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淫賤女波士

本故事由粵文改寫


小周是一個有長進心的好青年,他出來做事不久,努力長進,又是個乖孩子,沒多久就在一間大公司當上高級職員。


不過,他的「女波士」安娜,非常凶狠,人人都怕她!


安娜處事很嚴僅,她不算老,頂多是三十餘歲,而且身材也不算肥大,也不是十分醜。


有一天,小周放工後仍留在公司開網絡會議,本來回家開也行的,但因為他是乖孩子,知道節省自己的上網時間,而且今晚也約了舊同學去打網球,所以留在公司,不回家了。


他還帶了球衣,開完會,換了球衣才出門,這樣比去到體育館才換衣服更方便。


小周關上房門,換衫。


啊,光脫脫的屁股,剝掉皮的香蕉呀!


小周覺得好有趣,用手逗弄一下自已那條蕉皮過長的嫩蕉,原因是他在公司工作一整天了,那條小東西悶著、屈著,如今小弟弟也想伸伸懶腰,舒緩一下,所以小周用手逗弄著自己那條最近看來有點「長進」了的嫩蕉,舒服一下。


玩了玩,呀!好好玩呀,是男人的都知到,搞自己條小弟弟是好玩啊啦,小周玩了又玩,嫩蕉開始發大了,硬了,又直了,又粗了,又大了,又向上抬頭了!


小周垂下頭,欣賞自己那條又大又直的嫩蕉,就在這時,房門忽然被人推開!


原來是「女波士」安娜!


安娜一推開門,就問︰「小周,今天早晨簽的那份合約…」


很明顯,安娜仍在工作,她有事要找小周,她入房之後,才赫然看到小伙子光脫脫的屁股和剝了皮的嫩蕉!


安娜整個人也呆住了,她目露凶光,眼定定的看著小周那條又大又硬的香蕉!她青紅筋露現,雙手握拳,全身也呆住了。


小周心想︰今次慘啦,遇上這個老姑婆,實在太無辜,一定被炒魷魚啦!


不出小周所料,安娜大聲喝道︰「小周,你搞什麼鬼呀?你看你,竟然剝光豬!吃飽飯撐著呀!」


小周很害怕,哀求道︰「安娜姐,你原諒我啦,我無意的,我無心的啦…安娜姐,你不要炒我魷魚呀…」


安娜︰「哼!好大膽呀你,在公司寫字樓剝下蕉皮跳蕉擂舞?」


小周嚇到手震兼腳軟,索性跪在地上哀求安娜︰「安娜姐,求求你,求求你啦…」


小周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之際,抬頭對正安娜姐對大腿,見到安娜姐那對大腿也在震,他以為安娜姐是氣得抖顫。


但小周看清楚些,竟然見到有滴液體沿著安娜只大腿流下來!


啊!原來是那種「水」!


安娜姐的「水」,從源頭滲滲湧出,聚成一滴滴的,從泉源沿大腿流下!


小周看到此情況,心中更亂,他不知地這時應怎樣做,莫非安娜見到自己條嫩蕉這麼硬,發騷了?


安娜姐沒有穿絲襪,小周看到安娜姐條白色花邊內褲。


這條花邊內褲,已經濕了…


安娜姐竟然慢慢擘大雙腿,方便小周從下抬頭向上望她的泉源!


這時,一滴那種水「滴」一聲,滴正小周的鼻孔上!


小周「哈嗤」一聲,當堂一掃,用手抹去面上的「水」。


看看安娜姐,她面上的表情,有點難忍之態。


安娜姐媚眼半閉,一條舌頭在唇上舐舐。


啊!小周肯定了,安娜姐發騷了!她心「火」已經在強烈燃燒呀!所以會出水啊,原來這個老姑婆,「火」也是這麼強的呀!


但安娜仍裝作憤怒,她想扮回上司的嚴厲模樣,喝道︰「小周,你真是放肆呀你!


公司是不准你這麼『肉酸』啊!」


安娜雖然仍在擺款,但小周聽得出她的聲調已不如平日般強硬,而是有些少顫抖在內。


小周既看出了安娜的弱點,膽子壯了點,他忽然站起身,將條嫩蕉在空中懸幌…「安娜姐,我不過在公司換衫去打波,不是犯法呀,何況,我這樣『曬士』並不算太『肉酸』嘛!」小周指著自己條擺動的嫩蕉說。


安娜滿面通紅,實際上她雙眼從未離開過小周那條嫩滑的香蕉,她猛吞著口水,她面上的青紅筋,其實不是由於憤怒所致,而是因為她太過興奮所引起。


但安娜仍要扮威嚴︰「不行,你太離譜啦!」


小周又跪在安娜跟前了,今次他雙手索性攬住安娜對大腿。


小周繼續說︰「求求你,安娜姐,不好炒我呀!」


小週一邊詐作哀求,一邊撫摸安娜的一對大腿。


小周雙手向上伸,索性摸安娜的屁股。


嘩!安娜姐的屁股溝與大腿都因那種「水」亂流而弄到濕漉漉。


小周見安娜姐開始軟化,便伸手入她底褲內,直接摸她的屁股的肥肉。


安娜︰「呀…小周…你…你…」


小周︰「怎麼啦?安娜姐?摸得你舒不舒服呀?」


安娜︰「不知…不知道啦…」


見安娜進一步放鬆防線,便放棄摸她的屁股肉,轉而摸她兩片蚌肉了!


安娜興奮到尖叫起來︰「噢…啊…呀…!好!好!好呀!小周…」


小周開始出蠱惑了,他知道安娜想要,便馬上停手,將手指從蚌肉中拔出。


安娜登時急如熱鍋上螞蟻,踏蹄踏爪大叫︰「哎…好衰…小周你…怎麼走了!」


小周︰「安娜姐,我沒走呀,我還在呀!」


安娜突然發嬌嗔︰「你好壞!你的手指走了!」


小周︰「安娜姐,你那只蚌好想我只鷸入去咩?」


安娜︰「不知不知,你不准問,只准入!」


小周︰「好啦好啦,安娜姐,你要怎樣就怎樣啦。」於是小周又用只手指插入安娜只濕蚌內了。


安娜好像插了電一樣,又扭身扭勢了︰「哎…噢…是這樣啦…真爽…好爽呀!」


小周︰「嘩!安娜,你那只蚌那麼利害,會收縮哦?嘩,你那只蚌再啜吮我的手指呀!」


安娜瞇上雙眼,半呻吟半講話地說︰「是呀…我自慰時…練出來…」


小周︰「嘩!好利害呀!啜得我手指好緊呀…」


安娜︰「小周…動啦…動啦…」


小周︰「動什麼呀?」


安娜︰「手指呀,手指要動啦…」


小周想動他的手指,不過安娜的蚌箝得很實,小周︰「嘩,動不了呀,這次真是鷸蚌相爭啦…」


安娜終於放鬆了自己的蚌肉,讓小周的手指拔出來。


小周看看自己全濕的手指,說︰「嘩,好危險…」


安娜這時已經採取主動姿態了,她不理三七二十一,用手去撈住小周那條嫩蕉。


小周本來也是興起的,不過他故意不給安娜撈到嫩蕉,搞到安娜頻頻樸撲,好像小孩子樸香腸一樣,十分有趣。


安娜︰「呀!小周!你竟然不聽話是嘛?我要你那條…」


小周︰「安娜姐!我不是不給你,我怕你炒我魷魚呀…」


安娜姐︰「不炒不炒!你快把香蕉給我啦!我不會炒你魷魚啦…」


小周故意繼續躲避,安娜捉來捉去仍捉不到小周條香蕉。


小周︰「我是不是不會被炒魷魚了?」


安娜︰「是呀!是呀!你再不給我,我就炒!」


小周欣然答允了︰「好啦好啦!安娜姐,小弟的香蕉在此,請你慢慢品嚐啦!」


安娜從極近距離,瞪大雙眼細看小周那條香蕉,以其玉手輕輕撫摸,並且不斷發出讚歎之聲︰「啊…呀…好呀…」


安娜接著便放下她的髮髻,想不到安娜垂下頭髮之後,是另一個模樣,竟然有幾分嬌楣!


安娜擘大口,疲狂地吮小周條香蕉。


安娜有很多那種「水」,也有很多口水,吹到小周整條陰莖都爽了。


小周未曾身經百戰,自然頂不住安娜的吸吮啦,不久,他已經出「火」。


那些「火花」射在安娜姐的面上,小周覺得非常刺激、非常仔玩,他覺得自己已經征服了安娜姐。


安娜姐未得到滿足,當然不肯啦︰「不行呀不行呀!小周!你這麼快就射!」


小周︰「安娜姐,沒辦法啦,你啜我條香蕉啜到這麼強勁,我頂不住嘛,只好射出來羅!」


安娜好慘︰「不行呀不行呀!我不肯呀!我要你立刻給我!要不我就炒你魷魚!」


小周︰「安娜姐,我不是不想用條香蕉插入你個蚌呀,不過你看我條香蕉現在都軟了,怎樣插進去啊?」


安娜姐︰「不怕,我立刻幫你整硬!」


小周︰「好呀,好呀,怎樣整呢?」


安娜一脫就脫了自己件緊身冷衫,原來她無戴奶罩,一對巨大的圓奶破空而彈出,安娜用這對又軟又林的巨奶,夾住小周那軟林林的小嫩蕉搓呀搓,壓呀壓…小周是後生仔,在五秒之內,他的香蕉又硬了!


安娜大喜︰「呀,好!小周你的確好利害,想不到你射精之後,五秒鐘之內就可以再硬起來,真是利害!


小周︰「喂,不要講話啦,我要插入去啦!」


安娜躺在辦公台上,擘開大腿,挺起小腹,用手出力拉小周條剛硬起的嫩蕉插入自己的蚌中去!


安娜瘋狂地在辦公台上典來典去。


安娜的蚌又施展收縮功夫了,啜到小周條香蕉十分肉緊。


小周也不弱,由於已出了一次火,今次可以維持久一點,插了安娜肥蚌二十分鐘,才再次噴「火」!


射完後,安娜十分滿足地吐大氣,她仍然擘大雙腿,一邊喘氣一邊要小周用手指繼續撫摸她的肥蚌。


小周︰「死啦,我要去打網球,超過時間啦。」


安娜︰「不要去啦,以後每逢放工你來找我,我要你同我做愛,如果不來,我扣你的工資!」


小周︰「嘩?天天來呀?怎麼可以呀?不行啦!」


安娜︰「這樣啦,每一、三、五啦,逢一、三、五找我,我加你人工。」


小周︰「好啊!好啊!」


以後,小周每逢星期一、三、五都要加班了!


~終~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