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情色恩仇錄(1)



硃砂的長袍鋪地


雙乳掙脫了他雙手的束縛


像是樹上的梨


沒有被摘掉


隨風搖擺,反而更高


它們傲視群雄


下邊是護國大臣站立(顫慄)的地方


王公貴卿,以此地為榮


現在都在我的雙乳下


我乳頭堅挺,像鷹眼


眼觀六路,利爪攬八方


每個大臣下體,都支起帳篷


撓頭嘬腮,目不斜視


所謂三朝元老,不過想掀裙探寶


剛直不阿正卿,更是要抄劍御疆


封疆護業武將,急欲脫去甲冑


能言善辯的謀士,都想拜倒我石榴裙下


高大的魁梧,瘦小的精神


我乃山頂鳳凰,有紮實的聖上做後盾


我要飛……


威武的朝綱被我褻瀆


聖上金蟾吞果,下盤爆粗


果然一桿丈八張飛矛


上可以擋明刀暗箭


下可以探幽幽神谷


橫掃中華十萬土


我樂意奉隨,趴於龍台


聖矛前衝,桿沒谷中


聖手腳運通,為性不辭勞苦


我全力配合,高處不勝寒


駕馭龍頭,翩翩起伏


掌心拍股,龍體騰躍


試問中華誰如此,敢把龍體做蒲團


陰道是深邃的


乃宇宙的開端


神秘卻值得探索


女人是值得尊敬的


生命從此誕生


人類由此繁衍


天降雷雨,電劈巨松


聖上開始射精,帶血


如蝶拍輕浪 ,雨滴燕巢


浴火中我產下一子


我以我血薦軒轅


他有火紅的頭髮


全身無毛


猴王狀


命裡注定妻妾成群


第二天清晨


一個漂亮的大公雞走在


宮廷門口,一聲長鳴,叫起太陽


驕傲一個轉身,變為鳳凰飛走


西門峰讀完了詩歌,覺得好笑,如果她是媚娘,那麼自己就是皇上,他很滿意他的角色。


潘金翠發現西門峰最近房事要求減少,而且手機說話老是躲著她,心裡有了疑惑,終於趁著西門峰洗澡,查看了他的手機,你知道她怎麼知道鎖屏密碼的嗎,那是因為西門峰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碼,潘金翠一試就試出來了。


潘金翠看見了他與李萍娜的談話,如天打五雷轟,她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最好的閨蜜,與自己的老公通姦。她把西門峰一手拉出浴室,狠狠的罵了起來,西門峰赤身露體,本來想狡辯,但是一看到她證據在手,頭像他的陽具一樣,深深的低下,一言不發。


潘金翠罵到自己累了,看西門峰沒有回答,意猶未盡,她用西門峰的微信呼叫李萍娜。


新西蘭與中國有五個小時的時差,李萍娜這時候已經上床睡了,她看到西門峰呼叫她,這麼晚了一定是好消息, 她興奮得顧不上穿衣服(她有裸睡的習慣)就接受了呼叫。


當她看到屏幕那邊的潘金翠,她全明白了,潘金翠讓她看了西門峰裸體的形象,大罵李萍娜勾引她老公,姦夫淫婦兩個裸著身體,讓潘金翠心裡的怒火燃燒,李萍娜也是豁出去了,兩個原來最好,無話不談的閨蜜,現在用人間最惡劣的語言交鋒,語言骯髒到『驚走飛蝶,掩耳黃蜂』。


西門峰冷冷的在旁邊聽著,一言不發,偷偷把褲衩穿上,大大的陽具還是頭朝下,可是他的頭開始抬起來了,看官,你們以為他內疚嗎?不是,他最喜歡這樣,兩個女人為了他一個男人像蟋蟀一樣在掐架,他高高在上,如站在乞力馬扎羅山峰上,看見動物野蠻地為了求偶,在互相廝殺,還不是為了我嗎?他點了跟煙,美美的抽了起來,空中吐了一個煙圈,然後又跟隨著在這個煙圈中又吐了一個,看到兩個煙圈空中碰撞,如霧散開,他笑了。


兩個女人吵完了,潘金翠把電話一關,看著西門峰,西門峰講:「你氣撒完了把,要離婚隨便。」 說完就上樓睡覺去了。把潘金翠氣的欲哭無淚,直恨自己紅顏薄命。


李萍娜這邊也是氣的冒出三味真火,她恨西門峰不檢點,讓潘金翠知道了,轉念一想,也好,紙總有被戳破的時候,這下坦然了,不用害怕每天都想。如果被發現了怎麼辦?


第二天,潘金翠沒有上班,她哭著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劉興,劉興沒有想到這麼快這個事情就暴露了,安慰了她幾句。放下電話,想到在學校那個雪夜,他開始對西門峰有些憎恨,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家花不要采,這可好,他那裡近就搞那裡,他同情李萍娜,開始替她打抱不平了,畢竟是大學好友嘛,連生意都不可以在朋友之間做,為什麼愛情反而可以呢 ?


第二天晚上,潘金翠想出了一個招,她命令西門峰告訴李萍娜,要按照打你一炮,還我三炮的公式教訓西門峰。晚上她騎在西門峰的身上如母狗發情般要愛,西門峰大呼饒命,但是心裡高興的要命,所謂女人發情,神鬼難擋。可憐李萍娜,千里之外還替西門峰擔著心。


第十八章: 張金榜的夢想


這段時間,張金榜也沒有閒著,早把李燕燕吹了,又不知道勾引了哪個大學生,他與一般人不一樣。


一般人看見別的女子有男友就知難而退,但是他偏偏覺得把有男友的女子搞到手才是真本事,他喜歡那種一開始被拒絕,然後接受,然後半推半就,然後被搞定那種勝利感,讓他總是在做愛後情不自禁地大叫:「太,太舒坦了。」


他還是風流本性不改,到處的沾花惹草,很快許敏就發覺了,兩個人大打出手,惹來了警察,把他關進監獄三周,在新西蘭,如果夫妻打架,那是刑事案件,而且警察偏向女方。這跟中國不太一樣,因為中國警察認為是這是家醜,一般不介入。


他非常留戀東莞的洗浴中心,覺得新西蘭缺少這一個項目。 他買了一大塊地,準備自己建一個,他把劉興和西門峰找來,告訴了他們自己的計劃,也正式聘請他們為經理,劉興負責建設,西門峰負責人員的招聘。


劉興一看這麼大的項目,心裡沒有底,但是西門峰倒是躊躇滿志,他想反正也不是他出錢,但是可以利用這個職務勾引女孩子。


幾個月過去了,兩個人的差異就看出來了。


劉興非常刻苦,勤奮學習,但是由於 天性,造成了他幹事情縮手縮腳,唯唯諾諾,放不開,與張金榜要的速度不匹配,老是在省錢,細緻上花功夫。


反過來西門峰倒是做的飛快,反正不是花自己的錢,他倒是經理部,按摩部,前台,服務員等招聘的樣樣俱全,而且時不時的與那些來應聘做按摩的小姐保持著私密的來往,但是老實講,也是花了大把公司的銀子。


張金榜這天把大家召集到散人閣, 這幾天跟許敏老是吵架,到了快離婚的地步,他心情非常不好,酒菜上齊後,他劈頭蓋臉就對他們一頓臭罵,他罵劉興影響了他的進度,罵西門峰花了太多公司的錢,而且給那些員工工資過高等,婆婆媽媽的罵了有二十分鐘,劉興氣的沒有吃的慾望,但是西門峰倒是邊被罵,邊把桌子上的龍蝦尾巴加到自己的盤子裡。


張金榜還要繼續說,電話來了,是許敏,兩個人在電話又吵了起來,他起來說要回家辦點事,先離場了。


他一走,劉興氣呼呼的大叫冤枉, 說自己這麼勤勞,還費力不討好,沒有心吃飯,想回家。 西門峰倒是攔住了他,他一邊吃著三文魚刺身,一邊拿出一隻餐廳剛要的貴煙,抽出一支抽了起來。


西方國家現在餐廳都不讓抽煙,他們雖然在單間, 但是劉興也覺得不好,讓西門峰掐滅。


西門峰露出他的黃牙,大笑到,老同學,這些美酒佳餚,為什麼不喝好,吃好呢,然後再干革命。接著他說道,既然張金榜這麼無情,可以把我們像馬仔那樣隨便吆喝,我們為什麼不做大一票,乾脆把他的基業連鍋端,將來要讓他給我們打工。同時他也把李萍娜和潘金翠的對罵告訴了劉興。


劉興也是怒火衝上頭,說道:我們一言為定,你領頭,我聽你的。 當共同的危機出現時候,聯盟就自然的建立了。魚群在網來的時候,不會齊心協力的大家共同掙破漁網,只會各自拚命的逃走,可是我們不是,我們是最高智慧的人,這個時候,老同學加利益自然成為聯盟的紐帶。


西門峰為了鼓勵劉興,給他講了玄武門兵變的事,鼓勵劉興要學李世民,千萬不要學李淵和其他全家,否則真成了李冤了。


他告訴劉興,他成立一個公司,為了以後用,劉興不知目的是幹嘛,但是答應了。


劉興回家後,打開瓶啤酒,邊喝邊想,西門峰真是狠,他不喜歡這點,但是他承認西門峰的主意非常大,關鍵時刻靠梟雄,他期待著西門峰的彌天大計。他渴望跟人聊天,他呼叫了李萍娜。


李萍娜跟潘金翠吵完,也是心情不好,她接連幾天呼西門峰,但是不見回應,直覺知道西門峰退了,她一下變得憂鬱了,班也不想上,後來找醫生辦了個病退,


天天也是以淚洗面,覺得萬念俱灰。


見是老朋友呼叫,趕緊接了,她也把西門峰對她的許諾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給了劉興。劉興本來就對李萍娜有好感,聽完她說,也是替她憤憤不平,他知道西門峰把平常玩女人的那一套用在她身上,他覺得對老同學就太無情無義了,在交談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問道:「你是否願意來奧克蘭, 到他的家門口跟他們面對面的對峙,復仇?」 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說出這句話,是否腦海深處潛意識讓他幫助她,也許是心靈深處的愛,總之,李萍娜聽了,可憐而懷疑的說道:「你是否可以幫我? 」 「一定。」 劉興堅定的說。


在劉興的日誌上,幫李萍娜復仇,報復張金榜,成了自己的頭等大事,懦弱的他在黑暗中站起來了,他開始想西門峰,覺得要像他那樣,有仇必報,要成為一個果敢,冷酷的人,他在撒尿的時候一個寒顫,覺得如此的爽快,頂峰上無左右,不讓任何一個陰影籠罩自己。


許敏的車壞了,求西門峰給介紹個修車的,西門峰腦筋一轉,有了主意。他認識一個叫阿強的修車人,東北人,長得五大三粗,也算英俊,修車多年,不請客的他終於吐血,請阿強在散人閣吃飯。阿強覺得奇怪,西門峰一個大地產經紀,請我有什麼貴幹?


到了飯店單間,阿強一看幾樣精品菜,還有他最喜歡喝的新西蘭著名的昂貴的雉鳶葡萄酒,他立刻精神來了,西門峰對人性的琢磨還是透徹的, 他在席間慇勤的勸酒,遞煙,把阿強伺候的暈暈乎乎,非常舒服,阿強多次打著飽嗝說,有修車的事情儘管提,西門峰笑著把自己的事情講了,說了修車的事情,阿強一口答應下來。,同時約定,希望阿強留個空間給他們,不要干擾他們。阿強一口答應了。


西門峰惦記許敏也很久了,只是礙於張金榜是他的老闆,沒有動作,現在既然準備魚死網破,他也豁出去了。


他的精心安排是這樣的,把許敏從家裡先約出來,然後在散人閣吃飯。 她果然是一個別緻的女郎,才31歲,一身藍色的耐克運動服透出青春的美麗。許敏原來並不特別喜歡西門峰,但是當她一看到桌上的幾盤精緻佳餚,全身自己喜歡的,不禁喜上心頭,她本來就長期沒有了性生活,生活中僅僅有張金榜這一個男人,碰到西門峰這麼善解人意,互相傾訴生活中的不如意,再加上這瓶激流島的雉鳶牌葡萄酒,她不禁多喝了些, 半醉在酒桌上。


西門峰有酒量,他平時不喝,但是真喝的時候他是不怕的。 他結完賬, 把許敏攙到車上,開車往阿強的修車鋪駛去。


到了那裡,阿強一看,忙迎了上來,西門峰告訴阿強右邊的剎車燈不亮了。阿強一查,好修,換了個燈泡,西門峰使了個眼色,就說還要檢查一下,讓阿強檢查一下底盤,然後就讓他把車放到升降台上,懸在空中。


在空中的車裡,西門峰使出渾身解數,手腳並用,很快讓許敏性慾高昂的如爛泥一般, 空中的車左右搖晃, 許敏連連驚叫,但是雙方都覺得很刺激。


當看著許敏的車往家開去,西門峰口吐著煙圈,覺得自己的百年大計完成了第一步。


第十九章: 李萍娜再次來新


有了許敏這個內應,西門峰等於在張金榜身邊安了一個奸細, 張金榜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眼中。


許敏這下好了,一反常態,不干涉張金榜的自由,而且掌握的張金榜去會女人的規律,有時候甚至在他出去找相好的時候,把西門峰叫來鬼混,也是一種報復。


西門峰脫得精光,在張金榜的床上與許敏做愛的時候,他想的是張金榜作為自己的經理,一輩子耀武揚威,但是自己原來在他新買的奔馳車上干女人,現在又在他自己的床上,操著他的老婆,想起來是他在為自己打工呀,得意的哈哈大笑,一個沒忍住,放了個屁。


看到許敏怕臭的躲避,想想他張金榜要回來聞自己的屁,他更加大笑起來……


張金榜玩了一輩子女人,自己的女人卻被自己最看不起的部下玩,西門峰一輩子被張金榜看不起,但是卻玩了他的老婆,還要算計了他的錢財,真是:天若有知天亦惱,人間到處是滄桑。


李萍娜在劉興的幫助下,快速辦好了簽證,在一個風雲交加天,離開咸陽飛往奧克蘭,在飛機上她看到了梨香湖,想到她的青春每一寸光陰在這裡度過,感覺聞道陣陣梨香,她的眼淚一下流了出來。


到了奧克蘭,出了機場,她一眼看見劉興在海關口等她呢,她推著行李,小跑如飛的衝過去,一把抱住劉興,兩人吻了起來, 這個吻,從哈工大主樓那天晚上開始,穿越了時空,持續幾十年,算是有了結局。


劉興開車到他預先訂好的汽車旅館,行李安排好,李萍娜一把解開衣服,她兩個豐滿的乳房如梨一般蹦出,她一半報恩,一半重溫舊夢的要把自己的身體,完整的給劉興,她要讓劉興重溫哈工大那天雪夜的溫存,劉興和她在做愛中都哭了……


第二十章:錢來了


張金榜這陣子很煩,工程進度沒有著落,錢大把大把的花出去,他是有錢,但是大部分是在國內,他開始找人要把錢通過地下錢莊匯出來,但是這是個麻煩事情,因為沒有人會把二個億的錢一筆匯出,這是有風險的。


順便講一下,中國是個外匯管制國家,地下錢莊是非法的,雙方換錢的程序是這樣的:


地下錢莊利用在境內和境外銀行分別開設賬戶的方式進行非法兌換新元和港元,並從中收取萬分之五至千分之一的手續費。地下錢莊在國內銀行開立賬戶。當有客戶找他兌換外幣時,只要按約定將人民幣匯入指定的境內賬戶,他便會通知境外同夥將外幣匯入客戶的境外賬戶中。如果客戶想用外幣兌換人民幣,則需要將外幣匯入指定的境外賬戶中,然後地下錢莊會將人民幣匯入客戶的境內賬戶中,像這樣的手法從表面上看,境內的人民幣留在境內,境外的外幣也沒有入境,但實際交易已經完成。這種「對敲型」地下錢莊,資金在境內外實行單向循環,沒有發生物理流動,通常以對賬的形式來實現「兩地平衡」。


那麼對換錢的人,風險來了,1:地下錢莊的操控人有意黑你的錢。2:當你打錢到他指定的賬號時候,他的賬號被查封,資金被扣住,你覺得已經給他打款了,他必須給你錢,但是他卻會說:「你的錢被扣,我也沒有辦法。」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客人會把大資金分期,分批來交換,比如每次就換二十萬人民幣,那麼哪次出事了,哪次就損失二十萬,這樣就可以讓人有預謀的止損。如果張金榜需要換二億,那麼二億除以二十萬,就需要跑地下錢莊一千次,就是一次換二百萬,也要跑一百次,他煩啊,哪裡有這個時間?如果一次換一億呢,不是兩次就完了嗎,問題是看官,要是你,你敢這麼做嗎?


西門峰明顯的感覺到這是個機會,他給了許敏一個任務,一定要攬下這件事。


人也怪,許敏自從也有了姦情,女人或許內疚,反而沒有那麼大脾氣了,而且對張金榜私生活也不管了,這在張金榜看來反而是她更加溫順了,她本來就漂亮,沒有脾氣後,連笑也嫵媚了。


這天,許敏練完鋼琴(她學了五年鋼琴),想起今天是國慶,她準備好好做幾個好菜,跟張金榜團圓一下,更重要的是要完成西門峰的任務,把換錢的事情抓到手,西門峰告訴她,搞到這筆錢他們就結婚。


張金榜回家了,他剛從相好的地方回來,身上還有那個女人的香氣和溫馨,怕讓許敏聞道,本來還有些顧及,但是回家看到許敏笑臉迎春的上來,就把顧慮打消了。


許敏等張金榜落座,滿上一杯激流島的雉鳶 酒,深情的說道(這個時候假意也許動了真情),老公,節日快樂,一仰脖喝下,她脖子上的新西蘭毛利玉墜如天鵝項上的明珠,那是張金榜與她剛來新西蘭去南島孤人仙境時候,給她買的。 張金榜舊情大發,一口喝乾了酒杯,抱住許敏狂吻起來,這一次許敏真情配合,張金榜把許敏一把抱到鋼琴上,開始脫衣服,所謂人在琴上,情在空中,每一個動作,都把琴鍵敲響,煞是好聽,兩個人在琴鍵每次愛的碰撞,都變成一隻音符,在空中激盪成一首「愛的羅曼史」……


酒足飯飽,淫慾思完,張金榜最近感覺許敏溫順多了,所以警惕也放鬆了許多,畢竟是自己的老婆,他就把欲從國內調資金的麻煩事情給她講了,她溫柔的一吻,說道:「你每天這麼忙,我給你跑吧,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 張金榜看到今天許敏這麼主動配合,還善解人意, 如雨後海棠,卵後母蛙,一把又拉到床上,來了個二踢腳(第二炮)……


許敏掌握了張金榜銀行的所有信息,就在於西門峰幽會的時候告訴了他,西門峰非常高興,他知道這時候是獎賞許敏的時候,他滿意的用他的陽具前後夾擊,讓許敏爽的不行,直到陽龍出竅。


許敏跟西門峰講了換錢的過程,說要一千次,給西門峰氣的說:「就是一天一次也要三年多呀,不行,這邊的工程進度要受影響,就二百萬一次。」 許敏想想也是,不可能換個錢要一千天呀,如果再有延遲,時間豈不更久? 她問西門峰知道哪個地下錢莊可靠?西門峰信口就說:「當然,我知道一家,我是他們的老客戶了。」 許敏這個女人,也不想想,以西門峰的家底,有多少錢要通過地下錢莊換?


西門峰以前是有些錢從國內帶來,每次都是把國內現金提出來,然後特意買了一雙大兩號的鞋,然後把錢用塑料袋包好,藏在鞋底,當然也會在褲衩裡邊縫個口袋,把錢藏在那裡。 有一回他在飛機上看見空姐想入非非,不禁陽具抬頭,但是一下碰到錢上,這下他驚醒了,不能洩密呀,他的葛朗台心戰勝了性慾,陽具如開過花被太陽暴曬的蓮蓬,蔫了……


溫存完畢,西門峰帶著許敏駕車朝他知道的一個地下錢莊開去,這個地下錢莊不大,地點也比較偏,老闆是一個胖胖的中年婦女,西門峰跟她聊了起來,從原來是做什麼的到最近的生意,天南海北的問了個遍,覺得靠譜,要完了聯繫信息就離開了。


車上許敏問:「覺得可以嗎?」 西門峰說:「可以。」 「那麼兩百萬一次?」 「不,是兩千萬。」 「什麼?」 許敏覺得一次兩千萬太多了,西門峰通過對女人的瞭解,覺得醜的女人最靠譜,按照他的直覺,這家應該是個正經的生意人,兩千萬一次也要十次才能搬完這兩億的資金,所謂朋友妻,不可欺,但是他沒有這種想法,他沒想到張金榜這麼有錢,覺得這一票干的大,值得。


住幾天酒店後,劉興把李萍娜安排到他的一個朋友那裡去住,每天總是回去看看她,兩人幽會,做愛,對於劉興,他有時候覺得對自己老婆有些內疚,李萍娜則過上了新西蘭的生活,一切都是新奇,她也喜歡在夜裡到院子中,聞著花香,喝著酒,她在等著那一天。


工作上,劉興時常與西門峰見面。每次他催要錢的時候,西門峰總是講馬上,當然他們也見張金榜,每次都是被罵,忍著,等待著,兩人暗中互相鼓勵。三個人互相都是朋友,更是敵人。


西門峰督促著許敏換錢,每次成功到賬後,兩人都欣喜若狂的開房間,他們管這個叫慶功炮,許敏實在佩服西門峰床上的功夫,比起有糖尿病的張金榜強太多了。


許敏問過西門峰,是否錢都到賬後就可以結婚,西門峰說先不急,他要等工程完工後,這裡邊還要做一些動作。往張金榜這邊交代就是按照一天二十萬的換錢速度來進行的。許敏怕不靠譜,告訴西門峰自己要留下五千萬,西門峰怕出簍子,也就隨她了。


工程隨著資金的進入在加快進行,西門峰把錢都是先打到他自己的公司,過一道手,然後再打到各個地方,這就造成了所有的錢都是他付的假象。


工程快到了尾聲,張金榜出事了,他發現了許敏和西門峰的姦情,在家裡說一不二的他,把許敏打得鼻青臉腫,許敏報了警,警察到家裡,把他逮捕入獄。


西門峰一聽,覺得這是絕好的消息,他趕快跑到許敏家,虛情假意的安慰了一陣許敏,同時告訴許敏,不要和解,他要把張金榜判監入獄, 同時他開始排擠劉興,在全部工程完工後,他要獨吞。他借口工程用錢,讓許敏再拿出四千萬,留給她一千萬,算是良心發現。


第二十章:洗浴中心完工


洗浴中心終於完工了,西門峰給它起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叫「蛙池」,他依然幻想著男女成雙成對的集體在池中做愛,蛙聲一片,這會他要是那只最大的蛙,抱著蛙後,他幻想可以選美比賽了,蛙公主和蛙皇后 ……


在許敏不同意和解的情況下,張金榜被判入獄一年半。 許敏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高興,她覺得現在可以與西門峰成為長久夫妻了。 當她當面問西門峰的時候,西門峰明確的拒絕了她,還用刻薄的語言讓她明白了他不過是在利用她罷了,她大哭了一場,移民去了澳洲。


劉興連「蛙池」的董事會都沒有進去,他氣的找西門峰也大吵了一頓,沒用,西門峰認錢不認人,劉興知道,到時候了。


他接上了李萍娜,在吃晚飯的時間帶她到了西門峰家。 開門的是西門峰,他一看到李萍娜就愣住了,潘金翠聽不到動靜,趕緊過來一看,也愣住了,然後激烈的罵戰就爆發了,李萍娜大叫:「西門峰,你把你許諾我的說出來。」 潘金翠則尖刻的回罵:「不是你犯騷,我們西門怎麼會被你誘惑?」……


西門峰冷冷的看著這一切,他心裡跟明鏡似的,他記恨所有的人,慶幸自己沒有把劉興請進董事會。


劉興心裡也很清楚,從大學時代他就知道自己不是西門峰的對手,但是這個報復手段也讓西門峰出乎意料,他也滿足了。


等兩隻母雞的雞冠都被斗沒了的時候,大家都知道該結束了,劉興帶著梨花帶雨的李萍娜,上車走人,這邊,潘金翠又開始大罵西門峰……


劉興做翻譯時,工作的原因他去過監獄,奧克蘭有兩個監獄,一個在Mt Eden,這是一個古老的監獄,設備陳舊,負責關押還沒有被宣判的犯罪人員,還有一個新的,叫Poremoremo,這裡關著判完的犯人,其中裡邊又分為低危險區,這裡關著輕微犯罪,刑期在2年以下的,中危險區,這裡關的是八年以下的,還有高危險區,這裡關著謀殺,販毒,強姦等重罪犯。監獄的職能是:


1: 隔離


2: 懲罰


3: 改造


但是在發達國家如新西蘭,只有一個職能,即隔離。犯人在監獄除了沒有女人,酒,互聯網,其他的生活跟在平時一樣,自己的單間裡有廁所,有獄友聊天,打球(乒乓,籃球,排球,健身房),免費隨便的吃喝,不用勞動,如果勞動了還有工錢,在中國人眼裡看來,近似夏令營。


張金榜進去後,關在低危險區,相對自由較多,劉興去看過他一次,他講起過去的往事老淚縱橫,悔不及當初。


第二十一章 :結局


斗轉星移,大家在各自的軌道繼續運行著。


最先倒下的是劉興,他嚴重的心臟病終於使他倒下了,還是死在最初進醫院的那張病床,這回他只有去地府抱怨了。


人最怕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最喜歡被愛那種感覺,劉興都嘗過了,他可以死無遺憾了。


呂紅死了,這是在他通知呂紅他快不行了的時候從她同事的回復中知道的。不知怎麼,他沒有感覺到悲傷,反而覺得就快要在地獄見到她了(劉興不信基督教,所以他覺得自己上不了天堂),他期待著。


李萍娜來看他的時候,正看見劉興的老婆在那裡,她打了個招呼,上前去看劉興。


劉興托著虛弱的身子,緩緩的交代後事。原來劉興的媽媽死在深圳,他在那裡真正感覺了傳統文化的沉澱。他看見嶺南派的人披麻戴孝,頭拴白繩,手持一幡,前邊有道人吹喇叭,哭天撼地。


也有另外一個地方的風俗是讓大和尚,紅袍袈裟,唸唸做法。眾人齊跪,等著火化爐把親人燒入雲霄,然後等待著骨灰盒。


但是讓他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基督徒,兩排教友全身白衣,女人頭髮扎上黑色的髮帶,大家含淚齊唱聖歌,歌聲隨著一群鴿子飛出大殿,讓劉興羨慕不已。那個時候他就定了,要基督徒的葬禮儀式。


他臉朝著北京的方向看去,他從那個地方來,卻回不去了。他費力氣哼了一首他的新歌:懷舊


我站在海角天涯,先人足跡 先人氣息


在驚濤駭浪之間,浮現出戰時赤壁


沒有戰鼓旌旗雷動,沒有殘缺的屍骨填滿溝壑


只有依稀彷彿看見的 是你那蒼老慘白的臉


背後是長江黃河,流不盡過去的歷史


手摸著發黑的泥土,地下埋不盡忠骨


看滔滔不絕的朝代,看不完淒涼悲傷的故事


結束了戰爭的戰場上卻早已看不到 公孫起(秦將白起)。


希望能回到你身邊, 我那萬般留戀離失的故土


兒時的往事依然還在腦海瀝瀝反覆出現,噢


忘掉過去未完結的詩篇, 寫下你已經忘卻的童話


乘赤兔隨風搖曳悄悄回到我的故居 阿房宮殿


我夢想在浩宇瓊閣,隨著嫦娥翩翩起舞


碧玉妝成樹高 羅裙伴著燭影


看天淡銀河垂地 就連碧兔自己也會感覺寂寞


不知天女何時也要趕快離開故土,躲避妖魔


在天之靈的先祖,請不要把我拋棄


肩膀上扛著寄托,再也不會哭泣


沿著先輩崎嶇的足跡 我靜靜漫步在無古無來的泥濘


身後只有深邃絕望的影子陪伴,跟隨我


希望在水面上破滅,留下斑斑點點的痕跡


過去的城牆殿堂在雷聲隆隆中全然傾倒, 哦


忘掉過去未完結的詩篇, 寫下你已經忘卻的童話


乘赤兔隨風搖曳悄悄回到我的故居 阿房宮殿


我們從此不再懼怕,試問秦皇漢武


我心裡揣著希望 太空中尋找女媧


忘掉孩時萬番天真也忘掉那時你給我留下的寂寞


但是我卻依然沒有忘記你那蒼老又陌生的臉


他有氣無力的唱著,周圍的人都淚流滿面了……


他囑托李萍娜給自己買個大理石墓碑,要把自己的這首詩刻在墓碑上:逝者的詩歌


來,遊魂


在寂靜的夜裡


聚到我的周圍


刮掉你們的鬍鬚


因為它是遮蓋謊言的源頭


衣服也脫掉吧


偽裝下沒有神聖


赤裸的時候


最出真理


只要有月光


罪惡就會收斂一點


我還是跟以前一樣


靜靜地躺在墳墓裡


你們帶來的詩集


放在墳頭


雨,會溶解它們


然後滲透給我,拜讀


至於評價


看墳頭的花


還要把他的照片鑲嵌在墓碑上,即便他在地下,也要睜著眼睛看世界,來過一次,就不會忘記,他會依然在地下,喋喋不休。


他的墓地,就在奧克蘭機場附近,叫 Mangere Lawn Cemetery & Crematorium。李萍娜去過一次,老遠她看見一群烏鴉群集在墓碑,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那是否是劉興像往日一樣,在跟他們理論?抱怨?李萍娜快步上前,那些烏鴉急速飛走,消失……


李萍娜覺得她已經幹完了她想幹的一切,她想出去旅遊一下,散散心。


看到夏威夷的遊船的廣告,郵輪的名字還很好聽,叫驕傲的美國(Pride of America),就訂它。


當她坐的飛機到了夏威夷後,一下飛機,他看到了成群的乞丐,畫地為牢的在乞討,她頓覺淒涼,原來乞丐還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盤,可是我的地盤在哪裡?


郵輪上人山人海,她的房間有陽台靠海,可以看見落日的餘輝,好像在梨香湖那樣,一樣的太陽,一樣的光,可是心情卻大相逕庭,那個時候為了希望而生活,現在沒有了希望,生活也乏味了。


早上起來,看見遠處海面上有一大一小兩隻鯨魚,噴出的海水染出一道金光圈,像是佛光金頂,她幻想可以坐在那水墊上,與他們作伴,跟他們暢遊大海。


聽船上廣播說今天要看火山,導遊提醒讓穿球鞋,李萍娜準備好了。


船到岸了,她隨著大隊人馬往山上走,感覺離天越來越近,也越來越熱,聽到了轟鳴聲。等她到了人群中,看見了遠處的活火山,那是基拉韋厄火山,導遊說據說從一九八五年就開始噴發了。李萍娜心一動,八五年,那是我剛上大學,最幸福浪漫的一年,難道是巧合,它是紀念我?看到紅色的火山口像太陽般,上下起伏著,有煙霧升起,那不是心臟的顏色嗎?


她忽然有了一股衝動,衝進去,那是我揮之不去的記憶,如果融化在紅色裡,那有多好,生不能如夏花,那麼死若熔岩,紅火一輩子,人一輩子的願望,到死可以實現了。她想著,一個箭步跨過圍欄,不顧四周人群的驚歎聲,向著火山口衝去,隨著距離越來越近,她的全身已經開始燃燒,跟太陽和火山口的顏色終於一樣了,然後一個魚躍跳入,消失為一團煙。


她出生無聲無息,終於在死的時候,可以有人們的驚叫聲陪伴了,火山口沒有因為她而停止,夾帶著她的希望,依然在向天空噴射著。一輩子總是做燈泡陪襯別人,生不能當中心,這一次死在地心, 她如願了……


西門峰離了婚,無所謂,他才不在乎呢,女人有的是,現在他有錢了,所謂:「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你若有錢,妻更精彩。『 他經營的」蛙池「,生意蒸蒸日上。他有時候會傍晚到一樹山,望著萬家燈火,領會一覽眾山小的感覺,然後到散人閣雅間,要一瓶」雉鳶「,幾碟涼菜,對著湖面,慢慢的品,空氣中會聞道奇異的梨花香。 他自己作詩一首:


我是誰


我乃


君王中的君王


萬歲中的萬歲


龍中之龍


帝中之帝


聖中之聖


神中之神


我喜歡隨秋風,攜長劍


披著紅色的斗篷,驅逐世俗


沒有什麼可以是我的障礙


我可以趕虎豹,驅鬼神


屠妖魔,囚眾佛


我如梟龍 藏於世間


隨情而來,隨欲而興


駕馭情感,掌控未來


潘金翠離婚後,信了天主教,如果你去奧克蘭城裡的大教堂,每個禮拜天上午十點,就會看見她準時去敬拜。


張金榜出獄後,無家可歸,西門峰還是把他請進來,做了屁珠培訓師,他對自己新的職業還是敬業的,也感謝西門峰能給看在他一無所有的份上,給他一個輕鬆的職業,他每天盡職盡責的教著,活著。


有時候在他做累休息的時候,他也會仰望夜空,想著過去的榮華,不禁脫口吟詩一首


記住放縱的時候


當我放縱的時候


春鴨在水面抖動著翅膀


水珠潑濺四處


到處是淫蕩的笑聲


雌性的催情荷爾蒙


混合著月季的香氣


水波紋般在空中瀰漫


我已被情色所迷惑


分不出顏色與香味


頭部腫脹如公牛


在一個個水波中遊蕩


她出現了,如鬥牛士


手拿一個銀針


點撥我進入迷宮


裡邊有我愛過的所有女人


拋棄我的,和被我拋棄的


像門口的狗,野性但是又溫柔


愛,有時候用偷窺的角度看


更美麗


我不禁口中狂哮


是要隨波逐流


還是對舊事的怨恨


不知


但是那些女人都被我驚走


尾巴蓋住私密,臉上禮貌地微笑


不屑不語


讓我感覺到人情冷酷


低頭望水


我的頭像變為哭泣的月


抱著最後的希望


我找尋那個指引我來的女郎


卻看見她突然變臉


一腳踢我出局


同時嚴厲地告誡我


既然沒有準備


就不要玩愛


這一天西門峰突發奇想,也想做一回屁珠,他興致高昂的叫來張金榜,要求他也給自己做一回。張金榜不敢怠慢,前後伺候的無微不至,使出渾身解數,讓西門峰很滿意,給了他三百新幣的小費。然後一瘸一拐,邁著跟張金榜一樣的蛤蟆步,顫悠悠的向自己的座駕,原來是張金榜的奔馳走去。


路燈,把他的矮小的影子照映在樹上,顯得那樣高大,空氣中,傳來一陣蛙鳴……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