間,林娜並沒有出現,房間也沒有人,最後打她的手機,接電話的卻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你是?……」


「呵呵,李丹小姐,很抱歉的告訴你,林娜小姐現在暫時在我們這裡做客,如果你想接她回去的話,請你現在坐進開到你身邊的那部白色的麵包車裡,當然,你也可以選擇自己離開,但是林娜小姐就會被無限期的扣下來。」


這時候,一輛白色的麵包車停在了李丹的身邊,車門打開了,不過是從後面開的那種,裡面似乎坐著一個男人。


「你們是誰,這麼做有何目的?」


「我們是誰並不重要,我們的目的只是想請你來表演一個由我們精心設計的SM逃脫魔術,如果你能再次成功,便可以找到林娜並把她救出去,如果失敗……」


聽到這裡,李丹笑了起來,打斷對方的話說道:「如果我失敗,我和林娜就要任憑你們處置是嗎?」這樣的事情自從她上次在魔術表演中開出了這樣的條件,不少垂涎她們美色的人都千方白計的設置陷阱請她們去表演,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了,除了少數幾次被高人算計得手盡情的虐玩了她一段時間以外,大部分情況下她都能輕鬆的逃脫,如果對方是美女的話,她還會將對方反綁起來,堵上嘴用魔術作弄一番然後才飄然離去。


「請相信我們的誠意,因為如果真想綁架你的話,在請林娜小姐來的時候我們早就可以一起下手了。」


「好吧,事到如今,我似乎相信或者不相信都沒什麼用吧?」李丹笑了笑,收起手機走上了停在旁邊的麵包車,車廂裡放著一張鐵椅子,李丹剛上去,就有一個男人緊跟在她後面上了車,然後將車門拉上。


「李丹小姐,為了怕你中途反悔喊叫,我們要把你捆起來並堵上你的嘴。」兩個男人都戴著面具,手裡拿著繩子一前一後的把李丹夾在了中間。


「好吧,即使我不同意,你們也會照綁不誤的吧?」李丹笑了笑,坐到了那張鐵椅子上,兩個男人將李丹的外套脫掉,露出裡面的白色吊帶連衣短裙,然後將李丹的雙手反扭到身後,手腕交叉著捆了起來,捆好後再與椅子捆在一起,她穿著白的絲襪的雙腿則被併攏著合在一起,用繩子一圈一圈的綁住,繩圈中間再豎著纏繞幾道拉緊,然後分別給她的手腕和腳踝上戴上四副手銬,一頭銬著李丹的手腳,另一頭銬在了椅子的靠背和腿上。


「現在,該堵上我的嘴了吧?你們打算用什麼材料呢?」李丹微笑著問道。


「老是內褲想必李丹小姐也有點膩了,這次我們為你準備了新的東西。」兩個男子笑著答道,掏出了一個連著氣囊的塑料小球塞進了李丹的嘴裡,然後按動氣囊充氣,讓小球在李丹的空腔中逐漸地膨脹,將整個空腔都塞的滿滿的。


「嗚……」小球已經在李丹的嘴裡膨脹的很大,不放氣已經根本無法吐出來了,男子這才滿意地拿出一卷膠布,把李丹的嘴完全地封了起來。


「為了保險起見,還得給你打一針麻醉藥。」其中一個男子說著,拿出了準備好的針筒,往上推了推,擠出一點藥液,然後將針頭扎進了李丹的手臂。


「好了,李丹小姐,到我們要去的地方還有一段距離,你先好好地睡一覺吧,等下可有你累的。」


「嗚……」李丹眨了眨眼睛,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困乏,漸漸迷糊了起來。


……


「嗚……」當李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成處於一個四周都密封起來的房間中,只有一個門,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換上了一套白色的半透明暴露性感內衣和吊帶白色網眼長筒襪,嘴裡好像含著一個大冰球,被撐的有點鼓脹,外面是一個紅色的塞口球,帶子被拉到腦後鎖死,脖子上套著一個金屬項圈,項圈上連著一根中空的白色塑料管,被固定在了身後的牆上,一對高聳飽滿的乳房裸露著,被戴上了一副金屬乳銬,乳頭上則套著兩個透明的搾乳吸管,吸管的末端各有一個鑰匙孔。


雙手則好像被併攏著在身後用繩子綁了起來,而且還套上了一層紅色的拘束手套,外面還戴上了有副銬子,後庭被塞進了什麼東西,撐的很難受,所幸蜜穴裡沒被塞進什麼東西,不過雙腿被一個紅色的長筒拘束皮套給包了起來,一直包到大腿根部,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繫緊的絲帶。


「李丹小姐,你終於醒了,那我們就廢話少說,開始表演吧。」李丹的耳朵裡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看來他們在她的耳朵裡放進了一個微型耳機。


「由於逃脫的步驟過於複雜,在必要的時候我將做些提示性的講解,現在我先告訴你,解開你全身束縛並開門離開這個房間的關鍵就是藏在你身上的幾把鑰匙,開門的鑰匙在你嘴裡的冰球中,不過那並不是普通的冰球,而是由強力春藥冰凍成的,開塞口球的鑰匙在吸乳管裡面,開吸乳管和乳銬的鑰匙則在自己的手心裡,不過你要先想辦法打開拘束手套上的鎖銬,開鎖銬的鑰匙在你幽門裡的東西中,而開肛門塞的鑰匙,則在你右腳的高跟鞋底,不過要想把高跟鞋脫下來,則要先打開腳踝處的小鎖,開鎖的鑰匙就在你雙腿外面這層拘束皮套底部。至於怎麼打開拘束皮套,那就要靠你自己想辦法了。」


男子不說話了,李丹開始查看四周,發現全是奇怪的裝置,她彎曲了一下雙腿,發現在拘束皮套的底部有一個小鉤子,而在離自己腳心大概半米的地方的地上,也有一個小鉤子,李丹便坐起身子,慢慢地朝鉤子一點一點的移了過去,這樣勢必要用到她的臀部支撐身體,李丹剛挪了一下,肛門塞便受重陷進去了一點,將肛門裡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頂的更深,撐的很難受,李丹只能忍著,


繼續往前挪,好在不是很遠,一下便到了,她對著地上的鉤子移動腳底,試了好幾次才將兩個鉤子套在一起,然後用力的收腿往回拉,,將拘束皮套一點一點的往下拉去,這樣一來,她可憐的屁股又難免受到肛門塞的頂撞,終於,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將拘束皮套拉下去了一半,剩下的便好拉許多,李丹向後一彈,猛地收腿,終於把拘束皮套拉了出來,看見了被抖出來的鑰匙,


但是她馬上發現,自己穿著高跟鞋的雙腿被幾層肉色的絲襪給層層套了起來,裹的緊緊的,沒辦法,她必須先把絲襪脫掉,但是鉤子上已經套了拘束皮套,用不了了,李丹只能再找其它的工具,好在她很快發現在身後的牆壁上,大概是到她小腿的高度,有一個朝下的鉤子,


李丹挪了過去,費勁地將鉤子鉤在絲襪的開口處,然後靠著牆壁慢慢地站起來,小跳著想把絲襪蹭下去,但是剛一落地,鞋底馬上傳來一陣針扎般的疼痛,原來在她穿的高跟鞋底,除了鑰匙之外,還有密密麻麻的小刺,她這一跳,正好扎進她腳底下的穴位當中。


「嗚!……」李丹不得不靠著牆緩了一下,不敢再跳,只能慢慢地把絲襪一點一點的往下蹭,絲襪一共有三層,為了防止李丹一次鉤住它們一起蹭掉,專門拉到了三個不同的高度,越裡面的拉的越低,這樣李丹就不得不這樣來回蹭上三次,不過越到裡面越輕鬆一些,但是儘管如此,這樣的運動量對於一個全身被束縛成這樣的女人來說也不小,


在將絲襪全部拉掉一後,李丹感到有些累了,靠在牆上輕輕喘著氣,身體開始燥熱起來,不是因為運動,而是因為含在嘴裡的春藥隨著體溫升高加速了融化,被李丹喝了下去,開始起了作用。


不過李丹的身體素質也非常的好,休息了一下之後,她用已經自由的雙腿將鑰匙移了過來,但是現在問題又來了:她怎樣才能把鑰匙插進腳踝上的鎖孔裡?她的雙手和嘴現在都用不了。


李丹又想到了鉤子,她用雙腿夾著鑰匙,將鑰匙孔套在了鉤子上,然後將右腳給伸過去,慢慢地對著鎖孔插進去,因為無法很好的受力,所以這個過程又花了不短的時間,好不容易才將鑰匙插了進去,然後轉動腳踝,只聽卡嚓一聲,鎖被打開了,李丹把右腳從高跟鞋裡解放出來,看見腳底全是密密麻麻的紅印。


接下來就簡單一些,李丹熟練的用腳趾夾著鑰匙,將左腳的鎖也打開,解放了雙腳,不過下一個問題是:如何才能把鑰匙插進肛門塞中??李丹用腳趾夾著鑰匙用力的往後彎曲,但是總是差一點點,只得放棄,不過,她看見前面有一個凳子,上面有一個卡槽,正好可以把鑰匙頭朝上固定在上面,這樣只要她對準鑰匙坐下去,就可以把鑰匙插進肛門塞上的鑰匙孔中。


她站起來朝凳子走去,但是脖子很快被拉住了,是那根連著項圈的塑料管,非常的堅韌,怎麼拉也拉不斷,這時候,李丹發現有一根氣管通到了塑料管中,另一端連著一個立起來固定在地面上的打氣筒上,不過打氣筒的形狀很奇怪,把手竟然是蓮藕一樣的一節一節的豎起來的,她試著彎下腰去壓把手,但是根本壓不下去。


「李丹小姐,這個把手必須在360度全部受擠壓的情況下才能壓的下去。」男人的聲音又響起來了,李丹看著把手的高度和形狀想了一下,終於明白了當初他們為什麼沒把她的蜜穴給塞上,原來就是為了等著看她用來「打氣」!


李丹沒有其它辦法,只好跨上去,將自己的蜜穴對準把手的頂部,慢慢地套了上去。


「嗚……哦……」李丹的身體在春藥的作用下,被東西插進下體,顯的特別敏感,忍不住呻吟起來,臉也漸漸紅了起來。


「李丹小姐,還等什麼呢?給你脖子上那條空心的鎖鏈充氣吧,只有把它撐爆,你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哼……這正是他們想看的景象吧……」李丹猶豫了一下,但是耳朵裡隨即便傳來了林娜嗚嗚的呻吟聲,還有肉棒在女人體內抽插的聲音以及男人沉重的呼吸聲。


「李丹小姐,請抓緊時間,這裡有幾十個男人排著隊等著和林娜小姐親熱,你逃脫花的時間越長,林娜小姐將會被越多的男人輪姦。」


「林娜……這大概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吧?但是現在已經無法改變了,只有繼續做下去……」李丹早就料到了這點,但是除了完成這個魔術她也沒別的選擇,於是她用力朝地上蹲了下去。


「嗚!!……」把手受力馬上一下捅進去兩節,等李丹起身的時候,因為是一節一節的都是前頭小後頭大,易進難出,所以卡在了穴口撐了好一下才出來,李丹被這一進一出的來回抽插,下體疼痛而又酥軟,幾乎用不上什麼力氣,就這樣她忍著強烈的刺激,一上一下重複著往塑料管中充氣,下身很快濕成了一片,蜜汁開始流了出來。


「嗚……嗚……」李丹半閉著眼睛,嬌喘著大聲呻吟起來,一時間媚態百出。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腦後「啪!」的一聲,塑料管終於被撐爆了,李丹的脖子終於也自由了,她停了下來,用穿著白色網眼吊帶襪的雙腿緊夾著把手,在上面嬌喘著。


「嗚……」李丹開始艱難地將把手從蜜穴中拉出來,每拉出一節都刺激的她大聲呻吟起來,蜜汁順著把手流下來,她拉出一節就休息一下,終於只剩下最後一節還卡在蜜穴裡。


「嗚……噢……」李丹閉上眼睛用力的往上蹬腿,但是最後一節似乎比原來的大了一圈,怎麼拉也拉不出來,倒是把李丹弄的香汗淋漓,蜜汁不斷,順著把手流到了地上。


「嗚……嗚……」李丹最後用盡全力,猛的使勁,終於將最後一節也拔了出來,帶出好多的蜜汁,但是同時,這一用力將把手往上拉出了一截,似乎啟動了什麼裝置。


「嗚!!?」果然,把手連著的是吸乳器的裝置開關,只見吸在李丹乳頭上的吸管開始運做,將李丹的乳汁源源不斷的吸了出來。


「嗚!!」李丹的胸部一陣酥麻,跪在地上呻吟起來,幾分鐘後,她不得不忍著下身還沒消去的刺激和胸部被壓搾的酥麻,用腳趾夾著鑰匙,走到了凳子旁邊,失敗了幾次後,困難地將鑰匙放到了卡槽裡,然後對準著坐了下去用力轉動,又是喀嚓一聲,肛門塞突然縮小,從她的肛門裡滑落下來,被頂在裡面的一截圓柱型的管子馬上撐到了肛門口,但是抵在裡面仍然出不來。


「提示一下,塞在你肛門裡的東西底部有一個開口,不過要通電才能打開。」


「嗚?!……」李丹皺了一下眉頭看到另一個凳子上貼有閃電的標記,凳子的上頭有一個白色的突起,李丹也顧不得那麼多,掙扎著走了過去,將屁股對準白色的突起小心的坐了下去,但是並沒有什麼反應。


「忘了說了,要啟動電源必須再往下用力一點。」男子說道。


李丹於是用力往下壓著身子,突然一股電流馬上湧了出來,發出滋滋的聲音。


「嗚嗚嗚!!……」李丹被電的全身不停的顫抖起來,蜜汁流個不停,幾秒鐘後,身下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李丹一下彈了起來,接著便聽到了鑰匙掉地的聲音。


李丹剛想坐到地上休息一下,卻發現肛門裡的東西被充了電以後一下鼓脹了好幾圈,將她的屁眼撐的快要爆開一樣,她忍著劇痛,用腳趾夾住鑰匙,回到剛才那個有卡槽的凳子旁邊,將原來的鑰匙踢掉,然後插上了新的鑰匙,這時候她的全身在春藥的作用下已經燥熱不堪,她好不容易才將鑰匙插進拘束套外面的鎖銬中,用力的轉動了一下,打開了鎖銬。


接下來便是脫下手上的拘束手套,李丹走到剛才鉤絲襪的鉤子邊,將鉤子鉤在了拘束手套的絲帶上,用力往上拉,慢慢地將拘束手套拉松,然後再一點一點地蹭下來,脫下了拘束手套後,還有兩層絲襪,也用同樣的辦法拉下來,絲襪拉掉了,還有捆著手的繩子,這個就要費點勁,李丹將繩子用鉤子鉤住,用力的往後拉,但是繩子捆的非常的緊,拉了半天也沒鬆動,倒是把繩子拉的更緊,勒的她的手臂像要被絞斷一般的難受。最後李丹連拉帶蹭,終於將繩子弄斷,但是奇怪的是雙手仍然不能分開,原來是被特殊的黏合劑黏握著拳在了一起。


「嗚……」李丹感覺雙手就像已經長在了一起一樣,根本沒法分開,這時候,耳朵裡又響起了男子的聲音:「這種黏合劑可以承受500公斤的張力,只有專門的還原劑才能融掉它,現在有一小瓶還原劑就放在吸乳器的罐子裡。」


李丹知道了地方,但是估計也不會給她輕易拿到,果然,用來剩放李丹乳汁的罐子被固定在地上,上面有一個大蓋子,連著兩條導管直通到李丹胸前的吸管上,無論李丹用腳怎麼踢,也無法把蓋子打開,不得已,只好用自己的雙乳受力,整個人往後退去,李丹越用力,乳房的前端就被拉的越長,痛的她不停的呻吟起來,


這樣下去可能會把自己的乳頭拉斷也說不定,她想了一下,用一條腿纏住導管,然後用另一條腿往後蹬去,只聽「光」的一聲,蓋子終於被拉開了,但是李丹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壓到了肛門中那根鼓脹不堪的東西,痛的她一下弓起了身子,翻滾著身體大叫起來。


「嗚!!……」


大概過了有半分鐘,李丹才艱難地從地上站起來,乳頭和肛門處火辣辣地痛,她慢慢地朝裝乳汁的罐子走去,在自己的奶水之中,發現了漂浮在上面的一個小瓶子,用腳趾把它夾了出來,放到凳子上,用手腕夾住它用力的擠碎,讓還原劑流到自己的雙手之中,大概過了十幾秒,手指終於可以動了,


接著,雙手可以分開了,李丹顧不得活動一下麻木的手指,趕緊將手伸進肛門,呻吟著將裡面那個該死的東西給慢慢地拿了出來,接著,在春藥的強烈刺激下,趕緊拿著鑰匙插進了吸乳管的末端,扭動後吸乳管便突然分成了左右兩半,從李丹的乳頭上脫落下來,殘留在裡面的白色乳汁嘩啦一下流到了她身上,一根鑰匙掉了出來,李丹再把勒著乳根的乳銬打開,揉了揉被勒出紫印的乳房,然後撿起鑰匙,插進了腦後的鎖孔裡,將塞口球解了下來。


「哇……」李丹用手將嘴裡最後剩下的一點冰塊拿了出來,扔在地上摔碎,然後拿起鑰匙,焦急地朝門走去,耳機裡傳來的都是林娜一浪高過一浪的呻吟聲,現在不知道已經被幾個男人輪姦過了。她必須馬上救她出來。


「喀嚓」門打開了,李丹嬌喘著走進了另一個房間,樣子嫵媚無比,雙手放在胸前半閉著眼睛輕聲呻吟著靠在了門背上。


「林…..林娜……」李丹眨著眼睛嬌喘著說道。但是房間裡並沒有林娜,而是兩個拿著繩子的戴著面具的男人在等著她。


「恭喜你闖過了第一關,李丹小姐,現在開始第二關。」


「什麼……第……第二關?」李丹嬌喘著說道。


「是的,第二關就是你表演過的性愛逃脫,不過難度要更大一些。」兩個男子說著朝李丹逼了過去,然後撲上去抓住了李丹的手腳,將李丹的雙腿盤起來用繩子捆住,雙手拉到背後成「w」型反吊著捆好,然後將脖子上的繩子拉到盤起來的腳踝處,纏了起來,這樣李丹就必須微微彎下腰。


「啊……放開我……林娜在哪?」李丹嬌叫著。


「林娜小姐也正在表演著這個節目。」一個男子淫笑著把李丹抱了起來,將她的蜜穴對準自己早已尖挺無比的肉棍套了下去。


「啊!……啊!!……」李丹大聲呻吟起來,男子就抱著她的蜂腰坐在凳子上,讓她在自己的肉棒上上下的滑動著抽插起來。


「啊!……啊!……」李丹被春藥刺激的早已飢渴難耐的身體此刻完全崩潰了,愉悅著扭動著,大聲呻吟起來。


接著,另一個男子捏著李丹的嘴,將自己的肉棒一直捅到了李丹的喉嚨裡。


「嗚!!……」李丹含著男子的肉棒,發出淫緋的聲音,和耳朵裡林娜發出的呻吟聲交織成了一片。


身下的男子用一雙大手在李丹的胸前揉搓起來,大笑著說:「美女魔術師,開始表演吧,看看你怎樣從我們兩個的前後夾擊中逃脫出去~」


「嗚!!……嗚!!……」李丹感覺兩個人把精液一下噴到了自己的喉嚨和蜜穴裡,身體不停的隨著兩人的抽插節奏顫動起來,根本沒辦法動彈。


「哈哈,怎麼了,不打算繼續表演了嗎?那麼我們就改成表演另一個節目:性愛呻吟吧~」男子笑著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把李丹的身體頂的劇烈的上下晃動起來,精液從李丹的嘴裡和下身不斷地流出來,她那嬌媚動聽的呻吟聲在空曠的房間中不停地回湯著……


到了晚上,滿身精液的李丹和林娜被男人們清洗完身子,分別換上性感的紅白色半透明內衣和吊帶網襪,灌了一大杯春藥和催乳劑後,捆成了四馬攢蹄的姿勢,用一大團絲襪塞進她們的嘴裡,外面再用紅色的塞口球堵上扔到了床上,兩個男人將她們抱在懷中當做抱枕,用手揉捏著她們美妙香艷的身體慢慢的入睡。


第二天早上,還有更刺激的SM魔術等著她們去表演。


—————————————————————————————————–


著名魔術師嬌嬌和媚媚將要為大家表演的這個節目名字叫做四分五裂,顧名思義,就是要在魔術表演過程中將嬌嬌四分五裂,當然,要看我們的大魔術師能不能逃過這悲慘的命運了。


全場的燈光突然全暗了,幾束光集中做在舞台的一側,只見嬌嬌赤著腳、衣裳不整的被鎖在一個粗糙的站籠車裡被工作人員推上舞台,她身上的幾片破布不但沒有任何掩蓋的作用,甚至比沒有它們還更挑逗人。而且她還在不時的在車籠裡扭來扭去,一付標準的性飢渴的模樣。


這時,另一位魔術師媚媚穿著鮮紅的女王裝,從後台慢慢走了出來。只見她腳蹬一雙火紅的10CM超高跟皮靴,靴筒一直拉到大腿,而在紅色的束腰和靴子之間則只有紅色的網狀絲襪褲,由於沒有再穿內褲,大家甚至可以在媚媚走動的時候隱約看見她的小穴。


媚媚揮舞著紅色的皮鞭,開始在公正員的幫助下抽中四個觀眾上台來幫助表演,觀眾們真是激動得很,甚至有人拿相似的座位號票企圖矇混過關,當然,在大家的哄笑聲中被趕了下去。


媚媚讓大家把嬌嬌放了出來,然後讓大家檢查一下嬌嬌是不是血肉之身,檢查的方法就是四個人分別抓住嬌嬌的四肢往四個方向拉,楞是將嬌嬌成大字型從地上拉了起來,嬌嬌馬上就發出了淒慘的叫聲,然後大家又在媚媚的默許下把自己的大肉棒插進嬌嬌身上的三個洞裡作「深入」的「檢查」,


還有一位抓住嬌嬌的雙乳開始努力的乳交起來,他們四個在台上將嬌嬌翻來翻去的幹,幹得台下的觀眾直抗議,沒辦法,為了不至於破壞演出秩序,媚媚只好請求那四位幸運兒稍微冷卻一下,因為嬌嬌還要表演呢,而嬌嬌好像已經被幹得沒法動了。


媚媚讓那四個觀眾從舞台的一邊推出一張窄長的檯子,自己則給嬌嬌的嘴裡塞上一個鮮紅的塞口球。推出來的檯子上有一個小木櫃和幾個銬具,櫃子的上面有一個凹,兩側有四個凹,下面有一個窄凹,前面板上則有兩個大洞,拿下面板後內部則是一大堆的銬具。


媚媚讓大家把嬌嬌放進櫃子裡去,先是把她的兩條腿由兩人拉成一字馬,分別用銬具銬在檯子上,這樣嬌嬌就只能兩腿大開的坐在小櫃裡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觀眾拉得太用力了,嬌嬌不停的「嗚嗚」地叫著;


接下來,媚媚讓兩個觀眾各站在檯子的兩側,將嬌嬌從兩側上方的兩個凹槽裡伸出來的兩條玉臂和兩位觀眾的手銬在一起,她的玉臂上還有剛才觀眾用力捏所留下的青印;完成了四肢的固定以後,媚媚開始將嬌嬌的小腰用櫃子裡的寬鐵銬固定在櫃子裡,還讓一位男觀眾用力收到最緊了為止,勒得嬌嬌連連喘氣,連「嗚嗚」聲都快發不出來了;


腰固定好了以後,媚媚拿出一個金屬的項圈套在嬌嬌的脖子上,也讓男觀眾收緊了,收到嬌嬌好像快不能呼吸了為止,然後再把項圈和櫃子上方凹洞裡的裝置卡死,現在的嬌嬌真是分寸都動彈不得了;


這還沒有完,媚媚把面板裝上去後,嬌嬌的豪乳就從前面的兩個洞裡突了出來,媚媚硬是扯住嬌嬌的乳頭往外拉,拉得嬌嬌不得不將胸部往前挺去,而她的腰還被鎖在後櫃子壁上,她的身體扭曲成一個非常難過的姿勢,只見媚媚將一付乳銬交給一位男觀眾,男觀眾心領神會地揪住另一隻乳頭,然後硬是隔著面板把乳銬銬在嬌嬌雙乳的乳根附近,這下嬌嬌被折騰得眼淚嘩拉拉的流了下來;


完了嗎?沒有,只見媚媚又拿出兩個又長又粗的假陽具交給男觀眾,櫃子下面還可以看見兩個洞呢。只見兩個男觀眾商量了一下,惡作劇的把比較細的往肉穴塞去,而粗的一個竟然往嬌嬌的後庭塞去!痛得嬌嬌又仰起頭發出了「嗚嗚」的叫聲。


這下才終於算是完成了固定工作!雖然隔著面板,觀眾們不能確切的看到嬌嬌的身體到底被折磨成什麼樣,但是差不多也能想到個八九不離十。只是這麼幾下,台下已經有觀眾開始打飛機了。


觀眾們打算看看這個魔術要怎麼表演,只見媚媚讓兩邊的兩個觀眾一隻手抓住嬌嬌的小手,一隻手抓住她的玉腳,而站在前面的兩個觀眾都用一隻手抓住一個乳房,另一隻手抓住櫃子下的一個棒子。在他們都確定自己抓緊了以後,媚媚給他們都戴上眼罩和耳罩式耳機,然後舞台開始旋轉,嬌嬌變成了背對觀眾,而媚媚在大家的注意力還在看著櫃子轉動的時候,已經從舞台邊拿出了一個油鋸。


只見她一拉馬達,油鋸馬上發出轟鳴聲,而嬌嬌停到了馬達聲以後就開始在櫃子裡拚命的掙扎起來,腦袋也時仰時俯的,似乎在想辦法從四個男人的控制中逃脫出來,但是四個男士彷彿故意和她作對,她越掙扎,那四位是用力抓緊。


可是媚媚並沒有像普通的魔術那樣給我們的魔術師一個逃生的時間,而是直接拿起油鋸,貼著櫃子邊齊刷刷的把嬌嬌的四肢給鋸了下來!台下發出一片驚呼!要知道嬌嬌的手腳那可都是被男觀眾抓在手裡的!


而媚媚並沒有停下,她又橫著將櫃子鋸成上下兩段!這下嬌嬌是死定了!只見從四個洞裡開始不停的流出紅色的液體,而那兩個用手將棒子往裡頂的男士也感覺到順著自己手中的大棒,有熱熱的液體流了下來,流了一地都是!台下已經有不忍心的女士別過頭去了,這場景對她們來說真是太殘忍了!


大家都以為魔術結束了,可是,突然,剛才在媚媚橫斷櫃子的時候已經仰起頭來似乎已經死去的嬌嬌的頭又開始動了起來,而且不是點點頭搖搖頭而已,而是竟然轉了180度來看了看觀眾,又繼續往那個方向轉了180度回到了面對背景的那一面,有幾個膽子稍微小一點的觀眾已經手腳冰涼了,而剛才還在大呼過癮的冰戀愛好者更是一下子沒了聲音。


那四位由於有眼罩和耳機,還一直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是隱約聽見馬達聲和喝彩聲,但是媚媚沒有幫他解開,他們也不敢亂動,生怕自己受傷了。


舞台又開始旋轉,沒有了四肢又被橫斷了的嬌嬌又面對觀眾了,媚媚摘掉抓住嬌嬌乳房和下面兩個大棒的男士的耳機,吩咐他們在聽到自己個口令以後,用力往外揪嬌嬌的乳頭,然後,她走到一邊大叫一聲「拉!」,只見那兩個男觀眾用力一拉,沒有手腳而且被切成兩段的嬌嬌連同面板被平平拉了出來!她不是應該被銬在櫃子的後壁上嗎?


可是這還不是讓觀眾驚奇的,讓人驚奇的,是嬌嬌竟然從面板後面又伸出了四肢,站在地上用自己的雙手扶住了面板,兩個觀眾再也忍不住了,他們自己摘下了眼罩,驚訝的發現那兩個大棒子真的插在嬌嬌的下體裡,自己手上熱熱的液體竟然是淫水!而自己的手剛才也真的一直抓著嬌嬌的玉乳呢!


只見嬌嬌的雙手一揉,剛才還擋在胸前的面板「啪」的一下變成了一塊方巾,而方巾一抖,剛才還銬在乳根位置的乳銬變成兩個獨立的珠寶乳環。她又和媚媚各接過剛才被「鋸」下來的一對手腳,只聽「啪」的一聲響,剛才還鮮血淋淋的斷肢一眨眼就變成了四束鮮花,嬌嬌把方巾在腰間一圍,皺著眉頭從下體拔出那根大棒,使勁一甩,兩根棒子變成一副對聯,上聯是:粉身碎骨辭舊歲;下聯是:千嬌百媚迎新年。


可是還缺一個橫批呀,正在大家東張西望的時候,只見媚媚讓男觀眾撕扯自己的紅色網狀連褲襪,而那幾個男觀眾早就等不急了,他們餓虎撲食一般撲了上去,可憐的媚媚才交代一個男觀眾把自己的連褲襪進嬌嬌的嘴裡,她身上的三張嘴就再也沒有空下來的時候了,而嬌嬌把嘴裡的紅網褲襪一咀嚼,往外一吐,唰的一下變成叼著一個橫幅:春色無邊!台下的觀眾這下坐不住了,又是轟的一下衝上舞台,把嬌嬌和媚媚圍在中間!她們今天晚上看來哪也去不了了!


在嬌嬌和媚媚以及不知道什麼人的呻吟中,大幕緩緩拉上!演出大獲成功。


—————————————————————————————————–


節晚會劇組,導演向劇務發火,「每年的節目都是歌舞、小品、相聲,觀眾現在欣賞水平這麼高,這些東西怎麼拿出來見人啊,告訴我,今年最紅的表演是什麼!?」劇務小心翼翼的說道:「是美女魔術師李丹的SM魔術脫逃表演。」


導演一聽陷入了沉思,劇務可是李丹的崇拜者,一見偶像有機會上春晚,便向導演獻計獻策。導演為了引入新生血液,提高節目的收視率答應了劇務的請求,邀請李丹參加晚會表演魔術,可是節目的內容受到限制,不能暴露3點。


李丹在年二十九進入了晚會劇組,她和導演商議的了表演的內容,就是五花綁換衣術。可是這個節目也是個老節目,國內有很多人進行了類似的表演,但李丹想出了新招,就是雙人捆綁換衣術,找了春晚的另一位主持人文文合作表演這個節目,並且還設計了新穎的表演服裝。


年三十的晚上,春節晚會開始了,節目進行到10點多時,主持人文文上台來了,她穿了一套黑色透明沙質的燕尾服,觀眾們可以看到她裡面穿的藍色比基尼泳衣,腳上穿了黑色的齊膝皮靴,她手拿話筒,站在舞台中間,「下面我將為大家表演一個魔術,下面有請我的助手登場。」


這時,在舞台上方出現一個籠子,籠子裡好像有一個女人,她好像沒穿衣服,這時籠子突然分開,那人從半空中頭衝下掉了下來,觀眾不由大吃一驚,說時遲,那時快,那女人的頭快撞到地時,她在空中停住了身形,觀眾定眼一看,原來她被繩索綁住了雙腳吊在空中,她雙手被束手帶拴住綁在身後,助手們上前解開了女人,幫助她立在舞台中間,替她鬆開了束縛。


觀眾頓時報以熱烈的掌聲,因為他們看到了自己喜歡的美女魔術師李丹。李丹站在舞台中間微笑著向觀眾打招呼,有細心的觀眾發現李丹身上穿了一件透明的皮衣。而李丹的小腹微微鼓起,而在下身穿了一條皮質的貞操帶,在胸部帶了一個黑色皮胸罩,腳上穿了一雙大大的紅色高根馬靴。


李丹笑著向大家解釋:「大家想知道我這身裝備是什麼樣子嗎,


她的肛門裡注射了大量牛奶和餅乾的混合物,這些混合物會迅速的凝固膨脹,把她的大腸塞的死死的,而在李丹的陰道裡注入了白酒和紅酒的混合液,這些高濃度的酒會不停的刺激李丹的下體,給她特別的感受。肛門上塞上了沖氣的肛門塞,而下陰則用膠布封嚴再鎖上貞操帶,乳罩裡是尖銳的鋼刺,它們一根根刺入李丹美麗的乳房,給她帶來無盡的痛苦,李丹的雙腳也沒放過,她的腳趾裡被分別夾入三角稜型的小鐵棒,然後用塗了鐵沙的繃帶緊緊的裹了起來,李丹的雙腳將會受到多重的折磨。


文文走了過來,她把李丹拉到舞台中央站好,說:「好,表演開始了,我會先把李丹給綁上,助手,給我上綁。」


這時兩名助手走到李丹身邊,他們沒有捆綁李丹,而是把文文架住,把她的雙手反擰,給文文上了一個背銬,文文邊掙扎邊說:「錯了,不是綁我,是綁她,綁她。」


李丹走過來,她微笑著把一塊布巾塞入文文的小嘴裡,給文文帶上了口球,這樣文文只能發出「嗚嗚」的低呼聲。捆綁還在繼續,助手給文文的手肘處也上一副銬子,接著用鐵鏈繞過文文的雙臂給她來個五花大綁。在腰部鎖好。


把文文的皮靴脫掉,扒掉了她的褲襪,把她的兩個大腳指用一副拇指銬鎖住,再把文文的雙腳併攏,給她帶上一副連在一起的腳鐐和膝銬,再用鐵鏈從文文腳踝開始綁起,密密麻麻的把小腿、大腿綁個結結實實,鎖在了腰部。最後他們在文文驚恐的眼神下,給文文帶上了一副乳夾。


下面要捆綁李丹了,助手們先把李丹的雙手在背後相對,給李丹帶上了一副重型手銬,在手肘上下也帶上了兩副重銬。他們先用紅色的絲帶在李丹身上綁了一個漂亮的菱形,然後用力的收緊,把李丹的乳房收到了極限,再用皮帶把李丹的雙臂和身體固定在一起,一連綁了5道,他們用一副特製的鑼指給李丹帶上,這個鑼指就是用十數根鋼製的小棍把李丹的手指相對夾住,調正螺栓收到最緊。讓李丹的手指無法活動,


助手們要堵李丹的小嘴了,他們用從文文腳上脫下的褲襪塞進李丹嘴裡,再用膠布封好,把李丹的雙腳上分別扣上鐵環鎖死,用一根連桿把李丹的雙腳分開到了60度,把連桿和鐵環鎖住,然後用皮帶把李丹的大腿併攏在一起綁緊,李丹勉強支撐站立在舞台中央,而文文更是動彈不得了。


表演開始了,助手用布罩住李丹和文文,觀眾們大聲數秒,當數到十時,布罩打開了,李丹同文文依然被緊緊綁著,可是文文身上穿的黑燕尾服竟然到了李丹身上,而失去衣服文文顯得十分焦急和無助,助手們解開李丹和文文,文文連招呼都沒打便匆忙的要下台,而眼睛雪亮的觀眾早就發現,文文的肚子鼓了起來,而她的透明內衣下面明顯有肛門塞和膠布的痕跡,


而李丹呢,她卻十分輕鬆,看來她順利的完成了換衣魔術,並且把自己體內多餘的東西送給了文文呢,觀眾們對李丹和文文的精彩表演報以熱烈的掌聲。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