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相奸熟母的體罰(1)

序章


我的名字是梨本平助,四十八歲,警視廳總務部內務監察課警部處。


三年前,再山手區的S警署,哭不停的孩子聽到我的名字都會停止哭泣的暴力組刑警組長。


把一個在超市順手牽羊的家庭主婦矢野香代子在拘留所裡強暴凌辱,本來應該坐牢的,獲上司秋山刑警課長的同情,改為志願申請退休,此後在坊間開業,當私家偵探,尋找離家的人、討債、暴力團體爭執的調停者、緝捕麻藥或走私槍械的國際犯罪。


以當刑警組長的經歷和人脈關係,以及在全國警察中排名前五名的射擊本領處理解決,使我辭去刑警原因的美麗有夫之婦的香代子,成為我相愛的情人,現在是我的老婆。


為許多大案件協助警方破案的功勞受到了肯定,據說是以法外施恩,又讓我回到警視廳服務,成為警部處。但鮮血和火藥味,以及美麗的被虐待狂的成熱肉體,永不離我的身邊。


刑警組長時代,一方面是工作狂,一方面也是酒鬼,老婆受不了而出走,形像有如流浪漢,而且被看成暴力和做壞事的刑警。


而現在的我,穿上歐美最流行的衣服,變成中年紳士,而且成為取締不守法警察的頭自,說起來真夠諷刺。


不變的是︰一見到被虐待狂的女人就忍不住要下手的好奇心,以及對槍的癡狂;還有自幹警察以來一直都肝膽相照的好友,也是協助調查的得力助手,正統幫派的組長西寺剛二。還有支持我當警察的美國當年冷酷無情的英雄薩姆。史貝得。龍;以及亞查、菲立普。馬勞所代表的強悍,而又有溫情的偵探們,綽號保基的漢。福裡。保卡得的熱情及念舊。


我不像電影或小說中的偵探或警察,充滿正義感,也不是紳士,可是對那些用毒藥或槍械腐蝕日本的壞蛋及其組織,我是拚命到底。


我以FBI和DEA「聯邦麻藥取締局」的感謝狀,及名譽職員證的兩個發出金色的徽章,擁有M92F自動手槍,警察廳直屬秘密搜查官身份為榮,準備在我有生之年好好打擊惡棍。討好女人,則以我自負的巨大肉棒干到不能再勃起為止。


現在將我過去的經歷做一概要的介紹。


無論是何等的絕世美女,如果每天抱在懷裡,總有玩膩的一天,和我相愛的老婆香代子也不例外,已經有低潮的現象,又開始任何名醫都無法治療的我的壞毛病,追求成熟的美女。


第一個目標是香代子的前夫°°矢野邦彥的十六歲少妻玲子。


在銀座後巷有SM(虐待狂)迷集中的酒吧裡,偶然遇到矢野夫妻。因為他仍舊想和香代子姦淫,以此為交換條件,我在他面前徹底享受他可愛少妻的新鮮肉體。


十六歲美少女的窄小肉洞之味道相當不錯,但這並不是說窄小就是好。根據我得到的結論,(陰戶的滋味)還是以四十歲到五十出頭的美麗成熱的婦人為最好。


恢復警察身份後,公私兩忙,大概是減少抽煙,以及精紳壓力也減輕之故,忘了肺癌恐懼症,最近很少去河春醫院,但還是偶而會想起院長夫人的美麗而成熟的胴體。


不過到現在我還沒履行交換條件。


期間,從中國大陸走私大批五星牌手槍,因此連續發生槍殺事件,使我的工作忙碌起來。


警察廳做為專案調查的夥伴,派來在FBI受訓,名叫城之內美香的警察。


她是精明能幹的大美人,從身上散發出典型的美國精英份子的氣息。白皙的手指戴著象徵FBI的戒指。


這位大約三十出頭的女警部,美麗的性感相貌和成熱的肉體,使我立刻為之著迷。


有八分之一英國血統的她,淺藍色的迷人眼睛和白皙柔滑的肌膚、修長的四肢,以及豐滿的屁股和乳房,不由得使我聯想到她的陰毛顏色和陰戶構造,肉棒也不禁猛然勃起。


她也以「你的事我非常清楚」的表情,以及充滿興趣的眼神看著我,我們好像有了很好的默契。


她是T大法學院出身,本來應該當外交官的女菁英份子,她使我興奮得把她那個在T大醫學院擔任腦外科副教授的丈夫拋諸於腦後。


從警察廳代理長官的部長手裡拿到特命搜查官證,我們立刻開始調查走私五星槍的路線。


我們首先從瞭解彼此開始。


在我的辦公室首先見識到成之內美香在美國養成的虐待與被虐待皆愛好的性技。把我這個自認為百分之百虐待狂的人套上手銬,跪在地上舔陰戶、喝下蜜汁的只有美香,但我還是高高興興的陶醉在有生以來第一次的被虐待狂滋味中。


完成我們的見面儀式後,在只對中年男人感到興趣,有戀父情節的淫亂女警岡江玲子充滿嫉妒的眼神目送中,我們去美女警部的豪華公寓,和另外一個她,也就是順從而可愛的被虐待狂女人,經過通宵的品嚐,使我更加為她著迷。


第二天,我把一切犯罪組織情報的來源,也就是我最好的朋友°°西寺組長介紹給美香認識。


得到他的協助,得知新宿的一家中國系統的貿易公司,以及走私船的登陸地點,展開一場緝拿走私槍械的激戰,成果非凡。


我這個夥伴,不但在床上非常傑出,在和兇惡的走私份子槍戰時,比其他男性警官更凶悍,三次從死神的手裡救回我,成為我的救命恩人。


對這樣一個美好的女人,我隨時可以和她做愛,可是我迷戀成熟女人的毛病日益惡化。


當我被KGB的俄國女特派員擊傷,到警察醫院門診接受治療時,竟然在美香的面前,對充滿性感的護理長橋本奈緒子產生欲情,帶到美香的公寓發生親密關係。


她也是有被虐待欲的女人,而且想和自己的美少年兒子發生姦情,是個肉體十分性感的女人。


為完成工作的需要,我暫時得和美香分開,各自進行調查。期間,我一面和奈緒子幽會,一面和指導未成年的S警署少年女警堀田由紀江發生關聯。


她誘惑應該輔導的少年或少女發生性關係,而在同一警署搜察課擔任刑警的丈夫,以匿名信向我的課告密。


由紀江也有少女期父親姦淫的不快經歷,而這時候的我已經喜歡被虐待狂。


我把她摟在懷裡,心裡產生淫邪的計劃。那就是為了自己能稱心如意的玩女人,要為香代子早就有的和美少年發生疑似母子相奸的妄想,找個「兒子」,於是我把堀女警愛過的叫「翼」的美少年提供給我老婆。


發現我和由紀江幽會的丈夫堀刑警,因強烈的嫉妒,企圖向我下手。這樣在一個黎明時刻,在我們的三角關係出現悲慘結局。


我們在市中心的大飯店前演出激烈的槍戰,由紀江為掩護我而死在丈夫的槍下,而堀刑警也被我射殺。


這樣的悲劇仍未治好我好色的毛病。


受到我在私家偵探時代認識的經營幼齒俱樂部,也和我睡過幾次的女同性戀者英子之嗦使,和城之內美香兩個人,使香代子成為女同性戀的犧牲者,又強迫奈緒子和香代子各自演出母子相奸的性戲。


又把受到誤會逮捕的赤阪(雅)俱樂部的美麗女經理花井苑子釋放,而我當天就和她發生性關係。


我有時對自己這種魔性和無止境的好色慾,感到後侮,但唯有這件事,連是我心頭之師的保基的忠告,也無法發生作用。


我梨本平助的淫邪慾望不死,就無法治癒,非醫藥所能解決的疾病。


第一章 濃密的陰毛


1


我和香代子期待已久的讓他和美少年翼做戲劇性母子見面,也就是淫邪相親的日子終於到了。


昨晚在電話中決定今天下午六點,在新宿的H大飯店義大利餐廳,三個人見面。


十四歲,多愁善感的少年「翼」,本名是宮原雅樹,他可能還不知道醜陋的真相。


可能是因為有如母親般的愛人,也就是少年課的美麗女警堀由紀江突然慘死的衝擊,使他好像還不能振作,說話的聲音如少女般顫抖。


在我和少年談話時,香代子坐在床上,瞪大因淫邪而興奮的濕潤眼睛看著電話,陶醉的聽著從電話裡傳出來的可愛聲音,從粉紅色的薄沙睡衣裡,揉搓自己的乳房。


我告訴少年,堀女警的殉職和明天見面的場所後,我把電話交給身邊的香代子。


香代子本來搖頭,用眼神表示拒絕聽電話,可是我給她一記耳光,粗暴的剝下睡衣,讓她變成赤裸,把嘴靠在她握在手裡的無線電話,說︰「冀,現在換媽媽和你說話,她叫香代子,比你以前的媽媽還要好。她已經想你想得乳頭和陰核都勃起,陰戶也濕淋淋了,現在她當然是赤裸裸的。明天就能見面,所以今天晚上不能手淫,這是爸爸的命令。」


我捏住香代子的肉芽,手指挖弄濕淋淋的肉縫,發出「啾啾」聲音時,香代子只好向冀說話了。


「我是媽媽……小冀……媽媽很高興。明天終於可以見面了,啊……老公,不要那樣弄,羞死了,翼會聽到的。饒了我吧……啊……」


知道能和美少年做愛就已經興奮的香代子,不停地扭動屁股,發出淫蕩的聲音。


我叫冀看香代子赤裸的照片,而且還有分開大腿、對陰戶拍的特寫照片。


所以這時候從電話裡傳出來的少年聲音,已經開始興奮的喘氣。香代子的鳴咽聲也更高昂,揚起濕潤的雙眸,鼻翼顛抖,嘴唇打抖嗦,不能言語,只把自己乳房抓緊的香代子,看起來充滿妖艷的美感。


我用自己的手揉搓魔鬼般邪惡的勃起之巨棒給香代子看,然後從她手裡拿來電話放在床上。為唆使翼的邪惡情慾,我準被讓他聽到我們的甜言蜜語和肉體的聲音。


發現這邊的動靜,早熟的少年,呼吸更急促。


從電話裡聽到輕微的衣服摩擦聲,使我發出會心一笑。


他現在一定是看著我給他的照片和沾滿蜜液的三角褲,然後用三角褲包住勃起的少年陰莖,猛烈揉搓。


香代子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從顫抖的嘴唇裡發出沙啞的聲音。


我又用龜頭在她搔癢的勃起肉芽上摩擦︰「你快說,說請你插進陰戶裡。反正你要和親生兒子性交,說什麼難為情的話是不管用的。快說吧!」


我在她興奮至極點,露出茫然表情的臉上,和豐滿的乳房上連續掌打數下。


香代子發出啜泣聲的同時,從綻放的肉縫中流出粘粘的蜜汁。


對這樣不肯說話的女人,強迫插入肉縫裡是非常簡單,但這種性交,連動物都做得到,我的嗜好是讓女人親口說出請求性交的話。只要女人稍有被虐待的慾望,越受到強迫的要求,越會興奮,淫液的量也會大增,陰戶更能縮緊。


忍耐男人的虐待和強迫,且拚命反抗的女人,是最具性感和美感。


「你這個倔強的臭女人!想要皮鞭了嗎?還是想我用火去烤你的乳房和陰戶呢?」想到在電話裡聽著這邊的聲音而進行手淫的少年,不由得說出淫猥和刺激的話。


堀女警說,少年奉獻童貞,體驗到男性歡樂的生母是強度的被虐待狂。她將相反形式的愛交給少年,但他看到受到父親虐待的美麗母親淫浪的姿態,使得他虐待狂的本性在身體裡抬頭。


我用雙手捏弄她勃起的敏感乳頭,手指插入肛門,拔下一撮陰毛。


「啊……不要這樣……我說。插進來吧!在冀的面前,我要盡到做妻子的責任,也玩弄我的屁股吧!盡量的虐待我吧!」香代子被我玩弄肉芽後,狂亂的對著電話大吼。


我聽著少年近似啜泣的興奮聲音,將火熱的肉棒插入到肉縫的根部。


「啊……太好了,老公!插吧!把子宮挖出來吧!」


龜頭衝到尚未懷孕的子宮時,香代子揚起眉頭,發出狂亂的叫聲,下意識的抬高屁股,上身猛向後仰。肉縫裡的壁肉緊緊纏繞在肉棒上,像要吸人子宮口般的蠕動。


「啊……小翼……媽媽快要羞死了……饒了我吧……我還是做不到……因為我是翼的媽媽,求求你,不要讓我那樣做,我願意用嘴和手安慰那孩子……我是你的妻子……千萬不要叫我和冀性交吧……」


香代子的眼睛失去焦點,聲音沙啞,表現出她期望被虐待、在心愛的兒子面前被丈夫強暴,要求她和兒子性交,完全陶醉在這樣的母親角色之中。


肉洞不斷痙攣收縮的美感,和淫亂的叫聲也使我進入恍惚的境界中,忍不住開始猛烈抽插。


「不行!一定要做到。讓翼成為大男人是你做母親的義務。你知道冀現在在做什麼吧?明天開始你就要為他做這件事。用你的手和嘴,還有陰戶和這裡!」


我輕咬勃起的乳頭,同時把手指深入肛門裡攪動。


「啊……不要……饒了我的屁眼吧!」香代子瘋狂的喊叫,屁眼和肚子猛烈跳動。


陰戶裡的肉夾緊脈動的肉棒,達到快要斷裂的程度。


「你對翼說,要做他的奴隸。」


我說完,從肉洞裡拔出肉棒,猛烈插入後門裡。


「啊……太慘忍了……今晚不要弄我的屁眼,還是插入前面吧!你無論如何都要我做翼的愛人嗎?你簡直是魔鬼!你已經不愛我了……啊……我不想活了!


在讓我和那孩子性交之前,你親手殺了我吧!我不想讓那孩子看到我這淫亂的樣子……」


瘋狂般的慘叫聲,因性感達到高潮,變成斷斷續續的聲音,身體開始顫抖。


我粗暴的拔出肛門裡的肉棒,再刺入陰戶裡,嘴靠在她的耳邊悄悄說︰「說呀,要讓翼射出來。」


香代子以充滿了罪惡意識及畸戀慾望的眼神看著我,然後以顫抖的聲音對我說︰「好吧!我願意做翼的性奴隸。小翼,媽媽要把陰戶給你!隨便你弄吧……在爸爸的面前用力虐待我吧……」


「媽媽……啊……我要射了!我……」尚未成熟的美少年的可愛聲音,在快感中顫抖。


「啊……小翼,射吧!啊……媽媽也不行了……要洩了……」


發出軟弱無力的啜泣聲後,香代子全身痙攣,淫液噴射在夾緊的肉棒上,然後仰起的身體軟弱無力的倒下去。


數秒鐘後,少年發出少女般的嗚咽聲,我被引誘得也開始射精。


聞到自己精液的腥臭味,產生出有如翼的年輕精液噴射在香代子三角褲的錯覺,我就將自己的身體壓在香代子身上。


在我進入甜美的睡夢前,不禁想起今天才見面就發生性關係的花井宛子,可是應該見過面的酒保原口是誰都想不起來,我的記憶力大概是年齡之故而衰退了吧?


2


不停的電話鈴聲使我醒過來,嘴裡罵著拿起電話,看床頭的鬧鐘,已經十點半。


「是我,你還在睡嗎?你不在辦公室,我以為你又鑽到那個女人的被窩裡去了。昨天晚上大概把我忘得一乾二淨,和可愛的太太親熱了吧?」


充滿諷刺和忌妒的聲音,這是城之內美香的電話。


微微聽到人吵雜的聲音,還有廣播的聲音,以及噴射機的聲音,此時我才完全清醒過來。


「我現在在成田機場,搭中午伊比利亞航空公司的班機去西班牙,我想在出發前告訴一下心愛的人,大概十天左右就回來了,你若有外遇,我可不答應。」


比香代子更像老婆的美香的聲音,被著陸的噴射機聲音所掩蓋,我的心情也開始惡化。


我真不明白那些人被關在如棺材的飛機裡十幾個小時,去外國有何意義呢?


我就像自己坐在那種飛機上,心跳加速,拿電話的手掌滲出汗水。向身旁看去,沒有看到香代子,也不像在客廳裡。


「小心一點,希望你安全的回來。我愛你。」說話的聲音不似我的個性,有一點發抖。


槍彈和武士刀我都不怕,可是連我的親友搭飛機我都感到害怕。


「原來死神的使者,鬼神都不怕的刑警也有弱點。我走了,再見。」留下笑聲,電話掛斷。


我當然知道美香去西班牙出差的任務。


去西班牙西南部的漁港拉克尼亞市,從數年前成為南美哥倫比亞的毒品走私和巨額黑錢的洗錢地點,不僅是歐洲各國,連遙遠的美國,以及包括日本在內的亞洲各國,都受到毒品的威脅。


美香雖然沒有說,但這一次的合作調查是以西班牙警方和國際刑警組織、美國聯邦麻藥取締局為主。而歐洲和亞洲各國的麻藥搜查官也參與,形成世界化的規模。


本來我也想去,但上司知道我有飛機恐懼症,所以沒有派我。我只有留在東京,和最近顯著增加的中國大陸及南美的毒梟們作戰。


為自己的飛機恐懼症歎一口氣,點燃一支煙來到客廳時,看到餐桌上有一張便條︰


「我去美容院和購物香代子」


想到香代子的陰唇因為想念美少年而一直濕潤到黃昏,勃起的肉芽受到三角褲摩擦時,我的肉棒開始猛然勃起,使我露出得意的微笑。


一面吃準備好的咖啡,以及三明治和沙拉,一面看這一天的報紙,社會版的報導引起我的注意。


標題是「色情攝影家恐嚇大明星」,內容是掌握大明星級的女演員或偶像的弱點,強迫拍攝色情錄影帶或寫真集,而且還敲詐巨款的色情書刊出版杜的攝影師被逮捕。


提出控訴的女演員只用英文縮寫的名子報導,但指出在電影、電視、廣告等各方面活躍,五十歲的年紀仍然保持美貌和修長身材的女明星,不用說出名宇任誰都知到是指什麼人。


在電視的調味料廣告中,扮演賢慧美麗的妻子和母親,如果這樣的成熱女人捆綁後和美少年性交的錄影帶,連我也真想看。


這則報導使我想起昨晚在赤阪俱樂部(雅)見到,一直都無法想起的酒保原口之來歷。


八年前在我升任刑警組長的前一年,我和原口是以主管風紀的刑警和色情業者的身份見面,他是以販賣色情書刊和恐嚇被判刑一年。


在那個事件中,有五名美麗的女演員成為他的色情錄影帶和書刊的模特兒,也受到恐嚇。可是當我看到沒收來的錄影帶時,對虐待狂的場面,可以說拍攝得相當好。


在今天報紙上報導的女演員也是那一次的五名女演員之一。


我想起陰毛稀少,但長久的性交使陰毛變茶褐色,完全暴露出成熟的陰戶,和兩個男人演出兩人行,或和年輕女人互舔陰戶,或用假陽具手淫,這些場面都使我感到興趣。


原口和我一漾,是有相同嗜好的人,不可能從那次以後就洗手不幹了,看情形必須找機會和他談一談。


如果原口有意思,我可以提供和我發生過關係的女人做主角,拍攝色情錄影帶,讓香代子和翼演出母子相奸的場面一定不賴,可是首先需要找到今晚的共演者兼肋手的人。


如果說在女同性戀中扮演男角,而又是殘忍的虐待狂,在我所知的範圍內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在河村醫院擔任護理長的星野艷子,另一個是私家偵探社時代在我事務所的褸下開俱樂部的前田英子。


艷子是很好的女人,然工作的關係很忙,又是院長的愛人,不方便拜託。


虐待與被虐待都喜歡,又對美少年頗感興趣,而且完全瞭解香代子身心弱點的前田英子,做為母子相奸的共演者可能最適合。


她因為店裡的兩個女孩感洩愛滋病而結束俱樂部,現在成為新宿高級酒吧的受雇經理。


立刻打電話去,響了十多下鈴聲後,才聽到還沒睡醒的聲音。


「誰呀?這麼一大早的,有什麼事?」


「英子,好久不見了。我是梨本,需要你幫忙,錢倒是沒有,不過是很好的事。」


英子聽到我的聲音,立刻恢復精神︰「喲!原來是好色偵探。自從陞官後見不到你的影子。我正在生氣的想,大概香代子太可愛,根本想不到我了,那個有如種馬的堅硬巨大東西還健在嗎?很想你,有什麼好事情呢?」


想起英子自從離婚後,除了我外,沒有和任何男人發生關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輕十歲以上的肉體,以及有如二十歲年輕女人的窄小陰戶之美味,我的肉棒不由得勃起,告訴她今天晚上要進行的淫邪計劃。


聽到英子呼吸急促的聲音,和手指玩弄濕淋淋淫肉的聲音,我的手也在揉搓堅硬的肉棒。


英子和我是在位於事務所附近的酒吧的美麗女經理青山惠子,和她十三歲的親兒子進行罪惡的母子相奸之共犯,所以我知道英子一定會答應這件事。


「太好了!我決定要參加。很久沒有這樣興奮過了,看著可愛的男孩和香代子狂舔的樣子,還能和你干到全身無力。我會先到旅館的房間等你來,準備好一切虐待用具。啊……恨不得馬上就開始。」


聽到英子興奮的聲音我掛掉電話。


想到一個是虐待狂、一個是被虐待狂的兩個女人相見,演出男人更慘忍的同性戀虐待行為,以及香代子受到虐待後的淫蕩模樣,還有在旁邊守望的美少年的興奮情形時,我的肉棒又猛然勃起。


似乎無法忍耐到傍晚,可是一大把年紀,又有老婆的男人如果手淫豈不是大笑話。


特別想要香代子以外的女人。


美香在遙遠的非洲,花井苑子昨天才幹過,如果是岡江玲子女警,只要我約她,一定高興得馬上脫下褲子,但太年輕,不合我的口味。


剩下的只有河村院長的夫人惠理子和青山惠子。


但這兩人都沉迷在和兒子的禁忌愛中,可能不會理會其他的男人。西寺組長手下的女人們引不起我的興趣。


就這樣呆望著電現時,螢幕上出現在某醫院急診室裡忙著工作的白衣天使,從而想起最適合我現在需要的一個女人,心裡祈禱著她是夜班而還沒有下班回到家,我撥警察醫院外科門診的電話。


3


第一次和橋本奈緒子做愛時,她坦白告訴我母子相奸的罪過,迫切的希望我能懲罰她淫蕩的肉體。所以,在讓翼和香代子相奸之前,想聽一聽做護士的奈緒子對母親被兒子強姦時的心身狀態之意見。


接電話的女人說護理長已經下班,但還在醫院裡。


片刻後,奈緒子過來接電話,知道是我的電話後,顯得非常興奮。


「太好了!剛處理完急診病患,在回家之前到餐廳喝一杯咖啡,能和你見面嗎?我正有話想和你說。」


成熟的有夫之婦發出甜美的聲音,尤其是最後一句,幾近哀求的口吻。


決定三十分鐘候,在第一次和奈緒子發生關係的美香公寓見面。


如果她知道要在我的面前讓擔任兒子角色的美少年姦淫老婆的淫邪計劃時,不知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在勃起的陰莖尚未萎縮的情形下急忙穿衣服。


穿鞋時,發現忘記帶槍,回去把M92F插在槍袋裡才走出門。


掛在左肩的槍帶幾乎有一公斤重,使我聯想到遠在西班牙的美香。對於利用她的房間和其他女人性交,多少感到內疚。


下了計程車,走進公寓大門時,佇立在電梯門邊的奈緒子對我露出笑容。


電梯門關上時,我們幾乎同時擁抱對方,像飢餓已久,吸吮對方的嘴唇,彼此用手確定對方的情慾。


「終於又見到你了,真高興。我想向你坦白一切,接受處罰。」摟著她的細腰走在走廊上時,奈緒子呼吸急促,幾乎用嗚咽的口吻對我說。


兩人相擁走入房裡。鎖上門時,我用力抱緊她仍在顫抖的手,低下頭看著她有點蒼白的臉孔。


比以前略為憔悴,但犯下不倫的罪惡,和享受到淫邪滋味的奈緒子,臉上露出憂鬱、哀愁,又有罪惡意識和陶醉的表情,幾乎美的妖艷,而且可愛。


壓在我胸上的豐乳之乳頭已勃起,透過套裝與三角褲後,使我的大腿感受到她的陰唇和勃起的肉芽在顫抖。頂在奈緒子肚子上的肉棒,不停的脈動,從馬口滲出潤滑液。


「干我吧!懲罰我的壞陰戶吧!已經一個月了,每天都被那孩子玩弄,是淫賤的女人……不要用那樣的眼光看我……羞死人了……」


顫抖啜泣聲和沾濕我胸膛的熱淚,表現出被親身兒子姦淫的母親之強烈罪惡感,以及甜美的喜悅感。


這引發我凶暴的嫉妒和慾火,我又一次的認清對做母親的女人而言,兒子比丈夫或心愛的男人更是特殊的人物。


香代子一方面熱愛我這個丈夫,一方面又迫切的嚮往不過是淫慾對象的陌生美少年。難道這是所謂母愛的本能形成的結果嗎?


一個月來每天都被兒子姦淫,這是說月經期也把身體給了兒子。


拉開洋裝的上衣和襯衫,用手捧沒有帶乳罩的奶頭,同時另一手伸入裙內,從三角褲上挖開肉縫,陷入肉縫裡的薄布片立刻沾上淫液。痛苦和快感混合的喘息聲,使美麗的嘴唇顫抖。


「你這個賤貨,是想要兒子的大雞巴才這樣濕淋淋地讓淫亂的陰核勃起來的嗎?脫!脫光!照你的希望懲罰你。奈緒子,你是希望我把你的身體弄到不再想和兒子姦淫的程度吧?你已經犯下丈夫和我不能原諒的罪過!」


我看她露出被虐待陶醉感的眼神,用力拉下三角褲,拔下一撮陰毛。


「啊!是呀!我是背叛丈夫和你的壞女人,所以凌辱我吧!讓我的身體變成再也不能和那孩子性交。相信我,那不是我主動的誘惑,我的屁股連丈夫也沒有弄過,是完全屬於你的。我脫衣服,你看個仔細吧!」


用興奮沙啞的聲音說,濕潤的眼睛變大,發抖的手撩起裙子。


在用針刺一下可能會出現大量鮮血的雪白大腿,和四十多歲的有夫之婦是雖得的平坦肚子,以及和我發生性關係中,她的陰毛是最茂密,還有較厚的陰唇、突出而敏感的陰核;在在呈現在我眼前。


不知是不是已經淋浴,聞到輕微的香皂和香水的芬芳。


為羞恥緊張的表情,和無法承受冷酷視監的風情,以及現在毫不在乎的裸露身體,是與出賣三角褲的現代女孩完全不同。


有這樣的好女人當母親,換成是我,也想姦淫。


從開始啜泣的奈緒子的表情和動作,知道早熟的少年有虐待狂的嗜好。將美麗的女人剝光衣服,用銳利的眼光做視監,使女人羞恥苦悶的模樣,比用皮鞭或針凌辱,有更大且無害的喜悅。


像香代子那樣百分之百被虐待狂的淫亂女人,只要被捆綁後露出陰部,就會溢出淫液,哭叫著懇求插入肉棒,或用手指挖弄。


產生母子相奸願望的奈緒子,經過做兒子的性奴隸一個月,好像完全變成被虐待狂的女人。


從肉洞口流出的淫蜜,在雪白的大腿根上劃出一條鮮明的線。壓在裙子和襯裙上的白皙手指,玩弄搔癢的肉芽,淫猥的活動。


在發生性交前所做的手淫,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愉快前戲,同時也可用來測驗女人被虐待欲的程度。


我坐在沙發上,好像要使她焦急似的,點燃香煙,噴出一口紫色的煙圈,開始脫衣服,讓被虐待狂的女人看到勃起挺立的陰莖,再從沙發下拿出皮鞭和一捆麻繩,以及美香喜愛的電動假陽具。


看到活生生的肉棒和虐待用道具,奈緒子的眼睛已經開始濕潤,發出啜泣般的叫聲︰


「啊……我不要只是這樣看……快懲罰我吧!用皮鞭狠狠的打我吧!我要自己玩弄陰戶……讓你看一看我洩出來的樣子……」


「好色的女人,快脫光吧!你想要的是活生生的堅硬肉棒吧?還是不想要我的,只想要可愛的寶貝,有更多年輕精液的東西。你這無恥的變態好色女人!讓你的老公知道了怎麼辦?」


奈緒子發出更淫蕩的嗚咽聲,一手脫下白色襯衫,露出美麗的豐乳,裙子和襯裙滑落於地,雙手置於後腰,低下頭,這是典型的被虐待狂女人擺出的姿勢。


用皮鞭尖在陰核上撥弄,還用皮鞭的粗皮用力摩擦陰唇。


奈緒子對羞恥的行為有敏感的反應,所以我現在是測試陰唇和淫肉受到痛苦的刺激時會有何種反應。


根據我的經驗,希望被年紀輕的男人,特別是兒子或弟弟以及外甥等近親的男人姦淫的女人,毫無例外的有強烈的被虐待欲。奈緒子也做出如期的反應,她濕潤的眼睛裡出現恍惚色澤,美好的鼻翼因呼吸急促而蠕動,豐滿的屁股下意識的扭動,乳房也隨之躍動。


從胯下抽出皮鞭看,已經沾上很多女人的蜜汁,茶褐色的皮鞭上出現黑色的濕痕。


「打我吧……我想要你打……那孩子也會用手打我的陰戶和乳房……」奈緒子發出甜美的嗚咽聲。


最近的少年不但早熟,而且看SM雜誌或色情錄影帶,所以比過去的大人知道更多虐待女人的方法。


那個叫翼的少年,從被虐狂的母親那裡體會到折磨女人的快感。


我們的兒子受到堀由紀江的教育,所以必能使香代子痛快的狂亂哭泣。


4


「把大腿分開給我看。」


羞恥的嗚咽聲更提高,顫抖的手指像要撕裂似的分開陰唇,發出黑色光輝的陰毛所圍繞的稍偏上的成熟陰戶完全暴露於眼前。


充血勃起的陰核是一般大小,玫瑰紅的小陰唇的肉較厚,溢出蜜汁的肉洞綻放而蠕動。陰毛顯得太茂密,整體而言是我喜歡的陰戶。


將皮鞭尖插入肉洞裡十公分慢慢搖動,然後找到子宮口,在那兒輕輕刺激,增加搔癢感。


奈緒子發出輕叫聲,扭動身體的同時,屁股向後退︰「痛啊!不要在裡面弄吧!還是打我吧,把我綁起來,插進來吧!求求你……」


每個女人都誤以為只要讓男人的肉棒插進去摩擦,男人就會高興。當然也有那樣就會滿足的單細胞傢伙,但我是在虐待狂遊戲中,也喜歡享受插入陰莖前的過程,所以,不能缺少痛苦和凌辱的佐 .


而且,這兩者同時給女人,才會有更好的效果。


讓她把分開陰唇的手移開,用細皮繩拴住的夾子夾在花瓣上,在將細皮繩繞大腿一圈,用力拉緊後在屁股的肉上打結。


她的嘴唇因痛苦而顫抖,瞪大的眼睛只剩下一道縫,臉上浮現陶醉的表情。


不停的在女人的陰戶上給予適度的痛苦,讓她不停的想到恥辱感,這樣能刺激被虐待欲的本能,可增加肉門在插入時的美味,也能提高女人本身的快感。


咬緊牙關忍耐陰唇的痛苦,那種表情達到淒厲之美。


「你自己弄,我要打昏你。」


奈緒子發出甜美的嗚咽聲,雙手迫不及待似的開始動作。右手指找到敏感的肉芽,插入肉洞裡挖弄。左手從屁股後面摸肛門,屁股和乳房同時向前後左右搖擺。


這是在男人好色眼光注視下,自我虐待的手淫。


我舉起皮鞭,按乳房、肚子、大腿、屁股的順序抽打。皮鞭打在肉體上的感覺,又聽到女人的叫聲,我的肉棒不由得跳動。


「真的那麼痛快嗎?你的屁股也給你的兒子了嗎?」


「啊……好得要命……啊……我快要洩了……啊……沒錯,屁股也給他弄了……我也喝他的精液和尿……只要那孩子高興,我什麼都肯做……因為我是他的媽媽……」


當皮鞭第三次輪打到乳房時,奈緒子伸直腳尖,身體後仰,不停的啜泣,從雪白的手指間溢出蜜汁,然後身體好像失去力量,形成癱瘓模樣。


當這樣強烈的快感慢慢屏息時,奈緒子露出羞恥和苦腦的表情跪在地上,看著我說︰「羞死了……竟然會這樣興奮得淫亂……我無法原諒自己!我犯了違背人道的罪!懲罰我到死吧!」


跪著抬頭看昂然勃起的肉棒,眼神因期盼淫浪而冒出慾火。


這種樣子性感極了,也是最使我興奮的,有如唱歌的陶醉聲音,使我的龜頭更勃起。


不用她說,我當然要品嚐前門的滋味。從窄小的後門插人讓她痛苦得哭泣,在我來說,不過是一種的懲罰而已。要毫不吝惜的射入男人有限的精液,必須是在成熟火熱的陰戶內。


解開捆綁的繩子,讓她走到牆壁的大鏡前,我坐在床上。


奈緒子發現要用非常羞辱的方法姦淫肛門,發出歇斯底里的嗚咽聲,扭動身體,像在表示抗議。


要背對著我騎在腿上,這樣從鏡子看到肉棒插入肛門裡的樣子,當然會感到羞恥。


「放了我吧!竟然在鏡子面前。讓我和你面對面吧!看到鏡中自己的樣子,我會羞死的……」


不理會她的哀求,把她的身體拉過來,讓她背對著我騎在肉棒上。


「現在你自己弄進去吧!」在豐滿的屁股和大腿用力打一下,將龜頭對正菊花蕾。


「啊……羞死了……男人都喜歡在鏡子前幹這種事……太過份了……」


把手伸到前面,玩弄堅硬的陰核,同時在肉洞口摩擦。


「還不快插進去!賤貨!」


「好……這就進來……」


豐滿的屁股戰戰競競的下沉,開始讓巨大的龜頭進入菊花蕾的蕊裡,從奈緒子的嘴裡不斷發出甜美的尖叫聲。


終於吞入龜頭後,我就毫不留情的抬起她的屁股拔出來,再度讓她嘗受插入時的痛苦和屈辱,也不斷的玩弄陰核與陰門,增加淫糜的氣氛。


第三次拔出來時,奈緒子如精神錯亂般的哭叫︰「放了我吧……信行!求求你,快進來吧!是媽媽不好……」


從鏡子裡看到她的臉在抽搐,眼神失去焦點,產生和自己兒子交媾的錯覺。


如果繼續讓她焦躁不安,很可能真的瘋狂,於是我猛然把肉棒插到根部,用腿分開她的腿,在鏡中照映出完全綻放的陰戶。


「啊……好痛……為什麼這樣又硬又大……我真高興……這樣的愛我……」


發出啜泣聲,開始猛烈上下左右的扭動屁股。


「好嗎?媽媽的屁股讓你舒服嗎?更用力的玩弄我的陰核,讓我洩出來吧!


啊……真舒服。你要射精時,要射在我的陰戶裡……」


奈緒子的樣子使我想到香代子和「翼」姦淫時,是不是也這樣瘋狂?


奈緒子不到幾分鐘就洩出來了,身體向後仰,不停的啜泣,我從後門拔出肉棒,再狠狠的插入前門。


還是成熟女人縮緊的陰戶,味道是最美好的。


奈緒子更猛烈扭動身體,哭叫聲也更高昂。


偶然看到牆上的掛鐘已五點鐘,此時的香代子可能因得不到我的消息而著急吧?


被連續洩出兩次的奈緒子淫蕩的聲音和陰戶放縮的美感,產生射精慾望的同時,想到遠在國外的美香,她也是這個床 的主人。


即使香代子的身心都被美少年的兒子奪走,還有美香是我可愛的女人,也是可靠的工作夥伴,心裡多少感到舒坦。


在公寓的門口和奈緒子分手後,我為解決另一件事坐上計程車去赤阪。


第二章 邪惡的情慾


1


俱樂部《雅》正在整修內部,沒有人,走到TBS的前面等計程車。


看手錶,已超過在新宿H大飯店約會時間十分鐘。越是急,越是沒有計程車來。


這個時候,在H大飯店的前廳,香代子和英子應該已經見面了。此時,兩個成熟的美女,可能在興奮的交談。而今晚將要做我們兒子的美少年,也一定露出殘忍情慾的眼神看著兩個女人。


想到兩個急躁的女人,身上的乳房已充血膨脹,敏感的陰核和陰戶都溢出蜜汁,弄濕三角褲的模樣,我的臉上不由得浮現淫邪的笑容。剛嘗過美女肉門的滋味,應該滿足的肉棒又猛然勃起。


快吸完第二支煙時,才從六本木的方向來了空計程車。


與此同時,從青山路來的勞斯萊斯,停在TBS的門口,以優雅的姿態走出一位美女。偶然向我這邊瞄一眼的,竟然是巖夏志麻。


在我希望能性交的女演員中,她列在前五名內。所以看到她後,龜頭的馬口不由得溢出露水,肉棒開始脈動。


穿上黑色套裝的軀體,乳房和屁股相當成熟豐滿。這樣的女人,就算過了五十,仍然讓人產生情慾。真希望能用繩子和皮鞭讓巖下志麻取下神氣的假面具,讓她含住肉棒,用性感的聲音哀求給她插進去。


對出來迎接的電視台的人燦爛一笑,扭動性感的屁股走進大門。我呆呆的望著,連司機打開門都沒有發覺。


「先生,要不要坐車了嗎?」


受到計程車微慍的催促,急忙坐進車裡,告知新宿H大飯店後,我就閉上眼睛,靠在椅背上。


巖下志麻在年輕時也很美,但對喜歡成熟女人的我而言,還是四十歲以後的她最好。


在她的演出中,印象最深刻,也使我產生性慾的,是以母子相奸為主題的電視劇《魔性時刻》她演出為罪惡意識恐懼的母親一角,以及演出壞女人穿喪服坐在 米上分開雪白大腿,沉迷在手淫之中的表現。當時我看了後,幾乎在褲子裡射精了。


2


看到新西口的霓虹燈時,對巖下志麻的幻想完全消失,出現的是香代子跪在我的面前,受到英子的鞭打,把哭濕的臉貼在我的肉棒上哀求的姿態。


到達H大飯店門口時,付計程車錢後趕緊衝進旋轉門,環視前廳。


三個人的情形一如我所想像,香代子和英子露出三分之一的美腿,坐在沙發上,坐在稍離開的地方,美少年佯裝看漫畫雜誌,同時色迷迷的窺視兩個成熟女人的大腿。


看到我走過去,三個人同時站起來。


「翼你過來。這位是要做你媽媽的香代子,那一位是媽媽的好友英子阿姨。


能見到他很高興吧!香代子。」


看我用少有的紳士口吻為他們介紹的樣子,英子對我露出難得微笑。


「你好嗎?翼。我是媽媽,能見到你,我真高興。」


充滿羞恥和淫邪情慾,以及摻雜罪惡意識的香代子的顫抖聲者,和看到美少年時的陶醉眼神,真是值得一瞧。英子悄悄伸手到我胯下,用力揉搓我勃起的肉棒。


「真是壞爸爸,把這種東西勃起到這種程度。美麗的媽媽等待兒子的雞雞已到神不守舍的地步了。看她的眼睛,不像是陰戶都溶化的樣子嗎?真想快一些看到他們相奸。不過,我要先好好的折磨她,要她在翼的面前乾著急。」


一面看著如親愛母子般牽著手悄悄說話的香代子和美少年,英子興奮的淫邪聲音使我感到爽極了。


「嗯,期待已久的夜晚終於來了。對不起,我遲到了。現在要先填保肚子增加精力。香代子,我們去吃飯吧。」


我和英子、香代子和美少年,這樣分成兩組走上二樓的餐廳。


有三支蠟燭的昏暗光亮下,氣氛宜人,幸好四周沒有其他的客人。


香代子的眼神濕潤,鮮紅色的香唇微微顫抖,那樣子充滿妖艷之美。沒戴乳罩的乳頭,透過薄薄的洋裝,能清楚看到美妙的形狀。此時,壓在肉縫上的三角褲,一定已沾上淫液,同時壓迫早已充血勃起的陰核。


對服務生要三人份的海產料理和白葡萄酒。取下掛在左腰上的槍袋,放入香代子的皮包裡。今天晚上不會用到槍,所以改用輕巧的三八口徑左輪槍。


幾乎可以說是美少女般的充滿慾望的少年眼睛,根本不屑一看槍械,只是凝望美麗母親的香代子。


經由親身母親的成熟身體成為男人,在由少年課擔任輔導的美麗女警教會男人一切歡樂的早熟美少年,好像對香代子一見鍾情。


大家都沉默,於是英子打破這樣的氣氛。


「你們兩個人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不是母子終於見面了嗎?小翼呀!看到美麗的媽媽,很滿足了吧!從今晚起,媽媽就是你的女人了。說什麼、做什麼都可以。是不是爸爸?」


英子終於露出慘忍的媚笑看著我,然後伸腿到少年的雙腿間用力摩擦勃起的東西。


「翼,英子阿姨說的沒錯,爸爸答應了,你可以任意玩弄媽媽。香代子,你把身體靠近冀的身上吧!」


少年露出少女般的笑容。


「沒錯,彼此相愛的母子是做什麼都可以的。媽媽沒有穿三角褲,要不要摸摸看?香代子也該握緊兒子堅硬的肉棒,說出自己的愛意吧!你的老公我會給他安慰,所以你就盡情的讓小翼愛你吧!你是最殘忍的男人,這條東西像種馬一樣又大又硬,不過今天晚上我會讓你變成軟綿綿的,快來抱我接吻吧!」


英子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過後,握緊我的肉棒,把堅挺的乳房和乳頭壓在我的胸上扭動,然後接吻給對面的兩個人看。


我的手也伸到餐桌下,摸到火熱而濕濡的媚肉,加以愛撫。英子發出甜美的沙啞聲音,一面扭動屁股,一面把乳頭壓在我的胸上扭動。她不只是在煽動少年的情慾,也是為她自己增加快樂而表演。


「啊……太好了,我快要洩出來了。因為好久沒和你這樣了。今晚我不會讓你睡覺的,我要看著香代子被兒子折磨的樣子,同時盡情的享受你的堅硬肉棒直到筋疲力盡為止,讓我的陰戶溶化吧!啊……好……」


發出快要洩出來的哼聲,抬起屁股要我拉下她的三角褲,淫蕩的扭動屁股,要我的手指進入肉洞裡。


除我之外,沒讓其他男人玩過的同性戀女人的火熱肉洞夾緊我的手指。


露出羨慕眼神看著我們的美少年,突然用力抱緊香代子,一手握住乳房,一手伸入裙內。


「啊……不要,小翼!不可以在這種地方做淫事。媽媽是愛你的,所以到房裡後會脫光衣服讓你任意玩弄。在爸爸和阿姨的面前,媽媽會做你的奴隸。但在這裡還不可以。」


有厚布幔圍繞,近乎密室的廂座裡,兩個成熟女人的陰戶,在男人手指的彈奏下發出淫靡的聲音。


「我也愛媽媽,我現在馬上就要媽媽,吻我,還要玩弄我的雞雞。」


從手的動靜知到翼已從褲子裡拉出年輕的肉棒,讓母親握住。


香代子的臉轉向少年,立刻開始兇猛的熱吻。


結束長吻後,香代子呼吸急促,用沙啞興奮的聲音說︰「為什麼這樣大又這麼硬!媽媽害怕……一定會痛得哭了……饒了我吧!我做不到,太淫賤了……」


在丈夫和另一個女人面前,受到剛成為兒子的美少年用手指玩弄,香代子已經開始亢奮。


「啊……小翼……不要在這種地方讓我洩出來。饒了我吧!不要弄了……」


香代子拚命壓抑歇斯底里的聲音。


「不行!香代子,就在這裡洩出來吧!你不洩出來,就要他在這裡給你插進去,你想這樣嗎?」英子用勝利者的口吻煽動。


「你是不是想用我沾上淫液的三角褲塞入嘴裡,就在這裡讓翼強姦?」


香代子聽後,仰起美麗的眉毛,瞪大眼睛,拚命的哀求︰「不要!在這裡我會受不了……到了房裡……怎麼弄都可以……」


香代子突然趴在餐桌上,把排列整齊的刀叉碰落在地上。


豎耳傾聽,鄰座好像沒有客人,也沒有送菜來的服務生走動的聲音,大概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讓香代子達到高潮。


看到香代子拚命忍耐不洩身,肩頭不斷顫抖,以及聽到壓抑的嗚咽聲時,我們亦隨之亢奮起來。


「她是好得要死了,這種被兒子摸弄,不由己的要洩出來的模樣,看多少次也不會膩。啊……那是多麼舒服!我也希望快一點用你的肉棒盡情哭叫。」


英子發出淫邪的陶醉聲,火熱的肉洞不停的收縮和痙攣,有手指尖大小的陰核像小陰莖一樣的脈動。幾乎要碰到子宮的兩根手指沾上大量的淫液,旋轉時發出粘粘的水聲。


「饒了我吧……小翼,媽媽快羞死了……快無法忍耐了……」香代子瘋狂的搖頭,用低沉的啜泣聲,說出被強迫來臨的快感。


「嗯?香代子要洩了嗎?我瞭解你好到什麼程度,因為在心愛的老公面前,有可愛的寶貝給你挖弄陰戶,對被虐待狂的女人而言,是最大的喜悅。不要堅持了,反正前後的兩個洞都要給這個孩子的年輕肉棒弄。你們母子從今夜起就成為男人和女人,快起來,把你性感的表情給兒子看吧!男人是最喜歡看女人洩出來的表情。把腿分開大一點,然後對他用甜美的聲音說,讓媽媽洩出來吧!你若反抗,待會兒會有嚴重後果。希望赤裸裸的被綁起來,丟在走廊上嗎?」


「香代子,快照英子的話做。你不是哭著發誓要做翼的性奴隸嗎?」我也順著英子的話加以慫恿。


3


少年臉上出現殘忍的笑容,抬起母親的頭,粗暴的轉向自己,貪婪的吸吮香唇後,猛烈的掌摑。香代子的嘴唇顫抖,忍住哭聲,流過的眼淚經過臉頰上的紅指印。


美少年好像知道美麗的女人被掌摑後會異常的興奮。


「小翼……別打了……是媽媽錯了……」含淚的沙啞聲音像呢喃細語似的哀求,扭動上身向著少年分開雙腿,表示願意服從。


「媽媽,舒服了吧?想和我性交了嗎?」


香代子啜泣著點頭。


「玩弄媽媽的陰核……讓媽媽洩了吧!媽媽答應在房裡讓你任意玩弄陰戶和屁股……所以不要在這裡折磨我……萬一被人看到,我會真的瘋了……」


面帶冷笑的少年撩起裙子,伸手進去猛烈活動時,香代子抱緊自己豐滿的乳房,咬緊牙齒,忍耐強烈的快感。


少年擅長淫技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演奏出淫縻的聲音,同時在香代子的臉上掌摑。


「嘿嘿嘿,這孩子真了不起,已經是完全的虐待狂野獸了。」英子發出感歎聲。


我蹲在地上拾起香代子碰落的刀叉,同時觀察少年的手指動作。


「啊!你不要看!」香子發現我的企圖,不由得喊叫,同時扭動身體,忍受強烈羞恥感。


可是我心愛的老婆毫不保留的分開大腿,讓美少年玩弄陰戶,自己也握住年輕的肉棒,輕輕揉搓。


少年的肉棒不似十四歲的人應有的,龜頭的傘部脹起,和我的相比較,毫不遜色。


「兒子的手淫會好成這樣嗎?賤女人!」我責備她的聲音也因興奮而沙啞。


「是……好極了……你原諒我吧!我要做小翼的奴隸,做媽媽的我要用身體補償他!讓媽媽洩了吧!媽媽是你的人了。」


香代子狂亂的樣子比我想像的還強烈,使我產生虐待欲的歡愉,同時也感到狼狽。


被虐待狂的女人能達到最大的快樂,是只有殘忍的虐待,或被迫和自己的兒子性交嗎?即使沒有血統關係的假兒子。總之,沉迷在虐待狂裡的女人魔性,已經不是男人所能理解的範圍了。


香代子不再看我這裡,瘋狂般的眼神集中在美少年身上,從顫抖的嘴唇說出喜悅的感受,扭動屁股讓自己的陰戶和少年的手指摩擦。


「真了不起,只是用手指玩弄就能淫亂成這樣子。等一等把寶貝的雞雞插進去,香代子一定會真的瘋了。」已經參與十次以上強迫母親和兒子相奸的英子,歎一口氣說出感想,同時更摟緊我的肉棒。


於此之際,聽到服務生的腳步,以及餐盤上食器相碰的聲音。香代子原本陶醉的表情出現苦悶的痙攣,少年的呼吸更急促。我們都倒吸一口氣,不敢呼吸。


「啊……不行了……媽媽要洩了……」


當聽到送菜來的服務生輕輕咳杖的聲音時,香代子已經趴在餐桌上,上氣不接下氣,全身顫抖。


拉開布幔進來的服務生看到香代子的樣子,露出慌張的表情。


「不舒服嗎?要不要叫這裡的醫生來?」


英子泰然的笑著走過去把啜泣的香代子擁在懷裡,擋住服務生的視線。


「沒有關係,你別在意,我妹妹偶然會貧血,不用找醫生了。香代子,你要振作一點,就是母子吵架也不要這樣興奮。要不要躺一下呢?」


英子的臨機應變把服務生應付得很好,服務生放下菜就走了。


聞到菜香,我的肚子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性慾和食慾是不能兩立,首先要填飽肚子。


「還是趁熱吃吧。翼,你讓媽媽洩了,該滿足吧!剩下的留在房間裡享受,媽媽是完全迷上你了。」


拿起湯匙,喝一口湯,乾涸的喉嚨覺得非常舒服。


「男人的心真是不可捉模,剛虐待完女人,還有食慾。你們可知道,香代子是多麼的痛苦和羞恥嗎?好可憐的美麗母親。」


英子念台詞似的說完,故意把穿迷你裙的豐滿屁股挺出到少年面前,彎下上身,雙手捧起香代子的臉,享受同性戀的熱吻。


美少年看到這種妖艷的情景,眼裡冒出慾火,切牛排的手動作完全停下來。


「翼,不要受淫亂阿姨的煽動,女人這種動物只會用子宮判斷而採取行動,不要理她們,快吃吧!英子和香代子也要快吃,不然,兩個人都要懲罰。」


我把塗上奶油的法國麵包放進嘴裡,同時撩起英子的裙子,露出大部分的雪白大腿和三角褲,看到胯下的部份已有一大片濕痕。


英子發出輕叫聲,扭動屁股,翼把沒有咬碎的肉咕嚕一聲吞下去,香代子發出嗚咽聲。


「你不要太過份,我可是女同性戀的一號,也是你的助手。」


英子拉下被撩起的裙子坐回椅子上,看到英子的自尊心受損時露出的憤怒表情,以及妖艷的性感,使我快萎縮的陰莖又感到搔癢。


可是少年凝視她的眼神,露出憧憬的色澤,使英子又高興的拿起湯匙。


「香代子,這個湯很好喝,你也要多吃一點,好增加體力。不要再畏畏縮縮的,簡直會給被虐待狂的女人丟臉。」


「羞死了……不能寬恕我自己的淫賤……對不起……」終於拿起湯匙的香代子,說話時淚眼汪汪。


在丈夫和女同性戀的愛人面前,而且在高級大飯店的餐廳裡,雖然說是假母子,但受到十四歲少年玩弄陰戶,還忍不住洩出來,那種用全身表示羞恥和悲哀的樣子,使我的肉棒又猛然挺起。


那是在我的面前和離婚的丈夫,以及河村醫院院長姦淫時,也沒有露出的淒艷表情。可是我手上的刀叉和嘴始終沒有停止,也吃出美味。


對我這種好色的男人而言,也許食慾和性慾是可以兩立的。


英子突然揚起眉頭,冷冷的說︰「賤女人!不要撒嬌了!又想挨打了嗎?想在這裡剝光你的衣服嗎?還想再這裡洩一次嗎?香代子,我可要用刀叉玩弄你的陰核了!」


同性戀男角的恐嚇,使香代子不敢吭聲,忍住嗚咽開始吃。


4


買單後走出餐廳,英子摟著香代子的柳腰,走向電梯,那種樣子像女警把囚犯帶入刑場。


這種情形看在少年的眼裡,不斷的伸出舌頭舔嘴唇,褲前高高隆起,顯示出淫邪的情慾,而且迫切的需要。


電梯裡只有我們幾個人,在到達三十二褸前,英子把表示反抗而哀求的女囚犯的裙子撩起,要少年玩弄女囚犯的陰戶。在這段時間裡,我伸手進入英子的裙內,愛撫火熱的淫花。


我和少年兩個人的手指,使成熟的兩個女人的陰戶發出水聲,與啜泣聲形成二重奏。


然而,很快就到達三十二樓。


電梯門打開時,冀緊貼在香代子的身上,正伸手從洋裝的後面玩弄女人的陰戶。我和英子跟在後面,欣賞美麗女人的苦悶模樣,也互相愛撫對方的陰部。


三二○一室是在走廊最裡面的角落。走廊的燈光昏暗,十分清靜,此時英子露出淫邪的笑容︰「就在這裡剝光香代子的衣服,讓她赤裸的走入房間。你把她的手綁起來吧!」


我從口袋裡掏出常攜帶的細麻繩,把露出哀求眼神的香代子雙手扭到背後捆綁。英子毫不留情的把香代子的衣服撩起,露出赤裸的下半身,同時在屁股上掌打。


「求求你,不要這樣啦!進入房間裡就隨便你弄吧。只是現在……」


可是對她的回答,得到的是脖子幾乎要斷掉的耳光。


「住口!無論何時何地,你都要服從!小翼,現在讓媽媽一面走一面洩出來吧!你一定知道,被虐待狂的淫亂女人,邊走邊玩弄陰核就會痛快得瘋狂。」


魔性的少年露出得意的笑容點頭︰「媽媽,快向前走吧!如果反抗,就要拔下陰毛,剝光陰核的包皮!」


就這樣,美麗的女囚犯在陰核被少年玩弄之下向前走。


「啊……不行啦!不要弄了……我會做這個孩子的女人……我發誓,任何羞辱的事都願意接受,但不要在這裡弄……」


在隨時有人經過的走廊上,香代子的聲音嗚咽。興奮的美貌,因強烈的刺激開始痙攣。


不知幸抑或不幸,始終沒有遇到其他客人。香代子的表情越來越妖艷,也使我感到新鮮。


此時,我對自己老婆的美艷,感到無限欣慰,這樣才有讓自己的老婆和其他男人姦淫的意義。


「啊……媽媽已經忍不住了……」


「已經這樣好了嗎?好色的媽媽!快說要洩出來吧!」


陶醉在淫邪快樂中的母子,悄悄對話。在少年粗野玩弄陰戶時,媽媽美麗的臉上呈現苦悶的模樣,上身向後仰。


只剩下十幾步就到達房門口時,前面的房門突然打開。


一對外國的中年男女,互擁著走出來,香代子的身體突然僵住一樣佇立在原地。


多年來做刑警的本能使我像保護總統一樣,立刻反應,站到香代子的前面。


金髮的女人對我微笑,然後和男伴朝反方向走去,是有非常成熟的乳房和屁股的女人。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在性交後要去餐廳用餐。


「沒想到你會有這樣的騎士精神,真叫人刮目相看,梨本警部廳先生。」英子帶著媚笑諷刺。


我一方面掩飾自己的尷尬,一方面也對自己生氣。向露出感謝眼神看我的香代子,猛揮一巴掌︰「賤女人!進不快走!」


「爸爸,媽媽洩了。那兩個外國人走出來時,媽媽的陰戶緊縮,噴出大量淫水。媽媽,剛才是不是很好?事實上是很想外國人看到淫亂的樣子吧!」


香代子緊咬嘴唇,轉開臉,但還是輕輕點頭。


一切都如我想像。


推開三二○一室的門走進去。鎖好門,隨即把香代子推倒在地上。


「快去舔!讓翼射精,你要吞下去。」


「對!要好好的吸吮可愛兒子的肉棒,只有你自己痛快洩了兩次,真是淫亂的媽媽。」


英子把皮包裡的皮鞭或繩子、皮手銬、塑膠製巨大假陽具扔在沙發上。香代子又開始嗚咽,從頭上脫去洋裝和襯衣裙,然後跪在少年的肉棒前,雙手置於背後。


「小翼,把媽媽綁起來,媽媽來給你吸吮。」


我把麻繩交給少年,少年用熟練的手法捆綁雙手和乳房,然後把堅挺的龜頭插入香代子的嘴裡。


吸吮肉棒是虐待遊戲前不可或缺的儀式。香代子吸吮肉棒時,我和英子用皮鞭在香代子的乳頭和陰戶上愛撫,香代子的屁股狂扭,淫液滾到雪白的大腿上。


「翼,媽媽吸吮的感覺好不好?」


「他們兩個人當然都很好。看香代子陶醉的表情就知道。」英子冷冷的說過後,用皮鞭抽打扭動的屁股,然後插入肉洞裡。


少年無法忍受第一次嘗到的嘴唇與舌頭的快感,呼吸急促的向後猛仰頭。


「爸爸!媽媽的吹喇叭實在太好了。」


「寶貝,你可以射出來,讓她喝下去吧!」


用含著甜美淫邪的聲音扇動美少年的魔性,英子以充滿挑逗性的動作脫去衣物和襯裙,身上只剩下包圍比香代子豐滿屁股的黑色三角褲,如此獻媚的靠在我身上,用那雪白的手握著我勃起的肉棒揉搓。


「太好了,又硬又大,簡直像雄馬,唯有你這個東西能使同性戀的我著迷。


今晚我要盡情的做一個女人,因為我的那個比香代子又緊又好。把那個已經變成兒子的奴隸丟掉,做屬於我一個人的男人吧!啊……親愛的,我馬上想要了。」


我用舌頭和手指欣賞比一般女人大一倍的敏感乳頭和陰核的觸感,用誇大的動作把肉棒塞入她的肉洞。火熱的肉洞猛烈痙攣,像水蛭般纏繞在肉棒上。


5


自從十年前離婚後,除我之外不曾和其他男人有洩,一直是同性戀的英子,有如二十歲的年輕女子一樣。


「啊……好……深深的插入吧,我要那兩個人看到……」


少年露出淫猥眼光,凝視不停晃動的英子眼光和屁股。


一面吸吮少年的肉棒一面看我們的香代子,從眼裡露出丈夫被其他女人搶走的悲哀,同時和兒子發生不倫關係的複雜表情。


「喲!你這是什麼眼神!不服氣嗎?嫉妒了嗎?這樣像很好吃的舔著兒子的陰莖,另一方面還在意丈夫的肉棒嗎?他已經是我的男人了,而你是兒子的卑賤奴隸。啊……太好了!他的硬東西進來了。好得使我的陰戶快要溶化。親愛的,你大聲說愛我,好讓香代子聽清楚。」


英子發出勝利的興奮聲音,猛烈抬起屁股,迎接我的肉棒,深深的吞入肉洞裡,誇大的發出淫邪的啜泣聲。


我也露出淫毒的笑臉看露出悲哀與嫉妒混合的表情的香代子,抱緊英子,悄悄的說著不一定是完全是演技的甜言蜜語。


「我真高興,你終於認真了。我要革新換面,做一個你喜歡的女人。」


看到英子充滿性感的浪姿,美少年的眼睛更發出凶暴的火焰,也刺激到我身體裡的殘忍魔性。


「英子,你看翼的眼睛!他恨不得把肉棒插進去你的陰戶。讓他干你吧!」


英子的眉毛揚起,陰戶猛然縮緊︰「我不要!我即使死了,也不肯讓除了你之外的男人幹我,不要把我看成是和香代子一樣的淫賤女人。你要是強迫讓他幹我,我就咬舌自盡。不許再說這樣的話了!」


我發現英子是真心的把我視為唯一的男人,因此我感到滿足,並回以熱吻和更猛烈的抽插。


英子受到我的侮辱,用憤怒的眼光對著美少年,以殘忍的同性戀男角的聲音大吼︰「不要用淫邪的眼光看我!你的女人是媽媽,我是你爸爸的愛人。如果你忘了這個,我會懲罰你,讓你的肉棒再也硬不起來。你是不是想要我用皮鞭打昏你,還要火烤?」


美少年受到巧妙扮演殘忍的同性戀男角和柔順性奴隸的英子之怒吼,急忙小聲道歉。結果,艷麗的同性戀女王開懷大笑。


「這樣就對了。這一次原諒你,如果你做乖孩子,把媽媽虐待得發狂,讓我們滿意的話,就當作獎勵,讓你舔爸爸和我性交後的陰戶。你想不想舔呢?」


興奮的臉頰發紅,有如美少女的少年,可愛的點點頭。


「你是乖孩子,我會讓你舔我的陰核,同時我給你手淫。快一點射精吧,好色的媽媽快要急死了!媽媽的舌頭不是很好嗎?射精時要從嘴裡拔出來噴在她的臉上。」


美少年雙手緊抱著香代子的頭,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啊……媽媽……太好了……還要用力吸吮……快要射了……弄得實在太美妙了……」


假母子都能興奮到這種程度,如果是生母,一定會更瘋狂。


我和翼的母親娟代,在電話裡交談過幾次,僅是從高雅氣質和性感的聲音,就知道是很好的女人。她在不久的將來,一定得做我的犧牲品之一。當然要在新的母親香代子面前,淫邪的美少年會很高興的讓我姦淫他已玩膩的母親。


此時,聽到英子充滿快感的顫抖聲音︰「這個孩子要射了,第一次讓他做肛交吧!要讓她痛苦,然後再讓翼品嚐飢餓的陰戶滋味。」


我當然無異議,發出淫笑聲,吻她火熱的紅唇。


我邀請徹底瞭解女人肉體弱點與性感帶的女同性戀男角來為母子相奸遊戲助興,完全是正確的。


6


翼發出如野獸般的吼聲,身體猛烈顫抖,同時香代子露出請求允許的眼光看我們。


「要射了嗎?阿姨也被爸爸堅硬的肉棒弄得快要洩了。」


從香代子的眼裡流下淚水,吸吮肉棒的臉頰抽搐。


美少年和英子都瘋狂的顫抖,同時噴出雌、雄的淫液並大叫。


「喔!爸爸,我射了。」


「太好了……好的要死!」


充滿滿足的少年聲音,像在喊生父一樣,這使我的後背一陣涼意。


吞下精液,從馬口吸吮最後一滴後,香代子露出虛茫眼神跪在地上啜泣。


肉棒仍然挺立的美少年,露出殘忍的笑容,拾起英子丟在地上的皮鞭。


「你是一面吸吮一面洩了!真是淫蕩的女人。快去給爸爸和阿姨舔乾淨!」


完全瞭解虐待女人方法的年輕淫獸,揮動皮鞭打在「母親」豐滿屁股和大腿上,雪白的屁股立刻出現紅色的鞭痕。


陶醉地聽著痛苦的哭叫聲的我和英子,並排站在香代子的面前。


這時候,翼手裡的皮鞭抽打在乳房上,催促用唇舌的服務。


只是看到香代子充滿痛苦和羞恥的表情,就感到非常性感,忍不住把龜頭貼在她的臉上摩擦。


「啊……饒了我吧……不要打了……我舔就是了……」香代子歇斯底里的哭叫。


首先吸吮英子仍然張開的陰戶,英子的豐滿屁股猛烈扭動,抬起一腿勾住香代子的脖子。


「好吃嗎?沾上你老公精液的我的蜜汁好吃嗎?」


嘴裡發出啾啾聲的香代子不停的點頭,凶狠的美少年讓搖動的屁股上增加鞭痕。


用繩子捆綁和鞭打的技術皆為一流的。和這樣的美少年性交,大概香代子永遠忘不了,這使我有些不安。


翼的皮鞭,每三次就有一次正確的打在屁股溝上。當英子發出尖叫聲洩出來時,香代子顫抖的嘴唇開始吸吮我的肉棒,覺得她的唇舌比過去火熱了好幾倍,表演無比美妙的吹喇叭技術。


當我快要射精時,推開了她,解開捆綁的繩子,命令她手淫。香代子露出哀求的拒絕表情時,就在她的臉上或乳房上猛烈掌打。


香代子不得不手淫,洩出第二次後,終於說出我早已期待的台詞。


「求求你……讓我和這孩子性交吧!我要在你們兩人的面前,作為這個孩子的母親,我要用我的陰戶加以補償。」


女同性男角發出哄笑︰「無恥的騷貨!竟敢對丈夫說出如此淫蕩的說話!不行!先要用屁股!你要向兒子請求肛交!」


香代子仰起眉毛哭求道︰「不要……饒了我的屁股吧……這孩子的東西又大又硬……一定會痛死的……讓我用前面的肉洞吧……」


哀求的聲音因嗚咽而軟弱無力,但還是不肯說出答應肛交的話語。


「翼,用皮鞭讓媽媽服從吧!你應該知道打在哪裡最有效。」


英子冷漠的說完後,高高抬起香代子的單腿,露出濕淋淋的陰戶,我從後面把顫抖的身體抱緊。


美少年的臉上露出淫笑,下垂的陰莖又開始膨脹抬頭。


「要從下面向上抽打。像你媽媽這種被虐待狂的淫亂女人,越虐待,滋味越好。」


少年的皮鞭在空中劃出圓弧後,從下面打到仍然張著嘴的陰戶。


打肉的聲音和慘叫聲同時響起,敏感的淫肉被皮鞭抽到時,香代子的身體後仰,產生痙攣。插在火熱嘴裡的肉棒,因連續作用猛烈跳動。


「饒了我吧……是媽媽不對。插進屁股裡吧!英子,用你的手插進來吧!」


英子發出冷笑聲,把戀戀不捨的我推開,把美少年招過去,讓他抱住香代子的細腰,握住肉棒,把龜頭對正香代子的菊花蕾。


「這孩子的陰莖真了不起。香代子,你會痛的。翼,用力插入攪動吧!讓你的媽媽嗚嗚的痛哭吧!」


翼的下體開始猛烈前後移動,英子的手指毫不留情的玩弄陰核和陰門。或許是髮型相同的關係,痛哭的香代子的表情,使我想到尚在西班牙的城之內美香。


第三章 收縮的美味


1


這一天,我到局本部監察課上班已經是下午兩點,可以說是異常的時間。


自認經常都幹勁十足的好色男人的我,唯有今天,看到女人就感到 心,無論看到任何美女的陰戶都可能會昏倒。


雖然是我自己的淫邪企圖招來的後果,但從昨晚到今晨,仔細的觀察身心與性嗜好都形成強烈對比的兩個美女,其瘋狂與錯亂的情形,對女人這種生物,無止境的魔性與淫亂性的衝突,有生以來第一次對女人產生恐懼和厭惡。


英子殘忍的發揮同性戀男角的本領,使我這個對喜歡的女人能發揮冷酷無情的虐待行為,不只一次的感受到恐懼,以及完全扮演被心愛兒子姦淫的香代子逼真的演技,是我淫邪的慾望,迫使香代子變成被虐待的被虐待狂。


十四歲的美少年只是在一夜間,就在新的美麗母親的兩個肉門各姦淫三次,為禁忌的愉悅發生狂亂而昏迷三次之多,到黎明時刻才進入夢鄉。


香代子洩盡女人的淫虐直到昏厥,期間,洩了多少次,已不記得了。


在我和英子用手指或皮鞭乃至繩子折磨她時,已經多少次淫浪的啜泣,洩出淫水。等到不知疲倦的心愛美少年把肉棒插入時,幾乎每隔五分鐘就瘋狂的洩出來。


受到被翼強姦的香代子演出的淫計唆使,英子的興奮也達到了極點,直到天明,片刻也未曾放鬆過我的肉棒。


起初還兇猛勃起的肉棒,逐漸用疲倦與睡意開始萎縮時,就斥責或鼓勵用手指、唇舌使肉棒勃起,強迫塞入陰戶裡夾緊,不斷的洩出蜜汁,直到完全乾涸為止。


我可以說整夜受到無比淫亂的虐待狂與被虐待狂的兩個女人玩弄。


在那之前,我也對未曾被男人蹂躪的英子之新鮮御門的美味,和陶醉在母子相奸遊戲中的香代子之妖艷所魅惑。經生母與堀女警調教的翼,幾乎難以相信的性技,和瞭解女人身體弱點的虐待技巧,也美妙的使我刮目相看。


快到中午時醒來,深切的知道我的計劃失敗了,使香代子變成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女人,我感到後悔無比。


從香代子和翼在大飯店的大廳相見之時,我就知道他們已經為淫邪的愛情產生火花,又經過一整夜的彼此姦淫,最後陶醉在床上,當睡醒時,兩個人已完全變成沉迷在淫邪之中的母子。


香代子已經不把我放在眼裡,使我感到索然無味,把自己的原始計劃拋開一旁,產生憤怒與嫉妒。我徹底的被「兒子」搶走老婆。


如夢囈般的彼此說出禁忌的甜言蜜語,年輕的肉棒和成熟的陰戶相互愛撫,看到這樣的妻子和美少年時,我的激動變成冷酷殘忍的憤怒。


就像香代子還是矢野邦彥的老婆一樣,找到最好的虐待藉口。對在丈夫的面前就瘋狂的和兒子性交的淫賤女人做懲罰,大概沒有人有異議。


在我懷裡的英子,低沉的說︰「看那兩個人,認真的母子相奸了。那是真的相戀的樣子。要更刺激的性交,把他們弄到走廊或陽台上性交吧!我想看著他們和你性交。」


看到母子親密做愛的樣子興奮到極點的英子,一面說一面揉搓我的陰莖,但準備上班的我,已經沒有那種意思了。


此時,少年和香代子互相愛撫肉棒和陰戶。


「啊……太好了……我的陰核快要溶化了……小翼,我愛你。媽媽已經是你的奴隸了……任由你折磨吧……爸爸把我丟棄了……我只要你一個人的愛……比昨天晚上更狠狠的玩弄我吧……在爸笆和阿姨的面前處罰我吧!」


聽到以前對我說過的甜美誓詞,現在聽到耳裡的話真叫我不舒服,我深切體會到「因果報應」這句話。


昨晚讓翼肛交的同時,要英子玩弄陰核和陰門,待香代子洩出第三次,我才親手握住少年的肉棒,插人香代子的陰門內。


想起那時香代子異常的瘋狂和陶醉的表情,我就感到悔恨和嫉妒。


我強迫香代子和其他男人性交,這是第五次。其中矢野邦彥是她的前夫,而她的愛人,也是英俊牛郎的男人,是在認識我之前就有過姦情。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