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的女人——青陽子艷史(1)


「讓我好好看看。」我將小雪推倒在床上,然後用手抓住她的兩條玉腿。


「不要,我才不讓你看。」小雪雙手蓋住淫穴並用力夾緊雙腿。


我這次不敢太大力扳開她的雙腿,我怕她會翻臉。


「小雪,我的好小雪,讓我看看嘛,我想親親它嘛!」這乾淨的淫穴讓我的淫慾大了起來。


「不要!」


「好啦,給我看,我會好好疼它的。」


可能是腿夾緊太久,小雪的腿漸漸沒有再像剛才那麼緊了,我慢慢的可以將小雪的腿給扳開了。但是,突破了這一關還有一關。小雪原本是坐著,我扳開她的雙腿後向上拉。這一向上拉,小雪則整個人躺了下去,臀部則離開了床。我知道不能硬扳開小雪的手,於是我改用軟的方式。我先舔著她的大腿內側,我忽輕忽重的舔著,然後又舔著她的手背。我利用我的身體分開她的雙腿,使她再怎麼要靠緊雙腿也只是夾住我的身體而已。


我含住小雪的小手指吸吮著,然後伸手向上去摸她的乳房。女人的手指也是敏感的地帶,吸吮女人的手指女人也會性奮的。


「嗯……嗯……唔……唔……」


小雪的手已沒有先前那麼緊了,我故意抓住她的右手然後五根手指分別吸吮著。再來我再將小雪的左手拉起來仍然一支一支的吸吮著,女人的指尖最敏感了,吸吮指尖她們最舒服了。嘿!嘿!嘿,最後一關終於也被我破了。我怕小雪又再度將淫穴給蓋住,於是馬上將淫穴用嘴給包住。我輕輕的吸吮著,今天的淫穴很香,似乎是在我來之前小雪已先洗過了。我聞到澎澎香浴乳的獨特的香味,這味道再加上這美麗的淫穴我受不了了,我好想將它生吃下肚啊!


「小雪,今天的好好吃哦!」我近似發瘋的舔著。


我用我的鼻子磨擦著淫穴,我甚至將鼻子插入淫穴裡,我很用力的聞著,還將淫水吸進鼻孔裡。好爽啊,我真的舔的好爽啊!感官的刺激真是爽啊!沒想到女人將陰毛剔掉會帶給男人這麼大的刺激啊!我好想大叫啊!因為我內心有說不出的喜愛這個淫穴啊!我舔著,我吸吮著,我咬著,我含著……我……我……我愛死這淫穴了,真想永遠舔著這淫穴,真想從現在起每分每秒都舔著這淫穴啊!小雪,我愛死你這個小親親了。


小雪因為吸了大麻,整個人又浪了起來。她瘋狂的叫著,她瘋狂的浪叫。我不知我舔了多久,我只知道我讓她高潮了兩次。她高潮兩次後,浪叫聲已不再那麼大聲了,可能是虛脫了吧,這樣刺激她。


「安,我…我好爽啊……嗯……呼……呼……」小雪呼吸非常的急促,「安,停……停……等一下……我……啊……不要……啊……」


我知道小雪又要高潮了,於是我的手指很快速的抽送著淫穴,我很用力的吸吮著淫穴。


「不要啊……安……我受不了了……啊……安……啊……啊……啊……」


忽然間,一股很大量的水從小雪的淫穴裡衝了出來,弄得我整個頭都是。天啊!竟然是尿啊……。我被淋得快哭出來了,看倌,這是真的,我真的被小雪的尿給淋了。根據醫學報導,有些女人在性高潮後會尿失禁,更有人連大便都會拉出來,好在小雪只是尿沒有拉出大便。雖然是尿,但我忽然變態似的繼續舔著。我並沒有喝尿,我讓尿水停止後才繼續舔著,雖然尿味很重,但我依然舔得很爽。我幾乎變態了,我不停的舔著,床單上都是尿,原本是淫水,但現在都是尿了。


「安……不要……不要再舔了……快去洗頭洗澡啊……安……」


我不聽小雪的話,我只是舔著這雪白的淫肉,多麼的美啊!女人剔光陰毛真的好美啊……。我幾乎沒有聽見小雪說的話,忽然我被人重重的推了一下,原來是小雪用腳把我給踢了開。


「安,你怎麼了,我……我…剛才……不是故意的……我……」


我坐在地板上喘著氣,因為我剛才又將鼻子埋入淫穴裡,差點不能呼吸。


「安……」小雪下床將我扶起來。


「小雪,你那裡好美啊!」


「我剛才尿尿了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啊!但,我恨不得吃掉你那裡,那管是尿是什麼。」我將手從小雪的臀部伸入,用手的側面磨擦著淫穴。


「好了,不要鬧了,快先去洗個澡,我要來換床單了。」小雪半拉半推的把我推進浴室裡。


干,如果當時就發明數位相機就好了,如今我已看不到那個美麗的淫穴了。我洗完澡走回房間,看見小雪站在床邊發呆。


「怎麼了?」我用毛巾擦拭著頭髮。


「都是你害的,現在床還濕濕的我今晚不用睡了。」


「喂!小姐,那是你的尿耶。」


「誰叫你……」


「什麼?」


「誰叫你……你弄得人家……人家……」小雪停了一會,吞了口口水,「誰叫你,把人家弄得那麼爽,害人家受不了……」


「好了,不要說了,今天你就先睡客廳吧!」


「只好這樣了。」小雪很無奈的說。


「我們先把枕頭和棉被拿到外面去吧,我等不及還要再舔了。」


「你這個色狼。」小雪捶了我一下。


我抱著棉被溜了出來,小雪隨後拿著枕頭也跟著出來。我打開了電視看著,小雪則去泡咖啡。


「鈴!鈴!鈴!」電話響了。


小雪端著咖啡連忙跑了出來,放下咖啡在我面前然後就去接電話了。


「媽,怎麼樣……」小雪坐在椅子上。


看她坐在椅子上我想可能要聊很久了吧。果然,我已抽完了一根煙,小雪還在和她母親講著電話。我站了起來,讓四肢活動活動。小雪是背對著我講電話,我看到她將左腳抬起來放在椅子上。這個姿勢好,我走到小雪的面前蹲了下來。嗯!很棒的姿勢,我將小雪的右腳拉開,只可惜我沒辦法摸到淫穴,因為淫穴正與椅子緊貼著。唉!我真希望我這個時候變成椅子讓小雪坐,這樣我就可以貼著小雪的美穴了。我比了個手勢,要小雪坐斜一點,不要坐那麼正。坐斜一點我就可以看見淫穴,甚至可以用我的舌頭舔它了。小雪揮著手表示不要,但是我又求又鬧的,她就是不依。這女人的個性和我真像,不要就是不要,要不是她和家人在講電話,我倒是有辦法可以讓她屈服。


我只好蹲在她的面前看著那個沒有陰毛的腹部幻想了。小雪又比了個手勢,這手勢示意我站起來,我照她的手示站了起來。小雪用她的纖手握著我的雞巴套弄著。我一手搭在她的肩上,另一手則去摸她的奶子。她一面講著電話,一面還很有規律的套弄著我的雞巴。天啊!真會講,那有人講那久的,真是的,我都站得腳酸了。


「好了,媽,就講到這,我還要打掃房子,我回家後再聊吧!」


掛上電話後,小雪就直接含住我的雞巴吸吮起來了。她坐在椅子上我站在她的側邊,她用她的右手很有規律的套弄著雞巴,嘴含著龜頭,左手則握著我的睪丸按摩著,不時還用左手指尖刺激我的屁眼。她的左腳仍然放在椅子上,我斜著上半身往下看,可以隱約看見小雪的淫穴,我還可以見到椅子上有些許的淫水。小雪用牙齒啃著我的龜頭,這是我最喜歡的口技了,雖然有點痛,但真的很爽。我抓著小雪長長的秀髮,像是抓著馬韁似的,女人就是馬子嘛!


我夾緊雙臀,然後像是將雞巴插入淫穴一樣抽送著,小雪也加快了動作。小雪知道,我要痛痛快快的發射了。一陣很急促的抽送,我將一股熱漿射入小雪的嘴裡。小雪已習慣將它吞下肚了,我射出後,她沒有任何思考,一股惱的將它吞入肚子裡,然後又繼續舔著雞巴,把龜頭上的液體給舔乾淨。接下來當然是要讓小雪去刷牙了,雖然是我身上的分泌物,但我想沒有幾個男人敢與嘴裡有精液的女人接吻吧!我坐在榻榻米上看著電視等著小雪,小雪出來後就坐在我的身邊。


「安,要不要看A片?」


「哦!你怎麼有?」


「我向我同學借的。」


「男的嗎?」我有點不爽。


「女的。」


「是嗎?」


「是啊!我才不敢向男生借呢。」


「好吧!我相信你,去拿吧!」


小雪站了起來,我趁機拍她屁股一下,小雪翹起屁股在我面前扭啊扭的。


「三八。」我又要追過去打,小雪溜得快,一溜煙的衝進房間裡去了,「小雪,我今天晚上不能陪你哦!」


「為什麼?」小雪有點失望。


「因為…因為我媽要帶我去拜早年。」我並沒有告訴小雪我家人出國。


「拜什麼早年嘛!」


「這是我家的習俗,每年都會先到親友家去送禮然後等大年初一時,換我們等親友來我家熱鬧!」


小雪低下頭去,「那你不能不要去嗎?」小雪又抬起頭來。


「不能,我們是全家人去的,不只今晚,一直到後天都不行,只有白天可以。」


「好吧!」小雪又低頭下去了。


「不要這樣,我會打電話給你,而且我會在白天把你餵飽的。」我將小雪摟在懷裡然後吻著她。


A片我們也沒有看,我們就這樣互相抱在一起親吻著。聞著小雪吐出來的香氣,含著她的嫩舌,我真希望時間為我們而停止。


「鈴……鈴……」干!是那個王八蛋,電話又響了。


小雪擦了擦嘴,然後對我做出無奈的表情後走過去接電話。又是小雪的家人打來。我躺在榻榻米上翹著腿吸著煙看著電視,我想她們又要講好久了,於是我閉目養神。我睡著了,當我醒來時我身上蓋著棉被,而小雪則抱著我也睡著了。醒來時肚子嚕咕嚕咕的叫著,我動了一下,結果把小雪給吵醒了。


「你醒了?」我親吻了一下。


小雪伸了伸懶腰,我趁機摸了她的奶子一下,「小雪,我肚子餓了。」


「你要吃什麼?」小雪拍著我的胸膛。


「嗯……我也不知道,隨便啦,只要能吃飽就好。」


「那我的奶給你吸。」


「好啊!」我做要去吸的動作。


「還跟真的一樣啊!」


「當然啊!如果你有乳汁那更好。」


「如果我有那你就慘了。」


我忽然像被雷擊了一樣,對啊!萬一她或小琪懷孕了怎麼辦?小琪是有在吃避孕藥,但小雪我卻沒見她在吃。


「小雪……你有……有避嗎?」


「沒有?」小雪望著我搖搖頭。


「什麼……?」我有點心慌。


「哈!哈!」小雪笑了。


「你騙我……」


「你啊!看你嚇得那個樣子,放心我有吃,我都有按時吃,不過都是在你來之前就吃了。」


我整個人像將手上的千斤石頭放下一樣的輕鬆。吃完了炒飯,已是傍晚了,我們又結合了一次,然後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小雪。


『小雪,對不起,我騙了你,但我不能不顧小琪啊!希望你能原諒我。』離開小雪家時,我心裡這麼想著。


接小琪的事先暫緩不說,來說一個驚艷記。


有一天晚上洗完澡閒來無事,於是跑到板橋文化中心去逛逛,那時大約是晚上七點多吧!離去接小琪還有段時間,於是我到處亂逛,經過文化中心,心想好久沒有來了,來看看,於是將車停好,走進文化中心,我先來到廣場看看,有不少人在那運動打球,還有人坐在廣場那聊天。晚上文化中心的空氣很好,我大口大口的吸了幾口氣。我一個人坐在進入廣場的樓梯那煙了根煙,一個人還真是無聊,於是想想,真很久沒有來了,不如到處逛逛,看看有什麼變化。我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然後沿著廣場的四周走著,來到側門那,本想看看那個火車頭的,但是不知跑到哪去了?


我經過草叢本想要走出文化中心,「啊……不要啦。」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雖然很小聲,但是還是被我聽到了。


我很好奇的往傳出聲音的方向走去,草叢比我矮,我稍微墊了一下腳肩我就可以瞧見裡面了。我發現一對男女正在那互抱著親吻,這女的滿胖的,這種女人我沒有興趣看於是微微笑笑搖搖頭就準備離開了。我也不知我搖頭的原因是什麼,是認為這個男的怎麼這麼沒眼光還是認為他們也太大膽了。我慢慢的後退,怕打擾到他們的好事,於是退了約七八步才轉身要離開,當我轉身過去時,我發現轉角有二個女人,其中一個女人和我面對面的看著,那女的向我招了招手。我們的距離約只有五步左右,我可以很清楚的見到那兩個女的。這兩個女的打扮得很妖艷,一個燙頭髮,另一個則是留長髮,兩女大約三十出頭吧!穿著很大膽。招手那個女的穿著一件白色背心、一條短褲和一雙高根鞋,另一個女的則是短襯杉、短裙和高根鞋。


兩個女的腿也滿修長的,長相還可以,不過可能是因為年紀的關係吧,但我想年輕時可能也滿漂亮的,只可惜歲月不饒人啊!不知那女的向我招手有什麼事,我走了一步後覺得還是不要的好,那個角落那麼暗,也不知是什麼事,而且兩女像喝醉酒似的有點站不穩。我走了一步,隨之就往後走不理她們了。


「年輕人,不要走,請你幫個忙嘛!」


我又停了下來,心想是不是真有事要我幫忙,但是那裡那麼暗……還是不要好了,我又起步走了。那招手的女的忽然追了過來,等我發覺到時,她已在我背後了。


那女的拉住我的手,「年輕人,不要這樣嘛!幫我們兩個弱女子一個忙嘛!」


我想甩開她的手,但她雙手死抓不放。我和那個女的就在原地拉拉扯扯的,另一個女的也過來拉。


「不要怕,真的有事請你幫忙。」


我最後只好放棄和她們拉扯了,「好了不要拉我了,有什麼事說吧!」


「我們在那裡掉了東西,但是找不到所以請你幫我找一下。」


「你們不會自己找?」我很不爽的說著。


「我們就是找不到,所以才想多找個人幫忙找。」


「好,但我只一下子,我還有事做,等一下不管找不找得到我都要走。」


「好,好。」向我招手的那個女的拉著我,而另外一個則走在我們背後,好像怕我逃跑,我們來到她們原先所站的那個角落。


「你們有什麼東西掉了?」我點著打火機找著地上。怎麼不回答我?我轉過頭去,原先向我招手的那個女的(我們稱她為甲女,另一個則稱為乙女),手中拿著一把水果刀。


「啊!」我嚇得快站不穩了,打架、蹺課等我都不怕,但還是第一次被人拿著刀子押著。


「把你身上的錢拿出來。」甲女說著。


我趕忙的將皮包拿出來然後將錢拿出來。


「什麼,才二仟元?」乙女很凶的說著。


「我……我只是個學生……我那……有什麼錢……」


乙女不相信的在我的上衣口袋及褲子的口袋摸著,「這是什麼?」乙女抓著我的下體。


「小姐……這……」我嚇得不知要說什麼。


「把你的懶教(雞巴)拿出來。」甲女說著。


我趕緊拉開拉鏈然後將有點硬的雞巴拿出來,剛才被乙女抓著就不知不覺……


「哈哈哈!你看硬起來了。」乙女向甲女說。


甲女刀子更向前伸,「你不要亂動,不然……」


「好,我不動。」我的聲音非常的顫抖。


乙女用手握著我的雞巴套弄著,「很爽吧?」乙女笑說著問。


我點點頭,雖然舒服,但我那有心情享受。由於心情緊張的關係,我很快的就射精了。


「干!你怎麼這麼沒用呢,才幫你打手槍沒幾分鐘而已就射出來。」


我默默的沒有說話。甲女將刀子交給乙女然後換她套弄我的雞巴!


「喂!」甲女叫著乙女,「你讓他摸吧!」


「什麼?」乙女問著甲女。


「這樣他才會快點硬起來啊!」


乙女好像想到什麼,於是拉著我的手去伸進她的裙子裡。我摸到後,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乙女那裡已濕了,雖然一樣是淫穴,但是我摸了她的淫穴就是感覺渾身不自在。


「怎麼樣,很爽吧?」乙女用台灣國語說著,她們兩女從頭到尾都是用台語或台灣國語與我對話。


所謂薑還是老的辣,甲女的手技很好,說實在的也摸得我很爽,尤其是她愛撫睪丸時,那真的是很舒服,也不會弄痛我,如果換作是小琪或小雪,我不時還會被她們弄痛。甲女將背心撩起來,然後露出了下垂的乳房。


「年輕人,來給我吸吸吧!」


我沒有反對也沒有贊成,但我還是很聽她的話,捧起她的奶子吸吮起來。好難聞的體味啊!有香味,有煙味還有酒味更聞到強力膠的味道,真是讓人有點想吐。


我吸著甲女的奶,摸著乙女的淫穴,甲女套弄著我的雞巴。也不知多久,忽然聽到幾個人的笑聲及說話聲。甲乙女和我都嚇了一跳,然後甲乙女很快的就縮手,我也趕快將硬起來的雞巴硬給塞回去。等那幾個人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我找了機會跑走了。


我有一個朋友也曾遇到這兩個勒索的女色狼,我那個朋友也說還有不少人曾被那兩個女人勒索過,而且那女的還幫他們打手槍。那女的現在在那我不知道,是否有被警察抓也不知道,不過我有一次在莊敬路那一間茶室曾隱約見過乙女,但不確定是不是乙女。


又有一次,那時我已和小雪分手了,而小琪則回南部去。我和朋友去夜遊,我們那時很喜歡騎著機車到處夜遊。這天我兩點多送一個朋友回家後,獨自一個人騎著機車在回家的路上。 肚子覺得餓,騎在台北的承德路上,我看見有一家 7-11,於是我將車停在 7-11 門口然後進去買了麥香蜜茶和包子,坐在機車上吃著。


這個故事,在下想各位可能在《多少偷情多少愛》上看過了,當初我不好意思說明是我的親身經歷。但現在既然在寫我的一些艷遇,所以又再寫一次,不過這次會寫得比《多少偷情多少愛》還詳細。


「先生。」我正吃得津津有味,忽然聽見有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左右看著並沒有看到人,於是我又低頭吃著包子。


「先生。」聲音又出現了,但我這次聽清楚了,是從我後面傳來。


我回頭看著那女的,這女的年紀很輕,短短俏麗的頭髮,但染著紅色的,我看得很不順眼,當時心裡還想長得滿可愛的,怎麼會這個樣子。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及一件熱褲(短牛仔褲),腳則穿著一雙涼鞋。我看著那個女的。


「先生,不好意思,我的大哥大沒電了,我想向你借電話卡。」《多少偷情多少愛》我改成換零錢。


「奇怪,你怎麼不去 7-11 買?」


她見我沒回應,好像知道我心裡想什麼,於是她又說:「我的皮包不見了。所以……」她有點想哭的樣子。


我忽然起了側穩之心,於是從我的皮包拿出電話卡借她。


「謝謝!我只用一塊錢。」那女的接過電話卡向我道謝,然後轉身去打電話。


我看著她的背影,長得那麼可愛,結果……真是不良少女啊!腿也很美,可是有點髒,因為沾了泥土。不過胸部沒有什麼肉,也敢學人家穿背心。我吃完了包子也喝完了蜜茶更抽完了一支煙,那女的還在撥電話,似乎是沒人接聽。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該走了,我和她又不認識,我不可能將只用了一元的電話卡送給她吧!


我走了過去,「小姐,怎麼了?」我想藉著我走過去而要回電話卡。


我見到那女的眼眶紅紅的看著我,好像很緊張的樣子。算了,乾脆送給她吧!我打算走人了。


「怎麼辦,怎麼辦?」她突然莫名其妙說出這句話。


我又回頭過來問她怎麼了。


「我打了但沒人接啊!怎麼辦?」那的跺著叫,眼眶更紅,好像很急的樣子。


「幾號,我幫你撥撥看。」我接過聽筒。


「XXX-XXXX。」


我撥了後果真沒有人接聽,「沒人接。」我將電話掛了上去,想要走人。


沒想到那女的蹲了下去哭了起來。干!我怎麼這麼倒霉,怎麼不管好事壞事,只要有關女人的事都會被我遇上,我還遇過一些好事和壞事,都和女人有關,以後會陸續寫出來。


『遇到女人忽然需要有人幫助時我們要挺身而出,』我自我安慰的在心裡說著。「小姐,那你現在要怎麼辦?」我蹲了下去,並且從口袋拿出面紙交給她。


「我今晚沒有地方睡了。」她接過我的面紙。


我又點了根煙抽著,在想要怎麼辦,都已問人家了,如果現在拍拍屁股走人好像說不太過去,「那……小姐,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好不好?可能我送你回去時家裡剛好有人了。」


那女的站了起來,「先生不好意思,要麻煩你了。」


「沒關係,住哪裡,告訴我吧!」


「我住萬華。」住萬華,跑來這裡做什麼?


「好了,上車吧!」


那女的一上車就摟著我的腰。


『這也太隨便了吧!』我心裡嘀咕著。


我們在機車上各自說了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這女的並沒有告訴我她真正的名字,只是說大家都叫她小美,她是在承德路的理容院做按摩女郎。我聽到這段我差點跌下去,我竟然載了個妓女。天啊!怎麼我也會有這種艷遇啊!不久我們來到了萬華,小美告訴我怎麼走於是我照著她指的路走,沒多久我們就來到小美住處的樓下了。


小美抬頭看了一下,「怎麼辦,人還是沒有回來。」


我也抬頭看,整棟樓都黑黑的,想必大家都睡了,「小美,我陪你上去看看好了,如果沒有人我們再說吧!」


我們一起上樓,來到三樓小美按了門鈴,也真的按了很久就是沒有人來開門。我們又一起下樓,坐在機車上,小美向我要了根煙抽,我們又聊著天。


「我爸爸和媽媽早就死了,家裡剩一個哥哥和一個姊姊。哥哥在當兵,姊姊在酒家上班,我想她現在可能又和客人出場了,所以今天又沒有回來。」小美又向我要了根煙抽著,「我父母除了留下這間房子外其它都沒有,房子還在分期付款,所以我國中沒畢業就出來做事了。」


「那你為什麼要做那個呢?」


「那樣錢比較多啊!」


電影上的劇情竟然被我遇到了,那我不成了恩客。事後我才知道有一半是小美騙我的,她姊姊確實是在酒家上班,而小美則是愛玩不愛讀書又沒錢,所以才不讀書跑去做輕鬆錢又多的工作。唉!物質的慾望真的那麼吸引人嗎?我們等到三點半還是沒見到人,我又很累了,實在是受不了了。


「小美,我看到我家去睡吧!」


「什麼,可以嗎?」


「沒關係。」我笑了笑,但那是裝的,其實我很不願意,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就此丟下她離開。


「你相信我嗎?」小美抱著我的手臂。


我只是苦笑,然後發動了車子載著小美回家了。來到家門口,我告訴小美,如果明天我家人問起時,你就說你是XX的表妹,因為……(我忘了當時如何要她騙家人)。打開大門我將車子騎了進去,然後再將大門關上。


「我要睡哪裡,該不會是跟你睡?」


「是啊!」


小美有點驚訝。


「騙你的,我家有客房,你睡那裡就好。」


我開了門鎖(剛才那個大門是院子的門),然後拉著小美輕輕的走進去。我俏俏的帶著小美來到客房,我指著那間。


「小美,就是這間,你進去吧!我等一下拿棉被給你。」我很小聲的說著。


小美點點頭然後開了門進去,我見她進去才心情放鬆。總算快可以睡覺了,沒想到她又轉身走了出來,


「你怎麼又出來了?」


小美指了指房裡。我走進去看,真是的,怎麼有人了。


「先進去我房間再說,免得吵到人。」


我又拉著小美的手來到三樓我的房間。


「哇!你的房間好漂亮哦!」


「還好啦!我看我們今天要共睡一張床了。」


「我沒關係的。」小美說著。


我有關係啊!莫明奇妙帶個不怎麼熟的女人進來我家,我總覺得對不起全世界的親友。我們一起上床,然後躺上去睡。


「安,我想上廁所。」


我已快睡著了,又被她吵醒,「那就去啊。」我很不耐煩的說著。


「廁所在哪呀?」小美又搖著我。


「二樓轉角那間就是了。」


當時我家三樓的廁所和浴室還沒有加蓋。因為小美要上廁,所以……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她首先是出去後關房門,可能是不小心吧!碰的一聲很大聲,我被嚇了一跳的醒來。小美出去沒有幾秒鐘又跑進來,一進來又是碰的一聲。天啊!


「安啊!你這麼晚不睡覺在做什麼,剛才那個人是誰呀?」慘了,把老爸給吵醒了。


「沒有啦!那是我朋友,我要帶她去找賓館睡,我是回來拿錢的。」


「那就小聲點,不要吵醒了家人。」


「哦!好,我馬上就帶她走了。」我小力的打了小美一下,「你看,這麼大聲把我家人給吵醒了。」


「我不是故意的。」因為房間暗暗的,我看不清楚小美的表情。


好在我急中生智,騙了老爸,也因為這樣我想到可以帶小美去賓館睡覺。我拿了錢,然後又俏俏的帶小美騎著車出去。我還沒有去過賓館,也不知道要怎麼去。我拚命的想,才想到板橋前站那附近好像有的樣子。我們來到板橋後站,果然有幾家賓館。我們選了家外表看起來滿漂亮的於是走了進去,雖然是第一次進入賓館,但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不敢的。


「老闆,我們要一間房間要辦什麼手續?」


「哦!你們其中一人拿身份證出來登記就可以了。」


哈!原來住賓館這麼簡單啊!


「年輕人,你還未成年,不行住哦!去找大人來。」


我好說歹說的就是不讓我住,沒辦法,我們只好又去找一家了。我們一直找外表大且漂亮的,但沒有一家願意讓我們住。已經四點了,我真的快困死了。最後有一家外表又小又髒的,他們終於願意讓我們住了。真是老天保佑啊!我拿著鑰匙帶著小美來到二樓,看著鑰匙的號碼找到了房間。一進去我先洗了個澡然後就要上床了,小美在看著A片。等我洗好後,換小美去洗,我關掉電視然後睡著了。我感覺到我身邊的床忽然有什麼重物掉下來似的撞擊的很大力,我驚醒了過來。


「小美,你就不會小力一點啊!這麼用力跳上床。」


我將燈關了,閉上眼睛要繼續睡,但是我卻睡不著了,我閉著眼睛翻來翻去的就是睡不覺。小美忽然坐了起來。


「你為什麼不睡?」


「這空調好像不強,我覺得好熱啊!」


「我不覺得啊!哎唷,心靜自然涼嘛!」


「我想把衣服脫掉。」小美推了我一下。


脫衣服,可惜我將燈關了,我如果現在開燈好像……早知道就不要關燈。


「隨便你啊!」我轉身背對著她。


就這樣,一切聲音就在小美脫衣服的聲音結束後全部靜了,真的很安靜。但我已睡不著了,我在等,等小美睡著了後偷偷看看她的身體。不知道是等了多久,只是認為小美應該睡了,於是我慢慢的轉身過去……我一轉身過去小美忽然開了燈,我以為我的惡行被她視破了。小美開了燈然後下床走到浴室裡,我以為她要來罵我,結果她跑到浴室裡。她什麼時候連褲子也脫了,我見到小美只穿著一件純白的內褲。她站在洗手抬那用毛巾擦拭著身體,我看著她側著身體擦著,見到小小的乳房一顆還沒有完全發育成熟的奶子。我見小美小將內褲脫了下來,但並沒有看見什麼因為她側著身體。我已充血了,完全的充血了,我如果不做點什麼事我會流鼻血的……我……我已受不了了,我下了床,衝進浴室裡,我抱住小美親吻著她的粉頸。


「安……安……你……」


我不讓小美有說話的機會,將我的嘴湊了上去。起初小美爭紮著,想把我推開,我這時那容得她推開,我一定要做些什麼事才行。我不敢一下子就摸她的淫穴,我先愛撫著小美的乳房。有點感覺硬硬的,和小芳的一樣,未成年女孩子乳房都是這樣子,半熟的青蘋果。我右手很用力的抱住小美的腰,然後將我的褲腰帶解開然後脫掉褲子。我拉小美的手來摸我的雞巴,起初小美不摸,我就壓著她的手來摸最後她已直接伸入內褲裡摸我的雞巴了。我也開始放鬆緊抱小美腰的右手,我將左手將小美的右腿給拉起,然後讓小美坐在我彎曲立起的膝蓋。


小美就坐在我的膝蓋上然後擺動著她的腰,也就是用陰唇在我的膝蓋上磨擦著。我感覺我的膝蓋有點濕濕的感覺,知道小美開始興奮了。我放下膝蓋左手仍然抱起小美的右腿,右手在臀部亂抓著。小美緊緊的抱住我的背部,還在我背部抓了好幾道痕。那幾道痕我不知向小琪解釋了多久她才相信我的話,我騙她和同學玩時,輸的人要在背部讓人抓,因為大家都還是處男的年紀,根本不會去想那些抓痕會帶來負面影響。


小美跳了上來,雙腿夾住我的腰。這表示要我抱她到床上去,於是我雙手抓著小美的臀部然後走到床上去。小美很輕,一百五十五左右的身高配上不到四十五公斤的體重,我抱她並不感覺吃力。我讓小美躺在床上,然後我壓著她與她接吻。小美的接吻技巧很不成熟,但是她愛撫雞巴的手技可不是蓋的。我在猜想,她可能是與客人上床都不與客人親嘴,大概也沒交過男朋友,所以與她親吻感覺她的舌頭很笨,但她很開放因此我的舌頭一伸出來她就將嘴張開,讓我的舌頭隨意在她的嘴裡擩動著。我略移動了身體然後吸吮著小美的小乳房,她的乳房比小芳的大,她年紀比小芳小,我想大概是被人摸大的吧!聽說女人的奶是會越摸摸大的,尤其是在發育期時摸更明顯。雖然奶頭已變黑了,但是卻也是另一翻情趣,我也舔得很高興。我一直舔,舔到大腿根部,我不敢去舔小美的淫穴,雖然顏色還是很漂亮,但那不知給多少男人插過了,我可不敢領教。


親吻到大腿,我又向上親吻回來,回到嘴,我已握握住雞巴了。我讓龜頭在淫穴上下來回磨擦著,然後再將雞巴插入。小美動了一下也叫了一聲,這大概叫準備定位了,好像每個女人都會這樣,至少和我在一起的女人都是這樣,她們都會先動一下然後叫一聲然後碞閉著眼睛。我開始慢慢的推動我的腰部,我輕輕的挺進抽出。小美輕輕的發出浪叫聲,她的聲音大概是從嘴角及鼻子發出的吧,因為我看著她的臉,她是閉著眼睛及嘴,她不看著我,好像是把我當作是客人吧!我與其它女人作愛,她們也會閉上眼睛,但,都還會張開眼睛看著我,然後會露出她很滿意的眼神。


小美從頭到尾都是閉著眼睛閉著嘴,我忽然覺得這樣作很沒趣,於是改換從背後插入,我讓小美翻身成為狗趴式的方式。我一手扶在小美的腰一手放在她的肩上,一挺一伸的動著腰部。我覺得小美的淫穴很緊,夾得雞巴很舒服,小美也很會配合我的動作,真看不出來小小年紀竟然有這等功力,龜頭磨得舒服極了。後來我的動作越來越快越動越大力,直到這個緊要關頭我才聽見小美張開嘴叫出真的浪叫聲。可能是搞得她太爽快、太痛或者是終於刺激到她了,所以她才開口叫出聲音來。滿足了我的慾望後,我累得躺在床上,小美則保持原來的姿勢喘著氣。


我見著臉紅紅的小美,我想看看她是不是會哭。


「舒服嗎?」


我推了小美的手臂一下,小美笑笑的點著頭。


小美向床尾爬了過去,爬到我的腿邊後,將我的雞巴緊緊的握在手中然後向上擠。她的用意是要將殘留在雞巴裡的精液給擠出來,我略抬頭看著她弄,她的技巧很成熟,好像常常在做似的。她這樣擠著,果然有幾滴精液又從龜頭流出來,小美再將雞巴含在嘴裡吸吮著,像雞巴裡還有精液似的她要將它給吸出來。我摟著小美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