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微風細雨點點晴

(一)


是一個春光明媚的季節,碧綠的大地,看來如同一片碧海,一叢叢的桃花,隨著這柔和的春風,枝頭上都是欲吐的艷紅色。領導春降人間的鳥兒,也在這枝頭上鳴唱,好像是告訴萬物,春又降臨了,快醒來吧!一對對燕子穿梭在樹枝之間,蝴蝶兒展開美麗的雙翅,在這美麗的圖畫中飛舞著。


舉目四望,大地是多麼的美好,軟綿綿的,好像是有許多欲吐的美景,等著萬物來欣賞。


鄰近城市的郊外,經常有人在這明媚的季節裡,跑到這片廣大的大自然裡,來享受著。成群青年男女,攜手高歇著,盡情地跳躍。一對對的情侶相互的依偎著,情話綿綿講個不完。


遠遠的有一對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少女,正向著山坡走下來,兩個無憂的女孩手挽著手,走到草地上坐下。


一位秀髮修長女郎對另一個說︰「好累喔,先坐下休息一會兒吧!」說著,便坐了下來。


「才走幾步嘛,就喊累,你真差勁。」


「反正是玩嘛,何必那麼累,先休息一下,欣賞這美好景致。」


先講話的長髮女孩叫蘭香,是一個十九歲的少女,和她一塊的叫巧春也十九歲,兩人是表親。蘭香和巧春是同在一所學校畢業後,就沒再升學了。蘭香非常活耀,巧春也十分好動。兩個表姊姊相當要好每天都膩在一起。


愛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年紀輕的女孩,想盡辦法打扮得花枝招展,使男人都能向她行注目禮,才感滿意。


這兩個女孩長得不壞,身材也一樣高,十分健美,兩人發育也很均稱,該大的便大,該細的地方一定細,都有著一雙會說話的眼睛,臉圓圓的而有一副洋娃娃的味道。


蘭香長髮披肩,那頭長髮鳥黑亮麗,巧春留著整齊的短髮,使人看了就有種美好印象。這兩個女孩穿著同一顏色的洋裝,胸部挺得很高,走起路來,胸部會跳動,圓圓的艷臀,修長玉腿勻稱而又細緻,看在男人的眼裡,真想去摸一把,才能止住眼前慾火。


「表姐,這裡真是春郊好地方。」


「是嘛,有山有水,又有這麼多桃花。」


「這些桃花就要全開了,多好呀!」


「要是都開了,香氣一定會傳遍這四野。」


兩人毫無目的的談論著。突然間,有人向著他們走過來。


「巧春,注意,有條色狼走來了。」


巧春四下的張望,就笑道︰「別說得那麼難聽好不好,你又怎麼知道會是色狼?」


蘭香道︰「你看嘛,他穿得這麼棒,油頭粉面的,皮鞋擦得雪亮,到這種地方,還這麼的穿著,不是很滑稽?」


巧春道︰「你說話小聲點,人家快到這邊來了。」


蘭香一看,真的快到面前了。兩人同時低下頭去假裝沒看到。


走過來的這個人大約二十歲,高個子,留著一頭時下流行的披頭,穿的卻是青年裝、西褲,背上還有旅行帶。他來到她們的附近坐下來,拿出毛巾擦擦臉。


那男的向著她們問道︰「兩位小姐,你們是不是由那邊山坡上走下來的?」


蘭香看看巧春,巧春也向她使了一個眼色︰「不是,我們都沒到過那個山坡上。」


那男人繼續說︰「對不起,不是就算了。」說完,就走到較遠處坐了下來。


巧春道︰「又不認識,就隨便來問人。」巧春又看了那人一眼。


蘭香則向巧春說︰「男人嘛,都是這樣,說他色狼,一定不會錯的。」


巧春則答道︰「我也不知道他會來跟我們講話。」


「這人長得還蠻好看。」蘭香打量著他說。


巧春打趣她說︰「你動凡心啦?還不壞,你怎麼不叫他坐這裡?」


蘭香笑唾著她︰「小鬼,你少來,我說他好看有什麼關係,又不是想他。」


巧春正經的︰「我們是來郊遊的,又不是來找男人的。」


蘭香做出央求姿態,說︰「小聲點,會被人家聽到的呀!」


巧春不禁向四周望望,同時,臉頰也泛出紅潤。遠處坐著的那位男士,向她們點點頭,微微笑了笑。她們則低下頭來個相應不理。那人知趣的,背轉身去,不看她們了。


巧春又說道︰「表姐,那男的轉身過去,不看我們了。」


蘭香莫名的答道︰「你倒是滿關心著他嘛。」


「我不跟你說話了,你老是在逗我。」蘭香不再講話了,伸手就拿出帶來的東西,取出一包日香糖,抽出一片往嘴裡放,又問巧春︰「你要不要吃一片?」


巧春由蘭香手裡接過了一片口香糖。


正在吃著津津有味的蘭香,突然問道︰「巧春,有沒有看見我的小皮包?」


巧春有點著急,連忙說︰「你不是自己拿著嗎?」


蘭香這會兒,臉色表現出一絲怪相︰「沒有呀,我以為你在幫我拿的。」


巧春這時,更顯得慌張的說︰「在這裡又沒有別人,怎麼會不見呢?去哪裡找?」


兩人同時在四周尋找皮包。


蘭香忽有所悟的,說︰「該不是在那山坡下去的吧?」


巧春就說︰「你怎麼不注意一點,裡面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嗎?」


蘭香哭喪著臉說︰「鎖匙、錢、證件、手錶。我就是要拿手中才想起的。」


巧春不高興的說︰「待會回去,怎麼進屋呢?快到山坡去找找看!」


蘭香像發現新大陸似的,說︰「哎呀!我想起來了,裡面還有我們倆的合照呀!」


巧春哼著︰「那好呀,如被男人撿去,說我們是他的女友,那就糟了!」


兩人忙著沒有頭緒,又朝著山坡走去。


剛才的那個男人,這時往她們這裡走過來。他輕鬆的問道︰「兩位小姐是否有東西遺失了嗎?」


蘭香羞著臉,說︰「是的,我帶的手皮包掉了。」


男人再問她們︰「裡面可有什麼貴重的物品?」


巧春一副不耐煩的說︰「廢話,要不重要的話,我們會著急成這樣嗎?」


男人笑著說︰「對不起,可否再請問,裡面是些什麼東西呢?」


巧春沒好臉色的答︰「你這人真煩,人家東西掉了,心煩意亂的,你還窮搗問。」


蘭香拉著巧春衣襟,說︰「你怎麼這樣跟人家說話,這麼不客氣呢?」


說完,又對著男人說︰「先生,你是不是有看見?」


男人回答說︰「我問你,裡面有什麼東西?告訴我了,然後我再回答你的問題。」


蘭香便說︰「裡面有鎖匙、證件,我們兩人的合照,及一點錢。」


男人聽完後,便默默的取出小皮包,說︰「是不是這個呢?」


巧春高興的,便伸手要拿︰「是呀,怎麼會在你那裡的?」


蘭香急忙止住巧春說︰「你看你,又來了,說話冒冒失失。」


男人很好風度的說︰「我剛才在山坡下撿到的,打開一看,裡面有你們的照片,我就知道是你們的。本來是要送還你們,可是我問你們,你們說沒有到那山坡,而且又不理我,所以我就走開了,到那邊等待的,看你們會不會想到有什麼東西不見了。」


巧春有點生氣說︰「如果我們不找,就這樣被你拿去當紀念?」


蘭香又對巧春說︰「你怎麼啦!這麼不客氣的。」


男人微笑答道︰「沒關係,請你看看,東西是否齊全,這位小姐,如果我想留著,就不會把它送過來了。」


蘭香很不好意思,便說︰「先生,對不起,別生氣,我表妹性子較急,不會說話,請見諒。」


巧春也陪著笑臉,說道︰「請原諒,先生,說著好玩,不要見怪,大人大量喔!」


他聳聳肩,無所謂的樣子︰「不會的,只要東西不少,我就好說了。」


蘭香感激的說︰「謝謝你了,一件也不少,真謝謝你,這麼有心。」


他歉意的說︰「兩位小別客氣,是來郊遊的吧?」


巧春高興的回答︰「是呀,怎麼,你也是來玩?怎麼沒帶女友呢?」


男人笑了笑,說︰「我沒有女朋友,小姐願幫忙介紹嗎?」


「先生長得一表人才,哪會沒有女朋友,我才不信呢?」


巧春也說︰「就是嘛,人長得那麼帥,會沒有女朋友?」


那男士說道︰「是真的,並沒騙你們,不相信也沒辦法。」


蘭香說︰「還沒請問先生貴姓?」


男人恭敬的答︰「我姓趙,叫趙正,今年二十四歲了。」


巧春好笑的︰「人家又沒問你年齡,怎麼就自動報出來?」


趙正說︰「我能不能請教兩位小姐的芳名?」


蘭香指著自己︰「我叫蘭香,她是我表妹巧春。」


趙正討好的說︰「真是一對姐妹花,兩位小姐真漂亮。」


女人總是喜歡人家說她漂亮,尤其經他一說,更是高興的不得了。


蘭香答道︰「謝謝你,坐下來聊聊嘛!」


三個人就這麼席地而坐。


趙正道︰「這種天氣正好郊遊,能認識兩位小姐,真是我的榮幸!」


蘭香道︰「哪裡,哪裡。趙先生哪兒高就?」


趙正沒來得及回話,巧春已搶先的說︰「表姐,說話為何這麼文皺皺的,聽起來怪不舒服的。」


趙正樂道︰「是呀,巧春小姐,你真豪爽。」


蘭香微微笑的說︰「她呀,就是急性子,剛才,你應該領教了嗎?」


趙正表現風度良好︰「沒有關係,能為兩位小姐服務是我應該的,也是我的榮幸。」


蘭香感激的說︰「請別這麼客氣,我表妹問你在那做事,請回答我們吧!」


趙正說︰「是,是。我還在大學裡唸書,我家住本城的北大街。」


巧春欣喜的道︰「真巧!我們也是北大街。」


趙正高興的說︰「那正好,等會,我就送你們回家嗎?」


蘭香不好意思說︰「那太麻煩趙先生了,怎麼好意思呢?」


巧春俏皮的問趙正︰「你上大學幾年級?那一系?」


趙正老實的回答︰「今年三年級,學體育的。」


巧春彷彿中獎似的,說︰「難怪你的身體那麼壯!」


蘭香這時搶著說︰「趙先生,你與我們談話,會耽誤你的事嗎?」


趙正客氣的答︰「我是一個人出來玩的,我是不是可以跟你們交個朋友?」


蘭香笑著說︰「我們現在不就是朋友了嗎?」


巧春很調皮的︰「剛才呀,表姐直說你長得好帥呢!」


趙正很歡喜的︰「謝謝蘭香小姐的讚譽。」


蘭香臉色泛著紅霞︰「你別聽巧春的,她最會亂講的。」


巧春企圖解釋︰「是真的嘛,你自己這麼向我說的嘛!」


趙正解危的︰「等下回城裡,我作東請兩位小姐,不知能否賞光?」


巧春拍著手︰「好呀,只要表姐去,那我就沒問題啦!」


蘭香說道︰「那太不好意思了,我看就由我們作東,謝謝你拾而不昧。」


趙正高興的︰「不管是誰作東,等會我們回城裡一起吃晚飯好了。」


在這次的遊玩中,認識了趙正,回城裡趙正作東請她們,又去了咖啡廳,直到晚間十一點,她們才回家。


在吃飯時,蘭香對趙正非常的溫柔,一直用含情的眼光看著他,趙正也對蘭香十分的體貼。


回到了住處,蘭香拉著巧春問︰「表妹,你看,趙正怎麼樣啊?」


巧春神秘的回答道︰「這你還用得著問嗎?你心裡比誰都清楚不是?」


蘭香故意嗔道︰「喲!怎麼?你還會跟表姐吃醋?」


巧春酸酸的說︰「去你的,我是好心陪你,怕你第一次便跟人家上了床。」


蘭香笑著說︰「什麼話呀!我會那樣隨便的就上人家的床?」


巧春哼哼著︰「算了吧,跟小李還不是第一次就上了床,把我也拖下水。」


蘭香回嘴,說道︰「還不是你願意,又不是我幫你脫褲子的。」


巧春不知如何的︰「你現在好了,弄上了一個,那我怎麼辦啊?」


蘭香打太極的說︰「再去尋找,反正天下男子多的是。」


巧春翹著嘴︰「小高不但結婚了,人也走了,很無情的把我們丟棄。」


蘭香也若有所思的︰「過去的事就別再去想它了,反正也是沒結局的。」


巧春關心的問︰「你跟趙正約在什麼時候再見面?」


蘭香簡潔的︰「就在明天的晚上。」


巧春酸酸的說︰「我就不陪你,當電燈泡是不好受。」


蘭香怕她無聊,又問︰「你不出去嗎?一個人看家啊?」


巧春哼嗯著︰「那有那麼乖喲,沒人約,自己不會去碰碰看。」


趙正自從認識了巧春和蘭香後,每天下午,固定約蘭香出去。當他來,巧春便避開。


舞廳的時針已指向一字,舞客們也紛紛的走了。趙正則摟著蘭香的腰,一步步的走下樓。商議了良久,他們向著一家觀光飯店走去,吃了宵夜。


蘭香吃完宵夜說︰「等會我要回去了,你送我回去好嗎?」


趙正央求著她道︰「今晚能不能留宿外面呢?為我。」


蘭香假裝關心巧春的說︰「不行呀,巧春一個人在家,我要不回去,她會向我母親說的。」


趙正再度的央求著︰「蘭香,我好愛你,就不能陪我過一夜嗎?」


蘭香故意看了他一眼︰「你呀!腦筋不正,盡想著人家好事。」


趙正好笑的︰「你就答應一次嘛,有什麼關係嘛!」


蘭香有點生氣,因他說話太輕浮︰「哼,你沒關係是吧,我可是有關係呢,等下次再說吧!」


趙正焦急的問︰「下次會是什麼時候?別讓人急死了。」


蘭香故意著講︰「天天見面,你怕沒機會,又不會突地消失,急什麼!」


趙正也不敢太勉強她,吃完宵夜後,叫了車送她回去,到了住處,付完了車資後,送她到門口。四周靜悄悄的連個人影也沒有,夜深了,大地也靜悄悄的。


趙正趁機摟著她,熱熱的親吻她的唇。蘭香也伸出舌尖,讓他吸吮著。吻了無數次,趙正手便很不老實的伸進香衣服裡。她半就半推的,讓他輕摸她的乳房,兩人也就抱得更緊。趙正的陽具沉不住氣的挺硬起來,隔著褲子頂在她的肚子上。


蘭香輕聲款款的問︰「你下面是什麼呀?那麼硬的,頂在人家肚子上,怪討厭的。」


趙正甜甜在耳邊︰「你摸摸就會知道了。」


蘭香竟用手去觸摸著︰「你褲子裡怎麼會有一根棍子呢?」


趙正輕聲答道︰「這不是棍子呀!」


蘭香就故做不懂的︰「那又是什麼呢?硬梆梆的。」


趙正試探著︰「我拿出來,讓你摸摸就知道了。」說著,就把那玉棍搗了出來,拉著她的手去摸。


蘭香一握,熱辣辣的,硬得好長好壯呀!趙正趕緊的狠狠吻她的面頓。


蘭香說︰「哎喲!死鬼,怎麼把那東西拿出來讓我摸,真不要臉。」說著,就用力一捏又一打。


趙正把身子一曲,蹲在地上輕叫著。「哎呀!打斷了,好痛啊,怎麼辦?」


蘭香一看他真的蹲下去了,剛才那掌,打得很重,本來只想摸摸他那根棍兒有多大,會不會比小高的大點,不小心打的太重了,心裡感到很抱歉,就急忙問道︰


「哎呀!對不起,我不知打那麼重,還能走路嗎?」


趙正故意說︰「恐怕打斷了,這是命根呀,你怎麼會這麼狠心呢?」


蘭香趕緊抱住他,親吻著道︰「這怎麼辦?我送你到醫院看看好嗎?」


趙正有點怕她當真,便說︰「那多麼丟人,我到你房裡看看吧,因這裡沒有燈。」


蘭香關心的說︰「不行啊!巧春在家,怎麼可以進去呢?」


趙正厚著臉說︰「你告訴她,我命根子被你打斷了,要看看才能走。」


蘭香沒有了主張︰「那多羞人,小姐怎能看男人的那東西?還是送你去看醫生好嗎?」


趙正的意思,是想藉機到蘭香的房裡跟她溫存的,而她卻不肯,他也沒法想了。


蹲在地上的趙正說︰「你進去好了,我自己去看醫生。」


蘭香不安的道︰「你怎麼走?打壞了站起來嗎?」


趙正只好說︰「那你就幫我叫部車子好了。」


蘭香跑到街口去叫了部車子,扶著他上車。趙正無趣的說︰「這麼晚了,你也該進去了,別擔心我。」


蘭香難過的說︰「對不起,我明天會來看你的,希望它好好地沒壞。」


趙正心裡有了活動︰「但願如此了,希望你明天早點來。」


蘭香點點頭,車門關上,等車開走,她才轉身回家。


房裡的燈還點亮著,巧春只穿著三角褲連胸罩也沒穿的躺在床上看雜誌。


蘭香一踏進房門,巧春就問︰「到哪裡去了?這麼晚才回來,是不是跟他弄上了?」


問了一大套,蘭香幽幽的答︰「去你的鬼丫頭,才沒呢。」說著,把外衣脫了換上脫鞋。


巧春看她臉色帶著愁思,心裡這兩個人定然發生不愉快,就不講話,依舊看著雜誌。


蘭香穿好了睡衣,就躺上床說道︰「脫得這麼光幹嘛?乾脆連褲子也脫了算啦!」


巧春調皮的︰「脫光了就脫光,你又沒那東西,我可不怕你喲!」


蘭香羞羞地道︰「那為什麼兩個大奶子露在外面,是不是想男人用啊?」


巧春幽幽遠遠的說︰「我正想,你在跟趙正可能在弄,就把衣服脫了,下面也在淌水了。」


蘭香不明的說︰「一天到晚,你只想著這種事,還有別的沒?」


巧春可就不甘的說了︰「你不想?跟男人弄到這個時候才回來,我看,弄了三次以上吧!」


蘭香逢到理由就說︰「別那麼沒氣質好吧?又沒跟他搞上。」


巧春好奇心來了︰「為什麼?難道是他不行?」


蘭香不安的問著巧春︰「你說說看,男人的那東西是不是真會被打斷?」


巧春哈哈的笑起來︰「怎麼,你打了他的那根命根子啦?」


蘭香羞紅著臉︰「是嘛,或不是有心的,打的太重,他蹲在地上起不來。」


巧春追問著︰「那你為什麼會打他那?」


蘭香只好從實招來︰「他剛才送我到門口,把雞巴頂在我的肚子上,我是想摸摸大不大,他就拿出來又粗又硬的。」


巧春聽得直吞口水︰「那好棒啊,大的才好,為什麼打呢?」


蘭香道︰「他要進來跟我弄,我不肯就隨手的一掌,打得很重,我就想要送他去醫院看看,可是他不去。」


巧春也說︰「那才好,不然醫生問起你,怎麼打他那?豈不是羞死你!」


蘭香表示感激他︰「所以呀,他才不讓我送他去看。」


巧春存疑的問︰「那現在他人呢?怎麼不叫他進來?」


蘭香聳聳肩︰「叫部車子,他自己回去了。」


巧春可惜的說︰「這才好啊,趙正怕不恨死你了,又不是什麼處女,還裝什麼的,何況那麼久不弄,也不想嘛?」


蘭香又說了︰「他叫我明天到他住的地方看看。」


巧春樂得拍手,道︰「明天去,他那東西要是沒怎樣,就讓他弄好了。」


蘭香回答著︰「這個我早料他會這麼做的。」說著,就伸手摸巧春的奶頭。


巧春杷胸部一挺的︰「怎麼沒有男人摸來得舒服。」


蘭香興致勃勃的︰「那你就當我是男人好了。」


巧春這時也將三角褲脫了,抱住蘭香道︰「很久沒弄了,這個穴真是癢得要命!表姐,你尋到一個男人又不弄的,什麼意思?」


蘭香道︰「男人啊!太早給他了,不太好。」


巧春不解的︰「要是我的話,早就給他了,我才忍不住。」


蘭香一摸她的陰戶,濕了一大片,就問︰「你怎麼啦?淌那麼多水,床單都濕了!」


巧春摟著她︰「我好癢啊,你快把衣服脫了,我們磨一磨好嗎?」


蘭香不以為然的︰「你就是這樣,磨只會使我們更難過。」


巧春不高興地翹嘴︰「你老是假道學,前天你癢我就幫你磨,給你磨了好久啊!現在我癢了,你就會擺架子。」


蘭香也被她逗得難耐了,又看到巧春那副需要的模樣,心裡著實的也動了春心。她坐起身子,脫掉外衣解開了奶罩,乾脆的也將三角褲脫了下來。


蘭香的奶頭也是很大的,雪白圓潤。下面的陰毛,長得黑黑亮亮的,兩片陰唇翻在穴口上來,紅紅嫩嫩的還帶著有水份。


巧春要求著她︰「讓我先幫著你吮吸奶頭好嗎?」


蘭香默默點頭︰「輕輕的吸,你吸我的,我也吸你的,好吧!」


巧春好笑的︰「我們兩個同時吸,怎麼可能辦得到?」


蘭香自有她一套︰「可以,兩頭睡在我上面,你在下面,一人吃一個,還可以摸穴呢!」


巧春催著她︰「好表姐,那就快點好吧?」


蘭香要她躺在床的正中央,把臉朝上,然後將胸部挺得高高的,雙腿將她岔開著。蘭香自己則倒過頭來,同時趴下來,白嫩嫩的奶子正好就送到巧春口裡。


然後,她趴在巧春的大奶子上,用舌尖輕輕的舐吮著。巧春則輕輕手捏著蘭香奶頭,也用嘴含住,伸出舌尖同時做同撲的動作。


蘭香一面吸吮著巧春的奶頭,則一面又用手在巧春的陰戶上揉摸,摸到了陰毛時,手指順其自然的伸到下面。再進一步伸往下面,就到達陰唇了。


巧春這時,也把屁股抬得很高。目的是想讓蘭香能搗到肉穴,一面也用手在蘭香的陰唇摸弄著。蘭香一面吸吮奶頭,一面還長喘氣著。


巧春抱住蘭香,用色瞇瞇的眼光看著蘭香。一面用手挖蘭香的嫩穴。蘭香雙腿張得開開的,任由她去挖弄。


巧春道︰「表姐,快用手杷我的嫩穴挖進去,好癢啊!」


蘭香便用一個手指,插進巧春的小嫩穴。巧春擺動了屁股一下,嫩穴眼兒一張,雙腿岔的更開了。雖是用手指插了進去,卻也是夠不到癢處。


巧春可急了,甩哀求的口吻道︰「用中指嘛!挖得深一些,最好用兩個手指弄。」口中這樣的說著,也伸出了中指和食指,對著蘭香的穴眼,一下子挖了進去。


蘭香「哎呀!」一聲,嫩穴像水管打開了一樣,騷水源源不絕的往外淌。蘭香也用兩個手指,插進巧春的嫩穴裡。


巧春感到一截東西插了進去,小嬌穴一張再用力一夾,這樣一來就把蘭香的手指夾的緊緊的。


巧春嬌聲嬌氣的︰「好表姐,手指快動嘛!用力捅幾下,不就止癢了呀!」


蘭香就用手指捅進捅出的,很自然的觸到了陰核。


巧春顫抖了一下︰「好美,摸到我最癢的小嫩穴心上了,快快捅幾下。」


蘭香聽話的,連連的手指插了起來。


此時,巧春的嫩穴裡,不知淌了多少騷水出來呢!穴眼中也發出了「卜滋,卜滋!」的響聲。這種聲音很大,可與男人的雞巴弄穴一樣,或更要響些,水也自然的淌多了。


巧春一舒服,插在蘭香的穴裡的手指,也就狠狠的大力捅了起來。蘭香是睡在上面,屁股朝上著,嫩穴向下挖弄起來,就比較方便多了。


巧春也就接二連三的捅啊捅,蘭香只覺得陣陣趐麻,就這樣控制不住了。穴眼兒一酸,再用力的把嫩穴這麼一夾,穴裡就開始「咕唧!咕唧!」的兩聲。這時,陰精忍不住的洩射出來,把巧春的手指弄得全都是白白的泡液。


蘭香爽得,人不會動了,人也由上面倒了下來,全身趴著,一動也不動的,直喘著氣兒,胸腔一伏一伏的。巧春感覺到手上粘粘的,同時還熱熱的,她知道蘭香已淌了出來,急忙將手拿開。


巧春埋怨著︰「你怎麼就這麼快就這樣淌出來了?」


蘭香氣如游絲的「嗯」了一聲。


巧春把牙一咬,恨恨的道︰「你可舒服了,而我呀,正癢得很呢!」


說完之後,看看蘭香一點點表示也沒有,知道就是再怎麼叫她,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了。就著自己岔開了雙腿,用挖弄蘭香的手指,自己對自己的穴眼兒裡,狠狠的瘋狂的抽插起來。兩個手指緊緊的捏著陰唇,加重了力道的挖弄著,再將大腿夾得緊緊的,屁股左右的擺著、搖著。


擺擺搖搖了一會兒,就用手狠命的對著小嫩穴眼,就這樣捅進、捅出的,連連的捅送著。手指上,還留存有蘭香剛才所射出的陰精,統統的都進入自己的嫩穴裡。


她自己狠狠夾緊著嫩穴兒,來來回回的又是挖、又是捅的,就著穴眼只胡亂的亂捅一氣,妙的是,身子也顫抖了起來……


嫩穴裡發出一陣陣的奇響聲,接著,是全身通體的一陣趐麻……鼻頭上一點趐癢,兩隻眼睛緊緊的閉合著,嫩穴裡似乎遭致電擊的一般,連連的抖擻下「卜卜滋,卜卜滋」的,哈哈,她也射出了一股陰精出來。射得狠多,而且還比蘭香的來得濃密些。


巧春不勝負荷的身子一斜,雙腿就向床上一翻,人就這樣由床上翻下來。上身和著雙手趴在床上,屁股和腳卻著著實實的蹲在地板上,濃濃的穴眼陰精,順著一道陰溝眼,向外的祗是淌,淌了一地的騷水。粘粘的,白白的這一堆,流滿了地上一片濕。嫩穴口上還存著一點一點的,在向下續滴。


蘭香這時也醒了,就問道︰「巧春,你也是淌出來了嗎?」


巧春有氣無力的︰「是呀!好多,所以我就翻到地上,讓它慢慢的淌完。」


蘭香向地上看著︰「你怎麼流那麼多呀!而且比我的還要來得濃?」


巧春道︰「你最沒用,才挖了那幾下就淌了,淌了還真像死人一樣呢!」


蘭香幽幽的說︰「已經很久沒有跟男人在一起,所以才淌得快嘛!」


巧春催著她道︰「你給我快起來吧,把毛巾拿一條給我,手給弄得粘粘濕濕的。」


蘭香沒氣的說︰「誰讓你淌出這麼多水,水管漏了?」


巧春瞪蘭香一眼,說︰「又不只我一個人的,連你的陰精也粘在我手上。」


蘭香只好起身,到浴室取毛巾去。巧春先將手指好好的抹乾淨,又才向穴眼底擦了擦。


蘭香妙言道︰「這樣弄,很痛快,雖然是淌了很多水,但是穴眼裡還是癢得很。」


巧春附和著︰「就是嘛!男人那東西插進去總是痛快得多,用手指只有難過而已。」


蘭香說道︰「怎麼,你穴裡也在癢著嗎?」


巧春點點頭,苦著臉︰「怎麼不癢?是自己捅累了,又淌了,覺得好一點,其實,待會還是會癢啊!」


蘭香若有所思的道︰「我們兩個常常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呀!」


巧春咬咬牙,很不高興︰「都是小高王八蛋,把我們兩個玩上了癮,他自己卻溜跑了。」


蘭香搖手止住她︰「再不要提他了,提起來我就恨。」


巧春繼續和著︰「就是呀!讓他弄的死去活來的,到最後呢……唉!」


蘭香拍拍她肩膀︰「別再多想了,反正趙正這兩天內,會來跟我弄的。」


巧春酸溜溜的︰「你是不用再想,我沒有,不是讓我更難過嗎?」


蘭香安慰著她︰「只要有機會,我們兩個都跟他搞一起嘛!」


巧春頗為感激︰「那你試試他的意思嘛,就是我送他,他不要那才難過。」


蘭香也打著馬虎眼︰「先別講了,去洗一下。滿身粘粘的,怎麼睡?」


兩個風騷的女孩,疲累的拖著身子走到了浴室。洗完了澡,連衣服都不穿,倒頭便睡著了。


雖說是累睡了,可是,光著身子也沒蓋任何衣物,睡到夜裡兩、三點鐘的時候,覺得有點涼意。巧春被寒冷刺骨,便醒來,坐起身子,看到蘭香光著身子,睡得香甜。那身雪白的肌膚,在濛濛的燈光照耀下,連是女人的巧春,看了也不免心動。伸出了妙手先放在大腿上,摸著摸著,也就順到小腹下面的地盤上,兩個手指,輕輕的放在陰唇上,極輕的緩慢的摸弄著陰唇。


蘭香猶是在睡鄉夢境裡,忽然就有所感覺下面一陣奇癢,自自然然的,陰戶就淌水出來。睡夢中一驚而醒,張開眼睛一看,原來是巧春在挑逗著她。


蘭香還迷迷糊糊的︰「巧春。你又在整我了,摸得我好難受呀!」


巧春哼哼冷笑著︰「睡醒了,只想好好摸你,這樣又不好啦?」


蘭香精神稍微集中︰「摸得又有點癢癢的,用手嘛,又似不過癮的。」


「本來你要給我磨一次,結果也沒磨,現在有點想了。」


蘭香哈著腰︰「都快要天亮了,還要再磨一次呀?」


巧春不甘的︰「當然羅,要不然把你摸醒來是幹什麼的。」


蘭香笑了笑,坐起來,又到廁所去小便了。光著身子,一來一回的走。巧春看著她的奶子,一下一下的跳動著,伸手就把蘭香給抱住了,用自己的乳房揉擦著她的奶子。四個奶子就這樣相互的揉碰著,兩人全身都有股熱流傳遍了全身通體。


蘭香喘喘的︰「巧春,你的奶子是越來越大,走路都怕走得太快了。」


巧春道︰「就是呀,我連大步一點都不敢啊!」


蘭香上床,就將身子重重的壓在巧春的身體上。


巧春抱著蘭香說道︰「今天也該你在上面了,每次都是我在上面的。」


蘭香不以為然著道︰「上面下面還不都是一樣,又沒有雞巴,怕什麼?」


這時,巧春已把腿岔開,露出了小穴,好像在等著雞巴插似的。蘭香趁勢的抽高了巧春的雙腿,把腿這麼一提的,就騎上了巧春的腹上,上身略略的向下一趴著,蘭香的大奶頭就垂在巧春的眼前。巧春用手握著蘭香兩隻奶子,一面的,就給她揉擦起來。


蘭香的嫩穴,正好對著巧春的穴眼。兩人的陰唇互相的碰觸,巧春就用陰唇把蘭香的陰唇夾了夾,巧春的小穴被蘭香頂了一下。


巧春道︰「頂什麼頂的,又不是雞巴,用磨的嘛!」


蘭香回答著︰「你那要是雞巴,我就用力,一下子便坐了進去。」


巧春不耐煩的說︰「別講了,說得讓人想死了,快快的給我磨幾下吧!」


蘭香抽著巧春的腿,蹲在巧春的屁股後面,向前一頂的,用著自己的陰毛,在巧春的陰唇上一上一下的磨弄起來。


磨得巧春,祗是擺啊擺的,口中也忍不住的叫著︰「好表姐,我的穴邊被你磨得好癢呀!」說著,一股熱熱的騷水,就直淌出來。


摸弄了一會兒,又用手在她的小屁眼上,一頂一頂的。


巧春樂得什麼似的︰「怎麼這樣,也會感覺癢趐趐的,怪舒服的。」


蘭香欲懂她的話︰「是不是在屁眼上比較舒服啊?」


「都有啦!快點快磨磨穴呀!」


蘭香不回答,以行動來表現著頂得緊點,就這樣,四片陰唇碰到一塊了。蘭香屁股微微的向前一壓,然後,再用陰唇咬在巧春陰唇上。一上一下的磨磨弄弄的,越磨就越快的壓,也就更加的緊了。


巧春一絲絲的失望︰「舒服是舒服,只是穴裡空空的,用力磨吧!」


蘭香遵命的狠狠的磨弄一番。用力大猛的情形下,兩個大奶子左右的擺動不停。巧春就將空著的雙手,捏住蘭香的大奶頭,又是揉啊,又是捏的,這樣的一揉一捏,蘭香跟著也感到很舒服。


蘭香幽幽的說道︰「能不能揉的再重一點?我覺得好舒服呢!」


兩個嫩穴更是磨得騷水直住外淌,蘭香的陰毛就這樣的濕了一片。巧春則在屁股溝裡,騷水也順著溝溝源源流出。


蘭香一面在磨穴,一面則用手磨頂著巧春屁眼兒。巧春這時,也騰空出一隻手來,先在蘭香的屁股上摸摸弄弄的,摸啊弄的,就自然的將手指插進她的屁眼上了。


蘭香只感到屁眼上一麻的,知道巧春把手指插進了自己的屁眼裡去。蘭香連連的擺了幾下道︰「哎呀!插進去了,小浪穴,你好會呀!」


巧春嘻嘻的笑著︰「這樣子,你是不是感覺很舒服啊?」


蘭香答道︰「能再插得深進一點的,那就更好了。」


巧春的手指就狠狠的再插進了一截,蘭香舒服得只是張大著嘴,也不敢大力的磨穴了。


巧春催促著她道︰「你倒是動呀!你不動,我很難過的。」


蘭香才回過神來,繼續的磨穴。一面還伸出中指,在巧春的屁股眼上,狠狠的著力一插,整只的手指都被屁眼給吞沒了。


巧春浪叫︰「哎喲!屁眼要翻了呀!」


蘭香這時也不管她,在巧春屁眼上瘋狂的抽插起來。插弄得巧春,又是哼,又是嗯的喘著氣。巧春也回報的,用手指狠狠的插著蘭香的屁眼兒。蘭香再次的感到一陣的麻趐,嫩穴裡,就像遺尿一樣的泊泊流著水,淌出了一大堆的白漿出來。


巧春同時也是一顫一抖的,用力往上一送,「卜滋,卜滋」一股白漿,一樣的陰精,射得好高,像水管爆裂一樣的,射得蘭香滿肚子都是白槳水。


兩人用盡全身力量後,便鬆了勁的放開手。


蘭香笑罵道︰「小小浪穴萬一弄了我滿肚子上的都是精水。」


巧春也回罵︰「你還罵我,你的水淌到我穴眼裡都不說你的。」


蘭香拍著她屁股︰「是誰要你挖弄人家的屁眼的嘛!」


巧春沒好氣的答道︰「是你先挖我的呀,怎麼反說起我來?」


蘭香只得藉故︰「舒服了吧該去洗一洗了。」


這兩個小浪穴,磨穴兼挖屁眼的,弄得兩人疲累了,才安心睡去。


(二)


趙正跟蘭香分開後,坐車回到了住處,想了一夜,也沒睡好。雖然大雞巴被蘭香打了一掌,故意裝出打壞了的樣子,可是睡在床上,那根東西又跟旗子似的直豎了起來,硬得要命。


心想,這蘭香著實的難纏,追了那麼久,竟弄不上手。她美麗臉龐,長長秀髮,大大乳峰,圓潤的臀部實在大美了。她的表妹,巧春呢!也是一個大大美人啊!兩個都是長得這麼的漂亮。


趙正心想︰當初要追巧春的話,說不定現在就已弄上床了。雖然巧春說話心直口快的,有時弄得自己難堪不已。像這種女人的個性,是很容易上手的。


越想嘛,這東西就越發的不爭氣,硬得更凶。氣不過來了,就用手狠狠的握它個緊緊,再緊緊的套弄了幾下。這一套弄下來,心裡更發的想女人發洩發洩。


可是,夜已深沉,上哪兒去好?迷迷糊糊的倒在枕頭上就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是次晨的十一點了。洗把臉,穿好衣服,就匆匆的去吃午飯。


再回到住處,把床整理整理,地上也打掃了。拿著一份報紙坐在那裡,專等蘭香來看他。


蘭香因為昨夜跟巧春弄了一夜,又是磨呀,又是挖屁眼的,搞得奇累。一覺醒來,已過中午十二點了。


巧春叫迎道︰「哎喲!都中午十二點了,醒醒啊,表姐!」


蘭香擦擦眼睛︰「都是你啦,夜裡玩這弄那的,都快累死了。」


巧春笑她道︰「現在你不是好了嗎?」


蘭香伸著懶腰︰「好是好,可是起晚了呀!」


巧春不解的問︰「這怎麼會晚?也不趕約會。」


蘭香答道︰「人家要去看趙正是不是真的被打壞了。」


巧春好笑的說︰「誰叫你用打,那東西是讓你舒服的,怎麼能打,你也太狠了一點。」


蘭香氣呼呼的︰「去你的,又不是存心。太黑才看不清楚的打錯了。」


巧春陪笑著︰「我不跟你說了,你快去吧,別祗顧自己,記得我喲!」


蘭香斜瞄著她︰「我知道啦,怎麼可以不管你,先去吃飯吧!」


吃過午飯,蘭香就急著要去趙正那裡。


巧春建議著︰「你先別急,總得回去打扮一下。」


蘭香看看自己,穿的不太美,於是便和巧春回去換衣服。到了房裡,蘭香換上了一件胸部比較暴露的上衣,下面穿了一件迷你裙,把大腿露得高高的,屁股露得突出。


巧春一看就說道︰「這樣很好,把你的長髮再梳一梳,在路上千萬別跳。」


蘭香不明的問著︰「為什麼?」


巧春存心氣她的︰「跳得狠了,大奶頭會跳出來的。」


蘭香氣得揚著手︰「去你的,我要不要穿上褲襪嗎?」


巧春看看她︰「不用了,就穿上小三角褲就好了,也方便些。」


蘭香笑笑就要出門了,巧春便送她到門口。蘭香臨出門,交待著她︰「你別出去,在家等我的電話哦。」


巧春點點頭︰「反正也沒事,也沒約會,出去幹嘛?祗要你記得我在家就好了。」


蘭香心領神會的點點頭。


趙正坐在屋裡,等得好焦急。「怎麼會這麼久還沒來?會不會不來了呢?」


看看表,「喲!下午一點半啦!」趙正在計算著,再半個鐘頭她不來,我就去找她。


剛這麼一想完,門鈴響了。趙正跳了起來,兩三步的跳去開門。門一打開,眼睛頓時一亮,美麗又性感的蘭香,正站在自己面前呢!


「請進,小姐,我正恭侯著你。」


蘭香大大方方的進到房裡,趙正迫不及待的抱住她親吻起來。蘭香把嘴湊了上去,熱烈的與他親吻著。


趙正靜靜的看著她,然後若有所悟的︰「請坐呀,小姐。」


蘭香就著昨天的事兒問︰「你去看醫生了沒有?」


趙正故作不解的表情,說︰「你說,要我去看醫生,我有什麼地方,使你覺得我在生病?」


蘭香恨恨的問︰「死相,故意要問我,昨晚我打的地方呀!」


趙正故作突地明白的︰「那個呀,早就沒事啦!」


蘭香存心的挑逗他︰「怎會那麼快?你是騙我吧,我才不信呢!」


趙正也湊趣的說︰「是真的好了不信的話,你再檢查看看嘛!」


蘭香不安的四下望望︰「你這裡有人嗎?」


趙正曉得她意思,故作不懂︰「你是要問我現在房裡可有人否?」


蘭香點點頭,表示同意他說法。趙正則繼續的裝著迷糊說︰「這裡就我一個人和你而已呀!」


蘭香作出放心的樣子︰「我是怕萬一還有別人,你又把那東西讓人家看,那多不好看嘛!」


趙正作出表示一切都在控制之下︰「這些不用你操心的,不會有別人的。」


蘭香再接再勵的追問他︰「喂!你那東西,還痛不痛呀?」


趙正作著鬼臉︰「真的很好,馬上就給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說著說著,趙正突然的就把長褲給脫了下來,現在僅僅只穿一件內褲而已。


蘭香被迫的看著他表演脫衣呀!趙正索性也把內褲脫下,他那根雞巴軟軟綿綿的垂著。


蘭香這會見,羞紅的面頰︰「你這人怎麼搞的,連內褲也給脫了,真不要臉啊!」


趙正從容不迫的說︰「不脫下來,你如何檢查有無完好?」


蘭香才不過略略的點頭︰「過來讓我好好的檢查檢查。」蘭香趁勢的就坐在沙發上。


趙正走向前去,把雞巴對正著蘭香面前。蘭香手顫抖著,拿著他的雞巴。那根雞巴本來還是軟軟綿綿的垂下來的,經蘭香這麼一握,乖乖,奇妙的它長大也長壯了。不但壯,又大,而且還挺硬著。一硬的雞巴就舉得老高的,幾乎貼到了肚子。


蘭香握了握的,再來又捏又搗的,心裡想著,這個雞巴可真夠刺激了。怎麼會大到這種程度,幾乎貼近了肚皮呢!哇!不但粗大,而且長度有超過小高多多的喲!那個龜頭呀,簡直跟一個雞蛋差沒多少。裡面好像有根骨頭在支著一樣。


比起小高,及以前任何一個都要大上二倍。這要是放到了穴裡頭,可真會爽死人呢!再者,怕也會痛死人呢!


蘭香想著想著,又捏了一捏,「愛不釋手!」這句話來形容她此刻心境,應不為過吧!


就問著趙正︰「你的這個東西長得怎麼這麼大呀,好怕人。」


趙正自信滿滿的說︰「我這個只不過是八寸多,我有個同學比我還長一寸,九寸半,那個才算真正大。」


蘭香「噢」的嘴形︰「去你呀!那麼大,誰還敢要啊?」


趙正表現出人猿泰山的架式︰「你不知道了,有三、四個女同學都非常喜歡他,天天要送他,他都不要。」


蘭香這回真糊塗了︰「那又為什麼不要呢?好傻啊!」


趙正指著臉說︰「那幾個長得一點也不好看,所以他不要啊。要是長得跟你和你表妹巧春一樣的漂亮,他定會拚命的追。」


香正中下懷的︰「正好,我表妹當前沒有男朋友的,要是你那同學能跟巧春做朋友的話,就怕他東西太大,巧春不敢要了。」


趙正趁勢的摟住她道︰「別再談他們了,我的你會要嗎?」


蘭香紅潤的臉頰,吞了口水︰「好怕人的東西,這麼長,我可不敢要呢!」


趙正拍拍她柔軟的背說︰「試試嘛,好用的話,你說不定也會要呢!」


蘭香動了雞巴幾下,硬的龜頭紫紅紅的……


「你好壞啊!人家好心的來看你,你盡想的是人家的好事。」


趙正哀求的道︰「說真的,我想你都快想瘋了,現在給我弄一次好嗎?」說著就很不客氣的把手伸進她衣服內。


首先,觸摸到的是她的大奶頭,好好的撫摸了一陣,另外一隻手也不閒著的伸到了迷你裙裡。這下,直接的就摸了她的妙地方,輕輕的緩緩的替她拉下三角褲,手就放在陰唇上了。


蘭香心想著卻也半推半就的口中直喘著氣,眼睛也耐人尋味的微微閉著,嘴巴卻硬還要這樣的造作︰「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要回去了。」


趙正只差沒跪下來求了︰「小心肝,你就讓我跟你弄一次嫩穴。好不好?」


蘭香故作淑女似的︰「不要嘛!會痛死人喲,我怕嘛!」


她嘴裡說是不要,心裡卻想要,這人真是笨的似牛,就不會抱上床去呀?


趙正不管手觸到任何部位,蘭香從來就沒有拒絕的意思。在沙發上就這樣被趙正胡來,把她的三角褲脫下。脫了三角褲後,順著手兒摸嫩穴。蘭香雙腿還特別把它岔開來,希望他能夠摸得更詳盡一些。


趙正一根手指挖進了她穴眼裡,她也祗是「唉……」的哼著,哪還想到拒絕這回事。趙正這傻瓜,到現在才真正明白,蘭香心裡早就願意了。他就一把抱起蘭香,而蘭香趁他抱起時,也雙手環在他肩上,就這樣兩人卿卿我我的到了床上了。


拉掉了迷你裙,然後再脫去她的上衣。全身赤裸的蘭香,像只小綿羊似的溫柔。這個既性感,兼有著美麗面容的小美人兒,側身的斜躺床上,一副撩人的姿態。趙正迫不及待的將衣服兩三次的就把它脫光,身子往床上一倒,就躺在蘭香的旁邊。首先,就來個緊緊的擁抱,繼而一舉的就將她身體放在自己身上,靠得緊緊的,大奶頭就此頂在他的胸前,趙正握住了奶頭,就輕輕的撫摸著。


她的全身舒暢極了,完全與巧春在一起的滋味不同。撫摸了一陣又一陣,繼而撫摸到達陰戶了。頓時,她的嫩穴有股異樣的感覺就在這瞬間,趙正來個大翻身,雙雙改換了姿勢,他騎到了她身上,蘭香也趁勢的調整好躺姿,兩腿像剛才在沙發時一樣的岔了開來。


趙正不說一聲,就挺起雞巴,在穴口上輕輕的磨弄幾下,蘭香「嗯!」了一聲,感到有一個肉蛋正在揉著穴口。蘭香魂正飄飄的想著︰「這東西要是插進穴裡,可真會浪上天呢!」


趙正將他大龜頭,在穴口上亂頂了一陣子,蘭香的穴眼兒是夾的緊緊的呢,一絲兒也不放它過關的意思。趙正頂了一會兒還是不得其門而入,這時,可真急得滿頭大汗啊!便開口問蘭香︰


「蘭香,你的穴兒怎麼會頂不進去呢?」


蘭香顫抖著身子說︰「還不是你的東西太大了!」


趙正無法想像,便說︰「那要怎樣才能弄得進去?」


蘭香提供一些經驗,說︰「我扶著雞巴對準穴眼,你再頂進去。但別太猛,要不然會痛啊!」


趙正只好聽從她的指揮︰「那你把它扶好,我再輕輕的插,不會讓你感到痛的。」


蘭香就扶著雞巴,用龜頭揉弄了幾下,揉得龜頭儘是騷水的,然後再慢慢的塞到穴口上。


「對上了,你現在就試試看嘛!」


趙正就著屁股,用盡力氣的向下壓去,一時龜頭好像被捏住一樣的,被套得死死牢牢的。


蘭香趕緊叫道︰「哎喲!好痛,怎麼這麼狠的嗎?」


趙正急忙安慰她道︰「對不起,別叫嘛!我輕輕頂就是了。」


蘭香恨聲的道︰「你一點也不疼我,那麼的想法子來弄死我?」


趙正小心翼翼的陪著︰「不會的啦,現在就輕輕頂好了。」


蘭香感到有水倘著,就說︰「好了,現在有潤滑水出來了,你可以再頂進去一點了。」


趙正依言的,又頂進了一截進去。蘭香感覺到穴裡一漲,好緊呀!穴口被漲得發燒,心想︰「真有點漲起來了,這要比起小高來得高明十倍呢!」


趙正現又開始輕輕的往裡面頂,蘭香被頂得嘴巴都張開了。感到穴裡鼓鼓滿滿的,雖然是有點痛,但這是一種癢痛的舒服。


趙正就趁蘭香沒再叫痛時,又把雞巴再往裡塞進一點,連壓帶頂的這只有八寸半的東西,一截一截的像火車慢慢的向裡推進著。


蘭香已感小腹受壓之感︰「好了,已經到了底了,小穴再被擠得要破了。」


趙正似乎也感到了頂點︰「好了,我把它全部放進去了。」


蘭香的嫩穴被漲得滿滿的,大概出氣都有困難,大雞巴就在穴裡泡個熱湯。


蘭香只好要求他︰「你就現在輕輕的試上一試,頂頂看吧。」


趙正欣喜露形於色的︰「我早就想要閃晃了但是又怕你會痛。」


蘭香款款的道︰「現在的穴裡水份充足,閃晃幾下試試嘛!」


趙正就依言的連連閃晃起來。先是一下一下的輕頂著,頂了一會兒,看蘭香已不表害怕神色,就抽插得重一點。這樣的抽插法,在她的穴裡面就有無比的舒服,說漲也不漲,說癢也不癢的,說痛,那就更不會了,總之是舒服得多。味道好美,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好上千百倍。


頂送得舒服了,她就開始摟緊著他,一下一下的吻著,還將舌尖微微吐出,一股浪態,把他迷得不知天高地厚的。趙正也不再顧慮的用力抽插著。


蘭香此時被頂得直叫︰「嗯……嗯……我的穴……好漲啊……哎喲……干到花心了…………大雞巴……親達達……頂的重一點……不要……大重……了……嫩穴……會破的……」


趙正聽她浪叫,知道她是在舒服著,就把著大雞巴,抽出來的長一點,抽出之後呢,又再狠狠的重插下去。這樣的三下長的頂到花心,二下短的只到穴口,幹得蘭香簡直要發瘋一樣,又是喘,又是叫的。同時,雙手緊緊摟抱著他,雙腿翹得很高的,越翹越高,甚至連屁股都在動晃著。


蘭香要求著趙正︰「你把我的腿放在你肩上嘛!這樣子,雞巴才會幹得更深一點。」


這時,趙正已連連的頂了不下二百次了。他抽起蘭香的兩隻大腿,拉出大雞巴來,然後再用力的往穴裡頂,穴裡就「卜卜滋,卜卜滋」騷水直住外淌著。粘粘滑滑的騷水淌出來了很多,連她的屁股溝也是淌滿了淫水。


趙正表演著整隻雞巴拔出後,再又全部的插入,這樣的連連的往覆交替使用著。蘭香是舒服得欲仙欲死的,緊緊摟抱著他,捨不得把大雞巴讓他拔出來,她默默的忍,享受著這美味。


趙正的雞巴就這樣抽出頂進的往覆,另有著一番風味。蘭香太捨不得放棄它了。突然間,雞巴頭一頂,頂錯了地方,因為雞巴頭上都是淫水,十分的滑潤,正好就頂進屁眼裡。蘭香的屁眼有著不少的淫水在上面,兩方面都是一滑,「咕唧」的一聲,那奇硬的雞巴干進屁眼兒裡去。


蘭香一驚非同小可的大叫︰「哎喲!你怎麼的就弄屁眼?死鬼!這怎麼了,要命!」


趙正的雞巴忽然一緊,也感覺出不似穴眼,就這樣的趴在屁股上不動了。


蘭香屁眼一股火辣辣的痛,又漲得像裂開一樣,繼續的叫著︰「快拔掉,會弄死人的,這裡哪是用來干的嘛?」


趙正莫名的問︰「我弄到什麼地方去了?」


蘭香哀哀的口吻說︰「你王八蛋,壞死了,干到屁眼去了!」


趙正卻慢條斯理的道︰「這裡好緊也很舒服,既然干進去了,就再弄一次看看吧!」


蘭香轉喜的︰「你這壞蛋,名堂真多!」


趙正一臉冤枉的表情︰「真的,我一點故意的意思也沒有,它是順流滑進去的。」


蘭香擔心著︰「這好痛,輕輕的弄,這跟穴不一樣,會弄死人的。」


趙正就慢慢的頂送起來,極輕的。


蘭香感覺痛苦難當的︰「哎喲!弄壞了,不能大便呀。輕輕的弄嘛!這漲死人了呀!怎……怎弄起人家的屁眼嘛!」


趙正弄得正起勁,看樣子就知道她以前一定有被人搞過的,鬼叫只不過是為了面子,反正弄上就是要痛快嘛!她的穴眼睜睜就要射精水了,現在是連屁眼也一陣陣的舒服起來。


趙正拚命的瘋狂的抽頂,一陣舒服感傳遍了全身。「卜滋,卜滋」的速響數聲,一股濃濃的熱精,就此射進蘭香的屁眼裡去。


蘭香感到屁眼裡一股熱熱的,全身趐麻了起來。身子一下顫抖,「卜滋」一聲的,嫩穴也洩出了陰精。


趙正慢慢的由她身上爬了下來,蘭香幽幽的問︰「你好壞,弄人家屁眼,是誰教壞你的?不要臉!」


趙正嬉皮著臉︰「你大概也知道了,弄屁眼是最舒服不過了。」


蘭香嘻嘻笑著︰「跟人家才第一次,就把兩個洞都弄了,怪不好意思的。」


趙正摟著她甜甜的說︰「你真是個又妙又美又香的女人。」


蘭香也回他甜甜的一笑道︰「等會回去,要是讓巧春知道這回事,她不笑壞才怪。」


趙正道︰「你那個表妹,說實在還真不錯,跟你一樣的性感,要是能跟我弄上一次,豈不很妙嗎?」


蘭香笑著說︰「你有天大的本事?再加上一個表妹,就是兩個人了,你吃得消嗎?」


趙正拍拍胸,道︰「你要不信的話,盡可叫她來試試。」


蘭香懶懶的說︰「不跟你談這些了,你說的那個同學,現在有女友嗎?」


趙正老實招供︰「還沒有呢;你還想要一個呀?」


「去你的,我只是想介紹給巧春,她也沒有男朋友。」


趙正道︰「那就讓她跟我玩一玩嘛!」


蘭香笑道︰「你別貪心不足了,表妹的需要比我強。」


趙正道︰「我先試試看嘛!她不滿足,再介紹我同學好了。」


這兩個才肉戰了一次,蘭香杷巧春也拉在一起了。本來,趙正還想再玩一次的。蘭香說還有事,必須現在就回去。趙正覺得如勉強她,會弄得不歡而散,於是,就和她熱吻一下,約好趙正在家等她的電話。


這時,蘭香穿上衣服,整理了一下頭髮,全身整理齊備後,蘭香準備回家。


趙正親自送到門口,替她叫了一部計程車,蘭香這才依依的坐上車子走了。


趙正再回到房裡,刷新床鋪,又再到浴室沖了個澡。浴完後,又躺在床上,東想想西想想。首先,想到了巧春,覺得她蠻好的。想來這床上功夫,一定不比蘭香的差了。再而又想到了蘭香,剛剛所發生的情形,這個小小浪貨,屁眼也可以弄到,萬萬沒想到。想著想著,就笑了起來。繼而又想到巧春,如果也願意跟他上床,該是一件美麗的事情了。


這時的巧春,一個人待在家裡,閒得好無聊的樣子。這裡坐坐的,又到沙發上躺躺的,無所事事。「怎麼搞的,表姐一出去,怎麼這麼久還不回來?這個趙正,該不是出了什麼毛病不成?還是表姐跟他正在搞這件事?」腦海中老是被這些問題給纏著。


本來是不再去想,但又不能不繼續想下去。真是的,現在連個說話的對象都沒有。實在無聊透了。表姐八成是跟趙正上了床,兩人正親親蜜蜜的,要不然,不會這麼久還不回來?哼!連電話都不願打一個,真是悶死人!


這時,巧春想起以前在跟小高一起的時候,每一次都是三個人在一起玩的。


現在可好了,竟把我一人丟在家裡,而自己單獨的去偷吃了。以前表姐說得多好聽,說這種事一定會有我的一份,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讓我獨自地在家裡傻傻等著。想著想著心中不免有股怨氣。待會蘭香要是回來了,我一定不理她。一個人無聊時,總有些稀奇古怪的念頭,這是難免的。


就在巧春想著這件事,門外一陣高跟鞋的聲音響起了。


蘭香開了鎖,把門打開進屋裡去。巧春這時一副不理睬的嘴臉,坐在那裡。


蘭香人還沒到,聲音已經傳過來︰「巧春,我回來了。」


巧春臉上先是浮了一絲笑意,然後再對著她臉上一看。頓時臉孔又擺出一副很不高興的嘴臉︰「你回來就回來,何必大呼小叫的吵人。」


蘭香看出巧春的臉色,一副山雨欲來之勢,就笑道︰「怎麼?在生什麼氣?


是誰那麼大膽惹你生氣的啊?」


巧春怒狠著瞪著雙眼︰「跟你呀,我簡直的在跟你生氣嘛。」


蘭香一副無辜的表情︰「喲喲!為什麼呀?」


巧春指著她的臉說︰「問你自己呀,你去照照鏡子,看看你這副德性,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眼睛也凹陷下去,弄得那麼狠幹嘛了!」


蘭香笑笑說︰「那來的吃飛醋呀,趙正一直就在耳邊念你想你的。」


巧春和緩了臉色︰「你算了吧,別給什麼定心藥吃啦!」


蘭香舉手作出發願︰「是真的呀,我騙你就不得好活的。」


巧春看她說話誠懇,心裡多少好受點,也有了興致。就問蘭香這話怎麼講︰「他都跟你說我什麼來著?」


蘭香老老實實的回答︰「他跟我講啊,他也很想要跟你做朋友。」


巧春高興的笑開了︰「你們一定在一起弄過了羅?」


蘭香泛起了紅霞︰「是有這麼一次而已啦!」


巧春看看她︰「為什麼你看來很累的樣子?以前不會的呀!」


蘭香道︰「你不知道啊,趙正的東西有多大喲!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男人那麼大的東西呀!」


巧春好奇的睜大眼睛問︰「有多大?有全部放進去嗎?」


蘭香道︰「說起來呀,哦!好丟人!」


巧春追問到底的︰「為什麼啊?是不是讓你受不了?」


蘭香頓了一下︰「他告訴我,他那東西有八寸半長。弄進去時,真是漲死人了。」


巧春這時,若有所悟的︰「難怪你的臉會變成這樣,真差勁。」


蘭香不服氣的道︰「不是我差動,趙正他連屁眼也弄上了呀!」


巧春也笑道︰「好呀!自己給人家弄的,還說人家怎麼不好。」


蘭香道︰「不是的呀,是他頂錯了地方,插進後眼了。」


巧春笑了起來說︰「鬼才相信你那套,怎麼錯的那麼巧的,會弄到屁眼上?


自己願意給他就好,不要講的那麼好聽。」


蘭香氣得跺腳︰「氣死人,老實的告訴你,你又不相信。」


巧春也哼道︰「為什麼說到我身上來了!是不是你跟他說,我的屁眼也可以弄嗎?」


蘭香道︰「你怎麼搞的,我才不會那麼十三點呢!什麼都告訴人家,我是要他介紹他同學給你。」


巧春急急的問︰「那他是怎麼回答你的?」


蘭香道︰「他要你跟他先試上一試,然後再說。」


巧春則生怕蘭香她吃味︰「表姐,難道你不吃醋?」


蘭香道︰「去你的吧!他還說什麼,『我們三個人一起玩玩,看看是什麼滋味』。」


巧春關心的問道︰「他那個雞巴,到底有多大?」


蘭香老實的向她道︰「說實在的,那東西也夠大,又長,弄得很漲,時間又久。」蘭香又追問著她︰「你到底要不要嘛?他說他同學比他還要長一些。」


巧春吐著舌尖說︰「最好是兩個都上,反正我是多多益善。」


(三)


趙正在家等蘭香的電話,等了兩天也沒消息,心裡急了︰「這是怎麼了?會不會碰到別人了呢?」


正胡思亂想之際,有人來了。


「趙正兄在家嗎?喂!」然後就自己走進他的房間。


趙正道︰「哦,是你呀!李克,坐嘛!」


進來的是個約二十五歲的青年,身材高高的,面帶笑容,走起路來,風度翩翩的十分好看。來看趙正的就是他向蘭香所提的那個男人,兩人很要好,也十分投機。


李克進來,尚未入座就問︰「這兩天為什麼見不到你,幹什麼去了?」


趙正神秘的說︰「也沒幹什麼,只是不想動,在家休息而已。」


李克不信的道︰「在家多無聊,出去走走,泡泡咖啡廳,說不定會碰上個女孩。」


趙正神秘的道︰「那有什麼好泡的!你總愛作白日夢。」


李克就說道︰「這不是作夢,機會總會等到的呀,信否?」


趙正懶懶的︰「如果你是真想要機會,那麼就在這裡坐,等待機會。」


李克笑道︰「我明白了,你該不是有了路子,弄到手了?」


趙正很得意的說︰「差不多可以這麼說了。」


李克嘴微露O形︰「哦!看不出,還真有兩把刷子,罩得住。」


趙正道︰「這是機緣不小心碰上的,想不要都不行。」


李克道︰「怎麼樣?長得正點不正點呢?」


趙正道︰「沒話說的,十足的美人胎,夠標準的。」


李克建議說︰「那坐在家裡幹嗎?趕快去找她呀!」


趙正道︰「不用了,我在等她的電話呀!」


李克道︰「你還真有耐心等電話。」


趙正道出︰「我告訴你吧,是一對姐妹花,介紹一個給你好嗎?」


李克興奮的說︰「好是故然好,總得要先看看人長得如何呀?」


趙正答道︰「那是自然的,總要讓你先看看人,然後再由你決定呀!」


李克不大信的神情︰「不要太過於自信嘛,你覺得好,我可未必見得。」


正在談話中,電話鈴響起,趙正急急抓起電話︰「喂!我是趙正,你好。」


電話的那頭是蘭香。兩人就在電話裡,約定了明天的下午見面。趙正還在電話中,要把李克介紹給巧春,叫她們要有準備。於是,蘭香就叫他們兩人,明天下午來她家裡看看巧春。


放下電話後蘭香對巧春道︰「巧春,明天下午趙正和他同學要來我們家。」


巧春道︰「讓他們來吧,看看人如何,再作進一步打算。」


蘭香道︰「如果他們來了,是要我們請客嗎?」


巧春道︰「那還不簡單啊!倒兩杯白開水不就好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起來。


氣候是那麼的宜人,微風傳送著清涼的氣息,中午的熱氣,威力已斷斷的消失了。


趙正眼巴巴的站在家門口,等著李克。一輛車子漸漸的駛到他的面前來,車門開時,露出了李克光亮的頭髮。


趙正上下不斷的打量著,笑道︰「今天的打扮,穿著很帥,也很準時的。」


李克先付完車資,緩緩走向趙正︰「完全按照你所規定的時間內趕來了。」


趙正道︰「時間還早嘛,難不成你想現在就去幫她們洗盤子去?」


李克迫不及待的︰「早點去的話,看得會仔細些。」


趙正只好使出緩兵計︰「現在去恐怕她們不在,還是再等一下吧!」


關於蘭香的情形,趙正不厭其煩的跟李克一五一十的報告著,並且把肉戰詳細分析著。


李克也是深好此道的人,最主要是他的生理問題。這些年來也交過不少的女友,等上床了紛紛的打退堂鼓,這又是為何?因為,李克的玉筋實在超越常人,不但長,而且粗得厲害,女人一看就都退避三舍。


根據趙正所得來的情報,巧春好像很喜歡這東西,不但巧春喜愛,連蘭香也想一試呢!


蘭香跟巧春打扮得花枝招展,兩人同是穿著熱褲,以及露肩又露背的上裝,盡量的把身上曲線給表露出來。雪白修長的玉腿,好像玲瓏的白玉一樣,長得是那麼的勻稱。叫人看了,禁不住的想親手一摸,死而無怨啊!


蘭香的大奶子,大而圓的在露背裝裡,搖搖欲出的樣子。巧春的奶子也不輸給蘭香的大,挺得比她的還要高些。一個是烏溜溜的長頭髮,長長的、散散的披在肩膀上,一個是梳理得齊整的短髮。她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有著一對會說話的大眼睛。


趙正帶著李克來到了她們的家門口按了門鈴。


蘭香則對巧春道︰「一定是他們來了!」


巧春就說︰「那麼,表姐,就請去開開門吧!」


於是,蘭香就走到門口,問道︰「是誰在外面叫門呀?」


趙正搶先的答︰「是我趙正帶著同學李克來拜訪兩位大小姐。」


蘭香便把大門打開,讓他們進來︰「請進!歡迎你們的到來,請到客廳裡坐坐。」


趙正探頭探腦的問︰「咦!巧春表妹呢?怎麼還不出來見客呀?」


巧春聽見他在叫她,就從房裡走了出來︰「我在這裡。怎麼,表姐夫要請客呀?」


趙正說道︰「自然會有人請你的,來,李克,給你介紹一下。」趙正順手的指著巧春,道︰「這位就是常向你提起的巧春小姐。」


蘭香則自我介紹,說︰「我就是蘭香,請多多指教!」


李克笑道︰「不用講我也知道。一進門,你就跟我們趙大哥抱上了,還用介紹嗎?」


蘭香也笑道︰「李先生說話還真俏皮呢,配我們巧春一定是不壞!」


巧春也笑蘭香道︰「還說別人呢,說說你自己吧,調皮!」


蘭香聽完她這句話,頓時,臉兒羞紅到脖子。


李克自介紹後,眼睛一直的盯著巧春,見她們都很美,高興的說︰「兩位小姐人真是比花還嬌艷美麗,好可愛呀!」


巧春俏皮的︰「我表姐是名花,而我呀,則是野草!」


趙正討好她的︰「你才是真正的花公主呢!」


巧春白了他一眼︰「表姐夫啊,你少油條,跟表姐偷偷摸摸的,以為我不知道!」


趙正趕緊說︰「巧春小姐,別生氣嘛!我這不是給你帶來了一個嗎?」


李克笑道︰「巧春小姐,別聽他的,恐怕我還不夠資格吧!」


巧春急忙的說︰「哪裡,李先生,你太客氣了。」


說著,就伸出一隻手來,意思不過是請他坐下而已。可是,這傻李克卻會錯了她的意思,也伸出手去握住她,並且還在巧春的手背上,深深的一吻。巧春的臉,頓時漲得通紅。


蘭香拍手笑道︰「閃電的快速呀!當著幾個人的面,就吻起來了?」


李克調皮的笑說︰「現在已到大空時代,我們採用噴氣的超音速!」


巧春對著蘭香說道︰「哪像你,把人家東西差點給打壞了。」


趙正跟蘭香聽出話中帶刺的,兩人不約而同的臉紅起來,李克則傻傻不明事理的跟著巧春笑。


蘭香怒道︰「死巧春,你莫非瘋了不成!」


經過這不大不小的玩笑,大家熟絡的坐了下來。蘭香則小鳥依人的依偎在趙正懷裡,趙正並不避嫌的抱著她吻她香唇,同時還在大腿上摸。


巧春看得恨得牙癢癢的說道︰「請你們客氣點好吧,妨害公共的衛生眼。」


蘭香把眼睛一斜道︰「要你管?看不慣啊,不會到房間裡去!」


巧春恨恨的道︰「我走了,誰陪李先生?你們沒完的貼在一塊。」


趙正則打著圓場道︰「那麼就由你來陪我們的李克公子了。」


巧春羞紅著臉說︰「死趙正,好壞呀,盡在出些鬼點子。」


一旁的李克只是笑著,兩隻色瞇瞇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巧春的大腿。


巧春站在李克面前道︰「李先生,我們別理他們,到我房裡坐坐吧!」


李克急忙的站了起來︰「好!好!」


巧春也帶著李克到房間,來個眼不見為淨了。李克此時又是高興,又是緊張的。一踏進房門,就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巧春。


巧春心裡頭一甜,身子便一倒,倒向他懷裡,口中道︰「別這樣嘛!等會要讓他們看見了。」


李克道︰「他們兩個剛才都不怕我們看的,我們也不用怕他們看啊!」


「哎呀!我們剛認識呀!而他們早就搞上的。」巧春急著嬌羞道。


李克這時,只好軟功夫使上了,道︰「時代進步了,愈快愈好,你聽別人說過吧!」


巧春嘴裡說著不要,但是身體就是貼著他不肯離開。李克也明白她是故作嬌態,便更緊的摟著她,對著她那鮮紅的香唇上吻著。巧春先是把嘴巴閉得密不透氣的,經李克熱烈的親著,吻著,她也把舌尖給伸吐出來,李克這時才算嘗到了火熱熱的香舌。


巧春就好像吃醉了酒一樣的,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讓他親吻著,自己的臉龐、嘴唇,都被吻遍了,再而的更進一步的吻到身上。


這件露背裝,穿對了時辰啊!光著的地方,幾乎每一寸、每一分都讓他給吻去了,李克又再得寸進尺的,一手伸進衣服裡摸索著,摸索著大奶子的部位。


巧春輕聲的道︰「快不要這樣嘛,你會把我捏痛的。」


李克邊吻著,邊說︰「不會的啦,我一向是憐香惜玉的,絕不會弄痛的。」


巧香沒辦法了,上衣被李克給拉了上來,兩隻細嫩雪白的乳房,一露無遺的展現在李克眼前。


李克讚歎道︰「好美好美的一對奶子,讓我輕輕的吃一下,好不好?」


巧春嬌聲的道︰「吃會痛啊,我會怕怕!」


李克編著美言︰「小寶貝,我定會輕輕的吸,不敢弄痛你的。」


說完,不管她同意不同意的俯下身去吃了起來。巧春的奶子被李克吸的一陣陣奇癢、一陣陣舒服起來。就在這時,蘭香趙正他們站在門口看著他們,因為是第一次見面,所以他們也沒關上房門,蘭香看見李克在吮著巧春的奶頭,就笑起來。


趙正則一旁莫名其妙的問她道︰「你笑什麼?」


巧春聽見說話聲,對門口一看,趙正他們正在門口。巧春趕緊的推開李克,說道︰「你們兩個神經病,幹什麼?真不要臉,在看人家。」說著,隨將上衣拉了下來。


趙正則拉著蘭香的手,走出房門。


李克道︰「管他們幹嘛?他們兩個還不是在親熱著!」


巧春則不服的道︰「都是你這壞人,被趙正看去了,羞死人了。」


李克說道︰「怕他什麼的!趙正是朋友,他才不會笑我們的。」


巧春又再說︰「是朋友,就不要偷看人家嘛!」


李克則勸道︰「不要再管他的了,再讓我吃一吃嘛!」


巧春道︰「才不要,怪癢的!」


李克則用手,上下撫摸她的大腿了。巧春把腿夾得很緊的,恐怕他會摸到陰戶裡去,李克很有技術的越摸越上,摸到了小腹,手就伸進了褲子裡去。巧春被摸的有意無意的碰他的腿間。


巧春故意碰了碰後道︰「哎呀!這是什麼東西?硬硬的,好討厭。」


李克繼而又摸回大腿的反覆著,這時,聽她問起,便答道︰「我拿它出來給你看看。」


李克就由褲子裡,把那根大雞巴拿了出來,硬硬的翹得半天高,送到了巧春手裡。


巧春一看便叫道︰「哎呀,你這人真不要臉!怎麼把這東西拿出來!」


李克笑道︰「看看怕什麼?你喜歡它嗎?」


巧春道︰「喜歡個屁,怕死人了!我問你︰那東西怎麼會翹起來的?」


李克道︰「因為你太美了,所以它就衝動起來了。」


巧春白他一眼的說︰「我摸摸看怎麼樣,好嗎?」


李克高興的要求著她道︰「原是要你摸嘛,不要怕,你會喜歡上它的!」


巧春想用手握住,可是太粗了,一把握不過來,龜頭也好大,馬眼也比常人的又長又大。


巧春暗想,這東西真大,不是蓋的,真有一尺長,要是能插到穴裡,一定很舒服,也會漲死。表姐說趙正的大,這東西更大,看到這模樣,真想現在給他幹一下,如讓表姐他們看到,一定會笑我。


巧春邊想,就邊套動了幾下。


李克道︰「這樣會越大,小寶貝,你把褲子脫了,我們來玩一次。」


巧春羞紅著臉︰「不行,他們兩個在外面,要是進來了,被趙正把我的下面也看去了,他會偷偷的來找我弄的。」


李克不以為然的安慰她道︰「他哪來的時間跟你弄呀!一個蘭香就夠他應付了。」


巧春則說︰「該不會是你心裡想著表姐好事吧?」


李克以退為進的︰「那你不肯給我,只好想著別的人了。」


巧春委實怕他的東西長,便說︰「不行的啦!我怕你那東西又長又粗,進不去。」


李克蠻有耐性的引導著︰「不試,你又怎麼知道不行?慢慢來,一定可以進去的。」


巧春還在擔心外面的兩位,道︰「先去看看他們,是不是在弄了?」


李克和巧春一塊出來,向客廳一看,巧春就叫道︰「哎喲,怎麼這樣?在椅子上就玩起來了!真不要臉。」


李克一看也跟著笑起來。原來,趙正一件不剩的衣服光光,坐在椅子上,蘭香也是一絲不掛的站在趙正的面前。趙正那根東西翹挺得老高的,直立的在大腿兩側之間,蘭香則一手握著他的東西。趙正呢,則抱著蘭香的纖腰,正好是她的大奶子頂在了趙正的臉上。


趙正這時一手在蘭香的陰唇上撫摸著,一手把臉前的大奶子捏得緊緊,嘴唇向凸起的奶頭湊上去;蘭香則把屁股坐在他的雞巴上,一手握著大雞巴,就往自己嫩穴裡插,屁股往下一坐,「唧!」的一聲,轉眼那根大雞巴神妙的不見了。


蘭香此時則裂著嘴,雙手緊緊環繞住他的脖子,白白嫩嫩的圓屁股,就坐在趙正大腿上,上上下下不停的跳動起來。越跳越快的,蘭香的嫩穴中「咕唧!咕唧!」的在響著美妙的聲音。趙正的大雞巴,被嫩穴剛剛套得緊緊的,騷水不斷的沿著雞巴源源淌出。趙正則手支著椅子,屁股一直的往上送,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的,一個是向下坐動,一個則是往上挺舉。


蘭香被弄得舒服的叫起來了︰「哎喲!輕點嘛!」


蘭香不叫還沒什麼,這一叫把趙正叫笑起來了,李克跟巧春更是笑彎了他們的腰。


趙正提醒著蘭香說︰「是你自己坐下時,用力太猛!你叫我怎麼輕呀?」


巧春在一旁邊笑著羞她︰「就是嘛,你叫人家怎麼個輕法?」


蘭香不害羞的反嘲︰「小浪穴,要你管!看什麼看?還不快去跟李克好好的搞!」


巧春不為所動的道︰「才不呢,我們要在這裡等你搞完了再去玩,跟你學一套嘛。」


蘭香氣喘喘的說︰「你要再不走,看我下來不打死你!」


巧春故意激她道;「有本事,你就現在下來打我呀!看你捨不捨得。」


蘭香嘴說要來打人,可是,她的屁股正閃晃得很快,也很大方,弄得穴裡直「咕咕唧唧」響個不停。


蘭香搖擺的坐了一會,忽然身體和屁股,亂晃起來。蘭香叫道︰「哎喲!麻……死了……癢趐趐……的……哎喲!……噢……美死了……我的要……出來了……」


剛一說完,要出來了,就聽到「咕唧」一聲,接著,蘭香的頭一偏,倒在趙正的肩膀了,口裡還長喘著氣兒。


趙正就問她道︰「你怎麼了,這麼快就淌出來了?」


蘭香累得氣喘得無體力回他話。這時,趙正便把蘭香抱住,翻個身,讓她趴在椅子上,兩腳著在地上站著,那個圓圓的屁股就這樣翹得好高。趙正提著濕淋淋的大雞巴,對著蘭香的屁眼兒,用力的一頂,這樣整個的大東西,瞬間的就被屁眼兒整個的吞沒了。


蘭香的屁眼被趙正這一刺刺得痛得她哇哇的叫了起來︰「哎喲!怎麼又干屁眼兒嘛?好痛!」


蘭香口裡是好痛的叫喊,可是屁股卻又翹得老高的。趙正根本不理,開始一頂一頂的送著。


李克在看到趙正弄蘭香的屁眼兒,轉過面來,就問巧春道︰「這兩個技術可算一流,你的屁眼兒是不是也可以弄嘛?」


巧春早看出神了,那心眼兒裡已在一麻一麻的,暗想︰這兩個大概是搞瘋了吧!表姐的那個神情,一定是舒服死了才會這樣。一面想著想著口水也一口一口往喉嚨裡吞,下面的嫩穴早已沉不住氣淌了好多的騷水出來,緊接著,連屁眼兒也一癢一癢的。


正自幽思中,遠遠彷彿聽見李克這一問,她毫不考慮,可以說是直接的就答道︰「這樣的弄,這麼的搞,哎喲!一定是美死了!」


李克看她神魂出了神,便道︰「你是一定有玩過這種遊戲了?」


巧春幽幽怨怨的說︰「你壞啦,人家不告訴你,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