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對公司女同事的第一次挑逗

一直對公司的同事Alice有好感。她才結婚半年,人屬於那種不很漂亮但挺有韻味的女孩。兩人關係一直不錯,由於自己工作經歷較長,也就經常幫助她,可以看出她對我的明顯好感。她雖然知道我已結婚,但這樣反而能使我們能在平時開玩笑時更覺得自然和無所顧忌,但我們僅限於手臂之間的碰觸,和身體間非常有限的接觸。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們一起去上海出差。她說想去購物,我一直就想和她能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就藉口說從來沒有很好地逛過上海,想先將上海遊覽一圈。


本來公司允許出差可報出租車,但我說坐公車方便,於是在下班高峰期間我們在徐家匯地鐵口隨便擠上了一輛公車。


車上人很多,她就站在我的前面,側對著我。因為太擠,她的右手拽著我的右臂,左手扶著座位扶手,所以我的右手肘便輕輕地貼著她的胸部。藉著車子的搖晃,我的手臂便故意一下一下地在她的高高隆起的胸脯上磨噌著。這時我的下體變的炙熱和堅硬,緊頂著她的右半邊屁股,她的臉開始變得潮紅,呼吸也不太均勻了。


一個輕微的剎車,我卻誇張地使勁地朝她壓去,並藉機轉過些許,面對面地與她站著,下面的隆起部頂在了她的兩腿間,她抬頭看了我一下,眼睛又慌亂地移向車窗外。於是我故意湊進她的耳邊說︰「對不起,人太擠了。」她聽懂了我的意思,臉更紅了。


我見她沒有拒絕的樣子,又更緊地靠了過去,左手亦輕輕地搭在了她的臀部上,緩緩地上下移動著。她無法忍受這種挑逗,額頭輕輕地抵在了我的下巴上,我的嘴唇也就藉機輕輕地觸吻著她的上額。她抬起頭,從她的眼中,我知道這次的出差將會帶給我們什麼樣的開始……Alice的眼中充滿者一種渴望、需求但又害羞、矛盾的游離目光,畢竟,她才剛剛新婚不到半年。


正在此時,公車突然急剎了一下,Alice由於只是抓著我的手,因此身體朝後倒去,我乘機用左手摟住她的腰部,將她緊緊地拉向自己,同時卻再一次將自己的下邊頂壓在她的身上。因為一直貼著她,又不停地幻想著,我的小弟弟已經變得又硬又熱,為了更刺激Alice並挑起她的慾望,我故意使勁翹了翹小弟弟,並將「他」插在Alice的兩腿間往上頂起。


「哦!」Alice輕輕地低聲呻吟了一聲,感覺到她的身體也突然顫抖了一下,然後面色潮紅的她又垂下頭,眼睛微閉著,不再看我的眼睛。可從她的表情卻可以看出,此時的她正在體味和感覺著小弟弟的堅硬和炙熱傳給她的快感和舒服。


看著她陶醉享受的樣子,我就慢慢地貼近她的耳邊,用舌頭撩開她的長髮,緩緩地含住她的耳垂,用牙齒輕輕地咬著。Alice的身體再一次地哆嗦了兩下,然後將雙腿夾住我的右腿,緊緊地夾著,身體隨著車子的晃動,飽滿的胸部用力地蹭著我胸部,我甚至可以感覺的到她兩腿間輻射出來的熱度。擁著她的左手感覺到她的身體突然地一挺,然後馬上變得彷彿沒有骨頭般癱軟了,我知道她應該是達到了一次高潮。這種想法剛一掠過我的頭腦,幾乎覺得自己都要射了出來……原以為可以多享受一下這種感覺,沒想到車停到一個站後,下了許多人,陡然變得空了很多,我們也無法再緊摟著,只好分開站。只是她變換了一種姿勢,用左手抓住車的豎桿,胸部依舊緊貼著我的右手臂。


又過了兩站,我們看到附近有個大的商場,於是下了車。因為擔心可能會碰到在上海Office的同事,我們沒有牽著手或是摟著,但間隔卻很近,我有意無意地碰著她的胸部,而有幾次,也感覺到她的手有意無意地擦過我的依然沒有消退下去的下部。


進到商場,兩人的慾望稍稍得以平息一點,她開始注意貨架上掛著的時裝,而我則依然用眼睛打量著她的窈窕身材,回味著剛剛在車上的情景,有點兒走神了。


「在胡思亂想什麼?」她調皮地在我耳邊問道,手裡拿著一件淡米黃色的吊帶裙。


望著她湊近的白晰的臉和潮紅的嘴,我再一次有了想吻她的慾望,便挑逗地說︰「在想剛才呀!」


「色狼!」她嬌聲地罵了一聲,舉起手中的裙子,說道︰「少下流了,你覺得這件好看嗎?」


「那得看什麼人穿了。」我回答說︰「很多女孩穿上後,給人感覺像雞。」


「那你覺得我穿上後會好看嗎?」她接著問。


我故意挑剔地望望她的身體,又望望裙子︰「嗯……我覺得你穿上這種裙子嘛……嗯,不是很好。」


「為什麼?」她沒有想到我會否定掉,於是很詫異地問道。


「我說了你可不准生氣。」我一本正經地對她說。


也許是我嚴肅的表情讓她有點著急了,她一定要我說,並答應不生氣。


我貼近她的耳邊說︰「你真的不生氣?」她點點頭,「你知道嗎,如果你穿上的話……唉,算了,我還是不惹你生氣了。」我欲言又止地逗著Alice。


此刻的她似乎太想知道她在別人眼中的形象,不住地懇求我︰「說嘛,你說嘛!」


我再一次貼近Alice的耳邊說道︰「你知道如果你穿上後,我會想什麼嗎?」


「想什麼?」Alice一下沒有反應過來,傻傻地追問道。


「我會想要你,使勁地要你。」以一種特別挑逗卻堅決的口氣說完後,我將身體靠到Alice的身側,讓她的手碰觸到我的那一根又硬了起來的小弟弟。


Alice沒有想到我說出來的是這麼露骨的話,彷彿被電擊中了般,她臉一下緋紅,人便無法控制般地仰靠在我的肩上,雙腿下意識地悄悄磨擦了一下。


我側過頭,對著她的耳朵輕聲問︰「願意給我嗎?」


聽到我的問話,Alice似乎突然清醒過來,她趕緊站直身體,左手卻輕輕地抬起,朝著我的隆起部位敲了一下,嬌羞地罵了聲︰「壞蛋!」眼睛卻又情不自禁地朝她打的部位瞄了一眼。


我用手摸著她的細腰,告訴她,旁邊的售貨員正盯著我們看,她「啊」了一聲,將裙子迅速掛回原處,拉著我的手,逃一般地走開了。我順勢牽著她的手,出了商場並招停下一輛的士,讓司機回酒店。


在車上,我拉過她的右手,壓在小弟弟上,左手摟著她的光滑的肩膀,讓她躺在我的懷中,輕輕問她︰「誰是壞蛋?我還是『他』?」


Alice羞紅了臉,藉口說出租司機在看我們,想起來。我堅持讓她說出來才會讓她起來,她用手悄悄抓了抓我褲子下面硬硬地挺著的小弟弟,窩在我的懷裡嬌嗲地說︰「你壞,他更壞!」然後一用勁便坐了起來。


我看到出租司機在不停地從後視鏡中朝我們瞟,也就沒有再鬧了。


剛到飯店,一下出租,另一位晚一趟班機來的同事正好從飯店門口出來,說是想出去吃飯,硬拖著我倆去。我看了看Alice,發現她一臉的失望和沮喪,無奈下,我們還是答應一起出去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