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大屌少年的後宮

(只有媽媽與妹妹的生活)


第一章


太陽市的太陽真的很厲害。都已是十月下旬了,那太陽還是把地面曬出了陣陣青煙。這不,坐在教室裡的學生一個個都手拿著一本寬寬的作業本在不停地搖著,由於天氣的原因,老師也不去制止他們。


坐在第三排的王平也像大家一樣,在不停地扇著,想盡量降低一點溫度。這是一節數學自測課,有十個小題,老師已經說過,只要用作業本能把這十個題目全部做完,再把作業本交到老師那裡,就可以回家了。


王平草草地做完了前面的八個題目,也不知道對不對,而最後的那兩道他不會做,於是就胡亂的亂寫一通,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就交了作業,他是第一個走出教室的,他出教室時,他覺得背後好像有很多雙驚奇的目光。他不是想出風頭,他只想快快地回到家中,把水龍頭開得大大的,沖一個冷水澡,舒服舒服,涼快涼快。


王平回到家中,看客廳的桌子上沒有書包,就肯定妹妹還沒有回來。一般情況下,妹妹總是比他先到,因為這一次他是提前二十多分鐘回家,故而搶了先。


王平把書包放在桌子上,順勢又把短袖襯衫脫下,正準備脫下長褲時,發現媽媽的房間裡有響動,於是走到母親的房門前,門沒有關好,還留有一條小縫,他從門縫中看去,只見母親一絲不掛地站在床前換衣服。


媽媽的床是順著門的方向擺放著,媽媽是站在床邊的,王平只能看到媽媽的側面,是媽媽的右側。媽媽的床頭是梳裝櫃,上面有一塊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鏡子,王平從鏡子裡同樣也只能看到媽媽的側面,這回是媽媽的左側。但從媽媽的前後,顯示出來的是--那彎曲有致的優美的曲線,翹翹而豐滿的屁股,肥大而高高挺出的一點也不下垂的乳房……


王平只覺得有一股電流傳遍了全身,下面的陰莖也迅速地腫大而立了起來。他怕母親發現,又趕快回到桌子邊,假裝做起作業來。也不知為何,剛才在教室裡的那兩個難題,突然一下子就有了思路,但他現在不想去做。


他在桌上想著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屁股,還有媽媽優美的曲線。不知不覺就在草紙上畫出了一幅和媽媽一樣美麗的裸體女人的輪廓圖。


王平的母親叫全紅,今年三十三歲,在一家技術設計院裡工作。十歲以前王平都是和母親同睡一床,而且是同一頭。當時母親和他都是裸睡,這是母親的習慣,那時母親總是摟著他睡,母親的兩個大乳房總是他手中的玩物。那時他的父親已去世了。


父親去世時他才五歲,妹妹只有四歲,都還沒有上小學,也不懂什麼事,更不知道男女之間的事,當時撫摸媽媽的乳房,也只是覺得好玩而已,他記得那時睡的床是靠著牆放著的。他總是睡在床的裡邊,媽媽睡在中間,妹妹總是睡在外邊,有時 妹妹 也爭著要睡裡邊,但 妹妹 總是爭不過他。


他和妹妹與母親同睡了五年,可那時他還小,什麼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去欣賞母親美麗的胴體。


可現在他夜裡再也撫摸不到母親那白淨而光滑的膚肌和豐滿而富有彈性的大乳房了。


因為他現在已有十五歲,而從十一歲起他就與母親和妹妹分睡了,現在妹妹和媽媽也分開了。王平是睡在靠廚房的一個小房間,媽媽是睡在這套房子裡的主臥室,在他和媽媽的中間睡著的是妹妹。他多不願這樣,多想現在仍是睡在媽媽的身邊,仍可以摸到媽媽的全身,特別是媽媽的乳房……


王平在桌邊坐了一段時間後,仍沒有看見媽媽從房間裡出來,於是又回到媽媽的房門前去看個究竟。


這時王平正看到母親在穿一件連衣裙,修長的腿伸進了裙口之中,他看見媽媽連內褲都沒有穿,只穿一件連衣裙。媽媽穿好裙子後,準備從房間裡出來。


王平趕忙走到沙發上靠著,他已來不及退回到桌子去做作業了,因為從媽媽的房門到桌子還有一段距離,而媽媽的房門邊就是沙發。並順勢從沙發邊的小桌子上拿起一本書在故意認真地看著,當他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媽媽也剛好從房間裡走出來。


「平兒,你回來了!」


母親出門後對兒子說。


「媽,今天為什麼回來這樣早?」


「媽媽的單位今天下午放假。」


母親邊說邊走到兒子的身邊,用手輕輕地摸著兒子的頭,臉上露出無限的愛意。


王平順勢將頭靠在母親的胸脯上,臉正好靠在母親的兩個大乳房之間。


「媽,昨晚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後來就……」


兒子欲言又止,抬頭看著母親的臉。


「平兒,昨夜做了一個什麼樣的夢,說出來給媽媽聽聽。」


母親緊緊地摟著兒子說。


「媽,平兒說了你可不要打我唷。」


「你說吧,媽不會打你的。」


「……」


「說吧,媽不怪你,媽還真想聽聽兒子到底做了一個什麼樣的奇夢呢?」


母親邊說邊用手輕撫兒子的臉。


「媽,那我可說了……」


「說吧!」


「媽,昨夜我夢見了你……」


「夢見和媽媽在一起有什麼奇怪的?」


「可是我夢見了媽媽的乳……房……」


第二章


母親聽到兒子說出「媽媽的乳房」的話,不禁臉上泛起一層紅暈。好長時間也沒有因為有這種語言而使自己心跳了。她最近也能從兒子的很多次的眼神、表情、言語、舉動等等方面發現,兒子對自己有戀母的暗示,但都被自己以很好的方式平息了。但這一次她很想聽聽兒子到底是說什麼,因為她昨晚也做了一個和兒子在一起的夢,所以她很想讓兒子說說,是不是也和自己的一樣。


「說吧,平兒,夢見媽媽的乳房也是正常的,」


母親拿起兒子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說,「平兒,想媽媽的乳房,你就摸吧。」


王平沒想到母親會這麼開通,於是兩手在母親的乳房上不停地撫摸著,由於母親沒有穿內衣,也沒有戴乳罩,所以乳尖與自己的手心接觸時有一種說不出感覺,只覺得有一股電流傳遍了全身,下面的陽具也慢慢地立了起來。


這是以前摸母親的乳房沒有的感覺。


也許自己真的大了。


「平兒,奇怪的夢就只有摸母親的乳房嗎?」


「可是……」


「平兒,你就說吧,媽不是說過了啦,媽不會怪平兒的。」


王平聽到母親這樣說後,又繼續的往下說,「平兒夢見母親的乳房後,就像現在這樣不停地撫摸著,過一會後,平兒又摸母親的……」


「說吧。」


母親用很溫柔地話語對兒子說。


「平兒的手又繼續往母親的乳房下面……下面摸去……於是就摸到了在平兒記憶中那光潔無毛的……」


兒子沒有繼續說下去,也不敢繼續說下去,於是抬起頭紅臉地看著自己的母親。


此時,作為母親當然知道兒子將要說什麼,她也看到兒子的下身有了一點變化。難道兒子就懂得那事了?


「平兒,後來又怎樣?」


母親是在明知故問。


「後來平兒就摸母親的……於是上到母親的身子上就……後來就從平兒的……衝出一股東西來……」


母親緊緊地抱住自己的兒子,心跳也慢慢地快了起來。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兒子已長成大人了。


隨著膚肌的接觸,母子二人都已非常的激動起來,兒子的手慢慢地向母親的下身移去,剛到達那部位時,母親用手制止了。


「媽,平兒想要……」


兒子的手再次伸向母親的大腿根處,這時母親沒有阻止兒子。


於是兒子的手就大膽地向母親的裙子裡面伸進去……


母親欲阻止,但她自己又不想阻止,她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石英鐘,四點五十分,離女兒回家的時間還有十分鐘。


「平兒,你想摸就快摸幾分鐘吧,等一會芳兒回來就麻煩了。」


未等母親說完,兒子的手已接觸到了母親的陰部……


「啊……」


母親發出了一聲呻吟。


「媽,你的這……還是一點毛都沒有,摸起來好好舒服……」


正當王平要進一步的發展下去的時候,門外已響起了王芳的敲門聲。


第三章


「媽,快開門!」


全紅忙對兒子說:「平兒,快去開門!」


「媽,今晚我與你睡好不好?」


兒子的手仍停在母親的陰部上而不去開門。


門外的敲門聲再次響起,「媽……」


「平兒,聽話,快去開門!」


「媽……你就答應平兒吧……」


「……」


「媽……」


王平用懇求的目光看著母親。


「好吧,不過要等到你的 妹妹 睡著了才行……」


「是,媽媽……」


兒子這才高興地跑去開門去了。


「哥,怎麼這麼久才開門呀?」


進門的王芳不高興地對哥哥說。


「你以為哥哥是電子開關呀,一按就開嗎,我還得從房裡出來吧?」


「噫!怎麼媽媽還沒有回來?」


「回來啦!」


「那為什麼這麼久媽媽不來開門?」


「媽在廚房聽不見嘛,還是我在自己的房間裡聽到才給你開的呢。」


王平今年讀初三,王芳是王平的 妹妹 ,今年十四歲,正讀初二。但看上去卻相當成熟,胸前的部位也微微凸起。妹妹的長相與母親一樣像水仙花那樣的美,而且非常相像,就像一個模子倒出來似的。


王平生長在這兩朵艷花之中,真是幸福無比。不要說能摸摸母親的乳房,就是在做作業、吃飯、看電視時能多看她們幾眼就會使他在夜裡想入非非了。這不,昨夜就夢見與母親交歡而遺精了。


王平真恨自己的 妹妹 回來得這麼早,如果她被老師留上半個小時,那就可以將自己十五年的不算太小的陰莖放進了媽媽那三十三年的美洞中。


不過今晚這個願望就要實現了。


王平巴不得時間走得快一些,妹妹快快的入睡,那他就……


王平正想得入迷,下面的褲子也被陰莖頂得老高,這時王芳卻來問他數學題目了。


「哥,這個題怎麼做,給我提示一下好不好?」


王平的 妹妹 有什麼問題總是向哥哥請教,而哥哥總是有求必應,並且問題總是很圓滿地得到解決,因為他是學校初三年級的高材生,他今年的目標是考上全市最重點的中學--太陽一中。


可是他現在沒有心情解決妹妹的問題,而是想快一點與母親交合。


「嗨!你自己想想嘛,一點攻關精神都沒有……」


「想過了!可就是一點思路都沒有,你就提示一下嘛,哥……」


王芳從後面用雙手摟住哥哥的脖子,兩個乳房頂在哥哥的肩上,王平只覺得一股電流傳遍自己的全身,不由得顫抖了一下,這種感覺與剛才和母親擁抱時又不相同。


每次 妹妹 問哥哥的題目時總是帶著一種撒嬌的味兒,有時甚至全身都撲到哥哥的身上去求哥哥……


這時全紅從廚房出來正看見兄妹倆那親密的樣子,不由得嫉妒起來。


「芳兒,你幹什麼?」


「我有問題問哥哥嘛……」


王芳的嘴唇向上一翹,兩手把哥哥摟得更緊。


「妹妹,你放手,哥哥與你講不就行了嗎?」


王芳這才鬆開手,與哥哥平排坐在沙發上,認真地聽哥哥給她講題……


不一會,問題就解決了。王芳高興地在哥哥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呀,都這樣大了,還……」


全紅也不知怎麼說女兒,只好叫大家吃飯。


「開飯嘍--」聽到媽媽的叫聲,兄妹二人就來到廚房一起吃飯。


王平和媽媽坐一邊,妹妹坐在另一邊,王平不時用手去摸母親的大腿根處,全紅怕女兒發現,不時的用眼光制止兒子。


吃好飯後,王芳回自己的房間繼續做作業去了,全紅在收拾碗、筷,站在洗手間裡洗碗,王平就從後面抱住母親,兩手在不停地搓揉母親兩個碩大的乳房。「平兒,不要這樣,你妹妹看見了多不好……」


「媽,妹妹回房間做作業去了……」


兒子繼續在干自己的事。


全紅不得不轉過身來,對兒子說:「平兒,聽話,看電視去吧,不然媽媽今晚不答應你……」


聽到這話,王平只好鬆開抱著媽媽的手,並順勢又在媽媽的下身摸了一把,才回到客廳裡看電視。……


第四章


全紅為什麼這樣的放任兒子的行為呢?這不是把兒子慣壞了嗎?她的道德觀倫理觀都哪去了?


這一切,連全紅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要怪只好怪他爸爸臨終前的那一席話了……


十年前的一個週日的中午,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把全紅吵醒過來,她急忙把兒子放在自己乳房上的小手輕輕的移開,生怕他被吵醒,然後拿過放在床頭櫃的電話。


「喂,你哪裡呀?」


「喂,你是王偉家嗎?」


「是呀,你好,你是……」


「我是太陽市第一人民醫院急救室,你是王偉的愛人吧,你快來我們醫院一下,你的愛人王偉出車禍了,現正在搶救……」


「啊?……」


全紅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電話都掉在了床上,自己差一點就倒了下去。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我得趕快去醫院……趕快……」


全紅已慌得六神無主了,來到醫院的時候才知住院費都沒有帶來。


「王偉,你怎麼了,我是全紅,我是全紅呀,你睜開眼看看我呀……」


全紅又拉過旁邊的一個醫生說,「醫生,你們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呀……」


「你別激動,我們正在搶救呢。」


突然,躺在病床上的王偉的嘴唇動了一下,好像似要說什麼,但很輕聽不清是在說什麼。


「……」


全紅把耳朵貼了上去,聽到了只她才聽到的聽懂的幾句話。


「紅……我……不行了……我知道……我不行……了,我愛……你,也愛…平兒……芳兒,以後……他們就……只靠你了」「偉,你別說了,你不會的,你會好起來了。」


「紅……你聽……我說,平兒……很聰明,他……一定會……超過……我們的,你要……好好的……指導他……」


「偉,我知道。」


「紅,你……答應……我,也許……是我太……自私了……平兒……芳兒…還小,你等到……他們……上初中……懂點……事了……再……再考慮……個人的……事,不然……以他……的個……性……會毀……了他的,他是……一個…天才,你……你答應……我吧……」


「偉,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你不會的,不會的,你別丟下我!」


「你答應……了就好……好……了……我……放……心……了……謝謝……你……」


王偉說完,頭一歪,放心的走了,臉上的樣子是那樣的安祥,好像一點痛苦都沒有似的。


「啊,偉,你別走呀,別丟下我一個人,啊……」


全紅哭得暈倒在王偉的身上。當她醒來的時候,已是躺在病床上了。


就這樣全紅就一個人把王平和王芳拉扯大,還有自己的媽媽、姐姐和王平大伯、大媽等人的關心,日子也總算過到了現在。


還好自己的兩個孩子也還算聽話,在學習上總是你追我趕,也慢慢地補償了她那顆傷痛的心,隨著時間的流逝,夫妻間的那份你恩我愛,也慢慢地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偉大的母愛。


她捨不得讓兒子和女兒離開自己一步,晚上都睡在一起。


自己原來總是有裸睡的習慣,由於兒子和女兒都還小,所以開始時自己也仍是裸睡,兒子也學著裸睡,到後來想改都改不掉了。


兒子總是要在裡邊,自己睡在中間,兒子的兩隻小手總是在自己兩個碩大的乳房間游動,她也隨他,總認為他還小。


到了兒子上小學了,她要兒子單獨一個人睡,可兒子不肯,她也只好罷了。到了女兒上小學時候,兒子都上二年級了,她又要兒子單獨一個人睡,可兒子還是不肯,她也沒有強行把兒子趕走,兒子的可愛的小手還是不停的在她光潔的身上遊走。


不過兒子的成績總是很好,不管是哪一門,都不下90分,哪怕是體育、唱歌、美術都是如此,更難得的是,兒子和女兒從不在外做壞事,從不惹事生非,從不在放學後在外面玩耍而晚回家。因此,她也就沒有干涉兒子在自己身上的一舉一動。久而久之,她也就習慣了。


到了兒子十一歲後,她發現兒子的那東西開始會變硬了,也就不得不強行叫他單獨睡了。……


「媽,你怎麼還沒有洗完了,快來看電視!」


女兒的聲音把全紅的思緒從回憶中拉了回來。


她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還雜著一點平時少見的紅暈。


第五章


今晚的電視又特別的好看,妹妹王芳越看越興起,好像一點睡意也沒有。


時間已是晚上十點了。


王平看了母親幾眼,示意她快叫妹妹去睡。


「芳兒,你快去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媽,我看完這一集就去睡。」


又過了十多分鐘,王芳才回房去睡覺。


等到 妹妹 的房間裡不再有聲音的時候,王平就迫不及待地拉著媽媽往媽媽的房間裡走。


「平兒,你假裝回自己的房間,然後再來媽媽那裡,媽媽給你留著門。」


全紅輕輕地對兒子說。


「媽媽,你想得真周到。」


於是,王平就故意唱著歌,回到自己的房間,並重重地拉了一下門。


如果妹妹還沒有睡著的話,那一定知道哥哥真的回房睡覺了。


過一會,王平又輕輕的開門出來,走到母親的房前,他推了一下門,門就開了,媽媽真的給他留著門。他又反手輕輕地把門關上。


王平轉身一看,只見媽媽已在床上睡好,衣服就放在床邊的桌子上。


王平快速地脫下自己的衣和褲子,一絲不掛地鑽進母親的被子裡。


王平用手一摸,媽媽還是象原來那樣一絲不掛地在床上躺著。


全紅和兒子是貼身側著睡的,兒子還是睡在裡邊,她睡在外邊,兒子和自己的身高一樣,所以兒子那早已堅挺的陰莖正對著自己的小穴,她把兒子緊緊地摟在自己的懷裡,兩個肥大的乳房頂著兒子的胸部。


母親和兒子的頭也是緊靠著。


王平用手把蓋在媽媽頭上的幾縷秀髮輕輕地撥了開去,又輕聲地對媽媽說:「媽,你真美!」


「……」


看到兒子天真的樣子,全紅恨不得一口將兒子吃下,巴不得兒子盡快地把他那像他父親一樣的大陽具插入自己的洞穴中,但自己是母親,又怎麼能主動地提出,何況這是亂倫……


正當全紅在矛盾時,兒子的兩片火熱的嘴唇已貼向了自己的嘴唇。舌頭正向自己口中伸進來,她張開了嘴,好讓兒子的舌頭能順利地伸進自己的口腔中……這一次接吻長達十分鐘。


「媽,平兒想看媽媽的肉穴……」


「平兒,你看吧,不過只能看,不能……」


王平可不管媽媽說什麼,他把被子一掀自己坐了起來。


母親的雪白的胴體盡收眼底,母親的眼閉著,王平用一隻手撫摸母親的兩個乳房,另一隻手在輕撫母親那光潔無毛的陰戶。


此時,王平在仔細地欣賞母親的漂亮的陰戶。


母親的兩片大陰唇肥肥的、厚厚的,摸起來手感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那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媽媽的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地靠在一起,一點也沒有張開,中間留著一條細縫,這根本不像是生過兩個孩子的陰戶。   ……


一會兒,母親的陰戶已流出了許多的淫水。


兒子還在不停地擺弄母親的美穴,這時他已將中指輕輕地探進了母親的洞穴中,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從手指傳遍全身。


「啊……啊……」


母親也發出了陣陣的、輕輕的呻吟。


王平把整個身子壓到了母親的身上,用手握著長而粗的陰莖準備插入母親的小溪中。


「平兒,不能這樣……」


母親用手阻止了兒子的行動。


激情之中的全紅又閃過一絲矛盾:我就這麼淫蕩嗎?但是我是女人呀!


「媽媽……」


兒子用很溫柔的語言懇求母親。


「平兒……不行啊……我是你媽媽呀……你從媽媽的洞中出來……怎麼可以……再進去呢?……」


全紅也是語無倫次地對兒子說。……


「媽媽,你不愛平兒嗎?……」


兒子已快哭了。


母親緊緊地抱著兒子,不知怎麼辦才好……


事實上自己也非常的想讓兒子插入,但是母親和兒子是不能這樣的呀,自已赤裸地一絲不掛地給兒子觀光,那已是不應該的了,怎麼還能讓兒子……


「媽媽……」


兒子再次無比溫柔地懇求母親。


母親的防線快要垮了。


第六章


「媽……」


王平的言語是那樣的溫柔,目光之中有一種祈求。


母親終於把放在自己陰戶上手移開了,兒子知道媽媽已默許,於是又準備衝進去。


「平兒,慢點,……」


「媽媽,你又改變主意了?」


「來,平兒,讓媽媽看你的包皮是不是已翻了?」


「媽……平兒的……早就已經翻皮了……不信你看看……」


「平兒,難道你已和別人……」


「媽……看你說的,平兒現在還是一個真正的童子呢。」


「那為何……」


「媽媽,我跟你說實話吧,平兒已與媽媽在夢中幹過許多回了。」


「那你以前為何從不向媽媽提起過?」


「媽,平兒不敢嘛……媽……平兒現在已……」


母親知道兒子已很想進入了,於是用手拿住兒子的大陰莖,對準自己的洞口說:「來,平兒,慢慢的……不要慌……對,就這樣……」


兒子的陰莖終於插進自己從那通道裡出來的地方。


「啊……平兒,輕點……啊……平兒……你插得……媽媽的洞穴好……好脹……你那個……怎麼……這樣長……這樣大……啊……」


兒子的大陰莖整根的沒入了母親那休息了十年之久的風光無限的浪穴中,長雞巴的前端頂到了母親的子宮口。


「啊……媽媽……你那……洞穴……好……好舒服……」


「啊……平兒……你的那根……那根肉棒……真好……弄得媽媽好……好…爽……啊……好寶貝,你的肉棒真像你父親的那根,啊……乖兒子……啊……就這樣抽插,啊……」


兒子開始在做活塞運動,肉棒在母親的陰道中來回地抽出與插入,媽媽的陰道把自己的陰莖緊緊的夾住,陰道壁的肌肉與自己的陰莖磨擦,陣陣暖流傳遍全身……


母親在積極的配合著,更多的時候是在教兒子如何的進行,當兒子徐徐地挺進的時候,就感覺到自己的陰道慢慢地充實脹大,當兒子撤退的時候,陰道又逐漸地合擾,如此的反覆抽插,快慢結合,彷彿自己就像升天了一般,真是快樂無比……


「媽媽,我……」


母親看兒子快支持不住了,忙說:「平兒,千萬不要射到媽媽的裡面……啊……」


兒子又是一陣快速的抽插,母親的話他根本沒有聽見,「啊……媽媽,我要洩了,啊……」


「啊……平兒,快拉出來……外……面……啊……你這個小冤家……啊……壞孩子,啊……」


兒子把自己的精液全射進了媽媽的洞穴中。……


兒子還是壓在母親的身上,粗硬的陰莖仍是插在媽媽那裝滿自己精水的迷人的水洞中。


「媽媽,你真好!」


「嗯……嗯……」


母親仍在輕輕地呻吟著,臉上露出無限的春色。


母親也不叫兒子下來,任兒子在自己的身上壓著,任兒子的陰莖插在自己的陰戶中。


全紅躺在下面,用一種柔順的眼光看著壓在她身上兒子,這是她十年來最開心、最快樂、最充滿激情的一個晚上,她感覺就好像一陣久違的春風習習從遠方吹來一樣,又把她那心中枯黃而快凋謝的小草吹綠了。


直到十二點,兒子睡著了,母親才將兒子的身子放下來。


半夜,約三點鐘,母親又被兒子弄醒,只見兒子在不停的親吻自己的全身,頭髮、臉、鼻、嘴唇、脖子、奶頭、肚腹,最後停在自己光潔無毛的陰戶上。


「啊……平兒,不要這樣,啊……」


兒子的舌頭已伸了進去……


「啊……平兒,不要……啊……」


「喔,媽媽,你的陰穴真……真……香……」


兒子抬起頭對母親說。


「媽媽,我的……又硬了,平兒還想要……」


「不,平兒,你還小,一夜一次就行了,不能再來了。」


「媽媽,我真的還想要……」


「可是……」


「媽媽,不怕的,我記得在十四歲時的某一夜裡,我還與媽媽在夢中幹過三次呢。」


「你呀,媽拿你真沒辦法……」


「媽媽你同意了?……」


「……」


母親算是默許了兒子。


於是兒子的陰莖再次進入母親的肉體中。


「嗯……嗯……」


母親的牙齒咬著嘴唇,盡量不讓聲音發出來。


兒子又在做快速的抽插,次次直頂母親的花心……


「啊……平兒,你插得真好,啊……媽媽好舒服,啊……對,就是這樣插,啊……再插深些,啊……媽媽的好兒子,啊……媽媽幸福極了,啊……啊……」


隨著高潮的來臨,母親的聲音也漸漸的大了起來。「喔,媽媽,平兒快要射了,啊……」


話未說完,王平再一次將自己的精液全射進了媽媽的陰戶裡。


全紅也再一次用自己的陰穴完全裝下了兒子的液體,並把兒子緊緊地抱住。兒子和母親都得到了相當的滿足。……


「媽媽,我的好媽媽……平兒永遠愛你。」


「平兒,你也是媽媽的好孩子,媽媽也永遠的愛你!」


「媽媽,那平兒以後就和媽媽睡在一起,行嗎?」


「喔,那可不行,萬一讓你的 妹妹 知道了,那可怎麼辦?」


「那就天天等 妹妹 睡了,媽媽我倆再睡嘛。」


「平兒,這是不行的,久而久之她總是會發現的。」


「那平兒想要媽媽怎麼辦?」


「平兒,睡吧,已很晚了,明天你還要上學呢。」


「媽媽,你說嘛,平兒想要你的時候怎麼辦?你說嘛媽媽……」


「想要的時候媽媽給你不就行了嗎?」


「好吧,媽媽,那你摟著平兒睡,平兒要將頭埋在媽媽兩個大乳房中睡覺,行嗎?媽媽。」


「行的,平兒,只要媽媽的乖寶貝喜歡,平兒想怎麼樣媽媽都答應你。」


於是全紅就把兒子的頭深深地埋在自己的肥大的巨乳之中。


這一夜,對全紅來說已是春風二度蕩漾,她也覺得有些疲憊了。


不一會,母子倆又睡著了。


第七章


王平再次醒來的時候已是早上七點了,是媽媽叫醒他的。


「平兒,快起床,要不你的 妹妹 醒來後,發現你在媽媽的房間裡,那就麻煩了……」


是的,這是開不得玩笑的,妹妹要發現了哥哥與媽媽睡在一起,那還了得。於是王平迅速地穿好衣服,走下床來。


這時,媽媽已到廚房做早餐去了。


王平出了媽媽的房間後,推了一下妹妹的房門,推不開。


「幸好妹妹她還沒有起床,否則……」


王平心裡暗自慶幸這一次與母親的美事沒被妹妹發現。


在這一天早上,全紅辦起事來是那樣的得心應手,不一會兒就把一上午的事情做完了,她又把去年她們四處研究了一年都未能攻下的尖端課題提出來,也不知怎麼的,思路是那樣的舒暢而活躍,她順著這個思路不停地想下去,又用了不到兩個小時的功夫,竟然把這一全國處於領先的難題拿下來了。她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她不免聯想到昨夜的兩度春風,這一想,不覺臉上又像大姑娘那樣羞答答起來,正好被進來的處長瞧過正著。


「全科長,什麼事這麼想得美呀?」


「哦,是謝處呀,你坐,」


全紅給處長去泡一杯茶水,等處長喝了一口後,才把自己研究出來的課題的資料遞給他,「謝處長,你看這個……」


「啊,全科長,你是怎麼搞出來的呀,太好了,我們四處要打翻身仗了!」


處長看了看全紅,他真是不明白,這樣困難的問題真是被她拿下來了,「全科長呀,我要向你請功呀,現在我得把材料送廳裡去,你也提前回家高興高興,祝賀祝賀吧!」


看著處長高興而去的樣子,自己也第一次提前下班了。


在這一天早上,不管是哪一科目,王平都學得非常的輕鬆,在第四節的數學測驗中他只用了三十分鐘,就將全卷的題目做完了,而且最後那一道較深的題目一點兒也難不倒他,那思路是非常自然非常清晰地一下子就出來了。他自認為是100分無疑。


他高高興興地提前回家了。


回到家中,一陣香氣撲鼻而來。


他知道媽媽已回到了家,於是就輕輕的走到廚房,看見媽媽正在炒菜,就從背後抱住媽媽……


「啊……」


全紅嚇了一大跳,轉臉一看,原來是兒子,「平兒,你可將媽媽嚇壞了……」


王平的手在不停地撫摸著媽媽的兩個大乳房。


「平兒,今天為何回來這樣早?」


「媽,第四節課我們測驗,半個小時我就做完了,所以就回來得早啦。」


兒子邊說邊又改用手去摸母親的陰戶。他發現母親的裙子裡是什麼都沒穿。


「媽媽,你怎麼不穿內褲?」


「好讓媽媽的乖兒子摸呀!」


「媽媽,我想要……」


「平兒,現在不行,你妹妹很快就回來了。」


「媽,還早呢,妹妹她至少還有二十分鐘才能到家,你就放心吧,我的好媽媽。」


說完王平就想拉母親去房間。


全紅只好解下圍腰,隨兒子來到自己的房間,並把裙子拉上來,然後仰躺在床上,屁股剛好在床邊,兩隻腳放在地上大開著。


但王平看見母親的兩片大陰唇仍是緊緊地合攏在一起,並沒有因為大腿的張開而張開,仍只是看見一條縫。


兒子簡直不相信眼前的母親的陰戶是生過兩個孩子的陰戶,因為它的收縮力太好了。


為了節約時間,王平迅速地脫下自己的褲子,一隻手拉出早已堅硬的肉棒,另一隻手分開母親的大陰唇,然後猛地一下子直插到母親的花心,整根粗棒連根沒入。


「啊……平兒,你輕點,啊……你這個小冤家,啊……」


母親越是喊得凶,兒子就越興奮,就越插得猛。


沒幾分鐘,兒子的精液第三次流進了媽媽的白洞中。


「啊……」


母子兩人同時發出了高潮時才有的興奮的叫聲。……


妹妹王芳回來的時候,王平和媽媽早已結束了戰鬥,並把晚飯擺好,放到了餐桌上。


這一夜,兒子又和媽媽睡,王平當然是在妹妹王芳關門睡了的時候才進媽媽的房間的,並且又像昨晚那樣大戰了二個回合。


兒子竟在短短的一天二夜裡五次佔有自己的母親的肉體。


第八章


自從與兒子有過肉體的接觸後,全紅的世界就像柔和的春風吻過大地一樣,每天是那樣的心情舒暢,是那樣的愉樂,是那樣的幸福和甜蜜,自己就好像又回到了充滿活力的青春時光,好像自己不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似的。


無論是在上班的路上,還是在辦公室,還是在買菜和做飯的時候,全紅總是唱著這首歌:「春風她吻上了我的臉,告訴我現在是春天……」


「全科長,怎麼這麼高興呀?」


走進全紅辦公室的謝處長問她道。


「謝處呀,能不高興嗎?自從攻下了去年的那個課題得了50萬的獎金後,到現在又相繼拿下了八個高尖端的項目,你說能不高興嗎?」


全紅滿面笑容地對自己的上司說。


「那現在你的存折卡上位數是幾位啦?」


上司的目光緊緊盯著全紅俏麗的粉臉。


「不告訴你,謝處呀,這可是個人的秘密喲。」


全紅故意對上司做了一個很少在公共場合做過的她在少女時候特讓少男們想入非非的表情。


上司忍不住了,他幾時見過全紅對他做出這樣使他難以克制的動作呢,這還是第一次吧。他怕自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只好趕快離開為妙。


在他剛要出門的時候,又回頭對全紅說:「全科長,你還沒請客喲。」


望著處長在門外消失後,全紅又自個兒暗笑了一下。是呀,這幾個月來,自己的存折上是大增了不少,已從在過去十多年才積蓄的6萬猛增到了現在的258萬,但她怎麼能告訴別人自己卡上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竟從原來的1位上升到了三位,而且單位還是以萬計呢。


自從與母親有過肉體的接觸後,王平的學習簡直是直線的上升,從原來的十名左右躍居到現在的穩坐第一,而且總分要拉大第二名八十分以上。就在一個多月前的中考中,他自信地認為自己能得到總分680分中的670分以上。


果真如此,今天他接到了太陽一中的錄取通知書。


而且是太陽市全市第一。


再過幾天,他得到全市第一也是全國有名的太陽一中去報到了,當然應該分到太陽一中的重點班了。


「媽!……」


王平高興地回到家中,大聲地呼喚著媽媽。


「平兒,什麼事這麼高興?」


全紅正在廚房裡洗菜。


兒子走進廚房從背後抱著母親不住地親,而且兩手在不停上下齊動,摸著母親的乳房和陰部。王平太喜歡媽媽的身體了,只要抱上一抱,他就感覺到是多麼的舒服。


「媽,你看,這是什麼。」


「啊,一中的錄取通知書。」


「媽,我還是全市第一呢!」


「真的?」


「難道平兒還會騙媽媽嗎。」


兒子的中指已進入了媽媽的陰道。


「平兒,你真行,你真是媽媽的好寶貝!」


全紅轉過頭來,在兒子的稚臉上親了一下。


「媽,平兒想插媽媽的……」


「平兒,你的 妹妹 馬上就回來了,等到晚上媽媽再好好的獎勵你。」


「不嘛,媽媽,平兒現在就想要小弟弟快活一下嘛。」


王平總是這樣以撒嬌的方式讓媽媽滿足他。


「可是……」


「媽,你看平兒的陽槍都舉起來了嘛,你能讓它這樣受苦嗎?媽……」


說著王平已把褲子脫下,拉出了又長又大陰莖。


「只有十分鐘你妹妹就回來了,這幾天她們學校只有初二年級補課,一般補課又不正常,也有可能會提前回來呢,要是她發現……」


全紅的眼睛看著掛在牆上時鐘。


全紅還沒有說完,兒子的長槍已從她後面進入了自己滑嫩的洞中。


「你呀,媽媽拿你真沒辦法!」


「媽,平兒就插五分鐘,平兒一定在妹妹回來之前讓媽媽吃到精液,絕對不會讓 妹妹 發現……」


王平站在母親身後快速地抽插著……


五分鐘後,一股熱流終於從兒子的肉棒射進了母親的陰戶深處。


恰好這時,王芳開門進入了客廳,母子倆也恰好收拾整裝完畢。


母親還憐愛的深深地看了兒子一眼。


兒子也輕輕地對母親說:「媽,今晚你還要獎勵平兒喔!」


這時王芳已到了廚房門口,見媽媽正在向哥哥點頭和微笑,而且看上去表情還怪怪的。


「媽,你們在說什麼呀?」


「沒什麼。」


媽媽漫不經心地對女兒說道。


可是,王芳總覺得母親和哥哥之間存在著什麼秘密,她有時也發現哥哥一大早從媽媽的房間裡出來,但是也說不出什麼,難道哥哥與媽媽還……


王芳不再往下想,也不敢往下想,因為哥哥是媽媽的親兒子,哥哥就是從媽媽的體內生出來的呀。


王芳決定今晚看個究竟。


於是吃過晚飯後,她早早地回房睡覺去了。


第九章


再說全紅與兒子王平,看到了王芳睡去了,過了一會,又如法泡製,母親叫兒子先回他的屋去,而且關門的聲音還是故作像風吹了似的響聲,然後再悄悄的來到自己的房間。


王平來到媽媽的房間後,只見媽媽早已脫光了衣服,正坐在床上,在等著自己。


於是自己也快速地脫光衣服。


「媽媽,你別動,讓平兒好好的看一下媽媽的裸身。」


「你呀,都看半年多了,還沒有看夠?」


「媽媽,你的身子太美了,真是百看不厭……」


「你就只會說好聽話。」


全紅順勢把一絲不掛的兒子拉入自己的懷中。


「媽媽。是真的,平兒不騙你,你看這光潔的皮膚,摸起來是那樣的細嫩,這肥大的乳房又是那樣的有彈性,火熱而又有激情的嘴唇是那樣的讓人陶醉,還有這富有彈性的屁股、大腿……等等,更特別的是這光潔無毛的肥厚的收縮力又是如此之強的陰戶,無論是用手摸,還是用嘴親吻,還是用平兒的小弟弟插入,都能給平兒以無窮的美好的享受和無比幸福的回憶……」


「你這張小嘴呀,都快把媽媽吹成神仙了,媽媽哪會有那麼好。」


母親無限深情地把兒子緊緊地抱著,她覺得自己現在幸福極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能天天擁有一個十多歲的天真的少年能不幸福嗎?兒子能夠天天從母親的肉體中獲得滿足,得到快樂,並因此而使成績突飛猛進,現在又考上全市第一 的太陽一中,而且還是全市的第一。更何況自己在事業上也是不斷的添磚加瓦。 這樣的母親難道不幸福嗎?


正因為如此,這段時間以來,特別是在兒子中考完後的這一個多月中,她對兒子可是百依百順了,只要女兒不在,無論在何時何地何種方式,只要兒子想進入,她都能滿足兒子。在床上、在沙發上、在桌上、在地上…都幹過。在房間、在客廳、在廚房、在衛生間、在澡池……都搞過。在晚上、在深夜、在早晨、在中午、在下午……都來過。


全紅正想到這裡,兒子的長槍已深深地插進了自己洞穴中,直頂花心,並開始做快慢相間的抽插運動。


「啊……」


「媽,平兒這樣插,你舒服嗎?」


「就這樣插,平兒,啊……媽媽舒服極了,啊……」


「媽媽,要不要快些?」


「啊……平兒,媽媽隨你,啊……只要平兒喜歡,啊……你想怎樣就怎樣,啊……你想快你就快,你想慢你就慢,啊……」


「媽媽,真好,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別的媽媽只是給他吃,供他上學,給他錢用,但不會與他接吻,不會讓他摸乳房,不會讓他看裸體的身子,更不會給他得到肉體上的滿足,可是媽媽你卻什麼都給了平兒,平兒會永遠永遠地愛著媽媽……」


王平的嘴在說著,可是下面仍在不停的抽插,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啊……平兒,你也是媽媽的好兒子,啊……媽媽現在快活極了,啊……平兒,媽媽快洩了,啊……」


「啊……媽媽,啊……平兒也要射了……」


隨後兩人同時到達了高潮。


兒子灌得母親滿滿的一腔精液。


為了觀察媽媽與哥哥的行動的王芳,早已在媽媽的門前靜靜地聽著,但她只聽到「啊……啊……」


的聲音。其它的聲音就聽不清了,也不知道媽媽和哥哥她們說什麼,但她猜想媽媽與哥哥肯定已經……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怎麼能這樣,她們是親母子呀!」


王芳現在的大腦是一片空白……


第十章


王芳像受傷似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怎麼也不能相信媽媽和哥哥竟然……媽媽可是她的榜樣,在家是疼愛自己的孩子,在單位又是科技帶頭人,更難得的是媽媽這十一年來守著他們哥妹倆,沒有再找男人,不知有多少人追求過自己美女媽媽,難道媽媽真的沒有動心過嗎?前兩年追媽媽的那個男人,和媽媽是一個單位的,長得還挺帥的呢,也不知怎麼的,還是被媽媽拒絕了……可是媽媽也是女人呀,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呀,也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關心,需要男人的愛,需要男人的呵護,更需要男人的……


哥哥更是她心目中的偶像,要是別人問到她,你心目中的偶像是誰,她會毫不猶豫地說是自己的哥哥。哥哥從小就對她十分的關心和愛護,哥哥又是那樣的帥,長著一身強壯而健美的身體。在平時不管哥哥得到了什麼好東西,總是分給她的。更讓她讚美的是哥哥那靈活的大腦,自己對他提出的問題總是能快速圓滿地解決。


她喜歡哥哥的笑,喜歡哥哥的眼神,喜歡哥哥走路的樣子,喜歡哥哥吃飯的動作,喜歡哥哥思考的神態,喜歡哥哥講解問題的表情,喜歡哥哥牽著自己的小手,就連作夢都是常和哥哥在一起。……


王芳赤裸地躺在自己的床上,那「啊……啊……」


的對自己說不清是什麼感覺的聲音不斷地在耳邊迴響,而且腦海裡莫名其妙地出現媽媽與哥哥全身裸體地抱在一起的場面。


想到這裡,自己的下身不知不覺地癢了起來,不由得用兩手搓揉自己的不算豐滿的乳房。


過一會又用手撫摸自己光潔無毛的小巧玲瓏的陰戶。


「啊……啊……」


自己也發出了象媽媽她們那樣的聲音。同時又把中指插進了自己那緊閉的洞穴中。


可是,那騷癢總是無法消除。


王芳心想,十五歲的我是如此渴望這種美好的感覺,媽媽更是渴望男人呀,爸爸不在的這麼多年,她容易嗎,更何況哥哥又不是外人,想到這她的心情比剛才平靜了許多。……


這一夜,王芳失眠了。


等她起來的時候,哥哥已出去鍛煉去了,因為她是被媽媽叫醒的。


她草草地吃了早餐,無精打彩地來到了學校。


這一天,王芳在學校上課時不時地走神,不時地被老師提醒,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老師也更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


這一天,也是王芳有始以來學習效率最差的一天。


早上她還勉強上著,但是下午腦子裡儘是媽媽與哥哥在一起幹那事的情景,一點課都聽不進去了,她乾脆第三節課向班主任請假說自己病了,不能再堅持上課回家來了。


這一回她想,能不能看到媽媽和哥哥……


可是,等她回到家的時候,只有哥哥一個人坐在客廳裡。


「哥,媽媽怎麼還沒有回來?」


「你怎麼了妹妹,現在還不到五點呢,媽媽不是在單位裡上班嗎,你怎麼回來這麼早?你們學校呀,補課一點也不抓緊!」


「那……」


王芳放下書包坐到了沙發上。


「媽媽剛剛來電話,她說單位裡有一個領導來視察工作,可能要晚飯後才能回來,叫我們自己弄飯吃……」


原本王芳提前回家,就是想看一看媽媽與哥哥那動人的場面,可是……


「嗨,真掃興……」


「妹妹,你說什麼?掃什麼興呀?」


王芳知道自己說走了嘴,忙對哥哥說:「沒什麼,我是說在學校的事。」


「不,哥哥知道你要說什麼。」


王平以為是媽媽不回來,妹妹要做飯,才這樣說的。


王芳想,難道哥哥知道了我發現他們的事?不由得臉紅起來,「哥……」


於是又開始撒嬌起來,整個人投入到哥哥的懷裡。


第十一章


哥哥和妹妹已有很久沒有這樣擁抱了。


十五歲的少女只覺得全身產生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十六歲的少年雖說和媽媽已是身經百戰,這一抱,不會那麼衝動,但此時一個如花似玉的美貌絕倫的少女就在自己的懷中,又怎能不心動?


少年的陽物開始堅硬起來。他彷彿看到抱在懷裡的是自己的媽媽。


他把自己的嘴唇慢慢地向妹妹的小嘴壓下去。


此時,妹妹也將自己的櫻桃小口向哥哥迎合過來。


哥哥的舌頭已伸進了妹妹的口中。


哥哥的手開始向妹妹的胸前摸去。


妹妹開始清醒過來,忙推開哥哥。


可是哥哥將她抱得很緊,她怎麼推也推不開。


哥哥的手已摸到了妹妹的乳房。


「啊……哥哥,不要……不要這樣,我是你親 妹妹 呀!」


此時的王平開始甦醒過來,但他已被妹妹的美麗深深地打動了,妹妹說什麼他根本不聽,他的手已伸進了妹妹的下身。


「哥……不要……不要這樣……哥,你是妹妹的好哥哥,你千萬……千萬…不能傷害……妹妹呀……哥哥……」


此時,王芳也被哥哥摸得渾身火熱起來,說話也開始語無倫次了。


哥哥的手終於摸到了妹妹的陰戶。


「啊,妹妹你的苞魚怎麼一點毛也沒有?」


「哥……」


妹妹的防線開始崩潰了。


「妹妹,哥哥愛你!」


「哥哥……妹妹也愛你,可是……」


「妹妹,只要我們相親相愛,還有什麼顧慮的。」


「哥,可是妹妹怕……」


「妹妹,不用怕,哥哥會很溫柔的。」


哥哥把 妹妹 抱到自己的床上,並很快地把自己和妹妹的衣服脫光。


「啊,妹妹,你的身子太美了,喲,看你的洞口都已經流出這麼多水了,還不想……」


「這不都是哥哥你弄的?」


「妹妹,哥哥可要進入了?」


「哥哥,你可得輕點,慢慢的,不要弄疼了妹妹……」


「哥哥知道,哥哥會疼妹妹的。」


說完,哥哥把對於 妹妹 來說是又長又大的肉棒向著 妹妹 的洞中插去。


由於 妹妹 的洞中剛才流出了很多的淫水,故而哥哥龜頭一插入,屁股再向下輕輕一壓,肉棒的前半已順利進入妹妹的小穴中。


「啊……」


妹妹輕輕呻吟了一聲。


這時,哥哥覺得龜頭受到了一點阻礙。肯定是遇到了妹妹的那一層膜了。


哥哥再用力向下一壓,槍頭劃破妹妹的最寶貴的處女膜,直向妹妹的洞穴深處衝去。


「啊……哥……哥……痛……啊……」


「妹妹,別怕,一會就會好的……」


這時,哥哥的肉棒已連根沒入妹妹的陰道中,一點也沒有留在外面,並開始慢慢地做抽插運動。


「啊……哥哥……啊……」


哥哥慢慢的做了十多下抽插運動後問 妹妹 :「妹妹,現在還痛不痛?」


「啊……不……不……痛……啊……哥哥……啊……妹妹……覺得……有…有點……脹……啊……」


哥哥的抽插開始慢慢地加快。「啊……啊……」


妹妹開始大聲地呻吟,兩手緊緊地抓著床單。眼睛微微閉著,臉上露出無比激動的非常可愛的表情。


哥哥的兩手捧著 妹妹 臉,胸脯壓著 妹妹 的乳房,四個乳頭相對,而下面的風景則是快速的接觸與分開,同時還發出「啪……啪……」


的響聲。


「啊……啊……」


妹妹的叫聲開始由高聲變得柔和起來。


這聲音是如此的動聽。


哥哥的抽插又加快了。


「啊……哥哥……妹妹……要……洩……了,妹妹……快……升……天……了……」


「妹妹,哥哥也要洩了,啊……啊……」


一股激流從哥哥龜頭中噴出。


妹妹只覺得有一股熱水向自己的陰道中射來,同時她自己也達到了高潮。


「啊……啊……」


妹妹的洞穴已裝不下哥哥那麼多的精液,白色的精液和妹妹的處女血攙雜著向外流出來。


哥哥的小弟弟仍是插在妹妹的陰穴裡,停了一會後,哥哥又向妹妹發起了第二次衝擊。


哥哥與妹妹的第二次交鋒半個小時後才完成。


但這一次進行到一半時候,母親已回到了家中,但由於哥妹二人幹得興起,根本就沒有發現媽媽的到來。


第十二章


由於這一次陪上司吃飯比較順利,沒有過多的迎合,所以全紅回來得比哥妹倆預計的時間要早一些。


全紅親眼看到兒子那不知多少次鑽過自己陰洞的大陰莖向著女兒的小穴中插去。


作為母親,她真擔心女兒的嫩穴會被兒子的粗大的肉棒插破,她想制止這場戰爭繼續發展下去,可是……


她擔心這一制止,怕兒子和自己的事也被抖出來……


哥哥和妹妹發生肉體關係的事還可以諒解,但母親和兒子發生了肉體上的接觸,那罪惡就更大了,那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母親處於矛盾之中……


唉,隨她們去吧,更何況自己是如此的愛兒子,和兒子在一起的時候,那真像過神仙日子一般,兒子的肉棒插自己的陰穴時,比丈夫插自己還要舒服,兒子的舌功又是那樣的美妙,兒子的天真活潑的像他父親的樣子還每每能勾起自己美 好的回憶。


也好,母親和女兒一切都是兒子的,這才是對兒子最好的愛,最好的獎勵。想到這裡,全紅對兒子與女兒的行動能接受了,於是她又悄悄的回到門外,並關上門,又到外面去轉了一圈,估計兩個少男少女也該結束了,才來到門口按響門上的門鈴。


這是給兒子和女兒一個下台的機會。


當「叮……叮……」


的鈴聲響完的時候,哥哥與妹妹早就結束戰鬥了。


「媽,你回來啦!」


開門的是王芳。


「芳兒,你和哥哥倆個吃飯了嗎?」


母親裝著像什麼也沒有發現一樣。


「還沒有呢。」


「怎麼這麼晚了還不做飯吃?我不是打電話跟你哥哥說了嗎,我回家晚,你們自己做飯吃,你哥哥呢?」


「他還在房裡做作業呢。」


母親知道女兒在說謊,但又不便說穿,「你們呀,如果我出差了,看你們吃什麼,看來還是我給你們做了……芳兒,你們要吃什麼?」


「媽,給我們做點面就行了……」


……


晚上,全紅以為白天兒子和女兒幹過,今夜兒子恐怕不會再來了,想到這裡母親又對女兒有了一點說不出的感覺,她覺得女兒在奪走了自己的愛。


為什麼這種想法與白天的不同了呢。


但很快這種想法又消失了。


房門還是給兒子留著,她是多麼希望兒子的到來。


王平在十點鐘時,走進了母親的臥室,但他看見母親已睡著了。母親是平躺在床上的,身上沒有蓋任何東西,那姿式和身段太美了,真是一個睡夢中的維納斯。兒子看到這幅雕像,下體不由自主地立了起來,他輕輕地走過去,輕輕地脫去內褲,輕輕地上床,輕輕地分開母親的大腿,又輕輕地把自己的大陰莖慢慢地向母親的美妙動人的地方插去,然後屁股一沉,整根陰莖完地全進入了。


兒子抽插時候,母親才開始慢慢的睜開眼,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等兒子又快速地抽插了二十多下的時候,母親才完全的甦醒。


「啊,平兒,媽媽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媽,你怎麼了?……平兒知道媽媽天天都要,怎麼會不來呢,更何況平兒也天天都想要媽媽呀。」


「啊……平兒,快插,啊……對,就這樣,啊……再快點,啊…好,平兒,你真插得好,啊……平兒,你插得媽媽舒服極了,啊……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