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名妓蘇三之「官人,我要」

作者:影子武士


話說北宋年間,長安府清水縣,有一佃戶,名叫蘇乞兒。妻子劉氏,生了一個女兒,名叫蘇玉。此女生來嬌巧玲瓏,聰慧無比,一家人過得幸福平安。誰知好景不長,蘇玉,十四歲那年:一個道士長途跋涉,路過她家,討碗水喝。大人們都在外耕田種地,只有蘇玉一人在家。


懂事的蘇玉進屋給道士倒了一碗水,道士喝完水,發現蘇玉長得是國色天香,美艷絕倫。下面一對三寸金蓮更是小巧玲瓏,惹人喜歡。心想:此女如此美色,送到妓院定能賣個好價錢。於是道士趁蘇玉不注意,用手摀住她的嘴巴,不一會蘇玉就暈了過去。道士找了一個麻袋將蘇玉裝進去,扛著進城了。看官且記住話頭,咱先說這段。


蘇玉的父母晚上回來,一看門戶四敞大開的。發覺不好,急忙叫喊:「玉兒,玉兒」?


喊了數聲無人應答。蘇乞兒,進屋一看,不見了女兒蘇玉。頓時心急如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聲痛哭起來,妻子劉氏張口罵到:「你個沒用的東西,就知道坐在地上哭,還不趕快去報官。」蘇乞兒這時才醒過神來,爬起來,跌跌撞撞的向縣衙跑去。


來到縣衙門口,拿起鼓杵在鳴冤鼓上敲了起來。還沒敲幾下,裡面出來了兩個衙役,對他喝到:「你他媽的活夠了,在這瞎敲什麼。」蘇乞兒連忙跪下哭訴道:「兩位官爺,小人的女兒被人拐走,還請兩位官爺通報縣令大人一聲,為我找回女兒。」衙役道:「有孝敬錢嗎?」蘇乞兒道:「小人只是一個農民,哪有什麼錢,孝敬兩位官爺。」衙役一聽,沒錢你敲什麼鼓,真他媽的找揍。說著連打帶罵的把蘇乞兒趕走了。


蘇乞兒一路哭哭啼啼的,回到了家裡,對妻子劉氏說了此事。劉氏一聽,氣得一把怒火心中燒。沒幾天連氣帶累,雙腿一蹬,帶著怨氣下了陰曹地府。留下蘇乞兒一人,整日哭啼不止。


看官再接話頭,道士把蘇玉裝入麻袋,進了城。來到了長安城裡最大的妓院「怡紅院」。找到老鴇,老鴇看著麻袋裡暈迷的蘇玉。長的水靈靈的,小手細白柔滑,皮膚光澤玉潔。果然是好貨色,對道士說道:「你說要多少錢?」道士說到:「這等小美人少五百兩,我不賣。」


老鴇說到:「你好大的口氣,看樣子這丫頭,是你拐來的吧。要是被人查出來,你也得吃不了兜著走。」我看這樣吧,我吃點虧,給你三百兩銀子,這丫頭我就留著了。你要是不賣,我也不強求你。道士的心事被老鴇說破,只好答應道:「好吧,三百兩就三百兩吧,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老鴇叫管家拿出三百兩銀子給了道士,道士接過錢匆匆的溜走了。老鴇喜的直拍手,心想:她就是怡紅院未來的頂樑柱。於是吩咐下人把蘇玉送到一間香房關起來。蘇玉躺在床上漸漸地醒過來。她睜開眼睛,看著四周心想: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會這兒?只覺腦袋暈沉沉的,隱隱約約記的,給一位道長倒水喝。後來就不知道怎麼回事了。


蘇玉掙扎著下了地,推門要出去,可是推了半天,門還是沒開,這才明白過來,門外被人鎖上了。蘇玉大叫起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下人們聽到叫喊聲,急忙去找老鴇。老鴇帶了兩個打手,來到門前,對下人到:「把門打開?」接著帶著打手走了進去。蘇玉聽見門響,一看一個老鴇和兩個長相兇惡的人走進來。忙問道:「你們想幹什麼,我要回家。」


老鴇說道:「回家,你做夢吧。」那個道士已經把你賣給我了,我可是花了銀子的,你是要不是不聽我的話,有你好看的。蘇玉嚇的花容失色,輕聲抽泣著!!老鴇又說:「你要是乖乖地聽話,那還不是山珍海味任你吃,綾羅綢緞任你穿。」蘇玉死活不幹,就是要回家。老鴇聽了,上去就是一巴掌,並說到:你個小賤貨。我花了幾百兩銀子把你買下來,你不聽我的。你當我是豬呀?越說越來氣,雙手抓住蘇玉的奶頭,狠命的掐捏著,痛的蘇玉大聲喊叫著。老鴇打了一會,說道:「你好好想想吧。」說完帶著手下離開了。蘇玉躺在床上委屈的哭泣著。胸部的奶頭被老鴇掐的青一塊,紫一塊。


老鴇心想:我花這麼多銀子,她不聽我的話,那我不是白費心思了嗎?不行,我得找人開導開導她。第二天,老鴇找到,長安城裡有名的媒婆,王乾娘。老鴇給了她十兩銀子,對她說:「你好好與她說說做妓女的好處,事成之後再給乾娘做兩身上等的壽衣。」王乾娘說道:「好說,好說。」


說著間的功夫,王乾娘就進了怡紅院,來到了蘇玉的房間裡,只見蘇玉還在床上哭泣著。王乾娘坐在床頭對蘇玉說:「玉姑娘,老身是過來人了,特來與你說說話。」蘇玉漸漸停止了抽泣,看著王乾娘說:「有什麼話就請王乾娘說吧。」王乾娘道:「我們這樣的人家,就是吃女兒的,穿女兒的,用女兒的。日日指望有花利,前門迎新人,後門送舊客,張郎來送金,李郎來送銀,來往熱鬧,才能顯出你的名氣來。」蘇玉道:「我一個清白人家,怎麼能做這種事呢?」


王乾娘道:「這事做不做也由不得你呀。」這怡紅院是老鴇做主,你要是不聽她的話,今兒一頓拳腳,明兒一頓皮鞭。打的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後不怕你不走她的道。那時候你再做,豈不折了自己的身價。趁現在年輕,多掙些金銀,以後也好有個出路不是。況且你現在還沒開苞,身價正是高漲之時,何樂而不為呢。


蘇玉在王乾娘的勸說下,有些心動了。蘇玉聽了王乾娘一席話,思之有理。於是就點了點頭。老鴇聽了,眉開眼笑,又送了王乾娘一匹綢緞。王乾娘謝過回去了。老鴇給蘇玉改名為「蘇三」,並讓她今晚就接客。下午讓下人放風出去:「今晚怡紅院青春美女大開苞。」


到了晚上,長安城中有名的闊少,花花公子紛紛聚集怡紅院內,準備拔得頭籌。晚上掌燈十分,


屋裡已是坐滿了人。老鴇扶著蘇三上前說到:「此女嬌艷無比,身材上佳,而且尚未梳弄過。」


今晚,那位有幸為她開苞,簡直就是前世修來的福份呀!蘇三有些害羞,低著頭。底下有人喊到:「開苞要多少銀兩,只要有數,在下定為她梳弄梳弄。」旁邊有人不服道:「唉,我不行,我家窮的就剩幾百萬兩銀子了。」眾人一看,誰呀,原來此人是長安城張太守的公子。難怪說話如此猖狂。


老鴇一看,底下淨是有錢的主兒,心是滿是歡喜。說道:「蘇三開苞的底價是五百兩,誰出的錢最多,誰就是今晚的新郎。」每次加價一百兩。底下眾人開始你爭著叫價,你喊六百,我叫七百。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漲到三千兩。老鴇樂的是屁癲屁癲的。張太守的公子,有些不耐煩了,大喊一聲,我出一萬兩,當場就鴉雀無聲了。眾人望著張公子,心想此人出手,如此大方。甚稱「荒野大嫖客」!


老鴇興奮的喊到:「今晚的新郎就是張公子。」說著把張公子和蘇三推進閨房中。張公子笑著對蘇三說:「小美人,你長得真漂亮。和你雲雨之後,就是讓我死也甘心呀。」說著,抱住蘇三又摟又親癲狂起來。蘇三有些害羞的躲閃著。張公子道:「小娘子,夫君這就給你開苞,哦。」說著,脫下蘇三的外衣,退下褻衣。把蘇三脫了個精光,蘇三的玉體在燭光的照映下,顯得楚楚動人。


張公子,看的是雪獅子向火,不覺的半邊身子都化了。


張公子,脫光衣服,露出下體粗大的陰莖,直撲上去。張公子用手捏住蘇三豐滿的乳房,只覺柔軟異常,感覺非常舒服。張公子,一邊玩著蘇三的奶子,一邊親著她的櫻桃小口。玩著玩著,下體的陽物受不了,只聽彭的一聲,張公子的大雞巴一下的彈了起來。張公子急忙找到玉穴的入口,把堅硬的陽物塞進去,迅猛地抽插著蘇三的陰道。


痛的蘇三叫聲不斷:啊——-啊——-好—–好痛呀!!公子輕點——-輕一點——-痛死我了!!抽插了一會,只見,殷紅的鮮血摻雜著濃濃的愛液,順著陰戶流淌出來。漸漸的蘇三體會到了,做愛的快樂,嘴裡開始哼哼地淫叫著:「噢——–噢——噢—–好——好舒服呀!!噢——美極了——-啊—-啊—-真是爽死了!!不大一會,張公子就覺得下體有股洪流要湧出,知道要射了,趕緊加快的抽插著。沒抽幾下,便覺龜頭一麻,一股濃精,狂射而出,張公子累的軟弱無力,趴倒在蘇三的身上。


沒過多久,張公子又捲土重來,張公子側身躺在床上,用手揉捏著蘇三豐滿的雙乳。把自己的大雞巴輕輕插進了,蘇三的屁眼裡。雞巴剛一插進去,就被肛門裡的細肉,緊緊的給夾住了。一股從未有過的超強快感,強烈的刺激著張公子,張公子性奮的狂抽著大雞巴。


蘇三也在這抽插下,瘋狂的用手搓弄著自己的陰蒂,才搓了幾下,蘇三的陰戶裡就淫水四射。嘴裡也哼哼的叫著。張公子越肏越興奮,雙手也不滿足於揉弄著乳房,而是用力的掐著蘇三的小奶頭。痛的蘇三叫聲連連。張公子在極度亢奮中,又達到了高潮,把精液射在蘇三的肛門深處。就這樣反覆玩弄了五六次,直到五更天,張公子才昏沉沉的睡去。


從此蘇三不斷的向老鴇請教:淫戲的技巧,並加已時日的演練。沒過多久,就成為了怡紅院的金字招牌。每日都有名紳富賈,來此求歡蘇三。一時間蘇三名揚全城。


話說另一頭,長安城裡有一大員外,人稱「柴大官人」家有良田千頃,金銀成堆。姬妾成群,僕人無數。柴大官人唯一喜好就是:與美女淫戲。他常常和眾姬妾,一起淫亂。他最喜歡的愛妾就是香紅,因為她的床上功夫甚為了得。這香紅長的也是美人胚子,可是心思狠毒。雖然官人很寵她,但是畢竟姬妾太多,官人不能總滿足她,所以常有怨言。


一日柴大官人聽說,怡紅院的蘇三甚是有名。於是帶著兩個隨從,來到怡紅院,找到老鴇說:「要見蘇三。」老鴇一看,這不是有名的財主柴大官人嗎?趕緊叫人招呼蘇三下來,陪著柴大官人。柴大官人一看果然是絕色美人,就問到:「此女是何身價呀?」老鴇急忙說道:「大官人,這是何意呀?」柴大官人說道:「我要贖她回去。」老鴇說:「那哪成呀,她可是我們怡紅院的招牌,她走了,我得少賺多少錢呀,不行不行。」


柴大官人一聽來氣了,說:「你開個價吧?」老鴇想了想說:「好吧,你出三十萬兩,就可以把她贖走。」柴大官人,眼都沒眨一下從袖中取出一疊銀票,放在桌上說到:「這裡是二十萬兩,明天我叫人再給你送來十萬兩來。」老鴇看到後,心中懊悔不已,真沒想到柴大官人如此有錢。三十萬兩銀子,一下子就給了,唉,早知他這麼有錢,多要點好了。


老鴇對蘇三說道:「你命好,柴大官人把你贖了出去。你出去以後好好服伺柴大官人。」蘇三對柴大官人說道:「謝大官人贖奴婢,奴婢一定好好服伺柴大官人。」


隨後蘇三跟大官人回了家,柴大官人對蘇三道:「看你如此嬌艷,我也不能隨便的肏你,我一定要讓你,求我肏你,我才肯肏你。」蘇三心想:我到看看,你有何本事讓我求你。自從蘇三來了以後,大官人再也不去香紅房裡,香紅寂寞難耐,就偷偷地勾搭管家李吉。這管家李吉也不好東西,早就想上香紅了。


一日,柴大官人與蘇三外出遊玩。香紅把管家李吉叫到閨房中,讓李吉給她捶捶腿。李吉走到床上,看到香紅側躺在床上,就用手輕輕的敲打香紅玉腿。才敲了幾下,只覺下身有些癢。一看,原來香紅用她的三寸金蓮,不斷的磨蹭著他的陽物。


不大一會,李吉的陽物就變得堅硬無比,把褲子都頂了起來。香紅躺在床上淫笑的說道:「怎麼了李管家,你想睡覺了,你瞧帳篷都支起來了。」李吉一聽知道有戲唱了,就說道:「是呀,看到香紅姐,誰不想睡覺呀。」


說著一把摟住香紅親了起來,香紅順勢把手伸進李吉的褲子裡,撫弄著他的陽物,來回輕搓著他光滑的睪丸。李吉性奮的用手,在香紅玉白的身體上亂摸亂捏著。香紅嘴裡發出陣陣呻吟:嗯——嗯——-嗯——好——好——好舒服呀!!太刺激了!!


這淫蕩的叫聲,刺激的李吉有些忍不住,伸手把香紅的衣服扒個精光,挺起大雞巴,對準香紅的小騷穴,猛插進去。一邊插一邊說道:「你個小騷貨,看大爺怎麼肏爛你。」香紅淫賤的叫道:「啊—–啊—–啊—–用—-用力呀!!」噢—–噢—-爽—-爽死了!!


香紅的陰戶裡性奮的流出濃濃的愛液,打濕了,屁股底下的床單。李吉越戰越勇,一次次的把大雞巴插到香紅的陰道深處。陰道與陰莖產生的巨烈磨擦,使香紅極度亢奮,下體不由自主的自動收縮著。李吉猛抽了數百下,隨著一聲吶喊,濃濃的精液狂洩在香紅的陰戶裡。


香紅也在高潮後,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四肢不收,斜躺在床上。摻雜在一起的淫液,順著陰戶不斷的流到床上。從此以後,香紅常與管家李吉淫亂,慢慢的他倆之間發生了感情。


柴大官人為了能讓蘇三,向求他淫,使出各種招式,可是無一有用。一天,官人把蘇三領到湖中一小舟內。對蘇三對飲起來,酒過三巡,蘇三漸漸有些醉意。大官人把蘇三扶到舟中的小床上,用手撫摸著她誘人的乳房,嘴裡輕輕咬著她的奶頭。蘇三在迷迷乎乎中,感到渾身有些燥熱。


大官人把手移到她的小腹上輕輕按摩著,蘇三感覺異常的舒服。情不自禁的用手搓著自己的玉乳。按了一會,大官人把頭伸到蘇三的下陰處,用舌頭舔著蘇三的陰唇,手指則在蘇三的後庭肉洞裡,輕插著。蘇三在不斷的刺激下,性奮的扭動著自己美妙的腰姿。


柴大官人用舌尖不時的刺探著陰蒂上突出的小花蕾。牙齒也輕輕的撒咬著,陰唇裡的褶皺。蘇三的慾火迅速燃起,一股強烈的慾火像只小耗子在體內竄來竄去,下陰不知不覺中流出濃濃的愛液。嘴裡輕輕的呻吟著:嗯—-嗯—–噢—–噢—–好美呀!!!


這時大官人把褲子脫下,把粗大的陽物放在蘇三的陰戶,來回輕輕磨擦著,柔軟濕滑的陰囊垂在蘇三陰戶與肛門之間。緊緊的貼著蘇三陰戶下面的皮膚。這使蘇三更加難以忍受,慾火瘋狂燃燒著她的全身,蘇三渴望著巨大的陽物充實著她的下體。蘇三終於忍耐不住,這狂熱的慾望。


嘴裡大聲的叫著:「官人,我要。官人,我要。」柴大官人得意的說道:「你要什麼,我怎麼不明白。」此時蘇三更加瘋狂了,嘴裡不斷的叫著:「官人,我要,我要你的雞巴插進我的下體。」求求你,用力的肏我吧,我受不了。快,快肏我的騷穴吧!!


柴大官人這才把陽物插入蘇三的陰戶裡,猛烈地抽刺著她的陰道。蘇三在底下,瘋狂的扭動著自己的下體。讓他的陽物能更深的插入自己陰道。在這狂野無忌的抽插下,蘇三狂熱的慾望得了撫慰。嘴裡也興奮的淫叫著:啊——–啊——–啊——–啊—–好——–好美呀!!啊啊———快活——-快活死了———-官人!!


猛烈的抽插使蘇三的淫水,源源不斷的從下體噴射出來。蘇三也是性奮的狂扭著,柴大官人狂幹了一會,抽出雞巴,又插入了蘇三的肛門裡。蘇三本能的收緊臀部肌肉,把大官人的陽具緊緊的夾在裡面。手還不斷搓弄著自己的陰唇。大官人性奮的猛刺著蘇三的後庭,兩隻睪丸不斷的擊打著她的騷穴上,發出啪,啪的撞擊聲。蘇三在前搓後肏下,高潮漸近,淫水也不斷流淌出來。柴大官人肏了一個時辰,龜頭上快感達到了極限,大官人猛的一抖下身。精液如洪水一般,湧進蘇三後庭裡。


就這樣,大官人每日與蘇三做著淫戲。而香紅也和管家李吉日久生情,決定廝守終生。為了能把大官人的錢弄到手,他們在大官人的茶裡下了過量的春藥。這樣柴大官人在與蘇三淫戲時,脫陽而死。接著管家和香紅以蘇三謀殺大官人罪名,告了官。


為了致蘇三於死地,管家拿出一千兩銀子賄賂知府大人。結果,蘇三被打入大牢。可是蘇三死不招供:是她殺死的柴大官人。知府大人一聲令下,用刑,兩個衙役把蘇三的衣服扒光,用兩個拴著繩子的鐵夾子,夾住蘇三的兩個奶頭,一起用力的向兩邊拉去。痛的蘇三,幾乎要暈過去。玉白的奶頭被夾子夾的變成紫黑色。


接著衙役們把冰塊拿來,塞進蘇三的陰道和肛門裡,並用破布把蘇三的陰道和肛門塞住。一股強烈的寒流從蘇三的下體傳來,蘇三的陰道被凍的強烈的抽搐著。下體的陰戶裡,肛門裡不斷的流出化了的冰水。


可是蘇三還是不肯招,知府大人叫手下用重刑。衙役們把蘇三倒掛在牆上,分開她的兩腿,用沾了水的皮鞭狠狠抽打著蘇三的陰戶。每一鞭下去,都是鮮血淋淋。蘇三痛的嘶聲大喊:「啊,啊—–好痛—–我沒有殺大官人,啊—啊—不是我—-啊—-不是我殺的—–啊—-痛死我了!!衙役們抽了十幾鞭,只見蘇三的陰戶高高的腫了起來,上面是道道血紅的鞭痕。


蘇三被抽的昏死了過去。衙役們用冷水將蘇三澆醒,繼續用刑。


一個衙役,手拿水火棍對準蘇三的陰道,猛的往裡一插,痛的蘇三,喊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那衙役不理會蘇三的叫喊,拚命的在蘇三的陰道裡攪動著水火棍。另一個衙役,用銀針狠狠扎蘇三的屁股,可憐蘇三那裡受過這等痛苦,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只好招供畫押。


蘇三被知府大人判了死刑,秋後斬首。獄卒們知道蘇三是全城有名的紅妓。而且秋後,就要被行刑。所以獄卒們,趁機玩弄著蘇三。獄卒們便對蘇三說:「你要是好好服伺我們,我們就讓放你出去,給你條生路,如果你不願意,就在這等死吧。」


蘇三為了能活命,被迫答應了他們。於是蘇三拿出了在妓院的勾引男人的本事,給獄卒們消火。


蘇三像母狗似的,爬到牢頭的褲襠前,用尖尖玉手解開牢頭的褲子,把牢頭的大雞巴掏出來,放在自己的櫻桃小口裡,並含住它,用舌頭不斷的吸吮著牢頭的龜頭。


不一會兒,一股麻麻的,酸酸的快感從下體傳上來。牢頭興奮的抓住蘇三的頭髮,來回往自己的下身按去。大雞巴也不斷的在蘇三的小嘴裡狂插著。猛烈的抽插,使蘇三有些喘不過氣來。


牢頭越插越興奮,龜頭上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牢頭只覺下體微顫,精液急速噴射而出。射的蘇三滿嘴都是,蘇三趕緊把牢頭精液,全部吞到肚子裡去。並用舌頭把牢頭的龜頭舔乾淨。


牢頭心滿意足的說道:「好了,該為我的手下服務了。」蘇三像個賤貨一樣的說到:「是大人,賤奴,我這就為眾位大哥消火。」說著把身上的衣服脫的一絲不掛,就像發情的母狗一般,躺在地上,等著眾獄卒來肏她的騷穴。


眾獄卒看著蘇三這美妙的玉體,口水流了滿地都是,得到牢頭的命令後,紛紛脫光衣服,把蘇三圍了起來,一個獄卒把大雞巴狠狠的插進她的陰戶裡,另一個則把雞巴插在她的肛門裡。紛紛用力的猛肏起來。


蘇三不斷的淫叫著:啊—-啊—-啊—-好—好爽呀!!名位大哥,用力的肏呀!!把我的小騷穴給肏爛,肏爆!!只要眾位大哥能滿意,就可勁的肏我吧!!


蘇三一邊淫叫著,一邊用兩手搓揉著兩個獄卒的陽具。還剩一個獄卒慾火難耐,把大雞巴狠命的插進蘇三的嘴裡,猛抽起來。蘇三在眾人的夾擊下,高潮不斷的來臨,下體的肉洞不斷的流出粘乎乎的愛液。


眾獄卒猛肏了幾百下,紛紛射精,射的蘇三全身都是男人的精液。蘇三躺在地上,四肢無力,下體還性奮的抽搐著。這時牢頭說道:「蘇三,你是咱長安城有名的紅妓。明天你可要把你的絕技使出來讓兄弟好好開開心。」讓兄弟們樂夠了,我們就放了你。蘇三說:「明天賤奴一定讓眾大哥開心的。」


第二天,眾獄卒來到蘇三的牢房裡。只見蘇三分開雙腿,躺在地上,把手指伸進自己的下陰裡來回的抽插著,嘴裡還不斷淫浪的叫著:「噢—-噢—噢—官人,我要!官人,我要!」


眾獄卒看的是慾火焚身,蘇三淫叫了一會,起身爬到眾獄卒面前,用嘴挨個給他們口交,並把他們射出來的精液,全部吞食下去。


給他們吸完陽具,又用櫻桃小口,把他們的屁眼又給吸了一遍,眾獄卒舒服的就像進了天堂一般。


蘇三給他們吸完,已是累的一身臭汗。一個身體強壯的獄卒,把蘇三抱起來,用雞巴插入她的陰戶,然後把蘇三頂在牆上,用力的肏了起來。蘇三嬌嫩的身體在這猛烈的撞擊下,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碎了。


但是為了活命,她還得忍受些獄卒對她的虐待。這個獄卒狂肏了幾百下,高潮終於來了,精液一洩如往。獄卒肏完她,猛的抽出雞巴,可憐的蘇三一下子從牆上掉到了地上,摔的渾身青一塊紫一塊。


這時又一個獄卒上來,把蘇三拉起來,讓她的屁股對著自己,用手在她的陰戶上摸了一把淫水抹在她的屁眼裡,然後把雞巴插進去,狂抽著。一邊抽插著大雞巴,一邊把一根蠟燭點燃,把蠟滴在蘇三渾圓的屁股上,蘇三被燙的發出狼嚎般的叫聲,並瘋狂的扭動著臀部。獄卒的雞巴在蘇三瘋狂的扭動下,頓時快感倍增,不一會兒就射了精。


剩下三個獄卒都已等不及了,就一起玩弄著蘇三。在蘇三的身體上,肆意的抽插著。手還不斷狂捏著她的肥乳和豐臀。蘇三在他們的揉虐下,已變得有些麻木不仁了。三個獄卒狂插了半個時辰才心滿意足射了精。等他們射完精,蘇三無力的癱倒地上,口中,下陰,屁眼,到處流淌著獄卒們的精液,胸部和臀部被獄卒掐的又青又紫。


獄卒們不但,隨意的肏著她的肉體,還任意凌辱她。眾獄卒把精液射在她的飯裡,逼著她吃下去。還讓她用屄夾住水火棍,為獄卒們跳艷舞。最後眾獄卒找來一條大黃狗,把狗雞巴弄硬,然後插入蘇三的陰道裡。蘇三也不敢反抗,只好任他們胡為。那大黃狗正是發情期,見這兒有個洞,就一陣狂肏起來。沒肏幾十下,大黃狗就搭了著雞巴,氣喘噓噓的跑了。


蘇三嬌弱的身體,在眾獄卒瘋狂的折磨下,一天不如一天,終於在一個風高夜黑的夜晚裡,蘇三帶著怨恨,離開了人世。


可憐一代名妓蘇三,竟落的如此下場,可悲,可悲!!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