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縱慾女教師(2)

「嗚‥已是很成熟了。很好吃的陰部啊‥百合‥」


「啊‥‥謝謝你‥‥」


性器被誇獎和臉部一樣美麗的事,是沒有什麼好高興的。


校長的筷子伸了出來,特別長的粗筷,應該是只有奉獻給丈夫的性器這回也被別人佔有了,悅子如此想著。


「啊啊‥‥」


百合咬緊嘴唇。


筷子夾住肉片,然後擴張開來,女人的陰唇呈現出紅鮭色的妖艷光澤。


校長可能是不想弄髒女人的那兒,所以才不用手。


不‥如果這麼想的話,他不應該使用筷子等等。


筷子挖起陰唇,百合腰部扭曲起來。使用筷子則是更增加下半身的疼痛。當紅鮭色的女粘膜暴露在外面時,百合開始隱約約的發出甜美的喘氣聲。


粗筷子沿著裂縫爬行著,並且接觸到頂點。


「啊啊‥‥」


百合不由得高聲的尖叫起來。搖動且挪開了緊貼著的屁股。


「哈哈哈‥相當的有感覺‥如同是陰核一般。」


校長夫人也是一副存心不良的附和著。


百合已經是非常痛苦了,即使再怎麼可敬校長,他是男人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筷子更是將媚肉分得更開,並且玩弄著紅色的秘肉。


「啊‥不要‥校長…」


「旁邊這個是小便的孔吧‥‥」


校長一邊如此的說道,一邊用筷子頭在上面找尋著。


「就是這兒……這兒……」


「啊啊……校長…討厭…」


一邊如此的叫著,百合的媚肉上流出了黏答答的花汁,她自己也清楚陰蒂是堅硬且充血著。


「哈哈哈…悅子…好像流出更多的花汁來」


校長將筷子拿開後說道。


「什麼?」


百合緊握著雙手,向後仰的臉部往前擺,並且看了一下校長,校長一邊笑著,一邊開始用玩弄媚肉的筷子扒起白飯來。


「來吧……請快點開始。」


「什麼…幹嘛……」


百合看著校長夫人。


「自慰啊…好像就叫作手淫,你在少女的時候應該有經驗吧…那種使自己舒服,然後流出汁液來的動作。」


「這種事情………」


「校長要用你那迷人的地方所流出的汁來拌飯吃,快點……」


百合的確是有手淫的經驗。


「饒了我吧…什麼事我都能作,唯獨這個是辦不到……」


「我們是在教導你做愛的方法。」


百合被夫人這一說,只好不能任性的說辦不到。


飯桌上,百合全裸身體,雙腿在人面前張得開開的,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狂態,甚至於還要作手淫的動作。


但是到了這個地步為了證書只好要覺悟了。


百合晢白柔軟的長手指偷偷的將自己媚肉給張開來並且撫摸著膨脹的大陰唇。


「啊啊啊………」


「專心些,用手淫使自己達到高潮。」


「啊…這種事……太勉強了………」


校長夫人揉弄著百合的乳房,並且捏起乳頭,甜美的官能麻痺感,一下子就傳到了性器。


「揉弄核桃部位。」


「剝下皮後是怎樣的核桃,呈現給校長看,這就是百合的核桃。」


「是……是的…………」


百合邊發抖邊回答,發覺自己已經變得非常墮落女人。就在數天前,她可是萬萬都沒有想到自己會變成這個樣了。但是也同時令她覺得自己是愈來愈像是只有肉體的女人。


百合用自己的手指將包皮剝開,露出珊瑚色的肉芽。發癢的東西,已經衝破了河壩溢了出來。


校長眼睛一動也不動,拿筷子的手也停在那兒,簡直是要如同要將它吃下般的黏著熱情的視線,這使得百合簡直是快要窒息一般。


「啊………別這樣看嘛…」


「如果這就是百合的陰蒂,而你又不說出來的話是不行的。」


校長夫人緊捏住百合的乳頭而說道。那是一種對於百合成熟豐滿的肉體帶有嫉妒的說詞。


「啊啊啊…校長…這…這是…百合的…啊啊…陰…陰蒂…請仔細看清楚……」


百合雖然想要一口氣的說完,但是聲音已經變得尖叫起來。一想到連自己都不曾看過的部位,卻要完全讓別人看,不光是臉,連整個頭都一下子燃燒起來。


從味濃及充滿脂肪的大腿上,反映出這種喘不過氣來的情感。女人的味道變成濃厚的色香,使得校長的鼻子發癢起來。


校長說著,百合用晢白的手指開始愛撫著自己已經疼痛且充血堅挺的肉芽。害羞感覺則是不斷湧上來。


自己的手指和校長的手指很明顯有著不同的感度。但是被別人所瞧見的無恥樣,使得百合逐漸的了昏眩的忘我世界。


「啊啊…啊嗚嗚……啊……」


「對了…就是這麼樣子,你看…出來了…是蜜汁…太性感了…」


百合沒有聽進去心術不正的校長的話。


女肉被分開,挖出紅色肉髒晢白高雅手指的周圍流出了黏答答的花汁。


校長將臉靠近,伸出舌,首先將沾滿花汁的百合黏答答的手指推開,然後開始舐著。


校長一邊品嗜女人甜美的蜜汁,十分滿足於從子宮所吹出來的腥味,舐著、嗅著然後大口大口將白飯往嘴巴裡送。


命令她停止,百合於是將手指伸了出來。


膨脹的媚肉。充滿著黏答答的花汁,顯得極為的濕潤光亮。


校長將筷子所夾的生魚片往那兒一沾。


「啊嗯………」


強烈的感覺給予發熱處很大的刺激。


「你的汁代替了醬油,還不趕快道謝。」


「啊啊……謝謝你………」


生魚片在媚肉上描了幾次,然後撈取上面的花汁。



百合連喊」請饒了我吧」都忘記了,每當生魚片在撈取花蜜時,百合在厭倦當中有了興奮的感覺。新鮮的花汁不斷的溢出來。


「校長…你覺得如何呢?百合的醬油味道如何?」


夫人問。


「嗚嗯…太棒了…」


「來吧…既然被校長誇獎了,一定要達到高湖讓他瞧瞧!」


「啊啊…是…是的」


「哈哈哈…那麼…既然我誇獎你了,我也要幫助你剝開來吧…」


如此的說道,沾滿校長口水的粗筷子觸碰到百合的陰蒂。


「啊…啊…校長…」


「如果是感覺舒服的的話,就明白的說出來,並且也要向我道謝。」


粗又尖的筷子頭夾住百合陰蒂頂端,並且捏住它,使得充血現象消失。這並不是非常的用力,所以超越了發癢的覺而有了奇怪的壓迫感。


「嗚…嗯…啊啊…啊嗯嗚………」


「別光是有感覺啊……」


夫人說著,然後用一隻手玩弄起百合乳房及乳頭,和校長的手相比很明顯的只是一隻小手,但確實是掘起了百合的興奮感。


「啊啊嗯…校長…好舒服啊………」


「再用心一點……」


「啊啊…是的…校長…百合…啊啊…有感覺了…那兒非常的…啊啊…非常的舒服…」


腰上下的扭動著,大腿張開,百合發出了色情的喘氣聲。


「自己好好的善待自己吧!」


筷子將二片女肉割開,黏答答的花蜜又再次溢了出來。流滿了百合的肛門。


百合自己摩擦了陰蒂之後,校長這回又將筷子對準膣口


然後慢慢的將筷子插入。


「怎麼樣…有感覺嗎?」


「啊啊…不…不行…校長…筷子會弄髒。」


「噢…你的膣是髒的嗎?這裡是?」


「啊…嗚嗚嗯…啊…啊嗯…請不要…不行…」


粗筷子如同將狹窄部位擴大般的亂攪著。令人覺得是已經到達了取深處。同時百合害怕是不是已經將宮壁給刺破了。


「還沒有達到高湖是嗎?」


( 啊啊…不…不行…百合…啊啊…好像是要達到了高潮……)


一邊搖拽著頭,百合的嘴巴一下子張開,一下子合上。


校長用筷子粗的那邊再次插入百合的媚肉中,二根筷子合起來是要比細的陰莖要來得粗大。然後是來回的插入拔出在媚肉間。


「啊啊…啊…嗚…」


「哈哈哈…用這種東西插入拔出的話,也會覺得很舒服是吧?小女孩啊,感覺如何呢?」


「啊啊嗯…嗚嗯嗚…啊嗯…高潮…校長…這種事情…不行…百合…不行啦」


百合的身上終於充滿了興奮感。


如果被男友看到的話,他可能會昏倒也說不定,這是極為殘酷、色情的樣子。僅僅是這樣,百合就有著被虐待的情結。


她知道自己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百合不相信自己因為這種事而覺得高興。


「來吧!達到更興奮的高潮,不用客氣。」


「啊啊嗚…對…對不起…百合…啊啊…達到性高潮了…啊啊」


百合發抖的整個身體向後仰,並且發出了臨死前的吶喊聲,然後柔軟的裸身整個向後倒在飯桌上。


「哈哈哈…真是沒用的傢伙…」


校長說道。


「太好了…在這種地方…」


夫人也故意說出露骨的輕視語句。


百合終於清醒過來並且大聲的哭泣著。


百合在失望中渡過了三天。早上也不再進行肛門親吻,這回被叫去則是在晚上。


(這回是要作為晚餐的菜餚吧!)


如此的想著,甜美的感覺掠過百合的心胸。並且令她覺得害怕。害怕自己的變化,如果變成這樣的話,到底該怎麼辨呢?……不安及害怕的感覺令百合的全身發抖起來。


進入校長的房間時。


「啊……」


那先端坐著另一位全身赤裸的年輕女孩。


女孩盯著百合看,大概還不到廿歲的年齡,相當美麗的女孩,從每個角度來看,都是一位有著細身柔軟身體的女孩。


「百合…到這邊來…」


「是…是的………」


「這個女孩叫作江奈子…親一下百合………」


「什麼?」


百合非常驚訝的看了一下校長。


校長的臉是認真的,於是百合看著那位叫作江奈子的女孩。


校長很生氣的以強烈的口氣命令她。


「江奈子…由你來作吧……」


江奈子笑嘻嘻似的以攜行姿勢挨進百合。


「住…住手…不要過來………」


端坐著的面合將她的身體移開。


「大姐,你討厭我是不是?」


江奈子來到了百合的身旁,然後發出了少女的聲音說道,然而即像是突然聽到這樣的話,百合也沒有準備要回答的意思。


「………漂…亮…非常漂亮…」


「謝謝你…那麼…為什麼不親吻我呢?」


「親…親吻…我…我們都是女人啊!互相親吻不是奇怪嗎?」


「哎呀…不管是男或是女,只要有愛的話,沒有關係的…」


「有愛…」


同性相愛的很奇怪的事,最重要的是,二人剛剛才見過面,那來的愛呢?簡直是在胡說八道。但那個叫作江奈子的女孩是一副很正經的樣子,而校長也高興聽著兩人說話。


江奈子的臉更是靠近她。


「啊啊……大姐的肌膚,散發著美麗的清香。啊啊……」


江奈子出神似的說道。用手指輕輕的觸摸百合柔軟胸部的果實。


「不…不行啦……」


「為什麼?」


「為什麼?我們之間尚未有愛啊!」


「那麼就做愛吧…從現在開始…」


說著,江奈子將紅唇貼近。


「住…住手…拜託你…」


江奈子的唇和百合的唇重疊在一起,百合雖然是擺動著臉不願意,但是身體卻無法離開,於是江奈子塗著鮮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握住百合晢白的乳房。


乳頭自然的發硬起來。


(住手啦…討厭和女人做什麼親吻的動作……)


江奈子舌頭將百合的唇撥開,然後進入口腔內尋找。一下子就將想要逃跑的百合的舌給逮住。


只好接受懲罰,兩人的口水混合在一起,百合甜美的咬著江奈子的舌。


「啊啊…太棒了…大姐的親吻…」


「但是………不可以…這種事…」


「哎呀…那麼…屁股的孔…就沒有關係了…」


「什麼?」


百合看了一下校長。


她認為校長知道有關這位叫江奈子女孩的一切。


「大姐讓我吞下你的口水。大姐甜美的口水,江奈子最喜歡…」


江奈子說著,將她那女豹般的裸身躺了下來。然後將嘴巴大大張開。


百合將臉靠近在江奈子臉的上頭,然後將口水倒入江奈子的口中。


當百合的口水流入口中時,江奈子沒有馬上將口水吞下去,先暫時和自己的口水混合在一起,然後慢慢的品嚐。


江奈子晢白的喉嚨發出了聲響。


「啊啊……太美味了…大姐的口水…好甜啊…」


說著,江奈子抓起百合的手指。


不得已,百合也只好和她緊抓在一起,江奈子的手雖然是冰冷的,但是卻給人光滑的感覺。


到底是準備要幹什麼呢?百合想著,校長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喝著夫人倒給他的德久利酒。


「大姐…這回換你來吞下江奈子的口水。」


「什麼?我………」


「哎呀…別裝不知道…來吧…躺下…快點嘛…」


江奈子拉著百合的手。


「啊…不…不行啦…」


百合蹣跚似的被江奈子推倒。


彎曲迷人的成熟裸身,簡直是如同一條白蛇般妖媚柔軟。


「來吧!就是這樣。」


百合只好吹著江奈子的話做。


江奈子口水一下子倒了下來。百合同樣的沒有馬上吞下,在品嚐之後,喉嚨就發出了聲響。


「啊啊………」


不可思議及甜美的味道充滿了口腔內。


「怎麼樣?我的口水味道如何呢?」


「非常的美味…江奈子小姐…」


百合張開眼睛時,江奈子的臉就在她的眼前。


「大姐,是第一次喊我的名字啊…太感激了,但是拜託請叫我江奈子就好了。」


「但是…這種事情…」


是可以感覺到雙方呼氣的接近。稍為鎮靜一下子,卻又感覺比剛才還要強烈。


「啊啊…大姐的肌膚味,令我受不了,是悶騷的女人味啊!」


江奈子也是有著同樣的感覺,已經到達似恍惚且出神的喘著氣的階段。


靜靜的江奈子柔軟的裸身重疊在一起,肌膚和肌膚完全的互相接觸在一起。江奈子的腳將百合合攏的雙腳分開並且進入大腿間摩擦起來。


「不…不行啦…江奈子小姐…」


「我要好好的善待你…大姐…」


江奈子的唇爬在百合的脖子上。


「不…不行…住手啦…」


雖是這麼說著,令人發癢的溫柔感觸,的確使百合覺得很舒服。


江奈子的手從側腹撫摸到腰部。百合的兩腿蠢動起來,令她有著喘不過氣來的疼痛感。


江奈子摩著被她所夾住的百合的腳,百合也自然的律動起腰部。


百合從下面將江奈子的乳房撈起,然後撥弄著柔軟的乳房時,江奈子的整個 「啊!大姐…好舒服啊…」


江奈子的整個身體向後仰。


百合用嘴巴吸吮著粉紅色的乳頭,然後用舌轉動它。


百合以為是自己變成了男人,平常這些都是屬於男友的動作,現在則由自已在做,百合併沒有厭惡的感覺。百合用一隻手撫摸江奈子的屁股時,光滑的肌膚感,比她所像的要來得舒服。原來如此她終於明白為什麼男人會熟衷於此。


「啊啊…大姐…叫江奈子…拜託你…」


江奈子好像是經常幹這種事。對於二位校長及夫人正在注視著,她是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


「江奈子………啊啊………」


百合吐了一口氣,然後用力吸氣。


「謝謝你…大姐…請你用牙齒咬一下我的乳頭……」


百合照著做時,江奈子的手指將漆黑的頭髮(指陰毛)分開般的接觸到性器。


「啊…那兒是不行的…」


百合挪開腰部,但是江奈子的手指已經潛入了花蕊,靜靜的抽送起來。


「大姐…已經是如此的濕潤…有感覺了吧!」


「啊啊…不行啊…」


「江奈子的手指很髒是嗎?」


「不………不是啦…嗚………」


手指其實是很有技巧的觸摸著陰蒂及肛門。即使百合心裡是排斥,但是實在是感覺太強烈了。


「怎麼樣?大姐…江奈子的技術不錯吧?」


「啊啊………非常的棒……」


「那麼…這回輪到大姐來好好的服侍江奈子的陰部。」


江奈子的陰毛很稀少,但卻如同是火焰般生長著,由於內部所以呈現出色素沒有沉澱而美麗粉紅色的花瓣在發抖的樣子,不過左右顯得不是很均稱。


百合想江奈子一定還是十幾歲的女孩,左右的不均稱或許是由於過於自慰的結果………


到底她是和這家的主人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呢?


「啊啊…大姐…再接近江奈子的陰部,仔細的看一看…」


江奈子窒息般的叫著。


平常都是由男友來做的動作,百合現在將臉埋入江奈子的大腿內,然後窺視著。


「看到了吧!江奈子最想要的地方…大姐…」


百合背向校長,翹起肉感的屁股,然後搖著,連自己都很驚訝會有如此大膽的動作。


「啊啊…太高興了…」


大量的花蜜溢了出來,證明她說的話不是騙人的。百合將嘴唇挨近,輕輕的舐了一下江奈子的花蜜。


「啊啊…再用力的親吻…」


百合將嘴唇完完全全壓在江奈子船形的裂縫上。


「啊啊…好舒服…」


江奈子的花蜜非常的黏著,百合自己的大概也是這樣吧!


百合用舌分開媚肉,然後找尋陰蒂。江奈子的腰高興的扭動著。呼吸變得急促而喘不過氣來。


「啊啊…大姐…江奈子的大豆剝開來…」


或許是已經忍耐不住了,校長發出了大笑聲,而夫人也在旁邊偷偷的笑著。


「百合用你的舌使這女孩達到高潮…」


「百合再將你的屁股往上擺動,讓校長也能清楚的看到你的那兒……」


一邊吸吮著江奈子的性器,百合將如同是剝開來的蛋一般的光滑屁股翹得更般蠢動著。


「哎…呀…好舒服啊…啊啊……」


江奈子已經黏答答且充滿汗水的裸身好幾次痙攣起來,並且向後仰。


(大豆還是感覺很舒服啊)


百合也是完全的住僕佳境,不在乎被看到她的秘處,扭動著腰,將屁股翹的高高的。


百合的屁股及江奈子灼熱的喘氣樣就好像是校長回春的妙丹一般,令他看的目瞪口呆。


「哈哈哈……百合簡直是像一隻大貓啊…」


就在校長的胡言亂語中,江奈子終於痛苦的全身亂動起來,校長覺得非常的驚訝。


「啊……啊……大姐…江奈子達到高潮了。」


尖細的女高音變成了噴火的聲音,江奈子健康的雙腿一下子向後彎曲起來。



百口和江奈子坐在校長的面前。當然二人都是赤裸著身體。


江奈子還是十幾歲的少女,今春才剛從高中畢業。


「怎麼樣…百合…接抱江奈子的感覺如何呢?」


「什麼?」


江奈子一下子滿臉通紅,看著江奈子時,露出了和剛才完全不同的生氣臉孔,是一點笑容也沒有。


(或許是因為露出醜態的緣故……)


但是既然已經露出來就算了,百合認為有些弱點被校長抓住了。 


「百合!」


「是的…」


「江奈子小姐!」


「是的…大姐」


江奈子已經告訴百合不要叫她〃江奈子小姐〃,不過她卻還是繼續喊百合〃大姐〃。


「那個校長和你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呢?」


「校長是嗎?」


「………………」


「他是我叔叔…大姐…」


「是這樣子。」


江奈子在自己的親人的面前,不僅僅是全裸著身體,還表現出那種癡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啊!


江奈子靠近她,百合將臉轉過去。



星期六,官野在學校時邀請百合到東京家中,招待數日。


經過校長答應後,百合收拾了一些簡便的衣服,暫時離開居住半個多月的田居生活。


兩人招呼一輛計程車搭往東京。


兩人互吻時,秘密的陰部,使得男人將鼻子湊了過來。


「啊啊…不要看嘛………」


「哈……這就是你的陰部,很會引誘人,百合到達高潮吧!」


在胡亂的呼氣中,官野說道。即使是稍為的喝了一點酒不會亂來的男子,在看到女人的秘部,也感到震驚的的。


車子搖晃著。


「混帳…要命的話…就好好的開車…」


「是…是的…」


司機的聲音顯得很緊張,並且深深的吐了一氣。


「啊啊…只要看看就好了…」


百合蒼白的臉已經是變得漲紅,但是官野盯著百合不離開的視線,早就使得百合的下半身灼熱起來。


(啊啊…百合你這笨蛋。在行駛中的車內。你是怎麼啦,快振作起精神來啊!)


雖然是如此的自我提醒,但另外一個自己卻輕輕的告訴她沒有關係啦。無數次的淫亂測試,使百合肉體由是完完全全的獨自行動了。


官野的粗手指從下往上撈取似的挖起船型內裂開的女肉,僅僅是如此,就使得百合的骨盤有著甜美的麻痺感。


「啊啊……饒了我吧…啊啊…」


車又在搖晃了,僅僅是瞧著,那令人頭暈的迷人裸身,發出了性感聲音及喘息,使男人早就按耐不住了,司機是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應該他是勃起了。


官野在擺弄著媚肉時,百合如同將腰部回轉過來似的,彎曲起來,這可不是在演戲,早已是自然反應,且繼繼續續的發出為男人而瘋狂的甜美喘氣聲。


「想要觸摸陰蒂嗎?」


「啊啊……拜託…來吧…快觸摸……」


官野用一隻手握住百合晢白的乳房,然從開始壓迫肉芽。


一邊揉捏著突起的乳頭,一邊玩弄下面的大豆。


「啊啊…………」


百合像貓似的叫了起來。


車內充滿了熱氣,加上百合的成熟且甜美的肌膚味道。


「噢…客人請你饒了我……」


「少囉嗦…安靜的開車………」


官野故意裝作像流氓的口吻說道。


「哎呀呀………」


司機開始發抖,百合沒有聽到司機的話,只是喘著氣,從媚肉處溢出令她極為害羞的花蜜,並流到座位上。


官野的手離開了,鬆開腰帶,聽到拉下拉鏈的聲音。


高興的麼痺感,使百合也驚訝搖著頭。


(啊啊……我討厭這個,拜託你饒了我吧…快拿出大肉棒……)


但在另一方面,成熟的美肉覺得甜美小波是不夠的,而要求能夠達到狂喜狀態的大波。


穿著吊帶絲襪的腰部被拉了過去,兩人的唇重疊一起貪婪的互相吸吮著。


「啊啊…我喜歡親吻………」


發浪時她是如此的叫著,一邊舌互相的糾纏在一起,緊繃豐滿且流滿脂肪的大腿也被抬了起來。


「來吧…讓我來使你更舒服,你想要是吧?」


官野輕輕的在百合的耳邊說道。


巧妙的將暴力及溫柔分開,是主任最厲害的地方。


「啊啊…該怎麼作呢?…」


百合在灼熱的喘息當中呻吟似的說道。司機大概是不管他們了,只是靜靜的握著方向盤將車子往前開,他已經是專心開車了吧。


「哈……你那黏答答的美麗陰部將要來吃我的大肉棒。」


「啊…那是…饒了我吧………」


「你討厭我嗎?你不想要插入我的大肉棒是嗎?」


官野的輕聲細語仍然相當的甜美,使得百合的耳朵覺得癢癢的。


「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和你逛逛而已」


百合也以甜美的喘氣栽回答,大肉棒已經在大腿的根兒處摩擦起來,如果要一口氣插入的話是相當的簡單。


但是官野卻故意要令百合慌張,而玩弄起女人的心理。


「討厭我的大肉棒嗎?」


百合輕輕的搖搖頭。


「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


「好吧…那麼等一下再聽你的回答…在插入之後啦!」


「什麼?」


百合稍為的張開眼睛,看到眼前的官野時,「呀!」的嚇了一跳。


大腿被抬的相當的高,慌慌張張的尋求去處而轉動的大肉棒的頂端,已經是將媚肉分開而插入了。官野一用力那堅挺的大肉棒就整個的插了進去,然從將腰部放下來。


「啊…不行啦………」


沒有從悔,是連後悔時間也沒有,在想到後悔之前,強烈的喜悅感早就傳達到了全身。


「啊…哎呀……」


有什麼不同呢?和男友的插入不同的感覺是什麼呢?


百合停了下來,激烈的搖著頭,本能想要離開眼前的男子。


「啊啊……啊…嗚………」


但是,官野的大肉棒深深的插入媚肉之中,形成被抱往的樣子,整個腰被縳位,百合抱緊官野,接受大肉棒插入。


「怎樣,我的大肉棒很舒服吧!」


一邊插入,一邊發出了小小的聲響,官野一旦抱住女人時,是熱情的。


「哎…哎啊啊…不行…快抽出來……」


「哎…討厭…啊啊……」


並不是只有插入感。


(干…幹什麼啦…)


從那兒所吸收到的而無法形容興奮感,使百合發出了窒息般尖叫聲。


並且整個身體向從仰。假如是從計程車外頭看起來的話,一定是以為她神經發作。


「哈哈…好像是很舒服的樣子,好可愛的女人啊,再怎麼舒服的話也沒有看過這麼瘋狂的女人。」


車子繼續搖晃著,插入的律動也展開了,百合呻吟的喘著氣。


「啊啊…………」


「滿足吧?」


「滿足了。啊…快抽出來拜託你…我要死了………」


「沒聽說因為太舒服而死去的人吧,讓我來確認一下…看我的大肉棒是不是完完全全的插入你的陰道。」


官野停止律動,將圍繞在自己脖子上百合的手拿開,但是大肉棒仍然是深深的插入百合的體內。


稍為的將腰部抬起,百合戰戰兢兢的將手指插入隙縫間。


「怎麼樣,進入了嗎?」


「哎呀…進去了…」


說著,官野又將大肉棒直接撞擊到子宮口。


「啊…哎呀…不要動啦…」


百合忍耐著即將要衝出來美肉的愉悅,而勒緊喉嚨。


子宮如同被點上火一般,使百合的全身官能燃燒起來,媚肉膨脹且夾住官野的大肉棒。肉襞則強烈的抖動著,並且來回收縮,混濁的花蜜,從子宮的深處黏答答的溢了出來。


「哈哈哈…高興嗎?」


官野猛抓百合的乳房。


「哎呀…好高興啊…」


「是麼…那麼讓我來使你達到高潮,用我特製大肉棒吧…拜託司機先生來聽聽你的性高潮聲音。」


官野將她壓倒在座位上,百合穿著絲襪的渾圓大腿被舉了起來,有時則踢到司機肩膀附近,司機先生已是完全的不在乎從面發生什麼事情。


車子在往東京區內行進,官野的腰抖動起來,如同亂敲管瓣(樂器)一般。那種逼近的興奮高潮,也令她痛著的亂動,同時所有的血液都衝到了頭頂。


「好…好了百合…達到高潮了…我們一到達高潮的境界吧…」


終說官野也發出呻吟聲。


「哎呀…一起…啊啊…達到高潮了……」


抖動的腰部往上推,頭中散落著火花,一瞬間百合的意識變得模糊起來。


「噢…要射精了…」


百合的腳被大大張開,心中則是想要灼熱的體液。



官野笑著。


車子停在官野住處的樓下。


這是一棟八樓公寓式的建築,官野自己住在這裡。


房子有著完備的家電設備,清爽的令人很舒服的感覺。


一進房裡,官野便迫不及待的緊緊擁抱著百合。


「你答應和我回東京……我實在太高興了…」


「因為我也喜歡你啊……」


百合回答道。


一個人住在日本的日子,實在是太孤單了,男友也不再去想他了。


掌握目前才是真正的幸福。


兩人寬衣解帶的一起到浴室沖洗一番。


官野看到百合美妙的裸體。忍不住的前向用舌尖替她清洗。


「啊…真的是在玩弄我的陰部啊…」


想到此…不知不覺的咬緊嘴唇。


「噢嗚……百合…好可愛的女人…好了這回換我來回報你了…」


官野喃喃自語般的說道,然從自己將肉棒抽了出來,有著黏答答甜美口水的大肉棒上透明的黏液從尿道口滲了出來,百合不聲不響的將舌伸到那兒,從下往上的舐了起來。


非常興奮的官野於是將百合壓倒,兩人相凝視著,官野一向給人銳利感覺的眼神,這回可是充滿了溫柔感。


「美人啊…百合…你是我的老婆…」


「什麼?老婆?」


「我是說我們結婚吧………」


「什麼?但…但…主任…」


「生平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只有你…我不能交給別人…百合…」


官野如同是在找尋母親姿容般的貪婪著百合彎曲的乳房,然從吸起堅挺的乳頭,並且將嘴唇爬在百合的脖子上。


令人窒息般的男人體臭飄過來更是強烈的刺激到百合的官能。


(啊…啊啊………)


百合成熟晢白的美肉布著濃厚的色香味,是一種令男人的欲情瘋狂的甜美女人味。


官野如同是在確認這個豐滿的身材一般的用兩手去描了一下。


從削瘦的側腹到蜂腰連接著婀娜樣的屁股曲線,即使是不插入,也會令男入射精。


官野的唇爬行在百合肚臍的周圍,柔軟的腹部起了波浪,百合則如同是追逐小浪似的來回舐著。女人光滑的肌慮到處都是甜美的。


「啊啊……百合……太愛你…」


官野於是用舌頭伸入肚臍內去撈取,這時黏答答的口水流入了肚臍內,並且從彎曲的腹部流到了濃厚的陰毛處。


也深愛著百合收縮捲起的每一根陰毛,官野出神的將臉埋了進去。百合自已抬起膝蓋,然從將豐滿的雙腿張開。


渾圓充滿健美的晢白大腿內,如同火焰般的在燃燒著。官野於是用舌及唇去玩弄品嚐。溶化的女人脂肪停留在口腔中,官野的喉嚨發出了聲響,並且用唇去描大腿的根兒。


「啊………嗚………」


急促的呼吸使得女人的腥騷味口腔中噴了出來,使得鼻子癢癢的。


太棒的女人了,瘋狂與成熟的女體,使得官野有真珠的肉棒更加激烈的蠢動已經是有疼痛的感覺。官野將大肉棒貼在百合的陰部。百合的性器由己經膨脹起來了。期待大肉棒的插入。


「要插入了,可以插入嗎?」


「啊啊……快插入…」


「想要是嗎?想要我的大肉棒是嗎?」


「啊啊啊嗯…想…想要」


百合發出了甜美的哭泣聲。


這絕不是在演戲,是打從心底的想要。


根據官野的經驗,這麼快就能進入狀況的女人實在是少見,更何況再怎麼看也不像是很有經驗的女人,即使是很有經驗的女人,也多半會覺得疼痛而加以拒絕,大概是他們二人的肉相性很吻合吧!


深藏的花瓣被捲起的,官野的大肉棒插入了百合的體內。


膣道將整根肉棒埋了起來,官野是將大肉棒插入到達百合最底部。


百合晢白的豐潤美肉糾纏在一起,百合的兩腳被男人捲起來乞求著肉棒的插入。


女人晢白的柔肉姿態,簡直是妖媚到了極點,而且是極為的色情的。


即使是閉上眼睛,官野全身的體魄也清楚的浮現在腦海中,淫靡的感覺更是令百合的情感為之激昂。


配合著男人腰的律動。


「啊…啊………」


「感覺如何?」


「啊…啊…太舒服了」


「想要更舒服嗎?」


「啊…拜託你…」


動脈緊繃的大肉棒來回的插入,抽出到達百合的子宮,淫美的聲音和百合喘不過氣的呼吸聲混合在一起。


被男人的筋肉揉弄的百合柔軟的美肉,高興的漲紅著。並且發抖起來,窒息般的熱氣也噴了出來。


官野蓋在上面和百合幾乎分成兩半的身體重疊在一起,官野從正上方貫穿百合的媚肉。


「百合……將眼睛張開看看我的大肉棒插入及抽出你的陰道………」


官野將百合豐滿的大腿從兩側緊的抱住而說道。


腰部往上翹,百合張開了眼睛,官野的大肉棒的確是在來回的抽送著,看的到自己的花蜜是呈現白濁色。


「怎樣?高興嗎?」


「啊啊……太高興了…」


全身都是汗水,乳白色的成熟肌膚,由於女人的脂肪及汗水而變閃閃發亮。


堅硬肉仍然是緊緊的黏貼著,就在等待當中,百合用兩手抱住官野寬厚的背部,而全身也湧起了興奮感。


到底是要達到怎樣的高潮呢?這是一種略帶不安的興奮感。


喉嚨乾燥起來,百合胡說八道似的一下子張開嘴巴,一下子閉上嘴巴的說:「水…水……」


當官野的口水注入她口中時,百合一日氣的將它喝下去,並且還要,官野來回舐著百合著氣的臉部,抓開合上的眼皮,並且用口水塗在眼球上。


汗水、眼淚以及口水從百合的眼角滲了出來。


百合的確是一步一步的接近山頂,接受喜歡男人的大肉棒及愛撫,百合迷人的全身彎曲的呻吟起來,而官野抽送變得更加激烈。


「哎呀…達到高潮了…」


如同高興而大哭的聲音發出來的同時,官野也一口氣的將精液射入百合的體內。


第四章



美奈子任職於景池中學總務組女職員,她是校長的親戚,是以工讀生的身份在學校服務,在學校只是負責打字發文處理。


但暗地裡卻總務主任官野有著密切的往來。


所以當百合與官野到當東京時,美奈子也從後一步的到達東京住宿於飯店。


第二天官野藉故因朋友約邀有事外出,要百合自己去東京一日游。


一切安置妥當後便打電話給美奈子,約好見面地點。


越過飯店大廳,直接搭上電梯。


找到了美奈子所說的房間號碼,輕輕的敲了敲門。


門馬上打開了。


「讓你久等了。」


官野望著美奈子美麗臉龐說著。


官野進了房間後,等美奈子把門上鎖後,一把抱起美奈子。


站著就熱吻了起來。


兩個人的舌頭,熱切地交纏在一起。


美奈子的舌頭在官野口中大膽地攪動著。好像要把官野的舌頭吸下來一樣地用力吸著。官野也是一樣。


美奈子穿著著薄的紫色睡衣,透過睡衣傳來的溫度到達了官野的兩腿之間。


官野的陽具好像等待這訊號似的,馬上硬挺了起來。


兩唇依舊交纏著。美奈子的手此時伸進了官野的褲子裡搓揉著。


「已經變硬了啊!」


美奈子的唇離開了官野的唇,笑著說著。


「是因為知道要和我碰面才這樣的嗎?」


「從接到你的電話開始,又想到了好瘋狂的樣子,它就變硬又挺了,像二十歲時一樣挺。」


「這個嗎?」


美奈子搓揉。


惡作劇似的看著官野說。


「我昨天晚上玩了不好的遊戲。」


「什麼遊戲?」


「就是自己………」


「自慰嗎?」


「嗯!真羞人哪…」


「那樣作舒服嗎?」


美奈子點了點頭。


「但是仍舊無法與官野你相比較啊!」


「你跟男友做時,也舒服嗎?」


「才不呢?雖然他有各式各樣的震動器,可是女人還是比較喜歡真正的男人啊…啊!親愛的我好想立刻就要你…快吧!快去洗澡吧!」


官野再次吻美奈子的唇,吸吮著並把衣服脫掉。


「我是個壞女人吧,在這時候引誘你到這裡來。」


「最初是我勾引你的…別忘了…」


官野邊脫褲子邊說。


「辦公室職員有人懷疑我們的關係。」


「哦!那下次該小心一點才行。」


官野裸著身體,簡單地沖個澡,回到房間用毛巾擦著身體。


美奈子則躺在床的一角上。


在床上脫掉性感的睡衣。


從窗簾的縫隙中,透進了午後柔柔的陽光。


午後的這個時間,其他人都在工作著,抱著女人胴體的滋味真不賴,想著要做什麼更瘋狂的舉動。


官野抓著自己的陽具,用手指把陽具的包皮掀開,讓整個龜頭完全露出來讓美奈子看。


「這是好想要的東西吧!」


「啊…討厭的人…好壞…」


美奈子眼裡含著笑,把穿在自己身上的內衣脫掉,露出整個曲線玲瓏的雪白胴體


官野的陽具因興奮而直挺挺地立著,眼裡看著美奈子雪白的肌膚、腿、腰、及………


接著將美奈子按在床上。


美奈子抓著官野的陽具,用手指輕輕的揉捏。


「你喜歡我的這個?」


美奈子用幾隻手指不停地來回撫摸、搓揉著。


「不太常看到這………」


「還想看嗎?」


美奈子的胴體在床上扭動著。


「震動棒進入時,也會濕嗎?」


「那是特別製作的,所以不會濕…」


美奈子彎著腰,湊近唇,將官野陽具含在嘴裡,並用舌頭肆意舐著。


官野被逗弄得興起一陣快感。


「這樣…我會常常想起這可愛的玩意兒。」


「夢中都會想到我的肉棒………」


「嗯…你健壯的寶貝夢中都會出現呢!」


官野因美奈子的吸吮,身體慢慢地降下,將雙腿張開。繼續也將美奈子的雙腿打開,撥開了如花瓣似的兩片陰唇,用舌頭在周圍舐著。


美奈子的口離開了官野的陽具………


官野說………


「怎麼會這麼濕呢?」


「全濕了嗎?我想在等你時就濕了吧!」


「要用舐的,還是馬上進入呢?」


「快點進去吧!我已不能等了。」


「進去哪裡?」


「啊!那裡嘛,就是那裡嘛!」


美奈子的身體在床單上扭曲著、震動著。


乳白色的蜜汁已經滴出來了。


「快點…拜託嘛!快點…親愛的…」


「怎麼做呢?」


「進來……嗯…進到我的體內吧…」


「正常體位可以嗎?」


「像上次一樣,將我的腿張開曲起,突然插住…快點我要這樣…」


官野變了姿勢,將美奈子雙腿張開屈到胸前。


官野除了屈起美奈子的雙腿之外,並將她的雙腿向外拉開讓陰戶一覽無遺。


官野的陽具感覺到了美奈子陰戶柔軟的肌膚,在陰戶旁磨擦了幾回之後,直接插入。


美奈子全身顫抖了起來。


「啊………太甜美了…官野先生……」


高興愉悅的淫蕩聲從美奈子的口中發出。


「不要叫得這麼大聲,這只是一般普通的賓館而已………」


官野邊說邊奮力地抽插著。


「但是…一定會叫…啊…啊…碰到了…碰到了……」


美奈子淫蕩地叫著。


那就是意謂著要官野先生再用力插至子宮口。


「再插深一點…可以嗎?」


「可以…可以…怎麼做都可以…嗯…啊……」


美奈子說著。


「啊……我快受不了…嗯…哦…」


官野聽到了從美奈子口中傳出的淫蕩,低俗的叫聲,便說這裡不是做愛的旅館,走在走廊的服務生若聽到的話,可能不太好了。


「那用枕頭壓住好了。」


官野用枕頭將美奈子的頭壓住,而美奈子在枕頭下的臉扭曲著。


之後官野劇烈著抽插著,美奈子就像得了瘧疾一樣地一陣痙攣之後,好像是洩了。


「把我腳放下吧…好累哦………」


美奈子興奮疲憊地說著。官野抽出了陽具,躺在床上。


「好美啊!好滿足啊…真不愧是真正的男人…」


「有什麼不一樣嗎?」


「說不上來有什麼不同,有體溫吧!我想我會離開我的男朋友吧。」


美奈子靠在官野的胸前說。


「現在知道我有多麼好了吧!寶貝…」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