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法國欲用寢宮之三魔戰淫娃

今天看了大姐姐的亂續之章第五集的4P大戰,讓小弟回憶起去年的3男1女的淫亂之夜……故特地將小弟的成名作《法國欲用寢宮》在此Po出來以供元元的各位大大及姐大欣賞。


此故事分為九個章節,因屬於舊作,所以不在此多佔版面及公共資源,所以一次全貼出來。或許有些人在別的網站已看過此文,所以對於劇中人物名稱不再做修改,反正都是網路上的筆名,呵呵呵!


此系列文章由兩人主筆即為小弟雨塵我及丹尼斯大大所共同創作,此系列文章因不同的人主筆,所以文章風格比較亂,無法一氣呵成,小弟亦無從新修改編寫之意,我想保持原味未嘗不是另一種趣事。


如此簡陋的文筆,原不應在情色文學最高殿堂元元出現的,但大姐姐的《亂》(續之章)實在過於動人,引發小弟的興趣,但小弟卻無時間將《法國欲用寢宮》從新改編,所以斗膽在此獻醜,將原文Po出,望請各位前輩見諒。


法國欲用寢宮之三魔戰淫娃


這是一次小棧成員的集體殊死戰,共有3M,1F(4P),外加一名小女生觀察員,從昨晚十一點開始,戰到今天凌晨四點才結束。累死我了!我現在是一邊打瞌睡、一邊在打這篇預告的。


地點︰南港中視旁法國黃帝欲用寢宮(情的最愛)成員︰情、雨塵、我及歪歪(F)、小余(F)


耗費︰寢宮兩間、大甲蟹十隻、胡椒蝦十隻、玫瑰紅兩瓶、法國紅酒一瓶、SAKU一打、黑眼圈五雙。


緣起︰昨晚本來跟士官長進雨塵的聊天室聊天,但是系統太慢人多擁擠,於是退出來自行開聊天室,室名為︰『征寂寞少婦』。


本來跟士官長聊的粉愉快,誰知竟真的闖進一少婦,經我跟士官長百般挑逗下PO出電話,大家都不打我來打;經電話確認後確實為十九歲空虛寂寞少婦,老公出差去很癢,隨即約定隔天晚上十一點過招。不料這時候情雨塵都來到,大喊「我也要!我也要!」丹尼斯心想︰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起來吧!


哪知情背叛我,私下約少婦隔天中午過招,結果偷米不著蝕把雞,少婦堅持要等我到晚上十一點才開贛……


我知道大家一定粉想看報告,但是先饒了我吧,讓我喝個雞精休息三天吧!


呵呵呵……先讓我們補個眠、上個班。


這故事可分為以下幾個章節︰


1.魚池篇


2.冰火五重天


3.鴛鴦浴篇


4.三魔戰淫娃


5.情大戰淫娃


6.雨塵單挑大淫娃


7.滿清十大酷刑


8.口內爆漿篇


9.破曉前的激情


法國欲用寢宮之(1)魚池篇


有一天晚上睡不著,想說好久沒有到雨塵的聊天室找他的美眉們聊天了,便進了雞魔網站搜尋雨塵的仙蹤,好不容易找到雨塵的影子,但連帶地看到他的聊天室裡已經集結了一堆淫魔,包括Xs、金X中、X寂等等淫魔界的大老。


咦?怎麼沒看到丸子勒?這種場面他不應該缺席的啊!原來是暫時當他的豬頭去了,哈哈!


一會兒陸續進來了士X長、史X芬、Lancelxxx等雞魔家族成員。但是啊……聊天室實在太多人了,系統不堪負荷速度變的好慢好慢,常常一句話PO出來對方五分鐘後才看到。對此我跟士X長都粉不能忍受,決定另辟一間密室聊天。


士X長有一個壞習慣,喜歡搞少婦。所以每次我們開聊天室都會以『征寂寞少婦』為聊天室的名字,也常常會真的引來一些自稱少婦的人,反正我們聊我們的,有魚游進來時我跟士X長就會聯手誘惑她,直到魚招架無力。


正當我們談到救國大業,慷慨激昂的時候,游進來一尾名為「歪歪」的少婦魚,本來只是跟我們打打屁的,直到我逼問她為何誤闖禁地時,她才說她老公出差,她其實是真的來找刺激的。


這時候聊天室已經聚集了大約十三、四個人,看情形也該清場了,於是把不相干的人踢出去,再把聊天室設限為6人,這時歪歪竟然自己把手雞直接PO在聊天室裡。正要封包的時候突然游進來三個粉眼熟的人,分別是情、雨塵跟南仁。


最先是情發覺氣氛詭異,悄悄話問我是不是ONS,是的話算他一份。


贛!!……這色龜在想什麼我哪會不知道啊?問我的老二就可以了。其他的人繼續挑逗這淫娃,沒有人敢打電話,我來打。


我則一不做二不休,直撥手雞直搗淫娃穴,電話中傳來一句女聲︰「喂!我是歪歪,請問泥哪位?」


嘻嘻嘻,妥當了!「我是丹尼斯,你老公不在家想搞嗎?」


「嗯,你想約什麼時候?」


「明晚11點可以嗎?」(等我送私茶回去再出來。)「可以,我也只有明晚有空。地點呢?在旅館還是你家?」


「在我家,安全又衛生,你也可以大聲的叫床。」


「真的嗎?我的叫床聲粉誇張的喔!」


「你想怎麼搞?」


「除了SM跟屁眼不搞之外,其他隨便你。」


「那就這樣說定了,明晚再通個電話。」


「OK!」隨即掛了電話回到聊天室。


雨塵跟情看到我半天不見,忙著要質問我,我說已經通過電話了,而且百分之八十搞得到。情一方面要我跟大淫娃請命,說他也要搞;雨塵說︰「何不來個四匹馬一起?」我人心很軟,一一答應他們。


沒想到這時卑鄙的情卻暗中打手雞給大淫娃,約她隔天中午一對一近身肉搏,分明是要我跟雨塵先當他表弟,晚上再跟我們一起混戰(還好老天有眼,阻止了這件人神共憤的不肖事件)。


後來我們四人達成了共識,並加了一條但書(要淫娃再帶女伴來),時間地點則約在隔天晚上11點、南港中視旁的《法國欲用寢宮》。既然大事已定,這下子可以先好好聊聊,培養一下四個人的默契跟感情了吧!


我們跟淫娃用著淫穢不堪的文本互相羞辱調戲對方,其淫穢的程度比小棧最A的報告還要A100倍。一旁納涼的士X長也即時加入口水戰,看得會長南仁大大是瞠目結舌,沒想到可以看到即時直播網交線場,只可惜SNG連線不在場啊!


這時兩位旁觀的大大都有一種感歎︰「唉!為什麼我們一個住台中、一個住高雄啊?」他們兩位老人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提早離開了。


淫娃似乎周旋在我們數個男人之間也累了,決定提早提開。這時候4︰30雞魔聊天室大廳剩下情、雨塵、丹尼斯興奮不已,還在研究四匹如何進行、何時才是換手的最佳時機。


其實這次的淫娃事件給了我一個重新思考釣魚的方向,平時大家感歎魚很難釣,且在同一間聊天室各自為政,互相搶魚吃,但如果試著通力合作一起釣一條魚呢?成功率應該會提高吧!釣到之後也可以一起共享,魚看到那麼多人也會賣面子的吧?這樣子大家都有魚吃,也可以團體殺價,何樂不為呢?


後記︰後來情果然受到報應了,中午被大淫娃放鳥,一直到下午五點才連絡上,情想要直接上,但大淫娃堅持要等到我晚上十一點才開戰。


真是老天有眼啊!呵呵呵……


Ps︰以上為Dennis主筆。


法國欲用寢宮之(2)冰火五重天


話說雨塵接到情電話通知,得知淫娃首肯4P大戰,但唯一條件︰「攜帶2斤胡椒蝦、三隻奶油螃蟹。」


雨塵火速前往黃金海岸購買胡椒蝦及螃蟹,並順便購買槍套,購買完畢後,立刻趨計程車前往目的地法國欲用寢宮。一路上雨塵懷抱著興奮且期待的心情,因尚未玩過4P大戰,心情有點給他不安!


經過30分鐘的車程來到了目的地,哇……!正如情所說,真是金碧輝煌……隨後依照情指示,在主戰場旁加開一房間,以做單兵作戰的房間。經過一番手續,先至單操房安置行李,此時房內電話已響,「鈴……鈴……鈴……」原來是淫娃已迫不及待的想……吃胡椒蝦。


一進入主戰場,映入眼簾的竟是大淫娃身無寸褸,只披一條床單斜躺在沙發上,腳跨情雙肩,不停的呻吟浪叫︰「嗯……喔……啊……不要嘛……」


只看情坐在小沙發上,下半身及手不停的蠕動……我放下食物趨近一看,原來事情在用摩托蘿拉金手指在替淫娃服務。心想︰還沒開戰就浪成這樣,那等會兒……呵呵!……贛!


淫魔我進去後,大家免不了一番介紹及惦惦斤兩。淫娃雖不漂亮,但膚色健美,算胖,但還好,不是肥肉。胸口兩顆大奶,用手秤了一下,哇哩!38F有……兩顆加起來起碼有5斤重!


觀察員呢?算了,不想多做介紹,沒搞到,算她隱形。


回到正題︰大家打開胡椒蝦及螃蟹,一邊吃喝,一邊互相挑逗、聊天,也猛看手錶等著DENISE的蒞臨。


時間到了10點,DENISE終於打電話來,說他馬上到,並準備了紅酒,此時氣氛逐漸熱了起來。


淫娃首先躺至雨塵身旁,用手輕撫著雨塵的弟弟︰「哇!你是哪裡人啊?怎有這種美國SIZE?」


「呵,沒有啦!只是你少見多怪而已。」尷尬的說。


此時淫娃已忍不住本性,拉開雨塵褲頭的拉煉,拉出了她所謂的美國SIZE︰「哇……真大!」淫娃不自覺的說出口,且眼中泛滿了春情,二話不說,就張口BJ起來。


「嗯……嗯……茲……茲……好棒……嗯……嗯……喔……喔……」淫娃不停的舔著龜頭、馬眼及四周,一度想來個深喉嚨,但實在吞不下去。淫娃的口技在沒話說,吸力強、舌頭靈活,雨塵此時已快活的說不出話來,正閉上眼睛慢慢的享受……


「嗯……嗯……茲……茲……嗯……嗯……喔……喔……」


「啊……」淫娃突然大叫一聲,原來淫娃吸力太強,把小雨塵的頭髮吃進嘴裡,卡在喉嚨了。


呵呵呵呵呵……大家趕忙的拿水杯、倒水……好不容易將 毛清理了出來,然後繼續開工。此時雨塵為了淫娃方便,已把內外褲全褪了下來,張大了雙腿享受淫娃的BJ神技。只見淫娃從上半身一路遊走輕舔,濕熱的嘴唇……「哇靠!真是厲害,比職業的還強!」雨塵心想。


只見淫娃一路輕舔到下半身,把雨塵的兩顆丸子一口含到口內,靈活的舌頭像撥弄彈珠般玩弄著,時緊、時松、時緊、時松……突然,只見淫娃突然加快速度,嘴裡不時吐露著呻吟聲,原來情老哥拿出了跳跳棒出來,轉到震動最快的速度,不斷的震動著淫娃的陰蒂,不時的插進小穴中。


「啊……啊……啊……好舒服喔……好癢……好癢……人家受不了了……」


淫娃大聲的叫著。


此時淫娃忘我的大叫著,嘴裡也不怠慢雨塵的小弟,正加快速度的含著、舔著、吹著……


此時淫娃的浪叫聲分貝,大到整層樓的房間都聽得到,房內溫度逐漸升高︰「啊……喔……喔……喔……M……M……受不了了……」


陣陣的快感來襲,小雨塵已漸漸麻痺,尿意越來越重……「難道我從不口內爆漿的紀錄,難道到今天終止?」雨塵心想。


「叮咚……叮咚……叮咚……」此時門鈴大響,難道是叫太大聲,同層住戶在抗議?開門一看,原來是DENISE駕臨。


DENISE一進門也被眼前的景象所嚇住,不過,不愧是老鳥,3秒後,DENISE就恢復他的淫蕩本色,一番寒暄後,DENISE也入境隨俗的褪去衣物,只留下內衣內褲。


此時淫娃拿出了冰塊及熱茶,道︰「我要破了你從不口內爆漿的紀錄!」


「嘿嘿嘿!來就來,WHO怕WHO!」雨塵說。


只見淫娃含了2顆冰塊,二話不說,就又對小雨塵BJ了起來。


剎時,小雨塵一陣冰涼且刺痛的快感來襲,「哇……好棒!真是舒服……」


淫娃的吸力再加上冰塊的刺激,令小雨塵一陣頭暈目眩。


正在享受的同時,一陣燙熱感襲來,「哇……」原來不覺中,淫娃已換上了熱茶。在一陣舒服中,小雨塵終於適應了冰火五重天的衝擊,雖身處驚濤駭浪中仍屹立不搖,一柱擎天。


再經過三次冰火五重天的衝擊後,淫娃終於受不了口中的冷熱交替,舉牌投降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只聽周圍一陣掌聲傳來,原來是情及DENISE為雨塵戰勝第一場的勝利而鼓掌。


「噓~~終於保住雞魔家族族長的顏面。」雨塵心想。


各位看倌,看到此時,有無慾火焚身、精蟲上腦、褲 下一柱擎天?


《法國欲用寢宮》之雞魔家族大戰慾海淫娃(第二章)冰火五重天到此告一段落,不知看官滿意否?小第文筆不佳之處但請見諒。


下一章回,請看DENISE的按摩浴缸鴛鴦浴。


臥長沙,醉飲長風;揮崢嶸,笑盡紅塵


Ps︰以上為雨塵主筆。


法國欲用寢宮之(3)鴛鴦浴篇


話說歪歪大淫娃企圖從雨塵大雞魔身上討一點便宜,想叫我們美國尺寸的雨塵口內爆漿,可惜出師未捷身先死,反而弄得自己嘴巴好酸喔!大淫娃不死心,決定要從其他人身上討回一點公道。


這時淫娃披著浴袍緩緩跺入法西斯寢宮的金碧輝煌的浴房,其後緊跟著她這次自備的觀察員兼ㄚ環小余。大淫娃手中拿著自己帶來的粉狀巴斯克林,輕輕的隨風灑了出去,巴斯克林在金黃色澡盆的照耀下,混和著水蒸氣幻化成一道優美弧線的彩虹(以上純屬瞎掰,請不要扁我)。


淫娃在隨從ㄚ環的把風下,漸漸寬衣解帶入浴,並要雨塵、情、丹尼斯以武力解決,決定誰是浴室的入幕之賓,可是淫娃怎會知道,我們三人革命情感豈是外人可以隨便破壞的。在一番推讓之後,淫娃決定自己點名,而這個被點名的幸運兒就是敝人丹尼斯在下我。


進入法西斯浴宮後,淫娃皇后說︰「王啊!請寬衣,請坐!」


丹尼斯環顧這個屬於自己的國度,綠草如茵的皇室,蟲鳴鳥叫的宮廷,還有淫娃陪浴,今生至此夫復何求?感歎後一腳跨入足以容納兩個丹尼斯的皇家按摩浴缸,誰知一個恍惚差點跌坐在淫娃身上,哇勒!!我個人受傷事小,萬一讓淫娃受傷了,怎麼對外面兩位嗷嗷待哺的雞魔族人交代呢?


跟淫娃躺在諾大的浴缸中享受了一下水療過程,突然皇后要我坐起身來,我聽話的坐在按摩浴缸的邊緣,皇后一口就把我吞噬了下去。


哇靠!淫娃不愧是淫娃,BJ的功夫比起職業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只見她靈活的舌頭把我的寶貝含在靈蛇般的口中,此時我什麼都不用作,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一切。


正在雲遊四海之際,皇后的呼喚又輕輕的響起︰「王啊!您想不想試試水中做愛的樂趣,這才叫做魚水之歡啊!」


我一聽非常有道理︰「此計甚妙,如擬!」


淫娃皇后此時已經呈「大」字體裸身在我面前,就只等我幸臨了。


此時我發現皇后非常之聰明,自己背部靠在按摩浴缸的按摩出水口,以逸代勞的等我出力。好吧好吧!誰叫我是苦命的國王,扶著自己的根靠著水的助力,一下就進入淫娃的出水口。


嗯……這是我頭一次感受到按摩浴缸的水流力量如此之大,幾乎可以不用費什麼力氣就可以嘿咻嘿咻,真是奇妙啊!


我輕鬆的進進出出,水花打在按摩浴缸的邊邊聲音非常悅耳,但我的淫娃皇后叫聲可不就這麼悅耳了,那種不要命的叫法,連守候在門外豎耳聆聽的雞魔族人都難以致信,以為我對淫娃皇后施行了什麼SM大法。


待她爽過之後我便披上我的浴袍,因為我跟雨塵一樣,堅持不隨便爆漿的原則,而且以前聽人說過,水中爆漿有害身體,故不敢輕易嘗試之,何況待會還有四匹大戲等著上演勒!雨塵學弟,快接手吧!


後記︰根據當事人淫娃的比對,三人的尺寸順序為︰雨一、丹二、情三。


Ps︰以上為Dennis主筆。


法國欲用寢宮之(4)三魔戰淫娃


講淫娃說淫娃,這個慾海淫娃如何面對台北三大淫魔的挑戰呢?


一個是身披金甲戰衣手執金蟒鞭、一個是紅袍綠發手拿電動轉轉棒、一個又是身穿緊身戰袍手執丈八槍,身無寸褸只披白色薄紗的慾海淫娃如何強渡關山?


還是生平無敗績的北三魔會首度敗北呢?


奇奇奇……妙妙妙……


各位看倌,請找位置坐下,慾海三蛟龍大戰女羅剎正式開鑼羅!


話說丹淫魔與慾海淫娃戰完第一回合,相偕走出浴室,「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陣鼓掌聲。


「你們是怕別人不知你們在HAPPY啊?那麼大聲,裡面那缸水誰敢去洗!」


雨塵說。


兩人臉紅且尷尬的回到房內,此時室內淫蕩的氣息逐漸升高,只見淫娃臉泛紅暈,兩眼泛著淫光,春情蕩漾,想必是剛在浴室裡大戰未果吧!


淫娃隨後躺至床上,大家先倒了幾杯紅酒,淫娃率先一飲而盡,連喝三杯,真是好酒量,不愧是女中豪傑。


此時三大淫魔對看一眼,覺得時機已成熟,由情率先發難,只見情一口含住38F的左奶,伸出了蜥蜴舌,不停的舔、吸、咬……只見淫娃馬上淫聲連連,臉色泛紅。


丹淫魔見機不可失,遂至另一邊含住右奶,並伸出火龍舌遊走四方,此時只見淫娃已叫聲連連、流水潺潺,手不自禁的自摸了起來。


「喔……喔……喔……好……好舒……好舒服喔……喔……喔……喔……」


淫娃不停的浪叫著。


此時雨塵當然不會錯失良機,一手掀開淫娃的薄紗,終於見到淫娃全裸了。


此時用力扳開淫娃緊閉的雙腿,只見淫穴已大開,溪水高漲。


「呵呵……你這個淫娃,現在換我來折磨你了!」說罷,雨塵卻從淫娃的小腿一路舔上來,小腿、膝蓋、大腿、大腿內側……不停的繞著淫穴四周打轉。


只見淫娃雙腿不停的顫抖,淫叫的分貝越來越高,丹淫魔及情也發揮了閱人無數的本領,極盡的挑逗……


終於,雨塵使出了獨龍鑽,伸出了舌頭,不停的鑽進小穴;右手食指發揮了摩托蘿拉金手指的功力,以每秒30下的震動速度緊摳陰蒂。


只見淫娃嬌喘連連、口吐白沫、雙腿顫抖,口中胡言亂語︰「雨塵……雨塵……給我……我要你……」


「你要我什麼?大聲一點!聽不到。」


「我要你操我……干我……喔……喔……」淫娃呻吟的說。


哇哩!此女的叫聲真是一流,害雨塵的小弟麻趐趐。


「干!才不會讓你就此得逞。」雨塵心想。


三大淫魔對看了一眼,露出邪惡的笑容,情拿出了秘密武器,哇!金光閃閃、穗氣一條。哇!原來是電動轉轉棒及跳跳蛋!呵呵呵……情把這個重責大任交給了雨塵,「我沒用過耶。」雨塵說。


「沒關係,你就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情道。


雨塵憑著經驗,將跳蛋震動調到最強,直逼珍珠,啟動了電動轉轉棒,在淫穴裡不停的攪拌。


此時的淫娃苦於口中含了兩隻大 ,無法說話︰「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好爽喔……」


突然,只見小穴裡淫水如江海潰堤噴灑了出來,原來淫娃已達到高潮了。


此時,雨塵見機不可失,立即帶槍套提槍上陣,「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口氣頂了數十下,下下到底,只見淫娃臉色翻白,淫叫連連。


「喔喔喔喔喔……喔……受不了……好大……」淫娃叫道。


此時只見淫娃已無力口交,只能雙手搖槳。三大淫魔對看了一眼,相繼笑了出來。


不過淫娃也不是省油的燈,隨即已適應雨塵的柯林頓SIZE,逐漸眉開眼笑。


此時雨塵為了保持戰力,隨即與情換手,輪番上陣。雨塵此時先到一旁稍做休息,倒了杯紅酒點了跟煙,坐在沙發上繼續觀賞戰局。


只見情一夫當關,雙手架在淫娃的大腿旁,此時淫娃的陰戶更加明顯的突出,只見情使出猿搏的技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密集又短促的進攻方式,以平均每分鐘一百下的速度進行著。


此時的淫娃又開始呼天喊地叫起來︰「啊……快點……喔……喔……喔……喔……come on baby……」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房內充滿了交合的聲音以及淫娃的浪叫聲。


此時淫娃逐漸適應了情的速度及硬度,也不冷落在一旁的丹淫魔,不停的幫丹淫魔口交。丹淫魔也不甘示弱的伸出大魔爪,抓著38F的巨乳搓揉著。


「喔!這真是一幅超級淫蕩的畫面,原本以為只有在A片中看到。」雨塵心想︰「今天居然能身歷其境,夫復合求呢!」


轉眼環顧四周,咿?觀察員小余不見了,仔細一聽,原來受不了,跑至浴室中躲起來洗澡了。


「哼!裝聖嘛?就是不理你。」


將畫面轉回正在征戰中的三人小組︰


情雖仍然奮勇殺敵,但已汗流浹背;再看淫娃仍是老神在在,游刃有餘,看來情仍不敵淫娃的吸精大法。


此時我怕情不敵,連忙使個眼色,道︰「換我們溫文儒雅的丹兄來解解渴吧!」


情一聽,已知我的意思,就下馬與丹淫魔換手。情稍做擦拭後,坐到我旁邊倒了杯紅酒,一起品頭論足起來。


此時丹淫魔不愧經驗老到,一看淫娃已稍成敗象,立即將淫娃拖至床邊,自己站在床下,將淫娃雙腳架在肩上,雙手按著淫娃的巨乳,藉著軟床的彈力,快速的動了起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快一點……大力一點……喔……YES……我要……我要……」淫娃狂聲吶喊著。


經過5分鐘的奮戰,丹淫魔可能剛性奮已久,再加上粉想上廁所,已忍不住要射出來了。


此時淫娃道說︰「快……射在我嘴巴裡……我要吃你的精液……」


哇哩!真是淫到最高點。哇靠!


只見丹淫魔拔下槍套,將那話兒對準淫娃的口中,淫娃快速的將話兒含入口中,快速的吹吸著……


「嗯……嗯……快一點……快一點……給我……給……我……」淫娃道。


看到此時,突然丹淫魔語出驚人的說︰「我……我……我……我想尿尿……又……又……想射……」


剎時間,我跟情從椅子上跌了下來,笑成一團︰「哈哈哈哈哈……真給你打敗……」


丹淫魔此時去敲浴室門,但觀察員小余堅持不開門,說她還在洗澡,外人勿入。


「……丹兄,你到另一間去上好了。」雨塵道。


「要我光著屁股去?不……不……不……」丹淫魔說。


「那你只好等了。呵呵呵!」情說。


此時,只見淫娃一臉的哀怨與無奈,呵呵……沒辦法,大家就先稍作休息,聊天了起來。


大家又打開紅酒喝了起來,一下子喝掉了兩瓶。又過了5分鐘,觀察員小余終於緩緩的出來了,還是一臉的臭臉。


「靠!你屬龜的啊?這麼慢。」淫娃說。


大家哄堂大笑起來。丹兄如大赦獲救般的直衝浴室,解放去了……此時只聽到如瀑布洩洪般的聲音不決於耳,大家又笑了。


就在此時,淫娃又開始不安分起來,直拉雨塵到床上,又開始BJ了起來。


「靠!不愧是慾海第一淫娃,體力真好!」雨塵心想。


「她大概愛上你的柯林頓SIZE了。呵呵呵呵……」情說。


只見淫娃搬出了18般絕技,吸、含、舔、吹、摳、弄……搞得雨塵舒服連連。此時,雨塵一把把淫娃推倒在床,丈八槍一抖,盡根而入……靠!這麼濕。


「看來要使出絕招,嘿嘿嘿!看我的降龍18轉。」雨塵心想。遂要淫娃雙腿合併,雨塵雙腳跨兩旁,開始轉動起來。


「哇……喔……喔……喔……好厲害!你怎會這招……轉得我好舒服……」


淫娃道。


此招果然有效,丈八槍插在小穴裡,隨著雨塵的轉動,深入敵境,不停的到處探訪。


雨塵此時將轉速拉到最高,以每分200轉的速度,磨蹭著陰蒂,搞得淫娃嬌喘連連,口中胡言亂語,床單也濕了一大片。


淫娃的浪叫聲不禁的讓小雨塵趐麻了起來,雨塵也極力的在驚濤駭浪中把好舵。在雨塵即將把持不住的同時,淫娃要換姿勢,她想坐上來自己掌舵。雨塵此時噓了一口氣︰「終於可以喘口氣,否則……嘿嘿!」


當淫娃一屁股坐上來,雙方對好姿勢的同時,雨塵往後躺下,「鏘!」雨塵大叫一聲,原來雨塵頭撞到床角的柱子,剎那間頭暈目眩,「干!好痛!」雨塵說。


此時大家笑成一團,事到此時,大家已無心戀戰,決定休息。


此時淫娃向我們使個眼色︰「我要到隔壁去休息,研究研究恩物。」說罷,就包著床單,拿著「恩物」到隔壁房去了。


她意思就是要我們趁機擺平觀察員,諸不知,我們對觀察員已無興趣,三大淫魔此時天南地北的談天起來,放觀察員一人在那看電視。


厚!第四章三魔戰淫娃,到此告一段落,接下來是第五章淫娃大戰轉轉棒。


第五章小弟也僅是從淫娃口中轉述,沒看到表演,所以難免會寫少一點,各位看倌請勿見怪。


臥長沙,醉飲長風;揮崢嶸,笑盡紅塵


Ps︰以上為雨塵主筆。


法國欲用寢宮之(5)情大戰淫娃


觀察員雨塵現場SNG連線報導︰「力拔山河頂千斤;深深庭院欲還迎!」


場景︰《法國欲用寢宮》第二戰場。一男一女在床上緊緊糾纏,男為情、女為淫娃,觀察員正坐在沙發上點著香煙,喝著香醇的咖啡,手執春秋筆,冷眼看春情。


燈光︰室內一片黑暗,只有電視無聲的透出微微的螢光。


穿著︰男為全裸,女仍披著薄薄的床單。


第一回合︰淫娃勝。


淫娃施出360度旋風舌的口技,舔遍情全身上下,不時的發出令人迴盪的呻吟聲。只見情雙手緊抓著床單,雙腿不安分的搓動的起來。


淫娃不時的挑逗著情,並施展出吸塵器的絕招,不停的對情的話兒吐納著,並配以家傳絕技芙蓉手,不停的輕佻情的二丸子及菊花,搞得情矯龍發怒,伸出龍爪手猛搓淫娃胸部。


最後淫娃施展出壓箱底絕招深喉嚨,連續吸、吹、舔、咬數十下,只見情捶胸頓足、口吐白沫,弟弟更見英挺,劍拔弩張,抓著淫娃執意怒劍……狂花……


只見淫娃巧妙地閃躲,情斷羽而歸。


第一回合終結︰情敗。


評語︰淫娃口技果然不同凡響,可列天下第一名嘴。



第二回合︰情勝。


此回合交戰時間短,淫娃不敵情。好個圓月彎刀,淫娃捱不過情的苦苦懇求,終於首肯上馬。


只見淫娃腿跨兩旁,扶著小情磨轉著小珍珠,正準備快馬馳聘,施展降龍十八轉的功夫。情卻順勢雙手握著淫娃的臀部,向下一沉,小弟向上一頂,只聽淫娃「哎呀!」一聲,臉色蒼白、嘴唇顫抖。原來小情已興奮至極,應如鐵棒、型如彎月,所以姿勢不正,難怪淫娃敗北。


評語︰不愧是西方魔教教主,圓月彎刀的刀法果然俐落。



第三回合︰情勝。


只見情將淫娃翻倒在床,施展出五郎八卦棍之短打棍法,一分鐘內密集攻城掠地150下,只見淫娃嬌喘連連、淫水狂射,口中直叫「好哥哥……」


密集短打連續五分鐘之久,淫娃已洩身2次。


「啪啪ㄚ、啪啪啪……」好一個五郎八卦棍!


評語︰情的短打棍法已臻化境,只見滿室棍影,如狂風掃落葉般的君臨天下,果然英雄出少年,佩服佩服!


但「拳怕少壯,棍怕老狼」,這是流傳已久的話,這會因他而改變嗎?



第四回合決戰篇︰情勝?


此時雙方已鏖戰20分鐘,互有往來,把充實與包容之間的哲學發揮得淋漓盡致。戰局已逐漸進入尾聲,房內充滿著最淫蕩的氣氛及令人噗鼻的腥膻味。


只見情使出苦練20年的絕學29抽36送,在狂抽猛送之間,殲敵無數、汗淚淋漓。淫娃亦不甘示弱的使出移花宮最後絕技42仰54迎,不停的拋動。


奈何淫娃在三大淫魔輪番上陣下,早已是陌路狂花,最後還是又謝了3次,敗下陣來,大口的喘氣著……


評語︰此戰應為情之經典之戰,奈何情施展絕招,功力放盡,身體不堪負荷,小腹抽筋,小弟弟雖硬,無射精,但亦無再戰之力。端看淫娃,自三大淫魔夾殺之下,雖已敗陣,但雖敗猶榮。


呵呵呵……真是棒!


情大戰淫娃現場SNG連線播報,到此告一段落,看得觀察員雨塵慾火噴張、鼻血直流,但又忍不住哈哈大笑。


接下來是雨塵單挑淫娃篇,敬請期待。


Ps︰以上為雨塵主筆。


法國欲用寢宮之(6)雨塵單挑淫娃


『偷情是不道德的,他顛覆了秩序;偷情是道德的,那是人性。』


情回到主戰區去了,陪伴丹兄一起享受滿清時大酷刑;屋裡剩下的是︰一個14歲就嫁了的少婦;一個25歲就娶了的男人。


偷情的氣氛逐漸蔓延整間寢宮,心情的悸動有點像當年初逢雲雨時,一個已婚男人跟一個已婚少婦,正準備做背著老公老婆越矩的事……這是偷情嗎?有點像又好像不太像,並不是相遇在那驚喜的初逢。這是串謀嗎?是的,這是早已預謀好會發生的,溫柔、道德、良心早已丟在一旁,剩下的就只是人性、獸慾及歡愉。


『偷情是不可取的,他必然造成傷害;偷情是應該鼓勵的,那是種開疆闢土的勇氣。』


休息了許久,兩人均沉默不語,卻有著共同的默契,背叛風情的溫柔即將開始。


一個將電燈全部關掉,只留下迴廊一盞螢螢的小燈;一個打開音樂,尋找著屬於偷情者的浪漫輕音樂。不期然的共同進入了浴室,享受著泡沫的愛撫與肌膚相近的快感。


清清的水珠滑過我兩的身軀,頭髮濕了、身體濕了、妹妹也濕了,浴室顯得擁擠,兩個人正熱烈的互相嬉戲著,卻是無聲的進行。有時互相的廝咬,有時激情的熱吻,偶而……蹲下來,用最溫暖的舌頭清洗最親密的地方。


偶而……像敵人般不停閃躲對方的攻擊。


偶而……又像共犯般不停的張望是否有人偷窺著。


偶而……


偶而……


『偷情是可恨的,他誘人入罪;偷情是愉快的,那種犯罪的快感。』


許久,終於洗淨了,兩人均臉泛紅雲,微微喘息。是因為蒸氣的關係,還是因即將開始的偷情呢?


我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用我的唇舔淨了她身上每一寸的露珠,唯有小溪,溪水不斷的湧出……


我不停的吸、不停的舔,用最親密的溫柔。微微的顫抖著,雙手不住的自行溫柔,充滿慾望的眼光……黑暗中,忍不住的相互的猥褻,互相的貼近私處。


再次的交手,更顯得熟稔與激情,充實與包容之間的愛情就此展開。


舉起不住昂首的崢嶸,俏皮的閃躲、不安分的蜜盒……在幾經的輾轉,溪水已流過攸攸的萋草順流而下,緩緩的滑進小溪。用尋覓的腳步探索著,這是偷情的羞澀。幾經探索,已發現了盡頭,逐漸的加快腳步,向終點而去……


溪豁中不停的釋放出雨露,沾濕了整片床單;山谷中危險處處,偶有寬廣偶有狹窄,不時因探索而變動著,慢慢的、慢慢的……像位馳聘殺場的戰士,鉭伐聲處處響起,快速、猛烈的馳聘了起來。


就像準備出征的戰士在家的最後一夜,把握著最後的激情,將雙方努力的混為一體而交纏著……一個等待無期,婦人的心情,彷彿唯有眼前,不斷的變化各種享受的姿勢。


從床上……沙發……化妝台……玄關……均留下了偷情的快感。在音樂中止的那一刻,劃下了激情的休止符,音樂再度由香煙裊繞間響起,互相訴說著偷情後的深沉,再度的擁抱一起,為明天的不相識到別離……『偷情是不負責任的,會使家庭破碎;偷情是負責任的,真愛無價。』


愛情是罪,也是喜樂;是種顛覆,也是種解放;給你快感,也給你罪惡感。


古往今來,人們在偷情所造就的矛盾中猶疑掙扎,卻也樂在其中。


有一種病,叫做「偷竊症」。此症如其名,病徵是無法抗拒偷東西的衝動;且其所竊取的標的物,通常並非患者急需之物,更不是其金錢價值。患者在從事偷竊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刺激、愉快、解脫,於是病症益行惡化,偷不止矣。


你嗜於偷情嗎?那是病,無藥可醫的病。吃點維他命吧!


後記︰這一篇並不是雨塵在賣弄文筆,其實我自己也不知所云,或許是把當時雙方的心情寫出,尤其在夜深裡。偷情的事情偶而在我身上發生,也可能繼續的發生,或許是人性吧!


享受激情的時刻、激情時的快感、激情時的深情……是我所愛,我相信大多數都一樣吧!


寫到這裡好了,呵呵呵!


1999-12-0702︰20


Ps︰以上為雨塵主筆。


法國欲用寢宮之(7)滿清十大酷刑


當情在隔壁房大戰淫娃,而雨塵隔岸當觀察員的時候,丹尼斯跟淫娃的丫環小余孤男寡女處一室,似有瓜田李下之嫌(而且我一絲不掛,鳥王呈現在她的面前),看倌大家都知道我在想什麼吧?


原先小余坐得離我遠遠的,好像是士可殺不可辱,緊緊的護著她的胸口,就怕我把魔爪伸過去一樣。越是這樣我的興致就越高昂,雖然她明列觀察員,但觀察了好一陣子春宮亂象,是不是應該也觀出興趣來了?


我試著先以一介君子的翩翩形象博取她的好感(其實這是我一貫的技倆,先解除戒心才好下手),慢慢的她也坐到我的床沿來,戒心似乎也沒有那麼重了。


我問她會不會按摩?她點頭說會。哇勒!茂矽了,ㄠ到一次免費半套。


但我似乎太樂觀了一點,因為她說她只按背部喔!贛……背部就背部吧!多少也揩一點油。


只見她操著只學了兩天的按摩術在我身上亂捏一通,沒有奶油桂花手、沒有冰火五重天、沒有舔菊花的服務,但一邊跟她打屁聊天,也有置身在半套溫柔鄉的恍惚。哈哈!


我真是超級會苦中作樂的,我以我的肉身提供給她練習按摩,甚至以後就業的機會,嗯!真不錯!今天總算有做到善事。


漸漸地我跟她說起了男女之間的情事,無奈這小妮子似乎是跟我有不少的代溝,也難怪,整整小了我一輪耶!像我這種年紀的男人所吐露的不良心聲跟情慾告白,應該不會引起十九歲的小女生太大的興趣吧?我想。


縱使對牛彈琴不成,拉拉小手總可以吧?我試著想要去拉拉她的小手,甚至扒她的衣服,不小心碰到她的ㄋㄟㄋㄟ,她一巴掌就要飛過來,還好被我機警擋掉了。厚!此妞就是彆扭得很,守身如玉外加穿了十八件貞操帶,一副想要翻臉的樣子。


本來想霸王硬上弓,又怕把氣氛弄僵,影響到下半夜的玩樂品質。但是想像一下隔壁的妖精打架跟這邊的褻衣攻防戰,真叫人情何以堪啊?今晚我們三位淫魔想要誘姦小丫環的計劃可說是一一功敗垂成。


就在氣氛越來越不利造愛的情況下,搞笑的情回來了,跟我們一一報告他的戰果。聽說他帶著電動轉轉棒跟真肉棒去十字軍東征,把淫娃搞的出水連連總共高潮了五次(事後淫娃自己說的),但情搞得腰酸背痛不說,自己還沒弄出來,現在正由雨塵在接手中呢!


哇勒!情真是我的偶像,能殲敵數回於近身肉搏之間,雖然沒有擊斃大淫娃,但是寫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頁,國家真應該要頒給他青天白日勳章。


但、但、但這隻大淫娃也真的太誇張了一點,好像餵不飽的無底洞一樣,從開戰到現在都沒休息過,我跟情也只能吐吐舌頭,加以膜拜一番了。


雖然我們都被小丫環給打槍了,我也等大淫娃臨幸等得快睡著了,但是我跟情都不願放棄繼續挑逗小丫環,兩個赤裸裸的男人晃著士林灌強在室內走來走去,丫環無動於衷。後來我跟情桑索性演起猛男秀,又互相像貓叫春一樣的引誘小丫環。(情此時在我身上亂摸,真是有夠 心的!)但這一招好像有用耶!小丫環馬上跑過來跟我們鬧成一片,我提議讓情享受一下小丫環的按摩服務。不知道情是不是沒去半套店馬過,還是小丫環忽然下重手,只見情眼淚鼻涕齊下苦不堪言,奇怪!為什麼我覺得按的好爽?


小丫環還不放過情,去浴室準備了一下道具,只見小丫環帶著淫淫的賊笑走出浴室,手上多了一隻牙、牙……牙刷!一下子就往情身上刷去,只見情室ㄘ牙裂嘴大聲叫「嗎咪啊!」我則是躺在地上捧腹不已。


「噢!不!不!不要過來!」當我要閃躲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我一身傲人的白嫩的皮膚慘遭蹂躪,連奶頭她都不放過,我簡直快要抓狂了!ㄚ!她又要去欺侮情了!只見丫環拿著恐怖的牙刷加重力道的往他奶子戳去,情張開大口狂叫,好像要咬人一樣。


此時寢宮內一副血獄山河的景象,情的痛苦和我連連哀嚎交織成一幅恐怖的畫像。小ㄚ環還不放過我們,她舉起牙刷真的往情的屁眼戳去了,「嗚嗚嗚嗚……」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沒想到小ㄚ環竟是個女暴君,我開始對著小ㄚ環怒斥咆嘯。不咆嘯還好,這下她的目標往我這邊來了,她到淫水機前倒了一杯淫水,我以為她口渴了想解渴,但是……這一杯冰水就往我身上潑過來;情也暢飲了一杯,誰也沒吃虧。冰水過後是不是滾燙的熱水呢?只見她轉身又倒了一杯……「情!快逃啊!」


來不及跑的是情,因為他已經累得快睡著了,一杯滾燙的水倒在情的身上,發出「滋滋滋」的聲響,咦?怎麼情都沒動靜呢?定眼一看原來只是杯溫開水,算這小妮子還知道分寸,但我實在快翻臉了。我也很累,很想睡,小ㄚ環愛玩不讓我睡,真後悔剛才沒有強姦她。


說著說著她又來了,哇哇!……這下是瞄準我的小弟弟。本來以為她甚有悔意,要幫我套弄一番,誰知啊……我跟情的 被她粗暴的玩弄,我真的要強姦她了,準備關門放狗先。


這時候電話的內線響起,凌晨四點,大淫娃通知我去接雨塵的班。哇靠!我都要睡覺了耶!


看看在我身邊的情,竟然已經睡著了!贛……被凌虐至此,竟然他還睡得著。我回頭狠狠的瞪著小ㄚ環︰這次算你命大,下次讓我遇上一定叫你吃大 !


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赴大淫娃的約去了。


在隔壁遇到剛剛打完仗的雨塵跟大淫娃,沒想到兩個人都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雨塵跟淫娃真是天生一對,堪稱千禧年前最後的贛王贛後,實在是太佩服了。


贛!一對狗男女,讓我等到現在。換手後我要求大淫娃幫我BlackJack,因為太累了,贛不太動。欲知詳情,請看法國欲用寢宮之口內爆漿篇。


Ps︰以上為Dennis主筆。


法國欲用寢宮之(8)口內爆漿篇


說實在的,這一篇內容及時間甚短,還真不知要從何下筆,丹學長硬要我代為執筆,那小弟我能說啥呢?呵呵……


話說雨塵跟淫娃偷完情,在聊天時突然想起隔壁房還有3人,連忙連 一同前往觀看戰況。一進去看,天ㄚ!真是慘絕人寰,一副人間地獄、屍橫遍野的景象,彷彿剛經過南京大屠殺。


只看丹兄已癱軟在床,一副苦苦哀求的眼神;而情已經呼呼大睡了;只見觀察員小余正手拿皮鞭得意的淫笑著……呵呵呵!


雨塵連忙仔細詳問了一下,原來我跟淫娃在隔壁溫存時,這裡演了一出「滿清時大酷刑」。呵呵呵!


我看著丹兄哀憐的眼神,就和淫娃把他帶回私房去了。丹兄如獲大赦的癱軟在我們舒適的床上,說他已無力再戰了,希望淫娃幫他服務一下,來個BJ絕技吧。


那時我說我到隔壁拿個東西,待會回來。我到隔壁才去了3分鐘,回來後一看,已經收兵了,呵呵呵!我說︰「怎那麼快?」


丹兄說,他實在好累了,且等了好久;且女王的口技實在是太美妙了,一下子就把他擺平了;且女王還把他的愛的種子全吞了下去。哇靠!真那麼厲害?!


經過一番的嘻笑怒罵,時間已凌晨四點了,大家也都想睡了,我們三人就躺在床上,淫娃依偎著我,三人準備就寢。


呵呵!這一篇好像短了一點,可是我沒在現場,我無法想像丹兄的感覺。而且,過程實在太短,我實在無法幫忙掰,只好據實以告。丹兄別打我喔!


法國欲用寢宮之(9)破曉前的激情


我摟著淫娃,本要沉沉的睡去時,淫娃說她還不想睡,想聊天,問我是否可以聽她說話呢?我說︰「好ㄚ,反正我睡意並不是很濃。」


她說,其實她玩這種遊戲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她跟她老公之間互有一定的默契,只要她不要管老公,老公就不會管她。事情不要爆發就好,她平日只要把公婆服伺好就行。


我問她︰「為何想要如此呢?」


她說︰「或許太早婚,14歲就嫁了,有太多事情沒玩到,苦了許多年,所以想放縱一下。」


她的所有技巧都她老公教的,我心想︰「你老公也是大玩家喔!有其夫必有其婦。」


她說,甚至她公婆也有在玩這種遊戲,只是因為是名門世家,有些事不能點破。她說,她只是追求感官的刺激而已,內心是分得很清楚的。


我說︰「你胃口真的很大耶!一般人還真的無法滿足你。」


她說︰「你們是我碰過算最不錯的一群,體力技巧、大小算上乘,不過還不是最淫亂。」


我說︰「怎樣才算淫亂?」


她說︰「最激烈時是9男2女、兩張大床,電燈全關,抓到就上……」


我說︰「靠!這麼淫,誰是誰都不知道。」


她說︰「還因為太大聲,被抓到警察局去呢!」


「哇靠!實在太誇張了,真是淫亂!」


說著說著,她又頭低下來,幫我BJ了起來……哇!真是舒服。


我也不甘示弱,祭起金手指,快速的搓揉她的最敏感部位。兩人經過幾次的交手,都已深知對方的喜好,互相攻防間,有戲虐有快感,真是舒服。又怕把疲累的丹兄吵醒,淫娃只有做無聲痛苦的呻吟。


一床3人,1人在睡、2人在做愛,激烈卻無聲的進行……為了避免搖晃過大,我把淫娃帶至沙發上,做最愉快的活塞方進程。淫娃因體內被巨物的闖入,產生撕裂的衝擊,口中連忙塞著電動按摩棒,以免發出過大的呻吟。


在幾番的過五關斬六將,我也疲憊的射出我今夜的第二發子彈,兩人疲憊的擁在一起,一起至浴室沖洗乾淨,然後至床上相擁而眠至天明,為今夜的淫亂之旅劃上句號。


後記︰終於完成雞魔家族史上最淫亂的一篇文章了,活這麼大,第一次這麼淫亂。


這一篇《法國欲用寢宮》因歷時甚久,且由不同人主筆,所以整篇的文章架構有點凌亂,不過也呈現了各種不同紀實的手法,未嘗不是一種新的表現方式。


雞魔家族,未來會繼續努力的,努力的吃魚、努力的喝茶、努力的寫報告,呈獻給小棧裡的各位大大,與各位大大分享喜悅分享心情及心得。


《法國欲用寢宮》篇至此落幕,謝謝各位大大的觀賞!


「雨啼方寸斷三千塵昂化外又一春」


雞魔族主雨塵筆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