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甜美清純的巨乳小姨子

星期六上午7點多,我來到機場準備接小姨子。和老婆結合4年,僅在結婚時見過。

原因是岳父工作在澳門,岳母跟姨子都去陪他。之前姨子申請大學時,我又剛好出差到日本半年。一直都沒遇到,印象中是個瘦瘦高高的清純妹妹。護士老婆因為上夜班還未下班,衹好我來接機。


衹是這班飛機人都走了大半,怎麽還不見小姨子走出來。正想打電話給老婆,一個高挑帶墨鏡的女人,用力抱住我。她胸前的巨乳緊貼我的胸口,接著就聽到:姐夫,不認得我嗎!我衹能傻笑,這也差太多了。


原本的小葡萄變成大西瓜。又帶眼鏡,誰認得啊!我摸摸她的頭說:不錯,長大了。媛媛笑著說:我都18了。她挽著我的手跟我走向車子。我的雙手推著推車,心卻跳得極快。右手臂上的觸感,比她姐的34D大上不少。


順路接了下班的老婆,兩個168公分的大美女手牽手逛美式賣場,兩個都是白皙美人。


老婆身體雪白,身材是標準的S,34D奶配36臀。背影就讓人想幹,媛媛則是巨乳細腿,感覺隨時會跌倒,想去扶著她。特別是她的肌膚白裏透紅,又有青春的Q彈。好想去摸一把。


我在後面推著推車,眼睛卻在兩女身上不停遊走,下面也硬了。很快推車滿了,老婆又拿了一堆水果跟酒。她笑說:妳姐夫的調酒可好喝了。我敲敲老婆的頭說:媛媛還小喝什麽調酒。順手拿起5% 的水果啤酒,心理想到卻是。當初妳就是喝了我的酒才把處女送我,難道妹妹也想送。


回到家老婆帶妹妹進房洗澡補眠,我則是處理食材。12點時進到臥室,見兩女還熟睡。


就先出門吃飯,順道去熟識的Pub取點貨。回家後在沙發上瞇了一下,沒睡多久老婆就吵著肚子餓。快速的煮完飯後,由於老婆晚上8點要上班,沒讓她喝酒。倒是我跟小妹喝了不少啤酒。小妹很快睡了,我跟老婆送她進客房。送老婆出門後,我回到客廳將手機接上電視。回頭看了看客房,確認沒有動靜。打開A片程式,邊喝啤酒邊看。不知不覺在地毯上靠著沙發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感覺身邊多了一個人。第一直覺是老婆,結婚四年都沒有孩子,檢查也都正常。每到危險期,她總是陪我看A片,說什麽性慾越強,精卵子活動較強。下意識就抱了過去說:老婆,危險期又到了嗎?老公幫妳打打針。她輕輕顫抖,我卻如同被敲了響鐘。酒一下子全醒了。發香是多芬沒錯,但體香絕對不是老婆。幹!是媛媛。果然,聽到她小聲的說:姐夫我是媛媛。我裝睡,卻緊抱著她。沒想到她喊了一聲後,就沈默了。一直過了5分鐘左右。


她才移動身體。


原以為她要離開,誰知她衹是挪出空位,抓起我的手深入她的奶罩。媛媛輕輕喊著:老公,老公,不要睡了。今天是危險期,快來打針。我一聽大喜,裝作還有點意識不清的說:老公來了。由腰際穿入內褲直接按在她的小穴上,小穴已經濕透。這丫頭是看了多久的A片啊!輕柔她的陰核,媛媛已經全身無力。我將她放倒在地毯上,客廳內衹有電視螢幕時亮時暗的光,無法將她看清,我也不敢停下。


怕媛媛發現我是裝醉,迅速脫光兩人衣物。全程她沒有反抗,衹是身體不停發抖。我說:會冷嗎?我開暖氣。媛媛雙手把我抱著,說:不要走。我雙手將她大腿岔開,陽具輕輕放了進去。妖獸,有夠緊的。衹見她雙手摀住嘴,應該很疼。用力一插,感覺插破一道薄膜。居然還是個處,陽具硬是又大上幾分,媛媛吃痛,咬著自己的手,忍住不出聲。


我知道一猶豫就會被發現,開始如平時般大刀闊斧的猛幹。嘴上說著:一個月沒幹妳又緊了不少,老公好舒服喔!十分鐘後,我趴下含著她的奶說:都射給妳了。精液噴入小姨子的體內。她也高潮了,雙手抱著我猛顫。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身體被小姨子輕輕推開,她小心扶著我的頭。將我平放在地毯後,她起身離開。一會後,她拿著一條手帕擦拭我的陽具,又幫我穿上衣物。蓋上毯子跟墊了枕頭後,在我嘴上親了一下,小聲的說:姐夫,媛媛愛妳。再醒來已經早上6點半,收了手機進到媛媛房裏,她依然熟睡著。


開車到老婆的醫院附近吃早餐,順便接她下班。老婆一上車就說,今天是好日子喔!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笑笑說:媛媛一直想起義大玩,我定了兩個房間。我吻了她說:這樣妳會不會太累。老婆笑說:當然是妳開車,我補眠。


回家接了媛媛,一車三人往南下開去,路上有點塞,後座兩個很快由嘰嘰喳喳的狀態變成鼾聲。


到義大已經是12點了,飯店經理對我們抱歉的說:我們訂的兩間房間被她員工烏龍的給了其它房客。她幫我們準備一個有露天溫泉的景觀套房,裏面有一主一客兩個房間。老婆立馬答應,這可比我們當初定兩房還貴上幾千。


兩人換好短袖短裙後出發玩樂,看到她們裝扮的我即使想睡也要強打精神跟上。實在是她們,一個美艷窈窕,一個甜美清純。大多男人應該看了就想吃姐妹丼. 果然沒多久就有3批大學生來搭訕,但在我接近190身高的壓迫下,很快閃了。


倒是老婆抱著我的手臂,笑說:怎樣老婆還是很有魅力吧!我笑笑著,心想:晚上再把妳幹到求饒。一個下午她們兩姐妹玩遍了遊樂設施,我則不停擋下源源不絕的蒼蠅。


當然我也一直用太陽眼鏡下的雙眼尋找正妹,可惜美艷比不上老婆,清純又勝不了姨子。失望下,衹好注意力集中在老婆的翹臀跟姨子的美腿上。吃完晚餐後,兩女都說累了。回到房間後,我各倒了杯柳橙汁。


由於小姨子房間沒有浴室,她回房拿了衣服後,就到客廳旁的浴室洗澡。她一進去,原本在地毯上清點戰利品的老婆,立刻爬到靠在沙發上休息的我身上。她做在我的大腿上,雙手幫我揉著肩膀。D奶跟下體不停在我上身磨蹭。老婆說:老公辛苦了,老婆給妳服務。看著這個容貌跟深田恭子有幾分神似的老婆,下體一下硬了。


卻說:小妹,還沒睡呢!老婆笑著說:好啦!她起身時還捏了我勃起的陽具。我起身回主臥洗澡,老婆也進來拿衣服,她說:熱水幫妳放好了,妳先泡一下。我去外面洗澡,洗完再陪妹喝啤酒。


我抱著老婆說,妳壞壞喔!右手深入她的內褲,果然已經濕答答。舌頭深入老婆口中,小姨子聲音響起:姐,我洗好了。老婆迅速推開我,紅著臉跑出去。我脫了衣服,直接泡進澡盆。


澡盆旁有個軟塑膠枕,我靠上雙眼閉上。沒等多久我感覺門被打開,一絲冷氣吹入。應該是沒關好,太累了我沒張開眼。不知不覺睡去。


朦朧間感覺有人在摸我的陽具,一張開眼睛。是老婆,笑笑的問:小妹睡了?她開心點點頭,出浴室看了時鐘,才睡了20分鐘。我肯定媛媛還沒睡,給她的果汁可是加料的。我跟老婆說:去喝個水。她笑著說:沒問題。像極了等待主人喂食的小狗。


喝完水回房,我故意沒關緊房門。床上的老婆已換上薄紗,她知道我喜歡看她裸體。薄紗下的她一絲不挂,老婆輕輕伸出舌頭舔著嘴唇。我受不了,立刻脫光。毒龍已經準備好,將薄紗往兩邊分開。老婆自動岔開雙腿。陽具進入熟悉的緊嫩陰道,整根進入後老婆雙腿並攏,我則是雙腳將她的腿夾住。


雙手捏著老婆挺拔的D奶,說:老公要開幹嘍!老婆開心的說:老公請盡情幹我。舌頭舔上老婆淺褐色奶頭,陽具開始抽動。老婆的陰道很淺,輕鬆將龜頭送進子宮頸。簡單的進進出出就讓老婆幾乎爽到翻了白眼,不停大喊:老公,老公,還要,還要。老婆的陰道,又濕又緊還有一些皺褶。


幹起來很爽,加上她淫蕩的模樣跟平時端莊的護士型態,完全兩極。每次幹她都會讓我心情很好,想一幹再幹。此時一直注意門外的我聽到腳步聲,果然來了這兩天就讓妳聽個爽。察覺到小姨子的到來,陽具又更粗了我也加快抽插速度,要讓老婆叫的更大聲。


老婆不負期望,大叫起來:好粗,好爽喔!老公。好爽喔!老公。嗯!嗯!嗯!嗯……老婆要高潮了,我更大力的抽動,兩人肉體碰撞的啪啦啪啦聲,跟老婆的淫叫,響徹整個房間。老婆緊抓我的手,說:吻我,吻我。舌頭深入瞬間,老婆全身顫抖,下體噴水。我沒停下,我可是要幹到她求繞的。被我一次次的深入,老婆也推上一次次高潮。她不由說:我不行了。休息一下。


我大聲的說:我快射了。這句話像是無上聖旨,老婆立刻夾緊大腿說:老公,射進來,射進來。


我緊抓她的D奶,精液一股腦的射了進去。老婆大喊著:啊!進來了。謝謝老公。我趴在她身上說:泄泄老婆 .兩人相視而笑。


休息了一會老婆拍拍我的屁股說:準備出發。我疑惑的說:去哪老婆說:樓下有24小時的海鮮餐廳,我有幫妳準備愛吃的。穿上衣服跟老婆下樓,看到一桌子的菜,我傻了。海膽蒸蛋,清蒸螃蟹,大蛤蜊龍蝦湯,還有一堆我愛吃的。老婆笑著帶我坐下,說:辛苦妳一天了,給妳補一補。


我笑笑說:一起吃。老婆笑說:我減肥,吃這個就好。她的位置前,是一晚清湯,旁邊還有數盤鬆阪豬瘦肉。我捏了她的鼻子,坐下吃了起來。老婆慢慢燙她的豬肉,直盯著我看,吃了近45分鐘,才吃完。看著老婆說:謝謝。老婆走到我的旁邊,小聲的說:那明晚也要在泄在我的體內喔!我笑著說好,順手捏了一下她的胸部。


回房間的路上老婆電話突然響了,老婆一看說:是護理長。護理長我也算熟悉。是個30出頭的輕熟女,工作十分幹練,藥師或醫生有指示不清的她也會幫其它護士出聲,但也相對嚴厲。奇怪的是,長得不錯的她卻仍是小姑獨處。接完電話老婆臉色變了,說:臺北一個Pub辦的活動發生意外,有大量傷者要救治。護理長要我回去幫忙。


我說:那我載妳。老婆搖頭說:護理長也回高雄老家,她已經聯絡高鐵,我們去接她去左營。妳送完我們,陪妹再玩一天。她期待很久了,我點頭說好,要她注意不要太累。回房收拾後,就帶她去接護理長,接著直達左營。


回到飯店已經快12點了,我累攤在沙發上。媛媛走了出來,問姐呢?我大概的跟她說了。她面露喜色。說:我想去泡溫泉。房間的露天溫泉,其實也算室內,衹是有整面落地窗跟可開式天幕。


我打開溫泉室的天幕,幹,有點冷。我又關上。媛媛走了過來,她身上披著浴袍,手上拿著大毛巾浴巾衹到她的大腿中間,修長美腿展露無疑。原以為可以看見她今天買的比基尼,誰料到媛媛將毛巾放下,連同浴袍一起下到溫泉裏。見沒眼福了,我伸了懶腰說:妳慢泡,姐夫先去睡了。


媛媛叫住我說:姐夫,可以幫我倒杯柳橙汁嗎?我點點頭,自己送上門的。我再次將春藥加進她的果汁裏,份量很少,兩次加起來大概衹會讓她想要,不會失去了心智。畢竟這是第三代,比當初對她姐下的第一代貴上5倍。一克就要2000美金,沒有副作用。會讓女性認為是自己想做愛。這兩大有優點,還是讓我開下去。


我拿著加料果汁給媛媛,她說:姐夫也一起泡吧!!我笑說:妳不介意我穿運動短褲下水,就一起泡。媛媛笑說:不介意,隨手將果汁乾杯。我脫去上衣泡進溫泉池中,媛媛居然將腿架在我大腿上,說:走一天腳好酸,姐夫幫忙。


相對於昨晚衹有電視的燈光,現在她的腿是清楚的架在我身上。白皙有彈性,筆直修長。我的陽具勃起,手也立刻貼了上去,輕輕的按捏著。開口跟她閑聊,我說:上次來甄試。


標簽: 大學生, 小姨子, 巨乳, 正妹, 岳父, 岳母, 美腿, 情慾性愛, 處女, 熟女, 護士

挑逗起慾火

安娜是我的芳鄰,我們經常在放學回家時碰見,有好幾次想鼓起勇氣和她打招呼。但一見她那付冰冷而又美艷的俏臉,就使我原有的那一點點兒勇氣也完全消失。

我苦苦沈思,希望想出一種辦法可以和安娜接近。終於,我想出一個辦法來,我準備寫一封信去!但這封信該如何訴說呢?會不會造成其他的意外呢?我經過幾番沈思後,才決定下來。我開始下筆寫了。內容大致是這樣的︰安娜小姐︰當因你接到這封信時,一定感到很驚奇。是誰寄來的信呢?安娜小姐︰我是經過愛神的帶領,無數個晚上都在你的身旁不遠的地方。同時,也看到你的女友,那位甜甜迷人的秀雲小姐。你那嫩白、性感的皮膚,使我深深迷醉了!你那豐滿的乳房、你身上每一部份,都給我留下不時的回想!


你那最神秘部份的右邊,毛茸茸的,嫩白的右陰唇上,有個一米粒大,可愛的小紅點,我沒說錯吧?由於這顆小紅點,使你的處女地帶,更為迷人。我已為你陶醉了!你真是個可愛又艷麗的女孩。一定是愛神帶領,我才能見到你令人著迷的裸體。


昨晚見到你用你的手指扣進那動人的肉縫去。啊!那迷人的小洞洞!你的手指輕輕抽插著。這一切一切,深深印在我心底。你那位朋友秀雲小姐,也是個甜姑娘。你們的表演真動人,令我又一次銷魂蝕骨。安娜小姐︰我實在好喜歡你們!讓我們交個朋友吧!請接受我的邀情好嗎?我希望你們在今天夜深人靜的子夜時刻,和我在小河邊公園亭子裡見面,可以嗎?我不知你們會不會去,但我一定會在那裡等到天亮!原諒我臉皮太薄,不敢在公開在亭子裡等。但我一見到你們,一定立即現身和你們打招呼的。


下面的署名是夢中情人。我把信寄出去,開始期待著。安娜收到這封陌生的信,驚訝之餘,不禁暗自猶疑起來。她想不出寫信的人是誰?到底這人是誰?怎麼知道她在浴室中的一切,還有她和秀雲的事。她怎麼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急急打了個電話給秀雲。秀雲來了,來到她她房裡。安娜把門關上,拿出了那封信,交給秀雲看。秀雲微微一怔!說道︰「甚麼人寫給你的信?」


安娜的臉更紅了,心頭狂跳,安娜道︰「你看了就知道。」


一看過了之後,秀雲的臉也紅了。秀雲困惑的道︰「安娜,信上寫的愛神的帶領,又說甚麼夢幻中的情人,這是怎麼回事呀?」


安娜道︰「我不知道。」


秀雲道︰「那這人是誰?」


安娜搖搖頭道︰「我也給弄糊塗了!」


秀雲道︰「那他怎會寫信給你呢?安娜道︰「我根本就不明白呀!」


秀雲輕輕道︰「在浴室裡的事情,除了我們兩個人之外,誰也不會知道,那人怎麼看得這麼清楚呢?」


安娜默默不語。秀雲又道︰「這人為甚麼自稱夢幻中的情人?」


安娜是搖了搖頭。一會兒才道︰「他邀我們明晚在公園見面。」


秀雲道︰「那你去不去?」


安娜沈思了一下道︰「要揭開這個謎底,有去了。」


接著又說︰「秀雲,這件事要是傳揚出去,真羞死人了!」


秀雲道︰「明晚我陪你一塊去,看看他到底是誰?」


安娜點點頭道︰「好吧!」


約會時間終於到了。此刻已是淩晨,由於天氣熱,公園中還有不少人。我就在公園的涼亭中等待,等待著奇跡的出現。不多時,前面遠遠兩條倩影走來。當她們走近時,我發覺安娜是帶著秀雲來的。靜悄悄的公園,在這個涼亭中,只是我獨自在此,看她們走上涼亭,我含笑和她們打招呼道︰「林小姐,晚安!」


安娜仍然顯出一副冷冷的表情,她挽著秀雲,把身子轉過去。秀雲輕輕道︰「他是誰呀?」


安娜道︰「別理他!」


此時,亭子裡就有他們三個人。三個人都是靜靜的,不說一句話。秀雲等得不耐煩了,她說道︰「安娜,那個人恐怕不會來了!」


安娜沒答話。我聽到這裡,像吟詩般的自言自語道︰「愛神帶領,把我帶到一個美妙的境界,使我留下美麗的回憶。」


兩人聽了,同時一驚,把身體轉向我。顯然她們內心,都暗暗吃驚。秀雲試探的說道︰「你說甚麼?」


我含笑道︰「夢幻中的情人,等待奇跡來臨!」


安娜聽了,不由顫抖了一下。她吶吶的道︰「你就是寫信的人?」


我笑了笑道︰「小姐,你說我是!我就是!」


安娜臉上頓現紅潮,又道「你寫那信是什麼意思?」


我笑道︰「發育中的男女,都曾感到某種飢渴。」


秀雲也紅著臉道︰「你這人好壞哦!偷看人家!」


我忙為自己解釋道︰「金小姐,我可不壞,如真是壞的話,會把事情宣揚出去,就不會寫信給林小姐了。」


安娜朝我瞪了了眼,問道︰「你貴姓?」


我回答道︰「我姓楊名輝。」


又接著道︰「林小姐,金小姐,這不是我故要偷看你們的秘密,而是你們在高潮中啊哼時候,不得不引起我的注意。」


秀雲紅著臉道︰「你怎麼會看到!」


我把自己住處的情形跟她們說了。接著又道︰「所以,你們在浴室中的情形,我一覽無遺!」


兩人的臉更紅,心也跳得更厲害。半天,安娜道︰「你不會去告訴別人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會,我們應該同病相憐才對,我怎會說呢?」


「同病相憐」


四字,聽入她們耳裡,頓時起了異樣感覺。兩人不禁朝我注視起來。我又說道︰「其實我天天想著你們,讓你們挑逗起慾火,又無從發洩。」


安娜朝我默默望過來。秀雲則笑了起來。我坦率地進一步說道︰「希望在這個美麗的夜晚,我們可以盡情歡樂!」


秀雲和安娜交換一下眼色,點頭同意了。我此時的心情歡喜若狂,我想不到事情是如此的順利。總算可以嘗到那甜蜜的滋味,享受到人生最美的境地。安娜和秀雲的心情,同時是躍躍欲試。同時心中也期待那異性的神秘刺激!離開了公園,來到一家賓館。我們點了吃喝的酒菜後,就把房門鎖上了。安娜道︰「你一個人先吃,我要和秀雲去洗澡。」


我說道︰「我們三個人一起洗吧!」


安娜也沒反對。安娜和秀雲覺得這個提議不錯,而且刺激,因為她們從來未曾和一個男人共同洗澡過。於是三人就一齊進了浴室。我置身在兩女之間,興奮無比。安娜對我笑道︰「你幫秀雲脫衣吧!」


秀雲紅著臉忙說道︰「不.不,我自己來!」


但我還是過去替她脫了起來,秀雲顫抖著,讓我寬衣解帶,我終於解開了她白色的乳罩,一雙玉乳剎時呈現在我的眼前。我忍不住用手去抓,輕輕撫摸起來,一會,又去脫她的三角褲。這時,秀雲全身赤裸了,她急急跳進浴池去。平時一向冷若冰霜的安娜這時卻大膽多了,她說道︰「楊輝,我來替你脫!」


我真是受寵若驚了。安娜動作靈活,不需幾下,把我身上的衣物脫個精光。她們兩人看到了我那條又粗又長的肉棒,舉得高高的,還一跳跳的呢!安娜看得心動起來,喜愛的摸著我一柱擎天陽具。秀雲提醒她道︰「安娜,你怎麼還不脫呀?」


安挪這才迅速的脫個精光。然後格格笑道︰「這水盆很大,我們三個人都可以泡在裡面。」


秀雲偷偷看著我的陽具,看個不停。三人此時赤裸著肉體互相磨擦著,很快就激起了慾火。安娜情不自禁的伸出玉手,握著我的肉棒,我側過身來,把秀雲滑潤的身體,摟到懷中,一手撫著乳房,一手伸到陰戶中去。秀雲感到一陣奇異的感覺襲來,不由顫抖了一下,像觸電似的。漸漸的,我也伸手去摸弄安娜。三人就在水中互相撫摸起來。一會兒,三個人相擁著出了浴室。我把安挪抱起,讓她騎坐在自己腿上。那挺直的肉棍,正對她陰戶上。我把她的陰唇撥開,讓龜頭在穴口上磨擦。安娜臉上一片紅潤,嘴中哼出聲來,扭動屁股,主動往我的肉棍上迎湊。淫水不斷的流了出來,如泉湧般,安娜此時浪叫了起來了,她說道︰「啊!好難過!我受不了,快給我吧!」


「我們還是到床上去吧!」


說完,三人就到床上去了,這時彼此都已迫不及待了。我握著肉棍,向安娜穴中猛一頂去。「啊!好痛,你的太大了!」


我已經欲罷不休,用力又是一挺,「滋」


的一下,終於進入一半有多。安娜痛得了眼淚水都流了下來,我見安娜痛苦之色,於是漸緩抽插,準備讓她感覺習慣之後,才開始輕輕抽插了起來。「啊!好癢,我的心好癢呀!」


我知道她需要了,便將陽具向前一挺。安娜又叫道︰「好痛!不要了!」


這時我的肉棍已全根盡入,便緩緩抽插起來。「啊!好痛!但又好酸!啊!」


我加重的力氣抽插起來。一邊伸手去摸秀雲,秀雲也浪了,淫水流個不止。臉紅眼濕地默默望著我,我摸著她的乳房說道︰「秀雲,安娜正在緊要關頭,我得先滿足她一下,你可得等一等哦!」


秀雲點了點頭,臉紅紅得說道︰「我知道了!」


我繼續在安娜的肉洞裡狂抽猛插,此刻她已經酥麻了,我的努力換來她全身劇烈的抽搐,看著她肉緊的模樣,秀雲不禁伸出舌頭舔自己的嘴唇。


我更加劇烈的抽插著,如此繼續了一百多下,我身子猛然一顫,陽精也洩出來了,奇怪的是我並沒有立即軟下來,我在阿娜的陰道裡拔出帶有血絲的陽具,秀雲連忙拿紙巾替安娜握住那淫液浪汁橫溢的肉洞。我把秀雲掀翻在床上,架起兩條雪白的嫩腿,將濕淋淋的肉棒對準她紅潤的陰道口就插,秀雲的肉洞早已春水盈盈,我的陰莖也帶著剛才和安娜交媾的分泌。所以易就插入到底,秀雲渾身一震,緊窄的陰道緊緊地容納了粗硬的大陽具。我趁勢抽插起來,很快就把秀雲推向高潮。我剛在安娜的肉體裡射過精,所以特別持久,秀雲洩了三次身,我才在她的陰道裡射入精液。拔出陽具,只見秀雲也是落紅片片。經過這次後,三人常常在一起享受著做愛的奇異滋味!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