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工作的一天

翻譯者OH_NO的前言:


一直都很想把Jake Baker的文章作一個有系統的介紹,可是總覺得太血腥了,現在硬起頭皮幹一下,讀者如果覺得不對口味,千萬不要再看下去.正如凡夫兄所言,多方面的口味,有人喜歡,有人噁心,若問我自己,我絕不喜歡裡面血腥暴力的部份,其他如氣氛的營造,等等,我卻是很十分欣賞.值得注意的是,現實生活中,Jake Baker還是一個處男呢!(根據 Jake Baker 在法庭上對法官的透露)前一段時間,有人教另外一些人,怎樣寫小說,提到需要有經驗這一點,我深不以為然.Jake Baker 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還有一個例子是「Muthering Height」的作家 Emily Bronte,她寫成出書時,還是個入世未深的小姑娘!


我必須在這個星期六進行我的工作.在這裡的大會堂將有學生聯誼會的一個聚會.我望著他們走了進來.有些人把他們的女朋友也帶來了,差不多都是些辣辣的小騷貨.


我在其中的一個門口外徘徊著,等候著,看她們之中有沒有人走錯路,從這門口出來.最後,終於真的有一個女孩子走了出來.這小騷貨從二樓的門口走了出來,其實她應該從一樓的門口走的.我聽到這門打開的聲音,就走過去看,我見到了她,小小的個子,有一頭濃密的頭髮, 她看起來很迷惑的樣子.我問:


「你需要幫助嗎?」


我感覺到我的陽具開始發脹.她告訴我她正在尋找洗手間.我告訴她這層樓是不准任何人來的,所以我必須把她的名字登記下來.她囉囉嗦嗦的開始抱怨起來,但是我板起一副嚴厲的臉孔,引導她進入這裡的辦公室.


在她進來之後,這門就自動地鎖上.這辦公室房間是隔音的,位置就在大禮堂入口的轉角處.這會兒聯誼會的男孩子可能正在各自找尋對象在鬼混吧,我也有一份呢.當她走進這辦公室的裡面,這女孩跪了下來打算綁她鬆掉的鞋帶.我從桌子上順手拿起一隻很重的紙鎮,朝她的後腦打了下去.她跌到地板上.我從附近的雜物櫃裡取出兩捆電線,在她醒過來之前,把她的腳和手都綁住.她當時正肚皮朝下的躺在地上,我在她剛想大聲尖叫前,把幾圈的電線環繞著她的嘴.現在,她只能發出一些呻吟,但卻不能講話,這就更加的刺激起我的性慾來了.我開始一邊剝她的衣裳,一邊按著不讓她過份的掙扎.當我把她的上衣撕開和拉掉她的裙子後,我把她推著轉過身來.她的皮膚很光滑和柔軟,還有一雙美麗杏色的眼睛.我狠狠的連續的掌摜她的臉,一下又一下的,我的手打在她的臉頰上和太陽穴上.她的喊叫聲現在是越來越頻密了.我在她的尖叫聲中,撕開她的乳罩,然後我給她一個更尖聲叫喊的機會,因為我開始大力的扭捏她的乳房,並把乳頭拚命的往上拉.隔了一會,我又猛然的狠狠的朝她的乳房咬了下去,這令她高聲的慘叫起來,她的身體激烈的蹦動起來.我一直的咬住她的乳房不放,很久很久,我才慢慢的放開,然後我站了起來.


我一隻腳把她踩著,不讓她起來,然後我開始脫去身上的衣服.我伸手把她的內褲撕扯掉,她平滑微凸的的陰戶露了出來.我把我的皮帶從褲子上抽了出來,然後跪在她的旁邊,開始盡情地鞭打她的全身,特別是她的兩隻乳頭.她大聲連續的尖叫聲使得我非常的衝動起來.我再把她翻一個身,開始鞭打她光滑的背脊,和突起的屁股.當我覺得陽具硬得無法忍受的時候,我就移動到她的屁股後面,我把她被捆綁著兩腳的大腿抱起來,環繞在我的腰際,我跪下,慢慢的找到我的目標,也就是她的肛門,然後我把硬朗的陽具挺向她緊緊的屁眼.在她大力的擺動和大聲的呻吟中,我的陽具滑進了她的肛門.然後我站了起來,我把她的乳房握住,我開始環繞這房間走動,這小騷貨就像一條猥褻的皮帶一樣的環繞我的腰際上.啊,感受真好!


她的身體像波浪一樣的搖動著,從一邊到另一邊,而且她的肛門正在一下緊,一下松的箝制著我的陽具,我退後幾步,然後迅速的向前衝,把她搖晃著的頭猛烈的撞向牆上.我小心控制著力度,不會把她撞昏,卻足夠造成傷害.她的身體環繞著我的陽具猛烈的抖動著,我一次一次的重複著,退後,向前碰撞,再退後,再向前碰撞,她一直在大聲尖叫,然後又是大聲尖叫.我真希望剛才有先見之明,帶來一個錄音機,把這些都錄下來.慢慢的,她不再有力氣再大聲尖叫了,只是像受傷的動物一樣的呻吟著.她的頭髮已經和很多的血混雜在一起了.我把她放下在桌子上.她來回地搖晃著身體,痛苦的呻吟聲從她被綁著的嘴裡透了出來.她的臉被覆蓋著一些唾液和血液,這令我甚至更加的衝動起來.我把她牢牢的束縛在這張桌子上,然後我坐了下來,休息一會兒.


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我就由得她這樣子綁在桌子上,我開始做我學校的功課.偶而,隔一段時間,我會伸出手,扭捏一下她的乳頭,聽著伴隨而來的一聲呻吟或喊叫.我還會全身的摸一下她的身體,從她細小的腳,到她的陰戶,還有被我侵犯過的屁眼,一直到她的肚子,乳房,再上去她的脖子和臉.我不喜歡她昏睡過去,所以我不斷的掌摑這騷貨的臉來令她保持醒著.


到5點鐘,我就去吃晚餐,和做一些別的事情,在飽飽的吃了一頓之後,我走到這裡擺放急救藥品的地方,拿出一個急救的箱子,和一瓶消毒藥水.然後我回到辦公室.我發現我的玩偶正在拚命的嘗試著解開她的束縛.我衝進去,對著她大叫:


「你想幹什麼?騷貨!」


「因為你的逃走,我現在要處罰你!」


其實我無論如何都要傷害她的了,不過她卻是不知道這一點.我從箱子裡拿出一把小刀子,開始深深的在她多肉的乳房上左一刀右一刀的切割下去,她猛烈的蹦動著身體,和發出可怕的尖叫聲來.但對於我來說,卻是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衝動,我的陽具快速地硬了起來.


當她本來是光滑雪白的乳房已經變得一條條的肉條時,我把消毒藥水倒了過去.這騷貨發出震耳欲聾的大聲尖叫,把我的耳膜都震痛了.她搖擺著和抖動著,我絕不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我的陽具插進她緊緊的陰戶,然後繼續倒下更多的藥水.強烈的痛苦令到她的陰戶發狂的夾住我的陽具,我仍然騎著她的身體,從箱子裡拿出一副鉗子,夾住她左邊的乳頭.然後我大力的往後用力拉動.她的肉脫離了她的身體,慢慢地,她的乳房差不多被整個的撕離她的身體,她繼續大聲尖叫和蹦動,我讓乳房留下一點點的皮肉連著,然後我用同樣的方法對付她的另一邊乳房.我的玩偶的臉現在是因為痛苦而整個的變了形狀.她繼續的蹦動著,我感覺到自己瀕臨射精了,我拔出陽具,然後向著她的臉射精,白色的精液飛濺遍及了她漂亮的臉孔.她嘗試著扭過頭去避開,但我抓住她的頭髮,把她的頭牢牢的按著,她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痛苦令她顯得更加的美麗.她的臉頰沾滿了精液.


我再摑弄她只和身體連著一點點的乳房幾下,留意到它們荒謬的滾來滾去,但是我的親愛的玩偶正在快速地衰竭下去.大量的失血正在加速她的死亡.本來我還想要對她做出更多更刺激的玩意,現在看來是不能了.不過,我卻是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像她這樣的騷貨附近多的很!我把她還未完全 死掉的身體塞進一個結實的大袋子,然後我大力的踢那袋子,直到裡面沒有任何動靜為止.我匆匆的把袋子拿到樓下,扔到垃圾場,然後我再折返回來,我把我的工作環境仔細的清理好,準備關門離開這所建築物,今天的工作算是完成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