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柯林頓與柳思基

美國獨立檢察官史塔爾對柯林頓與前白宮實習助理柳思基的緋聞調查報告,十一日在眾議院票決之後決定對全國公佈。由於這份長達四百四十五頁的報,一方面提出了足以讓國會彈劾總統的十一項指控,另一方面對柯林頓與柳思基親密過從又有極為生動細緻的描述,在公佈後立即引發全美乃至於全球的震撼。電視到網際網路乃至報紙,無不為了在最短時間內將此份調查報告公諸於世而疲於奔命,關心美國政事的全球讀者也千方百計希望能盡速讀到這份既重要又極具可讀性的文檔。


在取得史塔爾報告全文之後,特將其中最引起爭議、也最膾炙人口有關柯林頓與柳思基初遇、親密交往以及到最後的毅然分手部份,全文中譯,以供讀者參考。


報告中有部份內容涉及男女性事,但為了忠於原文,未作任何刪改,特此說明。


一九九五年初次性接觸


柳思基一九九五年七月進入白宮工作,在幕僚長辦公室擔任實習助理,接下來幾個月,在白宮集會上,她和總統眉目表意。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政府暫停辦公期間,總統邀請她到他的私人書房,他們在此處親吻,傍晚時分,他們有更親密的性接觸。兩天後,他們再一次性接觸,第三次在新年除夕。


A.柳思基在白宮任職概述


柳思基自一九九五年七月到一九九六年四月在白宮工作,先是實習助理,然後是職員。經家庭友人,也是重要政治贊助人凱伊的協助下,她在七月初獲得實習助理機會,當時她廿一歲。她被指派在舊行政辦公室大樓的幕僚長潘內塔辦公室擔任聯絡。


柳思基在實習快結束的時候,申請有給職的白宮幕僚人員。她和總統特別助理兼法務室主任基亭面試。柳思基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三日接受在法務室擔任聯絡的職位,不過直到十一月廿六日才開始任職(因此她在這期間仍繼續實習)。


她一直在白宮當僱員,直到一九九六年四月,依她之見,因為她和總統的親密關係,她被逐出白宮,調職到五角大廈。


B.與總統最初的相會


在白宮開始實習一個月後,柳思基和總統即展開她所謂的「猛放電」。


在送別會和其他場合,她和他眉目傳情、握手,她作自我介紹。當柳思基在西廂地下樓趨前到總統面前,再度自我介紹時,根據她的說法,他的反應是他已經知道她是何許人。


柳思基告訴她的阿姨,總統似乎被她吸引,或許對她有興趣。她也告訴來訪的友人說,她被柯林頓總統吸引,她對他大為著迷,友人聽她言下之意是,她也引起他的注意,眉目傳情,互相心許。


一九九五年秋天,預算僵局迫使聯邦政府暫停辦公一周,從十一月十四日星期二到十一月廿日星期一。只有重要聯邦職員才可以在休假期間辦公,當周白宮四百卅名幕僚縮減到大約九十人,白宮實習助理可以繼續工作,因為他們是無給職,分攤許多額外職務。


在暫停辦公期間,柳思基在幕僚長潘內塔在西廂的辦公室接電話和跑腿。因為暫停辦公,總統經常到潘內塔辦公室,他時而會和柳思基說話。她形容這幾次接觸是「一直在放電」。根據柳思基的說法,幕僚長資深顧問托伊夫告訴她說,她和總統有很多打照面的機會。


C.十一月十五日性接觸


柳思基作證說,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政府暫停辦公第二天,是她和總統開始有性關係的日子。當天下午一點半,她進入白宮,然後又離開一會兒(白宮紀錄上並無時間),下午五點零七分再進白宮,十一月十六日半夜十二時十八分離開。總統在橢圓形辦公室或幕僚長辦公室(柳思基在暫停辦公期間工作的地方),和柳思基當天下午在白宮的時間幾乎一致,從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五點零一分到十一月十六日半夜十二時卅五分。


根據柳思基說法,總統來西廂見潘內塔和副幕僚長艾克斯,她和總統眉目傳情,後來在為幕僚長特別助理帕梅莉的非正式慶生會上亦是如此。在某段時間,柳思基和總統在幕僚長辦公室內單獨交談,在和他調情當頭,她撩起外衣露出背部,讓他看她長褲以上情趣內衣的皮製肩帶。


大約晚上八點,她在上洗手間途中經過史蒂法諾普洛的辦公室,總統獨自在裡面,他招呼要她進去。她告訴他,她為他著迷,他笑了一笑,然後問她想不想看他的私人辦公室。他們穿過史蒂法諾普洛辦公室一扇相連的門,經過總統私人用膳房,進入橢圓形辦公室旁的書房。


柳思基作證說︰「我們交談了一會兒,承認先前有種情愫在發酵,我們彼此吸引,然後他問我,他可否吻我」,柳思基說好。他們在書房旁沒有窗戶的走廊上接吻。柳思基在回到辦公桌前,柳思基寫下她的名字和電話號碼給總統。


柳思基回憶說,大約十點,她獨自在幕僚長辦公室,總統進來,他邀她到史蒂法諾普洛的辦公室再聚一下,她答應了(問她知不知道為什麼總統想要見她,柳思基作證說︰「我心裡有數」),他們在辦公室碰面,再度到私人書房區。這一次書房的燈是關掉的。


根據柳思基說法,她和總統接吻,她解開上衣扣子,她鬆開胸罩或由他把她的胸罩拉高,他以手和口觸碰她的胸部。柳思基作證說︰「我確定他接了一通電話,所以我們從走廊移到辦公室,他把手伸到我長褲底,用手挑弄我,總統繼續講電話(柳思基知道來電者是眾議員或參議員),同時她為他作。他講完電話,隔了一會兒,告訴柳思基停住」。就她所憶︰「我告訴他,我想作完,他說必須等到他更信任我。然後我想他是在開玩笑,他說他很久都沒有過這樣」。


在這一回性接觸前後,柳思基和總統交談中,總統拉起掛在她頸前的粉紅色實習助理通行證說,這可能有問題。柳思基認為,他是在指通行,實習助理若沒有隨行不應該在西廂出現。其次,他可能考慮到和白宮實習助理有性關係有些「不妥」。


白宮紀錄和柳思基的陳述相符,她作證說,她十一月十五日和總統相會大約在晚上八點至十點,這兩次他們都是從幕僚長辦公室走到橢圓形辦公室區。紀錄顯示,總統八點十二分在幕僚長辦公室待了一分鐘,九點廿三分待了兩分鐘,每次都是返回橢圓形辦公室。她記得總統在他們性接觸的時候接聽電話,她認為來電者是眾議員或參議員白宮紀錄顯示,總統在從幕僚長辦公室返回橢圓形辦公室後,曾和兩位眾議員通電話,九點廿五分到九點卅分是查普曼來電,九點卅一分到九點卅五分是譚納來電。


D.十一月十七日性接觸


根據柳思基的說法,兩天之後(亦即十一月十七日週五,聯邦政府暫停辦公期間),她和柯林頓又有了第二次性接觸,當天她在白宮工作到晚上八時五十六分,離去後再度返回白宮,從九時卅八分待到十時卅九分。在九時四十五柳思基去而復返之後沒多久,柯林頓離開橢圓形辦公室,來到幕僚長辦公室(政府停止辦公期間柳思基會在此工作),待了一分鐘後又回到橢圓形辦公室,在橢圓形辦公室待了半小時又返回幕僚長辦公室,直到十時卅四分(與柳思基離開白宮時間相當)才走,然經過橢圓形辦公室與一樓,在十點四十分回到私人起居室。


柳思基的陳詞︰我們又加班了,因為當天政府不辦公,珍妮佛.帕梅莉、柯莉與赫恩裡奇叫了披薩,披薩送來時,我就下樓告訴他們,當我走入柯莉辦公室時,柯林頓剛好也在,與其他人討論事情。


大家回到橢圓形辦公室,有人(我想是托伊夫)突然把披薩撞翻,弄髒我的外套,我只好去洗手間處理,走出洗手間時,柯林頓擋在柯莉辦公室門口,跟我說︰「你可以從這裡出來。」


柳思基說,她與柯林頓進入私人書房區,並在書房的走道與浴室親吻。幾分鐘之後,柳思基告訴柯林頓她必須回去辦公,柯林頓則建議她可以帶幾片披薩過來給他吃。


柳思基帶著披薩返回橢圓形辦公室,告訴柯莉這是總統要吃的,「(柯莉)女士打開門向柯林頓報告說︰『總統先生,見習生帶披薩來了。』他叫我進去,柯莉回到自己座位,我和柯林頓回到後面書房。」若干證人證實柳思基當晚送披薩給柯林頓時,兩人曾短暫獨處。


柳思基作證說,她和柯林頓這次會晤發生了性接觸,兩人親吻,柯林頓用手搓揉並用唇吸吮她的胸部,連接書房信道的門虛掩著,所以她和柯林頓親熱時,曾看到柯莉趨近門邊,而柯林頓一邊和她辦事、一邊講電話。柳思基說,打電話給柯林頓的是一名有綽號的國會議員,柯林頓邊講電話「邊拉褲子拉鏈,露出私處」,她則為他口交。他在射精前,再度要她停下來。


柯林頓事後告訴柳思基,他喜歡她的笑容與精力,他還說︰「我週末通常都在,這裡不會有其他人,所以你可以來見我。」白宮紀錄證實柳思基所言不假,當時確實有一名國會議員以綽號打電話給柯林頓。


紀錄顯示,柳思基當晚(九點卅八分至十點卅九分)在白宮時,柯林頓曾和一名國會議員通過電話,時間是九點五十三分至十點十四分,和他通話的是綽號「小子」的眾議員卡拉漢。


柯林頓在一月十七日寶拉.瓊斯性騷擾案的陳詞中說,他不記得與柳思基接觸的細節,但確實記得柳思基曾在休假期間,「拿披薩到書房給他」,只是不相信當時兩人曾獨處過。柯林頓在八月十七日對大陪審團的錄影作證中說,他第一次與柳思基真正交談「是在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政府休假期間。他說︰「某晚她曾拿一些披薩給我,我們談了一些話。」


E.十二月卅一日性接觸


柳思基說,她與柯林頓在除夕發生第三次性接觸(當時柳思基是白宮法務室職員),直到下午一時十六分離開白宮,但白宮並未記錄她抵達白宮的時間。柯林頓從中午十二時十一分就在橢圓形辦公室一帶,離開時間與柳思基差不多,並於一時十五分進入起居室。


柳思基說,當天中午十二時至一時之間,她在柯林頓私人餐廳與廚室之間的信道和白宮管事奈爾維斯閒聊,她告訴奈爾維斯最近抽了生平第一支雪茄,而管家則表示要送她一支柯林頓愛抽的雪茄。閒聊當中,柯林頓此時剛好從橢圓形辦公室走出來看到柳思基,然後差遣奈爾維斯送東西給潘內塔。


柳思基告訴柯林頓,奈爾維斯答應送她雪茄,於是柯林頓就送了她一支。柳思基想柯林頓可能已忘了她的名字,因為柯林頓一直叫她「丫頭(Kiddo)」,所以她再向柯林頓說了一遍自己的名字。柯林頓說他知道她的名字,並補充說,他把她給的電話號碼弄丟了,他曾設法在電話簿找她的電話。


柳思基說,兩人從走道進入書房,「兩人開始親吻,他脫去了我的上衣和胸罩,用手和嘴愛撫我的胸部」,她則替他口交。這次柯林頓又在射精前要柳思基停止。柳思基說︰「因為柯林頓還不是很瞭解我,或是他還不怎麼信任我。」


柳思基說,秘勤局人員山迪當天在西廂房值勤。記錄顯示,桑得拉.威納當天從早上七時至下午二時在橢圓形辦公室外值勤。


F.柯林頓對於一九九五年與柳思基性關係的說法


柯林頓在大陪審團作證說,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柳思基送披薩給他,兩人交談了幾句,但他從未提及或暗示一九九五年曾與柳思基發生任何性關係。


柯林頓在八月十七日宣誓作證時,說他與柳思基曾發生「不當親密接觸」,分別在「一九九六年年初發生數次以及一九九七年發生一次」,並坦承他的所作所為是「錯誤的」,以此暗示一九九五年並未與時為白宮見習生的柳思基有過任何性接觸。


根據柯林頓的證詞,他和柳思基「從朋友關係」開始,然後才「有進一步性接觸」。


一九九六年一月至三月︰繼續性接觸


一九九六年,柯林頓總統和柳思基在白宮橢圓型辦公室附近發生更多次的性接觸。在他倆第六度親密時,總統才第一次和柳思基長時間地交談。在二月十九日華盛頓生日當天,柯林頓要求終止他倆的性關係,但隨後在三月卅一日時又恢復。


A.一月七日性接觸


據柳思基的說法,一九九六年一月七日星期日那天,她和總統發生了另一次的性接觸。雖然白宮的紀錄裡並未記載,柳女當天身在白宮,但她的證詞和其他證據顯示,當天她人確實在那裡。而白宮的紀錄則顯示,柯林頓在當天下午二點十三分至五點四十九分的這段時間裡,大半都待在橢圓形辦公室裡。


柳思基說︰「那天午後不久總統就打電話給她,這是總統第一次直接從家裡打電話找她。她回憶當時的情景說,」我問他現在正在忙些什麼,他說他馬上要進辦公室了。我說,哦,那你要不要人陪呢?他回答說,那太好了「。柳思基回到她的辦公室內,總統則用電話安排他倆的私會。」


「(我們的)安排是,他會把他辦公室的門打開,我則帶著一些文檔經過他的辦公室,然後他會把我叫住,邀我進他的辦公室。後來事情就是這麼發生的,我經過他的辦公室,其實我是先碰到了正在橢圓形辦公室外執勤的(便衣安全人員)佛克斯,停下來和他聊了幾分鐘的天,然後總統走出來對我說︰『嗨!莫妮卡,進來吧』。我們在(橢圓形)辦公室裡,坐在沙發上大約聊了十分鐘,接著走進了後面的書房,在浴室裡發生親密關係。」


柳思基作證指出,在這次的浴室激情中,她和柯林頓親吻,柯林頓不但用手搓揉她裸裎的胸部,也用嘴吸吮她的胸部。柳思基說,總統「嘟囔著他要用嘴替我服務」,但她因為恰好月經來潮而阻止了他。但柳思基這次曾為柯林頓口交。


事後,她和總統移身至橢圓形辦公室內談話,柳思基回憶說︰「他點燃一根雪茄,接著他看著手中的雪茄,你知道,用一種有點調皮的表情看著這支雪茄。


所以,我看著雪茄,又看看他說︰『哪天,我們也可以這樣做』。」


足以佐證柳思基回憶的是,紀錄顯示一月七日下午,是由佛克斯在橢圓形辦公室外執勤。(現已退休的)佛克斯作證時說,他記得某一個週末下午他在橢圓形辦公室外執勤時,曾經碰到柳思基小姐。


他說,總統走出辦公室然後問我說︰「今天你在這兒有沒有看到任何年輕的國會職員」。我說︰「沒有,長官」。他說︰「我正在等其中的一位,如果他們出現時,能否麻煩你通知我一聲。」我回答說︰「是的,長官」。


安全官佛克斯把總統所指的「國會職員」解讀為︰和國會一起工作的白宮職員,也就是柳思基工作的法務室內的職員。


佛克斯在走道中和另一位執勤的安全官討論著,總統究竟在等誰。「我形容了柳思基小姐的樣子,你知道,黑頭髮之類的細節,但沒有提她的名字,我對她的長相做了一個整體的形容」。佛克斯在柳思基任職白宮實習生時就認識了她,而別的安全官曾經告訴他,她和總統經常走得很近。


過了沒多久,柳思基就來了,她和佛克斯打了招呼說︰「我有些文檔要交給總統」。佛克斯將她帶進橢圓形辦公室,總統說︰「你可以關上門,她會在這兒待一會兒」。


B.一月廿一日性接觸


據柳思基說,一九九六年一月廿一日的這個星期日,她和總統有了另一次的性接觸。紀錄上並未顯示她進入白宮的時間。她是在下午三點五十六分離開的。


而總統是在下午三點三十三分由住所到橢圓形辦公室,並在那裡一直待到七點四十分才離開。


柳思基說,那天她是在走廊的電梯旁看到總統,他邀請她去橢圓形辦公室。


據柳思基說︰「一個星期前我們第一次透過電話交歡,我不太能確定他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我不知道我們這樣,是不是要發展成為某種形式的長期關係,而不是我原先所想的那種,他可能有個正在度假的固定女友的情況……」


柳思基說,她質問柯林頓究竟對她的興趣何在。「我問他為什麼從來沒有問過關於我的任何問題,我們的關係是不是只有性?你是不是有興趣試著把我當做一個人來認識?」柳思基說,總統笑著回答︰「他珍惜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光」。


她認為「當我覺得他根本還沒開始認識我」時,從他口中說出珍惜兩人在一起的時光這種話,「有一點怪」。


他們一邊談話一邊走到書房邊,然後,當柳思基話說到一半時,「他突然開始吻我」。他掀起她的上衣,開始用他的手和唇挑弄她的乳房,柳思基說,總統「拉下拉鏈,把自己暴露出來」,她開始為總統口交。


進行到一半時,有人走進了橢圓形辦公室。柳思基記得,「(總統)十分迅速地把拉鏈拉上,走了出去,隨後又回來……我只記得自己在笑他,因為他走出去的時候,他還明顯地勃起,我覺得這真是有趣」。


不久有人傳話告訴總統,他的下一個約會,一位來自阿肯色州的朋友已經到了。他把柳思基從橢圓形辦公室帶到韓肯瑞小姐的辦公室裡,在那兒和她吻別。


C.二月四日性接觸與後續電話


二月四日星期日這天,柳思基說,她和總統有了第六次的性接觸,而這天也是他們第一次花了較長的時間談私事。從下午三點卅六分到七點零五分,總統都在橢圓形辦公室內,在四點四十五分前,橢圓形辦公室內並無任何電話通話。紀錄並未顯示柳思基的抵達或離去。


柳思基說,總統打到她的辦公室,他們一起計劃如何私會。她建議她們可以假裝在走道上撞見對方,「因為當它是像意外發生時,效果真的很好」,然後他們一起走到書房外。


柳思基表示,在那裡,他們吻了又吻。她穿了件長裙,扣子從頸部一直扣到腳踝,「他解開我的紐扣,鬆開我的胸罩,然後把我的長裙褪到兩肩……接著,他把我的胸衣脫去……他看著我,撫摸我,不斷稱讚我是如此美麗」。他用手撫摸,也用他的唇吸吮她的胸部,而後又把手伸向她的私處,他先隔著底褲撫摸,後來更直接把手伸進了她的私處,她接著為他口交。


在這次辦完事後,柯林頓和柳思基坐在橢圓形辦公室裡聊了大約四十五分鐘的時間,柳思基想,總統也許是對她上次見面時,要求「設法認識我」所做的回應。柳思基還認為,二月四日這天的談話,使她和柯林頓之間的友誼開始發展成熟。


當她準備離去時,柳思基說,總統「親親我的手臂,告訴我,他會打電話給我,然後我說︰『喔,是嗎,那我的電話是幾號呢?』接著他把我家和我辦公室的電話都背了出來」。總統那天下午稍晚又打了通電話給她,告訴她那天他們在一起他非常愉快。


D.華盛頓生日(二月十九日)分手


柳思基說,總統在一九九六年二月十九日星期一,也就是華盛頓生日這天,決定終止他們的關係(但結果只是暫時性的)。那天,柯林頓從上午十一點到下午二點零一分都在橢圓形辦公室內,在十二點十九分到十二點四十二分這段時間內,他並未打電話。紀錄並未顯示柳思基出現在白宮內。


柳思基回憶著說,那天總統打電話到她的水門公寓內,從他說話的語調,她已經可以嗅出事情不對勁。她要求去看看他,但他說自己並不知道會在辦公室待多久。柳思基去了白宮,並在中午到下午二點之間走進橢圓形辦公室(這是她唯一一次在未獲邀請之下去橢圓形辦公室)。柳思基說她記得當時帶她進入辦公室的,是一位高瘦、西班牙裔,在近門邊執勤的便衣安全官。


總統告訴她,他對於他們兩人之間的親密關係已覺得不對勁,他必須停止這樣的關係繼續進展。他歡迎柳思基繼續去造訪他,但兩人的關係僅止於朋友。


他摟著她,但沒有親她。在他們談話之間,柳思基記得總統接到一位佛羅里達州,名字似乎叫「法努裡」的蔗農打來的電話。柳思基依稀記得,總統似乎在她正要離去時接到或回了這通電話。


柳思基的證詞,可以在兩方面得到證實。首先,便衣安全人員卡拉比圖作證表示,在柳思基小姐仍在白宮工作時(最可能在一九九六年早春的時候)的某一個週末或假日,她出現在橢圓形辦公室,她帶著一個資料夾說「我有一些文檔要交給總統」。在敲了門後,他打開橢圓形辦公室的門,告訴總統他有一位訪客,他把柳思基引進辦公室內,並關上門。當幾分鐘後卡拉比圖換班時,柳思基仍在橢圓形辦公室內。


其次,柳思基記憶中有一位名叫法努裡的蔗農打電話來,總統當天在十二點四十二分至一點零四分之間,是和佛羅里達州棕櫚泉的法恩努談話。法恩努在十二點四十二分時曾經來過電話。法恩努家族是佛羅里達州聲望極高的蔗農。


E.繼續接觸


柳思基說,一九九六年二月十九日分手以後,「當我們見到面時,調情的感覺還是未斷」。


在二月底還是三月的一天晚上,有一天柯林頓在走道遇見柳思基,後來就在家裡打電話給她,說他很失望,因為她當晚已經離開白宮,他們沒法聚一聚,有點像在暗示他有興趣重新開始。


一九九六年三月十日,柳思基帶一位來訪的朋友納塔莉.安法裡到白宮,他們碰巧遇上柯林頓,當柳思基介紹他們認識時,柯林頓對安法裡說︰「你一定是她加州的朋友」。安法裡對柯林頓竟然知道柳思基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感到很「震驚」。


柳思基作證說,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九日,她在一條信道上遇到總統,他打著她送他的第一條領帶。她問他從哪兒買到了這條領帶,他回答說︰「一位有格調的女孩送我的」。稍後,他打電話到她的辦公室,問她想不想看電影。他的計劃是,她在某個時間可以出現在白宮戲院的走道上,他會在進入戲院時邀請她和他及他的客人坐在一起。柳思基回答說,她不想讓人認為她在未受邀請的情況下在白宮西廂招蜂引蝶。她問柯林頓,他們是否可以在週末會面,他說他可以試試看。紀錄證實,總統在三月廿九日當天確實出現在白宮戲院內,當時柯林頓夫人在希臘的雅典。


F.三月卅一日性接觸


柳思基說,一九九六年三月卅一日,她和總統又再續前緣。當天她從上午十點廿一分到下午四點廿七分都在白宮內,總統從下午三點到五點四十六分待在橢圓形辦公室內。他唯一的一通電話是在三點零六分至三點零七分,柯林頓夫人則身在愛爾蘭。


柳思基表示,總統打電話到她的辦公室,建議她帶著公文到橢圓形辦公室。


她抵達辦公室,由一位便衣安全官引進,她的公文夾內夾帶的是她送給總統的禮物,一條BOSS牌的領帶。


在書房邊的走道上,總統親吻著柳思基。她回憶說,這次「他全心稱讚我的美麗」,他親吻她赤裸的乳房、玩弄她的私處,中間柯林頓曾一度把一支雪茄插進她的陰道,然後抽出雪茄放進自己的嘴裡,讚美著「味道不錯」。在他們完事後,柳思基離開橢圓形辦公室,並經過玫瑰花園。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