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未婚妻(終)




剛開始沉溺在這種快感之中的美砂,也漸漸地開始焦急起來。


「啊、不要…這、這麼…這麼地戲弄我啊…求、求求你,插進去好不好!」


「怎麼了啊。你不是要我對你作殘酷的事嗎?」


「不、不要!拜託、拜託你!把小匡的分身插進我的花瓣裡!我、我…已經不行了!快要發瘋了啊!」


「真是拿你沒辦法。」


於是我將沾滿了各種液體的分身,塞進那張垂滴著汁液、迫不及待地想被人侵犯的淫唇的隙縫裡。


「啊嗚!啊…啊嗯、啊啊…啊啊!」


美砂像是被這個期待已久的快感給淹沒似的,顯現出非常喜悅的表情。


「好粗…好熱…插進去就…好舒服喔…」


當到達了最深處的時候,我便開始擺動起我的腰部。激烈的抽送使得接合的部位發出「碰碰」的聲音,從淫唇的縫隙裡漏出的黏液也發出卑猥的水聲。


「啊啊!嗯嗯、嗯啊!不…嗯嗚嗯…」


我們為了要加深彼此的快感,不停的扭動著腰。


「不、不要…嗯、啊嗯、好、好棒啊!繼續…求求你再繼續!壞了…也沒關係,讓我再舒服一點!!」


熱情地呻吟著的美砂,己經停止了一切的思考,沉溺在快感的世界裡。


我也被來自膣內的那股刺激讓我快要忘了自己。


「啊、啊啊!啊嗯。嗚、嗚啊,啊啊嗯!」


我的意識離我越來越遠,腦裡只有美砂的呻吟聲以及插入時摩擦的聲音,我已經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了。


這時,美砂突然激烈地痙攣起來。


「啊啊!嗯嗯…好!好…啊啊啊啊啊!!」


她的身體頓時僵硬了起來,同時我的肉根也被緊緊地緊縮了起來。


「好啊!我也要來了喔!」


熾熱洶湧的慾望急流,在密洞的深處爆發出來。


「嗚、哇啊…啊,好熱…出、出來…好多…出來了啊…」


美砂像在自言自語般似的說著。她那張表情恍惚的臉,大概是因為太舒服了吧,眼睛已經有一點翻白。


我下了樓想要洗淨跟美砂做愛時所流出的汗,卻遇到了美月。


美貌的未亡人,用著好像一切都已經知道一樣的表情對我微笑著。


「匡先生。今天天氣不錯嘛!」


「嗯,一早就艷陽高照。」


「今天你要出門嗎?」


我聽不清楚她這句話的意思。難道美月她也打算跟我約會嗎?


「請問一下…難道,又忍不住了嗎?」


「咦?不,不是,並不是我…」


美月紅起了臉結結巴巴的樣子,看起來非常的可愛。


「這…匡、匡先生,我之前不是說過,不可以對我這種黃臉婆有與趣的嗎?你已經有了跟你非常相配的女孩子們在等你…」


美月這麼地說著。但是我不太喜歡她的這種自暴自棄的說法。


寡婦也有爭取幸福的權利。有權利去決定她自己的第二個人生要如何的過。如果我有能力幫忙的話,無論如何我會幫她到底的。


「美月。我已經愛上了一個讓我成為男人的女性了。」


她浮現著困惑的表情低下了頭。


「我…我不認同你的這個想法。」


「為什麼?」


「你將性慾跟感情混在一起了。所以,你一直不知道選誰當未婚妻才好,對吧?不要被一時的感情給困惑。做愛並不能直接跟愛情劃上等號的…」


這句話深深地刺進了我的心坎。完全被她說中了我目前的狀況。


「美月…我是…」


我正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發現到美月在微微地顫抖著。緊緊地抓著圍裙,好像拚命地在忍耐些什麼事一樣。


這時我忽然明白了。


美月的這些話,為了要提醒她自己而說的。事實上,現在我確信她絕對是在抑制著自己生理上的慾望。


「美月,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忍不住緊緊地擁抱著她。


「啊!不行…」


從她的嘴裡洩出了一道細聲。


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那外型優美的乳房以及豐碩的臀部。


「啊啊…匡先生。求求你,不要令我難堪…」


「我沒有要讓你難堪的意思。」


「那!那,你應該將你的這份感情,投注在一直都在等待你的那個女孩的身上…」


這時美輝的臉忽然在我的腦裡浮現出來。一個正直、純樸、天真的少女。用著燦爛的眼神看著我。


「我真是一個殘酷的人。很簡單地就屈服於肉慾之下的男人,我實在是配不上她。」


「儘管如此,她仍然在等待著你。只為了你…」


美月依舊顫抖著,而且根本沒有意思要來碰我。緊握著圍裙的手也沒有鬆開。


「我知道了。我回房之後會冷靜地思考這些事的。」


我將緊抱住她的手拿開之後,她便鬆軟地倒在地上。


「謝謝你…那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喔!」


我對她點了點頭之後,便朝浴室走去。


「但是,有一點請一定要記住。如果美月需要我的話,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為你盡力的…」


微弱的哽咽聲傳進了走向浴室的我的耳裡。


當我換上了外出的衣服,站在美輝房間的門口時,差不多是下午一點左右。


我敲了一下門,從裡面傳來了稍帶鼻音的回覆。


「是我啦,匡哥哥。我可以進去嗎?」


「匡、匡哥哥!?等、你等一下!」


大概過了兩分鐘之後,她終於允許我進去。


打開了門,穿著非常亮麗的粉紅色連衣裙的美輝站在我的面前。


「啊…請問哥哥有什麼事嗎?」


「嗯…」


我點了一下頭,馬上發現美輝紅著眼睛,裙子還有一點皺皺的。美月說的沒錯,她的確一直在等著我。而且是一邊鬧著脾氣,並將自己打扮成這麼地漂亮…


「就是…如果不嫌棄的話要不要跟我約會啊?不對,是請你跟我一起去約會!」


我說完之後,美輝馬上高興的跳了起來。


「…!!」


大慨是因為高興的說不出話來了吧,她只是不停地對我點著頭。


我向她伸出了手,她便馬上向我撲了過來。


美輝緊緊地抱著我的手臂,忽然好像想到什麼似的低下頭去。


我朝她所看的地方看去,原來她是在在意變皺的裙子。


為了第一次的約會特地準備的衣棠,竟然會變成這樣,難怪她會不高興。


我為了安慰她,便對她說。


「美輝,這件連衣裙你穿起來蠻好看的嘛,蠻可愛的喔!」


美輝馬上又恢復了以往的那個燦爛笑容。


美輝將臉頰靠在我的手臂上,看到美輝的這個可愛的動作,我巴不得在這裡就將她緊緊地抱住。但是一切絕對不能太急!


「我們走吧,公主!」


「嗯!」


美輝用力地點了一下頭。


到這裡還算蠻順利的,可是…


出門沒多久,我馬上遭遇到了一個大難題。


「匡哥哥,你要帶我到哪裡去呢?」


糟糕!我只想著要跟她出來約會,卻沒有決定要去哪裡。


「嗯?是哥哥約我出來的耶,你什麼都沒有想好嗎?」


美輝稍微地嘟起了嘴。


「難道,你其實沒有要跟我出去玩的打算嗎?」


「沒那回事。只是,我今天想讓美輝來決定要去哪裡的…」


美輝抬頭看著慌張地辯解著的我之後,閉起眼睛低下了頭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糟了!我惹她生氣了嗎?


當我發著呆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美輝拉了一下我的手。


「真沒辦法。真是的,匡哥哥每次都要美輝幫你才行啊!」


她微笑地對我說。


「美輝有個地方一直想去,在臨海區城裡的一個叫做(海洋鑽石)的地方。以前我讀的學校在畢業旅行的時候原本要到那裡,但是在還沒去之前美輝就已經傳學了,而且這裡的學校也不去那個地方。」


看樣子,美輝早就已經決定好約會的地方了。但是她卻來問我要到哪裡去。


唉,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


「OK,那我們就朝著海洋鑽石去,Let』sgo!」


於是我便跟稍微有點裝著大人的美輝一起朝海洋鑽石走去。


美輝所說的(海洋鑽石),指著是在這個城市裡面的一個主題樂園的名字,裡面不僅有許多的遊樂設施,還可以同時shopping。所以這個地方也成為了年輕人約會的熱門地點。


「哇啊!真的好大啊!」


這是當美輝踏進臨海區域綜合中心「海洋鑽石」的入口大廳時,所發出的第一道聲音。


這也難怪美輝會這麼地驚訝,這裡大到就連住在附近的我也感到非常的驚奇。到底有多大呢?最少也有東京巨蛋球場的十倍大吧。在這個巨大的休閒設施裡,我們決定先到專門商店街去逛一逛。


「哥哥,可不可以到美輝知道的店裡看一下啊?」


「嗯?你不是第一次來這裡的嗎?」


「對啊。可是我有看過雜誌裡的介紹,所以大概都已經知道這裡有什麼店了。」


難道美輝連約會的程序都想好了嗎?我不禁這麼地想。最後我還是全部都得靠美輝的指示,只能跟著她走。


美輝拉著我的手,帶著我到她想去的店裡。


那是一家賣著從跟大人一樣高大的,到像鑰匙圈一樣小的,冬式各樣的玩偶店。


唉~畢竟美輝就是這種女孩子,要怎麼說呢…


走進了店裡,美輝便興奮不已地開始到處物色著喜歡的玩偶。


我看著她的樣子,心裡感歎地想著。女孩子真的非常地難理解…


忽然,美輝在店裡的一個角落停了下來。


「哥哥、哥哥。你覺得如果要擺在美輝的房間的話,那個無尾熊跟這個小綿羊哪一個比較好啊?」


美輝一邊說著,一邊指著陳列在攤子上的兩個動物玩偶。


一個是眼睛看起來很想睡覺,體型蠻大的綿羊玩偶。我好像在電視上看過它,大概是某種東西的代言動物商品吧。


但是無尾熊則還比它更加地引起人的注意。雖然比綿羊還小了一點,但是它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它的眼神非常地恐怖。這種東西還能被做成商品來賣,這個世界真的是非常奇怪。


「美輝的話,這個大概比較好吧?」


我這麼地說著,伸出手去拿看起來很困的那個綿羊玩偶。


我將這個大到需要用拖的玩偶遞給了美輝。


美輝抱著它,氣氛像是在童話的世界裡一樣。


「電影裡不是常常出現女孩子高興地抱著綿羊玩偶的場面嗎?美輝這麼看起來,跟這個玩偶還蠻相配的嘛!」


「啊~你是在說我還是小孩子的意思嗎?」


「跟年紀沒有關係啦。像我現在還保留著幼稚園時的玩具呢!」


「其實,美輝也是一樣。嘻嘻…」


她一邊說著,一邊用著很羨慕的表情看這綿羊玩偶。


這個時候,普通身為男朋友應該說的話是:「我買給你好了。」


我在心裡稍微計算了一下皮夾裡面的錢。但是,這麼大的玩偶,一定不便宜,只憑我現在身上的錢大概付不起。怎麼辦…


當我正在苦惱著解決的方法的時候,美輝稍微地瞧了一下我的表情。然後…


「我今天還是不要買好了。回家慢慢地考慮一下再來。」


說完之後她便將玩偶放回原來的地方,抱住我的手腕。


「匡哥哥。我們走吧!」


她頭也不回的,將我帶到店的外面去。


唉…我怎麼這麼沒用啊…


美輝好像知道了我沒帶多少錢出來,一直到最後都沒有要求我買東西給她。


但是在我陪著她逛著她感興趣的商店時,我又再次深深地感受到,美輝真的是個女孩子啊。


我們這麼的逛著,美輝好像也開始覺得有點累的樣子,走路的速度漸漸地放慢下來。


於是我便決定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觀望著四周有沒有可以休息的地方。


剛好找到有一個看起來像是待客室的地方,放著一張可以坐三、四個人的板凳。


而且在旁邊還有一家小小的冰淇淋店。


這時我開始覺得,應該是要奪回這個約會主導權的時候了,於是便主動的對美輝說。


「美輝。我們到那裡吃個冰淇淋,順便休息一下吧!」


「嗯!」


大概是聽到冰淇淋這三個字的影響吧,美輝的表情忽然開朗了起來。


我們並列著往店裡的商品陳列櫃看去。發現到裡面跟陳列普通的冰淇淋一樣,塞著許多種類的冰淇淋。


當我們感到有一點納悶,看了一下這家店的招牌,上面寫著「字宙時代不可思議的新產品,不會融化的冰淇淋」。


「啊,這不就是上次電視在介紹的那個冰淇淋嗎?美輝很早就想吃吃看了。」


喔~在電視上有介紹過啊…


為了避免這種時候跟不上話題,我看我以後還是得多看一下這類的節目才行。


我們買了兩個香草口味的冰淇淋,坐下來慢慢品嚐。


「啊嗯。嗯~好好吃耶,哥哥。」


「對啊。雖然吃起來的感覺怪怪的,但是味道還不錯嘛!」


我們一邊吃著這個奇怪的冰淇淋,一邊聊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


學校的事、感與趣的事、今天的事…


不談過去以及將來的事,只聊著現在所發生的事。我覺得這並不是偶然產生的,而是故意避著討論有關於未來的事。


過了一會兒,休息得差不多的我們,開始在決定接下來要怎麼辦。


當然不是指將來要怎麼辦。是針對今天的這個約會。


能否為這個約會畫下完美的句點,完全是要靠男方如何的安排來決定。


幸好這一點我早已有了打算。


「美輝,你要不要到這附近的那座橋去看一看啊?這個時間海灣區的夜景應該是很美麗的喔!」


「真的嗎?美輝很久以前就很想看了耶!」


美輝好像完全將疲憊忘卻了,很有朝氣的從椅子站了起來。


既然如此,就馬上動身吧!


而且今天又是週末,不趕快去的話一定會很擁擠。我也馬上就站了起來。


「那我們就趕快去吧!」


「嗯!」


美輝用力地點了頭,抱住我的手腕。


我們大約走了十五分之後便到了那座橋。


實際上,我也是第一次親眼看見這裡的夜景。


雖然曾經在電視上看過這裡的夜景,但是畢竟跟自己親眼看見的感觸不同。


環繞著四周的高速公路灣岸大橋上的路燈所發出的燈光,從海面反射出來的夜景,真的是非常的美麗。難怪會成為情侶的約會聖地。


「哇啊!好漂亮啊~」


美輝鬆開了我的手臂,朝著橋的隔牆跑了過去。


「真的好美麗啊!哥哥,來這裡一起看嘛!」


她興奮地把身體伸挺出了隔牆,催促著我。


這種狀況,這種氣氣下,絕對是個能夠完美地將今天的約會結束最棒的機會。


慢慢地走近美輝身邊的我,輕輕地把手向她的肩膀伸去。


「美輝…」


我像是在觸摸著容易摔壞的陶瓷器一樣,輕輕地抱著美輝的肩膀。


「啊…哥哥…」


美輝輕輕地說了一聲。稍微害羞的表情,微微地顫抖著的肩膀。她像一隻幼弱的小鳥一樣,將手從隔牆放開,依靠在我的懷裡。


「終於,哥哥主動地來了…美輝、美輝…一直在盼望著這一刻。」


美輝在我的懷中對我訴說著她對我的這些溫柔的感情。


「美輝…從小就一直非常喜歡哥哥的事了。而且父親也常常對我說有關於哥哥的事,更加地讓我喜歡上了哥哥…」


這跟美理及美砂所說的完全一樣。美輝也同樣是在管野先生的那些話的影響之下長大的。但是這對她們來說是好還是壞呢?


在我懷裡的美輝像在作夢似的繼續地說著。


「當初,我完全不瞭解父親所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卻在不知不覺中美輝開始覺得,自己將來是要成為這個人的新娘…。絕對要跟匡哥哥結婚…我一直這麼地想著。這份感情,到現在仍然沒有變喔。還有,將來也…美輝一直都很喜歡哥哥的…」


我得到了一個結論。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意志以及感情。雖然多少會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但是最後仍是由自己在內心慢慢地培養的。


就算一開始就被灌注某種想法,能否持續下去則是要依靠自己的意志及感情的。


而菅野家的三姊妹,則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意志,是自己決定要這麼做的。


跟這個被人牽著鼻子跑的我是不一樣的。


美輝一直默默地等待著我。等待著這麼沒有用的我…


我從美輝的背後溫柔地將她抱住。


「哥哥…?」


我用手托著她那張困惑的小臉,靜靜地將我的嘴唇貼在她的嘴唇上。


「…!?」


美輝好像一時無法掌握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似的,頓時身體僵硬了起來,但過了不久她也漸漸地鬆緩了下來。


彼此的嘴唇互相地接觸著,而時間也一分一秒的逝去…


突然我的手感到了一股涼涼的感覺。


美輝的眼淚…?


我慢慢地離開她的嘴唇。


「哥哥…美輝、美輝!」


美輝一邊哭泣著,將頭埋在我的胸懷裡。


而我也溫柔地擁抱著她。


第六章 酒池肉林?或純真的愛?


我們回到家裡之後,晚餐也沒吃就各自回到房間裡去。


我躺在床上回想著這一周所發生的所有事。


在我這個持續了很多年的平凡枯燥的生活裡,忽然冒出了三個未婚妻。


被遺囑決定了我的命運。困惑和訝異、憂鬱的每一天,跟美貌的未亡人的第一次,肉慾的饗宴,每個人對我的感情,以及跟美輝的約會等等…


明天,則將必須對所有的事做出一個決定。


當初我認為我所剩下的選擇只有幾個。可是現在,雖然不像天上的星星那麼的多,但是我發現我仍然有很多的選擇。對,最少我還有三個人在等著我的決定。


問題是,能否在今晚下定結論。有著這種優柔寡斷的個性的我…能否做一決定呢?


我很想聽一下別人的意見。我一個人絕對無法決定。如果能再給我幾天時間的話…


「對了。問美月看看,看可不可以再延個幾天。」


我抱著非常渺茫的希望,衝出了房間。


走出了走廊,正想下樓梯的時候,剛好美輝從下面走了上來。


美輝好像是剛洗完澡,微笑地用著毛巾擦拭著頭髮,而且身上穿的,不就是那一天晚上的那件純白的內衣嗎。


並且,右邊的帶子從肩上滑落,胸部稍微地露了出來,看起來稍微有點大人的艷麗。


看到她的這身打扮,我的心臟一直噗通噗通地跳個不停。


「啊,匡哥哥。真湊巧,我剛好要去找你呢!」


被她叫了一聲之後,我好像從夢裡驚醒一樣,恢復了神智。接著便用著稍微嚴厲的口氣對她說。


「美、美輝!你怎麼可以穿著內衣在家裡亂跑呢!」


「咦?為什麼啊?美輝從小就一直是這樣的啊…」


「小的時候不管,但是你現在已經算是個大人了耶…」


我這麼地說完之後,她那張原本就已經被水蒸氣染紅的臉變得更加的火紅。


「嘻嘻嘻…對喔,美輝已經有了親吻的經驗了…」


這下子變成我的臉紅了起來。


「啊,等一下要不要來我的房間玩啊?」


美輝說話的口氣好像還在跟我約會一樣。或者是因為親了她一下之後,使她覺得我們的關係變得更加的親密了嗎?


「嗯嗯。我現在想去跟美月商量一些事…」


「咦?哥哥不知道嗎?美月今天中午就出門去了喔!」


「啊?去哪裡?」


「北海道啊。她好像有事要到美輝以前住的家去,她說明天一早會搭飛機回來。」


怎麼會這樣!我的眼前頓時變得一片烏黑。


「是…是這樣的啊…」


我差點昏了過去。


「沒事吧?是不是美輝白天帶著哥哥到處跑,所以哥哥累壞了啊!」


美輝很擔心地對著我說。


「不是啦。我沒關係!」


「太好了。那再過三十分鐘之後一定要來喔。美輝等你來喔。一定要來喔!」


滿臉笑容的美輝,朝我揮了一下手便走進房間裡。


而我則是拖著沉重的步伐朝自已的房間走去。


事實上,說不累,那是騙人的。


從昨晚開始這一連串來自她們的邀約,漸漸地消耗著我的體力。


而能夠支撐下去的,完全是靠我的年輕以及熱情。


但是現在也差不多快要用光了。


我倒在床上,像是挨了數拳倒地不起的拳擊選手一樣,閉上了沉重的眼皮,我做了一個夢。


身邊站滿了無數的女孩子,而自己是個好色國王的夢。


所有的女孩子當然都是美女,而且好像曾在哪裡見過。


我一次又一次地凌辱著她們。


然後…


忽然有人敲著房間的門。


我在朦朧的空間裡飄晃不定地看著四周。


枕邊的鬧鐘告訴我現在已經是深夜的三點了。這麼晚到底是誰啊…?


「請進…」


我勉強地發出聲音。將敲著門的人叫了進來。


當門被打開的時候。穿著內衣的美輝,表情沉重地出現在我的面前。


但是,她只是站在門口,一動也不動。


「哥哥…」


地用著失望的口氣對我說。


「你怎麼這樣啊,匡哥哥。美輝,一直在等著你…我們明明說好的…」


等著?我…?


啊啊!對喔。她的確在橋下這麼說過喔。


這是夢嗎…?


我現在是在作夢嗎?


這時我想了起來。


剛才好像在走廊跟她說過這些話啊…


什麼…剛才?


糟了!


我不小心睡過頭了!!


美輝非常哀傷地詢問著慌忙地站起來的我。


「難道匡哥哥還是不能接受美輝嗎?那個吻,難道是你騙我的嗎?」


「美、美輝…我…」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騙我的吧?」


她的聲音漸漸地哽咽起來。


「所以…所以美輝來了…我原本打算一直等下去…我相信匡哥哥一定會來,一直地等下去…美輝…」


我又搞砸了一件事。


跟美輝的約會,原來還沒有結束。


最起碼她是這麼地想著…


那個吻對她來說,只是個將整個約會帶入最高潮的前奏曲而已。


美輝一開始就決定了,在我的這個最後一天…也就是說下決定的前一天,讓它成為一切的開始。


她以前說過她已經想好了計劃,難道就是這個嗎?


然後,她相信著我,等待著我。


但我卻…


「你肯…原諒我嗎?你開始討厭我了嗎?」


我對她這麼地問著。


忽然,美輝向我這邊撲了過來。


「你這個壞蛋!哥哥的事,你明明知道我永遠不會討厭的,你還故意問!」


因為她這個太突然的動作,使得她的內衣掀了起來,但是她卻一點也不在意地緊緊地抱住我。


美輝在尋求著我。


她的這份癡情,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


接下來輪到我好好表現的時候了。


「美輝。我…我…」


絕對要明白地跟她說…


我知道。我很清楚的知道。


但是…


因為過度的緊張,一直無法表達出我想說的話。


「不用說了…哥哥想告訴我的,我已經全部都感受到了…」


美輝看到我好像有話想說卻說不出口的表情,便在耳邊輕輕地對我說。


瞬時我感到一股無法形容的衝擊。我全身不再只是因為緊張而顫抖。


而是我的感情將要爆發的前兆。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擋我的這股強烈的情緒了。


我將美輝輕輕地拖到床上。


從她撲過來時被捲起的內衣裡面,露出了美輝那可愛的雙峰。


我慢慢地去觸碰那兩個小小的膨脹。


「啊,哥、哥哥的…」


當我的手碰到她的那一瞬間,美輝的身體忽然間顫抖了一下。


我溫柔地摸揉著用手掌就能蓋住的柔軟小山丘。


對,比她叫我幫她按摩的那一天更加溫柔地、更加帶著感情地。


「啊嗯…啊啊嗯!啊啊…嗯嗯嗯!」


每當我稍微地動了一下,她便隨著發出可愛的聲音。她的每個反應讓我覺得她更加的可愛。


接著我將盤據在胸部的手,慢慢地往下方移動。


從胸部到腹部,從腹部到臀部,慢慢地轉移著。


當手掌經過敏感的部位時,美輝她便會發出她那可愛的聲音。


而這個聲音,使我的情緒推向更高峰。我用著盤旋在她那小小臀部附近的手,將她的腰拉高。


大腿的內側裡,繡著一個可愛的蝴蝶結,純白的內褲上,帶著一點潮濕的氣息。


「啊!那、那裡…」


美輝害羞地對我訴求著。我聽見她的這句話之後,便將手暫時停了下來。


「沒事的…一切都交給我…」


我用著溫柔的言語安慰著她。用著處男絕對不敢說的話。


微微地點了一下頭的少女,雖然還是有點不安,但是慢慢地開始紓解了緊張。


「那,我要繼續了喔…」


我慢慢地將她的內褲脫下。美輝的那個最重要的地方逐漸地出現在我的眼前。


平滑的下腹部的盡頭只有一些細毛,沒有可以稱得上是草叢的東西。


我繼續的往下脫去,那無垢的蜜唇也漸漸地露了出來。


同時,在恥部與內褲之間,拉著一條透明的黏液。


「哥哥…美輝,好怕喔…」


我一邊安慰著神情不安的美輝,一邊將內褲從另一隻腳上完全地脫下。


在我的眼前呈現出全貌純潔的下腹部。我慢慢地將臉靠過去。


一陣芳香,搔癢著我的鼻子深處。


曾在梅佃的身上聞過的這陣芳香,難道這就是處女的香味嗎?


當然,我並不討厭它。


因為我正是追隨著這一道香味,將舌頭伸向溢出著愛蜜的泉源去。


「那、那個她方…」


「沒那回事!」


我這麼地說著,並用舌頭舀起一滴一滴滲出的愛蜜。


「啊嗚…嗚啊啊啊…嗯嗯…嗯啊啊…」


尚未開花的花園,已經被怎麼吸都吸不完的泉水給充分地滋潤。


應該沒問題了…


我迅速地將身上的衣服脫下,變成全裸。


「應該可以了吧…」


美輝滿臉通紅地,沉默不語地對我點了一下頭。


我對她的感情,被她的這個表情給推上了最高峰。接著便將即將爆發的肉根對準,用力地插進去。


「啊!好、好痛!」


美輝訴說著處女膜破裂的痛苦。而她的這個痛楚的聲音,使我的力道消失了一半。


「對、對不起…你還是第一次喔。可是,你稍微地再忍耐一下…我會盡量慢慢地插進去。」


「嗯。可是…真的好痛耶…」


從美輝的眼裡溢出了大顆的眼淚。


「如果痛到不能忍耐的話,那我們先不要做好了,不需要太勉強喔…」


但是,美輝把頭朝左右搖了一下。


「美輝…會忍耐的。如果在這裡不能跟哥哥做的話…那才不甘願呢!」


「嗯,我知道了…那我就再試一次喔!」


低垂著頭的花瓣,馬上又恢復了生機。這次,我盡可能地溫柔緩慢地將它壓擠進去。


「嗚嗯!好、好…好不痛…」


拚命地忍耐著疼痛的美輝。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到底有多麼地痛苦。


當先端逐漸地將裂縫撐開,慢慢地侵入時,我更加明顯地感受到。


「啊啊嗯!哥哥、哥哥!!」


美輝好像是藉著呼喊著我的名字,來轉移她自己的注意力。


當前端完全地被吞進去時,我便一口氣將它完全插入。


「嗚啊啊啊…!!」


到最後她根本就發不出聲音來了。但是,我們終於緊緊地聯繫在一起了。


「全、全部…插進去了喔。可是真的沒關係嗎?」


「美輝,沒關係…根本就…不痛呢。所以…啊。再、再…來!」


雖然這麼的說,但是她卻緊緊地夾住我。我被她的這個反應,刺激的快要忍受不住了。


「美、美輝…放、放鬆一點…這樣下去,我會…」


「不、不行…不能再鬆了…不能了!」


她除了忍耐著痛楚之外,已經沒有餘力去管其他的事了。


這裡我只好忍耐一下…可是,我的極限已經快…


「對、對不起!美輝,我、我!」


「啊!哥…啊嗚!」


在美輝體內抖動著的我,在那個狹窄的空間裡吐出了大量的熾熱黏液。


「啊嗚…啊啊…哥哥的…在美輝裡面,出來好多…」


在完全釋出之後,我向美輝道了一個歉。


「抱歉…美輝,忽然就…」


「啊啊…啊,沒、沒關係的…美輝也痛的快忍不住了,剛好…」


美輝呼吸非常地急促地對我說。


看到她的這種毫不埋怨的態度,更加加深了我對她的愛意,我情不自盡地將她緊緊地抱住。


「啊嗯,哥哥…這麼做會…」


不必等美輝提醒,剛剛才釋放的分身,在狹窄的蜜道裡再次地恢復了元氣。


「啊嗚…哥哥的,嗚嗚!還在變大!」


比剛才變得更加地大,更加地熱,身體及心靈都同時開始膨脹。


我決定不再繼續讓美輝受這種折磨下去。但是,身體卻不肯這麼地想。


這時,美輝對著矛盾的我,紅著臉輕輕的說。


「那、那個…哥哥,可以…動啊!」


我的身體被美輝的這句話更加刺激到。


「可是,我不想再看到美輝痛苦的表情了。」


「美、美輝沒…關係喔。而、而且…」


「而且?」


「就、就是…給哥哥…美輝想將所有的自己都給哥哥…所以…嗯!」


「美輝…」


「繼、繼續來…沒、沒關係的…把美輝…全部接受進去!」


我順著她的這句話,慢慢地扭動起腰。剛開始慢慢地,接著便漸漸地加快速度…


大概是因為在膣內大量射精的緣故,或者是因為處女膜破裂時所流出血的關係吧!


整個抽送的動作比我想像的還要來的順暢。但仍然是非常地緊。


我一邊跟美輝保持著緊系的狀態,一邊將她的身體慢慢地抱起來。


「嗚嗯…匡哥哥…?」


我對好像還不知道我要做什麼的她,溫柔地微笑著說。


「這樣互相地擁抱著。這麼做的話,當你真的很痛苦的時候,不就可以緊緊地抓住我了嗎?」


「坐、坐著…可以做嗎…?」


點了個頭的我,將皺成一團的內衣脫下,緊緊地抱住曲條的軀體。


美輝雖然有一點猶豫,但是也將我抱住。


我們就這樣地緊密著肌膚搖動著身體。


有的時候尋求著對方的嘴唇,有的時候更加地用力緊抱著,互相確認著彼此的存在。


「啊嗯,啊…啊啊!嗚…嗯嗯嗯嗯!」


從美輝嘴裡洩漏出來的呻吟聲,音色變得越來越甜美。我的意識被她的聲音漸漸地麻痺。


「啊、啊啊啊啊…嗚嗯…」


每當我扭動一下身體,腦裡便瞬時變成一片空白。已經,差不多…我快要…


「好、好…啊啊、啊,嗯啊…哥…哥哥…哥哥!」


美輝的身體開始短促地顫抖起來。難道她在第一次的性交就快到達高潮了嗎?


「啊啊嗯!給美、美輝…美輝的裡面…啊…有…有東西…來了!」


美輝的身體在瞬間硬直了起來。埋在她體內的我也隨之而感受到空前未有的緊縮感。


「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她可愛清純的少女的一聲尖叫,我的興奮也到達了頂點。


「嗚!美輝,我要射了喔!」


雖然我在剛剛才射出一次,但是我的那一根,卻比剛才更加激動地不停的跳動、不停的噴出。


我們彼此互相緊抱著,陶醉在美夢的餘韻中。


然後…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


伴隨著和剛剛的呻吟聲有點不同的呼吸聲,在我的腹部咐近感到一股溫暖的熱流。


原來美輝在高潮的頂點失禁尿出來了。


當氣勢洶湧的水流慢慢地緩和下來,美輝微微地顫了個抖之後,筋疲力盡地倒在我的懷裡。


「嗯嗯…好丟臉啊…美輝…竟然…尿床了…」


「沒關係啦。明天早上我們一起來洗就好了嘛!」


「可是…美輝,不知道起不起的來啊…?」


「現在馬上睡的話一定沒問題的啦!」


我這麼地說完之後,美輝更加害羞地悄悄的說。


「不行。今天晚上,我一定不會讓哥哥睡覺的…」


結果,我跟美輝又做了一次之後,一邊打著瞌睡一邊聊著些輕鬆的事。


因此,我們一直熟睡到被美月叫醒為止。


那個時候的狀態非常地令我們尷尬。


全裸著的我們,躺在散落在四周的衣服及骯髒的床單上,互相地擁抱著。


在普通的家庭裡,就算是未來的岳母大人,看到這樣一定也會生氣的,可是美月卻祝福了我們。是不是她以為我已經決定選擇美輝了?


這樣也不錯。


但是我同時覺得美理、美砂以及美月和梅佃也不錯。


我乾脆全都選算了。


這一個禮拜肉池酒林的生活也不錯。


對啊。


雖然還跟菅野先生的遺囑有一點相違,但是我的命運是要靠自已來決定的。


也就是…


選擇酒池肉林?


或者是純真的愛,這才是個大問題。


「匡先生…你準備的怎麼樣了啊?」


洗了個澡,讓全身舒暢一點的我,猜想著美月一定會來找我,便在房裡等待著。


「那我要進去了喔!」


她說完之後便將房門打開,我問了她一句話。


「美月,大家已經?」


「是啊,匡先生。梅佃小姐也來了喔!」


我點了一個頭,正想要…將領子折整齊時,美月卻笑著來幫我。


她將我的襯衫的領子整齊地折好之後,開啟了她的那張美艷的紅唇。


「匡先生,你先聽我說一下。我有一些話想在最後的這個時刻跟你說。」


「有些話?」


「嗯嗯,為什麼匡先生能夠得到菅野先生的援助,以及他到最後仍然念念不忘的事,這些都希望匡先生能夠仔細地聽一下。」


美月的口氣跟平常截然不同。


在她的身上除了可以感到妖艷的女性以及為人母的氣氛之外,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我知道了…這些也是我一直非常想知道的事,快告訴我吧!」


「那麼就…」


我從美月的話中得知了眾多的事實…我也因為這些話而瞭解了所有的一切。


菅野先生以前對我的母親非常的仰慕…


並且是在街上偶然遇見,所謂的一見鍾情。


當時菅野先生已經離婚了七次,剛剛才恢復了單身漢的時候。


雖然年紀已經超過七十歲了…


我的母親不知道是哪一點被菅野先生看上,聽美月說菅野先生好像非常地熱情的追求著她。


但是因為菅野先生是個大企業集團的領導人,所以他的家人、社會環境和我母親的事非常複雜地混在一起,最後他的這個願望無法實現。


但是菅野先生對我母親的感情並沒有就此結束,他一直想幫助母親和她的子女們能過著幸福的生活。


然後,我的父母突然的噩耗…


旅行歸途的一場車禍。


原因是因為要避開忽然從路旁跑出來的野貓,結果方向盤失去控制。


只有在後座睡著覺的我奇跡地獲救。


但是因為我的父母聽說是私奔出來的,所以根本就沒有什麼親戚可以依靠。


忽然失去了世界上唯一的親人的我,連家裡的房租也付不出來。


然後,菅野先生便開始對我援助。


為了想要將他自己無法完成的願望寄托給下一代,知道了我的出生的菅野先生便再次的結了一次婚,生了一個女孩子,也就是美輝。


雖然有一點殘酷,但是美理和美砂,她們在菅野先生的心中或許只是個保臉。


當然這是在我出生前所發生的事,並且他還有生幾個兒子。


菅野先生給予了他們遺產的繼承權,作為自己贖罪的代價。但是美理和美砂要怎麼辦呢?


而且,如果我沒有選美輝的時候呢?


這好像是有錢人為了快樂而玩弄著別人的人生一樣。


我這麼地說完之後,美月像女神一樣微笑著對我說。


「這些都是在證明著,菅野先生對你的母親的愛有多深了…我也是被他寬闊的胸懷所吸引的…」


「你們不要再欺騙自己了。這些還不是需要犧牲大家才能辦到的嗎!而且,我決定要走自己的路,將來也想依照自己的意思結婚。我已經覺悟好了達成自己的目標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嘻嘻嘻,跟菅野先生所說的一模一樣。生前,菅野先生也很肯定的說『如果是小匡的話一定會這麼說的』。」


「真、真的嗎?」


「嗯。他真的非常地關心著匡先生的事呢。像是自己親生的兒子一樣…」


接著美月的表情變得有點哀傷。


「嗯…我,是不是長得很像你的母親呢?」


我一時找不出答案來。說真的的確長得很像,但是如果跟她說實話的話,對她來說未免大殘酷了。


難道,不是這樣的嗎?如果美月所得到的愛,只是因為跟老媽長得很像,只是個替身的話,那她自己便會失去存在這個世界上的理由了。


「沒那回事!我不是跟美月做過嗎?我才沒有那麼地戀母呢!」


我放棄了繼續討論這個話題,決定朝著即將決定自己未來命運的舞台走去。


「那麼,我們走吧!」


終章 下課後是未婚妻


這個時刻終於來了。


客廳裡坐著菅野三姊妹和美月,還有表情複雜的梅佃。跟我有關係的已經全都到齊了。我已經無法再逃避下去。


不,我根本就沒有必要逃避。


對自己的內心誠實就可以了。接著…我的心跳漸漸地加快。我將在場的每個人的臉看了一次。


美輝…好像昨晚的疲憊尚未消解。而且是在剛剛才喪失處女,連坐在沙發上都好像感到很痛苦一樣。但是她的那雙渾圓的雙眸卻一直凝視著我。


美砂…


從表情上仍然看不出她現在到底是在想什麼,靜靜地觀望著四周。不管她跟誰結婚,一定能夠分享肉慾的快樂的。


美理…


雖然她逞強地說就算是當個 SEX FRIEND 也可以,但是她看起來很緊張地顫抖著肩膀。慌張的眼神足以證明她目前的狀況。


梅佃…


她的臉上還是隱藏不住矛盾的心情,一直看著我。當我的寵物也甘願是她的真心話嗎?到底是怎麼樣,可愛的芳子…?


美月…


她雖然一直堅持著為人長輩的立場,但是內心是怎麼想的呢?不管怎麼樣,她是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女性。


在種種的感情交錯之中,我清了一下喉嚨之後便向大家宣佈。


「我協田匡,在這裡宣佈將對美輝提出訂婚的要求。」


美輝的臉上,漸漸地靈出了喜悅的表情。


「真的嗎!?美輝真的可以嗎?」


「我不是很清楚的說了嗎,美輝!」


我溫柔地對她微笑著。


「好高興啊!啊啊!美輝,好幸福喔!!」


對正在歡喜不已的美輝,菅野家的每個人都祝福著她。


只有梅佃表情沉痛地低著頭。我悄悄地走近了她的身旁,小聲地對她說。


「怎麼了啊?不是做寵物也可以嗎?」


「協田…!?」


訝異地抬起頭的梅佃的臉上,閃亮著也可以說是悔恨的淚珠。


「你真傻。那是跟你開玩笑的啦!」


我輕輕地將嘴唇貼在她的臉頰上,舔舐了淚水。然後…


「美月,我還有一句話要說。」


大家的眼光朝著我集中過來。


「雖然我要跟美輝訂婚,但是並不可能馬上就結婚的,對吧?」


「嗯,的確是這樣。你們兩個還太年輕了。」


「那這樣,我們就會有在結婚前改變心意的可能性吧?」


美輝雖然插嘴說了一句「我一定不會改變的」,但是我自己卻無法肯定。


「所以,我想一直維持著這種生活,直到我們結婚為止。還有,萬一如果我沒有跟美輝結婚的時候,我想跟你們其中的一個人結婚。」


整個客廳忽然變得一片寧靜。


「我知道這個要求非常地不合理。也許你們會罵我『你怎麼這麼地自私啊』。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歡大家。這是發自於我內心深處的!」


在這一片凝重的沉默裡,最先開口的是美砂。


「我是沒有問題的。不管小匡跟誰結婚,我永遠是他的奴隸。」


好像被這句話給觸發似的,梅佃接著也說。


「我、我也是!我也是協田的寵物呢!」


接著,對我的話訝異得啞口無言的美理說了。


「你們啊!我是小匡的 SEX FRIEND 呢!」


美理跟梅佃開始爭吵起來。而夾在中間勸架的美砂,問著她們「你們在吵什麼啊?」的樣子,非常的溫馨。


到最後一直猶豫不決的是美輝跟美月。


「美月,我並沒有忘記我對你的感情喔。而且,如果你說什麼也不接受我的這個要求的話,明天我就會離開這個家,一個人到誰都找不到我的地方去。」


美月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你這個人…你聽好喔。為了不辜負菅野先生的這份心意,你最起碼也要將大學讀完喔。之後你要怎麼做就是你的自由了。」


「美月?」


「我已經得到了北海道的菅野家的承諾。到你大學畢業為止,不管你要不要跟她們結婚,都會繼續地援助你的。所以,如果你選擇美輝當你的未婚妻的話,那也請你跟以前一樣,把她當作是你下課後的未婚妻喔!」


我放心地鬆了一口氣。美月也對我露出了笑容。


「如果你硬是說要一個人離家出走的話,這些女孩子們說不定會纏著你叫你帶她們一起去。嗯,對。就跟你所想的一樣,我也是這麼地想的。但是,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跟現在也沒有什麼差別嘛!」


這樣,就只剩下我的未婚妻同不同意了。


我走到美輝的面前。


「你在生氣嗎?」


美輝表情困惑地搖了一下頭。


「沒…沒有生氣啊…」


「對不起,因為我是這種個性…」


「嗯嗯。沒那回事!就是因為這樣的匡哥哥,美輝才會喜歡上的。」


這麼一來我的將來又增加了許多條路可走了。


這路不只一條。而允許我這麼做的少女讓我覺得更加地愛戀。


「美輝…」


我溫柔地吸吮著她可愛的嘴唇。


「啊…嗯嗯!」


發出甜美的呻吟聲的美輝,馬上很熱情地伸出了舌頭來。


「嗯、小匡!你不要故意在我們面前這麼的親熱啊!」


「對啦!協田!」


注意到聲音的美理和梅佃,一起大聲地朝我們罵過來。


但是,美輝卻對我更加地熱絡起來,朝著他們兩個人說。


「又沒關係!反正美輝是下課後的未婚妻嘛!」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