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相奸熟母的體罰(5)

自小阿守便很愛他的姐姐,百合子替代出外工作的母親照顧他的起居飲食,處處表現得無微不至,當阿守生病時,她會悉心照料;寂寞時,她會陪他一起玩耍;當被人家欺負,哭著回家時,她會抱著阿守溫柔的安慰。


「姐姐的身體,又香又暖……」


聽到阿守這樣說,克之內心不禁有點兒生氣:「你這傢伙真幼稚……」


克之想起初相識時的阿守,因為身材矮小、易哭,所以經常被其他小朋友欺負,即使是10年後的今日,雖然是學校優等生,但仍然和以前一樣懦弱、思想幼稚。


「我知道這是不可以……我也很想壓抑自己……」阿守苦著臉說:「作為弟弟的我,想姐姐得到幸福是必然的事,但我做不到,當我聽到姐姐要結婚,要成為你哥哥的妻子時,我感到痛不欲生,整個人也好像瘋了一樣。」


克之拍了阿守的肩頭以示安慰,但內心卻正在鄙視著他。


「真傻瓜,姐姐又怎樣?亦不過是一個女人,想跟她做愛有什麼出奇!我才不會像你這麼蠢,只要是我想要的東西,我一定會得到手。」


為了這件事而令到自己的成績一落千丈,克之認為阿守是自尋煩惱。


「我最近每天都和你的女神做愛……」克之差點想這樣說出口,幸好他及時按捺住這股衝動。


雖然他很想把自己和百合子的事告訴給阿守知,但當考慮到阿守不知會有怎樣的反應後,便決定暫時保持緘默。但是,他決定了做一事件,就是要打破阿守視百合子為女神的想法。在他心裡面,已經盤算好一個周詳的計劃。


他再次拍一拍阿守的肩膊,一面以閃亮的眼神凝視著這位好友,一面胸有成竹地說:「明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3)


「穿上這些衣服。」克之交給百合子一件衣服。


一件透明的上衣,還有一條又緊又窄的迷你裙。雖然不知道這些衣服是從哪裡買回來,但一看已知是平價貨品,款式只屬一般,但顏色卻十分妖艷,而穿在百合子身上,明顯是細了一個碼。


「克之到底又想怎樣侮辱我……」


百合子明白到自己反正也反抗不來,所以採取逆來順受的消極態度。


自那天後,這個家已經變成一個地獄,每天都發生違背道德的事情,對方並不是那色魔,而是一直同住的家人。


渴望已久,終於得到的一個幸福家庭,卻演變成近親相奸的慘劇。雖然和克之沒有血緣關係,但這亦不能作為一種事後的安慰,因為她的而且確是出賣了深愛她的丈夫。


她曾好幾次想過離開這個家,但知道這樣做只會引起母親和丈夫的懷疑。況且,百合子不想放棄這個家,為了這個家,現在百合子唯一的希望,就是俊夫早日回來,她深信只要丈夫回來,克之便不敢亂來,到時只要找個借口說服俊夫,叫他為克之找一個新住所,一切問題便得到解決。


因此,她現在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己和克之的事隱藏,只要這件事不讓其他人知道,即使被克之操控亦願意。


「俊夫,你要快點回來呀!」


雖然百合子非常渴望俊夫早日回來,但每當被克之的雙手抱緊時,她總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很想俊夫回來。因為,每次和克之發生關係,她都會從中得到興奮。


「我是織田俊夫的妻子,我不可以這樣的……」


雖然心裡經常這樣對自己說,但每當克之一有命令,她仍然是扮演著弱者的角色。就好像今次為例,克之話剛說完,她便乖乖地把衣服穿上身。


當百合子看到鏡中的自己時,羞愧得全身發熱發滾。蓋著她身上的衣服,和爛布沒有太大分別,自己即時變成了一個淫娃似的。


透明的上衣,莫說胸圍,就算連上半身的整個形狀也看得一清二楚。雖然是隔著胸圍,但一雙又大又圓的乳房,就在這件透明的上衣內原形畢露。而一條深不見底的乳溝,雪一樣白的肌膚,亦是無從遮擋。


下半身的黑色真皮短裙,又緊又窄,令到整個臀部猶如一個水蜜桃似的顯露出來,走起路時若稍為動作大一點的話,很有可能會馬上爆開的。裙的長度只是僅僅可以蓋過內褲,假若上樓梯或是彎腰拾東西的話,內褲便一定會露出。


百合子感到自己變成一個妖艷的淫婦,她恨不得馬上就把衣服除下來,但又想看看克之見到自己這一身打扮後會有怎樣的反應?


她返回客廳,看到克之雙眼露出讚歎不已的神色,內心感到沾沾自喜。


「這些衣服不是很襯你嗎?簡直令我食指大動……」


聽到克之這樣的讚美後,心情感到十分舒暢,原先的不安情緒一掃而空,百合子對於自己的異常反應感到嚇一跳:「我會變成怎樣……?」


「好吧!今日我們去街……」


百合子馬上被這句話嚇無面人色:「我……穿成這樣子……怎麼……可以去街?……街上面的人一定會笑我……」


「怕什麼?街上面打扮得比你誇張的人多的是。」


「我……」百合子差點昏倒下來似的。


「不過,我想你的化妝再濃一點會好看些,還有把頭髮……」克之把百合子紮起的頭髮撒下:「這不是好很多嗎?」


「克之,求求你,別再愚弄我好嗎?」


「哪有愚弄你?我是為你好而已……」


「你口口聲聲說為我好,但卻要我打扮成這樣……在家裡穿也可以接受,但是你要我走到街上去……」


克之緊抓著百合子的頭髮不放,咬牙切齒地說:「我想嫂嫂你不會逆我的意吧!」然後用力地扯近自己身邊:「是嗎?」


「是……是……」百合子兩眼流出淚水。


克之面上露出施虐者的笑容,然後鬆開手:「我先出外,我會把目的地寫在紙上並放在大門,你化好妝便出發。知道沒有?」


百合子咬著唇,目送克之一面吹著口哨、一面步出大門。


「我……已是他的奴隸嗎……?」


她知道這樣下去是不成,但卻又明白到自己跟本沒有方法扭轉現時的狀態。


獨身時代的百合子,雖然不崇拜名牌,亦不懂緊貼潮流,但作為年輕少女的她,對自己的儀容亦相當注意,因此,她從未試過這樣打扮。她心想,如果被母親看見今日這個裝扮,很可能會氣得昏倒下來也不定。


************


克之所指定的目的地是市中心的車站,站前有數間大型百貨公司林立,由早到晚都是人山人海。


約定相見的地點是一條街道,附近有巴士總站和銀行,是這個市中心人流最多的地方之一。


當百合子到達後,注視著她的人依然沒有減少,但因為路人的眼神卻是各有不同,男的色迷迷,而女的則是蘊含著責難味道。


在等待克之時,百合子耳邊曾出現過數個聲音:


「小姐,你在等誰呀?」


「呀……沒有……」


「不如我們去飲杯茶好嗎?」


「不,我朋友快來了。」


數位前來搭訕的男士,當被百合子拒絕後,沒有苦苦癡纏。


但是有一個男人卻例外,他腳上穿上一對皮靴,留了一頭長髮,擺出一副自以為有型的模樣。


「你男朋友這麼久還沒出現,我想他不會來了!」


百合子未有理會。


「不如和我去玩吧!我知道有個地方很有趣,我帶你去好嗎?」話剛說畢便隨手搭著百合子的肩膊上。


「放手呀!」


「怕什麼?跟我來開心一下吧!」


雖然百合子曾用手撥開他,但他反而變本加厲地貼近,而且還伸手撫摸百合子的胸脯。


百合子被他的舉動嚇一跳:「我……有丈夫的,別碰我呀!」


男子在她的耳邊說:「別再裝作正經了!你不是想我這樣嗎?」


雖然百合子曾經考慮過向身旁的路人求助,但最後還是不想把事情鬧大而放棄。


那男子見百合子沒有強烈的反抗動作,於是愈來愈大膽,放在百合子的胸脯上的手開始大力搓揉。


「停手呀!」


此時,突然有一隻手伸出抓著那男人的手,百合子抬頭一看,原來此人正是克之。


「你這傢伙想對我女朋友怎樣?」


克之雄渾而兇惡的聲線,怎樣也不像一個高中生,而且身材比那個男人高。


那男子馬上把手縮開,然後舉高雙手,邊說邊後退:「嘻……沒什麼,我什麼也沒做過……」


「還不快滾!」


克之還未說完,那男子已急步離開。


百合子看見克之有如救星的出現,內心不期然地充滿安全感。


克之搭著她的肩膊,擺出一副視百合子為戀人的態度:「嫂嫂,我們走!」


「剛才的心情怎樣?」克之邊行邊說。


百合子本想把克之的手撥開,但知道這樣做必會再次引起旁人的注視,於是只好放棄。


「他是全心要我被人調戲……」百合子愈想愈氣憤。


「你說什麼?」


「被人家看著時的感覺怎樣?」


「感到很醜。」


「是嗎?你對剛才調戲你的男人有什麼感覺?」


「很討厭。」


其實自踏出家門的第一步之後,百合子便感到自己好像一隻走入狼群的羊一樣,周圍的男人不斷地用眼睛強暴她,令她心靈上受盡污辱。


「是嗎?但我不覺得你這麼討厭他。」克之嬉皮笑臉地說:「而且看來好像有點高興……」


「哪有這回事?」


「嫂嫂結婚前是怎樣的?」


每當克之大聲地叫「嫂嫂」這兩字時,百合子都感到有點尷尬。


「克之,在外面你別叫我嫂嫂好嗎?」


「那應該叫什麼?太太?」


「叫我名好了!」


「名?好吧!百合子。」


雖然百合子心裡也不喜歡克之叫得這樣親熱,但也無可奈可地接受。


「那麼,百合子也你也叫我的暱稱好了。」


「是,阿克。」


「不成,你要加一點感情。」


「克之。」


「不錯,就是這樣。」


單是這個稱呼,在百合子心裡也感到被凌辱。


「百合子,你還未答我,未結婚前的生活是怎樣?」


從未正式和男性交往過。雖然在中學時已感到自己和其他女孩一樣,對男性感到興趣,但卻一直沒有和他們交往,直至俊夫的出現。嚴格來說,是百合子被家教極嚴的媽媽監管,所以一直都沒有交男友。


「將來你的丈夫,由我來為你挑選。」這就是她媽媽的口頭禪,百合子知道假若自己選出來的男友不像俊夫這類型的話,媽媽是絕不會贊成的。因為媽媽要求人家有一份固定的事業之餘,更要是一個著重倫理觀念,而俊夫剛巧就是這類人。


「我原來是第三個和你發生關係的男人?」然後自顧自地說:「好吧!以後你會變得經驗豐富的……」


當百合子明白到他這番說話的含意後,恨不得馬上離開。但礙於不想成為旁人的焦點,只好強忍下去。


「我們去銀行提款吧!」


百合子跟著克之走進一間銀行,因為是臨近下班時間,所以大堂的人客只有小貓三數隻。站在門口的銀行守衛,以尖銳的目光向著剛走進來的克之。


克之一面露出奸笑,一面對著百合子細聲說:「把你的內褲除下來。」


「呀?」百合子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櫃窗的職員聽到百合子的聲音,也不禁抬起頭看過來。


「我叫你在這裡把內褲除下來。」


「不……不可以的……」


克之把手放在百合子的胸前:「如果你不照我說話去做,我便把你的上衣抓破。」


百合子知道克之說得出就一定會做,所以硬著頭皮照做。


「不要讓人看到呀……」


她伸手入裙內,然後用手指扣著內褲邊,便用最快的速度把內褲拉下,內褲拉到腳眼位置後,她便依著克之保持平衡,然後迅即輪流地提起雙腳把內褲拿出來。


就在百合子彎低腰去取內褲的剎那,一位年老婦人突然回頭看過來。


「糟了!別看過來呀……!」


但是那老婦並沒有如百合子所願,但定眼看著百合子。


而櫃窗後的職員亦好像發現什麼似的,把視線移到百合子那邊,守衛更在此時慢慢行過來。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百合子在千鈞一髮之際,終於把內褲拿到手中,並且露出絲絲微笑:「沒什麼。」


百合子感到剛才那份戰戰兢兢的心情,跟那次在露台自慰時的感覺是一樣。


「這……感……覺……」


克之從她手中把內褲拿走。


那老婦帶著鄙視的目光瞄著她們二人,但克之卻報以微笑,並且把藏著內褲的拳頭伸到警衛手去:「給你吧!」


看在眼裡的百合子,心跳幾乎停頓下來,手足無措地呆看著那警衛。


銀行裡面的所有人,一直以討厭的眼神盯緊著他們,直至二人離開。百合子有生以來從沒試過被這麼多人用這種鄙視眼神盯著,若不是有克之在旁,並且拉著她的手離開,她一定仍呆站著不知如何是好。


一踏出銀行,克之便哈哈大笑:「看到嗎?那傻瓜的樣子好像鍋底一樣黑!


哈……「


此刻百合子的下半身正是涼風陣陣,因為除了一條超短的皮裙之外,什麼也沒有,只要她稍為大動作或是彎低腰,重要部位便會展露於人前。所以她不由自主地合緊雙腳而行,就好像穿上和服時行路的姿勢一樣。


「克之,你很過分。」


「什麼過分?」


「你想侮辱我到什麼時候才肯收手,我真的很討你厭嗎?」


「怎會呢?我很愛你才是。」


此時已是黃昏時分,街燈也亮起來了。


「你說謊。」


「那我就證明給你看看。」克之突然停下,出奇不意地緊抱著百合子強吻起來。


「嗯……」


幾乎令人窒息的熱吻,吻得百合子感到全身軟弱無力,如果不是被克之緊抱著的話,肯定馬上倒在地上。


克之雙手從背部滑落,不停在渾圓豐滿的臀部上撫摸。百合子很想撥開他的雙手,但因為被緊抱著,完全處於動彈不得的狀態。


濕濕的舌頭好像有生命一樣在百合子的口腔裡亂竄亂鑽,令百合子開始陷入半昏迷狀態。


此時在兩人耳邊傳來一些聲音:


「你看……」


「那人下身光脫脫啊……」


百合子聽到這聲音後猛然清醒起來,發現克之正在撫弄著自己的屁股肉,而短裙則已被扯高到腰部。她拚命地掙扎,但仍是始終無法擺脫克之的熊抱,還有透不過氣的深吻。


百合子感到圍攏著觀看的人愈來愈多,當正想用牙咬克之舌頭之際,他突然鬆開雙手,短裙迅即落下。


百合子漸漸地察覺四周圍的人,面上總是浮現出這幾種表情:有嘲笑、有鄙視、有些是色迷迷、亦有些是好奇。總之,令到百合子羞愧得想盡快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她發足狂奔,穿過了圍攏的人群後,仍然沒有把腳步放緩。


突然有人從後捉著她的手,當她回頭看時已被擁抱著。


「是我不好。」克之突然溫柔地說,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百合子開始感到自己根本完全摸不透克之的心裡在想什麼。


「他到底想我怎樣?有什麼目的?」


百合子用深痛的眼神看著克之。


「我只想證明我是愛你。」


「為什麼要這樣?」百合子開始哭出來。


「這只不過是很平常的事而已。」


「我不想這樣。」


「但是,你剛才不是興奮得下面濕起來嗎?」


「你胡說八道……沒有這事。」


「我不信,讓我看看。」


不知不覺二人走到一個公園,裡面有一個頗具規模的人造森林,百合子被帶到裡面去。只要一走進這個樹叢,外面馬路的車聲、人聲便會全部消失,好像去到另一個世界似的。而這個世界,就只有花草的香味和昆蟲的叫聲。


手伸到百合子的兩腿中間。


「別這樣吧!在這裡會給人看到的。」


「就是在這裡才刺激。」


無論她怎樣反抗也是太遲了,因為手指已插進盛載花蜜的壺裡,稍為輕輕攪動,便發出哀怨動人的聲音。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這樣濕……?」


克之拉下褲鏈。


「不……不可以……」


話未說完,一雙腳已被提起,然後腿間出現一支粗壯的陽具,正向百合子的肉洞插進去。


「啊……噢嗯……」她咬著唇地呻吟起來。


百合子怎樣也估不到竟然會在野外性交,而且更是在半推半就的情形下發生的。


經過一輪由慢至快的抽插後,克之的動作開始變得激烈,百合子她漸漸感到視野糢糊不清,突然感到上衣被脫下。


「不……不……要呀!」


然後乳罩的扣被解開,而短裙亦被脫下來。


「不……不要……」


就在連聲說「不」之際,一度白色的閃光突然爆發,體內湧現出一股暖流,隨著肉棒的抽離,白色的液體從陰道中流到大腿上。支撐著百合子身體的手放開後,她整個人像癱軟地昏倒在草地上。


當再抬起頭時,只看到克之拿著自己的衣服離開這個叢林。


「別……走呀!」


「拜拜。」


克之回頭揮手後,便消失於草叢中。只剩下百合子一個人,赤裸裸地呆坐在夜深的草叢中。


第五章野外輪姦


(1)


百合子雙眼發呆地看著克之消失的位置。在深夜的公園裡面,她坐在四周被草叢圍著的一處小空地上。


夜靜無人,自己又身無寸褸,即使想離開也不能,難道要光坐在這裡嗎?此刻的她心煩意亂,完全想不出一個解決的辦法。


不知是好運或不好運,百合子發現這裡原來不是只有她一人,她聽到一把急促呼吸的聲音。於是她睜大眼睛四處張望,終於看到草叢中有一雙正看著自己的眼睛,閃亮的眼神中流露出飢餓不堪的感覺。


而且在同一時間,百合子發現原來草叢還有,二,四,六,八……很多很多眼睛……


「是誰?」百合子發出顫抖的聲音地問。但是沒有人回答,聽到的依然只有急促的呼吸聲。


「求求你們,有誰可以借件衣服給我?」


沒有人回答。


「這些人為什麼總是一言不發……?」


百合子深信克之會在人群中。


「不錯,他一定又躲在一旁看看我尷尬害羞的樣子吧……」


「克之,我知你在這裡的,別再玩了!快給我衣服好嗎?」


說話剛完,百合子突然感到臀部被人撫摸。


「呀!」她第一時間回頭,看到一隻手正縮回草叢裡。


百合子睨著草叢。


「無膽匪類!別光是躲著,快出來吧……」


突然又被人從後摸了一下,今次是腳。


當她轉頭看時,手經已縮回。百合子感覺到這隻手並不是剛才那隻。正當把頭擰回來時,又有另一隻手出現。


今次被襲擊的目標是乳房。


百合子不斷聽到草叢中有人移動的聲音,開始感到恐懼萬分,現時的處境,猶如被一群食肉獸監視著似的。


草叢中的手,不停地從四面八方的伸出,有肥有瘦、有粗有幼、有黑有白。


「不要呀!」百合子大叫起來的同時,兩手亦不斷在身前揮動。


此時草叢中的手更開始肆無忌憚,伸到她身體的各部位去。百合子拚命地撥開,但是當一隻手被撥開後,第二隻便馬上出現,有時甚至在同一時間內出現許多只手。


屁眼、乳頭、腿內側、後頸、乳房,全都是被襲的目標。


百合子本想拔足狂奔,但是,她知道現正被一群色中餓鬼四面包圍,只要她跑出去,隨時會發生更可怕的事。


其實百合子亦有遇過色狼的經驗,但做夢也沒有想過會像今次這麼多。雖然他們只是用手摸自己的身體,但已經對她的心身造成很大的傷害,而且,亦未知他們的下一步會怎樣。


就在這時,有一個黑影出現在百合子眼前。


那人很快便走到她面前,「呀!」一個穿上黑皮褸的年青人,一手便把百合子抱入懷內。


「真治,你過來看……」


「什麼?」


草叢中傳來撥草的聲音,一名同是穿上黑皮的大個子出現,他一頭啡色的頭髮,穿上耳環,面上長了不少青春豆,看上去大約是10多歲而已,而體型方面則和克之相若。


「嘩!我不是發夢嗎?怎會有一個裸女在這裡?」


先來的那人伸手托高百合子的下巴,仔細地觀看她的容貌。


百合子拚命掙扎:「別……這樣!求你救救我吧!」


「什麼事?」


「有很多手不停摸我呀!」


當兩人出現後,所有的手立時消失。


「哈……是那些偷窺狂,放心!他們只是看看而已,不會胡來的!」


先來的那人把手放在百合子的腰上,而且由頭到腳打量她的身體。


「你為什麼會光脫脫在這裡?」


雖然百合子說了出來,但兩人也不大明白,只是互相對望而笑。


百合子看著叫「真治」那人身上的大褸,心想穿上這件褸勉強也可以遮擋著重要部位,她可以走到街上攔的士回家。於是便開口對他說:「求你借件褸我好嗎?」


「好。」


估不到對方爽快的答應,百合子感到自己就快可以逃出生天。但是,這未免太天真。


「但是,我很喜歡這件褸……」


「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不是這個問題。」


「我回家後會給你一點錢作為報答……」


「你還是未明白我的意思嗎?」真治的態度突然180度轉變,他擋在百合子身前,快將有所行動似的。


「如果你要我把這褸借給你的話,你有什麼可以給我?」


「錢……」


「我不是要錢……」話未說完,真治的手伸到百合子的乳房上。


「呀!放手呀!我……有老公的……!」


「什麼?」


百合子知道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正在盤算如何脫險。


正當仍在想辦法之際,百合子已被人按在草地上。


真治拉下褲鏈,從裡面拿出一支肉棒。


「請守信用,一定要借褸給我……」


「知道了。」


「這次並不是強姦,是一種交易,以身體來換取一件上衣。」百合子這樣對自己說。


真治壓在百合子身體上面:「太太,張開你雙腳吧!」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