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倉庫中的淫婦小蘭

這是不久前發生的事。


那一天早上我準備去上班,站在前門送我,她的身上只穿著一件睡袍,那睡袍短得只能蓋住她的屁股,而且睡袍只用一根帶子繫著,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她的乳溝。


我和她告別之後,開著車上路,在路口有三個工人在在修著水管,在通過他們身邊時,我聽到其中一個人對他的同事說道︰「我敢打賭,那個騷貨一定很欠干。」說完之後,他們三人哈哈大笑。


那天下午,我回家得比較早,當我走到屋子後面時,我聽到房子裡傳來說話聲和大聲地呻吟聲,窗戶的窗簾都放了下來,不過我還是可以透過窗簾間的細縫看到房子裡的情況,這總比進房子打斷這場表演好得多。


小蘭一絲不掛地趴在椅子上,一個修水管的工人在她身後猛烈地幹她,另外的兩個人在一邊旁觀,還大聲說著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那個干小蘭的工人說小蘭的穴幹起來很舒服,是一個極品穴,而且他們早就知道小蘭是個淫賤的女人,只要看她每天早上的打扮,就知道她很欠干。


他們一邊姦淫小蘭,一邊說著這種下流的話,而小蘭則是隨著那根大雞巴抽送的速度而不住地呻吟。一個男人還說,要不是他先在這個騷穴裡射過精,這麼大的雞巴還不能幹得這麼順利。


當那男人快要射精時,他告訴小蘭,如果小蘭還想要好好被大幹一場的話,那就去附近一個工業區的廢棄倉庫找他們。


小蘭喘息地說道,她不確定會不會去,不過那個男人卻越干越用力,每一次都干到了底。


「去不去?臭婊子!」那男人叫道。


「去……啊……啊……我去……」小蘭哭叫道。


小蘭話一說完,那個工人就射精在她的小穴裡了,那個男人抽出他的雞巴,要小蘭把他的老二舔乾淨,小蘭張開嘴,含住那根大肉棒,將上面的精液吃了個乾淨。


他們走後,我走進房間,告訴小蘭我很喜歡她剛才的表現,而且我希望今天晚上還能看到她的演出。


那天晚上,我們兩人一起去那個倉庫,小蘭和我分開,她一個人開車進那個工業區,我則繞道,偷偷地摸進那個倉庫,我看到倉庫外停了好幾輛車,所以我躲在一個舊貨櫃後面,離他們不遠,但是他們卻看不到我。


不久,我看到小蘭的車開了過來,她下了車走向那些人,三個工人和另外一個人下了車,另外一輛車下來了五個人,我聽到小蘭問那些男人是誰,不過那個之前我親眼看他干小蘭的男人什麼也沒說,他一把抱住小蘭開始吻她,還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另一隻手則伸進小蘭的衣服裡。


「兄弟們,」那個男人停止親吻,對他的朋友說道︰「這個女人沒有穿內衣褲,而且她的 已經濕了,她很想被我們干呢!」


接著他讓小蘭背對著他,讓小蘭的臀部頂著他的下體,他將手指插進小蘭的陰戶,一邊抽送,一邊要小蘭解開衣服的扣子,小蘭順從地解開了扣子,她的乳房隨著陰戶裡手指的抽送在不住地搖晃,那男人另一隻手扯下了小蘭的衣服,捲成一團,扔在倉庫骯髒的地上。


現在的小蘭除了腳上的高跟鞋之外,已經是一絲不掛的了,她的屁股頂著一個男人的下體,陰戶裡還插著手指。


看著我的老婆赤裸裸地站在這麼廢棄的骯髒倉庫,沒有門,破損的窗戶,屋頂也是破的,一群男人看著她被指奸到高潮,我的老二硬得要命。


小蘭的高潮過去之後,那工人要她到一輛車前,躺在引擎蓋上把腿張開,我看著她往那輛車走去,她誘人的屁股輕輕地搖晃,而她的乳房則隨著走動上下晃動著。她躺在引擎蓋上,張開雙腿,讓每個人都看到她濕透了的小穴,那個工人看了她一會兒,說︰「她真是個賤貨。」然後走過去,要小蘭自己撥開陰唇,他伏在她的雙腿之間,舔她的陰戶。


過了一會兒,小蘭求那個男人幹她,她要那個工人把她當妓女一樣對待她,他們想怎麼去玩她都可以,他們可以干她的所有肉洞、尿在她身上,也可以羞辱她。


那個男人站了起來,他告訴小蘭,她的所有願望今晚都會滿足,接著他掏出他那看起來起碼有三十公分長的老二,狠狠地插進小蘭的陰戶裡,又急又猛地幹她,他的睪丸不斷地撞在小蘭的屁股上;另一個男人抓住小蘭的頭髮,將他的雞巴插進小蘭的口中,小蘭才含住他的陰莖,他就開始用力往小蘭的喉嚨裡頂,把龜頭插進了小蘭的喉嚨裡。


兩個男人幾乎是同時射精的,精液由小蘭的嘴角流出,順著她的下巴一直流到她的乳房上。


另外兩個男人馬上補上空缺,另一個男人則拿了一瓶啤酒,倒在小蘭的乳房上,然後伏在她的胸前將啤酒舔乾淨,還不時吸吮著她的乳頭。


在六個人輪姦過她之後,一個男人很野蠻地將小蘭翻過身去,讓她趴在引擎蓋上,狠狠地打了她一下屁股,然後他告訴小蘭,他要干她的屁眼。他先將他的手指插入小蘭的陰戶中,從裡面挖了一些精液出來,然後再塗在小蘭的屁眼上,接下來,他把他的龜頭抵在小蘭的屁眼上,插了進去,小蘭大聲尖叫,那個男人毫不理睬,把他的老二一直插到底。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約十七歲的女孩聽到小蘭的叫聲而走進倉庫,她們問那些工人,她們是不是能在旁邊看這條母狗被輪姦?那些工人大笑著答應了。


屁眼的連番猛擊使得小蘭不住哀叫,一個人找了一塊木板,用這片木板打小蘭的屁股,小蘭的慘叫聲和木板擊中屁股的清脆聲音響徹了整個倉庫,在她被干屁眼的時候,那兩個女孩還有一旁拍手叫好。後來,這些工人還緊緊抓住小蘭,那兩個女孩拿著空的啤酒瓶,一個干她的陰戶,另一個干她的屁眼,弄得工人們哈哈大笑。


最後,小蘭臉朝下趴在骯髒的地上,她的屁眼已經不知道被幹過多少次了,她的臉、乳房和陰戶上都是灰塵,全身髒得要命,身上還有精液干了的痕跡,她的背上、乳房和小腹還有男人的鞋印。接著他們又讓小蘭翻過身來躺在地上,讓他們全尿在她身上,黃色的液體灑向小蘭的乳房和小腹,小蘭撥開自己的陰唇,讓他們往她的陰戶尿,有兩個人跪在小蘭身邊,尿在她的臉和頭髮上,他們還要她張開嘴,嘗嘗他們尿液的味道。


尿水混合著精液、灰塵和地上的泥土,弄得小蘭全身都是,小蘭還不住地撫摸自己的乳房和滿是泥土的小穴,自慰到高潮……


這一切一共花了四個小時,他們才決定放了小蘭,兩個女孩說她們從來沒看過這麼賤的女人,今天是大開眼界了,她們說完就離開了。


那個工人對小蘭說,他們還會來找她的,然後笑著拿走她的衣服,讓小蘭赤裸裸地躺在地上,身上只有混合著精液、尿水的污泥。


我走到小蘭身邊,告訴她,剛才她被輪姦的畫面很精彩。她虛弱地說,她玩得也很開心。不過我告訴她,她現在沒了衣服,身上這麼髒,不能上車。


她聽了之後,從地上撿了一個破布袋,將身體略為擦拭,我帶著她從小巷子走路回家,當然,暗巷裡我們碰上了一些人,他們看到赤身露體的小蘭也嚇了一跳,我讓他們每個人都干了小蘭一次,來封住他們的嘴。


一周之後,那些男人又再回來找小蘭,在他們帶小蘭去輪姦的時候,我走上前,要求他們讓我加入姦淫小蘭的行列。


他們回道︰「沒問題,我知道這條母狗再多男人也不夠!」


(本章完、待續)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