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人妻調教之前後(終)

「為了將來有一段快樂的時光………」


綾子聞言,帶著幾分難為情舉起酒杯。


「從杏子小姐那兒聽到你的事情時,說真的,我對你產生很大興趣。」


宇野看綾子時,露出興奮的表情說:


「有夫之婦就是讓人產生興趣,而且二十八歲的年齡也非常好。再者不談金錢也是好事,並不是我小器,因為這表示你是真正在找男人尋求快樂。」


綾子的臉頰又火熱起來。聽他這樣說,真不知該做什麼表情才好。


宇野站起來,說:「因此很可能和我相合。脫衣服吧,我會帶給你很多快樂。」


宇野直截了當的說過後,自己開始脫衣服。


綾子不知如何是好,雖然彼此是為尋求性樂趣,但多少也該有些氣氛才是。


這樣想著時,對室內的明亮度感到不舒服,窗戶只是有窗簾而已。


「這裡太亮了…………」


綾子自言自語的說。


「我剛才不是說過嗎?如果有意思享受,就不能說這種話了。」


宇野沒有答應。沒辦法,綾子只好準備去浴室脫衣服。


「不行,要在這裡脫。」


宇野不讓綾子去浴室。


綾子只好背對宇野,當場開始脫衣服。按夾克背心、襯衫,迷你裙的順序脫去時,背後感到宇野的敏銳視線,身體不由得顫抖。


脫下褲襪,只剩下前面上半部是蕾絲的比基尼三角褲,脫去和三角褲成對的乳罩,然後用手掩飾胸部。


「真美,你有很性感的身體。」


聽到宇野在背後這樣說,綾子不由得緊張起來。


「把雙手送到背後來吧。」


宇野抓住綾子放在胸前的手,向背後扭轉過去。


為什麼?感到困惑和慌張的剎挪,後背碰到粗糙東西。轉過身體去看時,原來是一條繩子。


「不要!」


綾子拚命扭動身體,宇野不肯放鬆扭轉到背後的雙手。


「到這裡來,為什麼還說這種話暱?」


「那種事……我不要………」


綾子仍舊想反抗。


「說什麼不要?沒有聽杏子小姐說過嗎?」


「她說什麼了呢?」


「原來杏子小姐沒說,我還以為你答應紿我捆綁了。」


宇野的囗吻變隨和,說出綾子意想不到的話。


「我沒有聽她說……請放開我的手吧………」


「你沒有被綁過嗎?…………」


「沒有!怎麼可能有…………」


綾子感到難堪,沒有辦法說有,也沒有必要說。而且沒有想到宇野和三田村有一樣的嗜好,實在是沒有料到的事。


「那麼經驗一次也不錯吧。」


「不要,不要做那種怪事!」


「做怪事嗎?真有意思。看來是更值得捆綁,馬上綁起來,表演有夫之婦痛哭的場面吧。」


宇野說完,把綾子推倒在床上,使她俯臥後,騎在她的身上,強迫她的雙手扭轉到背後,用繩子捆綁。


綾子反抗,但毫無作用。


不過,和三田村不同,對簡直像強姦的作風,使綾子產生屈辱感,不由得脫口而出敢粗暴就要控告的話語。然而,宇野只是一笑置之,認為現在的她根本無法做到這件事。


宇野說的沒錯,她是以有夫之婦的身份和外遇的對象在旅館的房間內,無論這裡發生什麼事情,都是不能公開的。綾子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太天真了,同時怨恨杏子,為什麼事先不告訴她宇野有這種異常性癖。


想和三田村再見一次面,是多少對他的虐待狂嗜好感到興趣,但更重要的是三田村是享受性快樂的人,而這也是綾子所期待的。


所以在見到宇野之前,心中也多少期盼寫那種強姦小說的作家,會有什麼樣的性行為。但絕不是這種像強姦的場面,綾子的期望落空。


宇野把她的雙手綁好後,使她的身體反轉過來仰臥。然後開始脫三角褲,不是一下就拉下去,好像在享受扭動屁股反抗的樣子,慢慢的脫下去。


把絪綁的女人慢慢折磨,開始姦淫……一如宇野寫的小說中的強姦場面。


原來那個小說是描寫他本人的。


三角褲完全脫下去,身體蜷曲成海蝦狀,綾子心生厭惡感。


宇野的手抓住綾子的腳腕,把腳腕用繩子捆綁,拴在床腳上,然後是另一隻腳…………。


「不要!」


綾子拚命掙扎,但這時的雙腳已分開至極限。所以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雙腿開始顫抖。


宇野把兩個枕頭重疊,放在綾子的頭下。


「不要這樣………」


綾子急忙轉開臉,閉上眼睛,在床的正前方有鏡子,照出分開雙腿的胯下。雖閉上眼睛,但已經印上剛才看到的景色,全身如火般熱起來。


「感到難為情嗎?」


宇野對綾子的樣子感到有趣似的問:


「你怨恨捆綁吧。可是這個繩子會達成女人內心深處的潛在慾望。這就是所謂的強姦慾望。」


開什麼玩笑!綾子產生強烈的憤怒。


他太自私……只說一些對自己方便的話,實在太輕視女性了。而且身為一個作家,說這種話實在太目中無人了。


這樣想時,產生更大的屈辱感。


宇野根本不理會綾子的想法,繼續說下去:


「不過,很少有真正被強姦的女人。如果說有,一定是癡呆,再不就是有病。我說的是限定在想像中的願望,絕大多數的女人,心裡深處都有這樣的願望。而這一條繩子就能說明這種情形。」


綾子的憤怒逐漸變成困惑。想到他這樣說著,還觀察她這種淫蕩姿態的肉體時,羞恥感使她的身體開始火熱。不管她怎麼想,能感覺得出從身體深處湧出火熱的滋味。


雖然不服氣,但聽起來宇野的話也有奇怪的說服力………。


「差不多該張開眼睛,看自己的身體是什麼情形了吧。」


宇野以勝利者的口吻說,同時用手抓乳房。


『啊……不要…………』


綾子自以為這樣說,實際上只發出喘息聲。


乳房在宇野的手掌裡受到揉搓,但一會兒又捏住乳房旋轉。


心中產生的甜美感,逐漸傳到大腿根上,綾子忍不住扭動屁股。


隨著宇野的動作,綾子睜開眼睛,看到男人的手向下腹部移動。


「不要!」


綾子扭動屁股想拒絕他的手。


可是這種抗議,反而使對力更歡喜。綾子也知道這種情形,而且無謂的抵拒,只有使自己更悲哀,於是放棄抗拒。


宇野的手在陰毛上撫摸,手指向下滑動,綾子微微扭動腰肢,眼睛離不開那個手指。宇野的手指故意輕輕在陰唇的邊緣撫摸,說:


「你嘴裡說不要,這裡卻濕成這樣。」


「啊…………」


鏡中的陰唇,像有伸縮性一樣向左右拉開,看到粉紅色的肉溝。


「你這梩不是濕淋淋了嗎?」


「不要說了…………」


綾子的聲音既沙啞又顫抖。


「看這樣子,你是有十分強烈的被強姦願望。」


「不…………」


想反駁對方,可是覺得自己的聲音太嬌柔,同時對自己的身體反應感到難堪。


宇野的手指找到敏感的陰核,加以撫摸。根本不能說是溫柔的動作,可以說幾乎是粗暴的。


一面玩弄陰核,同時也捏弄乳頭,同樣地,動作也很粗魯。


可是綾子的體內反而產生強烈的性感。麻痺般的搔癢感,從乳頭和陰核湧出,然後合為一體使子宮騷動。很快便出汗的身體,也不由得扭動起來。


「看吧,你就是不願意,乳頭和陰核都已經硬硬的,膨脹起來了。」


宇野嘲笑的說。綾子本人也瞭解這種情形。此時,宇野改變作風,在挺起的乳頂和充血發脹的陰核上輕輕撫摸,偶爾旋轉,或用指尖彈一下。


「啊……啊…………」


綾子發生性感的哼聲……強烈旳快感使身體扭動。


「嘿嘿,你真是敏感哪。是不是只摸外面已經不夠了。」


宇野的手指在花蕊附近撫摸。在肉洞口像要插入手指,卻又退回去。


「不……不要…………」


綾子扭動屁股,說是表示拒絕,不如說是急躁更貼切。


「你看,下面的嘴想要吃我這個手指,嘴唇已經反轉過來了。」


說這種淫猥的話後,在肉洞口畫圓圈。


「哦,看這樣粗糙的情形,你好像有相當好的名器。」


男人的手指入侵。身體內出現溶化般的甜美感,綾子的頭向後仰時,忍不住發出性感的哼聲。


手指在裡面蠕動,碰到子宮的同時,在肉洞裡旋轉。下半身忍不住淫蕩的上下起伏…………。


「啊……不行啦…………」


產生身體的深處開始溶化,人幾乎要發瘋的感覺。


宇野一面用手指玩弄,一面把下體壓到綾子的臉上,兇猛的堅硬陰莖碰到臉頰。


「啊…………」


綾子轉開臉時,宇野抓住頭髮,強行拉回來。火熱的陰莖碰到嘴唇的剎那,綾子閉緊嘴唇。


宇野並沒有繼續強行做下去,就那樣用陰莖在綾子的臉上撫摸。好像等待綾子主動張開嘴昋下去。


對綾子而言,這還是第一次體驗。剎那間,感到有些噁心,另一方面又真正感受到男人的身體,興奮得幾乎目眩。


加上男人的手指繼續留在體內活動,那種感覺使得綾子不由得張開嘴,把陰莖含在口中。


用舌頭戲弄似地在上面舔時,綾子覺得更興奮,幾乎下意識的把陰莖含在口中上下擺動。


「終於有這個意思了。你的臉真美…………」


宇野帶著笑聲說。想到被他看到把陰莖含在口中的表情時,好像腦海裡有火花在爆炸,幾乎要昏過去。


而且,宇野的手指還在花芯裡玩弄,使綾子發出啜泣般的聲音,只能拚命的扭動屁股…………。


不久後,宇野把陰莖退出,身體進入綾子的雙腿間。


「想要了嗎?」


宇野手握陰莖,用龜頭在陰唇上摩擦。


「唔……啊……已經…………」


毫不遲疑的點頭,然後盡情的扭動屁股。


「已經怎麼樣?你說清楚吧。你要讓我知道,要在那裡做什麼事情。在這之前是不會給你的。」


宇野繼續用龜頭在陰唇上扭動、摩擦,讓綾子急躁。


在綾子的腦海裡出現和三田村的情景,同時也產生和那一次相同的淫蕩興奮感。


「那裡……把你的……插入那裡吧…………」


「這種說法是不行的。想要就說:『請把你的陰莖插入我的淫亂陰戶內攪動吧』 。」


宇野的要求比三田村更色。一面說,一面繼續用龜頭在陰唇上摩擦,發出啾啾的淫摩聲。


對現在的綾子而言,一切都使她產生強烈刺激。男人用肉棒在那裡玩弄,而自己還向男人要求更無恥的事……這樣想時,產生如性高潮的強烈快感,如夢囈般的照宇野的意思說出來。


就在此時,宇野猛然插入。在這瞬間,綾子達到性高潮。


宇野開始緩慢活動,一如讓綾子說的,在陰戶內攪動,同時不斷地抽插。


綾子覺得呼吸困難,也發不出聲音,身心都要溶化的甜美感像海嘯一般湧上來。自已都分不出有沒有呼吸,只是張開嘴吸入空氣,又達到性高潮的頂點。


在這瞬間,看來在遠處的宇野的臉,逐漸看清楚,宇野一面在笑,一面抽插。


這時候,綾子終於能有一點從容的心情感受連續發生的高潮快感,隨著宇野的動作,快感帶來啜泣般的哼聲。


「實在太好了,每次你洩出來時就會夾緊,而且這樣抽插時,碰到那粗糙部分就產生搔癢感,整個陰戶好像有吸引力,真是好名器。」


宇野說話時也開始喘氣。


用陰莖摩擦火熱的陰戶,陰莖的龜頭碰到子宮口,產生強烈的刺激。


子宮的搔癢感開始擴大,不僅下體,全身都湧出快感。


「啊……又要洩了……洩了…………」


發出哭聲達到高潮的綾子,覺得眼前一片昏黑。


再度醒來時,綾子已經被採取更大膽的姿勢。


膝蓋被綁,繩子的一端好像拴在枕邊的床腳。綾子的雙腿分開成M字型,而且原在頭下的枕頭已經放在屁股下面。


「這樣真好看。連屁股洞也看清楚了。」


聽宇野如是說,綾子又產生新的羞恥感,沒想到宇野的眼睛也看那個部分。


宇野的手指沾上乳膏之類的東西,然後摸到縮緊的肛門上。


綾子感到驚慌。那個地方,除了自己以外,還沒有人摸過。


「不要!那裡不要!」


「看這樣子,肛門還是第一次吧。」


「不行!不能那樣!」


聲音沙啞了。宇野的手指在拚命夾緊的肛門像馬殺雞一樣的揉搓。


「嘿嘿,開始蠕動了。」


「啊………不要…………」


綾子產生困惑的意外感。像搔癢感一樣,但身體又不能不動的一種奇妙感。而且沒有辦法縮緊肛門。那裡如觸電般,想夾緊也用不上力。


就在此時,宇野的手指侵入。進入後,在裡面扭動。


「唔……啊…………」


呼吸隨著急促,浮蕩的扭動屁股,淫摩的感覺也變成性感,覺得這樣下去會迷失自己。被推進瘋狂的世界裡,綾子感到恐懼。


「不能這樣……這樣子我會瘋狂的…………」


宇野不理會綾子的哀求,還要她瘋狂。他說:


「我要你再經驗一次破瓜的感覺。知道肛交的滋味後,你會著迷的。」


宇野笑著把手指從肛門拔出去。


「不要……屁股會裂開的…………」


「不用擔心,你的肛門已鬆弛到足夠迎接男人的肉棒了。」


宇野毫不在乎的說著,拿出保險套套在陰莖上,塗抹乳膏後準備插入。


確實以塞入的感覺進入肛門內,產生劇痛,全身顫抖,綾子不斷發出哼聲,汗毛就好像全部張開,冒出油脂般的冷汗。


「已經進去了。肛門被姦淫的滋味如何?」


宇野想開始抽插。


「啊……不能動!」


綾子的呼吸已急促,害怕陰莖抽插時,自己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另一方面又產生讓男人猛烈活動,自己被破壞的慾望。綾子自己也不明白,何者才是自己的真正需求。


於此之時,宇野的手指插入陰戶內。


「這樣弄的時候,會有兩個男人在前後同時姦淫的感覺吧。」


「啊……不能這樣……我會死的…………」


綾子立即產生異常興奮,身體同時痙攣,瞬即達到性高潮。宇野開始抽插肛門內的陰莖,手指在陰戶內轉動,同時摩擦陰核。


在性高潮的餘韻尚未消失之前,新的性感又來臨,綾子再度被迫來到性高潮頂點,形成一直停留在性高潮的狀態。


當宇野的手指和陰莖終於離開綾子的身體時,綾子幾乎要進入昏迷狀態。


「你有這樣美麗、高雅的臉孔,沒想到這麼好色。還記得你剛才說過的話嗎?」


宇野一面笑,一面看仍舊在快感之中的綾子。


「我不知道………」


像撒嬌似地轉開臉的綾子,好像夢囈般的還記得自己在性高潮的風暴中說的淫語。


「你忘記了,我就告訴你吧。」


「你說『我是真正好色的人』或『最喜歡性交』,聽起來像是你的真心話。」


「不要說了……」


宇野說的沒錯。忍受強烈的羞恥感時,終於解開捆綁她的繩子。


取下保險套的宇野,再度插入陰戶內,抱起綾子的上身,一面抽插,一面要綾子看。


綾子張開眼睛看,濕濡的陰唇包夾進出的陰莖,那是非常淫猥的景色。陰莖沾上蜜汁,發出濕潤光澤。


「啊……好…………」


興奮的聲音帶著顫抖,綾子不由得抱緊宇野的身體。


 第二天,杏子打來電話。


「宇野先生說,綾子有相當大的被虐待狂氣質…………。」


「杏子,他把一切都告訴你了嗎?」


「是我問他的。」


「但也太過分了,連這種話都說……而且你也不告訴我關於宇野先生的事。」


「對不起,這不是故意的。但對結果來說,不是很好嗎?綾子本身也有那種性質,既然要有外遇,有那樣的刺激不是很好嗎?」」


經杏子如是說,綾子也就不能再埋怨了。


「在這方面,我店裡的客戶中,與眾不同的還很多。綾子,只要你有意思, 要我介紹多少都不成問題。」


「真是的……我和你這樣說話,我會越來越被你帶壞。」


「你已經走上這條路了。」


聽到杏子的笑聲,綾子也不由得苦笑。


自此以後,每個月會有一、二次和杏子介紹的男人發生性關係。綾子本身對自己有這種潛在性格,幾乎不敢相信,可是一旦取下淑女的外衣時,就再也無法剎車了。是只有自己這樣,還是所有女人皆然,綾子本人也不清楚…………。


然而,和發生關係的男人,絕不會再見第二次面。


最初是為避免發生感情,到後來綾子覺得每次改變男人能得到新鮮的期盼和刺激,認為這樣更能帶給自己快樂。


杏子介紹的男人是一如她所言,大部分是有虐待嗜好的人,而綾子也對那種刺激越來越感到興奮。


不過,其中也有不捆綁,郤有奇特嗜好的人。


有一位不滿四十歲的政治家,進入旅館時,立刻要有夫之婦的綾子換上他帶來的高中女生制服,然後姦淫。


看到打扮成高中女生模樣的綾子,就會異常興奮,把綾子推倒在床上,撩起學生制服,吸吮乳房,又匆忙的拉起裙子和脫下三角褲,隨即便插入,根本沒有前戲。當綾子表示痛時,很快就射精了。


對男人而言,姦淫穿學生服的處女,也許很能興奮。但唯有這次,使綾子想起和丈夫不能滿足的性行為。


丈夫好像一點也沒有發覺綾子的外遇。在性生活方面仍舊不能使綾子滿足,但確實是溫柔的丈夫。綾子也在這樣的丈夫面前,表演一個嫻慧妻子。犯罪的份以及性慾的不滿得到解決的份,都變成更體貼的照顧丈夫和兒子。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其間,有幾個男人從綾子的身上過去。


綾子每一次和以前一樣,坐在咖啡廳靠窗邊的位置,喝著咖啡看對面旅館的大門口。


那是一個初夏的午後。


在陽光照耀下的旅館門口有陽光反射。因為有人進出時,旋轉門的玻璃會轉動的關係。


和杏子第一次介紹的男人……作家宇野光太郎見面時,在來到旅館前仍舊迷惑的綾子,就是這個旋轉門使她下最後的決心。


在那旋轉門裡面,有一個丈夫不認識的綾子。當從旋轉門走出來時,綾子又成為嫻淑的妻子…………。


看到那旋轉門轉動時,綾子開始覺得那是很簡單的事。


拿起桌上的帳單站起來。


走出咖啡廳,經過十字路口,到達旅館,推動旋轉門走進去。


杏子說今天的對象是叫今井的女子大學副教授,年齡三十多歲。


在旅館大廳看到口袋上露出紅手帕的男人,仔細觀察時,有一副娃娃臉孔,看起來倒像個學生。


大學老師又是這種外表的人,會有虐待狂的嗜好嗎?


綾子覺得好笑,帶著微笑向那個男人走去時,男人發覺後,露出訝異的表情。


過去的男人,在這剎那也都做出同樣的表情。綾子已經知道,那是因為她的魅力。


今井立刻走向電梯。綾子跟在後面。


一起進入電梯時,有娃娃臉的今井,神經質的用連珠炮的囗吻說:


「我要先進房間裡打開門鎖,你等一下再來。在這樣的旅館裡說不定會碰到什麼人,這樣比較好。」


今井好像比綾子更在乎別人的視線。


「知道了。」


綾子忍耐著笑意,正經八百的回答。


突然想起三個月前首度來這個旅館的情形。對自己的變化感到驚訝。


進入房內時,今井立刻要求脫衣服,他本人也匆匆忙忙的脫。那種樣子顯得很幼稚,綾子又感到好笑。這個男人好像膽子很小,性情又很急。


綾子沒有背向今井,脫衣服時故意讓他看到。實際上今井旳年齡比綾子大,但綾子想挑逗這位看起來年齡很小的副教授。


看到身上只有內衣的綾子,今井又做出吃驚的表情。綾子穿黑色的極性感的內衣。


今井好像很滿意這種姿勢,而且喜形於色。


「只脫去乳罩和三角褲,吊襪帶和絲襪還是留下的好。」


「是…………」


綾子表現得很順從,尤其脫乳罩和三角褲的動作,故意做的很性感………。


露出陶醉眼神的今井,胯下之物已勃起。驚人的是和他娃娃臉相反的,有巨大的肉棒。


這一次輪到綾子露出陶醉的眼神。僅是如此,花芯裡就感到搔癢,立刻溢出火熱的蜜汁。


此時,今井打開皮包。從裡面拿出前端是穗狀的皮鞭,和有帶子的狗環,然後把狗環套在綾子的脖子上,牽著帶子,命令道:


「知道嗎?從現在起,你就是母狗。首先要跪下來,像母狗一樣的寒暄。」


綾子跪下時,皮鞭立刻打在肩上,綾子哼一聲,彎下上身。


「你還沒有回答。」


「啊……是…………」


「就用吸吮代替寒暄吧。」


「是…………」


綾子服從命令。


用雙手捧起巨大肉棒。然後伸出舌頭在嚇人的巨大傘狀的龜頭上舔。


一面用舌頭舔,同時想到這個東西插進來時……。身體不由得顫抖,頭昏眼花。


慢慢的把龜頭吞入口中。


要把嘴張開至極限才能進入,所以無法巧妙的運用舌頭。而且擺動頭用嘴揉搓時,會碰到喉管,感到呼吸困難。


雖然如此,還是拚命吸吮或揉搓時,開始如喝醉酒一樣興奮。


這樣舔一陣時,大概今井也有點忍耐不住,身體退後說;


「到床上,用狗趴姿勢,抬高屁股,讓我看到陰戶。」


綾子採取今井要求的姿勢,羞恥感使她的全身火熱。


「真是不要臉的母狗。只是吸吮陰莖,就這麼濕淋淋的。」


綾子當然知道這種情形,強烈羞恥感變成極度興奮,挺高的屁股忍不住要扭動。


龜頭突然頂在肉繨上,上下摩擦。


「啊…………」


綾子發出顫抖聲音,淫蕩的扭動屁股。此時,今井的手指摸到肛門。


「有沒有肛門性交的經驗呢?」


用龜頭在陰唇上摩擦,用手指在肛門上揉搓。


「有……有…………」


在陰核產生的快感和肛門的奇怪性感,使綾子的聲音沙啞,忍不住扭動屁股。


「前面和後面比較,那裡比較好?」


「兩邊都好…………」


「真是貪婪的母狗。」


今井說完,就把陰莖插入陰戶內。但只把龜頭插入後就抽插,發出啾啾的淫猥聲音。


「啊……不能這樣…………」


綾子的聲音顫抖。


只肯在肉洞口活動的陰莖,使綾子急躁。


這樣抽插時,肉洞的深處搔癢得使綾子想哭。再加上龜頭的傘部勾住洞囗的感覺,使綾子的下體顫抖。


「看你的樣子,已經想要了。但還不能給你。」


今井把龜頭拔出去,說:


「要先處罰這個淫亂的屁股。」


說完就用皮鞭抽打屁股,把俯臥的綾子綁在床上呈大字型,對著屁股連連抽打。


屁股火熱得搔癢…………。


被綁在床上形成大字型的綾子,產生倒錯的強烈性感,已經不能有規則的呼吸。產生火燒般的焦躁感。


鬆開捆綁。


「你好像也不討厭皮鞭。」


反轉綾子的身體,使她仰臥後,今井看著表情興奮的綾子,笑著說:


「受不了吧。現在你手淫給我看。」


剎那間,綾子不知他在說什麼。


「我說,要你手淫給我看。」


「這…………」


綾子說不出話來。


「快手淫紿我看。」


今井用力分開綾子的雙腿,就像表示不弄就用皮鞭抽打似地,用皮鞭的穗在大腿根上摩擦。綾子嚇壞了,只好戰戰兢兢的用手摸下腹部。


怎麼會在男人面前手淫…………。


產生強烈的羞恥感,但也同樣的感到興奮。


於此之際,腦海裡浮現旅館的旋轉門。


不停旋轉的門……。綾子進入裡面後,變成另一個綾子。拋棄嫻淑妻子的外表,偷偷享受性感的另一個女人…………。


就在今井的命令下,豎起雙膝,大膽的分開雙腿,用一隻手撫摸乳房,另一隻手撫摸陰唇。


然後在陰核上輕輕畫圓圈摩擦。


今井坐在椅子上,從正面凝視綾子的動作。


被凝視的羞恥感和刺激,使綾子更興奮,所以比自己一個人手淫時更快的有了快感,同時也湧出連自己都驚訝的火熱情慾。


「啊……好……啊…………」


陰核很快地發脹,快感益發強烈,流出的蜜汁流到會陰部和肛門上。


發出啜泣聲,綾子的屁股上下有節奏的扭動。


「不行啦……啊……快要洩出來了…………」


「洩吧!」


「啊……洩了……洩了…………」


產生全身顫抖的快感,同時夾緊雙腿,拚命扭動屁股的同時達到高潮。


「很好,母狗,爬到我這兒來。」


綾子聽到命令,抬起懶洋洋的身體,然後如狗一般爬下床鋪。


坐在椅上的今井,把雙腿放在扶手上,使巨大的肉棒直立。


「從陰莖舔到屁股洞。」


綾子受到狗一般的對待,還要做這種羞恥行為,可是還是產生快感和陶醉。


從陰莖到陰囊像搔癢似地舔過去,當第一次用舌頭舔男人的肛門時,今井用皮鞭在綾子的後背上輕輕滑動,像在表示弄不好就要抽打。


用舌尖在肛門上扭動時,巨大的肉棒彈跳似地打在臉上,綾子的興奮更形強烈。


他一定用這個巨大肉棒,在前後姦淫……綾子有這樣的期盼。希望狠狠地插入,也希望狠狠地洩出來…………。


「啊……打我的屁股吧…………」


綾子主動地提出要求。


數日後的星期六,丈夫難得沒有上班留在家裡休息。但綾子還是決定找藉口外出。


如果丈夫不在家,她會把從幼稚園回來的兒子佑介送到娘家後外出。


佑介是下午三時左右回來。


綾子在一點鐘離開家。


這一次是綾子自己打破和發生關係的男人不見第二次的規定,而且瞞著杏子和那個女子大學副教授今井幽會。


綾子實在忘不了和今井的癡情。


在猛烈鞭打之後,還手淫給他看。綾子甚至還主動要求鞭打。這樣興奮到極點時,被那巨大肉棒在陰戶和肛門姦淫。


那種不能用言語形容的快感餘韻,一直到今天還沒有消失。不但如此,只要想到那件事,身體就出現火燒般的搔癢。


不過,要求再見面的是今井。綾子說不會和相同男人見第二次面,所以不答應時,今井還是說我等你,單方面的決定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雖然是初夏的下午,但是天氣陰晴,在路上等候計程車時,想不到下了雨。


一直等不到空車,所以決定到公共汽車站搭公車,於是先回家拿雨傘。


因為不想再碰到丈夫,悄悄地進入玄關拿雨傘時,好像聽到異常的聲音。


幾乎是下意識地悄悄走進房間裡面。


聽到微微的喘息聲,聲音是來自臥室。


難道是丈夫嗎?……………


心裡開始怦怦跳。覺得不應該偷看,這樣猶豫一下後,還是忍不住要確定一下,輕輕推開門縫,向臥室裡看去。


在這瞬間,綾子楞住了,而且不相信那是真實的情景。


丈夫竟然穿上女人的內衣在那裡手淫。


而且穿上紫紅色的乳罩和三角褲,肉棒從三角褲的旁邊突出,用手不斷地揉搓。


那個內衣不是綾子的。


丈夫一手拿電話筒壓在耳朵上,露出陶醉表情。可能一面和某人電話交談,一面沈緬在手淫之中。


這時候,聽到丈夫說出來的話,綾子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但絕對錯不了,那句話仍舊留在耳朵裡。


「不會有問韙,綾子已出去了……啊……杏子女王……還要………」


絕對沒錯,丈夫是這樣說的。


杏子女王?杏子…那個杏子是丈夫的女王………?


綾子好像被挨了一巴掌,昏沉沉的佇立在門邊。但不如為何,在腦海裡出現旅館的那個門不停地旋轉。


第四章 被拍照的喜悅


把佑介送上幼稚園接送的交通車上回來時, 丈夫在睡衣上披一件睡袍,坐在餐桌前看報紙。


在窗邊的鳥籠裡,黃鶯在啼叫。 射在陽台上的陽光,予人今天會炎熱的預感。


雖然和平常的早晨完全一樣, 但開始收拾早餐的餐具時,綾子的心情比任何時候都開朗,因為從今天起丈夫到關西出差三天二夜。


如果是以前的綾子,遇到這種情形也沒有這麼高興。 因為趁丈夫不在之際,可以和其他男人充分享受性樂趣。


自從那一次……偶然偷看到丈夫的性廦後,綾子完全變了。 不,綾子的改變應該說是和一個叫正木的男人發生關係的緣故。


知道丈夫有異常性癖後, 綾子有一段時間受到很大的衝擊,當然也考慮過離婚,可是想到年幼的佑介時,就不是輕易能和丈夫離婚。


因此也想到以後就可以更享受偷情的快樂,而不會有罪惡意識。 但又好像故意反抗丈夫,連出去偷情的意願也消失了。


關於丈夫和杏子的事,也沒有對杏子說。 說了以後,傳到丈夫的耳裡,他們的夫妻關係就無法挽回了。


綾子以為自己經過杏子的介紹和男人們偷情的事, 杏子絕不會告訴丈夫。如果丈夫知道,也會把他和杏子的事擺在一邊,只會責備綾子吧。


他們雖然只是女王的虐待狂關係, 但對背叛好友,和丈夫維持特別關係的杏子,還是感到很氣憤。


不但如此,綾子還懷疑杏子這樣介紹男人是不是她的陰謀。


但即使是陰謀, 還是綾子有這個意思才會答應去和男人幽會,也就是自己應該負責任。


因此也不能責備杏子。如果去責備杏子,綾子也等於是在羞辱自己。


很意外地,和正木的關係更深入就是在這個時候。


一面洗餐具,一面看碗櫃上的表,時間是上午九時四十五分。


「你差不多該準備了吧………」


「什麼?」


丈夫也抬起頭看表。


「我忘了告訴你, 我決定搭晚一班的火車,所以還有一個多小時……」


用不在意的口吻說完,又低頭看報紙。


「既然如此,就該早一點告訴我才對………」


衝口說出時,綾子後悔自己的尖酸口吻。


「雖然改變了,也不過是一小時而已。」


丈夫看著報紙,有意無意的回答。


「話是沒錯…………」


「難道你有什麼不方便之處嗎?」


丈夫抬起頭看綾子。


「沒有啊…………」


綾子擔心自己狼狽的表情是不是出現在臉上, 急忙轉過身去,繼續洗餐具。


廚房和餐廳是用櫃檯隔開。 綾子在櫃檯裡,所以對背向餐廳的丈夫因為逆光之故,看不清表情。


丈夫又開始看報。他們的談話就此中斷。


過一段時間,丈夫好像想起什麼似地說:


「對了……正木說週末要來我們家。」


「正木先生………?」


「不錯,他說有了很好的葡萄酒,所以會送來。 其實那是藉口,他一定是想吃你親手做的酒菜吧。」


綾子洗餐具的手不由得停頓。 後背感到丈夫的視線,覺得自己的身體因緊張而僵硬。


綾子昨天見到正木,當時正木什麼也沒說。


丈夫和正木什麼時候談這件事呢?…………。


丈夫就像回答這個疑問似地,說:


「昨天晚上,有一件事必須立刻協商,我就去正木的工作室。」


可能是綾子離開以後的事, 在那之前綾子是在正木的工作室,很可能那裡還留下偷情的餘韻。


不知道丈夫是不是有什麼感覺…………。


綾子覺得自己的腋下滲出汗水, 假裝做出毫不在意的樣子,隱瞞內心的動搖,回頭對丈夫說:


「後來一起喝酒了嗎?」


丈夫仍舊在翻閱報紙。


「嗯,談得很愉快。」


昨天晚上丈夫回家的時間和往常一樣,已經是凌晨二時,而且喝醉了。


「是你約正木先生到家裡來的吧。」


「並不是我主動約他的。談到葡萄酒後自然變成這樣的。」


「怎麼啦?不喜歡他來嗎?」


「沒有啊……但也不歡迎。」


「為什麼?」


「我不喜歡那樣粗魯的人。」


丈夫突然大聲笑起來。


「難得你這樣坦白。 他以前說要拍你的裸體照,還說要拍就趁現在,是不是為這個還在生氣?」


「不只這些,對他的一切。」


「真嚴重……但真的是這樣嗎?」


「為什麼這樣問………」


「我沒有想到你討厭他到這種程度。至少我看到的不是這樣。」


「你和正木先生不只是工作上有關係, 又是好朋友,我怎麼能露骨的出現討厭的表情。」


「那麼,你是說一直在忍耐囉。」


「不能這樣說…………」


綾子不能再繼續和丈夫談這件事。 拿起抹布擦拭餐具,動作自然的變粗暴。


「說起來,正木也好久沒有來我們家了。」


丈夫點燃一根煙說。


綾子默默地繼續擦拭餐具。


正木和綾子的丈夫同樣是三十八歲。 在裸照的領域裡,算是頗負盛名的攝影師。另一方面也參與廣告片的拍攝。


他們認識是正木參與立花經營的廣告公司的工作, 從此以後常到家裡來。


正木來的時候, 有時是一個人,有時也和立花的同事或和工作有關的人一起來。


來時,不是打麻將,就是喝酒吃綾子做的菜。


正木還是單身漢。 因此對綾子做的家常菜很感興趣,也毫不保留的讚美。


不但如此, 他在立花或其他人的面前,從攝影師的立場讚美綾子的魅力,使綾子感到難為情。


但正木說的話,分不出何者是真話,何者又是開玩笑。


有一次還說服綾子拍裸照做為進入三十歲前的紀念。 有一次還說,如果和立花離婚就嫁紿他,使得立花不得不苦笑道:


「你不要這樣煽動我的老婆好不好?」


經常都是這種調子,所以分不出真假。


當綾子知道丈夫有異常性癖後, 經過一個月後的某夜晚,丈夫邀請和工作有關的幾個人來家裡喝酒。


正木就是其中之一。


喝酒後,男人們的談話越來越熱烈。


綾子想去廁所。 廁所是走出客廳後,在走廊的頂端。打開門是洗臉台,再裡面是浴室和廁所。


從廁所出來,綾子就面對洗臉台的鏡子,整理披散在肩上的秀髮。


這一夜,綾子穿白絲的襯衫和黑色長裙。 胸前有三圈珍珠項鏈。領口的設計是開叉很大, 買來後今天晚上還是第一次穿,又和往常一樣,正木是頭一個讚美她的男人。


「喲,今天晚上特別美麗。 簡單而高雅……這是知道自己魅力的打扮。尤其這件襯衫,真是美極了。」


正木的讚美詞很誇張,但綾子不覺得不愉快。


綾子看到鏡中的自己時,不如為何想起正木說的話。


於此之際,推開門走進來的正是正木。


「我還以為你在廚房哪。」


「有什麼事…………」


綾子面對鏡子,沒有回頭。 正木就站在她的背後,突然把雙手放在綾子肩上。


「我在找你。想兩個人在一起…………」


他們在鏡中互望。 正木已不是往常那種表情,是很認真的。心裡好像有什麼事的表情。


綾子露出微笑。因為想到正木和往常一樣,用這樣的表情開玩笑。


就在這剎那,正木把綾子的身體轉過來,把嘴壓在綾子的唇上。


「我愛你。」


急促的說過後,又迫不及待的吻綾子的紅唇。 到這時候,綾子才想起反抗。可是被用力抱緊,無法推開對方。


正木強迫的伸過來舌頭,綾子咬緊牙關拒絕。


呼吸感到困難。


換氣的剎那,正木的舌頭溜進來。 他的舌頭找到綾子的舌頭,交纏在一起。


想把正木的身體推開的手,有一點猶豫,但還是圍繞在男人的脖子上。


綾子是張開眼睛的,但不是看正木,而是看門。正木也一樣。


隨時都可能進來人。 想到這兒,緊張和恐懼使全身幾乎失去力量,但另一方面,產生令人昏眩般的興奮。


正木的吻非常熱情。 不知何時,綾子也把舌頭送入對方的嘴裡,狂熱的和正木的舌頭互纏。


綾子急忙扭動身體,因為正木的手拉起長裙,摸到大腿上。


可以說對綾子是不幸, 對正木是很幸運,因為當時綾子沒有穿褲襪,下半身只有三角褲。


正木的手摸到下腹部時,綾子表示搖頭不要。 但正木未放開綾子的紅唇。


綾子的身體被推壓在洗臉台上。


正木的手從三角褲的褲角滑進來, 摸到陰唇後,突然把手指插入肉洞內。


綾子忍不住仰起上身。自以為還能控制,但還是吐出帶魅力的喘息。


當對方的嘴唇離開時,才急忙說:


「不可以!」


「原來那裡已濕淋淋了…………」


正木用驚歎的口吻說完,不管綾子的反應就用手指在那兒抽插。 綾子忍不住發出哼聲。


自從停止外遇已一個月。 在這段時間內,沒有和丈夫性交,成熟的肉體經過和那些有虐待狂嗜好的男人們調教,綾子的肉體更敏感。 對性的欲求,也比外遇之前更強烈。經過這一個月,已經達到最高峰。


「經常都是這樣嗎?」


「不要啦…………」


「我想插進去。」


正木突然說出可怕的話,還用力的抽插手指。


這種直截了當的說詞和強烈快感,引起綾子的興奮。 衝動得恨不得就這樣站著性交………。 可是無論如何,不能在家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性交…………。


「不行……有人會來的。」


「那麼,只有兩個人在一起時就行嗎?」


「我不知道…………」


不由得說出綾子自己都感到不當的話。


當正木的手指拔出去時,綾子忍不住做出用下體追逐的動作。


發生這件事以後,正木也常常和丈夫一起來到家裡。


開玩笑和讚美綾子的態度和以前一樣, 但在正木和綾子之間有一份共有的秘密,所以產生一種微妙的變化。


但這不是說,綾子已答應正木。 正木不僅是丈夫的工作夥伴,而且還有朋友之誼,即使同樣是外遇,和杏子介紹的男人們不同。


對綾子而言,正木本來就是輕浮,不是她喜歡的典型。


雖然如此,綾子對以前付諸一笑的正木奉承之詞,現在不能忽略了。 覺得受到揶揄,奇妙的感到氣憤。


還有就是正木瞞著丈夫的眼睛偷看綾子時的表情……那種眼光使綾子困惑,但又不能漠視,反而更意識到他的存在。 綾子對這樣的自己,開始感到不滿。


於此之際,有一天綾子和丈夫一同去畫廊,參觀正木的攝影個展。


綾子以對照相沒興趣為由拒絕,可是丈夫說:


「他可是你的忠實讚美者。 他最希望你能去,不帶你去,我會挨罵的。」


綾子不便堅持,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去。


先把佑介送到娘家。


參觀攝影展之後,和正木三個人吃晚飯,然後去丈夫常光顧的酒吧。


正在喝酒時,有電話找丈夫,是公司打來的。


丈夫不是對綾子, 而是對正木說有了急事,可能不需要很長的時間,是繼續在這裡喝酒,還是先到家裡等他回來。


「既然不需要很多時間,就先去你家裡打擾吧。」


正木這樣說時,似乎已看穿綾子的心事…………。


經他這樣說,綾子也就不便拒絕了。


和丈夫分開後, 坐上計程車時,正木又談起個展的事,並問綾子的感想。


本來在酒吧裡就問過,綾子還是重複相同的話。


「不對上次的事生氣嗎?」


正木說著,想握綾子的手,綾子立即抽回手,也把臉轉向另一邊。


綾子一方面生氣, 一方面心情也不好,但並不是完全對正木,是對竟然造成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丈夫。


到達家裡時,綾子讓正木在客廳坐下後去準備酒菜。 然後丟下他走進臥室。


因為上一次的事情, 若和他面對面,就像是答應他的要求,而且這時候心跳的幾乎呼吸都困難。


把臥房的房門關上,綾子深深歎一囗氣。


現在是和正木兩人在家裡, 想到這兒,心中就有強烈的恐懼感,和猛烈的心跳,使她站不住。


臥房旁邊是化妝間,綾子走進化妝間換衣服。


身上只剩下胸罩和三角褲時,突然想起那個夜晚正木插入時的感覺。


不但如此,身體裡又出現當時手指在體內摩擦的感覺,而產生搔癢感。


就在此時,突然感到背後有人,急忙回頭時,正木站在門口。


不由得想大喊,綾子倒吸一口氣。正木的下半身赤裸,而且陰莖勃起。


和那天晚上一樣,正木還露出非常認真的表情。 不過,綾子只是向正木 看一眼,然後瞪大眼睛盯著陰莖,身體好像遇到金箍咒動彈不得。


正木走過來。


「不行……不可以…………」


綾子軟弱無力的搖頭,喃喃地說。 不知為何,說不出拒絕對方的強硬的話。


綾子的手被抓住。


「這一次,讓你摸我的。」


說完拉綾子的手到陰莖上。


碰到火熱勃起的陰莖時,綾子立刻想收回手。 可是,當正木強行要她撫摸時,綾子已經無法拒絕。自己主動的握緊陰莖時,身體開始顫抖。


兩個人就當場倒下, 乳罩粗暴的被拉下,正木立即將臉貼在暴露出來的乳房上。


吸吮乳頭,用舌頭摩擦,同時用雙手揉摸乳房…………。


正木的身體向下游移,拉下三角褲,臉貼在綾子的胯下。


在自己的陰戶上感到光滑的舌頭時,綾子用顫抖的聲音說:


「不行,他會…………」


聲音卡在喉嚨裡。想推開正木的頭,但使不上力。


正木的舌頭在陰唇上不停轉動。 綾子的身上出現火花爆裂的快感,像電流一般傳遍全身。


可是,不知丈夫何時會回來。


要快一點……要快一點…………。


綾子在心裡懇求。 在強烈的恐懼感和快感夾攻之中,綾子這樣懇求時,也發覺自己心中期盼正木的到來。 同時也知道,一直排斥正木,是不想承認自己對這樣的男人產生關心。


正木呼吸急促,仍舊用舌頭舔。 不知過了多久,綾子扭動屁股,覺得過了好長的時間,擔心丈夫會突然出現,可是身體仍然那麼興奮。


「啊……快一點……快一點弄吧…………」


綾子都感覺得出自己很淫蕩的扭動屁股向正木要求。


正木抬起頭看綾子,而綾子的視線是盯在化妝間的門上。


雙腿被分開,龜頭找到肉洞口,粗暴的侵入。


肉棒像跳動一樣,不停地做活塞運動。 綾子產生欲哭的那種美感,不由得開始啜泣。


正木不停地抽插, 拔出去時是緩慢的,但插入時是猛烈的,然後偶爾加旋轉的動作。


因為那種用力的動作, 使綾子的身體不得不向上挪動,最後使綾子的頭碰到牆壁。


正木有節奏的動作越來越快, 也越來越激烈,使綾子覺得陰莖像火車頭。


那種粗暴的感覺十分強烈,快感從子宮直接到達腦頂。 綾子仍舊注視現在已快看不清楚的化妝間的門,不停地發出淫浪聲。


「啊……好……還要深一點…………」


身體達到興奮的極點,貪婪的追求男人。


肉棒回應綾子的要求,猛烈抽插。


「啊……就是這樣……受不了……快要死啦……沒有關係……用力吧……」


正木瘋狂的抽插,綾子覺得自己的陰唇火熱而麻痺。 真舒服,快感達到極點。


「啊……洩了……洩了…………」


「唔…………」


綾子在不斷痙攣中,正木的火熱肉棒更膨脹脈動,開始射精。 綾子的身體猛烈顫抖,也唯有此刻閉上眼睛,什麼都沒有看。


自從那夜以後,正木沒有再來綾子的家。


不知道丈夫是否發現就是他使正木和妻子單獨相處的那一夜以後, 正木和妻子有了婚外情。


綾子見丈夫從廁所回來,說:


「要不要再喝一杯咖啡?」


「嗯,好呀。」


丈夫說完便走進書房。


綾子為重新泡咖啡,把水壺放在瓦斯爐上。


正木沒有再來,但不表示兩人的關係已結束。 發生那次的事以後,兩個人更繼續幽會到現在。


開始時是利用旅館。 有夫之婦和單身而且是丈夫之好友偷情,有強烈的罪惡意識,也就更瘋狂的做愛。


綾子並不愛正木, 可是還會陷到此一地步,完全是為了正木的態度和性交的作風。


他的行為是男人的兇猛, 加上把女人的虛偽一件一件脫落,使身心為之赤裸,從而享受其中快感。


還有……綾子最迷正木的, 不是發生在旅館,而是第一次進入正木的房間裡時發生的。


那個公寓房間寬敞,分為工作室和私人房。


他的私人房整理得一絲不茍, 雖然只有一間,但用傢俱和萬年青等區隔成臥房、客廳、餐廳。


「你的房間很美。」


綾子坐在沙發上喝著正木泡的紅茶說:


「你為什麼不結婚呢?」


「想知道嗎?」


「當然想知道。因為你不像討厭女人的人。」


「這是在挖苦我嗎?」


正木苦笑道:


「那麼我告訴你,我的答案是,我只對有夫之婦有興趣。」


「那是不好的興趣。」


「對,是非常不好的興趣。」


「那麼,是不是和我以外的有夫之婦也做出這種不好的事呢?」


「我希望是那樣。 但說實話,你是第一個有夫之婦。所以只對有夫之婦有興趣。」


看到正木正經八百的這樣說,綾子感到困惑。 這種說法,簡直像愛情的告白,但心裡也很受用,就想更多聽聽你說什麼。


「那麼,以前的對象都是年輕女人嗎?」


「差不多吧。」


「你這樣的女人,為什麼找我這個有夫之婦呢?」


正木點燃一根煙,向天花板用力噴出去。


「有兩個理由。 第一個,因為你是有夫之婦。俗話不是說一盜二婢嗎?還有一個就是你太有魅力。而最重要的是………」


正木說到這兒,把嘴湊近綾子的耳邊,特意用悄悄話的口吻說:


「因為你好像特別喜歡那個。」


「你這個人太過分了。」


「可是,真的是如此。」


「不要說了………」


綾子瞪一眼正木。 正木用雙手抬起綾子的臉頰接吻。舌頭伸進來時,綾子感到羞赧,但心情更興奮,不由得也用舌頭迎接,還發出甜美的鼻音。


「你是喜歡那個吧。」


正木離開綾子的紅唇。


「那個是指什麼?」


「你別裝蒜了。那麼我來告訴你吧。」


正木又把嘴靠近綾子的耳邊,把性交的俗稱說了出來。


「不要………」


綾子用嬌柔的聲音說,同時感到身體火熱。


綾子很怕聽這句話。 綾子本人知道這件事,是經過杏子介紹的男人們,和他們玩虐待狂遊戲之後。


尤其是正木, 他在性行為中,會常說出這句話,說綾子的那裡有吸引力,或有蚯蚓在蠕動。 不但如此,還要綾子也要說出這句話,綾子說出來時,就會興奮得快要洩出。


和丈夫結婚至今,丈夫在性交時,從未說過這種話。 始終是默默進行,把這種事情告訴正木,正木好像很驚訝。


「你不是喜歡嗎?」


正木用嘴唇在綾子的耳垂上摩擦,輕聲的聲音,同時把手伸入裙內。


「喜歡…………」


淫猥的氣氛使綾子的聲音有些沙啞。


「喜歡什麼?」


「肏穴…………」


綾子說出時,全身立刻變成一團火。自己都能感覺出從陰唇溢出蜜汁。


「這就對了。今天,要教你這個喜歡肏穴的太太很好玩的遊戲。」


正木露出有意的笑容,要求綾子當場脫衣物。 綾子有些猶豫,從窗戶射進來的陽光使室內很明亮。 可是看到正木脫衣服時,綾子也就背著他開始脫。正木要她全身赤裸,綾子就把最後的三角褲也脫下去。


「把身體轉過來吧。」


聽到正木的要求,綾子用手掩乳房和下腹部後轉過身去。


「真漂亮。」


此時的正木也是赤裸。胯下物已勃起。


「不要這樣看嘛…………」


綾子羞得低下頭。


綾子對自己的肉體深具信心。 柔滑白皙的肌膚,不大不小的乳房,稍向上翹的乳頭, 沒有一點贅肉的細腰,美麗的雙腿曲線……正木以攝影師的眼光也會讚美綾子的身體。


此時,意外的聽正木說。


「你把雙手繞到背後吧。」


綾子抬起頭時,感到驚訝,因為正木的手裡拿一條繩子。


「有沒有綁過…………」


綾子無法說出曾經被綁過的經驗。 正木看到又低下頭的綾子,以為她受到驚嚇。


「夫妻間的性交很少用的,當然這是第一次囉。」


正木說完,來到綾子的背後,把她的雙手拉到後背上。


「這是…………」


「這是遊戲。虐待狂遊戲……至少聽過這件事吧。」


「啊…………」


綾子不由得發出哼聲,做出表面上的抗議。 雙手被結結實實的捆綁,而且在乳房的上下也用繩子捆綁,使乳房更突出。


身體被捆綁的感覺,使得心裡也產生難耐的騷癢感。 已經知道這種快感的肉體,立刻出現被虐待的甜美感。


「怎麼樣?第一次被綁的感覺…………」


「不要………」


綾子羞得彎曲一隻腿掩飾下腹部。


「絕大多數的女人被綁時就會感到屈辱和不滿, 這也難怪,只要這樣被綁起來後,要如何處理全看我的了。」


「你要怎麼樣呢?」


綾子內心裡很興奮。


「這個嘛……首先要你發誓做奴隸吧。」


「奴隸…………」


綾子倒吸一口氣。看到正木從沙發下拿出騎馬用的皮鞭。


「這是說你已經是我的奴隸。調教奴隸的第一步就是用這個皮鞭。」


「不要粗暴…………」


綾子想不到正木會要求做虐待狂遊戲。 哀求的同時,綾子的心裡興奮得怦怦跳。 自從以應召女郎般的方式經驗過虐待狂遊戲的綾子,從此以後就忘不了被虐待的快感。


正木要綾子跪在他面前,把肉棒含在口中,表示這是做奴隸的儀式。


綾子故意做出猶豫的樣子,正木手上的皮鞭立刻飛過來,打在屁股上。


「啊…………」


綾子興奮得跪下。


正木的肉棒呈半勃起狀態,因為雙手被綁不能用手。 側著頭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舔,然後含在嘴內。


正木靜靜地看著綾子。綾子閉上眼睛,一面用舌頭舔,一面擺頭。


肉棒在嘴內很快便膨脹,幾乎要碰到喉管。 覺得頭昏腦脹,下半身開始火熱,不由已的淫蕩的扭動屁股。


「嘿嘿, 這樣舔男人的肉棒扭動屁股的女人就是好色的,我就是喜歡這樣的綾子。」


聽正木如是說,綾子更覺得自己是好色的淫蕩女人,於是更加興奮。


「可以了,做奴隸的誓言算通過了。」


正木讓綾子站起來。


「我要給你獎品,想要什麼呢?」


正木一面說,一面撫摸綾子的屁股。


「你的………」


綾子大膽的用自己的屁股在正木勃起的肉棒上摩擦。


「這個還不行,因為調教還沒有結束。」


「可是,我已經照你的話做過了。」


綾子故意用抗議的口吻說。


「很漂亮的屁股,一定會喜歡皮鞭。」


正木說完就把綾子拉到床上,讓她俯臥後雙腳也綁在床上。 綾子的雙腿形成八字。


「啊……不要打我…………」


綾子領悟到會用皮鞭抽打,興奮的哀求。 因為她已知道,這樣會更煽動男人的虐待狂慾望。


聽到抽打的聲音,屁股感到疼痛,綾子發出哼聲,同時扭動屁股。 可是身體被綁,不能如意的扭動,只能像小波浪般起伏。


皮鞭連續抽打。 每一次綾子都發出哼聲扭動屁股。感到屁股火燒般灼熱,但無法解決。


「你這樣扭動屁股做什麼?」


正木嘲笑的說著,用皮鞭的尖端在屁股上摩擦。


「不……還要…………」


綾子忍不住把屁股抬高到最大限,迫不及待地扭動。


「你好像熱起來了。」


正木再度揮動皮鞭。熱……屁股好像有火在燃燒。


「不行啦……饒了我吧…………」


綾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與此同時,身體產生難以克制的顫抖。


「唔…………」


發出哼聲的同時,全身挺直,高潮感佔領肉體。


「你好像洩出來了。第一次就這樣,你是有被虐待狂的體質了。」


正木多少有些驚訝,在火熱的屁股上撫摸時,綾子感到很舒服。


正木的手摸到陰唇。


「流出來的真多,像尿一樣,連床單都濕了。」


說些讓綾子害羞的話,還繼續玩弄花瓣。


此時,正木解開捆綁雙腳的繩子,使她仰臥。


立刻又把她的雙腳捆綁。


綾子這一次感到慌張, 雙膝分別被捆綁,然後把繩子拉到枕邊的床架上拴住。


「啊……不要…………」


形成這樣淫邪的姿態,羞恥感使綾子的聲音沙啞。


「這樣子真好看。」


「啊……不要看…………」


綾子把臉轉過去。


「受到這樣的欣賞,覺得不錯吧。」


產生快要昏迷的感覺。 正木的聲音好像從水裡傳出來。陰戶上感到刺一般的視線。花芯不由得抽搐。


「這時候你會怨恨那條繩子吧,這種捆綁的美妙感覺會上癮的。」


正木說的話好像咒文。他的手又把花瓣向左右分開。


「喲,過去沒有注意到,原來在這種地方還有黑痣。」


聽到正木驚訝的聲音,綾子也向自己的陰戶看去。


「看吧。在花瓣的內側。」


的確在濕濡的粘饃上, 有直徑二、三厘米的黑痣?綾子本人也不知道那兒有黑痣。


「這是好色的痣。」


正木一面說,一面撫摸陰核。


綾子心想我是好色,所以才適合和你這樣的男人在一起。


強烈的快感使綾子發出哼聲,忍不住扭動屁股。


綾子看著咖啡滾動的氣泡,在心梩想:


丈夫一定不知道我那兒有一顆黑痣, 而是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現……這件事足以表示我們夫妻幾年來的生活狀態。


丈夫還在書房裡檢查出差的資料,還沒有從書房出來。


正木巧妙地玩弄陰核,使綾子難以忍耐時,奇妙地說:


「是不是想要這玩意了呢?」


那是有大小二個突出物的成年人玩具……電動假陽具。


綾子還是第一次看到實物。 大的突出物是模仿陰莖的形狀,旁邊有小的突出物,像小熊。


正木打開電開關笑著說:


「這個大的是對肉洞, 小熊是對陰核,兩個同時受到刺激,所以棒極了。」


綾子倒吸一口氣。


電動假陽具發出低沈的馬達聲。 陰莖型的扭動頭部和腰部,小熊也同時振動。


這個東西插入後曾發生什麼情形,不用說也明白。 以是這樣看身體就會顫抖,覺得陰唇也在抽搐。


正木用假陽貝頂在濕淋淋的花芯上,慢慢插入。


自從假陽具碰到那兒的剎那,綾子就叫出聲音來。 陽具在身體裡旋轉扭動,產生微妙的振動。身體裡不由得產生強烈性感,忍不住發出淫聲浪語。


加上刺激陰核的振動感, 產生火燒般的快感,和肉洞裡的快感連成一體。綾子發出慘叫般的聲音,瘋狂般的扭動全身。


不知洩了多少次, 感覺已麻痺,但相反地只能知道洩出的感覺,此時,連呼吸都感到痛苦。每一次都忍不住喊叫「要死了……要死了………」。


到最後,已經不是快感,而是痛苦的感覺。 假陽具終於停止拔出去後,仍舊留下強烈餘韻,身體不停地抽搐。


「你是第一次,大概過分刺激了。」


正木含笑的聲音好像從遠處傳來。 半昏迷的狀態,從他的手指的感觸醒過來。原來他在愛撫肛門。


「啊…那裡不要……」


綾子說著,身心依然感到狂熱。


手指慢慢侵入。 剎那間感到窒息,手指在肛門內蠕動,呼吸自然的變急促。和普通的快感不同,給予人一種困惑之感。


「怎麼樣?這種感覺也不喜歡嗎?」


「不……啊……身體覺得怪怪的……我該如何是好呢…………」


「是好吧?」


正木這樣問時,綾子立刻點頭。


「那麼,就在這裡試試看吧。」


綾子非常興奮的又點頭答應。


正木首先解開繩子,讓綾子採取狗爬姿勢。


綾子放鬆腹部肌肉,挺高屁股。 根據過去的經驗,知道這樣更強調屁股的成熟美,能煽動男人的慾火。而且綾子本身對這樣淫蕩的姿勢會更興奮。


此時,正木插進來,不是肛門,而是前面。 剛經過假陽具的刺激,現在對男人的真正陰莖感到非常溫順。


「啊……真舒服……好…………」


正木的動作使綾子陶醉,不由得說出真實的感觸。


「那裡好呢?」


「陰戶…………」


綾子對自己的回答也增加興奮。


「真是淫亂的太太。」


正木在綾子的體內扭動陰莖。


「都是你……啊……好…………」


這樣哭著表示快感時,正木從綾子的身體裡拔出去。


然後, 正如綾子的期盼,正木的手指摸到肛門,一面塗抹乳膏之類的東西……可能是凡士林……一面按摩。


肛門在抽慉中逐漸鬆弛。 全身受到揉搓的感覺,同時肛門會受到姦淫的被虐待狂的期待,使綾子不由得扭動抵高的屁股。


正木用陰莖對正那裡。


「要輕一點…………」


「有夫之婦說的話倒像個處女。」


正木的龜頭侵入。


綾子抓住床單呻吟。 沒有感到疼痛,那裡經過擴張和插入的感覺,好像是興奮度的儀器,達到最高點後失去效用。


很快便達到性感的最高峰, 不過,和前面的陰戶產生的感覺不同,一種將要達到高潮感前的身心都極度昂奮的狀態……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


當正木慢慢開始活動時,綾子已失去正常的狀態。


「啊……好……身體怪怪的……快要瘋了…………」


那正是瘋狂狀態, 一如正木所言,覺得自已像只母狗,至於後來的情形已記不得了,只是覺得嘴裡說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肛門性交能使女人產生強烈的淫蕩快感。


「關於正木的事…………」


丈夫從書房走出來,和綾子面對面喝咖啡時,像忽然想起來似地說:


「不願意的話,可以拒絕。」


綾子放下咖啡杯看丈夫。


「你說是我的關係嗎?」


「不是這個意思。但你不願意也就沒有辦法了。」


「這樣子不像你平常的作風。」


「為什麼……」


「如果是以前的你,就不會拒絕正木先生來家裡的吧。」


「怎麼回事? 你好像在鬧彆扭。」


「我沒有鬧彆扭。」


綾子感到慌張,但做出不在意的樣子轉過臉去。


「算了,關於正木的事,等我出差回來再說吧。」


正木的事……丈夫這句話使綾子感到震駭。


擔心丈夫發覺她驚慌的樣子, 急忙看丈夫時,丈夫根本不在意綾子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此時,丈夫拿起電動刮鬍刀開始刮鬍子。


那種電動聲,使綾子想起昨天和正木的癡態。


昨天在他的工作室……在丈夫來之前……被捆綁後用電動假陽具玩弄,而且同時在陰戶和肛門內插入…………。


正如正木說的「調教」, 綾子的身體經過他的開發,已不討厭這種行為,而且還會要求。


事後正木拿來相機說是要拍照。


綾子怕留下外遇的證據而拒絕。


此時,正木表示不照臉,只照身體,而且只照那個部分,做為紀念。


也許是受到電動假陽貝的玩弄, 身體裡仍有餘韻之故,綾子答應正木的要求。照相機是不會留下底片的拍立得也是原因之一。


在正木的要求下,赤裸的坐在沙發上,大膽的分開雙腿。 正木把相機靠在胯下,按快門。


在此瞬間,下體一陣搔癢,自己也感覺出淫液從裡面流出來。


「噢,流出來了……照相也很刺激吧。」


正木說的沒錯,覺得鏡頭像凝視那裡的眼睛。 按下快門的聲音,變成被舔或愛撫的感覺。


正木又命令綾子用手盡量分開花瓣。 綾子依言行事,那種無恥和視奸的刺激,更使她興奮,陶醉在目眩的快感之中…………。


「你怎麼發呆了?」


聽到丈夫的聲音,綾子醒過來。不如何時,電動刮鬍刀沒有聲音了。


「沒什麼…………」


綾子慌忙的想拿咖啡杯去廚時,丈夫突然抓住她的手。 過去從末看過這樣嚴肅可怕的表情。


「你…………」


綾子感到害怕。


被站起來的丈夫抱緊,強迫性的接吻,聽到咖啡杯落地破碎的聲音。


綾子發出哼聲。


丈夫把舌頭伸入嘴內。 和綾子的舌頭纏繞。用力吸吮舌頭,舌根都感到疼痛。丈夫就這樣把綾子壓倒在地上。


「啊…不要………」


綾子緊張而惶恐。 丈夫默默地撩起圍裙和裙子,粗暴的脫掉褲襪和三角褲,又用力分開雙腿。


「這…………」


綾子不由得別過臉去,觸到外面射進來的強烈陽光,感到一陣頭昏。 丈夫的手指拉開陰唇。


「不要這樣!」


綾子的聲音顫抖,拚命扭動屁股。


「在這個地方有黑痣…………」


做夢也想不到丈夫曾說這種話。


難道是……綾子緊張得有些目眩。


「過去一直都不知道…………」


丈夫自言自語,然後用舌頭舔。湧出甜美的搔癢感,綾子的下體跳動。


和過去的丈夫不一樣……。


過去也舔,但沒有這樣執著和貪婪的用舌頭在那兒玩弄。


綾子很快就開始啜泣,扭動屁股,達到高潮。


丈夫僅使了半身赤裸就立刻插入,然後是抽插。 過去從未有過如此粗暴的行可是,沒有正木的那種享受感,只有匆忙的動作。


雖然如此,綾子還是有性感。 疏遠很久的丈夫的性器,並沒有在中途萎縮,使綾子達到性高潮。


「啊……好……一起吧…………」


綾子抱緊丈夫,挺起屁股,丈夫又用力抽插。綾子感到第二次高潮。


「我要射了!」


丈夫的聲音使綾子又洩一次。


精液噴射在身體深處,感到性高潮的餘韻…………。


末 章


丈夫出去後,綾子走進臥房時,在梳妝台上看到一紙白色信封。


心裡多少有些不安, 打開信封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氣……因為從裡面出來一張拍立得的照片…………。


那是女人性器的特寫。 塗上紅色指甲油的手指大膽分開花瓣,在花瓣上有二、三厘米的黑痣。


信封內還有一張信紙。親愛的綾子:


你和正木的事情,從某一時期我就感到奇怪了。


所謂的某一時期……就是從正木不再來我們家的時候開始。 所以我就想起那一次去看正木的個展的夜晚, 你們兩人回到家裡後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不過在當時我還不敢確定。


可是,昨天和正木喝酒時,他拿出這張照片給我看。 正木可能以為這種特寫的照片,我看不出是哪個女人的。 而且他只是當做酒席上的一種餘興吧。


當然我看到那張照片, 也不以為是你的,只是發覺那裡有很大的黑痣,就向正木要了這張照片。 他猶豫不決,但我說要拿到其他的酒席上給別人看,堅持向他要。


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而且知道這個責任是在我自己的身上。


或許你會驚訝, 其實我知道杏子給你介紹男人而發生婚外情之事,還有那些男人都有虐待狂嗜好。說是我知道,不如說是我要求杏子這樣做。


說起為什麼這樣做, 是考慮到你的性的傾向,不過也需要先把我自己隱瞞你的事說出來,但要等到出差回來後再把一切事情告訴你。


總之,你和正木的事對我來說也是很意外。 準備出差回來後,要和正木談一談,然後把他和杏子請到家裡來開派對,一定是很愉快的派對。


對我們夫妻來說,必然是新的開始。


綾子看完信,茫然的佇立在那裡。


電話鈴在響。 這個電話應該是準備在丈夫出差期間,要盡情享受的正木打來的…………。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