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溝女物語(2)


「其實也只是把門牌寫錯了,大廈的名稱倒沒錯。而且還很近的,反正我剛巧也要到那裡去,不介意的話,就讓我帶路吧。」她們要找的大廈,原來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座樓。


「很遠的嗎?還是叫計程車吧?」比較漂亮的那個女孩聽到又要走路,登時皺起了眉頭。


我笑著說:「只不過走五分鐘左右,而且這附近不容易找到計程車,走路還比較快點。」


「阿詩,那不如走吧?」另外那女孩看來蠻節儉的。


「那麼好吧……」比較漂亮的原來叫阿詩。


「我替你拿吧……」我見那個阿詩只是背著兩小袋行李,反而那節儉女孩不但背著個大背囊,還拖著個老大的行李箱,當然要表現一下紳士丰度替她拿了。


那個阿詩還以為我是幫她,後來知道我不是跟她說,表現得有點意外的:接下來那副臉孔還變得臭臭的呢。


我笑了一笑,美女我沒見過嗎?故意對她不啾不啋的。


「我叫阿堅,你呢?」我伸出手和那個節儉女孩握了一下。


她嫣然一笑的說:「我叫阿珊,她是阿詩,是……」


「你的妹妹?」她還沒說完,我已經搶先說了。


「你怎會知道的?」阿珊笑著問,那個阿詩卻瞪了我一眼,別過面不理我。


「只是瞎猜罷了……」我回了那個阿詩眼,然後才笑著回答說:「你的樣子像個大姐姐嘛。」當然了,我才剛替她拿了那個大行李箱,她已經很自然的替她妹妹把那兩小袋都接過來了。


……她不只是姐姐,還是個很疼妹妹的好姐姐呢。


阿珊熱情的笑著說:「對了,我們兩姐妹是從新加來香港打工的。」


「打什麼工啊?新加坡其實也很不錯嘛。」我們一邊走一邊聊的,她的妹妹在後面跟著。


阿珊很興奮地說:「做模特兒啊!聽人家說,在香港做模特兒是很容易走紅的……」


我很禮貌的陪著笑說:「你們兩個都長得那麼漂亮,無論到那裡都一定行的!」其實我心裡在想:這真不知是什麼世界?會說話的都湧了去當歌星:有手有腳便說要當模特兒。走紅?……哪有這麼容易?


「對了,為什麼這麼巧你又會到那大廈去的呢?」阿珊忽然問道。


「哦,因為那大廈也是我們公司負責管理的,我時常都要去視察的啊。」


「那你即是幹什麼的嘛……」


我答她說:「物業管理……」


「……」阿珊瞪大了眼,大惑不解的樣子。而一直在後面跟著的阿詩,馬上便搶上來,先瞪了我一眼,然後才輕蔑的說:「即是看更啊!」


我笑著說:「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我才不會和這些小女孩浪費唇舌!


走到大廈門口,她們公司那負責接待的職員已經在等了。我便把她們兩姐妹交回給他,還留下了一張名片,告訴她們有事的話可以找我。


************


無驚無險,又到了下班的時候……


心中正在煩惱晚上幹什麼好?不如去逗逗住客會所那位新來的漂亮接待員也好啊?反正她對我好像很有好感的……那小女孩長得倒很亮麗動人的,好像才剛剛中學畢業,還沒足十八歲:當然,比起我的珠珠還差了一點點。


正當我想到口水直流的時候,辦公桌上的電話卻響了起來!


不是這麼倒楣吧?幹我們這一行的都知道:通常臨下班才響的電話都不會是好東西,就算不是死人塌樓,至少也是爆糞渠或者停電的了。


……不過,沒辦法啊!難道可以不理嗎?


「喂?」一拿起電話筒,我又變回了一個溫文有禮的謙謙君子:「這裡是某某屋苑管理處,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喂!」電話那一邊的聲音蠻熟的:「請問是不是阿堅先生?我是阿珊啊!方才迷路的那個呢……」


我當然記得!星洲姐妹花嘛!怎會這麼快找我的?


原來她們公司忘記了替她們的房子申請煤氣,現在要先繳交按金、再預約時間才能開始供應,最快也要待到明天。她們兩姊妹今晚不但不能煮食,連洗澡也不成!她倆人生路不熟,在香港又沒朋友,手上只有我的名片,所以才會厚著臉皮找我。


我考慮了一下,美女要求,怎麼能拒絕呢?她們始終是我們公司轄下樓宇的住客,反正我這邊的屋苑附近設有會所,讓她們洗個澡只是小事一椿,也不能算是公器私用罷。而且像劉德華的廣告也說:「這水準的服務現在可不成的了…」


我們公司又整天說要「以客為尊」,我幫幫她們也是天經地義的啊!


至於吃晚飯,就更加不是問題了!反正今晚我也要找人陪我吃飯……


於是我便請她們預備好替換的衣服到樓下等我,接著便駕車把她們接到這邊的豪宅屋苑來。


「嘩!這裡好漂亮啊!」她們兩個看到那超級豪華的往客會所,都羨慕得張大了嘴巴。妹妹阿詩還不住的說遲些賺到錢的話,一定要搬到這兒來。


我把她們帶到更衣室去:「你們先去洗澡吧,我在外面的大堂等。這裡面設備很齊全的,有按摩浴池,也有蒸氣浴室。你們不用急,慢慢的玩吧。」


回到接待處,那班受打聽的女同事馬上哄了上來,圍著我猛在追問:「堅哥,那兩個美女是誰啊?是你的女朋友嗎?」


我當然不會承認了,笑著的胡扯說:「女朋友?她們願意的話我可沒所謂啊。我哪裡有本事找得到這麼美麗的女朋友啊?而且還要兩個一起來?她們是附近屋苑的住客,只不過因為家中的煤氣壞了,才會走來洗個澡而已……」


「真的嗎?」她們將信將疑的。圍著我要請我吃零食,又說要約我上街。直到她們兩姊妹洗完澡出來,她們才一哄而散,不過還是聚在接待處的櫃檯後偷偷的張望。


這其實也是難怪的!阿珊兩姊妹一副明星相,又真的很明艷照人啊!


她們倆洗過澡,換上了條吊帶裙,雖然沒下午時穿熱褲背心那樣養眼,不過有另一種斯文端莊味道。


阿珊走到我身邊,笑著的感謝我:「嗯,洗完澡真的很舒服。阿堅先生,你這麼好人,今晚就讓我們請你食頓飯當道謝好嗎?」她那妹妹阿詩還在東張西望的四處看,不過看我時面上的表情已沒剛才那麼臭了。


「那不成!」我馬上推辭的話:「這只是件小事,我怎麼可以要你們請我吃飯的呢?而且你們剛剛到香港來,過門也算是客人,應該由我請才對!」


「怎麼可以這樣的!你幫了我們這麼多,怎麼可以要你請我們吃飯的?妹妹你說對嗎?」她回頭看著阿詩,想她支持自己的說話。


誰知阿詩只了伸了伸舌頭,縮了縮肩膀,好像不關她的事似的。


我說:「我知道你們剛剛才抵步,還沒有正式的工作和收入。我怎忍心要你們破費呢?還是不要和我爭了…最多將來你們有工作,賺到了錢再請回我罷。」


說到錢,阿珊真的猶疑起來,最後還是接受了我的建議。


我不敢帶她們去吃得太昂貴,便和她們到西環附近的小食店吃些平價的潮州菜。


我一個俊男拖著兩個大美女,當然是很萬人觸目了。


我們才坐下來,四周的男人們馬上都像雙眼放光似的,完全被她們兩個吸引住了,有的還在店外偷偷的窺覬呢。還好阿珊她們不是穿著下午那襲超性感的小背心熱褲,否則隨時會引到個食肆老闆和那班流著口水的伙記馬上關上店門,把她們關起來輪姦啊。


哈哈!……事實當然沒我說的那樣誇張……!不過隔鄰那幾張桌子的男人真的整晚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她們兩姐妹啊:那店子的老闆還破例的親自跑過來替我們寫菜呢。最後還不是給她們兩姊妹電得暈其大浪嗎?


結果那頓飯我們不但茶芥全免,而且每碟菜都比正常的大上一倍,還有飯後甜品贈送!那老闆更私下多送了兩瓶冰凍的啤酒給我們呢。


想不到她們兩姐妹嬌小玲瓏,酒量竟然蠻不錯的!那老闆看到我們這麼快喝光了,又再多給了兩瓶……


談起來我才發覺阿珊真的很爽快,「嘩啦嘩啦」的非常健談:妹妹阿詩反而比較文靜,很少說話。不過她卻非常喜歡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四處張望的,把周圍的男人都迷得暈了大半。


而且當別人說話時,她總會目不轉睛的瞪著,那張小嘴半開半合的,那副可愛的模樣真的讓人有股衝動,想把她一口吞下肚裡去。


我們喝著聊著,她們告訴我說,原來她們是由新加坡那邊的經理人公司介紹到香港來的。這邊的製作公司跟她們簽了五年死約,給她們提供訓練和安排工作,遲些還可能會替她們出唱片。


最初這三個月,公司會先訓練她們學習儀態、唱歌、跳舞和廣東話。不過訓練期間就沒有薪水了,每個月只有兩千塊零用錢,其他花費的便要靠自己了。


到訓練完她們接到了工作後才會有收入,不過也開始要清還訓練的學費和屋租。


這一次她們兩個為了要來香港闖一闖,向爹地借了十萬蚊,打算捱到多久便多久:到了真的支持不了那天,便要收拾包袱回家了,所以現在一切都得省!


我也乘機婉轉的向她們說,其實每年不知有多少像她們一樣的女孩子跑來香港碰運氣,但可以脫穎而出卻絕對不多,所以一定要下定決心預備捱苦才成!


不過私底下,我對她們還是很有信心的……


原因是什麼?不是因為她們特別漂亮,而是因為她們有兩姊妹,這比較特別!因為形象較為突出,加上那些有錢的大叔們都特別喜歡「起雙飛」的了,否則「雙生兒組合」的叫價哪裡會這麼昂貴?阿珊和阿詩是親生姊妹,肯定會更加吃香!


當然,這些理由是說不出口的……


吃過飯後,我又帶她們到附近的商店買了些日用品,然後才送她們回家。她們當然很感謝我了,連一直都看我不順眼的阿詩,都笑著的跟我說拜拜。


接下來……


接下來我當然是回家睡覺了!你以為什麼了?一夜情?想也不要想……人家可是好女孩啊!


第二天,我特地到她們家去替她們安排接駁水、電、煤氣的手續,還教她們那些家庭電器的用法。後來她們還請我吃午飯……不過是方便面而已!


************


之後又過了一個星期,我再也沒見過她們。直到有一晚差不多十一點了,我剛剛和一個朋友在附近的蘇豪區喝酒,忽然間接到阿詩的電話。


我才拿起電話,馬上便聽到她不清不楚的哭聲:「你快點來啊!姐姐她快要死了……」


什麼!我登時嚇得呆了!


門才打開,阿詩已經飛撲過來,摟著我淘濠大哭起來。


嘩!那脹鼓鼓的肉團壓在我胸口上的感覺簡直美呆了……雖然我也非常想抱著她多一會,但人命要緊,我還是馬上推開了她。


「姐姐不知是不是吃錯了東西,整晚都在鬧肚子痛,還痛得扭成一團的,但卻不肯去看醫生。怎麼勸她都不聽,我沒有辦法,最後只想到找你!」阿詩左一抹眼淚,右一抹鼻涕的哭著說。


「她現在呢?」我還沒說完,便聽到房間裡傳出了「砰」的一聲,好像是有什麼掉在地上的巨響。


我馬上衝進去,見阿珊穿著件大罩衫倒在地板上,痛得整塊面都青了,滿臉都是冷汗,已經有點神智不清了。


「要馬上送她到醫院去!」我把阿珊抱回床上,又問阿詩說:「她究竟吃過些什麼?」


「不就是些昨天沒吃完的剩菜了嗎?冰箱裡好像還有點剩了下來……我已經勸過她不要吃的了……」阿詩慌張得手足無措的。


「快點把吃剩的都包起來,帶到醫院去化驗!」她聽了馬上一溜煙的衝進了廚房。


我看到她的胸脯不斷的拋動,才恍然記起她原來沒戴胸罩!難怪剛才摟起來的感覺那麼好了……


咦?阿詩沒穿乳罩,那阿珊呢?


不知道阿珊有沒有穿胸罩呢?


……不用猜了!肯定沒有!


怎麼會這般肯定?因為她那件罩衫的領子太闊了,剛才我隨手把她抱回床上,沒有替她拉好衣服,弄得她把香肩和大半邊的胸脯都露出來了,連小半顆嫣紅的草莓都爆光了……


我一向都知道她身材不錯,不想原來真的那麼好。她雖然躺在床上,但那雙健美的半球卻完全沒有受到地心吸力的影響,還是一樣的堅挺……而且是天然的挺拔,絕對不是那些倚靠注射矽膠的人工貨!她的膚色雖然不夠白晰,但蜜糖色的肌膚一樣非常的誘惑。峰頂的蓓蕾不算太大顆,只比珠珠的大了一點點。


咦?上面是真空,那她會不會連內褲也沒穿呢?我馬上吞了一大口口水,裝模作樣扮作把她扶好,輕輕把她的罩衫揭了起來……


咿……有穿的啊!粉紅色的。不過已經濕透了,而且還有一大陣尿騷味,可能是剛才太痛弄到失禁了。


大家也應該知道的了,內褲弄濕了之後都會變得透透的,所以阿珊整個小妹妹馬上都被我看光了!噢,長得都蠻飽滿,脹卜卜的:小叢林也很茂密,中間那度裂縫看來還合得蠻緊的,似乎用得不太多……


……喂!喂!好了吧!看夠了吧!怎可以如此卑鄙下流,乘人之危的呢?我怎麼說也是個君子啊:況且人家的妹妹就在隔壁的廚房……


於是我便快手快腳的替她把衣服拉好。說時快那時遲,阿詩已經提著個膠袋衝進房裡來了。


「現在該怎麼辦?」她喘著氣的看著我。


我看到她和姐姐一樣,都只是套著件大罩衫,高聳的胸脯在纖薄的布料下一抖一抖的,還激凸呢!


……難道新加坡人都時興睡覺時真空的嗎?對著就誘人的美景,我那血氣方剛的小弟弟登時彈了起身,把我的褲襠撐起了一個小帳篷。


「啊!」阿詩看到了,馬上粉面緋紅的,皺著眉瞪了我一眼。


我有點尷尬,馬上支吾著解釋說:「對不起,這只是自然的反應,誰叫你穿得那麼誘人啊?」說著便移開目光站了起來:「你快點替你姐姐換套衣服吧,我要馬上把她送到醫院去。」


「還有,」當我走過她身邊時,突然促狹的轉頭湊近她,幾乎碰著了她的鼻尖:「你自己也要記得穿多一點,醫院裡很冷的……」我開玩笑的說。


「嗯!」她給我緊緊的貼著,整張臉也紅了,馬上垂下了頭。


那知她一垂低頭,那罩衫的領子自然的又鬆開了,……整雙渾圓的美麗半球馬上曝光……連那峰頂兩顆嫣紅的蓓蕾也讓我看到了!


……我那小弟弟登時又立正敬禮,還又讓阿詩看到了。嚇得我急忙的跑出了房間,還順手把房門關上!呵呵……這一次真是賺到了……


************


她們換好了衣服後,我馬上抱起阿珊,駕車把她送去最近的醫院去,阿詩當然也跟著去了。


在車上,阿詩告訴我說她姐姐因為吃了那些捨不得丟掉的剩菜,所以弄到肚痛。她又怕醫藥費太貴,所有怎也不肯去看醫生!


我馬上罵她們傻,製作公司既然聘請了她們,一定已經替她們買了醫療保險的啊!平時門診看病可能不在賠償之列,但住醫院卻一定會賠償的:而且就算真的沒有,試問有什麼東西比生命更重要啊?


到了醫院,還好驗到阿珊只是輕微的食物中毒和急性腸胃炎,都不會致命!


只需要洗胃和留院觀察一晚。但醫生也強調說,如果再遲些求診的話便會很危險的了!


阿詩見到姐姐沒事了才鬆了口氣,不過也堅持要留在醫院裡陪著姐姐。我見那時已經是深夜三點多,已經快天亮了,也決定留在醫院裡陪著她。


我們倆坐在沙發上休息,阿詩擔憂了一整晚,很快便累得挨在我肩上呼呼的睡著了。


不過這一次沒戲,因為她穿了件很密實的風衣。


我輕輕的擁著她,看著她輕輕的哼著鼻鼾,又長又曲的睫毛一抖一抖的。


其實她真的長得很美,比她姐姐還要漂亮:是那種外表很乖很純,但又給人少許反叛和倔強的感覺:這種性格的女孩子最能吸引男人的了。


……她的姐姐不錯也很美,但和阿詩比較起來,總覺得像是少了點柔情、多了點硬朗似的。所以我猜阿詩將來一定比她姐姐受歡迎。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因?


我總是覺得阿詩比她姐姐更成熟點,更世故些,也更加懂怎樣去吸引男人…


************


第二天早上阿珊醒來,看到我還在陪著她,當然是感激流涕了!


就是這樣,我成為了她們兩姐妹的大恩人。大的那個讓我抱過檢驗過,小的那個又讓我摟過窺看過……


她們兩個還說要好好的報答我呢……


我心想:報答就可以免了!不如就讓我來次「3P起雙飛」就算了罷……


第七章 暗潮洶湧 轉戰連場


(七)暗潮洶湧、轉戰連場


其實我跟阿珊阿詩兩姐妹之間真的沒有發生過什麼!


……當然!她們問過我有沒有女朋友?


當時我很爽快的答她們說:「有!」


為什麼?因為我感覺到她們對我真的有少許認真。尤其是阿珊,我完全看不出她是那麼死心眼的,她真的把我看成了救命恩人。如果在古代,她就算不以身相許,至少也會甘願為婢為奴的了。


其實這也難怪的,她們倆在香港又沒朋友,公司也因為她們還沒走紅,沒有特別加以照顧。有事時只有我肯施以援手,而且我又沒有跟她們計較……這樣的好人,她們怎會不感激啊!


最重要的,是我沒有像其他男人那樣時常都想輕薄她們…(其實我也有的,只不過沒那麼急色罷了!)


現在她們都在發著明星大夢,如果我跟她們一起,最多只會變成她們踏足青雲路的其中一塊踏腳石!而且我一向認為:這些貪慕虛榮的女孩子,玩玩當然可以,做老婆可要想清楚了。我和她們現在這些只是患難感情,到了她們名成利就之後,可能就會完全忘記了。


不過,我不敢和她們兩姐妹再進一步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我已經有了珠珠,而且她還馬上便要回到我身邊來了!


************


就像說的那樣快,珠珠真的回來了,我們又很甜蜜的走在一起。因為我們只是剛剛打得火熱,還很新鮮嘛……


接著很快也開學了,和阿珊她們也少見了許多!


她們兩人的訓練也完了,開始出鏡,而且觀眾的反應也不錯。她們開始有了點知名度,工作亦忙碌起來。雖然有時阿珊仍然會用電話跟我聊聊天,申訴一下怎樣辛苦,不過就沒空出來見面了。


珠珠起初並不知道我和阿珊她們的事,後來不知那個渾球竟然洩露了口風,說我和這雙新扎姊妹花有過一段霧水情緣!珠珠聽了登時大發嬌嗔起來……其他女孩子還可以,阿珊她們兩個不但漂亮,而且怎麼說也是明星啊……珠珠可能感到有點威脅吧,所以特別的緊張。


我費盡了唇舌才說服了她沒再惱我,相信我是清白的。


但我怎也想不到珠珠和阿珊她們的第一次碰面,已經把我弄得手忙腳亂!


那一次公司的龍頭商場和電視台合作製作了一個大型表演,需要大量人手,於是便召喚了我們別區的同事幫手,連駐守總部的珠珠也要出馬。


那一次可真的大陣仗,歌星多,記者也多。據聞連天王劉華和城城都會到場秀一秀,所以前一晚已經引來了一大群「粉絲」在通宵排隊。


我們一班工作人員忙得暈頭轉向的,好辛苦才輪到我休息吃飯,可以回到後台的休息室歇一歇。珠珠雖然只是負責後勤,但一樣也弄到香汗淋漓的,叫我瞧得心也疼了,馬上便抱著她呵護一番。


我們兩個人吃一個便當,你一口我一口的,不知多甜蜜?


哪知才吃了幾口,忽然間有人喚我的名字……我還沒來得及回頭,頸項已經讓人一把摟著了……


「阿堅!我很掛念你啊!」當我聽到那獨特的新加坡口音,便知道這次糟糕了!


「誰啊?」我掙脫了站起身來,原來真的是阿詩:而她的姐姐阿珊就站在不遠處張望著,似乎在盤算著是否應該走過來。


「是我啊!阿詩啊!你這麼快就把我們兩姊妹忘掉了嗎?」阿詩緊貼著我,又挽著我的手臂,表現得異常的親熱。


我見她鬼靈精的在瞇瞇笑,古里古怪的,知道這頑皮鬼只是在捉弄我,心裡反而安定了點。


於是我甩開了她,大大方方的拖著珠珠走過去跟阿珊打招呼:「阿珊,很久不見了!這位便是我一直提及的女朋友珠珠。」阿珊馬上很有禮貌的伸出手來和珠珠握手。


「珠珠,這個是阿珊,她們是我們公司半山那個屋苑的住客,可以說是我們的老闆啊……」我特地跟她們劃清界線,以免珠珠誤會:「而這位小妹妹是她的妹妹阿詩,她最喜愛玩的了。」


「對啊!我妹妹最喜愛惡作劇的!珠珠小姐你千萬別聽她亂說。」阿珊也很精明,馬上拉開了阿詩。那小搗蛋還不肯罷休,不斷的向我媚眼飛吻的亂拋!


「阿珊小姐,你們和阿堅很熟的嗎?」珠珠微笑著說,好像若無其事似的。


「哦!對啊!之前阿堅幫過我們很多,還救過我一命呢!」她才開口我馬暗上叫糟,因為沒有把那件事告訴珠珠。


……不出所料,珠珠馬上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只是很小的事罷了,我根本沒有記在心上。」我忙向阿珊打了幾個眼色,幸好她也會意,說多兩句便把阿詩硬拉著走了。


她們兩個才離開,珠珠馬上變了面色:「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


「冤枉呀!」我只有一五一十的把認識阿珊兩姐妹的經過詳細的告訴了她,(當然,經過了適當的潤飾):「珠珠,真的是很小的事而已!我沒告訴你只是怕你會亂想……」


「你叫我怎相信你啊……」她還是不相信:「小事?小事那個阿詩會抱得你那麼親熱嗎?小事那個阿珊又會盡在替你說好話?還眉來眼去的,根本當我不存在!」


我唯有繼續解釋說:「珠珠,請你相信我!我跟她們真是清白的!」


她兩眼通紅的說:「算了!現在幹正事緊要,我不想再討論私人的事情!有什麼都留到下班後再說吧!」


************


下班之後,在送珠珠回家的途中,她一直默不作聲的,半句話也沒跟我說過。


我也鼓著氣的沒開過口,因為我也有點兒惱了……我明明是無辜的嘛!整個車程就好像默片一樣,什麼聲音也沒有,除了沉默之外,還是沉默……


最後我終於都忍不住看了珠珠一眼,她正在默默的流著眼淚。


我一看到她的眼淚馬上便投降了,把車子泊在路邊,輕輕的抱著她說:「珠珠,對不起,我是不應該瞞著你的!但你要相信我,我和她們真是清白的啊。」


她伏在我懷裡抽泣著說:「阿堅,我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你們中間發生過些什麼,但我看得出她們兩個都喜歡你……」


「怎會呢?你不要亂猜!我和她們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我抓著她的雙肩,非常認真的凝望著她說:「在我心裡只得得你一個,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以後也不會再見她們。」


「真的?」她輕咬著下唇:「其實我是相信你的……但你身邊總有那麼多女孩子,你叫我怎麼放心啊?我總覺得有一天你會拋棄我的。」


「怎會呢?」我馬上豎起了三隻手指:「我發誓,你是我最愛的女人。」


「信你才怪!」她擦乾淨眼淚,破涕為笑地說:「你真的以後也不再見她們嗎?」


我抓了抓頭髮:「盡量吧!她們始終是我們的客人啊。最多這樣吧,下次我要見她們之前,先向你報告好了?」


「這還差不多。」珠珠在我臉上吻了一下。


「就這樣?」我犧牲了這麼多,當然應該收回合理的回報了。


「嗯,看看我為了你,連這樣的大美女、大明星都不要了,你說我對你多好!」


珠珠瞇瞇嘴的笑著嗔道:「那你要怎樣啊?看電影還是吃晚飯?」


「不如今晚到我家看影碟吧?」


「咿……你這個大色狼……」


************


那一晚,我用盡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床上面一次又一次的向珠珠證明了我是多麼的愛她,連幹了多少次我也記不起了,只知道把整盒「套套」都用光了。珠珠還提醒我下次記得買呢。


而且不知是不是要表示和我一起的決心,還是真的被我干到腳軟走不了:那一晚珠珠沒有回家,第一次在我家裡過夜。


之後我亦遵守諾言,一直沒有再找阿珊她們兩個,而她兩姐妹也沒有和我聯絡。雖然是有些可惜,但要是將珠珠和阿珊她們比較,我怎也會選珠珠。


我見一直風平浪靜的,還以為這事就會這麼樣完結的了……哪知過不了多久,竟然又發生了一件頗為戲劇性的事情,而且還弄得很麻煩……最後更直接的導致我和珠珠分手了!


那次的商場表演之後約兩個星期,我竟然在那個豪宅屋苑裡再次遇到阿珊和阿詩兩姐妹。


……這一次她們是來視察新居的!


阿詩看到我非常高興,拉著我親熱的向我炫耀說,她們的地老闆終於肯替她們出唱片了。而且還打算把她們的宿舍搬到這裡來。新的宿舍面積接近一千平方尺,又會給她們再分配兩個私人助理和專用的公司車!


這條件也真的太優厚了?我當然是向她們倆祝賀了。


可是我卻察覺到阿珊並沒有她妹妹那麼雀躍,反而有點悶悶不樂似的。


我不知道為了什麼?也不敢多問。因為總覺得她的不開心,和她們今次這大轉變有很大的關係。


這個世界是不會有免費午餐的?要有收穫,就得付出,像前些時大受歡迎的日本動畫「鋼之煉金術師」中的主角「愛德華。艾力克」說的一樣:「等價交易」嘛!而以她們兩姐妹目前的知名度,似乎還不應該有這麼好的待遇……


我沒有陪她們看新房子,不過在她們離開後不久,我便接到了阿珊的電話。


她說有些事想和我商量,叫我下班後到她家去。


那一晚不用上課,而且我知道珠珠約了些舊同學去玩,所以我應該有空:再加上我心裡的確有點兒好奇,究竟她們兩姐妹為什麼可以這麼快搬大屋的?難道真的被大老闆看上了?所以我最後還是答應了她的約會。


……至於會不會先告訴珠珠?當然不會了!免得她又再大呷乾醋,還是以後找個機會再告訴她好了……


……而且卑鄙點想,阿珊兩姐妹那麼正點,我說對她們完全沒興趣你也不會相信吧!


************


那一晚下班後,我先搖了個電話給珠珠,說要陪個快要結婚的老朋友去喝酒,叫她晚上不用找我:然後才駕車到阿珊的家。


阿珊見到我不知多麼高興,不過表情卻有點古怪的。


她們的家比我上次來的時候,已經多了許多大大小小的雜物擺設,不過還是執拾得整整齊齊的,看來應該都是阿珊的功勞了。


「怎麼了?快要搬大屋,是不是很興奮啊?」我笑著在沙發上坐下來,又隨手接過阿珊遞給我的香茶。


她們家只有張雙人的小沙發,我坐了,阿珊唯有坐到窗台上。


阿珊苦笑著,上下左右的看了一輪:「這是我們在香港的第一個家,其實我蠻喜歡這裡的,小是小了一點,不過很舒服……」她忽然抬起頭來望了我一眼,歎了口氣說:「而且,在這裡還發生過些很值得我回憶的事……」


我當然聽得出她字裡行間的意思,不知怎的?心裡忽然想起了珠珠:所以便想把話題轉開,討論起她們的事業發展。


「人始終是要向前走的。既然選擇了自己要走的道路,就要勇往直前,不可以總是往回頭路看的啊。」我鼓勵她說。


她又歎了口氣,不經意的伸高了手在盤著自己那一頭微曲的長髮……


我禁不住在心裡吹了下口哨:我一直覺得女人這個姿勢十分性感!當然,大前題是那個女人的相貌和秀髮同樣都美才成!而阿珊卻完全符合了這兩個條件。


她今天也是穿著短短的足球褲和套著件鬆鬆的淺黃色大罩衫,從窗外透進來的夕陽中,可以看到她有是穿胸罩的。不過其他不說了,單是那雙滑不溜手的修長美腿已經夠性感了,看得我也有點心猿意馬起來。


「咦?怎麼不見阿詩的?」我好辛苦才可以把目光收回,嘗試著再把話題拉開。


「哦!她約了朋友,「今晚」不會回來睡。」


嘿!那即是只剩下我和她兩個人,孤男寡女……


當我因為全身的血液都湧到我的小弟弟那裡,導致腦部缺氧而開始胡思亂想時,阿珊卻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面那愈來愈暗的風景,十分感慨的說:「阿堅,其實你說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


我愕然的驚醒,趕忙把腦裡那些不雅的畫面通通擦走,有點忙亂的問道:「阿珊,你剛才說什麼?」


她慢慢的回頭……什麼事了?怎麼會兩眼通紅的?


「阿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哎呀……出事了!只見她用力的緊咬著嘴唇,不斷的在搖頭,晶瑩的淚珠一顆顆慢慢的在眼眶裡湧出來……最後終於忍不住「哇」一聲哭了出來,整個人飛撲進我的懷裡來。


我頓時手忙腳亂的不知怎辦?難不成一腳把她踢開嗎!


於是,我便做了一個所有正常男人都會做的動作,就是……抱緊了她……


「……阿珊,到底什麼事?」我抱著她,任由她摟著我的肩膀大聲的哭著。


「嗚……」阿珊一邊哭一邊說著:「阿堅,我不要這樣!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啊?」


我輕輕的撫掃著她的玉背和那一直垂到腰際的曲發,讓她慢慢的安靜下來。


她明顯的剛洗過澡,身上香噴噴的。


「阿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看看我可不可以幫到你?」我待她哭夠了才問道。


她的雙手仍然摟在我頸上,臉上全是眼淚,連我的恤衫也哭濕了:「……老闆說要我和妹妹陪她上床,才肯繼續捧紅我們。」


「哦……」我恍然的歎了口氣:「娛樂圈就是這樣子的了!你不是一早預備好了的嗎?」


她聽到登時脹紅了臉:「話是這麼說……我的確曾經想過,但想歸想,到真是迫到眉睫時,我還是接受不了。」


我聳聳肩的苦笑著說:「你其實還是有其他選擇的…你可以收拾包袱回家,一心一意找個人嫁了算了……」


她呆了一下,然後才很無奈的呶呶嘴說:「正如你剛才說的,我們已經洗濕了頭,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而且就算我肯,阿詩也不會答應。」


「這我看得出,她似乎比你更加熱衷於名利。」


「真的嗎?」阿珊馬上很緊張的望著我:「那你覺得我這個人怎樣?我是不是那些貪慕虛榮的女人啊?」


我深呼吸了一下:「阿珊,我怎樣看你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怎樣看你自己!」我慢慢的扶起她:「我相信你也很清楚娛樂圈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這個圈子充滿了誘惑,也充滿了機會,真的非常吸引。所以如果把腳踩了進去,想抽回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圈子不錯非常黑暗,但同時也是個最現實的地方!你老闆也是看好你們的前景,才會答應替你們出唱片的!如果你真的沒有實力的話,就算你肯周圍陪人家上床也沒有用!所以你首先要相信你自己是做得到的……當然,要有回報,就要付出一定既代價。」她聽到了登時頹然的垂下了頭。


我繼續說著:「世界就是這樣的了!你要求愈多,就要付出愈多……至於是否值得?除了你自己之外,沒有人可以替你回答!」


她若有所思的沉靜了片刻,才慢慢的抬起頭來看著我:「那麼你一直這麼幫忙我們,到底又是為了什麼回報?」


「……」我可沒想過她會這麼反問我,登時呆了:「那…也不為了什麼的!你們……你們始終是我們公司的人客嘛……」


唉!騙三歲小孩麼?這麼牽強的答案,連我自己也不相信……


「真是這麼簡單?」她咄咄逼人的,又再貼近了些。


「那……我們也算是朋友嘛……」


好像還是欠了點說服力,阿珊仍然緊緊的迫視著我,還愈挨愈近的,幾乎碰到我的鼻尖了。


「好!」我抓著她雙手想推開她:「好!……我投降!我說真的!其實是因為你們兩個長得漂亮,我癩蝦蟆想吃天鵝肉,才會幫你們的!……這個理由夠充分了吧?」


她馬上「噗嗤」一笑,終於稍為縮開了點:「那為什麼你又不追求我們?」


「你們是明星嘛!我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怎會匹配啊?我和你根本便是兩個世界的人,而且……」


「而且你有女朋友,對嗎?」她很幽怨的瞟了我一眼。


「……」我看著她無話可說的。


她又笑了一下,不過那笑容卻充滿了苦澀的味道:「放心罷,雖然我真的很喜歡你,但是我卻沒想過要和你女朋友爭。你說得很對,我們走的是兩條完全不同的道路:我們的相遇只不過是緣份讓這兩條線偶然的相交而已,是沒有將來的。」


我鬆了口氣:「你終於想通了?」


「嗯!」她點了點頭:「其實我一早便已經想通了,不過從你的口裡說出來,我會覺得容易接受一點。」


「那麼阿詩呢?她怎樣看這一次老闆對你們的要求?」我有點好奇的問。


阿珊的臉忽然紅了一紅:「這方面她比我看得開,所以覺得沒什麼所謂。」


「你的老闆真的要你們兩個一起……」我看著阿珊那張愈來愈紅的臉,腦海裡面自自然然便浮現起她們兩姐妹赤裸裸的躺在床上面那讓人噴血的香艷畫面,腿間的小弟弟登時有了反應。


「是啊!明晚……」阿珊正垂著頭,怎會看不到我那個撐起了褲襠?聲音也愈來愈小的,幾乎聽不到了。


「……對不起!」我馬上坐好,用大腿夾緊了那不聽話的小弟弟。


「不要緊……」阿珊的呼吸聲愈來愈大,還忽然轉過面來看著住我說:「阿堅……你可以和我做一次嗎?」


「什麼?」我吃了一驚:「你說什麼?」


……我沒聽錯吧?怎麼她會把我心裡面想說的那句話說出來了?


「跟我幹一次!」她滿臉脹紅的,不過還是很勇敢的看著我,一副非常認真的表情:「我想在把自己正式出賣之前,和自己喜歡的男人先幹一次。」


「阿珊,你是說笑的吧?」


……有沒有這麼幸運的事啊?


「真的!我是認真的!」她雙眼都紅透了,不過還不及粉臉那麼紅。


「但……」我有點猶疑,要是給珠珠知道了……


阿珊馬上搶著不讓我繼續說下去:「我知道這樣要求是很自私,但我真的很希望在拋棄自己的尊嚴之前,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阿堅,你可以放心!今晚之後,我絕對不會再纏住你,也不會影響你和你女朋友之間的感情。」


「這……」我的心其實早已經答應了,只不過想再裝多一會聖人罷了。


「一晚!」阿珊火燙的櫻唇慢慢的貼近:「就只是一晚!之後我便再沒有任何牽掛……」


「……」我沒說話了,輕輕的迎上了她性感的嘴唇。


第八章 主動獻身 妾意郎情


(八)主動獻身、妾意郎情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什麼說話都已經是多餘的了。而且我們的嘴巴也實在太忙碌,所以我們什麼都沒說,只是用舌頭來溝通。


不知真的是因為經驗豐富,還是拍過的接吻戲太多了,阿珊接吻的功夫非常捧。我自問吻過的女孩也不算少,也算是高手了,但她那舌頭上的功夫居然不比我遜色。


我們一面非常激烈的閉目熱吻著,雙手純粹靠著觸覺的互相為對方解除身上的束縛。阿珊的手勢很純熟,很快便已經脫去了我的領帶,又替我逐顆逐顆把襯衣上的鈕扣解開……我也掀起了她的大罩衫,把手探了進去。


她的胸罩是沒有肩帶的款式,我才鬆開了她背上的扣子,那雙34C的豐碩肉球已經把整個胸罩都彈開了。可能因為平時運動慣了,她的肌肉非常結實,一雙美乳很是堅挺、充滿了彈力。


我在她身上肆意的探索,她也沒停下手來,很快便解開了我的腰帶,探手進去跟我那脹硬的小弟弟打起招呼來。那知一摸之下,她馬上張大了美目,好像不相信似的拉開了我的褲子仔細的再望了一眼,接著還有點愕然的說:「你……很大啊!」


「比你在新加坡那些男朋友都要大?」我有點自豪的問。


其實我知道自己並不算大,只是比一般尺寸大一點而已!不過阿珊這樣說,卻證明了兩回事:一、她從前的男朋友真的比較小:二、她見過的男人絕對不會多……


阿珊聽到我這麼問,一張俏臉馬上又紅了起來,嬌嗔著說:「讓我檢驗清楚後再告訴你!」接著便又拉又扯的替我脫去了上衣,又幫我把長褲連內褲也一併脫掉了。然後又乖巧的伸高雙手,讓我替她把罩衫脫去,身上只剩下了一條在兩邊綁帶的小花內褲。


阿珊扶著我的肩膀,輕輕的跨坐在我的大腿上,俯著身向我索吻。兩隻小手卻握著我那一柱擎天的小弟弟,愛不惜手的一下下套弄著。


我抱著她,撥開了那垂腰的長髮,在她光溜溜的粉背上愛撫著。一隻手卻潛進了她的內褲裡,繞過屁股從前面轉上來,探索著她最隱密的禁地。


阿珊的小森林很濃密,也很柔軟,形狀還非常的整齊,明顯的時常有加以修剪。而且她還似乎屬於那種比較敏感的女孩,我才稍為撩撥了兩下,她已經完全濕透了。


我用手指輕輕的撥開那兩片嫩滑的花瓣,沿著水源,很容易的便找到那顆早已傲然挺立的小肉核,和那不斷在滲著溫熱泉水的秘洞。


我慢慢的把半根手指探進泉眼去,卻意外的發現她的秘穴竟然比我想像中要緊窄得多!……照說她口舌和手上的功夫都那麼好,經驗應該不少才對啊?


我剛想再深入點,阿珊已經馬上抓著我的手,不准我再往內進了:「不要啊!我最討厭用手!怪骯髒的……」


哦!明白!我最聽話的了,不用手,那就直接用我的小弟弟來吧!


我抱著她再吻了一會,才在她耳邊輕輕的問道:「在這裡?還是進房去?」


她含羞的合上了美目:「進房間吧……」


於是我便把她欄腰的抱了起來,像新娘子似的抱進房裡。不過這個新娘子的裝束比較香艷,全身上下只穿著一條小內褲:我這個新郎就更厲害了,光溜溜一絲不掛的。


我橫抱著阿詩,高聳的火棒剛剛隔著內褲抵在她的小花丘上,每走一步,便大力的頂一下。她很快便受不了這種感覺,猛在抬高小屁股想躲開:不過肉隨砧板上,我怎會放過這麼好玩的前戲啊?


我還故意走慢一點,每一下都湊准位置才頂上去:頂實了之後,又前後左右磨她幾下才肯退開。阿珊被我弄得嬌喘連連的,還沒走到床邊已經洩了一次,大量的蜜汁沿著我抱著她的手一直滴到地上去。


我把她輕輕的放在床上時,她仍然用力的纏緊了我的頸背,不肯讓我離開。


沒辦法!我唯有爬到她身上去,一邊吻著一邊伸手到她腰間,把內褲兩邊的綁帶鬆開了。


這款式的內褲真方便……


吻著吻著的,她的雙手終於鬆開我的頸項。我也放開了她的小嘴,由粉頸一直向下吻下去……阿珊的身材雖然不算高挑,但比例卻很完美,而且肌肉十分結實,觸手的感覺非常夠彈性。尤其是胸前的一對完美的肉球,真的非常堅挺,連小腹和大腿也都一樣,完全沒有一丁點多餘的贅肉。


我的嘴巴輕輕的吻上了她的小花丘,同時也慢慢的轉身,和她變成了69的姿勢,把那脹硬的小弟弟湊到她的面前……


這一招沒玩很久了,雖然我和珠珠已經幹了幾十次,但她還是剛剛上兩次才肯用口吻我的小弟弟,當然談不上什麼技術了……給她含只是心理上滿足,實際上……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所以我想試一試阿珊的口技。


阿珊十分機靈,也不用我開口,一口把把我的龜頭含進口裡去了,小香舌也跟著捲了上來。


她這般勤力,我當然不能躲懶了。兩隻手輕輕擘開了她的兩片花瓣,把舌頭頂進淺溪裡,在那溪谷頂端的肉核上來回的舔著。


阿珊登時嬌軀亂顫的,張大口又把我的肉棒吞噬了大半根,用力的吸吮起來。


我感覺龜頭已經抵到她喉嚨深處,前無去路了:但還是忍不住想再插進一些,跟她玩起了「深喉」。


噢!那感覺真是爽得無法形容的!尤其是她那條靈活的舌頭,纏繞著我的柱身不斷上下的轉動,還專在龜頭下面那最敏感的部位拖曳著……


我也像是報復似的,用牙齒輕輕噬咬著她的陰核,弄得她混身痙攣似的不斷哆嗦,愛液像洪水般洶湧衝出。


我記得她說過不喜歡用手,所以一直都只是用舌頭進攻。阿珊的兩片花瓣十分鮮嫩,色澤還是粉紅色的,而且還夾得非常緊。加上她的穴口縮得小小的,花蜜的味道也很新鮮,應該用得不多……


說到顏色,雖然靠色澤來估計性經驗的多寡不一定準確……但一般來說,作為參考還是可以的。而且我猜大多數人都會像我一樣,喜歡顏色比較鮮嫩的:因為就算不說經驗,單是視覺上的享受也比較好啊!


阿珊雖然給我弄得嬌喘連連的,但小嘴上的功夫一樣沒有閒下來,我給她吹了十分鐘左右,已經感覺到龜頭開始有點癢麻,快要爆炸了。阿珊她應該也感覺到了,所以還更落力的猛在吸啜著……


不多久我終於忍不住了,回頭向她說:「阿珊,我要射了……」


她「唔」了兩聲,仍然不肯放開我。


那即是要我「口爆」了!她對我那麼好,我當然也應該好好的報答她了!於是我也一口含住了她的小妹妹用力的吸起來,又用舌頭不斷的衝擊著她的小穴。


快要爆發的大肉棒把她上面的小嘴當成了下面的小嘴一樣,輕輕的抽插起來,還每一下都插到她的喉嚨最深處。


玩得這麼激烈,我和阿珊都支持不了多久,很快她便混身抖震,黃河缺堤的洪水大氾濫了:而我也再撐不下去了,在她的喉嚨裡射出了我今晚的第一發……


我幹過的女孩不少,但肯玩「口爆」真是寥寥可數,多數也會嫌骯髒的。而且通常愈漂亮的便愈介意,所以我連想也沒想過阿珊會讓我射在她的小嘴裡。


我射完之後,回頭看看,見到阿珊竟然把我的精華全部都吞進肚裡去,沒有吐出來。我看到她的嘴邊還沾著少許,剛想過去替她抹乾淨,她已經一溜煙的跳了下床,倒了杯開水在漱口。


她見我看著她,有些尷尬的說:「你不要誤會,我不是介意要吞你的精液,只是怕你不喜歡我口裡的味道!」


「真乖!」我有些感動,跳下床擁著她封吻著她的小嘴:「你也不介意吃我的了,我怎麼會嫌你口裡有我的味道呢!」


她很興奮的讓我吻著,又瞇瞇嘴的笑著說:「你那些的味道很好啊,不像我以前的男朋友那些,酸酸的……」


「聽說這味道和飲食習慣有關的…對了,你以前也時常跟他這樣玩的嗎?」


「那時我真的很愛他,還一心打算將來會嫁給他的。可是他後來……」她別過了臉,有點黯然的:「……我跟他的事已經過去了,我不想再提起……」


「嗯!那便忘掉他吧……」我很體諒的吻著她:「不如讓我們繼續去創造些值得將來回味的美好回憶,好不好?」又開始用我那個已經恢復最佳狀態的小弟弟「性騷擾」她的小妹妹。


才頂了兩下,她又給我弄得開始漏水了。


「今晚我是你的!」她紅著臉小聲的說:「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我歡呼了一聲,攔腰把她抱了起來拋在床上。


「今次我要射在你裡面……」我跪在床尾,雙手分抓著她的足踝。


她有少許害怕的說:「溫柔一些……不要那麼粗魯……」


「嗯……」我口裡當然什麼都答應,但會不會真的實踐?那就…看心情了!


我握著她兩條小腿,跪在她腿中間,從下面向上望過去…阿珊真的很漂亮,樣子正點,身材又好!在我上過的女孩當中,除了我那初戀女友和珠珠之外,應該沒有那一個可以比得上她!


……呀!好像還有一個,不過我不知道她的名字,說真的,連樣貌也好像不十分記得了:我只是記得她長得非常美麗!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