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窗邊的美女


阪部平太郎聽說其部屬吉澤惠子是平成通信機器公司的大美女,感到很得意,惠子確實很美,身體也是一級棒。


胸部可能超過九十公分,腰圍可能不到六十公分。大腿豐滿,但雙腿修長。


那怕一次也好,希望能和她睡一次。


阪部每一次看到惠子,就產生這種念頭。


笑時露出皓齒,同時浮現兩個酒窩。


清澈的大眼睛好像要把他吸進去。過去不知有多少次,到了緊要關頭才勉強煞車。


如果不是直屬的部下,阪部可能早就把惠子弄到手了。


惠子不只是美麗,身材好,個性溫柔,而且體貼。


有客戶來訪時,會判斷該用紅茶仰或咖啡招待。


在秋天即將來臨的某月,惠子露出緊張的表情來到阪部的面前。


因為惠子的樣子緊張,阪都還以為她是打破了國寶級的茶杯。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為緩和惠子的緊張,阪部笑著問。


「我…要結婚…所以…下個月就要辭職。」


惠子緊張的說過後,向阪部深深一鞠躬。


「什麼?結婚?什麼時候?在那裡?對方是誰?」


阪部也緊張了。


還沒有為她恭喜就提出一大串的問題。


因為快到下班的時間,大家都停下準備回家的動作,不約而同的向阪部和惠子看過去。


其中也有人認為他們兩個人已經有了關係,自以為是的瞎猜。


「是…婚禮定在三月十日。因為到那時候才有空的飯店…從半年前就定光了…」


惠子受到賣備似的結結巴巴的說。


「結婚的對象是誰呢?」


阪部環視男部下。


他們都低下頭,表示不是自己。


「我要和小野義彥結婚。」


惠仔抬起頭,以堅定的口吻說出對方的名字。


「小野義彥?經理部的小野嗎?」


阪部的太陽穴冒出青筋。


接著是部下的女職員間一陣騷動。


惠子是公司的第一美女,而小野義彥是公司的第一美男子,也是女職員們嚮往的對象。


阪部也曾經說過小野義彥和幾名女職員有過關係。


阪部深深歎一口氣。


「恭喜你,是最相配的一對。」


阪部終於說出上司應該說的話。


惠子露出放心的表情。


「可是說不定會出現二、三個自殺的人。」


阪部順便說出風涼話。


「誰要自殺?」


惠子瞪大眼睛看阪部。


「像我一樣嚮往你的男職員,也許傷心得上吊,單戀小野的女職員也許會投河自盡。」


「如果是自殺實在可怕。」


「鬼魂也許每天晚上出現在你的枕邊。」


「啊…課長好壞!」


惠子做出用拳頭捶打阪部胸部的樣子。


從這個動作看到過去從未有過的女人味道。


「好像早就發生過關係了…」


以這種眼光看,惠子的身體好像比以前圓潤,好像也性感多了。


「可是,我和小野結婚的話,那一個人投河自盡呢?」


惠子凝視阪部的表情。


好像要從阪部的嘴裡套出會自殺的女職員姓名。


「我才不會輕易說出來…」


阪部的嘴閉得更緊。


「課長…」


惠子用嬌柔的聲音說著,抬頭看阪部。


「什麼?」


男人聽到這樣的聲音就會忘了自己姓什麼,阪部也不例外。


「今天晚上為我結婚慶賀一下好不好?到時還請課長在婚禮上致辭…」


「小野…他也一起嗎?」


「我想還是和課長兩個人比較好。」


「好啊!為你慶祝一下吧。」


慶祝是少不了喝酒的。


阪部的表情在說,兩個人吃飯,喝酒後有了異常的發展我可不管…心裡當然迫切的期待。



下班後,阪部把惠子帶到法國餐廳。


一般職業婦女都喜歡法國料理。


看到餐廳直接進口的紅葡萄酒,惠子發出歡呼聲。


「我和小野每次都去烤肉店,從來沒有吃過法國料理,不愧是課長,帶我去的地方就是不同。」


按照規定品嚐味道表示可以後,才把葡萄酒倒入杯裡。


阪部一面吃飯,一面試探惠子上床的可能性。


惠子好像很有興趣的樣子。


惠子已經有性經驗,好像對性行為也充滿好奇心。


婚後,只有一個男人,惠子好像很不滿的樣子。


好像認為外遇後能遇到有美妙性技巧的男人。


惠子也不斷的以性騷擾做為話題。


公司的女職員準備成立性騷擾舉發委員會,也調查過去發生的性騷擾事件,預定要舉發幾名男性。


「這幾個人中,不會有我吧。」


阪部過去和幾個女職員過從甚密,所以壓低聲音說。


「沒有你的名字。可是小野的課長就要求和我睡覺,說什麼和他睡覺後就提拔小野。我差一點就和他睡覺了。以後在走廊相遇時,摸一下屁股,或在我耳邊說,你的恥骨很發達,這是典型的性騷擾,我向委員會檢舉了。」


惠子鼓起臉頰說。


「真危險,我幾乎要追求你的,因為你很讓男人產生這種慾望的魅力。」


阪部喝一大口葡萄酒,又深深歎一口氣。


「可是你追求我,並不構成性騷擾。」


「為什麼?」


「因為小野不是你的直屬部下,而我是不久後要結婚辭職的女職員,受到追求也可能拒絕的,大不了你不來參加婚禮。」


惠子笑著說完,探出上身,看著阪部的眼晴說。


「課長,以後我不在,你會寂寞嗎?」


看樣子,惠子是期待阪部的追求。


阪部覺得現在是好機會。


「當然寂寞,幾乎覺得公司是一片黑暗,很像情人被搶走,深受打擊。」


阪部看著惠子說。


「能聽你這樣說,我太幸福了。但我不是有那麼大魅力的女人。」


惠子羞怯的說,但也露出滿足的笑容。


「不,你有很大的魅力,因為大你十多歲的我,都為你傷心,說不定我會殺了小野的。」


「千萬不可以,那樣我會傷心的。」


「這都是你太美、太有魅力,恨不得從小野那裡把你搶回來。你為什麼不在我結婚之前出現呢?」


「課長結婚時我還是國中生或是小學生呀。」


「你要走了…也許我會在你的婚禮上對小野說,把惠子還給我罷。」


「你的心情我明白。」


惠子在阪部的空杯裡倒葡萄酒,說︰「吃完飯後,我們去外面走走罷。」


「我們兩個人嗎?」


「嗯,手牽手的,我不想立刻和你說再見。」


惠子露出陶醉的眼神看阪部。


阪部看到惠子的眼睛,心想花芯已濕了吧。


肉棒在內褲裡騷癢。



飯後,離開法國餐廳時,阪部和惠子手牽手走在夜晚的街上。


惠子的手汗濕。


惠子喝了半瓶多葡萄酒。


走路有點搖擺,和花芯濕潤都是這個原故。


阪部覺得差不多了,剛才惠子的意見是到退休年齡和準備辭職的女職員,就是追求她們也不會構成性騷擾。


阪部想起惠子的意見,一直等待帶她上旅館的機會。


走了五分鐘左右,來到了一個小公園。


這裡有滑梯和鞦韆等,是情侶散步休閒的最佳場所。


「我是不是喝醉了…」


走進公園,惠子看到空凳子,立刻坐了下去。


阪部也並肩坐下。


兩個人仍舊牽著手。


「我一直在看你,你真是有魅力的女性,真不敢想像沒有你之後,公司裡的情形會是如何。」


「你真的那麼喜歡我嗎?」


「喜歡,真的很喜歡。」


阪部說完就接吻。


把舌頭伸入惠子的嘴裡,尋找舌尖。惠子的舌頭也積極的回應。


阪部把惠子緊抱在懷裡,繼續熱吻。


惠子的身體柔軟得好像在阪部的懷裡溶化了。


「即然這樣喜歡我,就把我搶走吧。」


惠子的嘴離開後,自言自語的說。


沒有預期的話,反而使阪部不知所措。


低下頭看惠子,好像在查看她的真意。


惠子點頭,像在表示剛才說的話是真的。


根據阪部的盤算,從這裡慢慢的走十五分鐘到達旅館,在那裡的酒吧間讓惠子喝酒,趁這個時候訂好房間。


沒想到惠子會主動的表示願意。


阪部急忙向四周看,從樹木之間,看到賓館的招牌。必須要趁惠子未改變主意之前,趕緊上床。


阪部牽著惠子的手向賓館走去。


如果惠子有拒絕的反應,阪部準備坐計程車去大旅館。


賓館附近的行人已稀少。


阪部拉惠子的手進入賓館。


惠子在門口顯示緊張的樣子,但沒有拒絕。


阪部從照片選擇房間,拿到鑰匙後搭電梯去房間。


「課長,你好熟練的樣子,一點都不緊張。」


進入房間後,惠子投入阪部的懷裡。


可能在婚前和其他的男人進入這種地方,產生罪惡感吧。


「我們來這裡是因為相愛,不是為了做壞事。」


阪部設法消除惠子心裡的罪惡意識。


「不是為了做壞事嗎?」


「相愛怎麼是做壞事呢?」


阪部一面吻惠子,一面拉下洋裝背後的拉鏈。


脫去洋裝的上半身時,順便把乳罩的肩帶也脫了下去。


惠子的上半身赤裸了,豐滿的乳頭向上翹起。


「真可愛的乳房。」


阪部讚美,輕輕的用嘴夾住乳頭。


「啊…」


惠子的膝蓋顫抖一下。


「你很敏感。」


阪部把惠子的身體推倒在床上,迅速撩起洋裝下擺,脫下三角褲。


阪部繼續親吻乳房和乳頭。


「啊…」


惠子發出哼聲的同時扭動屁股。


「我的乳頭和下面好像連成一條線,吸吮乳頭時,下面好像觸電一般。」


「讓我看一看。」


阪部的手摸到花芯時,知道溢出大量蜜汁,同時找到硬挺的肉芽。


「啊…好…」


惠子的身體顫抖,仰起頭,露出雪白的喉頭。


「比小野好多了。」


惠子的呼吸有點凌亂。


阪部決心不急著和惠子結合。


年輕的小野一定看了惠子的裸體後急忙結合。


不要急,讓惠子達到性高潮的邊緣,一定會忘了小野。


我一定要惠子迷上我。


阪部想到這兒,露出得意的笑容。



阪部分開惠子的雙腿,身體進入其間。


溢出的蜜汁濕潤大腿根,從那裡散發出女人的味道。


速干性的蜜汁,干了之後就會從那裡散發出女人的味道。


阪部陶醉在女人的味道裡,用舌頭舔花芯。


「啊…」


惠子輕叫一聲,屁股上下顫抖。


阪部沒有急著結合,經柔而仔細的舔花芯。


「啊…好…」


惠子的大腿痙攣,不斷的溢出蜜汁。


阪部發出杖杖聲吸吮蜜汁,同時用嘴唇夾住肉芽,舌尖輕輕摩擦肉芽頂。


「啊…我受不了了…」


惠子不停的搖頭。


「這種感覺我還是第一次…」


惠子的肚子起伏,雙手抓緊床單。


「惠子,我愛你,因為愛你才能這樣愛撫。」


「唔…你真的愛我嗎…」


惠子的花心有節奏的收縮。


「可是,我結婚的對象是小野…」


惠子喃喃自語。


「我答應你和小野結婚,但在辦公室是我的女人。」


「嗯…」


惠子點頭的同時,全身痙攣。


愛撫到惠子全身無力,不停的扭動屁股要求,這才以正常姿勢結合。


「啊…我想要你…」


惠子的雙腿包夾阪部的腰,屁股從下面向上挺起。


花芯裡又熱又濕,形成容易抽插的狀態。


阪部這才開始緩緩的抽插。


輕輕的後退,慢慢的前進,一直到壓到肉芽,屁股旋轉後開始後退。


這樣幾次後,惠子的呼吸更急促。


花芯不停的收縮,夾緊肉棒。


「啊…我這是怎麼回事?」


惠子拚命抬起屁股。


「還是第一次這樣,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惠子抱緊阪部的後背,指尖陷入肉裡。


「啊…我的身體要飄起來了…快把我壓住…」


到這裡,惠子的保險絲斷了,她達到性高潮。


花芯收縮的快感,使阪部忍不住扣動板機。


待阪部射完精後,惠子的花芯仍不肯放出肉棒。


阪部只好壓在惠子的身上,等待花芯鬆弛。


鬆弛是突然來臨,肉棒從花芯裡被推出來。


「啊…我怎麼了…到一半時什麼也不知道了…」


惠子一面喘息,一面懶洋洋的說。


「那是達到性高潮了。」


阪部從惠子的身上下來,抽出置於枕邊的衛生紙。


「那樣就是性高潮嗎?」


「是呀,那就是女人最大的喜悅。」


「真的嗎?」


「有沒有達到性高潮,從事後的處理便知。」


阪部用衛坐紙擦拭花芯,故意用衛生紙輕碰肉芽。


「啊…不要…」


惠子的身體顫抖一下,急忙夾緊雙腿。


「很癢嗎?」


「嗯。」


「那就是達到性高潮的證明。」


阪部拿起另外的衛生紙擦拭花瓣。


「那樣是性高潮的話,我和小野是從未有過。」


「你們發生關係多久了?」


「四、五個月吧。小野從來不曾像課長這樣用很多的時間愛撫,每一次都迫不及待的進來,不出一分鐘就結束了。所以,只有一次也好,想和其他的男人發生關係。」


「幸好你選擇的男人是我。」


「真的,我也這麼認為。」


惠子緊緊抱住阪部。


「以後還可以嗎?」


「隨時都可以,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爽快。」


惠子興奮的說︰「課長是第一個讓我知道女人快感的人,我這一生永遠不會忘記,我請求課長讓我們以後還有這樣的機會。」


惠子主動的吻阪部。



是被,阪部讓全身無力的惠子穿上洋裝,坐計程車送她回家。


第二天,惠子帶著開朗的表情上班。


「我是即將辭職的窗邀族,搬到那邊去吧。」


惠子向同事說完,自動的搬到窗邊空位置的辦公桌。這個位置距離阪部很近。


「在我離開公司之前要好好的伺候課長,請他在我的婚禮上做完美的致辭。」


惠子向其他的女同事們宣佈後,一手包辦阪部的雜物。


惠子為阪部倒茶或複印資料時,阪部就摸她的大腿或屁股,有了性慾就在會客室或頂樓享受短暫的歡愉。


「上一次在性騷擾告發委員會上,課長成為話題。」


有一天,在賓館擁抱時,惠子說︰「有人看到你摸我的屁股和大腿,認為太過分,要我向委員會檢舉。」


「這…」


阪部說不出話來,勃起的肉棒瞬間即萎縮。


「你答應告發了嗎?」


「不用擔心,我對大家說,我馬上就要結婚辭職了,所以不認為課長的行為是性騷擾,不僅如此,是課長開發我的性感,因而可以獲得幸福的婚姻生活,所以我是很感謝的。結果受到大家攻擊,我不得不說課長是讓我知道女性真正快樂的人。」


「怎麼可以這樣…」


惠子手上的肉棒更萎縮了。


「這是事實。」


惠子理直氣壯的說。


「怎麼辦?這個消息在公司裡傳開,我就要這樣了。」


阪部用手掌做出砍自己脖子的動作。


「如此一來,也會影響你和小野的婚事吧。」


「那種男人沒有關係。不能讓女人得到最大的歡樂,就不能算是男人,我有課長就夠了。」


惠子揉搓萎縮的肉棒。


阪部知道事態嚴重了,「自願辭職」的字眼在腦海裡閃爍。


惠子不斷的揉搓,肉棒卻始終硬不起來,心裡只想著如何克服這一次的危機。


這一夜,沒有和惠子結合就離開賓館回家。


數日後,阪部發覺公司的人都用輕蔑的眼光看他。


一定是他和惠子的關係傳遍全公司了。


阪部想,現在到了應該辭職的時候了。


立刻寫好志願辭職申請書,放在口袋裡去見部長。


「部長也可能聽說了,我認為應該提出辭呈…」


從口袋裡掏出辭職申請表放在辦公桌上。


「這個消息我也聽說了。不過,你也不要太認真,每一次有了什麼傳言就寫辭呈,上班族就無法幹下去了,還是這樣吧。」


部長拿起辭職書撕破後,扔進垃圾桶。


「這是說我不需要解職…」


「我不認為有此必要,你的部下吉澤惠子到處說誘惑你的結果是陽萎,沒想到這句話會對你造成這樣大的傷害。我也是男人,知道被說成陽萎的感受。不過,依我的看法,你受到誘惑還能克制自己不讓那個東西勃起,真是了不起,這是值得表揚的事。」


「這…」


阪部感到意外,部長聽到的,真是這樣的嗎。


「吉澤惠子好像真的迷上你了,說是你教她知道女人的真正快樂,然後又改口說,誘惑你之後,你以強大的抑制力不肯勃起,所以散佈謠言說你是陽萎,用以報復。這樣可惡的女人應該立刻開除,但看在她就要結婚的份上原諒她。」


「哦…可是…事情好像不是這樣的…」


「有一點差異,又有什麼關係呢?俗話說謠言不攻自破,就忍耐一下吧。你是光榮的陽萎,就忍耐一下難以忍耐的事吧。」


部長離開辦公桌,來到阪部的身邊,小聲說︰「公司的女職員們要組成性騷擾告發委員會,最近就要採取第一次行動。我也看到這個名單,裡面沒有你。我建議把你列為受害者,可是她們認為加害人馬上就要辭職,不能列入。」


阪部知道,自己是很勉強的情形下得救,不由得歎一口氣,同時下決心不再搞辦公室之戀了。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